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2章 人间无上的美味
    除了开口那一嗓子,跪倒在地的埃里克老汉,立刻以他们的语言念叨了起来。

    “别装神弄鬼的,刚才是不是你在暗中动的手脚?”

    不仅是解豪目光凝重,就连原本笑面虎一般的杨杰,也都冷声喝问了起来。

    “什么装神弄鬼?这么大的风,火苗突然窜起来不是很正常的事?”

    古争学着埃里克老汉的腔调,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

    “你们这两个无知的外乡人,那是火神老爷的愤怒!”

    祈祷完毕的埃里克老汉,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而地上的篝火,也在这时候忽高忽低的燃烧着,如同是呼吸的律动一般,看起来十分诡异。

    “看吧,火神老爷生气了,你们快点跪下向火神老爷道歉,要不然就离开这里,别连累我们!”

    埃里克老汉显得很是焦躁,杨杰和解豪则是眉头紧皱,身为内劲修炼者,又是门派中人,他们比普通人更清楚,鬼怪是真的有,但现在这个环境鬼怪的生存也极其艰难,很难遇到。

    之前他们还有怀疑是古争捣鬼,可这种程度的捣鬼,哪能是古争这种毛头小子做出来的?更何况如今的古争,也已经目光凝重的闪到了一旁,似乎深怕殃及池鱼。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吗?”

    埃里克老汉胡子上翘,伸手便去摸腰上的钱包,看样子是要退钱撵人。

    解豪和杨杰互望一眼,杨杰低声对解豪说道:“先按他说的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杨杰说万,两人‘噗通’一声,都冲着漆黑的崖壁跪下了。

    “这里,火神老爷现在在火焰里!”埃里克老汉手指篝火。

    “你们两个过去!”

    篝火的对面就是埃里克跟古争,解豪和杨杰尽管只是试探,但也不想被他们占了便宜。

    埃里克老汉往一旁站了站,而心中偷笑的古争也跟了过去。

    让人听不懂的少数民族语音再次响起,虔诚的埃里克老汉,尽量肯求着火神老爷,宽恕无知的解豪和杨杰。

    看两人跪的也差不多了,古争心念一动,原本跳动的火苗恢复了正常。如今他的仙力层次,加上火元丹的增强,已不是刚得到控火诀时的第一境界了,境界的提升,也让控火诀施展起来,变得更加得心应手,这种间隔一定距离的操控,还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

    火神老爷的危机过去了,埃里克老汉也无心吃喝,叮嘱了古争早点休息之后,他便钻入了石洞中的睡袋。

    “你不是游客!”

    埃里克老汉刚走,坐在火堆旁的解豪,冲着古争便开口了。

    “何以见得?”

    古争瞟了眼目光凝重的解豪,心中暗暗发笑,他是真正的修仙者,除非是展露手段,要不然像解豪和杨杰这种货色,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你淡定的有点过分。”杨杰也开口,他观察的比较仔细。

    “哪有,火神老爷显灵的时候,我也是很害怕!”古争笑道。

    “你……”杨杰脸上出现臊红,但一时却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不相信有什么火神老爷,但相信刚才的事很不正常,有什么东西在搞鬼和控制。

    “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是青城派的弟子,你是哪个门派的?”

    越看古争就越觉得可疑,但吃不准古争的身份,解豪还真不好发难。

    “青城派是吗?”

    古争喃喃一声,对两人的好感再次降低。

    同为川省的门派,峨眉派和青城派并不对付,在峨眉派落寞之后,青城派没少找麻烦,说这两个门派是世仇都不过分!

    “你到底是哪个门派的?”杨杰耐着性子问。

    “什么门派我不懂,我就是一游客。”

    既然是世仇,对方又这么讨厌,古争也乐得让他们不爽,他们想知道,那就偏偏不告诉他们。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解豪厉喝一声。

    “嘿嘿……既然你是个游客,那就别怪我欺负你,把你的馕饼给老子,老子饿了!”

    杨杰阴笑,从打劫馕饼开始投石问路,要是古争乖乖给了,后续还有一系列的麻烦等着他。

    “你想吃馕饼?”

    古争笑望杨杰,随即便冲其递出馕饼,一字一句说道:“你还是吃屎吧!”

    话音落地,原本沉寂的篝火瞬间卷起,古争手中的馕饼,掉入了火坑。

    “噌!”

    如同被针扎到,杨杰和解豪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古争的目光,除了凝重之外,还有着一点恐惧,他们不傻,如果到了这时候还看不出来,火焰的古怪跟古争有关系,那他们就枉活几十年了。

    “别惹我,要不然火神老爷会生气的!”

