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7章 我有更好的
    “我们过去看看,胡老头好像遇到难事了。”

    注意到胡老头的变化,古争招了招手,领着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俩朝着胡老头跟那个西装男走了过去。

    “这样吧,我问一下我的朋友,等下再来给你答复。”

    见古争他们走过来,本身满脸愁容的胡老头一下跟找到了救星似得,赶紧跟那个西装男说了一句。

    “可以,你们好好考虑一下。”

    西装男点了点头,很是有风度。

    等胡老头拉着他们三个走到了一边,赵平川忍不住问道:“胡老头,这是怎么了?”

    “这些人太古怪了。”

    胡老头一直摇着头,眉头紧缩。

    “他们是不是给你提了什么要求?”古争倒是看出来一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啊,他们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这个要求,也太不讲理了。”胡老头赶紧点了点头,跟着才说道:“他们要求我等他们卖掉地里的庄稼之后,在地里全种上羊嘴草,等一个月长成之后再一把火将其全部烧了。”

    “羊嘴草,这是什么东西?”

    赵平川没听说过这种植物,转过头望向古争。

    “羊嘴草,就是棘刺藤吧?”

    古争其实也不知道,不过器灵知道,已经在心中告诉了他。

    “对对对,就是棘刺藤,我们这都管那东西叫羊嘴草。”胡老头赶紧点了点头,他说的羊嘴草,就是古争说的棘刺藤。

    “竟然让你种这个!”得到胡老头的确定,古争眉头紧皱。

    “这棘刺藤是什么啊,种它有什么坏处吗?”赵平川和赵平山还是不懂,看了看胡老头,又看了看古争。

    “种棘刺藤,然后再大火烧地,等于是要把这片土地变成什么也不能种植的废土。”

    古争从器灵那了解到棘刺藤的作用后,顿时就明白了买下这古占城麦的那群人究竟想要让胡老头做什么。

    棘刺藤,属于灌藤类杂草植被,藤条倒刺中含有微量毒素,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大多生长在河边。这种植物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及其霸道,它所生长过的土地,都会变成非常贫瘠的土地。

    这是因为棘刺藤不仅仅枝身上倒刺之中含有毒素,在它的根茎之中也还有同样的毒素,而且这种毒素还会随着它的根茎向周围的土壤内扩散,杀死附近其他的植物根茎,这也是为了避免别的杂草和它抢夺土壤内的养分。

    若是把棘刺藤种到这十几亩地里,不出一个月,地里就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植物根茎啊种子之类的存在。等一个月后棘刺藤初步长成,这也是棘刺藤中抑制其他植被生长毒素最鼎盛的时期。

    选择这个时间节点烧掉所有的棘刺藤,产生的化学反应直接就会让这片土地变成什么也不能种植的荒地废土,往后没个十几年的功夫,这片地就再也别想种什么庄稼粮食。

    简单的跟赵平川兄弟俩解释完,古争不由瞥了眼那个西装男,之前对他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只觉得这个人还真是心狠手辣。

    他不光是要买走胡老头这十几亩古占城麦,还要永绝后患的让这片地里再也长不出一棵古占城麦。也就是说,如果世界上还存有绝迹的古占城麦,那么也只会在他的手上,别人是不可能再得到了。

    胡老头没有古争想得这么多,他之所以犹豫,不敢立刻答应,还是在可惜这片土地。

    对方虽说给得是买地的钱,只要他地里的庄稼,可等这些人把地里的庄稼带走,他以后还能再把地卖一遍。但如果照着这个人要求的做了,那这片地就变成了荒土废地,到时候他再想卖也没人要了,即使有人要,价格也会变的很低。

    肯买他地的也是为了种庄稼,地都废了种不出庄稼,自然也不会有人来买他的地,或者有人故意压价,等以后地恢复了在使用。

    说是和赵平川古争他们商量一下,其实胡老头也就是借着这个借口多给自己要了点时间,来考虑要不要接受这个条件。

    明白怎么回事之后,赵平川突然动了心思,他没急着和胡老头说话,先拉了拉古争的胳膊,凑在他的耳边小声问道:“古争大师,如果这个古占城麦跟高山麦一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作买下这古占城麦,然后转手倒卖一下,只当是投资了?”

