<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5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邓天阳抛出的物件是个金光灿灿的圆环,在古争看到它的那一刻,器灵略带不屑的声音,也响起在了他的脑海中。

    “消耗类型的低等仙器。”

    泰山派同样是盛法时代就存在的大门派,仙器这种让人羡慕的东西,泰山派中可不止一件两件。

    “嘭……”

    圆环砸中了银狼,发出如同击鼓一般的闷响。

    银狼实力是很厉害,但仙器毕竟是仙器,强大的仙器还不是目前的银狼所能应对,银狼被砸飞,但它所飞往的方向,要巧不巧的正对着古争!

    毫不犹豫的古争,以开山掌劈中了银狼的脑袋,将其打落在了地上。

    但是,知道银狼厉害的古争,明哲保身的一直处于包围圈的最外围,在他的身旁除了贴身保护的古安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而银狼尽管是死于仙器的打击,但却是在靠近他的时候才彻底断气的。

    像银狼这样的存在,可以说全身都是宝贝,没有人会不想要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人,究竟该如何瓜分这只银狼呢?按照正常情况下不成文的规定,银狼身上最最珍贵的东西,当属对它发动最后一击,且终结了它生命的那个人,所以古争才会在明知道它已死的情况,仍旧出手补刀。

    战斗至此结束,绝大多数人望向古争的目光,都有着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至于说祭出仙器的邓天阳,目光则显得更为复杂。

    “咱们之前早就有过规定,谁最后杀死就是谁的,所说义说这银狼的妖丹,属于我们峨眉派的了!”

    无愁长老欢笑着奔向银狼,高声宣布着主权。

    “慢着!”

    邓天阳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作为五层后期的高手,所有人又都要跟随泰山派才能找到千年雪莲,邓天阳在这群人中有着极高的话语权。

    邓天阳一挥手,先将悬浮在空中的仙器召回。

    看着遍布裂缝的仙器,邓天阳心痛的很!消耗型的仙器,每使用一次,就会多出一些裂缝,按照目前裂缝密集的程度,这件仙器再使用一次,便会彻底的报废掉。

    如此珍贵的仙器,邓天阳用来对付银狼了,可银狼的最后一击却是古争,这让他的心痛又更盛一份。

    “无忧长老,这位就是你们峨眉派的新任掌门?”

    邓天阳没有问话古争,而是向大长老无忧发问,这明显是没有把峨眉派放在眼里的姿态。

    “是的,古争就是我们峨眉派的新人掌门!”

    尽管心中有气,但无忧并未表现出来,毕竟峨眉派早已式微,这些年类似的轻视,已经快成为习惯了。

    邓天阳微微点头,目光这才落在了古争身上。

    “按理说,最后一击是你的,妖丹也应该归你……”

    这是他们之前追捕狐妖的时候就做的约定,那么多人,狐妖只有一只,真的杀死了狐妖,内丹归谁?

    为了避免自己人大饭讧,最终指定了这个规矩,谁最后杀死归谁,任何人不得反对。

    “邓长老,妖狼的最后一击,并非是古争!”

    邓天阳的话被打断,而说话之人正是之前青城派的柳青云。

    “柳青云,你这话什么意思?”无愁长老怒道。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说说实话而已!古争的补刀行为,究竟是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妖狼飞到他身前的时候,就已经被邓长老的仙器打死了!”

    柳青云话音落地,四周的小声议论响成一片,假如事情真像柳青云所说,那么古争的补刀行为,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下意识的出手,另外一个便是窃取胜利的果实。

    古争开山掌的威力大家伙都看到了,对于他的实力,众人也都有了一个了解。如果妖狼靠近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以他的修为不可能察觉不到,所以他是下意识的出手可能性非常之小。

    如果是想要窃取胜利果实,那么就这种行为就显得阴险卑鄙而又惹人讨厌了!尽管天山之行,少不得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阴险卑鄙也属正常情况,可有些东西如果是在暗地里也就罢了,一旦呈现到明面上,就要跟所谓的道义、公道之类的东西起冲突。

    “又是你,你跟我的距离挺远,又怎么知道不是我?”

    古争望着柳青云,心中恨得咬牙,这老小子屡次三番找麻烦,真真是讨厌的很啊!

