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1章 天山雪莲
    “恭喜餮仙传人,邵氏桶子鸡味道高过马家桶子鸡,本次考验全部完成!”

    器灵的声音突然在古争的心里响起,邵家用卢采鸡做出的桶子鸡,味道居然真的超过了马家桶子鸡,这实在是让古争意外。

    等于说,这一趟,古争找到了两种民间更好的传统小吃,直接完成了考验。

    这次本来以为很不容易完成的考验,就这么完成了,实在是让古争意外,现在来看,这次的考验并不难,而且这次考验还带给了古争很大的好处。

    奖励先不说,完成考验肯定会有丰厚的奖励,单单这次王家烧鸡就是很大的收获,店里多增加一种食物来源,以后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古争可以挣到更多的钱。

    其实他现在每年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不过钱没人会嫌多,多点也好,至少以后再也不用为金钱而发愁。

    “古大师,这桶子鸡味道如何?”

    何老板笑呵呵的闻着古争,常丰那边办事效率极快,钱他们已经到账了,现在何老板非常的开心。

    “味道真的非常棒,邵师傅,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

    桶子鸡的味道确实不错,特别是他们里面放入了麻椒,而且邵家放的不是普通麻椒,是来自川省的上等神仙麻,这是一种口感非常好的配料,价格也比普通麻椒贵上十几倍。

    邵家桶子鸡也很出名,即使不是卢采鸡做出来的同样有很多人追捧,栗城是长寿之乡,邵家桶子鸡是栗城本地特产,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名气,就是因为他们加了这神仙麻。

    器灵探测过,桶子鸡使用的麻椒,竟然也是次等级别。

    这等于说,桶子鸡用了好几种次等级别的食材,难怪能超越马家桶子鸡的味道,可惜就是这卢采鸡的成本太高,让桶子鸡的成本也加大了不少,以至于很多人宁可买口感差点,便宜的桶子鸡,也不买这么贵的。

    邵家可不像王家那么坚持,只卖卢采鸡做出的烧鸡。

    “古大师请说!”

    知道古争给养殖场下了个大订单,邵师傅也显得很是尊敬,古争将与之前对向明父子所说的话,又对他们说了遍。

    这桶子鸡味道很棒,不比烧鸡差,一样可以进他的店里面,邵家做的桶子鸡,他同样都预定了,不仅是现在的,还有未来的。

    和向明那边一样,古争预定了五百只。

    五百只桶子鸡,五百只烧鸡,他们店完全消化得了,桶子鸡和烧鸡如果卖不完,可以不限制堂食,允许打包和外卖,以这两种美食的味道来说,只要能让更多的人购买,根本不愁卖。

    而且古争还可以给他们一些建议,让这两种美食变的更好,吸引更多的人。

    增加五百只,等于以后每天出笼量要达到一千只,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卢采鸡的出笼时间本来就很长,需要五个月,一百五十天左右。

    按照一百五十天来算,平均每天要出笼一千只的话,等于说以后养殖场内,笼内饲养量要保持在十五万以上。

    十五万只,是他现在饲养量的十倍以上,等于他的养殖场一下子扩充了十倍。

    还好这种扩充不是一次性,养殖场的扩充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再次增加订单之后,何老板已经考虑厂子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他这里,一个则建立在芒砀山,只靠他这一个地方,所有的鸡都在一起,根本养不开。

    卢采鸡,不能一直都在笼子里,必须给它们划分区域,每天都要出来走动,一亩地的饲养量,只有一百只。

    十五万只,单单地方,就需要一千五百亩,只能是山地,不能是耕地,他这地方最多只能容纳七八万只,再多就不行了,建立分厂势在必然。

    多了订单,古争又多给了他们三百万订金。

    何老板没钱,根本不可能扩充,为了让他们尽快拿出更多的卢采鸡,这笔钱都是古争来出,一共六百万,古争和常丰出的起,一旦卢采鸡的数量增加,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这笔钱赚回来。

    不仅是他们,何老板,向明,邵师傅他们都会赚钱,一举多得。

    来的时候,向明去接的古争,回去的时候,几辆车送他离开,古争很是感叹,这次来能完成考验的三分之一,已经很知足,没想到竟然将最后的三分之一也完成了,彻底完成了考验。

    考验完成,又给店里增加了两种不错的食材,古争的心情非常愉快。

    “餮仙传人,恭喜你完成餮仙大人触发考验,本次奖励如下!”

