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8章 遇到了贵人
    “我们车里?古争大师你什么时候带了?”

    赵平川这下再忍不住不出声了,他和古争是在泽丘县认识的,随后就来了环城,古争连个包都没拿,什么时候带了和小麦有关的东西,让他实在是迷糊。

    古争却笑了笑,也不急着解释,摆了摆手让他别急,然后望向高子岳,只等他的答复。

    古争的态度,让高子岳一下也没法那么肯定真的就没有比高山麦、古占城麦更高级的存在。这件事对他来说关系重大,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如果真还有比高山麦、古占城麦更高级,那他无论如何也是要见识一下。

    反正这片古占城麦已经在他的手里,高子岳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犹豫再三之后,他点了点头道:“好,我也想见识一下,还有什么麦种能比高山麦更好。”

    说完,高子岳重新望向自己的人,吩咐他们都先不要动手毁掉地里的古占城麦,一切等他回来之后再说。

    安排好这些,高子岳叫了一个穿灰袍的人跟自己一起,随着古争他们返回到了胡老头家的小吃店门口。

    赵平川的车就在不远处听着,古争让赵平川给自己钥匙,没让任何人跟着,过去打开车门,进到车里面,随即关上了车门。

    这个距离,远处的人绝对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保险起见,古争的身子又弯下来,快速进入洪荒空间,拿出一小盒天面面粉,马上出来。

    真的是一小盒的样子,约莫有半斤的样子,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放着,这小盒子本来是放置仙元丹的,这会为了带出天面,只能让仙元丹先和其他天面在一起。

    洪荒空间是他的地盘,无论用不用盒子,仙元丹都不会丢失,而且在洪荒空间仙元丹也不用担心仙力流失,保质期之类的事情。

    天面,从名字上就能出这面粉的珍贵,天面面粉不是那种洁白色,特别是古争又提纯了的天面面粉,洁白中带着那么一丁点银色,看起来很是高贵。

    高子岳本身就是做小麦生意,虽然不是真正的小麦,但面粉也是一样,从面粉上能够看的更清楚。

    其实古争知道这是古占城稻的时候,心里也萌生买下一部分,自己去种的想法,但随后被他自己否决。

    他连开饭店的生意都没有,哪有时间去管理这个,除非移植到洪荒空间,可洪荒空间就那么屁大点地方,又能移植多少,更不用说,以器灵的尿性,肯定不会同意。

    这古占城麦要是普通级别,或许还有可能,可它只有次等级别,器灵能答应才怪,洪荒空间自身产出的东西,可没有一样低于普通级别。

    所以最终古争才放弃,那时候的他还以为买下这片麦苗的人是自己想种,没想到他们只是想毁了这里,他们如果自己移植,古争没有任何的意见,反而还会很支持,虽然这样的面粉古争暂时用不到,但他用不到,别人总可以。

    可要是毁掉,那古争就坚决不同意了,可惜之前古争不知道这些人的用意,否则宁可自己用高价钱先买下来,哪怕自己不会来种,也比他们毁了要强。

    面粉一拿出来,高子岳眼睛就直了,看着古争打开的盒子和里面的面粉,他急忙伸出手,古争则拦住了他。

    “这是什么面粉,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面粉?”

    先前高子岳心中还有几分不信古争说的话,可现在看到古争带出的面粉后,高子岳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对,他可是识货的人,这面粉只看面相,就丝毫不比他们的高山麦要差,甚至还要好一些。

    “你先别管是什么,我能拿出来,就证明我有!”

    “你不让我摸摸看,我怎么知道这样的面粉到底如何!”

    高子岳有些不甘心,又问了句,面粉只靠看并不能完全断定它的品质,特别是这还是陌生的面粉,还要摸,还要去尝。

    面粉是一种主食,最主要的作用是填饱肚子,可对高子岳来说,面粉同样是一种食材,一种高档上品,他的高山小麦就是这类,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还为了口感。

    这样的小麦,最重要的就是味道,假如古争拿出的面粉味道上也能超过他们,又能大量推广的话,那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灾难。

    他们卖的本就是贵族产品,愿意买他们小麦的人,都是冲着他们的味道和名气,一旦有人的小麦比他们的更好吃,这些人肯定会去选择味道更好的品种,哪怕价钱贵点也无畏。

    他们的顾客,很多本来就是不差钱的主,或者就是那种高档大饭店。

    “不仅可以让你摸,还能让你吃到!”

