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5章 食材的解释
    古争可不管器灵想的什么,在小吃节吃饱喝足之后,古争回到了家里。

    考验没有惩罚,压力自然小了很多,但没有惩罚的考验不是说就可以直接放弃,毕竟完成后还有丰盛的奖励,这些奖励可是多多益善。

    按照器灵的解释,这次的考验,保准是民间传统名吃,不仅仅是百年老字号那些,不过必须全国有名,没有一定的名气不能算。

    为了增加考验难度,器灵又给古争一个限制,必须去他没有去过的城市来寻找。

    这个难度,古争没有特别的在意,他去过的城市又不是特别的多,不过这样一来确实又给他增加了难度,毕竟去过的城市熟悉一些,也好打听一些。

    其实要想找到民间更厉害的高手,并不容易,一个全国有名,已经算是顶尖佼佼者了,那些能出名的,在全国有着顶尖名气的,哪个传承者不是在这一厨艺上浸淫了数十年,经验老道,加上不少还有祖传秘方,等于是几辈子积累的经验,民间普通的人怎么可能做的比他们更好。

    难,但不是没有可能,古争就做到过,他的鸡血汤就比孙家鸡血汤味道更好,连孙老爷子自己都承认,但古争这样的人又有几个?

    不过古争自己心里也明白,他可是有着餮仙令,还有餮仙传承的厨艺,最终才胜过了孙家鸡血汤,没有这些,根本不可能。

    这样一想,这个考验确实很不容易,找到一个都很难,器灵却要求找三个,这个考验,可比之前单纯的征服别人的味蕾难多了。

    可以的话,古争真的想要一个做出美食征服未来的考验,那样的考验虽然难,但只要他有办法让别人吃到他做的美食就能成功,不像现在,两眼一摸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或许可以找木木以及爱吃猫的鱼他们帮个忙?

    古争心中一动,很快就想出一个办法来。

    木木本身就是美食杂食编辑,认识的美食评论家很多,再加上爱吃猫的鱼他们,古争只需要再自己的这个圈子里发布一个消息,让他们提供线索,自己再根据线索去寻找,比自己大海捞针要好的多。

    这样,既可以节省时间,也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就算去找寻找到的美食得不到器灵的认可,也不会耽误功夫。

    古争给木木和爱吃猫的鱼以及其他认识的美食评论家都发了信息,问问他们有没有感觉到以前吃过的东西,有哪种并不出名,但却比同类最出名还要美味的美食。

    发动身边的人,寻找线索,虽说依然是大海捞针,但总要好一些,毕竟他们美食评论家都吃过不少好吃的东西,有哪样东西味道特别好的话,肯定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民间传统名吃,这个范围还真广啊,只要全国有名的就行,想到这里,古争又轻轻摇头。

    器灵这个考验其实有个漏洞,民间传统名吃,还要全国有名,其实这样的小吃有很多,不用去找孙家鸡血汤,狗不理这样的独家小吃,去找那些一样有名气,但有很多店铺存在的小吃,比如全国闻明的兰州拉面,沙县小吃,还有各地的特色,那也是全国闻名,比如中原的烩面,金陵的盐水鸭,德州的扒鸡,沈万三家的猪蹄等等等等。

    这些可都是全国闻名,又是传统名吃,完全符合条件,在这里面选择一个不出名的厨师,做的又特别棒,似乎并不是多难。

    想到沙县小吃,古争又想到了一种食物,拌面扁食。

    沙县小吃源远流长,属于中原汉族饮食文化传统的一个分支,它既有福州、闽南一带的饮食特点,又有汀州一带山区客家饮食文化风格,因此又分为口味清鲜淡甜、制作精细的城关小吃流派,以及口味咸辣酸、制作粗放的夏茂小吃流派两大流派。