    回到申城,古争便迫不及待讨要这次的奖励,这可是餮仙大人设置的考验,上次治愈梁老的厌食症便是餮仙大人亲自设定的考验,奖励非常丰盛。

    这次完成后,奖励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去。

    “奖励,火元丹一枚!”

    洪荒空间内,一个火红色的小亮点落入古争的手心,这是一颗和玻璃球大小差不多的红色仙丹,仙丹里面还燃烧着火焰。

    “火元丹,仙界中等级别仙丹,可以增强火元素的凝聚力,对于控火诀有着很大的帮助!”

    器灵给了古争解释,这是可以直接增强火属性的仙丹,特别是修炼了火属性功法的人,这类仙丹对他们来说,效果远远高于仙元丹。

    古争修炼的是餮仙仙诀,没有什么特别的属性,但每种属性又都有,火元丹一样可以增强他。

    特别是服用火元丹后,控火诀的能力有了提升,对他的厨艺也有很大的帮助。

    “奖励,食修之法三种!”

    这次的奖励再次出现了食修,餮仙大人会上千种食修之法,古争之前学会了三种,现在又增加了三种,等于学会了六种。

    和餮仙自创上千食修之法相比,古争这还差的很远,但他毕竟刚修炼不久,能有这些他已经很是满足。

    “奖励,洪荒空间内提升食材种类增加两个!”

    古争愣了下,这次的奖励,居然是洪荒空间内的提升食材资格。

    古争最开始只有三个提升资格,鸡蛋用去了一个,水用去了一个,后来千年人参又用掉了一个。

    之后餮仙仙诀晋级到第二境界,器灵给他增加了两个种类,等于有了五种食材的提升资格,不过目前只剩下一种,另外一个在杭城的时候用掉了,提升了食盐。

    现在又增加了两个,让古争可以提升食材品质的种类增加到了三个,也就是说,只要能有次等级别的食材原料,古争就能将其变为普通级别,他可以使用的普通级别原料,又增加了三种。

    这绝对是个非常棒的奖励,让古争很是满意。

    “奖励,厨艺,清蒸鱼!”

    之前的白衣男子再次出现,这次奖励给古争的是厨艺,清蒸鱼的厨艺,古争之前已经学会了好几种厨艺,也有自创的厨艺,不过大都是和鸡有关,煎蛋,鸡血汤,鸡丝汤面,都和鸡有很大的关系。

    就是他自创的蛋炒饭,里面也有鸡蛋。

    这一次,他终于学会了一个和鸡肉无关的厨艺,清蒸鱼。

    清蒸鱼,看似简单,做起来一样很是复杂,很快清蒸鱼的厨艺就印在了古争的脑海里,仿佛他早就学会了一般。

    洪荒空间有鱼塘,古争有普通级别的鱼,可惜还没有成熟,不能现在就做一道清蒸鱼来尝尝。

    这次没有奖励仙技和仙术,不过这些奖励已经让古争很是满意,这次考验没有惩罚,收获又这么大,古争现在反而有些期待,以后多一些这样的考验,他就可以收获更多的东西和厨艺。

    古争回来的第二天,王氏烧鸡和邵家桶子鸡就被送了过来。

    是向明的儿子向凯亲自送来,他以后每天负责给古争这边送货,这次一共送来了四十只烧鸡和四十只桶子鸡,如今卢采鸡的产量大部分都到了古争这里。

    桶子鸡本身就是凉的,烧鸡则用温温的卤汤盖着,到了古争的店里还是热的,刚出锅的热烧鸡,才是最好吃。

    “店里又上新了,你们快看!”

    “我靠,这么贵!”