    古争听到这话,苦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其实在最开始发现这里种植的是古占城麦后,古争心里的确动过自己买下这麦的念头,但这念头也就是在他脑海里转了一圈,很快被他给抛弃了。

    首先想要把古占城麦卖出和高山麦一样的价格,就需要专门的炒作。高山麦这些年越来越昂贵,也是有人在背后做推手,有人专门承包了目前所有高山麦出产的地方,转手倒卖给各个高等餐厅、私人会所等地方。古争没这个精力,也没有这样时间。

    除此之外,古占城麦毕竟不是高山麦那种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严的麦种,一般人只要得到种子很容易就能够推广种植开来,就算一时炒出了和高山麦一样的价格,用不了多久这价格也会降下来。

    至于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古争的洪荒空间内还种植仙米,仙米的食材级别可都超出了高山麦,这古占城麦对古争来说自然也没有那么的重要。

    不过赵平川他们兄弟毕竟是商人,看到这其中有利可图,动心也属于正常。因此,古争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不愿意参与进来的原因,倒是没有阻止赵平川他们这样做。

    毕竟只要能炒作出古占城麦的名气,他们还是有得赚的。

    “哥,要不还是算了,咱们又不是专业买卖粮食的。”赵平山最先觉得麻烦,不愿意做这个事。

    “也是,这术业有专攻,咱们兄弟也就懂怎么卖车,这卖买粮食本来就不是咱们擅长的。”

    赵平川低头仔细沉思了一番,跟着摇了摇头,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赵老板,古争大师,你们在商量什么呢?”

    胡老头自己一个人在那想了半天,既舍不得放弃不要这买庄稼的钱,也舍不得这片地变成荒地废土,犹豫半天也没拿下个注意,眼见赵平川跟古争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就问了一声。

    “也没什么,本来我有想法买下你这地里的庄稼,不过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赵平川放弃之前的打算后,也显得轻松不少。

    “你们也要买?”胡老头没想到赵平川竟然也打起了这个注意,他先前光顾着跟那个西装男商量买卖地里庄稼的事情,都不知道古争已经明白这地里庄稼的珍贵,顿时好奇的追问道:“我这地里难道还真种的是黄金不成?”

    “黄金倒不至于,只是你地里种的是古占城麦,对我们而言是非常好的一种食材。”古争也只得再次解释了一下,还多说了几句,把自己猜测那人之所以要胡老头种这羊嘴草棘刺藤的原因也说了一下:“那人要你种棘刺藤并毁了这片土地,大概也是不希望你这里以后再长出这种古占城麦。”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要用买地的钱买下这些庄稼。”

    胡老头习惯性的搓了下手,这才明白过来。

    不过在知道自己地里的这些庄稼不是一般的庄稼后,他也没表现出多欣喜若狂。

    对他来说,古占城麦也好,高山麦也好,都是地里长出的庄稼,碾米磨面的粮食,没什么太大区别。

    “行,知道原因我心里就有谱了。这样说的话,他们提的这个要求也就不古怪了。”

    又顿了一两秒钟,犹豫踌躇的胡老头猛地拍了下大腿,终于拿定了注意。

    胡老头的反应,让古争颇为意外。

    一般的人,知道这个情况后,心里多少都会产生些变化,很可能就不会有之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甚至开口提高价格多要些钱也都是很正常的反应。但胡老头不是这样,他知道原因后,反而就不怎么纠结可惜这片地被废了。

    “多谢古争大师了,幸亏这次你们跟着我,不然光凭老汉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胡老头到底只是个老实的人,没有多想着靠这麦额外赚一笔,感谢了一下古争,他才走向在另一边等着他答复的西装男。

    “怎么样,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我就这么一个条件,你答应,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西装男见胡老头走过来,还是跟先前一样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原来你们要的是我地里种的古占城麦,你早说嘛,我要早知道,就不用这么纠结了。”胡老头点了点头,却还是没忍住,又说道:“你们不希望我地里再有这个麦种,能不能用点别的方法,我可以保证,我以后绝不会再在这片地里种这种麦子。”

    “你怎么知道这是……”西装男闻言,脸色一变,话说一半却又刹住,抬起头直接盯向古争这边!

