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0章 王氏烧鸡
    正因为徐松他们都是亲眼见证古争一赛成名的人,都是古争的支持者,所以见到古争的时候,才会那么激动,又带着尊敬。

    其实古争来买烧鸡的时候,徐松就认出了他,只是毕竟几个月没见,又想着古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来买他的烧鸡,才又找出古争的照片,再次来确认。

    确认之后,他就出来和古争相认,心里别提有多么的开心。

    有的人追星,有的人喜欢文人,有的人喜欢体育巨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爱好,徐松做的是美食行业,他喜欢的人是厨师,崇拜的也是厨师,古争就是他的偶像。

    别看他年纪大,在这方面和年轻人没什么区别,见到偶像都很激动。

    想象一下,一个小女生见到他喜欢的小鲜肉,一个喜欢踢球的人见到他崇拜的梅西,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徐松现在就是这种心情,激动,开心,高兴,不敢置信。

    “谢谢你们的支持,以后去了申城直接找我,我请你喝鸡血汤!”

    古争微微一笑,徐松和赵平川不同,赵平川也算是喜欢他的人,但只是在电视上见过,看过他的表现而喜欢。

    赵平川见到自己的时候,可没有徐松这么激动。

    徐松对古争的感情,那才是真正粉丝拥有的感情,从最初的同台竞技羡慕和嫉妒,到后来祝福古争,在到后来支持古争,希望古争能拿更好的名次,徐松是一步步走过来的,这种有感情转变的粉丝忠诚度,向来都是最高的。

    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黑转粉。

    特别是决赛期间,共同在广场等待古争,祝福古争,那次更让他们增加了凝聚力,对古争的感情也更深,特别是古争最后真的拿了第一,做到了承诺,没有让他们失望后,他们真真整整的把古争当成了偶像。

    最重要的偶像,没有之一。

    “真的,太谢谢你了,不过该付钱我还是要付钱!”

    徐松愣了下,显得更为激动了,古争居然要请他吃东西,还是古争亲手做出的鸡血汤,这就好像小鲜肉邀请你一起逛街,足球巨星邀请你一起踢球一样,能不激动吗。

    徐松因为激动,手一直微微在颤动,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

    “对了,只顾着自己说话,古大师来这里做什么呢,总不会专门来买小店的烧*徐松突然想到什么,马上又问了句,古争微笑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徐松本来脸上还带着笑容,随着古争的点头他的笑容是越来越僵,越来越硬,最后变的很不自然。

    “古大师,您真会开玩笑,这我可当不起!”

    他本来随意问的一句话,是为了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有开玩笑的性质在,故意问是不是专门来买他的烧鸡,没想到古争竟然真点头了,让他很是尴尬。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过这种可能。

    “我没有开玩笑,我这次来,确实就是来品尝你做的烧鸡,不过在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是你开的!”

    古争笑着说了句,他的确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就是他的粉丝,不过知道的话也会来,毕竟他现在身上背着考验,想要完成考验,就需要寻找到更好吃的民间传统小吃。

    “我正在做一个调查,调查民间有哪些小吃,比那些最出名的传统小吃做的还要好,举个例子,就好像之前我做的鸡血汤,比汴京孙记的鸡血汤要好吃一样,要寻找出民间真正的高手!”

    古争拿自己做了个比喻,没有合适的对象,只能如此,虽说有些自夸的成分在。

    不过现在连孙记老汤都是他的了,这么说也没什么。

    “原来是这样,难道说,古大师你认为我的烧鸡做的很好?”徐松点着头,眼睛却是越来越亮,又有些激动。

    “你做的烧鸡,味道确实不错,但还是比不过那些真正上等的烧鸡,不过从味道上来说,已经是中上,至少在你们这,算是最好的!”

    古争并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比他做的更好的烧鸡,但能被美食协会推荐,又有这么好的生意,想必很难有能在超越他的了。

    如果有,古争就不是来这,而是去那边了。

    “谢谢,谢谢古大师的夸奖,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其实我也很想像师兄那样坚持,但那样坚持真的很不容易,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只能妥协于现实!”

    徐松快速的说着,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马上说道:“古大师,你要是寻找民间更好的传统小吃,可以去我师兄那看看,至少目前为止,我所吃过的烧鸡,没有一人能比的过我的师兄!”

    “你的师兄?”