    古争笑着点头,但只是自己拿出一点放在高子岳的手里,盒子里的面粉都是放在一起的,被高子岳用手一抓的话,古争会觉得很恶心。

    捏着面粉,高子岳的心更沉了,这面粉摸着手感比他们的高山麦要强很多,手感说明不了问题,但通常情况下,越好的面粉,手感就越好。

    高子岳又将一点生面粉放进嘴里尝了尝,脸色变的更为阴沉。

    “胡老板,你的锅能不能借用一下!”

    古争突然露出灿烂的笑容,胡老板急忙在一旁答应,店里就有锅,面粉古争还可以解释,可以说之前放在了口袋里,但如果拿出锅碗瓢盆来,那就真没办法解释了。

    所以只能胡老板的锅,店里有低等品质的矿泉水,古争没有自己带水源的情况下,只能暂时使用这种水。

    揉面,和面,古争做的很利索,虽然只有一小团面粉,但这一小团面粉依然像精灵一样,在古争的手里飞来飞去。

    没一会,面就被揉成了细条,古争直接用白水来煮,没有加任何的调料和其他食材。

    白水煮面,煮的很快,一会一碗白水面便端了上来,古争也没说话,只是让高子岳他们去品尝。

    古争并不是给他们做美食,所以用的是最简单的方法,只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面粉比他们要好的多,他们别以为有了高山麦就是好,想摧毁其他一切有可能和高山麦竞争的品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高子岳迫不及待的捞出一根来品尝,只是白水面,非常普通的白水面,面还是没有发酵过的硬面,这样的面条,吃起来口感肯定不如精心做出来的好吃。

    即使如此,高子岳眼睛也呆住了,他是行家,一口就吃出这面粉的不同,哪怕只是硬面,味道丝毫不比他们的高山麦做出的面粉要差,而且更为筋道,可以想象的出,这样面粉放在名厨手里,做出的面食会多么的好吃。

    就算不是名厨,只是普通的厨师,有这样的食材,也能做出比他们高山面更好吃的面食。

    古争说的没错,他们的高山麦去世不是最好,真的有比他们更好吃的存在。

    “看你只拿出这么点,想必你们这种面粉的产量不高吧?”

    高子岳突然问了句,眼中还不断的闪耀着亮光,他承认,古争拿出来的面粉是真的比他们的要好,要强,甚至要强很多。

    但是越高级的东西,数量越少,他们的高山麦也不能全国推广,想必这样的面粉数量会更少,况且古争确实只拿出一点来。

    “我出来是寻找各种美食,你认为,我会随身携带很多吗,我带的,只是够我自己吃的就行了!”

    古争淡然一笑,半斤面粉,做面条的话足够他吃的,高子岳脸上阴沉不定,古争这个解释说的过去,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每天带着大量的面粉出门,那不是出门,那是推销。

    “你什么意思?”

    过了会,高子岳才问了句,古争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你的用意我明白,你只是想让你们的高山麦少些竞争对手,可这里只有这么一点,你们何必一定要用最过激的办法,去摧毁呢?”

    “难不成你们认为,只有这块地才能种出古占城麦?如果你真这么认为,那我无话可说,但我相信胡老板手里一定还有别的麦种,我的意思是很简单,我不希望,也不愿意看到这些好的麦苗被毁于一旦!”

    “浪费粮食,本身就是可耻的行为!”

    古争看着高子岳,最后一句更是重重的多了出来。

    “说的好,浪费最为可耻!”

    赵平川大声称赞了声,并且在那鼓掌,胡老板也不断的点头,他现在很是后悔,他要是知道高子岳是这样的目的,绝对不会卖给他们。

    他现在是缺钱,但也不能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胡老板祖辈都是农民,一直都在种地,要是知道他做出过这样的事情来,恐怕列祖列宗都不会在认他。

    “高老板,麦苗我不卖了,钱还给你们,合同给我!”