    “这要多谢你们的无忧长老了!如果不是追踪狐王的时候他将我打伤,我就该跟别的长老一样,站在内圈之中正面对抗妖狼了。”

    柳青云得意一笑,随即咬牙切齿道:“正是因为受伤,我没有跟长老们呆在一起,距离上也跟你更近一些,再加上我这方面天赋异禀,所以感应到了别人感应不到的东西!”

    “古掌门,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呢?”

    邓天阳开口,目光直视古争。

    “不是!”

    古争直视邓天阳的目光,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种感觉里的东西,谁又能说得清楚?只要古争咬定不是,这件事情大不了就是闹得不愉快点,谁也不能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怎样!

    “你以为你们都有器灵吗?”

    古争心中冷笑,他也想借此来看看,这群人中究竟有哪些很讨厌,他那会一一记住那些嘴脸的。

    “我相信柳长老所说!”

    “我也相信柳长老所说!”

    “是的,峨眉派掌门这么做不厚道了!”

    果然,有几个门派的人,率先叫嚷了起来。

    “你们可以相信,但没有真相之前,请注意你们的言辞,再敢说出污蔑我峨眉掌门的话,我无愁认得你们,但我的拳头不忍的你!”

    无愁长老无忧出声,而无忧长老也向他靠近一步。峨眉尽管式微,但还有他们两个长老,如果需要为门派牺牲,他们不会有任何犹豫。

    出头鸟们不吭声了,场面也随之安静了下来,而柳青云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难道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这些年来,峨眉的确都受气惯了,相对大的场面中,他们更是早已失去了话语权。可是,当找到主心骨的无忧无愁两位长老,如同苏醒的狮子一般发怒时,他们也不得不重新衡量一下,在这件事情上跟峨眉对着干,究竟值与不值了。

    最最珍贵的妖丹,就算古争得不到,得到的人也将是邓天阳,所以,面对柳青云的愤慨,仍旧是没有人说话。

    “呵呵!”古争冲着柳青云冷笑一声,满满的都是嘲讽。

    “咳咳!”

    邓天阳干咳,随即冲古争开口:“这件事情,的确不太容易说清楚……”

    “邓长老!”

    古争将邓天阳的话打断,他明白邓天阳本就不想放弃妖丹,再加上柳青云从中作梗,他更是不可能放弃了。既然如此,何不送他一个顺水人情,图谋更加实在的东西!反正从器灵那里,古争早已得知,银狼的体内根本就没有妖丹。

    银狼之所以厉害,只是血脉觉醒的程度较大。但是,它还只能算是蛮兽,灵智没有开启到一定的程度,更不会吸纳日月精华来修炼,体内自然也就没有妖丹。

    “既然这件事情说不清楚,为了避免让某些人歪曲我为了妖丹不择手段,那么这只妖狼的妖丹我不要了!”

    古争此话一出,围观众人全都睁大了眼睛,包括柳青云都不例外。

    “掌门三思啊!”无愁长老急忙出声。

    古争摇头,冲无愁长老一笑,装得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

    随即,古争又冲着邓天阳开口:“妖丹我可以大度的不要,但狼肉我要首选,这总该是我应得的吧?”

    邓天阳想要的只是妖丹,银狼身上其它的东西尽管也珍贵,可跟妖丹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既然古争主动放弃了妖丹,邓天阳也不想再生出什么麻烦。

    冲古争点了点头,邓天阳面向其他人开口:“既然峨眉掌门放弃了妖丹,妖丹归邓某所有,你们都没意见吧?”

    “没意见。”

    “我们没意见!”

    邓天阳只要妖丹,银狼身上其他的部位归古争所有,这是两人商议好的结果,其他人尽管羡慕,但也无可奈何,就是柳青云也没一点的办法,他可以说最后杀死银狼的是邓天阳,来夺走古争的妖丹,可总不能说,我帮你要到了妖丹,狼身你就要给我。

    邓天阳欣喜的跑来,掏出尖刀划开银狼的身体,也不嫌脏,直接伸手就往里面去摸,这次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至少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妖丹。

    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僵,越来越难看。

    没有,还是没有,怎么摸都没有,银狼的内脏都被他掏空了,最终还是没有他想象的那颗妖丹,邓天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眼发呆。

    其他人都在看着,这银狼的体内居然没有妖丹,实在是让人意外。

    “怎么会这样?”

    邓天阳苦涩的说了句,费了那么大的劲杀死了银狼,还使用了一次宝贵的仙器,另外欠下了峨眉派一个人情,最终竟然是毫无收获。

    老天仿佛给他开个玩笑,让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没有妖丹?”