    胡老头是不可能认出这麦子就是早已绝迹的古占城麦,那么他能知道这个麦种,自然就是古争他们所说的。

    没再理胡老头,西装男大步朝古争他们几步走了过去。

    “你们好,我姓高,单名一个钟字。还请问几位朋友怎么称呼?”

    “我叫赵平川,环城人,老家是祁松县的。这位是我弟弟赵平山,至于这位,则是古争大师。”

    赵平川先介绍了一下自己,随后又介绍了赵平山和古争。

    西装男高子岳在他们三个脸上环视了一圈,最终目光停在了古争身上,皱眉道:“古争大师?”

    古争微微一笑,轻摇头谦虚道:“是他们客气,我不是什么大师。”

    高子岳蹙起眉头,再次看了古争一眼后,猛地舒展开眉头,意外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申城的古争。”

    “这位老板也听说过古争大师的名声?”赵平川见状,不由想起和弟弟在泽丘县时候意外发现古争身份的时候,也是这样意外。

    然而,高子岳的意外和他们的那种意外似乎不太一样。

    很快,高子岳就平复下来,脸上还挂起了一道非常怪异的笑容,伸手到古争面前,和他握了下手道:“我有一个朋友,在申城开了个连锁餐饮店。古争大师的名气,我也是从我这位朋友口中得知的,相信古争大师一定也认识,他姓华。”

    姓华?

    古争当即就想起最开始策划总厨挑战颇有心机的华总,那日当着媒体的面让器灵操纵着他把心里实话说出来后,他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臭名就传遍了申城,后来好像也没什么人再去光顾他的生意,至于他的联锁饭店现在到底还开没开,古争也没关注过就不太清楚了。但根据那时候的情况,他的店迟早也要关门,是根本开不下去的。

    在申城,古争也就认识这么一个华总。而且听西装男这话里的意思,也应该就是在说这个华总。

    不过,高子岳也就是提了他一句,对于他跟古争之间的恩怨也是只字未提。

    “好了不说他了,反正我跟他也就是泛泛之交。”话锋一转,高子岳突然向古争问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问题:“能认出这古占城麦的一定就是古争大师你了,那么我可否问一下,古争大师之前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见过这古占城麦的?”

    “我之前没见过。”古争摇了下头。

    “怎么可能,据我所知,真正的古占城麦早已经绝迹,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都是经过无数次嫁接改良后的占城麦,若不是亲眼见过真正的古占城麦,是根本认不出来的。”高子岳一点也不相信古争的话。

    “信不信随便你。”古争也懒得跟他解释。

    高子岳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看得出他是真想知道这个答案,对古争的态度也是越发尊敬,再次诚恳问道:“实在抱歉了古争大师,这古占城麦对我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如果您在其他地方见过,请一定要告诉我。”

    “古占城麦早已绝迹,我也是来到这才意外发现这片地里种的就是古占城麦,在其他地方,我的确没有见过。再说,你之前不是也没见过古占城麦,但也认出了这片地里种的就是古占城麦。”

    见他态度不错,古争这才愿意多说两句。

    高子岳深深的看了古争两眼,衡量判断之后,才确定古争没有骗他,猛地松了口气。

    古争这一点说的不错,高子岳之前也没有见过古占城麦,可到了这地里后,也认出胡老头地里种的就是古占城麦。

    和古争一样,高子岳也是一个美食专家,不光自己做得一手好菜,而且也深谐品尝美食之道,分辨食材本身就是美食家的特长。要不是无意之中在祁松县这个小地方吃到明显不一般的拌面扁食,高子岳也不会注意到乐家小吃的老板胡老头。

    和赵平川他们不一样的是,高子岳旁敲侧击的从胡老头嘴里套出他选用的食材是自家种的粮食,然后专门到胡老头的地里勘察过后,才确定这里种的就是传说中和高山麦一样的古占城麦。