    徐松重重的点着头:“对,我师兄,我师兄做的才是真正的王氏烧鸡,我的已经不是了!”

    徐松的师兄叫向明,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他没在宁波,而是在北方一个小乡镇。

    徐松的家本来就在宁波,所以他才会回来,两人当初跟着师傅学艺,师傅就是那个小乡镇的人。学成之后,师傅让他们两个都离开了,他回来后,自己开了个烧鸡店,而他的师兄在师傅仙去之后,又返回了小镇,继承了师傅的烧鸡店,继续经营着。

    那个烧鸡店的生意,并没有徐松这边好,甚至是大不如,所以向明回去并不是觊觎师傅的遗产,纯粹是为了继承师傅的手艺,不让这门手艺断掉。

    徐松之所以说他做的已经不是纯粹的王氏烧鸡,是因为他选用的食材和王氏烧鸡不同,最主要的食材都不同了,自然也就不是纯粹的王氏烧鸡。

    真正的王氏烧鸡,用的是一种叫卢采鸡的品种,这种鸡喂养起来很难,而且需要人精心伺候,还不能使用传统饲料,必须天然散养,否则有可能改变鸡的品质,影响鸡肉的肉感。

    卢采鸡特殊的养殖条件,注定它的价格不会低。

    普通的饲养鸡,也就是七八块一斤,好点的散养鸡,十几块一斤,再好一点的,也不过二十来块钱一斤,而卢采鸡的养殖成本,就高达四五十一斤。

    这只是养殖成本,做出烧鸡来,没有八十一斤都是赔钱,这么高的价格,哪怕是味道好一些,买的人也有限。

    不过好在卢采鸡的养殖数量也不是太多,就这样一个养,一个卖,卢采鸡被维持了下来。

    养卢采鸡的人,是徐松他们师傅的一个好友,卢采鸡用普通的方法去处理,味道是不错,但好的有限。没有好的厨艺,普通人去做的话,比平时的一二十块的散养鸡好不了多少,这样一来,就没人愿意买价格贵好几倍的卢采鸡,只有有一定厨艺的人,才能将其变成真正的美味。

    当初师傅临终前希望他们师兄弟两人有一人能回去继承这门手艺,最终回去的是向明。

    之所以如此,就是让卢采鸡能够继续养下去,王氏烧鸡一直能流传下去。

    那会徐松刚有了孩子,不想回去,最终是他师兄回到了小镇,继续经营着王氏烧鸡。

    “你师兄在哪?”

    听完徐松的描述,古争轻声问了句,徐松所说的故事已经吸引了他,零售价高达八十一斤的烧鸡,古争还真的没有见过。

    不过他所说的卢采鸡,让古争很有兴趣,不知道这特殊方法养殖出来的卢采鸡,有没有达到次等的品质,如果到了次等品质,还真有可能帮他在完成三分之一的考验。

    “栗城火店镇!”

    徐松快速的说着,说完继续说道:“古大师,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帮我师兄好好宣传宣传,虽然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他那里的生意真的很一般!”

    “行,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一定会帮他宣传!”

    古争直接答应,味道好的美食就应该去推广宣传,那些有名气的西小吃,百年老字号,不就是因为味道好,被人所推崇,宣传,最终积累下来扬名的吗。

    一个好吃的东西,给他时间积累,一定可以成名。

    宁波之行再次失望,不过总算又得到了一个新的线索,对古争的到来徐松很是开心,本要请古争吃饭,只是古争有了新线索,想早点过去,便拒绝了。

    回申城休息一天,古争再次出发,这次没坐火车,而是高铁。

    栗城距离申城有七百多公里,包车去就不划算了,时间太久,开车都要七八个小时的时间,高铁只要两个多小时,节省时间,古争最后做的高铁。

    火店镇属于栗城,但和永城搭边,在永城站下车,十几里的路就到了徐松所说的地方,路线是徐松给他指明的,并且提前告诉了他的师兄,让他师兄去接古争。

    “古争,古大师?”

    古争刚从高铁站出来,一个五十来岁样子的男子就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古争之后,才轻声问了句。

    “我是古争!”