    “真的没有,要有妖丹早就拿出来了,不可能到现在都找不到!”

    “居然没有妖丹,这次亏大了!”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古争则小声的安慰了邓天阳,邓天阳感谢了一声,摇头离开,走的时候还是失望无比,这种神情根本无法控制,也没必要去控制。

    邓天阳走了,古争开始处理银狼身体,银狼身上很多地方都被劲气所伤,肉质也被破坏,所银狼身上真正的好肉也不是特别多,古争把没有被破坏,最好的一部分割下来,剩下的烂肉全都扔了。

    他和餮仙大人一样,做东西都有洁癖,差的东西宁可不做,也不会糟蹋自己的心情。

    至于狼皮,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个好东西,但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古掌门,剩下的东西你们都不要了吗?”

    一人突然问了句,剩下的肉虽然烂了,但总归是狼肉,还是这只强大狼妖的狼肉,虽然吃了对身体没有任何好处,但总归有个心理安慰作用。

    看,我吃过强大的狼妖,这就是他们的安慰。

    还有那张狼皮以及狼牙,狼骨等部分,都可以留下做个纪念,可以证明自己杀过强大的狼妖,看到古争不要这些东西,马上就有人心思活动了起来。

    “不要了,你们想要可以来分,青城派除外!”

    古争微微一笑,说话的时候还看了一眼柳青云,其他门派都可以得到纪念品,就青城派没有,气的柳青云差点没晕过去,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无忧和无愁急忙上前先挑选了一点,古争也拔了一颗狼牙给自己,其他它的那些狼肉和皮毛,很快被其余的门派瓜分一空,就连内脏都没剩下。

    这些门派里面,最郁闷的当属泰山派了,邓天阳说了只要内丹,但内丹自然是没有的。说过的话又不能反悔,见别人去分,他们只能咬牙看着有分红的那些人欢天喜地了。

    不过,其余的那些天山灰狼乃至巨狼,泰山派分的倒是不少,也算是个安慰奖了。

    众人瓜分了狼肉,而在黑龙嘴旁的山顶上,目睹了人狼大战整个过程的白衣老人,目光狠恨恨的望着山下众人,口中牙齿都咬得嘎嘣直响。

    峨眉派帐篷中。

    “掌门,你是不是知道,那只妖狼没有内丹?”

    只剩下自己人了,无愁长老终是忍不住心中好奇问了出来。跟古争相处的越久,就觉得他越发让人看不透。单是今天晚上,由古争带来的不可思议,就多的让人吃惊。

    古争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收拾他所得到的那些狼肉。

    “群狼夜袭,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无忧长老也出声了。

    “大长老看出什么来了?”

    古争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事发前,我曾听到了尺八的声音。尺八是一种少数民族乐器,这里又是天山脚下,而在尺八声响之后,妖狼的叫声也随之响起,狼群的袭击更是在叫声之后发动的。”

    “经历过绞杀妖狼,我也更加的肯定,之前那声绵长的嚎叫,就是妖狼所发出的。如此奇特的妖狼,叫声又是响起在尺八声之后,这里又是天山脚下,一切难道只是巧合?”

    “心中有了猜测,战时我也更加注意尺八声和狼嚎传来的方向,终于让我发现了一点不同。”

    “黑龙嘴一侧的山顶上,始终都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全程目睹了咱们的战斗。他是一动不动递站在山顶上的,位置又偏僻,要不是我事先注意,后来他离开,我都不敢确定他究竟是不是个人了。”

    无忧长老一番话说完,众人的眉头也都皱了起来,这还真是细思极恐,一个能指挥狼群的人,还是这样的一群狼,这个人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天山之行屡屡出现想象之外的事情,这一路大家都要小心才是。”

    想不明白就先放一旁,古争出声叮嘱众人,同时心中也决定,先将冰灵美味做出再说。

    “谨遵掌门之令。”无忧三人同时应声。

    “你们先去帐篷外面把守,我做点好吃的出来咱们补补,等下可能会非常的香,在我没有吭声之前,任何人都把他们阻拦在帐篷外面。”

    中等冰灵美味的特性时效是很长的,就算是现在做出来吃掉,也足以让人支撑到千年雪莲凋谢。

    本来古争是不想现在做,但暗中既然还有敌人,那么冰灵美味还是早点做出来的好,一旦真正的进入天山,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无忧三人领命离开,古争也从洪荒空间里拿出了一些东西。