    “那既然古争大师没有在其他地方发现古占城麦,那就算了。”不再这件事上纠缠,高子岳这才回过头望向胡老头,再次问道:“胡老头,我的条件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要你接受,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把钱给你。”

    “真的不能用别的办法吗?”胡老头还是有些舍不得毁了这片地。

    高子岳摇了摇头,在这件事上态度坚决,没有丝毫改变的可能。

    见他这样,胡老头也没了办法,谁让急着抱孙子。这要是不买地,他儿子今年可就没办法结婚买房子了。

    “好吧,我答应你了,等回头你们弄走这地里的庄稼,我就把羊嘴草给种上。”

    惋惜的看了一眼自家田地,胡老头拿定了注意。

    高子岳听到这话,脸色才多少有些回暖,扬起了嘴角再次浮现出笑意,生怕胡老头后悔一般赶紧说道;“那就太好了。也不用等,我的人早都准备好了一切,今天就能把地里的庄稼收割完,然后我们还能帮着你种上羊嘴草。”

    “这么急?”胡老头不由一愣,都没想到高子岳竟然急成这个样子,是一点都不给他后悔的时间。

    “当然,我做事一向就是这个风格,再说了,时间就是金钱,这里的事不处理完,我也没心思去忙别的。”高子岳说了一句,跟着转过身,朝随着他一起来的那群穿灰袍的人比划了一个手势。

    那群传灰袍的人群中,马上有一个人拎着个文件袋快步走了过来,把文件袋交到高子岳的手中。

    打开文件袋,里面是高子岳早就准备好的买卖合同,包括买走地里庄稼之后种上羊嘴草并在一个月后大火烧地的条件,都清晰的写进了这个合同里面。现在等于是万事俱备,只差胡老头签上自己的名字了。

    “这就是合同,签上你的名字按上手印,我就会吩咐人把钱达到你的银行卡账户内。”高子岳把合同递给胡老头,连笔跟印泥都替他准备好了。

    大致扫了下合同,见没什么问题,胡老头很快就把名字签好,按了手印后就把合同跟笔还给了高子岳。

    确定好合同已经签好,高子岳小心翼翼的把合同重新放回到文件袋中,交给了刚才的人,马上开口道:“好了,你们可以安排人动手了。”

    “是。”

    那人点了下头,拿出电话打了一个出去,几句话交待完,就回到了那群灰袍人之中。这群人很快就四下散开,似乎是在丈量这十几亩古占城麦。

    签了合同,剩下也就没胡老头什么事,总算弄妥这件事的他长吁了口气,招呼起古争跟赵平川兄弟俩说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们陪老汉我跑这一趟了,走,去我家,我给你们做拌面扁食。如今这地里庄稼都卖了,以后我也要去申城帮我儿子准备婚礼,你们以后估计很长时间都要吃不到了。”

    说完,胡老头又望向高子岳问道:“高老板也跟着一起来吧,这十几亩地,可是要忙好一会儿呢。”

    “不会很慢的,我找的人多,很快就能处理完这地里的麦子。”高子岳笑了一下,却跟着补充道:“不过,这拌面扁食该吃还是要吃的。你的这门手艺,的确堪称一绝。”

    听见高子岳的夸奖,赵平川忍不住咂了下嘴巴,惋惜道:“也对,胡老头,等会我要吃三碗!”

    “吃那么多干嘛?”胡老头咧着嘴笑着,还以为赵平川是在开玩笑。

    赵平川可还真没开玩笑的意思,乐家小吃之所以拌面扁食那么好吃,这用古占城麦为原料的面条和面皮食材上佳,现在地里庄稼都卖了,以后胡老头就没这么好的食材用,味道恐怕立刻就会降下来。

    古争和赵平川一样,也觉得惋惜。不过买地是胡老头自家的事情,他作为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就因为这个食材,阻止胡老头卖地给他儿子娶媳妇吧。

    反正他来这里,主要还是为了完成器灵的考验任务。

    胡老头地虽然卖了,但家里还有存粮,目前还是能做出食材符合考验条件的拌面扁食。器灵对考验任务的要求只是寻找发现,也没规定古争必须要帮对方把这门厨艺保存下来,寻找到并吃到,就算是完成了考验任务。