    “这里的鸡都是金子做的吗,怎么一件比一件贵!”

    “贵点倒没什么,只要味道好就行,其他地方东西是便宜,但味道真心比不过这里!”

    店长把上来的新食物种类和价格挂出来后,店里正在吃饭的人都在那议论了起来,这次挂上来的新食物一共有两种,都是整体只出售。

    王氏烧鸡,一百八十八一斤,邵家桶子鸡,一百九十八一斤,古争没有改名,直接用了他们的名字,表示尊重,这点让他们很是感激。

    不是一只,是一斤,接近两百块一斤,这价格确实不低。

    烧鸡不单卖,桶子鸡可以卖半只,烧鸡非常的烂,轻轻一撕肉就分开了,没办法分开来卖,桶子鸡硬一点,能切成两半来卖,反正都是按斤出售,想怎么买都行。

    只是这价格,让很多人摇头。

    别说他们,就是店长听到古争让他写的价格后,也都愣了下,他本以为八十八的鸡血汤和五十八的拌面已经很贵了,可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这两种鸡肉的价格更贵。

    不过店长知道的事情,要比普通食客多,这两种鸡肉的价格之所以这么高,是因为进货的成本就很高。

    烧鸡进货价是八十一只,本来向明想降点价格给古争,毕竟是批发不能和零售同等待遇,但古争没同意,与何老板聊过之后,古争才知道,其实向明的烧鸡利润很薄,每斤烧鸡的成本都接近七十五元,卖八十,真的不怎么赚钱。

    一只几百元的鸡,才赚二十块钱,一天卖十只,也不过两百块。

    难怪他们的店那么破,开的车也那么差劲,比不过何老板还有邵师傅,这种情况下古争根本不可能让他降价,降个两三块,对古争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对向明来说,利润就等于一下子掉了一半。

    古争不会自己吃肉,让别人连汤都喝不上,干脆就按照市场价来,只要以后能保证他的供货量就行。

    进价八十一斤,还要算上运输费,每天高铁来回运输,加上只有四十只烧鸡,运输成本并不低,还好有四十只桶子鸡分担了运输费,不然运输费还会更高。

    即使如此,真正运到店里每斤也要加上二十块钱,相当于他们的成本就是一百元一斤。

    一百一斤的成本价,店铺和员工成本都没计算,计算上这些,卖一百八十八确实不算高,毕竟开店是做生意,也需要利润。

    至于桶子鸡,是因为桶子鸡用了更好的原料,原料上的成本超过烧鸡,所以价格就高一些。

    桶子鸡邵师傅卖九十一斤,利润比向明高一点,可也没到十块钱,大概八元左右,也正因为如此他根本不愿意多做这类桶子鸡,除了高段顾客定做,根本不在店里销售。

    一斤八块的利润,和普通的桶子鸡差不多,可成本却高出了好几倍,换成任何人,都会选择成本更低的货源,向明例外,他是答应了自己的师傅,遵守着承诺。

    两种新食物摆出来后,一些好奇的人去买点尝了尝。

    烧鸡和桶子鸡采用的都是卢采鸡,全是大个,基本都是几人一起买一只,吃过的人全都竖起了大拇指,这烧鸡的味道果然没让他们失望,很不一般,特别是喝着鸡血汤,吃着烧鸡,别提有多舒坦。

    既然味道好,那价格贵点他们也能接受,当天的四十只烧鸡和四十只桶子鸡,半天就卖完了。

    向凯今天在古争的店里半天才回去,古争的店可是让他大开眼界,他从没想过,还有人这样做生意,卖这么贵,却生意那么的火爆。

    鸡血汤,八十八一碗,居然每天卖断货,古争做的鸡血汤,八百八十八一碗,很多人抢着要,更多的人是抱怨古争最近都没做鸡血汤了,让他们喝不到。

    这些人,好像钱根本不重要似的,压根不在意钱。

    这次出来,也让他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留在小乡镇了,一定要走出来,大城市的生活才是他向往的,他以后要留在申城,留在这个大城市。