    拌面扁食,就属于是城关小吃流派的沙县小吃代表美食。

    古争之所以会想到这里,还是因为他想起自己不久前刚看到的一篇关于拌面扁食的美食点评,他对那篇文章的印象很深刻。

    在泽丘县有一家独具特色的小吃店,这家店里的拌面扁食,根据那篇美食点评,可是要比正宗沙县小吃里的拌面扁食更为美味。

    这篇美食点评的作者古争也不陌生,名叫深海狂鲨。

    深海狂鲨是个资深美食家,对美食有着自己的偏执,能得到他的赞美,并作出超过正宗沙县小吃里拌面扁食更好的评价,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当初古争刚看到他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动过去泽丘县那家店品尝一下的念头,不过后来因为别的事情,再加上这家店已经得到了深海狂鲨的点评,他也没必要再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看来,这到是一个完成任务的机会。

    首先,泽丘县不是在沙县,沙县小吃最有名的肯定在沙县,去泽丘符合考验任务的要求,而且泽丘距离申城也不远,开车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能赶到。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古争还是先询问了一下器灵:“如果是去已经知道的小吃店寻找美食,算是不符合考验任务的条件吗?”

    这一次,器灵没有再难为古争,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个可以,只要是你没有去过的陌生城市就不算违反考验任务的条件。”

    太好了!

    古争马上笑了起来,如果那家特色小吃店的拌面扁食真的如深海狂鲨所点评的那样美味,说不定他还真能够完成三分之一的考验任务。

    想到就做,反正古争这会儿也没什么事,马上找出上次看的那篇文章,问清楚了那家特色小吃店的位置,就动身前往泽丘县。

    木木和爱吃猫的鱼他们这会也都回了信息,木木还问古争问这个做什么,古争没和她多说,只说有这方面的信息尽量提供给自己,很有用。

    他们给出了不少美食的线索,而且有很多都被他们写过,还特意发过来连接,有文章能了解的更清楚,这些连接古争选出一些自己没去过的城市收藏下来,准备从泽丘回来后再进行筛选。

    第二天古争就赶到了泽丘县,但根据深海狂鲨文中所提供的位置,他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那家特色小吃店。

    与其同时,古争也算明白了,为什么这家特色小吃店的拌面扁食能让深海狂鲨那么赞扬,却还是不怎么出名的原因。

    这家特色小店的位置实在太偏僻了,四周都是居民楼,而且门口的路很窄,附近连个停车位都没有,大概除了附近的人,也不会有谁特意跑到这里来品尝。

    不光如此,这家小店的门面也特别小,大约就十平米左右大小,除去后厨的位置,里面最多就能摆四张小桌子。

    最里面负责做饭的厨师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大概有四五十岁,面相淳朴,除了他之外,店里就一个中年妇女充当收银员和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

    古争估计,这家小吃店看来还是家夫妻店。

    深海狂鲨能发现这个地方,也真是不容易。

    但话又说回来,这家小吃店地方虽然小,人还真不少。不仅里面桌子坐满了人,门口还多摆了几张简易折叠桌,也都坐满了人。

    最里面负责做饭的厨师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大概有四五十岁,面相淳朴,除了他之外,店里就一个中年妇女充当收银员和服务员,看来是一家夫妻店。

    古争扫了一眼,发现来这里吃的人点得也都是拌面扁食,每个人吃面的表情也是十分满足,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初常丰那些人吃到他的煎蛋时,也差不多就是这种表情。

    如此,到是让古争心里多了几分期待。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店里面才有人吃完离开,古争赶紧趁机占了座,要了一碗拌面扁食。

    不管怎么说,这家店的拌面扁食到底好吃不好吃,能不能超过最正宗沙县小吃里的拌面扁食,还要吃过才知道。

    里面的位置虽说挤了点,但也方便古争观察后厨内厨师做饭的过程。

    这后厨跟前面餐桌只隔了半面透明的玻璃墙,古争看的很清楚。

    拌面,其实就是简版的炸酱面,没有肉丁也没有杂菜,只是面条配花生酱和辣椒酱。想要把拌面做的好吃,除了面条的食材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花生酱以及辣椒酱的配料以及放入比例。