    古争怪笑,深深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向着石洞走去。

    “你到底是哪个门派的?”

    杨杰咬牙询问,但话中没说是弟子也没尊称前辈,忌惮暗藏。

    “你就只会这一手吗?”

    解豪也出声了,但对于他们的问题,古争自然是不会回答的。

    石洞只有一人深,五十公分高的样子,洞口还摆放着不少石块。人在进入洞中的睡袋以后,可以用石块将洞口简单的封住,起到一些防寒的作用。至于说吃人的野兽,这里尽管距离巴音布鲁克草原还有段距离,但已很多年没发生过野兽伤人的事件了。

    石洞中不仅有土制的狗皮睡袋,就连洞底都铺着厚厚的狗皮褥子,躺在里面非常的暖和。不过,相对于古争和埃里克老汉的舒服,杨杰和解豪两人,就显得很是难过了。

    埃里克老汉并未留多余的材火在外面,而古争在进入石洞休息之后,外面的篝火很快也就熄灭了,夜深的时候,刮骨风也越吹越犀利!

    起初杨杰和解豪,凭借着修为还能顶住,他们甚至还打起拳来热身。但是,他们很快便发现,单是这样根本无法抵御寒冷。

    “怎么办?找那死老头要睡袋吗?”杨杰嘴唇哆嗦着问。

    “这风如此犀利,应该是刮骨风无疑了!我听人说过,刮骨风出现的时间不会太久,最多也就是四十分钟左右。而从起风到现在,时间也已经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咱没再撑一会还是没问题的。再怎么说,咱没也是命门大派的弟子,之前没有要睡袋,现在受不了了去要,指不定要被那小子怎么嘲笑呢!冻死事小,面子事大啊!”

    解豪原地跺脚,冻得双手放在嘴巴边互搓。

    “不行,咱们在这里受罪,那小子却如此舒服,不能这样下去了!”杨杰咬牙。

    “那你想怎样?”

    解豪的询问不太有底气,他们两个在古争离开后,不是没有做过交流。尽管他们仍旧吃不准古争的实力,但已将其定义为了轻易不要招惹的存在。

    “不试试的话,始终都只是猜测,况且他如今可是在石洞里,这样的地形对他十分不利,就算是有一身的本领,在那样的地方也都是难以施展。”

    杨杰看着古争的石洞,目光逐渐兴奋了起来。

    “你想怎么收拾他?”解豪略一犹豫,目光同样也兴奋了。

    “教训教训他就行,让他知道我们青城派不是好惹的!”

    杨杰话音落地,两人相视一笑,蹑手蹑脚的向着古争所在的石洞靠近。

    “睡死你个龟儿子!”

    一到石洞口,兴奋的解豪出脚如风,直接将堵住洞口的石块踹飞了进去。

    杨杰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解豪这家伙做起事来就是这么的没分寸,如今可是偷袭,古争又在石洞中,这么大力的一脚踹飞石头,古争要是修为不济,被砸死都是有可能的。

    “咦?”

    担心只是一瞬间,杨杰立刻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从石块入洞的动静上判断,这并不像是砸到了人的样子。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不疼是吗?”

    解豪尽管也疑惑,但他仍旧再次抬脚,将石块踢入了石洞。

    “这……”

    杨杰跟解豪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这一次石头飞入让他们确定,洞中的确是没有人,有的只是狗皮褥子和睡袋!

    “这真是见鬼了!”

    解豪只觉得背后的汗毛,一下子便竖了起来。

    古争进入石洞,解豪和杨杰是亲眼所见,且当时古争从洞内将洞口封住,解豪和杨杰也是有关注的。可是如今,封住洞口的石块都还好好的,可洞中却没有了古争的影子,这是根本解释不通的诡异事件。

    此时,刮骨风已经停止,天空之中月朗星稀,但解豪和杨杰,反倒觉得比之前更冷了。

    “好好看看石洞,也许里面另有玄机也说不定!”

    杨杰声音凝重,躬身便要钻入洞中。

    “你们是在找我吗?”

    古争的声音,伴随着劲风,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啊……”

    两声痛叫同时发出,解豪被古争踢得倒飞了出去,杨杰也被古争踹了一个狗吃屎,钻入不大的石洞中去。

    今天是个满月,皎洁的月光之下,古争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吓人。

    “你究竟是何种山精鬼魅?”