    他的父亲已经答应传他烧鸡配方和技术,还说等他学成之后,可以到古争这来做,也只能来这里做,必须用卢采鸡来做王氏烧鸡,如果换成别的食材,他就不认这个儿子了。

    两种鸡,每天八十只,接下来每天都卖断货,很多人都要求店里增加货源,可惜养殖场那边只有这些货源可以提供,多了就不行了。

    不过这一切五个月后就会改善,何老板最近是忙的脚不沾地,一直在扩建厂子,增加养殖规模。

    古争给他的六百万,可以让他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这个时候,上平泡馍店的事也彻底爆发了,引发了一场民众对食品安全的讨论,不仅仅是上平和苏城,申城这边很多餐饮店也被暗访抽查,然后公布他们的食品安全情况。

    很多电食品安全不达标,都被曝光了,还有些店使用地沟油,被罚的很惨,另外一些严重的比如做毒馒头的的都被抓了,这些人还要被判刑,短时间内根本出不来。

    另外也有很多店食品安全完全达标,可以放心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店的食品不仅吃了无害,对健康还有利,大都是一些比较大注重养生的店铺,这里面就有古记鸡血汤。

    古争的店也被抽查了,他们的鉴定报告让食品安全局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烧鸡和桶子鸡,都没有任何危害,都是安全食品,这也就罢了,可是他们的鸡血汤,竟然蕴含有八十多钟对人体有利的物质,常喝他们的鸡血汤,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抽查的食品之中,古记鸡血汤是对人身体最好的一种食物。

    这个公布一出,当初对古记鸡血汤老汤的攻击便不攻自破,所有人都明白古记鸡血汤并没有一点的问题,人家当初只是不屑于去分辨。

    好东西就是好,即使不分辨,后来生意不一样恢复,重新变的火爆。

    现在有了鉴定报告,生意变的更加火爆,一些人还因为当初的怀疑有些愧疚,对古记鸡血汤更为支持,古记鸡血汤在申城的名气是越来越大,已经有不少外地游客前来品尝,名气渐渐传往全国。

    三天后,美食协会官网发出新的公告,公布第十六届中华美食大赛的举办时间以及参赛选手名单。

    三百名参赛选手,遍布世界,中华美食大赛对国籍有要求,只有中华国籍的人才可以参加,但不限制他们的工作地点。

    有不少名厨都是在国外工作,古争的父亲古明就是。

    三百人的名单,基本上是目前国内最顶级的活跃厨师,除了少数参加过多次大赛,不在参加大赛的前辈,剩下的厨界高手全都在这里面,三百个名单有他们工作的地点,以及年龄,籍贯和曾经的成绩等个人资料。

    古争的名字,就在三百人之列,后面还有他的年龄,二十三,成绩,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

    名单一出,就引起厨师界的热烈议论,不仅仅是这一届,之前每一届的都是如此。

    作为国内厨师界最盛大的赛事,中华美食大赛的关注度非常的高,美食界的大部分人都关注着这次的比赛,每年的比赛,都有一些平时名气并不大的人突然扬名,还有一些大家并不熟悉的人参赛。

    这些人都会成为成为很多饭店追捧的对象。

    古争也被他们拿去研究,最后知道古争是古记鸡血汤店的老板后全都作罢。

    古记鸡血汤很多人都知道,也知道他们的生意很好,这样一个大老板,怎么可能将他挖走做自己的大厨,这根本不现实。

    不出高老他们的意料,所有参赛选手之中,古争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二十五岁之下还有一个选手,名叫宋白的一个选手,年龄是二十四岁,只比古争大一岁。

    一次比赛,出现两个二十五岁之下的选手,让人很是意外。

    而且这个宋白的资料非常的简单,只有籍贯,其他什么都没有,他是被推荐参加的美食大赛,推荐他的人是一位美食行业的前辈,德高望重的前辈,有这样的前辈推荐,他也可以参加比赛。

    研究他的人,比研究古争的要多,毕竟之前谁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突然冒了出来,都想着是不是能把他邀请过去。