    扁食,也就是俗称的饺子,不过拌面的扁食是那种皮非常薄的饺子,煮熟之后都能看到里面的肉馅。所谓的拌面扁食,也可以说就是饺子汤配简版杂酱面。

    搭配着皮薄肉浓的扁食,再加上浇好花生酱与辣椒酱的半面,混合交融出一种独特的美味。

    这个厨师一看就知道很有经验,先是有条不紊的准备了好几个空碗,并没急着先放面条,而是蜻蜓点水般在每一碗上撒了点绿色的小葱话,跟着用捞子捞起旁边早就煮好的扁食,倒入碗中。

    做完这一切,他才拿起大勺,均匀加入花生酱与辣椒酱,动作干脆利落,最后一步才用大笊篱将另一个锅里翻滚着的面条捞起,均匀分放在每个碗中。

    整个过程,都不超过五分钟。而且这个厨师一次性的能够做出三四碗拌面扁食来。

    这个速度,倒是能满足他这个小店里如此多的食客。

    等拌面扁食被端上来,古争就拿起了筷子,搅动了一下碗中的面条,压在面条下的花生酱以及辣椒酱立刻被翻腾上来,裹在了每一根面条身上,花生酱鱼辣椒酱那独有的融合香味,也散发在空气之中。

    色香味,起码色、香两点,已经合格。

    还没有吃,古争就感觉自己可能要完成三分之一的考验任务了,心情也变的很愉快,迫不及待的夹起一根面条,就要送入口中。

    然而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让古争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面条,垃圾食材。”

    古争一愣,不由放下了面条,转而夹起了一个扁食。

    不出意外,器灵的评价又一次响起。

    “扁食,低等食材。”

    作为拌面扁食的主要食材,拌面和扁食不是垃圾就是低等,实在是让古争很是失望,但既然来了,他还是要尝一尝,将扁食咬下去一半。

    “提醒餮仙传人,想要完成考验任务,所寻找到的美食至少在主食材的选择上要高于次等,包含次等,而且所使用的食材,不可以含有垃圾和有毒品级的存在。”

    器灵的声音还是那么平平淡淡,古争则愣了下,摇头苦笑。

    早就应该猜到,以器灵的性子不可能不在食材上有所限制,只是这次不是限制自己,而是限制了别人,别人使用的食材他怎么控制,只要给了器灵制定规则的权利,肯定会变的麻烦很多。

    还有一点,这次限定是民间传统名吃,这类大部分都是小吃,既然是小吃,一般来说食材都很简单,选择也不会那么麻烦,现在主食材被限制为次等,辅料和配料最差也要低等,这样的美食,找起来就不容易了。

    不过要比最有名的同类小吃还要好,食材上绝对不能马虎,这个限制有没有,影响也不是特别的大。

    就说眼前这个店,面积还不大十平,桌子不多,利润本来就薄,要是再选用昂贵的食材,这一碗拌面扁食哪还能卖得出去。

    不管怎么说,这次等于是他白浪费了两个多小时跑到泽丘县这里,毫无收获。

    没有收获,只吃了一口的扁食,古争也不想在吃了。

    说实在话,他家的扁食味道其实不错,和别人做的不同,他们在里面加了一些别人没有的配料,做出的味道更清新,没有油腻感,但也只是如此,食材等级在那放着,这样的食材除非逆天的厨艺,否则很难做出让人惊叹的食物来,充其量也就是算个优秀。

    只是优秀,并不是顶级,加上食材不符合考验的要求,这个食物无法帮助古争完成这次的考验。

    古争放下筷子,摇了摇头,遗憾的看了眼桌子上的碗,起身准备离开。

    他的动作,早就引起了旁边吃饭人的注意。

    这里的人都是这家店的常客,也深知这家小吃店的味道,他们在这里吃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一个食客夹了两筷子,只吃半口就走的人,古争那快扁食只吃了一点点。