    捂着肚子的解豪,惊恐询问。古争的突然消失和出现,真是把他给吓坏了。

    古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脚踢在了想要爬出来的杨杰脚心,使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山精为我奴,鬼魅归我管,你觉得我是谁呢?桀桀……”

    古争以一种僵硬的姿态慢慢转头,怪笑之后舌头伸出,表情嗜血地舔了舔嘴唇。

    正经惯了,偶尔装神弄鬼的吓吓人也着实不错,至少解豪的眼睛是不由得睁到了最大!

    “尸王啊!”

    解豪惊叫,抱着脑袋向远处跑去。

    “哈哈……”

    古争忍俊不禁,他只是吓吓人,可真没想到解豪会联想到所谓的尸王。

    “什么情况嘛!”

    埃里克老汉,也终于在时候从石洞中探出了脑袋。

    “没事,我们闹着玩的。老伯,车钥匙呢?”

    古争向埃里克眨了眨眼睛。

    外面发生的事情,埃里克也已经听了个大概,没多说什么的他,将车钥匙给了古争。

    后半夜,古争决定去车上渡过。

    之前敢睡石洞,是因为古争根本不在乎这两人,他们两人的实力加在一起也比过古争的一半,不过现在知道这两人确实不怀好意,在山洞里毕竟要一直提防着他们,还不如直接到车上休息,他们总不能隔着车来偷袭自己。

    没有太过为难石洞中的杨杰,古争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又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脚心上。这一脚,加上之前的一脚,至少能让他在明天一天都没有什么战斗力,也算是一点防范措施吧!

    “再给我找不痛快,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松了。”

    丢给了杨杰一句话,古争进入了吉普车中。

    果然,唬人这种事情也只能是玩玩,没过多久,吓跑的解豪回来了,而他之所以敢回来,自然是觉得,古争不是什么尸王。

    不过经历了刚才的事件,解豪和杨杰也都老实了,他们尽管仍有小声的交谈,但望向吉普车的方向,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忌惮。

    监视了解豪和杨杰一会,古争便进入了打坐的状态,虽然他的修为进展并不依靠这个,但打坐其实也是对心境的一种修炼。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沉浸在宁静心境里的古风,突然听到了一丝笑声。

    就如同是傻子在笑一般,诡异的笑声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恐怖!

    “解豪抽什么风?”古争眉头皱起,他听出那是解豪在笑。

    “咯咯……”

    笑声再起,但这次发出笑声的人是杨杰,其声音同样诡异的很,就像是一个男人在学女人笑,尽管笑得不像,可却自然的过分!

    古争身子一侧,视线透过车窗落在了解豪和杨杰的身上,瞬间便感觉汗毛都炸了起来!

    皎洁的月光下,解豪和杨杰正在对月起舞,原本一点都不娘炮的杨杰,此时看起来女人味十足,举手投足间都对解豪散发着一股‘魅惑’的味道,而那解豪也目光痴痴的望着他,两人边跳边笑,浑然忘我。

    但是,真正让古争汗毛倒竖的不是杨杰和解豪,而是在他们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站着一只漆黑如墨的狐狸!

    “咕咕……”

    诡异的轻响从狐狸咧开的口中发出,就如同是笑声一般,而它那双跟月亮一个颜色的眼睛,明亮的格外过分!

    皎洁的月光,漆黑的狐狸,妖异的眼瞳。

    当古争隔着车窗看到狐狸眼睛的那一刻,他感觉脑子里“轰”的一下,有种心神将要失守的感觉。

    舌尖一咬,古争仙力运转,心神将要失守的感觉瞬间消失。

    原本不是望向吉普车的黑狐,似乎是对古争的观察有感应,它转头看向了古争。

    车窗上是贴着太阳膜的,正常情况下是无法从窗外看到车内情况的,但古争就是有种感觉,黑狐正在直视着他的眼睛!并且,心神失守的感觉,来得比之前更为强烈,这也让古争感觉,如果他不把目光错开,他马上就会变得跟杨杰和解豪一样。

    被一只狐狸的视线所逼迫,心中不服的古争,反倒是眉头一凝,用力看向了那双妖异的眼瞳。

    “叽……”

    车窗外的黑狐一声叫唤,身体一颤之下,赶紧错开跟古争的对视,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跑去。

    黑狐消失之后,原本处于癫狂状态的杨杰和解豪,顿时晕倒在了地上。

    “器灵,这只黑狐狸是怎么回事?”