    只要是参加了中华美食大赛,哪怕厨艺一般,都会有人抢着要,更何况厨艺一般不可能参加这样的大赛,每个人必然都有着自己的特点。

    比赛将在两个月后举行,名单出来后,胡伯伯,高老,吴总他们都打来电话,让古争安心备战,争取在中华美食大赛上取得一个好成绩。

    就是古争的父亲古明,也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参加美食大赛的经验。

    所有的人对这次大赛都很重视,古争自己倒是无所谓,现在的他又多了一门清蒸鱼的厨艺,还有现成的食材,另外他还有一次自选厨艺的资格,加上他早就学会的煎蛋,鸡血汤,鸡丝汤面和蛋炒饭,古争能拿去参加比赛的厨艺非常多,根本没有任何担心。

    “掌门,你有没有时间?”

    七天后,古争突然接到了无忧的电话,这个电话让古争很是奇怪。

    三天前他刚从乐城回来,回去安抚白猫去了,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去一次,给白猫做点好吃的,好让它继续留在那里,让峨眉派多一个修仙级别的守护仙兽。

    “我最近没什么事,是不是门里又出什么事了?”

    古争随口问了句,他回去的时候,无忧大长老什么都没说,这才几天就突然打电话过来,这让他本能的认为是门派内部又出了事,并且还是两位长老解决不了的事情。

    “门内没有任何事情,一切都很好,是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有一株天山雪莲要成熟出世了!”

    无忧大长老快速的说着,古争则稍稍松了口气,门内没事就好,峨眉派本来人就少,他可不想经常出什么幺蛾子,那样他这个掌门也太累了。

    “天山雪莲,我们不是刚刚收到了一个?”

    前不久,甄风堂确实收到了天山雪莲,还是普通级别的天山雪莲,品质非常的好,已经被无愁送到了地下宝库。这个时候就算有新的雪莲出世,也不应该惊动大长老,毕竟地球上自己生长出来的原料,最高只能到普通级别。

    “这个不同,这次出世的雪莲有千年之久,而千年的天山雪莲,必结天山雪莲子,由天山雪莲子所炼制的“雪莲丹”,可以让修炼者在五层后期突破的时候,增加到五成以上的成功率!”

    无忧大长老快速的说着,不是每个五层后期都能进阶到修仙者,很多人都能到五层,很多门派从没有缺过五层境界的强者,但却几百上千年没有出过一个修仙者。

    原因就是,五层后期突破到修仙者的境界,实在太难,而且一旦失败,再没有晋级的可能。

    世所罕见的天山雪莲子,可以让晋级的成功率提高到五成,单单只是这一个功效,就足以让很多人为之疯狂了。

    正常来说,五层后期突破晋级修仙者,十个里面也没有一个,连一成的可能性都没有,增加到五成,可以想象的到,那些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们会是怎样的反应。

    毕竟进阶成为修仙者,就等于拥有更雄厚的寿元,更强大的力量,没人不希望自己突破到这个境界。

    “是这样,大长老想要这株雪莲?”

    古争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样的宝贝对内劲修炼者吸引力非常的大,无忧大长老已经是五层后期,他渴望得到也是应该。

    “对,我们必须得到它!”

    无忧大长老快速说道,有一点古争不知道,无忧大长老也没提,无忧大长老是想要千年雪莲,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古争。

    他的年纪很大了,就算突破以后成就也有限,古争不同,古争还年轻,一旦让他突破,未来成就还会更辉煌,他想要这枚天山雪莲子,也是想要给古争留着。

    “大长老有什么计划,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千年雪莲快要成熟,我们要尽快赶到天山,我和无愁现在就出发,掌门你直接到天山脚下跟我们汇合……”