    很多人,甚至都停止了吃饭,而是望向古争。

    别说他们,就是负责做饭的厨师兼老板,也因外面的异常而注意到古争,显得十分意外。

    他对自己的水平十分有自信,这拌面扁食可是他专门在沙县学来的厨技,他又自己钻研了很久,进行了改良,自信是要比最正宗的沙县小吃拌面扁食还有美味,没道理会有食客连一块都吃不下去。

    他见古争要走,不得不停止了继续做饭,而是赶紧走出来,拦在古争前面,抓着围裙擦了擦说,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客人,您对我们店的小吃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古争摇了摇头,这拌面扁食的确如深海狂鲨所点评的那样,应该属于不可多得的美食,但奈何食材太差,不符合他的要求罢了。

    但这一点,他也没法和这个老板说,只得含糊回答道:”我没有什么不满的。”

    “那您怎么只吃了半口就走?”

    古争本来就不是那种很会做样子的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是在敷衍,老板有些不高兴了。

    “说实话,您做的拌面扁食,色香俱全,但选用的食材实在是不行,影响了味感。”

    古争见这老板有些刨根问底,只得实话实说。

    “食材不行?”

    老板听见古争这话,脸上先是露出愕然的神情,跟着紧皱眉头,跨下了脸。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以为是自己太忙,以至于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把这碗拌面扁食做差了味道,可真没想到,半天这位客人吃不下去的原因,竟然是食材。

    他打从沙县学习厨艺归来之后,就开了这家小店,也有五六年之久,采购食材的店面也都没有换过,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嫌弃食材不行。

    这人是来找事的吧?

    老板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而是上下打量起了古争。

    古争注意到老板的神情,大概也猜出对方是把自己当成找事的人了,不由苦笑了两声。

    食材不行这事也真不能怪这个老板,但他也没法和对方解释。

    人家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小吃利薄,也不能强求老板用昂贵的食材不是?

    见对方不再拦着自己,古争耸了下肩膀,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人好奇怪,居然是因为面条和扁食不行吃不下去。”

    “等等,这个人看起来好面熟啊,我好像在哪见过?”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有些面熟啊……对了,我想起来,之前我看过一个直播,是杭城美食大赛,这个人就是拿了第一的人,叫什么来着?”

    “古争,是古争,真的是他,就是他,那位在杭城美食大赛上拿了第一的古争,真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古争是申城人,泽丘县距离申城也没多远,他出现在这里也挺正常。既然是古争说的话,这家店的食材可能真的有问题!”

    “这要是别人说的,我还真不信。可这是古争说的,食材也许真的有问题。前两个月电视里不就曝光了一个黑心老板,用地沟油也就算了,还用病猪肉。”

    “你们说的我都有些害怕了,万一这家店的老板也……”

    周围的食客纷纷议论起来,这里居然有人认出了古争的身份。

    其实这并不意外,杭城美食大赛决赛可有卫视直播,当时有那么多观众,这小店食客里面有那么一两个也很正常。

    如果这家店的食材真有问题,古争能吃出来,可信度还是十分高的。因此,不少食客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害怕这家店的老板会为了多赚点钱,就用一些垃圾食材来以次充好,仗着厨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才营造出现在这种味道。

    老板听到客人们的议论,再次惊愕起来,他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还是个名人,拿到了杭城美食大赛的第一名。

    杭城美食大赛他听说过,只是因为忙所以没去关注,这才没认出古争来,这下子,他的脸更黑了。

    他这家小店,地方不大还能够有不错的盈利,除了食物本身的味道之外,也就是因为也在这一片打响了名声。

    古争出现在这里又被人认了出来,今天他要是走了,用不了一天整个泽丘县都会知道著名的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点评他家店的食材不行有问题,就等于是彻底砸了他们家店的招牌,毁了他辛辛苦苦几年维持下来的名声,以后谁还敢来他们家小店吃饭?