    胡老板是真的后悔了,他其实是一个很朴实的人,若不是因为儿子结婚急需用钱婚了头,也不可能答应这样离谱的事。

    “不可能,我们白纸黑字签着协议呢,你要违约,要返回我十倍的货款!”

    高子岳立刻摇头拒绝,听他这么一说,胡老板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一个大老爷们,眼红通红,捂着脸蹲在了那里,他要不是急用钱怎么可能会去卖地,更不用说十倍的货款了。

    “胡老板,不用理会他们,他们随意毁坏农田,自然有人不会放过他们,胡老板,你手上还有多少麦种,明年我来找地,我们合作开个农场,一起来种,既然有人逼着我转行,那转上一次又有何妨!”

    古争说完,又看了一眼高子岳,继续说道:“以古占城麦为主,在加上我手中更好的麦种,我们推出多元化产品,高中低档都有,到时候说不定我们开农场,也能赚大钱!”

    “我麦种不多了,也就剩下几亩地的而已!”

    胡老板喃喃的说了声,古争则愣了下,随即在那摇头笑了起来,这个胡老板,还真是实在人,他问什么就说什么,居然还透漏了自己的底细。

    不过这没关系,古争要的并不是他的手上有多少麦种,只要还有就行。

    “该死!”

    高子岳心里暗骂了声,他只想着汇去这里,不让这里的古占城麦成型,却没想过胡老板手里残留的麦种,这是他的重大失误。

    那会的他只想着,没了地,胡老板也不会栽种,有没有麦种都不重要了。

    有麦种,哪怕只有几亩地,就可以开始培植,第一年只有几亩,第二年可能就是几百亩,古争说的还真有可能出现,真等他们发展起来,推出多元化产品,对他们的高山麦绝对是严重的打击。

    高子岳不能去赌,也赌不起,本身古占城麦就比高山麦好养活的多。

    “古争,你这是什么意思,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就不怕哪天出门遇到什么车祸之类的惨事?”

    高子岳阴森森的看着古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竟然威胁起古争来了。

    “哈哈!”

    赵平川两兄弟都皱起了眉,古争却在那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轻声说道。

    “看来你对我真的不太了解,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打听打听我的情况,在考虑你刚才所说的话!”

    古争一边说着,一边朝高子岳的车边走去,高子岳他们也开着车,是一辆丰田越野车。

    古争走到车前,只是很随意的拍了拍车前的引擎盖,整个车猛然向下一陷,随即一声爆响,前面的两个车胎都爆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好意思,我只是来看看你的车,省的哪天我遇到了车祸,连车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没想到正好赶上你爆胎,无缘无故的车胎就爆了,真奇怪,你总不会认为我拍了下引擎盖,车胎就爆了吧?”

    古争拍了拍手,笑眯眯的说了句,赵平川兄弟嘴巴都张大了,他们是卖车的,当然知道车胎有多么的坚硬,别说拍一拍了,正常人不用工具,十个人也不可能大报一个车胎。

    “古争,你什么意思!”

    高子岳也反应了过来,急忙跑过去看了看,随即怒吼了声,两个车胎都爆了,瘪瘪的躺在那里,看这样情况,他们要拖车或者坐别的车离开。

    越野车上有备胎,但只有一个,现在是被爆了两个。

    “我刚才说了,这和我无关,我只是过去看看,碰巧车胎爆了!”

    古争依然笑眯眯的样子,但眼中却突然一寒,继续说道:“我这人呢,有点乌鸦嘴,刚才就想着这车胎怎么不爆呢,结果一想他就爆了,而且我这人特别讨厌别人威胁我,威胁我的人,我会让他像车胎一样,啪,爆掉!”

    古争说着还两手一张,模仿着刚才爆胎的声音。

    高子岳心里猛的一寒,一股浓浓的恐惧从他心底升起,他知道古争的意思,他刚才确实威胁了古争,想将他吓退,毕竟这里的事和他无关。

    可没想到古争的反应这么强烈,更没想到,古争的手段这么厉害,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将两个车胎都给引爆了。

    他不知道,别说两个车胎,现在的古争,将他的车彻底变成废铁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那样太惊世骇俗。

    “我说到做到!”