    古争接下来要做的冰灵美味是“炖狼肉”,这道美味听起来简单,但既然是食修之法中的美味,自然也没有那么简单了。

    准备工作完毕之后,古争将狼肉和狼骨入锅,同时丢入的还有在太行山得到的一些次等野山菌。

    接下来,古争施展出控火诀。

    “呼……”

    火势瞬间加大,但却只是包围着锅底,一点都不外散。

    水还没有烧开,狼肉和古争增加的普通级别原料已在水中翻腾了起来,如同是拥有了生命一般,这是古争使用了控水决。

    以往做美味,控火诀和控水决尽管也有施展,可这并不是必须。

    但是,食修之法所做出的美味,控火诀来调控火候,控水决来调控水分的融入和流出,这是需要全程不断来做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一件食材在食修之法中所应有的效力。

    控水决的作用下,一锅水很快就被烧成了汤。

    奶白色的汤中,狼肉和狼骨已不再翻滚,如同是戏水小鱼一般,于汤面之上不断浮沉。

    醇厚的肉香从帐篷中飘出,弥漫在了空气里。

    好在此时的营地里基本上都在做狼肉吃,烧烤所产生的焦糊味道,将还不算太浓的肉香盖住,除了一个劲吸鼻子的吴二用之外,还没有外人发现这点不同。

    吴二用很想上古争那里蹭点吃的,可惜邓天阳没有得到想要的妖丹,心情正处于非常不爽的时期。作为轮值的弟子,他这时候根本就不敢远离帐篷,只能是煎熬的闻着空气中的香味,逐渐变得浓郁了起来。

    慢慢的,吸鼻子的人不止是吴二用,很多人都闻到了空气中的那种,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也有人忍不住好奇,向着峨眉派的帐篷靠近。

    靠近峨眉派帐篷的人,自然是被无忧长老他们给阻止了。之前在门派中,无忧长老他们就已经见识过古争的增元食修,所以当香味逐渐浓郁的时候,他们的期待也越来越浓。

    锅里的狼肉已经炖到了时候,古争放了点盐进去,凝聚在锅上的白色雾气,逐渐演变成一只小狼的模样,欢快的跳跃了起来。

    极香化形出现,就连帐篷外的两位长老,都忍不住吞咽起了口水。修为到了他们那种境界,虽然不能辟谷,但口腹之欲也已经很淡的了,这种对一种食物迫切想要吃到的感觉,久的让他们都不记得,上次出现究竟是什么时候了。

    “掌门,做好了吗?我们顶不住了!”

    无愁长老终是忍不住,向着帐篷内可怜兮兮地喊了声。

    “好了!”古争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

    这次做冰灵美味,不比上次做增元食修,古争做的只是四人份。可即便是如此,全程使用控火诀和控水决,这仍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

    碗中是奶白色的肉汤,汤上飘着几种吸饱了汤汁,格外丰润的野山菌,露出汤面的狼腿肉,呈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晶莹感。

    这一次不用等古争下令,无忧长老三人捧着碗、低下头。

    “好喝!”

    无忧长老首先发出声音,他眼中对于肉汤的惊艳都还没散去,便被取而代之的惊喜给取代了。

    古争说过,要做点好吃的来补补,再加上之前已经见识过增元食修,其实不止无忧长老怀疑,

    就连无愁长老和古安也一样怀疑,古争这次做的美食,只怕仍旧不是普通的那种。

    果然,肉汤才刚刚下肚,一股奇特的凉意便向着四肢百骸弥漫开来。尽管是凉意,可这种凉意却如同是三伏天喝下的井水一般,舒服的让人想要哼哼出声。

    只是一口肉汤下肚,无忧长老他们便停住了动作,想要尽可能的去吸收那奇妙的凉意。

    “你们都吃,这种效果不需要像上次门派中的那样刻意吸收,它会在你们享受美味的同时,完成对你们身体的改造。”

    古争美美的啃着狼肉,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普通级别的狼肉,再以冰灵食修的手法做出,口感比仙鸡还要好吃,可以说是古争截至目前,尝到的最好吃的肉。

    无忧长老三人也开始了朵颐,这难得的美味,对身体的改造会是哪方面的,他们尽管没问,可也已经猜到。

    古争告诉过他们,从吴二用那里得到的消息,当时他们还有过担心,假如吴二用说的是真的,古争和古安该如何应对极寒之力?