    “对了,高老板是打算把这古占城麦移植到什么地方去呢?以后我们如果想买这种麦子,要怎么购买?”赵平山和他哥哥也是心有灵犀,突然想起这个,随口问了一句。

    高子岳神秘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也没正面回答,只是说道;“这古占城麦虽然在记载着评价十分高,但真正作为食材来说,最上等的还是高山麦,赵老板如果真的想吃最好的面食,还是选用高山麦碾磨加工的面食比较好。”

    “高山麦我吃过,而且不得不说,由它加工出来的面食都太贵了。倒是这古占城麦,价格现在也没那么高,不会贵到哪去。”赵平山摇了摇头,呵呵一笑接着道:“古争大师也都说了,这古占城麦碾磨加工出来的面食不比高山麦差,甚至说在加工过程中精益求精一些,兴许食材级别比高山麦还要强不少。”

    “这句话我就不认可了,高山麦才是天下最好的面食原料。否则的话,高山麦又怎么会卖那么高的价钱。”高子岳的态度很怪,让古争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古争这会儿心里突然觉得很不踏实。

    就在这个时候,原处传来阵阵汽车鸣笛之声,当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远处的小路上,一排推土机首尾相连的朝着他们这边驶了过来。粗略扫了一眼,这一队推土机起码也得有三十多台。

    “这什么情况?这边哪要拆迁吗?”

    赵平川望了望,不由嘀咕了一句。

    高子岳却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嘴角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那些灰袍人也看到了车队,当即朝他们招起手来。

    “这些推土机都是高老板你找来的人?”

    见状,赵平川不由愣了一下。

    高子岳这才点了点头,跟着说道:“我的人来了,我去和他们交代一声,咱们就一起去胡老头的小吃店里品尝他的拌面扁食。”

    “你这不是要移植地里的古占城麦,你是打算把这里的所有古占城麦全部推平!”

    古争猛然明悟过来,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老觉得高子岳不对劲。现在,在看到那些推土机车队之后,他终于明白高子岳的意图。

    之前高子岳一直说古占城麦对他十分重要,所以不管是古争还是别人,都认为他是要带走这些麦子,甚至是要是移植到其他地方进行种植,都没想到他会是这个用意,所有人几乎都吃惊得合不拢嘴。

    高子岳现在也不再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哈哈大笑道:“对啊,我之前也从未说过我要移植这里的古占城麦啊。”

    “可这又是为什么啊?”

    旁边的胡老头被弄迷糊了,他刚刚才知道,自己地里的麦子是传说中的古占城麦,值得人用买地的价钱给全买下来,可才过没几分钟,这人就要把所有的古占城麦全推了,这不有钱烧的吗?

    不光是他,就连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来,也都想不明白,明明是发现宝了,还花那么多钱,又要求种羊嘴草棘刺藤来杜绝这里以后继续生长出古占城麦,最后的目的却是毁掉这一片古占城麦。

    他这不等于灭绝这古占城麦吗?

    “高老板,恕我实在想不通,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赵平川实在想不出原因,跟着也问了一句。

    “我做事,当然有我做事的用意。”高子岳这会儿有些春风得意,还故作高深起来,就是不肯直接解释原因。

    古争刚才点破高子岳的真实用意后,就沉默着没说话,脸色也很不好。

    就目前来说,这片地里种的古占城麦是唯一发现的古占城麦种植地,如果今天真的让高子岳给推了,然后再种上羊嘴草,那古占城麦不说会不会绝迹,至少想在发现就变的很难了。

    但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古争紧锁眉头,仔细思索起高子岳这样做的目的。

    作为一个美食评论家,古争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些麦子被彻底摧毁,甚至有可能会成为历史,可如果弄不明白高子岳的真正目的,想阻止他也根本无从下手。

    来来回回的从刚才第一眼看见高子岳,再到这一队推土机出现,古争把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中来回过了一遍,很快就抓住了几个关键之处。

    高子岳很关心其他地方还有没有种植古占城麦的地方,他本身又非常看不起古占城麦,对高山麦又十分推崇……

    这些重点连起来,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高子岳如果毁掉了这片古占城麦,那么唯一能受到利益好处的就是买卖高山麦的人!