    古争看着高子岳,最后淡淡的说了句,高子岳那股恐惧更盛了,彷佛身上都笼罩着一层寒气。

    古争刚才说话的时候,身上不自然的释放出了一股杀气,他是修仙者,现在实力虽然不强,但也有内劲三层的境界,在世俗界已经算得上是高手。

    高子岳的威胁触犯了他的逆鳞,古争也有自己的亲朋,他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自己的家人。

    所以说话的时候,那股杀气自然而然的释放了出来,高子岳只是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的住,还好古争不是刻意,不然的话他已经吓的瘫倒在地上了。

    杀意虽然无形,但却是一种精神攻击,真正高手释放出的杀意,甚至能将人吓疯掉。

    “给,给他们!”

    高子岳颤抖着声音,慢慢的说了句,他的人猛然一愣,急忙跑过去问道:“高总,给他们什么!”

    “合同,给他们合同,这麦苗我们不要了!”

    高子岳大喊着,他是真的怕了,害怕了古争,这麦苗在还有麦种的情况下,继续去毁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更不用说古争手上真有比他们更好的面粉。

    真逼着古争去开个农场,和他们竞争,他们可就亏大了,甚至关乎到生死存亡。

    这种情况下,完全没必要去和古争硬抗,他现在只能希望古争说的都是气话,不去开什么农场,真开农场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是惹上大麻烦了。

    至于威胁,他现在想都不敢去想,偷偷瞄了眼瘪下去的两个车胎,身上又猛的打了个哆嗦。

    听他们愿意把合同还给自己,胡老板急忙上前,也钱也还给了他们,握着合同,胡老板又笑了起来,开心的笑着。

    还好有补救的机会,不然下半辈子他都要活在自责之中了。

    高子岳他们都走了,说是屁滚尿流的跑掉也不为过,走的时候高子岳什么都没敢说,赵平川两兄弟则在那哈哈大笑。

    不过两人心里都有着震惊,他们还在想,古争到底用什么方法,将车上的两个轮胎,同时给弄爆了?

    “爸!”

    店里面,胡老板的儿子走了出来,轻轻叫了声,胡老板的老婆也在,满脸的愁容。

    胡老板讨要合同的时候,他们都在,也都看到了,但谁也没有反对,不过钱没了,接下来还是要卖地,不然根本凑不够给儿子买房子的首付钱。

    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一心为孩子着想。

    “儿子,对不起!”

    胡老板的笑容消失了,重重叹了口气,儿媳妇那边给的期限就快到了,到时候还买不了房子,恐怕婚事就要吹了。

    “没事,如果是因为房子和我分开,那是的我庆幸,我不需要这样物质的女朋友!”

    儿子尽管难怪,但还是安慰着胡老板,这是他的父亲,最爱他的父亲,他知道父母为了自己都已经尽力了,谁让现在房价那么高,这不是父母的错。

    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没本事,赚不了钱,买不了房子给媳妇一个安稳的家。

    “胡老板,赵老板他们都说你做的扁食拌面非常好吃,我能不能尝一尝?”

    古争突然说了句,他这次来的目的本就是品尝美食,寻找民间更好的美食,好完成这次的考验。

    结果因为一块地的事,耽误了这么久。

    古争不是没想过去帮胡老板一家人,胡老板的品性不错,至少最后要求要回合同,没有去坚持卖掉,他要纯粹为了钱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做。

    这样的人,值得帮一下,但帮人也要讲究策略,不是说给他们钱就是帮他们,那反而是害了他们。

    “对,对,我这就去做,今天多谢古大师!”

    胡老板抹了抹眼睛,快速进到店里,到厨房开始做美食,他亲手做的便是拌面比之前他媳妇做的品相要好多了,做出来就带着一股幽香。

    次等食材的面粉,加上非常棒的厨艺,面条的味道非常的棒,古争吃了一小口,暗暗点头,一会就将面前的面条吃下了大半。

    扁食味道也很不错,可惜肉质一般,低等的肉拉低了扁食的整体味道,还比不过纯粹的面条。

    “胡老板,这面条你能不能在帮我单独做一份?”