    古争伸出手,男子和他握了握,并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古争来到一辆面包车前,这辆面包车很旧,看起来就有了不少的年头。

    接古争的就是徐松的师兄向明,但司机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

    王氏烧鸡位于火店镇的中央,火店镇一个典型的北方小镇,十字主街加上几条辅街组成,王氏烧鸡的店铺就位于十字主街的一端,位置很不错,房子是徐松他们师傅留下来的,他们师傅一生没有娶妻生子,只有他们两个徒弟,徐松放弃了,不愿意再回到这地方,向明继承了这一切。

    门脸不大,里面还有桌椅,古争到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接近饭点,这个时间很多饭店都开始上人了,好点的饭店这会都已经很多人,像古争那样火爆的饭店,十一点已经坐满了人。

    这里冷冷清清,一个客人都没有。

    “小松说过你,杭城大赛第一名,做的鸡血汤很不错!”

    进到店里,向明让古争坐下,随意的说着,古争是徐松的偶像,和向明没有任何关系,若不是徐松打来电话拜托他,他都不愿意去接人。

    “我这次来,是想品尝真正的王氏烧鸡!,是不是真的有传闻的那么好吃!”

    古争微微一笑,他明白对方对自己并不是多感冒,但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食物的味道。

    徐松介绍过他的师兄,有点古板,但人并不坏,古争也没在意他的语气。

    “王氏烧鸡,最好吃!”

    向明鼻音加重,起身到里面,没一会便拿出一只整只的烧鸡,这烧鸡比平时买的要大上不少,超出一倍还要多,看着烧鸡的个头,古争就知道他们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差了。

    他们的烧鸡,零售价可是八十一斤,这个价格还是利润很低的良心价。

    而且他们的烧鸡从不散开卖,不会单个卖鸡腿,鸡翅,鸡胸,鸡肉之类的,要买就是一整只,而他们的烧鸡,最小的也有四五斤,也就是最小的,都要三四百一只。

    三四百,够几个人在外面好好的吃上一顿了,乡下很少有人会去买一只烧鸡。

    倒是有不差钱的土豪和达官贵人来买,但毕竟数量太少,而且他们都是买了带走,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生意冷清的局面。

    向明拿出来的烧鸡有四斤半,整只放在盘子里。

    “亲兄弟,明算账,小本生意,还请见谅!”

    向明放下烧鸡,淡淡的说了句,古争则愣了下,随即哭笑不得,向明这是担心他吃了烧鸡不给钱啊,他可从没有这样想过。

    “四百,不用找了,剩下的当作车费,如果不够我在加!”

    古争拿出四百块钱,烧十一斤,四斤半是三百六,向明从高铁站接的古争,古争也不知道车费到底多少。

    “我接你是因为我师弟的面子,收钱算什么事?烧鸡是因为小本生意,没办法赠送!”

    向明接过钱,找给了古争四十块,看着桌子上的钱,古争无奈摇头,这个向明哪是有一点古板,难怪徐松一直对他说,见到向明之后希望他能多多包涵。

    不过这也能看出,向明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烧鸡散发着清香,是刚才锅里捞出来的,和普通烧鸡微微有些不同,王氏烧鸡的鸡皮要亮起来,看起来更像是金黄色。

    古争没有用筷子,直接用手,鸡腿轻轻一拉就拉了下来。

    鸡腿被扯下后,一股扑鼻的分享立刻传了过来,古争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股香味非常的好闻,在看鸡肉,白嫩的鸡肉上面仿佛包裹着一层晶莹的油汁,如同白色水晶,看起来就让垂涎欲滴。

    只闻香味和看样子,就能猜到味道不会差,色香味,前两样都有了。

    “王氏烧鸡,主料次等食材!”

    器灵的鉴定响起,古争的眼角微微跳了下,果然,这卢采鸡的品质和他猜测的一样,达到了次等,用次等食材做出的烧鸡,又有着传承的厨艺,古争很是期待。

    咬下一口鸡腿上的肉,鸡肉特有的分享立刻充斥古争的口腔,刺激他的味蕾,鸡肉特别的嫩,而且没有其他鸡肉的老涩感,古争的厨艺好几样都和鸡有关,这方面算得上是专家了,他吃过那么多鸡肉,除了仙鸡,没有任何一只,能和眼前的烧鸡相比。

    即使他第一次做的蜜汁鸡,也只是旗鼓相当,蜜汁鸡可是加了普通级别的蜂蜜,要是没有那种蜂蜜,味道还比不过这王氏烧鸡。

    “恭喜餮仙传人,王氏烧鸡是烧鸡类更好吃的存在,比道口烧鸡做的更好,本次考验再次完成一项!”