    老板不由急了,而一直在忙活的老板娘见状更是着急,忍不住就过来拉住了古争,可又不知道说什么,一时僵住了场面。

    这下子,连外面的食客也都停止了吃饭,站起来往店里面望去,就跟里面出了什么事一样,连附近路过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不少。

    这家本身就很有人气的小店,现在外三层里三层围着,更加热闹了。

    古争顿时头疼起来,他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

    而这时候,古争身边的餐桌上,有两个人站了起来,主动向古争询问起来。

    “居然是古争大师,您能不能和我们大家说说,这家店的食材到底有什么问题?”

    “对啊古争大师,我很早就听说过您,知道您是著名的美食评论家,难道说这家店用的食材真有什么问题吗?”

    两个人争先恐后的向古争询问起来,他们也没什么恶意,看得出纯粹是想知道食材的问题根本所在。

    古争赶紧摇了摇头,同时示意老板娘先松开自己,安抚了周围的食客不要太激动,这才诚恳的对大家说道:“大家误会我了,我说食材不行,并不是说这食材有问题。打一个最简单的比方吧,同样是蒸一碗米饭,东北大米和江南大米蒸出来的米饭味道就不一样,这就是食材的差距。这家店的老板很用心,所选用的面条和扁食食材,也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只是我对食物的口感比较刁,总觉得用这种平常的食材会影响到食物最后的味道罢了。”

    古争解释的很诚恳,态度很端正,最后还不忘夸奖这家店的老板一句,这才消除了大家心中的困惑。

    他是来完成器灵的考验任务,可不是来砸人家招牌的,更何况,抛去食材不说,这家店老板的手艺,的确很优秀。

    听闻不是食材有问题,只是太过普通,大家的脸色才好了很多,老板和老板娘也是松了口气,脸色恢复了不少。

    就这短短十几秒时间,他们额头上的汗都渗了出来,也算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从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

    古争的诚恳解释,不但挽回了他们的名声,也算是另类的帮他们打了一个广告。

    最先向古争发问的那两个人听完这个解释之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还是存在了几分疑惑,其中一人忍不住又开口问道:“古争大师,我也去沙县吃过最正常的拌面扁食,可这家店的拌面扁食,真的很美味,感觉要比我之前在沙县吃到的都强不少呢,食材的影响会有这么大吗?”

    他才说完,另一个人跟着点了点头,见古争望向他们,赶紧又解释了一句:“古争大师,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是环城人,因为看到一篇美食点评才知道泽丘有不亚于沙县小吃的美食,这才专程赶到了这里,您觉得,什么样的食材制作出的拌面扁食,才是最美味的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古争之前可是只吃了一小口,食材的差距,难道真的就这么大?

    他们俩的问题,同样也是困扰着那些其他食客的问题,所有人都想知道,什么样的食材,才能得到这位获得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的大师认可。

    就连老板也跟着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是啊古争大师,您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样的食材,才能让我的拌面扁食更加美味。”

    不得不说,这小店的老板也很有商业头脑,他现在向古争请教,回过头自己再试一试,若真如古争所说用更好的食材就能做出更美味的拌面扁食,那么他回头改变一下,选用古争所说的食材,这样还可以借古争的名气,再给自己打一波广告。

    古争没急着回答,倒是意外的看了一眼那两个主动说话的食客。

    深海狂鲨就是环城人,他写的那篇关于这个小店拌面扁食的美食点评就发表在环城美食日志上。这两个人所说的美食点评,应该就是深海狂鲨写的那篇。

    环城距离泽丘县可不近,比起申城要远了将近一倍的距离。因为一篇美食点评,就花费三四个小时从环城赶到泽丘,看得出来这两位也是资深的美食爱好者。

    他们俩的话,也算是问到了点子上。

    见大家都想知道,古争也就不再迟疑,大大方方的点评起来。

    “拌面扁食,除去自身的厨艺以及调料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面条和扁食的选择。先说说这面条和扁食的面皮,原料都是面粉,这食材的重要性,也就体现在面粉上面。”