    无忧大长如是这般,告诉了古争很多关于此次天山之行的细节。

    片刻之后,挂了无忧长老的电话,眉头微微皱起的古争,决定尽快赶到天山去,第二天一大早,古争就赶到了机场,前往天山。

    峨眉派的人已经先行一步了,他们会在草原进入天山的地方等着古争,到时候一同前往。

    古争一人从申城坐飞机到了乌鲁木齐,又从乌鲁木齐坐车,沿乌伊公路转至独库公路,行进四百六十多公里到达了静县。

    到了静县之后,古争找了个当地人做向导,沿着崎岖的山路西行,向着巴音布鲁克草原进发。

    说是沿山路前行,其实是有车可以坐,只不过车很破旧,路况也不好,一路上颠簸的很,哪怕古争是修仙者,也感觉很不舒服。

    从静县到巴音布鲁克草原,有着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而在这段崎岖的山路上,往来的车辆并没有想象中的少,毕竟巴音布鲁克草原是天朝的第二大草原,面积仅次于内蒙古的额尔多斯,那里地势平坦,水草丰盛,是典型的禾草草甸草原,也是新疆最重要的畜牧业基地之一,同时还有着著名的景点,比如“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优雅迷人的天鹅湖,所以前来旅游的人也不在少数。

    不过古争所要去的地方,已经远离了那些旅游景点,当地人称那个地方为“黑龙嘴”。以前的时候,黑龙嘴附近常有个头较大的天山灰狼出没,尽管如今天山灰狼已经比较少了,但还是很少会有人愿意做向导去那个地方。

    古争找的向导叫埃里克,他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张蜡黄的脸上,有着两撇很翘的八字胡。

    埃里克是当地少数民族,年轻的时候在内地呆过一段时间,懂得一些汉语。从埃里克那里古争得知,黑龙口那里去了很多内地的人,单是埃里克已经接待过两批了。古争明白,凡是在这个时候去黑龙口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来自内地的各大门派。

    尽管静县距离巴音布鲁克草原只有三百多公里,但古争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再加上山路崎岖的缘故,今晚会在路上过一夜,明天才能真正的进入草原。

    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在车灯照亮的山路上,出现了两个背着双肩包的男人。

    两个男人望着这边,打出了希望停车的手势,埃里克将车速放慢,眼神落在了古争身上。

    此行算得上是古争包车,究竟停不停车,埃里克自然也要听古争的。

    古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车便在两个男人的面前停下了。

    两个男人都有四十几岁的模样,一胖一瘦,胖的那个满脸堆笑,瘦的那个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们要到哪里去的嘛?”埃里克以生硬的普通话询问,带着浓重的‘嘛’音,很有地方特色。

    “我们要到黑龙嘴,老丈知道怎么走吗?”

    胖的那个给埃里克递烟,但被不抽烟的埃里克挡住了。

    埃里克回头,再次望向了古争,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

    古争在跟埃里克的闲聊中得知,埃里克的家庭状况挺糟糕的,要不然他这么大年纪了,也不会出来奔波做导游。

    如果拦车的两人只是寻常游客,只是到前面的话顺便捎,那么埃里克也就不用询问古争了,反正之前古争都已经点头了,但是,他们要去的地方跟古争一样,这样的长距离顺路客上车可是要付钱的。

    “可以!”古争体恤埃里克老汉,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谢。”

    埃里克老汉冲古争道谢,转头向着两个男人开口:“知道怎么走,不过要去哪里是要给钱的!”

    “两个人,老丈要多少钱?”胖的那人笑道。

    “一个人一千块!”

    埃里克收古争是两千,收这两人一人一千,也的确说得过去。虽然这一路有车,可进入草原深处之后,有些地方车是无法通行的!到时候还需要他步行带路一天,才能够到达黑龙口。

    古争现在可是老板,每月都有可观的固定收入,对方又是个老人,当埃里克说两千块的时候,他直接答应了。

    不过眼前的这两个男人,想法和古争明显不同,胖男人的嘴角抽搐了下,而那个没什么表情的男人,一张消瘦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一人一千?你怎么不去抢劫!”

    “你们要坐就坐,不坐就算了!”埃里克老汉显得有些生气,作势就要开车。

    “老丈别生气,他不太会说话,两千是吗?不贵!”