    成了,烧鸡得到了器灵的认可,这次考验要寻找三种民间美食,如今找到了两种,只差最后一种便可以完成这次的考验。

    考验完成了一项,古争心情变的更好,难得遇到这么好吃的烧鸡,索性在那吃了起来。

    四斤半的烧鸡,最后被古争一人全给吃光了,向明就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瞪直了。

    四斤半啊,现在只剩下了一点碎鸡骨,为什么是一点,因为烧鸡的骨头也很脆,真正好的烧鸡是香入骨髓,鸡的骨头咬起来特别的有味道,古争将很多骨头都给吃了。

    次等食材,完全不用担心食品安全。

    “古,古大师,你真是好胃口!”

    看着古争吃完,向明又呆呆的说了句,他做的烧鸡,自己最清楚,普通的烧鸡一个人吃完一只没问题,可他们这么大的烧鸡,很少有一个人能全部吃掉的。

    即使有,也都是那种壮汉,看古争这细胳膊细腿的样,怎么也不像。

    “我胃口一直都很好!”

    古争呵呵笑了起来,店里有水,低等地下水,洗手洗脸完全可以了。

    收拾好自己,古争重新回到向明的身边,考验完成,这烧鸡确实是他需要寻找的东西,不过这趟行程还没有结束。

    这么好吃的东西,古争又动了拉到自己店里的心思。

    他店里的食物一直都很匮乏,上次遇到胡老板,算是增加了一种拌面,现在店里有了鸡血汤,拌面和矿泉水,满打满算还是只有这三种。

    王氏烧鸡味道这么好,在这里生意又这么差,他就动了将王氏烧鸡邀请到店里的心思,充实店里的食物。

    这样的烧鸡,在这里卖那么贵没人买,但在他的店里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烧鸡到了他的店里,不可能只卖八十一斤,价格至少还要翻一倍,那边可是申城,是国际大都市,为了真正好吃的,愿意付出大价钱的人不少。

    况且古争那边的人工、店铺成本都远超这边,卖八十一斤绝对是赔钱,只能提价。

    “你这胃口,很少见!”

    向明难得的笑了,他相信自己的烧鸡很好吃,之前还特意给古争拿了个小的,可像古争这样一下子全吃光的还是不多见。

    “向师傅,我听徐松说过你的情况,对你也很敬佩,但这地方太小了,制约了你的发展,你有没有考虑过,将王氏烧鸡搬到大城市去发展?”

    古争慢慢的说着,他的儿子刚好走过来,听古争这么一说,立刻停下脚步,站在了一旁。

    向明先是看了眼儿子,随即摇头:“古大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师傅的产业,我要帮师傅守着,没想过要到外面去!”

    向明拒绝了,拒绝的很干脆,其实不是没有人提过这个要求,还有人要和他合作,他都拒绝了。

    向明的儿子露出失望的神情,古争注意到了他们的神色,心里马上有了明白。

    看来向明儿子很想出去,并不想留在这里,他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向明的儿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年纪不大,年轻人都向往出去闯一闯。

    向明本来就是个古板的人,年纪又大了,他要守着师傅的产业,不想出去,也是人之常情。

    “向师傅,我理解你的心情,其实守护师傅的产业,在哪里都一样……”

    “你不理解,我对师傅发过誓,我绝对不会离开这里,这的一草一木都是师傅辛苦建立起来的,我要走了,这里就真的再也不会存在!”

    没等古争说完,向明就打断了古争的话,很多人都说过类似的话,他听过好多次,不想在还重复去听。

    “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们换个合作模式吧!”

    古争微微叹了口气,这里的烧鸡他确实吃中了,味道很不错,烧鸡的主食材鸡肉是次等食材,其他的配料辅料也不差,不过大都是低等,很少有达到次等的。

    即使这样,烧鸡的味道依然很美味,这里面厨艺占了很大的功劳,王氏烧鸡的厨艺,确实很不错。

    徐松就是因为有厨艺,换了低等的鸡肉,卤出的烧鸡一样味道很好,很受欢迎。

    比徐松那边味道更好,食材更好的王氏烧鸡,不管到了哪里,都会得到大家的认可,古争开的本来就是鸡血汤店,卖烧鸡很符合,至少和鸡肉有关。

    “什么合作模式?”