    古争当时也有说,极寒之力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他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所以,无忧长老等人也都觉得,这种让人有着凉凉舒适感的狼肉,就是古争口中的东风了。

    一碗炖狼肉下肚,古争满意地摸了摸肚子,原本还稍微有点寒冷的空气,现在已经丝毫察觉不到冷意了。

    即便有仙器峨眉戒,但天山雪莲子成熟时的极寒之力,仍是古争心头的担忧,那可是能够将五层境界之下的人,身体变为冰尘的恐怖力量,即使五层之上的人,也会大受影响。

    而这样的力量,峨眉戒的防护根本没用,峨眉戒防御的是物理攻击,而不是这种寒气攻击,虽然对寒气有一定抵御作用,但抵御非常有限。

    第二天,黑龙嘴外的修炼者们整装待发,是时候前往天山深处了。

    经历过昨晚的狼群夜袭,原本的三百多人只剩下了两百个左右,很多门派负责人的脸色也都不好看。

    修炼者们分为多个门派,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专人出来训话,泰山派开始上路的时候,其他门派的那些人也都跟在了后面。

    从黑龙嘴进入天山,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路上积雪的覆盖面越来越大,道路也越来越难行,气温也越来越低。

    不知不觉中,十四天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段时间中,并未再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除了遭遇了一次雪崩之外,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危险。

    古争仍旧没有收获到什么新的食材,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用在了赶路上,即便是休息,他也没有离开过营地很远。

    潜在的敌人这段时间没有露面,古争并不认为他会就这么算了。既然敌人是躲在暗处的,古争自然也不会为了一些不太重要的食材,冒险远离营地去寻找。

    关于这个潜在的敌人,出发前古争有告诉过所有门派的负责人。尽管这些门派中,有不少都挺坏,但就目前来说,众人也算是个临时的同盟,有些事情该该说还是要说。

    起初听到有潜在敌人的时候,各门派都显得很是谨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潜在敌人始终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的风言风语,跟峨眉派不对付的人,又开始怀疑古争是不是想借此吸引注意力?潜在的敌人根本就是杜撰出来的?这也实在是有够无聊的!

    第十五天夜里,营地里终于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泰山派的一个弟子告知众人,长老邓天阳和另外几个门中弟子,追那个潜在的敌人去了。

    对于这件事情,各门各派都很重视,再怎么说邓天阳也是天山之行泰山派的负责人,于是,众人也赶紧追踪了起来。

    但是,一直追到天亮,众人都没有发现潜在的敌人,同样也没有发现邓天阳。其实,从一开始追踪的时候,便没有邓天阳的踪迹,所谓的追踪也只是漫无目的的寻找罢了。

    各门派的人也都怀疑,邓天阳是丢下众人走了,毕竟整件事情有很多的疑点,但是泰山派的人一口咬定,邓天阳就是追踪敌人去了!对此,众人也都不好多再说出什么质疑的话来。

    不过泰山派知道千年天山雪莲所在位置的人,并不止邓天阳一个,所以他不见了,除了让人心惶惶之外,还没有到少了他就不行的地步。

    泰山派的人想要在原地等待邓天阳,但其他门派的人肯定是不同意的。几番交涉之后,泰山派迫于压力,决定在原地等待邓天阳一天,然后继续上路。

    第三天,邓天阳等人没有回来,耳在泰山派的带领下,众人继续上路。

    临近黄昏的时候,以尺八音控制狼群的那个老头突然自己现身了,还站在人群很远之外的地方,不断告诉他们一些事情。

    敌人出现,并不是来偷袭,他只是过来嘲笑众人愚蠢,并顺便告诉众人一些事情。

    邓天阳确实是带人先一步离开了。

    其实,关于天山雪莲子成熟的时间,泰山派告知众人的有假,它真正的成熟时间就就在昨天,雪莲已经成熟,雪莲子已经被他给收走,谁也没有拿到。

    告诉了众人这些消息之后,老头还劝众人不要犯傻,早点离开天山,这里不是他们应该来的地方,再走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云云。

    喋喋不休的老头,最终还是把众人给惹怒了,在众人的追打之下,他钻入雪层消失不见。

    于是,众人将老头勾起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了泰山派身上。

    面对众人的指责,泰山派将老头所说的那些话全部否定,还说对方既然是敌人,他所说的话有可信度吗?他巴不得众人起内讧!