    胖男人比那没表情的男人要灵活很多,很快出钱包给钱,埃里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随后上了车。

    埃里克的车是辆吉普,古争之前是坐在后面,两人打开车门一看,那个胖的主动坐到了副驾驶位,瘦的那个坐到了后排。

    古争是闭目养神的,两个男人上车之后,便自顾自的聊起了天。

    聊天内容没有什么营养,无非就是发发牢骚,感慨一番。

    从他们的聊天中,古争得知胖的那个人叫杨杰,瘦的那个叫解豪,两人之所以会在路上挡车,是因为他们之前地向导,把他们丢在路上,自己回去了。

    尽管两人在话中指责向导没有职业道德,但古争可是听得明白,错不在向导身上,是因为那个叫解豪的家伙说话不中听,还不尊重人家的习俗,向导虽然把他们丢在了路上,但钱退给了他们一半。

    即使如此,向导还被他们收拾了一番,两人也不要那个向导了。

    知道他们的目的,也知道他们是内劲修炼者,奔着雪莲去的,古争就不想跟这两人多打交道,一路上都没说话,他们聊天的时候,古争更是闭着眼睛,安心养神。

    好在这两人说的都是川话,埃里克老汉也听不懂,要不然估计他们还会被赶下车的。

    杨杰和解豪聊了一会,实在没什么说的了,话题便扯到了古争身上。

    “喂,朋友!醒一醒,你这是要往哪去?”杨杰笑道。

    “别理他,这人没礼貌的,咱们搭车的时候,他还有说话,咱们上车他就一直闭着眼,看见这种人我就来气。”解豪冷哼。

    古争正准备说些什么,车子一阵颠簸,埃里克老汉把车开到了一条岔道上,这条岔道并不长,尽头的山凹处有操场那么大一块空地。半人高的崖壁上有几个石洞,地上面还有不少篝火烧过的痕迹,看来这里是走这条道的人,用作休息的一个场所。

    “今晚咱们在这里过夜,都来扎帐篷,拿睡袋了。”

    埃里克老汉下车,晚上在草原行车很不安全,不仅有野狼之类的会出现,路况也不好,一个不好可能就要出事故,所以向导很少晚上愿意开车赶路。

    古争跟着开门走了下去,杨杰和解豪同样也下车了,但他们并没有去拿睡袋,而是在原地活动起了筋骨。

    “你们不拿睡袋,晚上怎么睡觉?”埃里克老汉一边把睡袋塞入石洞,一边不悦说道。

    “钱我们都付了,扎帐篷放睡袋这种差事,还需要我们来动手?”解豪睁大眼睛,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

    “我是导游,不是你们的仆人。”埃里克是真的生气了,两撇胡子都抖动了起来。

    “你这老头脾气还挺大啊?”

    解豪说话间,便要向埃里克走,而对这两人已经不爽的古争,赶紧将睡袋塞入一人多深的石洞中,也向着埃里克老汉走去。

    “算了,跟一个老头子置什么气啊!”

    杨杰拉住向前走的解豪,他可不想再被丢在荒野了。

    “不是,我就是不想惯他们的臭脾气!”

    解豪声音一顿,显得更为火大:“你看,他那是什么德行,他竟然把咱俩的睡袋,又给放回车里去了!”

    “别说了,咱们又不是普通人,餐风露宿又有什么关系?不睡睡袋难道能少块肉?”

    杨杰冷笑着摇头,而解豪则是轻蔑地看了埃里克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古争回到车前帮艾瑞克老汉拿材火,而他的心中,其实也是冷笑着的。

    通过器灵,古争能够轻易看穿两人的修为,别看他们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其实修为等级不过才二层后期。

    二层为炼骨境,这样的修为正常情况下,的确不太惧怕寒冷和炎热,但今天的天气不正常。刚上路没多久的时候,埃里克看天色便说,今晚前半夜会有‘刮骨风’,这风会让温度变得低至零下十几二十度,普通的低温他们还能承受,可加上刮骨风到时候有他们受得了。