    古争突然又说一句,很遗憾,扁食拌面没能达到考验的要求,并非民间最好吃的食物,不过影响最大的是扁食,而非拌面。

    “先等等,赵老板,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

    古争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叫住了胡老板,随后对赵平川说了句。

    赵平川急忙点头:“什么事,古大师您尽管吩咐,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我写个单子,你能不能到城里买一份回来?”

    古争写的是他用过的冰泉矿泉水,还有进口食盐,福建酱油等物品的名字,器灵有限制,考验过程中他不能给店家提供食材,但买到的总可以。

    况且还不是他去买,古争问过器灵之后,这还真可以,便麻烦赵平川帮忙。

    这都是市场上拥有的食材,赵平川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古争的要求去做了,开着车很快离开,足足一个小时才返回。

    他带回了古争写下的所有东西,他去的不是县城,而是市区,开的很快,不然根本买不齐。

    “胡老板,麻烦你用这种水,和这些材料,单独做一次拌面好吗?”

    赵平川带回了东西,古争笑呵呵对胡老板说了句,胡老板虽然很是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他不知道古争为什么有这个要求,但古争是顾客,而且刚才还帮了他那么大的忙,让他清醒了过来,没有做出后悔的事,他心里十分感激。

    新的面条很快做好,古争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眼睛猛然一亮。

    换了食材,单独做出的面条,味道果然不一般,不仅如此,让他吃了一口还想继续去吃,这面条的口感和味道,都非常的棒。

    “恭喜餮仙传人,找到一种更美味的民间传统小吃,虽然你这次有些取消,但味道最为重要,味道只要达到了,就算你成功!”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古争找到了一种更美味的民间传统小吃,所谓的更美味,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最好吃的,最好吃根本不可能,哪怕现在是最好吃,未来也有可能不是。

    只要古争找到的小吃,超过最有名气者做出来的味道,就算他成功。

    沙县虽然很广,但也不是没有最有名气的人,有几个做的就非常不错,这说明胡老板做的面条已经超过了他们,得到了器灵的认可。

    至于器灵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古争不知道,也没细问。

    “胡老板,你们买房还差多少钱?”

    古争吃完面条,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胡老板,他的问题让胡老板和家人都愣了下,很是疑惑的看着古争。

    “四十万,这次他们给的价钱很高,十几亩地就给了四十五万,所以我才卖了,本以为钱已经够了,现在没卖掉,只能继续去卖!”

    胡老板叹着气,轻声的说着,地能卖掉,还能多出五万来,可以用来准备婚礼,现在地没卖掉,缺口还是存在,还是缺少那么多。

    “胡老板,你这家店每月利润多少?”

    古争又问了句,胡老板更疑惑了,但还是老实回答道:“我们这地方偏,都是老顾客捧场,利润并不高,每个月也就五六千块钱吧!”

    五六千,其实在乡下不算少了,毕竟只是个小快餐店。

    他的生意还比不过以前的高长河,不过高长河是在市区,他自身的厨艺也非常的棒,加上全家人一起工作,每月才有一万多的利润,胡老板这边大都是他们两口子,他儿子也是因为卖地回来帮忙。

    “胡老板,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这家店先不要开了,我请你到申城,我在那有家店,你去做厨师,不用做别的,只做这种面条,所有原料我都提供,试用期每月给你一万五的薪水,试用期过后,以及以后每年都会上涨!”

    古争慢慢都说着,之所以只给他一万五,是因为高长河刚去的时候也是两万,高长河涨到三万,一是因为试用期过了,二就是他舍命保护老汤的行为,才给他涨了那么多。

    胡老板不是厨师长,只是个大厨,也没有过之前的经历,到那的就给高工资,对店里其他的厨师并不好。

    “一万五,还是试用期!”