    古争纳闷,除了那双妖异的眼睛,他并未从黑狐那里感受到别的什么不同。

    “这只黑狐狸已经颇具灵性,但它并不是你所猜测的妖。不过,它的血脉比较特别,是上古妖修的后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的眼瞳才具备一些神奇的能力。”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脑海,上古妖修有很多,很多妖兽都可以化为人形,而且非常的厉害,国内的神话传说中这类妖修可不少。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只是上古妖修的后裔,眼睛就能够这么厉害,这还真是让人不能小视啊!”

    想起之前短暂的对视,古争顿了顿又道:“对了,那两个家伙没什么大碍吧?”

    “他们两个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以说是被迷惑了心智。”

    器灵的声音同样也是一顿,变得有些责怪:“倒是你,以后碰到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最好还是不要逞强,既然知道黑狐狸眼睛不寻常,你就别跟它硬着来,还好它不是妖,只是血脉赋予了神奇的能力,要不然吃亏的可就是你了!刚才你们的对视看似简单,实际上已是意识的一种对抗。”

    “好啦,我知道了。”

    器灵的责怪中竟然带出一丝担心,古争对此倒也没有争辩,毕竟刚才的事情,他的确是有些鲁莽了。

    “还没进入天山就出现这样的异兽,此行可能比想象中的还要危险,你要多加小心了。”

    器灵声音缓和,叮嘱了古争一句,便不再说什么了。而这个时候,埃里克老汉也从石洞中钻出,蹑手蹑脚的向着吉普车靠近。

    “古争。”

    埃里克老汉隔着车窗小声喊道。

    “我没事。”

    古争将车门打开,他明白埃里克老汉之所以会这样,应该也是看到了诡异的黑狐。

    “你不是普通人!”埃里克老汉出声,以仰望的眼神看着古争。

    古争笑了,没有解释什么。

    “老伯,对刚才的黑狐,你有什么了解吗?看你也不是很惊慌的样子啊!”

    “它们是草原上的邪物,年轻的时候我曾遇到过一次,差点连命都丢掉。不过,只要不看它们的眼睛,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上了年纪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它们的传说,只要它们出现,这天山中肯定是要有大事发生了,这也许跟你们这些内地人,前往黑龙嘴是有着很大的关系!”埃里克老汉担忧道。

    “它们?”古争若有所思。

    “是的,我年轻时候遇到的是狐群。”

    埃里克老汉说完,以他们的语言念叨着,似乎又在祈祷。

    古争下车,将杨杰和解豪唤醒,把他们弄到了车上。这两人被狐狸的眼睛所迷糊,整个人变得如同老年痴呆一般,大多数的时候只会发呆和喃喃自语。

    天色渐亮,古争一行人离开了火神凹,向着巴音布鲁克草原继续前行。

    之后的行程中,并未再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又经过将近两天的时间,古争等人终于在埃里克的老汉的带领下,靠近了天山山脉,看到了所谓的黑龙嘴。

    所谓的黑龙嘴,其实就是一条峡谷,只不过在当地的传说中,这条峡谷是由神明斩杀一条作恶的黑龙后,由龙嘴落地化成。

    积雪在这里还只是薄薄的挂了一层,峡谷中到处可见裸露着的黑色岩石,

    黑龙嘴外面的空地上,竖立着十几顶帐篷,有一些人正在帐篷的外面活动。

    正如古争所知道的那样,停留在黑龙嘴附近的人,几乎都是来自内地各大门派的。而看到有人靠近,帐篷外面的那些人,基本上也都向着古争他们走去。可是,一看来人不是他们的同门,走来的那些人,又全都调头回去了。

    “朋友请留步!”古争喊停了最近的一个人。

    现今的这些门派,可能在门内的时候有相对统一的着装,但是出门办事,往往都是便装,所以从穿着上,很少能看出对方所属门派的。

    “什么事?”

    被古争喊停的人,年龄跟他差不多,长相倒也算和气。

    “请问,峨眉派的人在哪里?”

    这里电话已经没有了信号,无忧大长老他们又比自己到的早,古争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是不是在这些帐篷里面。

    “峨眉派?在这里没见到峨眉派的人。”被问之人眉头一皱,随即摇了摇头。

    古争纳闷,看对方的样子不像撒谎,且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门中另外的人哪去了?约定的就是在黑龙嘴附近碰面的呀!

    “那请问,青城派的人在什么地方?”古争又问。

    “青城派啊,就在那顶帐篷里!”

    被问之人指向一顶帐篷,看古争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便转身走了回去。

    “本来到这里就可以了,但现在事情可能会有些麻烦,老伯能不能跟我过去一下?”