    古争和艾瑞克拿了材火之后,在地上的一个大坑中摆好,这时候也起风了,温度瞬间低了下来。

    点起篝火,艾瑞克老汉又拿出了一些东西,分别是馕饼、果酱和水壶。

    水壶用来烧水沏茶,艾瑞克老汉又将馕饼放在火上加热,分给了古争一些。

    “馕饼,低等食物。”

    “果酱,次等食物。”

    器灵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在古争心中。

    果酱竟然达到了次等,让古争有些意外,不过这里环境和内地不同,这里污染很少,有果酱能达到次等,还算是正常。

    茶水已经沏上,将一些酸甜口味的果酱抹在馕饼上,一点点水就能让干燥的馕饼迅速溶解,化为香甜弥漫于唇齿之间。

    “老伯,这果酱是你家自酿的吗?”听到古争询问果酱,埃里克老汉显得很是骄傲。

    “这个,我们这边叫马林娜,你们那边叫树莓。前年带过一个游客,他对这个也很称赞,可它酿制起来非常的麻烦,我当时也是没有了,去年做出这个以后,那游客专门过来买了一些。”

    一段话,埃里克以生硬的汉语说得很是吃力。

    “老伯,你车上还有这种树莓酱吗?我想买一点。”

    能碰到这种经过深加工的次等食物,也算是小小的收获,古争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还有三瓶,本来是不卖留着自己吃的,不过小伙子人很不错,我送你两瓶好了!”

    艾瑞克老汉也并不是掉在钱眼里的那种人,对他来说有些东西用来赚钱心安理得,但吃食这种东西,碰到古争这样的好人,不赚钱也是可以送一些。

    尽管两瓶果酱的净含量也不足一斤,但古争怎么会白要艾瑞克老汉的东西,正当他给钱、艾瑞克老汉推辞不收的时候,一声冷哼传入了两人耳中。

    “这还真是两族一家亲啊,友谊真挚的差点让我落泪。”

    解豪阴阳怪气的向着篝火旁靠近,然而这个时候,埃里克老汉却惊叫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的!”

    杨杰正冲着崖壁方便,埃里克老汉的尖叫,差点没把他吓成杨萎。

    “这里不能做这种事情,这里是“火神凹”,你这是会亵渎火神,是要遭到报应的!”

    埃里克老汉赶紧走到崖壁前,冲着被烟熏火燎的崖壁,用他们的语言如同祈祷一般小声说着什么。

    尽管心中不服,但被阻止了,杨杰也不好再继续下去,冲着埃里克老汉讪讪一笑,也走到了火堆旁坐下。

    “你们两个,路上不要乱放脏东西,这里神明很多,别让晦气缠上我!能做到就继续上路,不能做到就退钱给你们,不要跟你们继续走下去的嘛!”

    埃里克老汉也回来了,吹胡子瞪眼的很是生气。

    “这么说来,以后我们方便,还要向你请示一下了?”

    解豪的脸冷了下来,但是又被杨杰拉住。

    “老丈说的有道理,我们照办就是了。”

    杨杰实在不想再被赶走,但嘴上妥协的他,眼中也有不爽一闪而过。

    “呵呵”古争发出了嗤笑的声音。

    “你笑什么?”解豪的声音一下子提高,明显是把气撒在了古争的头上。

    “笑你也能管得住?”

    双手伸出烤火的古争,控火诀催动之下,原本就烧得很旺的篝火,如同是被浇了油一般,突然窜出的火焰,冲着解豪席卷而出。

    解豪反应很快,迅速向后撤去,可即便是如此,他的头发仍旧是燃烧了起来。

    解豪自救,杨杰一旁帮忙,刚刚燃起的火势,瞬间便得到了控制。

    眉毛烧没了,头发也被烧了一半的解豪,目光凝重地盯着古争!刚才的火太怪了,为什么会在古争说话的时候,突然窜出那么一大股来呢?这是多么不正常的事情吧!

    “火神老爷开恩,原谅这两个无知的外乡人吧!”

    埃里克老汉突然扑到在地,冲着漆黑的崖壁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