    老头说得话像模像样,泰山派的解释也很有道理,无奈的众人在跟泰山派的一番争执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众人宁可相信老头是在说谎,雪莲子还没有成熟,但是泰山派的人还能不能带领大家找到千年雪莲?很多人对此都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如今的局面已让人骑虎难下,就算有心想要离开,暗地里还有个那个鬼鬼祟祟的老头,自己根本不敢单独离开。

    “掌门,咱们该怎么办呢?”峨眉派的帐篷中,无忧长老面带愁容。

    “不用那么发愁,事情还没有到无法解决的地步!”古争笑了笑,看来是到了必须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掌门有什么好办法?”古安目露好奇。

    “有个办法可以一试,但要等到晚上才行。”古争道。

    在众人跟泰山派的几番交涉中,古争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可能对别人没什么特别的用处,但对他来说价值很大。

    泰山派的吴二用,竟然也参于了逼迫散修跳江的那件事,这也就是说,天山雪莲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同样也是知道的。

    古争支起锅,熬起了仙米粥,熟悉的香味随风飘到了吴二用的鼻孔中。

    吴二用正在帐篷里打坐,熟悉的香味让他六神无主,最终,装作要出去方便的他,借着夜色的掩护,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峨眉派的营帐。

    “好好好,前辈果真守信用。”

    吴二用笑着,接过古争递来的仙米粥,一脸陶醉的慢慢喝完。

    “前辈,还有吗?怎么这次的碗,比上次的要小一些呢?”吴二用舔着嘴唇,满脸都是渴望。

    “这米的确不多了,所以就改用小碗了。”古争叹息。

    “哎!”

    吴二用也是一声叹息,大碗都不够喝的,这比大碗小了一半的小碗,简直就只是润润喉咙罢了。

    “不过,假如你要是再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我就将剩下的米,全部给你熬成粥,那可是能有两大碗的样子啊!”

    古争笑了,火光映射下的嘴角显得有些阴险。

    的确,要是吴二用没喝仙米粥,他可能还没那么想,但在喝了一小碗之后,他的馋虫就已经被彻底勾上来了。

    “前辈,你不能这样!”

    吴二用哭笑不得,可古争老神在在的,将锅里仅剩的一碗仙米粥盛出,美滋滋喝着的同时,还故意发出很香的吸溜声。

    吴二用的喉结在滚动,眼睛差点没陷在古争的碗里,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古争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虐心。

    “前辈,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其实看到小碗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顿粥好吃难消化,不过,这次我不能跟你作交换了。”

    吴二用一咬牙,起身向古争行礼告退。

    “二用啊,其实前辈我最拿手的不是熬粥!我做出的面条,就算是神仙闻了都会流口水的,不知道你想不想尝试一下呢?”

    古争语重心长的声音,使得吴二用前行的脚步停下。

    “面条?”

    回头的吴二用眼睛都睁大了,身为一个北方人,面条可是离不开的主食。而能够让神仙流口水的面条,吴二用不敢想象那是何种滋味。

    “是的,假如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给你做一碗,让你吃了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面条!”

    临时搭建的案板就在炭火旁,古争将案板上盖着的白布一掀,里面已经揉了差不多的天面面团,顿时呈现。

    在另外一边炭火上的锅中,水已经烧开,煮仙鸡的香味也慢慢飘出。为了让吴二用就范,这些准备工作,古争早早便做好了。

    看到天面面团的那一刻,吴二用的眼睛便已经直了,火光下显得无比光滑,甚至是微微闪耀着明亮光芒的面团,刷新了他对面团的认知。

    控火诀和控水决同时施展,仙鸡很快便被煮熟,鸡肉被古争从锅内捞出,他开始用飞快的手法抽取鸡丝。

    这次不同于美食大赛,不管是场地还是别的东西,都没有那次做鸡丝面来的讲究。但即便是如此,古争也依旧自信,这碗鸡丝面能够将吴二用打动。

    纤细的白色鸡丝被古争接连抽出,放在了一旁的碗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吴二用看呆了,他从未想过,一个人可以如此行云流水,手速完全是幻影的抽取鸡丝,而且还没有一根是断的!他同样也没想到,只是白水煮出的鸡肉,竟然就有如此难以形容的香味,这香味有别于加了香料的肉香,是一种醇厚的诱/惑,就如同是原浆酒对酒徒的吸引一般,让他迷恋、让他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