    古争望向身旁的埃里克老汉。

    “可以的!”

    埃里克老汉点头,伸手拍了拍杨杰和解豪,他们便跟着古争的脚步,向着青城派所属的帐篷走去,犹如提线木偶一般。

    杨杰和解豪被黑狐迷惑了心智,他们的情况截止目前并没有好转。本来古争打算,带他们到了黑龙嘴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由峨眉派的其他人去向青城派的人说,毕竟在这里等着古争的人里面,其中有两个都是门内长老。

    青城派跟峨眉派尽管是世仇,可两个门派表面上,还是尽量做出一副和气样子来,再怎么说也是同出蜀山一脉,有什么仇怨也都是私底下的。

    将杨杰和解豪带到青城派的帐篷附近,便有一个青城派的中年弟子从帐篷中走了出去。

    “杨师弟、解师弟,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

    中年男人话音落地,脸上的笑容已变成了疑惑,眼神也立刻落在了古争身上。

    “事情是这样的……”

    古争将火神凹那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而在他讲述的过程中,又有一个青城派的女弟子从帐篷中走出。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徐娘半老的女弟子,狐疑地看了古争一眼。

    “不管怎么说,青城派都要多谢你将人给我们送过来,不知道朋友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呢?”

    中年男人冲古争抱拳,语气听起来客气,但眼中同样有狐疑的神色。

    “我是峨眉派的。”古争心中叹息。

    “峨眉派?”青城派的两人异口同声,彼此更是将狐疑的眼神来了个交换。

    “那晚发生的事情,这位向导老伯可以作证。”古争一指身旁的埃里克老汉。

    “那晚发生的事情,古争所说的千真万确。”埃里克老汉手摸胸口,表情如同起誓一般的庄严。

    “哼,是不是真实的,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中年女子冷哼。

    “真不该送他们过来,竟然会被反咬一口。”古争摇头,心里有些后悔,以后这老好人绝对不在去做,若不是感觉两人罪不至死,而且被迷惑心智也算是遭受了惩罚,古争根本不会将他们送过来。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要是我们不带他们过来,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只怕已经死在戈壁上了!”埃里克老汉很生气。

    “事情究竟是怎样的,等我将他们两人治好,你们再走也不迟。”

    说话的工夫,中年男人已对解豪和杨杰号脉。

    “你要多久能治好他们?”

    古争感觉很无语,中年男人号脉之后,眉头都差点没打结,明显是无从下手的样子。

    “这个我不清楚,但你们不能走就对了!”中年男人一挥手,显得有些不耐。

    “我是峨眉派的,我就在这附近,你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找我。至于埃里克老伯,你就先回去了,路上小心一些!”

    古争不想再跟两人多说什么,带着埃里克老汉就要往回走。

    “谁允许你们离开的?”

    中年男人冷喝,闪身挡住了古争的去路,而那中年女人则是不着痕迹的身体一晃,跟中年男人相呼应,封住了古争和埃里克老汉的退路。

    “怎么,我们离开还要经过你们批准?”古争被气笑了,这两个三层初期修为的人,还真是猖狂的可以。

    “是的,我们让你离开,你才能够离开,我们不让你离开,你就只能乖乖的留下,告诉你小子,青城派不是好惹的!”

    古争身后,中年女人冷笑连连。

    “青城派这么厉害?真是吓死我了!我倒是要看看,我离开你们能将我怎样?”

    古争生气,迈步前行。

    “给我躺下!”

    中年男人欺身向前,拳头带着劲风捣向古争胸口。这看似简单的一拳,实则非常厉害,除了攻击部位是胸口要害之外,后续的变化也十分犀利。

    但非常可惜,被中年男人一拳击中的只是残影,施展仙技‘飘渺幻身术’的古争,一个闪身便脱离了中年男人的攻击范围!纵然他的一拳有很多变化,也全都因此化为了虚无。

    “嗬!”

    中年女子也非庸手,“飘渺幻身术‘尽管让她吃惊’,可她仍旧是在古争身形停下之时,一脚踢向了他的脑袋。

    身形又是一晃,被中年女子踢中的,仍旧是一道残影。

    “躺下!”

    古争冷喝,他在中年女子踢出一脚还未落地的时候发动了攻击,抬脚便踢在了她支撑整个身体的左腿上。

    “啊……”

    中年女子痛叫,直接以一字马的姿态砸在地上,疼的一张脸都扭曲了。

    “混蛋!”