    “这家店选用的面条和扁食皮儿,应该是市面上普遍所卖的那种机械面粉,由机械负责碾麦磨粉,机械面粉的好处在于省事,而且方便快捷,不用人太费心,很快就能磨出大量的面粉。但缺点就在于,机械碾出来的面粉,速度过快,不容易保存小麦中的部分营养物质,而且因为机械无法人工赛选,磨出的面粉在微观上会有所不同,影响到最后制成面条的劲道。但若是传统的石磨面粉,情况则反之。”

    “低俗研磨的石磨面粉,不但可以保存小麦之中的大部分营养,磨出的面粉不管是制作成面条还是扁食皮儿,都能够很好的保存原先小麦原料的最大营养成分,并且更为劲道。当然了,碾磨面粉的小麦种类不同,磨成的面粉也是有所差距的。如果说,是著名的高山稻麦用传统石磨加工碾磨出来的面粉,那么最后制作的面条和扁食皮儿嚼劲才会更加爽滑可口,劲道十足,充满那种q弹爆炸的美味感。”

    “说完这些,再来说说这扁食的馅儿。扁食馅儿以猪肉为主,可这猪肉选择就更为精细,想要做出最好的拌面扁食,最好选用的就要是伊比利亚黑猪,这种产自西班牙的伊比利亚黑猪肉才是最上等的猪肉,剁碎做馅儿,再配上高山稻麦碾磨加工制成的面皮儿,那才是最好的食材。”

    古争说完,小店内已经是一片寂静,不少人长大了嘴巴,完全想不到只是一个面条和扁食皮馅,就有这么多的讲究。

    那小店老板更是苦笑连连,他知道高山稻麦,这种麦子可是有着麦中黄金的外号,每年的产量也不多,价格极高,用这种麦子碾磨加工制作出的面条或者面皮儿,只有大饭店才用得起,他一个做小吃的小店,怎么可能会选用这样昂贵的食材。

    这就更不要说西班牙伊比利亚黑猪肉了,这种猪肉,说实话他听都没有听说过,但不用想也知道,这种猪肉价格必然不菲,完全不是他能消费的起的。

    现在,小店老板倒是能体会到,古争之前为什么不愿意多解释食材不行的原因了。

    要想选用古争所说的食材,就是最正宗生意最好的沙县小吃店,也不敢选用这样的食材,否则的话,光是成本只怕就要上千块。

    想一想,一碗本身卖几块钱的拌面扁食,要是突然卖到上千块一碗,还不吓跑所有来吃饭的食客。

    见大家都不说话,古争摊了摊手,最后还不忘再替这小店老板说上一句好话:“拌面扁食作为沙县小吃当中的经典美食,主要还是在于美味实惠,我说的这些食材固然可以提高味感,但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完全就是浪费。真要是选用高山稻麦碾磨加工出来的面条和面皮以及用伊比利亚黑猪肉支撑的扁食馅儿,一碗拌面扁食的价格,足以吓退绝大多数人。”

    说这话的时候,古争突然就想到了常丰。幸亏今天常丰不在这里,不然听到他的话,肯定会忍不住求着他用这些食材做一碗拌面扁食。对于常丰来说,只要足够美味,价格不是问题。

    等等!

    古争突然有所顿悟,若是由他来替这家店的老板找来食材,再做出的拌面扁食,是不是也算通过器灵的考验?

    除去食材的影响之外,这家店的老板制作拌面扁食的厨艺完全符合通过器灵考验任务的标准。

    “当然不行,考验任务最重要的就是亲自挖掘与寻找,只有属于他们自身做出的美食才能通过考验。”

    器灵的回答很快传来,毫不意外的否掉了古争的想法。

    古争也不失落,这种想法本身就属于是偷奸耍滑,他也没抱有什么希望。

    “老板,实在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现在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古争也没必要再留再这里,替自己引起的麻烦道了声歉,就准备离开。

    “没事没事。”

    小店老板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连忙摆了摆手。

    离开小店没多久,古争都还没走回到自己的车子旁边,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自己。

    “古争大师,请等一等!”