    “你们就在这里做,我每天订购一定数量的烧鸡,你们做好立刻通过高铁给我发到申城,我会派人去接!”

    合作不行,那就做代理商吧,现在高铁通了,很方便,这边到申城也不过两个多小时,好好处置的话,两三个小时到古争那边,烧鸡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向明坐直了身子,很明显,他有些意动,之前的人都是想和他一起合作,或者请他出去,但从没有人提过这样的方式。

    向明的儿子也走了过来,坐在他父亲的身边,忍不住问道:“你每天能要多少?”

    古争的这个提议很不错,他父亲如今怎么不愿意离开这个小乡镇,古争这个办法至少能把他们的生意提起来,不用像现在这样苦苦挣扎。

    只是不知道古争要的量有多少,每天只要几个的话,那帮不了多大的忙。

    “现在还不清楚,初期每天先一百只,以后可能会增加到三百只,五百只!”

    古争考虑到自己店里的实际情况,他鸡血汤每天能卖完五千份,如今拌面每天也稳定在一千五百份,这烧鸡的味道不错,五百只应该没有问题。

    但让食客接受烧鸡还要有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古争才说一开始只要一百只。

    “你们要是嫌少,那我就每天至少都要五百只!”

    看两父子不说话,古争又说了句,父子俩互相看了看,脸上都现出丝无奈。

    古争不是要的少,而是太多了,他们现在每天的销售量不过是十来只,好的时候也不过二三十只,除非有一次买很多的大顾客,那样一天能卖几十只。

    可惜那样的大顾客很少,买了也都是回去送礼,古争要的五百只,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即使他们加大生产量,每天最多也只能生产几十只,连一百只都做不到。

    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卢采鸡货源,这也是向明不愿意出去的一个原因,王氏烧鸡只有用卢采鸡做出来的才最好吃,换成别的,都没有这种味道。

    卢采鸡一直都有人养,但成本很高,产量有限,特别是用卢采鸡的商家又很少,他们的产量一直都很有限,古争要的五百只,他根本不可能达到,就是一百只都够呛。

    每天五十只,是他能做的最大保障。

    向明将情况告诉了古争,古争则很是愕然,他还以为对方嫌少,可没想到居然是多,每天五十只,以他店里火爆程度,这根本不够啊。

    除非分开来卖,不过就算分开去卖,五十只也不够,至少两百只才行。

    “不好意思,古大师,不是我们不做,而是没有那么多的卢采鸡,实在是无能为力!”

    向明苦笑一声,大城市确实好,人家张口就是每天五百,是他最高产量的十倍,可是没有货源,去了大城市也没用,到那没东西可卖,还不如留在家里。

    “就是五十只,我也不能全部给你,否则这边就没得卖了,最多每天只能给你四十只,古大师,你自己考虑要不要!”

    向明又说了声,他不能因为古争全要了,就放弃这边的生意,这不是他的初衷,所以给古争的数量又少去了一些。

    四十只,加上运费和保管,人工成本,到申城恐怕要一百块一斤了,成本的增加等于价格的增加,也不知道古争还会不会坚持之前的想法。

    “既然只有这些,那就四十只吧,向师傅,你们是不是只是因为卢采鸡的数量少,而无法做出那么多,如果卢采鸡足够的话,每天就能做出更多的王氏烧鸡?”

    只有四十只,古争也没办法,有总比没有强,先上这么多,丰富店里的食物,以后这边的烧鸡产量上去了,再要更多的量。

    “你说的没错,要是有足够的卢采鸡,我们辛苦点,一天做五百只不是问题!”

    向明点头,有足够数量的卢采鸡,他们去做的话,付出的只是体力,辛苦一些倒没什么,他不怕辛苦,可惜实在没有那么多货源,只能如此。

    “向师傅,我想去卢采鸡的养殖地看一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古争站起身,又说了句,货源紧张,不够,那就想办法增加货源,即使增加不到一天五百,多一倍两倍也好。

    这边的货源多一些,古争那边就能多卖一些。

    古争能够多卖,就有更多的人能够吃到这种上等美食,将更好吃的美食推广出去,也是古争的职责,他的工作是美食评论,其中就有推广美食的重任,古争的文章不全是批判,称赞的一样有很多。

    “当然可以,你想去我现在就能带你去,离这不远!”