    胡老板瞪大了眼睛,古争微笑点头,继续说道:“没错,你只需要做面条就行,不用你做别的,另外你这边的地我买了,我给你五十万,不过我有个要求,你以后还要照顾这些地里的庄稼,还要让地里继续生产,所有投资我来,最好能扩大化生产,咱们不开农庄,但至少要种出足够自己使用的面粉!”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古争单独买下这块地,对他用处并不大,他有天面面粉,对古占城面粉的要求就没那么高了。

    而且古争手上好的食材不少,仙米,仙菜,仙鸡,现在还有鱼,加上他提升过品质的鸡蛋,矿泉水等等,他手上有很多普通级别的食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用习惯了普通级别的食材,古争真对这些次等食材不是那么感冒了。

    “好,好,可以,古大师,谢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过了会,在媳妇和儿子的暗示下,胡老板才慌忙答应道,他的地还是卖掉了,不过不是他最初所想的四十万,变成了五十万。

    而且这地以后还是他来种,虽然不属于他,但依然可以照料着这块土地。

    耕地不可买卖,签的协议都是租赁,其实就是买卖,不过古争也没有任何意见,他不在意这些形势,他只是想让这里继续出产,并非想靠这块地去赚什么钱。

    不过这种小麦能够推广出去的话,他绝对不会阻拦,还会赞成,高子岳那样的人,就该给他么一个教训。

    对胡老板来说,这样的结果,简直是他们意料之外,也是最大的喜讯。

    他们本来就有打算,卖了地也去申城,在那边看看能不能做点小生意,不行的话就去给人家打工,以后有了孙子媳妇可以照顾,他年纪还不大,还可以继续赚钱,帮着孩子减轻负担。

    现在好了,地卖了,有钱了,这里还跪那里料理,最重要的是也能跟着儿子一起到申城,一万五,只是试用期,这样的工资胡老板之前想都没有想过。

    这次他们真是遇到贵人了,遇到了大贵人。

    胡老板一家答应,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很多,胡老板的店他们自己会盘出去,胡老板库存的面粉都被古争买了下来,以后用在店里做销售。

    对胡老板交代了几声,又从手机上直接给他们转了账,古争便先离开了。

    胡老板一家自己去申城,到那店长会接待他们,合同常丰会和胡老板去签,古争安排好的事,他们都会妥妥当当的做好。

    胡老板做的是拌面,虽然简单,但用的全是次等食材,别的不说,单单水源价格就很高,哪怕不是提升过的矿泉水,次等级别的矿泉水也要十八块钱一瓶。

    没有别的次等水源之前,只能用这种水来代替。

    这样一来,面条的成本大幅提升,古争最后给面条的定价是五十八一碗,让店长提前做好准备,过几天店里就会上新的食物。

    “古大师,没想到您还是一个大好人!”

    离开之后,赵平川又对古争伸了伸大拇指,古争所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古争这次可是帮了胡老板一家的大忙了。

    “我可不是什么大好人,各取所需罢了!”

    古争笑着摇头,他确实帮了胡老板,不过胡老板以后是他的员工,也等于是帮自己,他的面条味道真的不错,除了食材的原因外,还有胡老板自身的厨艺在。

    他的拌面,古争吃了还想再吃,更不用说别的人了。

    相信他的拌面到了店里,买的人一定很多,这样以后赚钱的还是他,别看他现在给了几十万,用不了几年,胡老板都能给他全部赚回来,况且他这几十万还是买的地,地里种植的次等级别小麦本身就是很有价值的东西。

    赵平川他们把古争送回了申城,又特意到古争的店里,吃了几份鸡血汤才满意的离开。

    店里的生意依然很好,所有人都忙碌着,古争回来看看没什么事,便回了家。

    这趟出去,一开始虽然没有收获,但后来还是完成了考验的三分之一,重要的是有这三分之一的成功经历,让他对接下来的考验更有信心,这次考验的时间限制是三个月,和之前祈愿考验一样,现在才过去几天就完成了三分之一,古争变的很有信心。

    两天后,胡老板便到了店里。

    他看到古争给自己要做的拌面定价后,嘴巴都张大了,久久没有合拢,震惊的还不止这一个,看到鸡血汤的定价,他更是傻眼了。

    一碗鸡血汤八十八,古争亲手做出的鸡血汤,更是八百八十八一碗,这简直就是抢钱啊。

    更过分的是,食客们对这价格都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埋怨古争亲手做的鸡血汤太少了,而且最近还没有,一直要求古争回来继续做。