    中年男人怒骂,可他的举动出人意料,也因此彻底惹怒了古争!他居然放弃攻击古争,而是一拳向着埃里克老汉打去!

    埃里克是个普通人,更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他怎经得起中年男人的这一拳!

    “可恶!”古争欺身向前,一掌劈在了中年男人的腕部。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中年男人的惨叫,他打向埃里克老汉的拳头已无力垂下。

    对付中年女人,古争只是用了普通攻击,但对付这个可恶的中年男人,古争则是使出了仙技“开山掌”。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之前青城派的两人敢叫嚣,最大原因还是不知道古争的深浅,可如今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两人接连受伤,这让他们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

    “滚开!”

    对方停手,但古争仍未消气,冲着中年男人的肚子便是一脚,将其踹倒在了地上。

    “对一个普通人,还是老人家出手,你还是不是人?”

    面对古争的指责,中年男人不敢吭声,可中年女人仍旧不知死活。

    “你有种就给我等着,这笔账,我们青城派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是吗?”

    古争冷笑,随即声音归于平淡:“这次你的腿还知道疼,下次再给我找不痛快,我让它疼都不知道!”

    古争带着埃里克老汉离开,至于杨杰和解宝两个,自然是留在了青城派的营地中。

    “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还好你不是普通人。”

    走出青城派营地,埃里克老汉手掩胸口,眼神中全是后怕。

    “老伯,我就不远送了,你一路上小心点。”

    还有疑惑未解开,古争惦记着峨眉派另外几人的事情。

    “我会的,不过你也要小心了,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候。”看埃里克老汉目光慎重,古争递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你看那里!”

    埃里克老汉所指的两块石头中间,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存在。

    “狼粪?”古争皱眉。

    “是的,这是天山灰狼的粪便,时间也没有过去太久。它们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据说它们喜欢吃恶人,喜欢吃说谎的人。古争,你是一个好人,神明会保护你的!”

    埃里克老汉为古争祈福之后便离开了,而古争则向着黑龙嘴走去。

    峨眉派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离开的,如果不是离开的很匆忙,他们应该会在附近留下什么记号。

    可惜,古争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想象中的记号。

    “看来只能再找其他门派的人问一下了。”

    古争暗付,向着距离最近的帐篷走去。

    找了几个门派的人问了之后,古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失踪的人不止是峨眉派,还有另外的几个门派,被古争询问的那些人,情况也都跟古争差不多,全都是赶过来跟门派的人汇合,可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门派中的人根本就不在,也一样没有找到他们所留下的记号。

    不过,询问也不是没有一丝收获,至少古争知道了哪个帐篷是峨眉派的。

    进入峨眉派的帐篷,古争从中发现了古安和无愁、无忧两位长老留下的衣物之类的东西。看来,他们和其他门派失踪的那些人一样,离开的非常匆忙,以至于很多东西都留在了这里。

    在帐篷中转了一圈,古争发现了更加有用的线索。

    地上的一口锅中放的有米,米已经被水完全泡胀,别人没办法从这上面看出太过具体的东西,但身为餮仙传人在的古争却可以,他根据米粒泡胀的程度,判断出古安等人是在昨天的傍晚离开,而他们离开的时候,应该是准备做饭,刚把米淘好放在锅里,便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

    此时,天同样已是黄昏,就算有心想要去远处寻找一下,也只能是等到明天了。并且,古争只是好奇,倒也不太担心古安等人的危险。

    不少人一同消失,也全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真正伤害到他们的事物,在这天山山脉的外围,真的不太可能存在的,哪怕是像昨晚遇到的那种狐狸,再或者是埃里克老人口中的天山灰狼,毕竟消失的那批人,是是先一步来到黑龙嘴的,他们的实力大都比后面来的人要高一些。

    有关天山雪莲的消息,最初是从一名散修口中传出的。

    如果单单只是千年的天山雪莲,并不能对各大门派造成如此强大的吸引,而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在于,那株千年的雪莲,已经孕育出了传说中的‘天山雪莲子’。

    天山雪莲子可是天材地宝,用它炼制的‘雪莲丹’,能够让五层后期的修炼者,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突破自身境界,从而成为真正的修炼者!