    向明也起身,卢采鸡和他们本来就是在一起,距离很近,养卢采鸡的地方是一个小农场,在一个山脚下,养殖卢采鸡的是个农户,依山而养。

    养殖场的环境不错,还有几名员工,他们的卢采鸡除了向明这边要之外,还有两三个商户在使用,若没有这几个商户一直支持他们,这个养殖场早就倒闭了。

    “和老板,这位是古争古大师,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

    养殖场的老板姓何,和向明年纪差不多,他是子承父业,和向明继承了师傅的产业一样,两人算是世交,关系很不错,感情很好。

    只是向明和其他人一样,介绍古争的时候,总是喜欢提起古争之前的成绩,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是他目前最好的成绩。

    “古大师你好!”

    和老板不知道古争来的用意,但还是很客气的接待着。

    “何老板,我刚才听向师傅说,你这里的卢采鸡产量并不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产量不高?”

    古争开门见山,直接询问。

    要增加卢采鸡的产量,只能在养殖场下手,首先就要弄明白他们为什么产量一直不高,如果是因为卢采鸡非常难养,或者这里的环境只够他们养这么多,别的地方又不行,那增加产量的想法就别想了。

    就好像天面,王威王震两兄弟也很想增加产量,可就那一块地能出产,他们想增加也无能为力。

    “产量不高,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资金,二是没有那么多客户!”

    何老板叹了口气,古争心里则微微一松,不是特定原因就好,限制何老板产量的两个原因,在他这则没有任何问题。

    资金,古争有,现在店里每天有五十多万营业额,利润差不多有一半,一个月几百万的纯利润,投资入股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给足他们资金。

    至于客户,那就更简单了,自己就是他们的客户,大客户。

    “何老板,增加每天多提供五百只的产量,需要多少资金?”

    古争再次问道,何老板则愣了下,每天提供五百只,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卢采鸡的出笼时间可比普通的鸡要长,饲料养的鸡四五十天就能出笼,散养的鸡两三个月也长成了,他们的卢采鸡,养成时间需要五个月。

    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养鸡成本才会大幅提升。

    “每天增加五百只,我要增加数十名员工,还要增加鸡食的货源,只要有钱,芒砀山那边有足够的食料,不过这都需要大笔的钱,每天增加五百只,估计要增加两百八十万以上的成本!”

    何老板估算了下,最后说出了资金的缺口,每天增加五百只,其实他现在每天出笼的鸡都没有那么多,每天最多也就百十只,而且不是每天都这样,如果订货的人少,他们还会减少饲养量。

    养大的鸡到时候卖不出去,他们就要亏钱了。

    所以向明才敢说,他每天最多只能做五十只,何老板这边现在只能提供给他这么多。

    “何老板,我给你三百万,先预订上每天五百只的卢采鸡,今天就可以签合同,把钱给你们,希望你们尽快加大产量,!”

    古争轻声说着,何老板和向师傅都瞪大了眼睛。

    古争真的要五百只鸡,而且直接下了三百万的订金,有这三百万在,等于说何老板再也不用为资金缺口发愁,可以养出更多的卢采鸡,扩大养殖场规模。

    “古大师,说实话,我这厂子都不值三百万,你就那么相信我?再说了,不用三百万都能把我厂子买下来,又何必给我那么多钱,让我扩大规模?”

    何老板的话,向明很是赞同,何老板身边的员工则恨不得扇他两巴掌。

    自己老板是魔怔了还是怎么了,有人愿意来送钱竟然还拒绝,说出这样的话来,三百万啊,这可是三百万,很多人这辈子都没见到过这么多的钱。

    “你和向师傅都是同类人,既然你能守在这里这么多年,我当然相信你,我知道三百万买你这个厂子没有问题,或者说我直接入股,都比给你这么多钱收益要高,但我这个人有个缺点你们并不知道,我很懒,不喜欢任何的管理,我的目的只是要更多的王氏烧鸡,只要能给我足够的王氏烧鸡就行!”

    “这笔订单,就算我帮向师傅下的,你只要给他提供足够的卢采鸡就行!”

    古争一直带着微笑,他说的都是实情,真让他买下这个厂子,他肯定不干,入股和不熟悉的人一起合作,那还不如只做个客户。

    他的目的,就是要王氏烧鸡,只要给他足够的王氏烧鸡就行,他不在乎是先付钱,还是以后付钱。

    “好,我答应你!”