    这让胡老板很是感慨,人和人的差距还真是大,古大师不愧是大师,真的比他强的太多了。

    等知道自己所用原料的价格后,胡老板更是傻了眼。

    原来他之前做的那碗拌面那么贵,盐是两百多一袋,酱油一百八一瓶,最过分的是水,一瓶水就是十八块钱,虽然拌面不是汤面,不用那么的水,但煮面总要用水,这可巨大的消耗。

    他还掰着手指头在那算,上次给古争做面一共用去了八瓶水,八瓶水,那是多少钱了?

    这样一算,他的拌面卖五十八一份,还真不贵。

    胡老板到来后,店长很快贴上了上新的提示,很多食客都很好奇,一直只有鸡血汤的店里终于有了别的食物,而且还是面条。

    五十八一碗的拌面,比鸡血汤便宜些,但也比其他的拌面要贵上很多。

    一上新,便有顾客点了胡老板的拌面,胡老板在厨房便忙碌了起来,他有单独一块地方,因为他做的和鸡血汤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就他一个人。

    做拌面一个人足够,不过古争还是打算在招两个帮厨,以免以后吃的人多了,胡老板一个人忙不过来。

    对上新的拌面,顾客认可度很高。

    这拌面绝对比那七八块一碗的好吃的太多太多,果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虽然贵点,但味道是真的好,一份拌面吃不饱,一份鸡血汤也填不抱肚子,现在有了两种,放在一起吃的话,基本能能吃饱。

    这样一来,点拌面的人很快多了起来,胡老板一个人已经忙不过来,两个帮厨一起跟着帮忙,才算勉强能应付。

    增加了拌面,店里的营业额又有了上升,胡老板的拌面不能和鸡血汤相比,每天大概能卖一千多份,最多的时候也就两千来份,再多了,他们就忙不过来了。

    两千份,也有十多万的营业额,这样一来拌面虽然成本很高,但依然有很不错的利润。

    古争对利润看的并不重,看到生意这么好,又下了限购令,拌面每天销售不能超过一千五百份,卖到一千五百份就停,不能多卖了。

    不是古争不想赚钱,而是他从胡老板那买下的面粉没有那么多,还好胡老板的面粉库存的多一些,不然每天一千五百份都不能保证,想要卖的更多,只能明年增加了产量才行。

    就算这样,店里依然每天都五十多万营业额,在申城快餐行业,单店销售额一直都是第一。

    别说申城,全国都是如此。

    一个不外带,不打包的快餐店,能做到五十多万营业额的,古记鸡血汤是唯一的一家。

    “不争,你要的我都给你整理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请客?”

    这天古争正在家里舒服的晒太阳,手机突然响了,是爱吃猫的鱼打来的电话,古争让他帮忙寻找的资料,他都给弄好了。

    爱吃猫的鱼是从美食协会这一块做的寻找,木木则是在美食频道的众多文章里帮他找,两人都在帮忙。

    “请客没问题啊,只要东西对我有用,现在请你都没问题!”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家在哪,我现在就过去!”

    爱吃猫的鱼立刻回了句,问清楚古争的地址,真的跑了过来。

    他不仅来了,还带着一沓厚厚的纸,都是他整理出来的资料,主要是民间有那些地方有什么更好的美食,最重要的都是只在一地有名,不是那种名气特别大的

    而且这都是爱吃猫的鱼筛选过的,只是本地有名气还不行,必须还得是那种全国有名的传统小吃,而且在本地有名气的那个,要有强过全国最好的口碑,这样的才行。

    靠古争一个人去找,不知道要找多久,有爱吃猫的鱼帮忙,一下子给他找了几十家,每一家都是他能用到,有可能完成考验的线索。

    去除一些古争去过的城市和地方,依然还有二十多个线索,爱吃猫的鱼这次确实帮了古争大忙,心情大好的古争,晚上直接做了一顿蛋炒饭,让爱吃猫的鱼满意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