    ‘雪莲丹’不难炼制,但终其一生无法突破,困死在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不在少数!所以,对于此次天山之行,各大门派都显得势在必得,毕竟内劲五层很多门派都有,但修仙者却没有。

    哪个门派有了修仙者,足以让一个门派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蓬勃发展的姿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初只是一个门派从散修的口中得到消息,慢慢的很多门派都知道了。

    并且,最初传出消息的那个散修,下场据说十分凄惨!他被各大门派所追逐,都想从他那里得到关于千年雪莲所在的具体位置。

    后来,散修被逼得跳江了,他在临跳江之前,告诉了追逐他的那些人,天山雪莲的具体位置。

    散修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也是有目的的,多点人知道雪莲所在的位置,到时候的争夺也就会越发的激烈,他也算是间接性的做出了报复。

    当时追逐散修的门派很多,但真正在江边听到雪莲具体位置的门派只有三个,这三个门派分别是:泰山派、南宫派和太极门。

    后面的那些门派都不知道雪莲具体的位置,包括峨眉派也是一样的,而这些门派也都统一了做法,那便是盯紧知道详情的三个门派,于是便有了,峨眉派的人先一步到达,又在黑龙嘴等着古争的事件由来。

    如今距离雪莲子的成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黑龙嘴附近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在古争动身前,古安们传回的消息是,泰山派的人已经松口,答应追逐的门派,共享千年雪莲的信息,只不过,他们暂时还不能公布千年雪莲的具体位置,但其他门派可以一直跟随下去。

    至于另外的两个门派,一直都好像没什么动静,但也不排除他们,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可能。

    帐篷外是袅袅炊烟,空气中亦有淡淡的香味弥漫,已到了晚饭的时间。

    尽管有洪荒空间,但古争此次来天山,依旧是背了一个不小的包,毕竟洪荒空间如同是个不能轻易使用的底牌,有些必需品或者常用之物,还是放在外面比较合适。

    帐篷中材火是现成的,生火之后的古争准备熬点仙米粥来喝。

    黑龙嘴外的这片空地上,门派与门派之间的帐篷,都是间隔出一定距离的。

    此时在泰山派的帐篷外面,五个都是三十七八岁的男人,正围着篝火满目都是期待。

    “咕咚……”

    不知道是谁咽了下口水,惹得五人之中为首的那个,发出了十分嫌弃的声音。

    “至于的吗?又不是没吃过,丢不丢人?”

    话虽如此,可为首的胖子,脸上却满是自豪的神情。

    “吴师兄,你是会做,什么时候想吃都有!可我们几个品尝一次你的手艺,可真是太难了!”

    “就是就是,上次吃吴师兄做的叫花鸡,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师兄,叫花鸡还没好吗?我还等着它下饭呢!”

    几个师弟乱哄哄的,说什么的都有。

    “德行!”吴师兄笑骂一声,用棍子挑开鼓鼓的地面,从里面扒拉出一个烧干的泥球。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起,泥球被吴师兄敲开了裂缝,一股让人食指大动的肉香立刻从其中飘出。

    “咕咚……”

    咽口水的声音响成一片。

    “以前就只过叫花鸡,但野鸡做成的叫花鸡,貌似还是第一次吃啊!”

    “谁说不是呢!叫花野鸡,想想都期待呢!”

    “吴师兄还真是个讲究人,一开始我还纳闷,这里没有荷叶怎么做叫花鸡?可没想到吴师兄竟然从内地带了荷叶!”

    “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

    几个师弟的吹捧让吴师兄很受用,但一听专业这个形容,吴师兄立刻纠正了起来。

    “错,我不是厨子,更没有刻意的去学过做菜,我只不过是这方面的天分高而已,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你师兄我专门学做菜,哼哼……”

    吴师兄不说了,脸上的得意显而易见。

    一众师弟又开始了吹捧,但正在剥叫花鸡荷叶的吴师兄,却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吴师兄,你怎么了?”在众师弟不解的眼神里,吴师兄快速的吸着鼻子,并且站了起来。

    “美味,难得的美味啊!这种难以形容的清香,我从来没有闻到过!”

    吴师兄双眼放光,脚下像踩了风一般,向着峨眉派的帐篷便冲了过去。

    “清香?我怎么没闻到?我只闻到了叫花鸡的香味!”

    “可恶,吴师兄带着叫花鸡跑了!”

    “套路啊!”

    众师弟怪叫,争先恐后的追逐。

    泰山派的帐篷,距离峨眉派的帐篷其实挺远,在追逐的过程中,众师弟也发现,他们其实误解的吴师兄,如今他们已闻到了一股清香,一股让人食欲大震的米香。

    众师弟追上吴师兄的时候,吴师兄正呆呆的站在峨眉派的帐篷外。而在帐篷里面,则是端坐着一个年轻人,正有滋有味的喝着一碗白米粥。

    “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起。

    “他喝的是香米熬的粥吗?怎么这么香啊!”