    何老板想了一会,最后才咬着牙,说了句。

    何老板身边的员工都很高兴,三百万啊,三百万的大订单,他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大单子,这下厂子里要忙活起来了,他们每个人也都能有丰厚的收获。

    向师傅也很开心,何老板一直都想扩大养殖场,但一直都做不到,这次有古争的帮忙,他总算可以了。

    这一刻,他甚至想要答应古争,答应跟他一起去申城。

    可惜,他真去了,这边的人就再也吃不到王氏烧鸡,想到师傅临终前的遗愿,他最终还是坚留下来。

    不过他可以把做烧鸡的技术教给儿子,让儿子以后去申城,去帮古争。

    这门技术他迟早都要传授给儿子,之所以之前一直没教,就是怕儿子学会了和徐松一样,跑出去开店,那样他这边就没有任何人能继承了,他不能对不起师傅。

    儿子学会,他可能还会出去,但有了稳定的销售路子,他出去也是卖卢采鸡做出的王氏烧鸡,一样继承了这门手艺,王氏烧鸡不会断。

    向明是答应师傅,守护他师傅的店,可他儿子没答应。

    他儿子可以出去,只要做的还是王氏烧鸡,他就对得起自己的师傅,没有任何亏心。

    这是皆大欢喜的结果,古争达到了目的,向师傅也解决了自己和儿子以后的前途,何老板成功扩大了养殖规模,每个人都很开心。

    “不是我吹,我这卢采鸡,一般的鸡真比不了,可惜一直都没有上好的厨艺配合,若不是有向师傅和邵师傅他们在,恐怕我厂子都倒闭了,卢采鸡以后只能自己养着吃!”

    签好合同,古争马上让常丰帮他先转这笔钱,这次下订单,其实是给店里增加货源,要走店里的账务。

    虽然常丰不在意钱,但古争不想在金钱上有任何的失误,那样就是他对不起人了。

    “我这边还好,邵师傅那边更麻烦,他做的是桶子鸡,吃的人更少!”

    向师傅叹了口气,邵师傅是另外一个老朋友,家里做的是桶子鸡,用的也是卢采鸡,不过他不是全部都用卢采鸡,卢采鸡太贵了,做出的桶子鸡价格很高,很难卖出去。

    他做的桶子鸡,都是普通七八块一斤的鸡肉,只有顾客预定,或者自己吃,才用卢采鸡。

    他做桶子鸡的技术也不错,在他们本地很有名气,当地有两大鸡王,一个就是王氏烧鸡,另外一个则是邵家桶子鸡。

    桶子鸡古争吃过,在申城的时候还买过,味道很一般。

    “桶子鸡,我能不能尝尝?”

    古争心里微微一动,桶子鸡也是著名传统小吃,最出名的桶子鸡在汴京,马家桶子鸡全国闻名,百年老字号,据说他们加也有一锅百年老汤,用来卤他们的桶子鸡。

    汴京马家桶子鸡,名气比道口烧鸡也少不了多少,是符合器灵考验要求的传统小吃。

    这里古争也没来过,今天是第一次,桶子鸡用的主食材是次等级别的卢采鸡,如果厨艺上也有独特之处,就有可能超越马家桶子鸡,真这样的话,等于他这次考验就可以全部完成。

    “当然可以,完全你没问题,我现在就给老邵打电话,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存货!”

    何老板大笑一声,马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一个男子骑着电动车来到养殖场,男子四十多岁,还带着一个大包。

    包里面就是他带来的桶子鸡,用卢采鸡做出来的桶子鸡,卢采鸡很大,做出的烧鸡不小,桶子鸡一样不小。

    这只桶子鸡足足有六斤多,器灵鉴定过品质之后,古争撕下来一小块,小口品尝着。

    桶子鸡和烧鸡都是整鸡做出来,但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口味,邵家桶子鸡带因为加了麻椒,带了一点点玛味,但这股麻味并没有影响鸡肉的口感,反而和鸡肉融合在一起,有种吃火锅般的爽快感。

    吃烧鸡,有春天般温暖的话,那桶子鸡,就像夏天的火辣,风格不同,但都一样的好吃,美味。

    小小羽说

    第一更,小羽争取在码一章,不过更新时间可能会很晚,请朋友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