    道理很简单,古占城麦生存条件低,适应能力强,适合推广而且十分高产;它的价值又跟高山麦一样,都属于不可多得的好食材原料。假若说,古占城麦被推广开之后,这种高营养高口感的麦就会直接冲击高山麦的市场价值。

    高山麦如今卖的那么贵,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背后有人在操控,专门做这个市场。当市面上一旦出现能够取代高山麦的麦种之后,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人就是再炒作再控制价格,也不可能让高山麦的价格继续上涨,暴跌都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古争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因为他那个在米其林三星餐厅当主厨的老爸。作为主厨,很重要的一个权利就是选择食材,因此他老爸也每天都会和形形色色的食材供应商见面,高山麦现在都被一伙人掌控着产地,价格也都是他们说的算。

    古争的爸爸在和古争打电话的时候,偶尔提过这件事几次。以前古争都没在意,可今天前后联系起来,让他一下想到了其中关键。

    高子岳,绝对跟背后操控高山麦市场的那些人有关系!

    想清楚了这一点,古争再望向高子岳的时候,神色已经十分严肃。

    “高老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之所以要毁了这里的古占城麦,是害怕它的出现影响到了现在高山麦的价格?”

    高子岳的笑容僵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古筝这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关键,不过他也不怕古争,现在合同都签了,地里的庄稼都是他的,他怎么处理地里的这些庄稼也都是合法的。

    “厉害,不愧是让华总都束手无策吃了大亏的古争大师。”顿了一下,高子岳拍了起手夸赞了古争一句,爽快的承认下来,“不错,我就是要毁了这古占城麦,否则的话,高山麦的价格一定会因为古占城麦的出现而暴跌。”

    “高老板,不至于这样吧?这岂不是说,以后都不会再有古占城麦了这种麦种了?”赵平川看着仿佛变了个人一样的高子岳,跟看疯子一样。

    “利益熏心啊,利息熏心……”赵平山也忍不住摇起了头,觉得自己实在无法理解高子岳。

    高子岳再次哈哈大笑,没心思再在这里浪费时间,转身走向自己的车队准备下达命令,只是他刚刚转身,古争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你以为,毁了这里的古占城麦,高山麦的价格就不会暴跌了?”

    古争的话,让赵平川兄弟大吃一惊,他们齐齐望向古争。

    他们虽然不懂高子岳是如何去炒作这高山麦的价格,但见他舍得花如此代价,只为了消灭一个可能影响到高山麦价格的古占城麦,就知道高子岳这个人很不简单。

    如果说高子岳毁了这里的古占城麦也无法影响到高山麦的价格,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的古占城麦,并非是唯一一处种植地,在其他地方,还有古占城麦的种植地。

    正想开口询问,赵平川就见古争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先别说话。

    没人知道古争现在在想什么,但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赵平川兄弟按下了心中的好奇心,静观其变起来。

    和赵平川兄弟想法差不多,古争也无法接受高子岳为了不影响高山麦的价格就要毁掉这十几亩古占城麦的决定。

    截然不同的地理环境与生长气候,造成了大自然的丰富多彩,不管是高山麦也好,古占城麦也好,本身都是大自然赋予生命最伟大的馈赠与礼物,但因为人类的发展,科技的发达,导致太多太多的美食食材变成历史,不复存在。

    别的古争无力影响,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目前唯一发现的古占城麦因为一些人的备有用心就被彻底毁去,他做不到。

    想要阻止高子岳毁掉这十几亩古占城麦,古争其实有很多办法,他可以通过仙力影响高子岳的想法,或者直接让器灵控制高子岳,把地还回去。但这类方法,治标不治本,高子岳现在只是一个人,他背后必然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光是改变高子岳一个人,根本没什么大作用。

    再者说,古争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这里,或者是用几年的时间去推广这里的古占城麦,这样太麻烦,是下下策。

    真正的上策,是要让高子岳乃至他背后的那个利益集团明白,毁了这里的古占城麦对他们来说也无济于事,让他们主动放弃这个念头。

    至于要怎么做,古争已经想到了办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子岳闻言果然身形一顿,猛然回头,盯着古争的眼睛露出几分愕然。