    “你喝过这种香米熬的粥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它是香米呢?这绝对不是什么香米,我不信一碗普普通通的香米粥,能够让我咽口水!”

    “好了,安静!”

    吴师兄从震惊中清醒,他喊停了小声议论的几个师弟。

    “嘿嘿……”

    先是冲古争讨好一笑,吴师兄这才很真诚的开口了。

    “峨眉派的朋友,你熬得粥还有吗?能不能让我也尝尝!”

    “师兄,你不厚道啊!”

    “对啊!峨眉派的朋友,这粥还有吗?”

    师弟之中顿时有人不干了,他们本以为吴师兄会先问点别的,可谁曾想他一开口便是讨要!先下手为强的道理谁都明白,这也让他们不由得暗骂吴师兄卑鄙。

    古争没有立刻回答,他对着一群如狼似虎的眼神,快速的将米粥喝完。

    “不好意思没有了,就我一个人,只煮了一碗粥。”

    古争放下碗,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对面顿时一阵咬牙的声音。

    “朋友,煮粥的米是什么米?你这里还有吗?”吴师兄不死心。

    “这是一种少数民族种的米,得来非常的不易,我这里已经没有了。”古争歉意一笑。

    “嘁……”

    失望的散场声响起,除了吴师兄之外,四个师弟全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

    “你们先回去吧!我跟这位朋友讨论一下美味的问题,这只鸡你们拿回去趁热吃了!”

    吴师兄将原本视为珍宝的叫花鸡让出,闻过了米粥的香味道,叫花鸡的味道,总让他觉得跟馊了似的。

    美美的接过叫花鸡,师弟们欢天喜地的离开,走在路上都还不忘讨论,该怎么将叫花鸡分食。

    “嘿嘿……”

    眼见师弟们走远,吴师兄再次冲古争讨好一笑。

    “真的没有了吗?”

    “有倒是有,只不过有点少。”

    古争掀开锅盖,里面还剩下一点残汤,估计让它好好的流一流,能有一个碗底的样子。

    “能不能让我尝尝?”

    吴师兄眼睛瞪大,黏稠的米汤被古风倒入碗中的样子,诱/惑的美感如同是在倒着蜂蜜一般。

    “可以,但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知道一点关于千年雪莲还没有对外公布的消息,越是紧要的那种越好!”

    古争端起少少的米粥,慢慢的摇晃着,就如同是摇晃着一杯挂杯度很高的美酒。

    吴师兄的眼珠随着米汤而转圈,其中有需要,也有挣扎。

    “好吧!”古争一笑,端起碗来,大有一饮而尽的架势。

    “住口!”吴师兄惊叫。

    古争将碗放下,吴师兄狠狠一咬牙,随即玩味地看着古风。

    “越紧要越好?难道你手中还有这种米?”

    尽管被美味所诱/惑,但吴师兄还是有分析能力的。

    “不错,如果所给的信息足够重要,我每次熬米粥,都会分你一碗。”古争笑道。

    “成交!先把米粥让我喝了,让我感受下它的口感,是否对得起香味。”

    吴师兄答应的很痛快,似乎是豁出去了。

    “不行,你要先告诉我信息。”古争不见兔子不撒鹰,再次摇晃起了手中米粥。

    “别晃了,再晃就该凉了!”

    “咱们都是修炼者,以内力维持这点温度不是什么难事,你就放心吧!”

    “好吧,算你狠!”吴师兄咬了咬牙:“我说了之后,不管你信不信,米粥都要给我。”

    “可以。”古筝答应的也爽快,反正就只是个点残汤而已。

    绕着帐篷转了一圈,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吴师兄小声道:“我劝你不要靠近千年雪莲,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古争心中一动:“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信息有用吗?有用就先让我喝了米汤!”

    吴师兄狡黠地笑了笑,而古争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将米汤递出。

    没有将米汤一口饮尽,吴师兄先是谨慎地抿了一下。

    “好!”

    吴师兄扬眉,随即将米汤全部倒入口中,如同品红酒一般,没有立刻咽下,而是闭着眼睛,一脸陶醉的在品味着。

    “太好喝了!”

    终于将一口米汤喝下,吴师兄的眼角竟然流下了泪水。

    “这不是粥,这是人间无上的美味,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芬芳、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的纯净、我感觉到了我对一件事物前所未有的渴求,我怕我以后喝不到了怎么办?”

    吴师兄,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泪流满面的看着古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