    古争笑的淡然,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高子岳的神情还有几分遗憾,悠然自得的重复了一边刚才说过的话:“我说,就算你毁了这里的古占城麦,高山麦的价格也不会再保持现在的持续走高。”

    赵平川兄弟能想到的,高子岳自然也想得到,他先前再三询问古争是否见过其他地方种植的有古占城麦,就是担心其他地方还有古占城麦种植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算毁了这十几亩地也的确无济于事。

    古争这个态度,让高子岳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古争先前骗了他,这里并不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处古占城麦种植地

    “高先生,我们的人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这时候,那一对推土机都已经开了过来,车队打头的是个中年人,也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走过来问了高子岳一句。

    “等一下,不要急着动手。”

    抬手示意他先别急,高子岳目光之中露出几分凶光。

    能拉低高山麦价格的,只有同等级别的古占城麦,但就算是在古真腊,也就是如今的印支半岛,也已经没有了这种麦苗,种植的全都是如今普通的麦种,真正的古占城麦可谓是已经绝迹,就是这里,他也是偶然才发现。

    可万一除了这里,其他地方还真有古占城麦的种植地,高子岳就必须改变最初的计划。

    因为如果无法阻止古占城麦在市场流通,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掌握所有古占城麦的种植地,一如他们如今掌控高山麦的所有出产一样。

    可如果没有全部掌握,那毁不毁这里意义就不大了。

    想到这里,神色阴霾的高子岳脸色变幻了好几次,才沉不住气的问道:“古争大师这是知道其他地方还种植的有古占城麦?”

    “我先前不是说过,这里也是我唯一发现还种有古占城麦的地方!”

    谁也没想到,古争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说法。

    赵平川兄弟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尽是不解,因为在他们看来,古争之所以那样说,也只有这一个可能。

    高子岳也是一愣,彻底不明白古争在想什么了。

    所有人都猜错了,古争敢这样说,并不是因为他知道在其他地方种植的还有古占城麦,而是因为洪荒空间内种植的仙米。仙米跟普通麦一模一样,也是麦种之一,不过是谁也没见过的麦种。

    如今的古争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洪荒空间内仙米也不仅仅只有最初的那十株,早已种植已经成片,虽然整体还是不多,但拿来对付高子岳却是绰绰有余。

    “高山麦、古占城麦都是如今最好的麦种类,但在我看来,它们也就是比一般麦好上一些的粮食作物,真正的高级麦,你恐怕都没见过。”古争望向高子岳,也不怕他不信自己。

    “怎么可能!”

    高子岳当即笑出了声,他还以为是有别的地方种的有古占城麦,可没想到古争却说出这样一番话。

    这世界上能比得上高山麦的麦种,实际上真还只有古占城麦,要说还有比高山麦古占城麦更高级的麦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还真不巧,我的确发现了一种比古占城麦、高山麦更高级的小麦品种,而且,我也带来了,就在我们的车里。如果你愿意随我回去一趟,我可以取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高级的麦种。”

    古争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一副他爱信不信的样子。

    古争说的是杭州小松面馆的天面,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见过小松面馆的天面,不过没关系,即使见过,古争相信也能让他们丝毫认不出来。

    古争的仙力可以提纯食材的品质,虽然最高只能提升到普通级别,但不是说到了普通级别就不能在提升,普通级别与普通级别之间,也有一定的差距。

    小松面馆的天面在普通级别中,只能算是初级水平,古争提升过之后,却能将它的品质提到普通级别的高级,这里面的差距虽然不大,但毕竟有差距,面粉的样子都有所改变。

    只是古争要进入洪荒空间有些麻烦,绝对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还好赵平川他们的车贴膜很好,让阿门是做汽车生意的,自己用的东西当然是最好,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古争进到车里,只需要一弯身的功夫,快速进入洪荒空间拿出东西即可。小小羽说今天还有一大章,感谢盟主小口袋的五万币打赏,小羽争取多更新些,今天把盟主打赏感谢也更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