    回过头,古争才发现,原来喊自己的,就是刚才在那家小吃店里主动发问的两个食客,他们也跟了过来。

    这两个人是一路狂奔过来,见古争停下脚步,这才松了口气,气喘吁吁的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古争见他们俩能追上来也是挺意外的,他离开了那家小店之后,虽说也是正常走路,但速度可要比平常人跑步还要快上许多,这两个人能追上他,也是相当不容易了。

    等他们两个喘的气息稍匀了一些,古争才开口问道:“你们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古争大师,您走的可真快,我们差点都追不上您了。”其中一人擦了擦额头,赶紧冲着古争挤了个笑脸,这自我介绍道:“刚才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赵平川,旁边这位是我的弟弟赵平山,冒昧打扰到古争大师您真是不好意思。”

    旁边,他的弟弟赵平山赶紧补充道:“能在这遇见古争大师您也是我们兄弟俩的福气,所以我们想邀请您去环城一趟,到我们家做客。”

    “去你们家做客?”古争微微一怔,没想到这兄弟俩追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两个用意也不难理解。

    他们能为了一片美食点评就从环城赶到邱泽县,自然也是名副其实的吃货,既然在这里意外发现了古争,以他们对美食的追求,又怎么舍得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只要他们能把古争请回去,古争随便露两手,都足够他们回味无穷了。

    但很可惜,古争也是因为听说之前那家店做的拌面扁食要比正宗沙县小吃里的拌面扁食还要美味,为了考验任务这才来的泽丘县,环城根本就不在计划行程之内。

    环城临近内海,是个工业港口城市,并没有什么出名的特色美食,否则的话,古争倒是也不介意受他们邀请去一趟环城。

    “很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暂时没时间去环城,多谢你们的好意了。”

    古争摇了摇头,婉言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可是……”

    赵平川还有几分不甘心,又开口想说点什么,只是被古争抬手制止,同时指了指那一边马路旁边停着的汽车说道:“那边还有人等着我,所以恕不奉陪了。”

    古争是包车来的泽丘县,司机师傅还在车里等他,现在赶回去,还能在天黑之前回到申城。

    眼看古争没有接受他们邀请的意思,赵平川和赵平山两人都很失落。

    但古争已经名言拒绝,他们也不好再追上去说什么,毕竟古争和他们也不熟,拒绝他们的邀请也很正常。

    “哥,这好不容易遇到了古争大师,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赵平山神色懊恼,看着自己的哥哥。

    赵平川也是没有办法,叹气道:“不然还能怎么办,咱们也是太鲁莽了,你说咱们和人家古争大师又不认识,就这样冲过来邀请人家,人家能答应才怪。”

    赵平山也是直摇头,可他不知想起什么,露出一番嘴馋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不过听了刚才古争大师点评那家小吃店的话,我总算知道祁松县乐家小吃卖的拌面扁食为什么那么好吃了。”

    这番话,也勾起了赵平川的食欲,他吧嗒了下嘴巴,忍不住说道:“是啊,以前还不理解,为什么祁松县那么一个破地方,会有那么好吃的拌面扁食。现在想想,一定是乐家小吃店的老板用的食材不一样。”

    “哥你说,乐家小吃选用的食材会不会是古争大师所说的高山稻米和那个什么伊比利亚黑猪肉?”

    “怎么可能!你刚才不是也听古争大师说了,如果是选用高山稻米和伊比利亚黑猪肉这样的食材,一碗拌面扁食起码得卖上千块。先不说他们到底用的是什么食材,就说祁松县那么穷一个地方,有人买得起伊比利亚黑猪肉和高山稻米这样的食材吗?”

    “这么说也对,要是古争大师肯接受咱们的邀请就好了,到时候带着他去品尝一下,不就知道那家小店所做的拌面扁食到底选用的是什么食材了。”

    两个人一边小声交谈着,一边结伴往回走,只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已经走到路边准备上车的古争猛地停下了脚步。

    祁松县的乐家小吃?

    比刚才那家小吃店老板做的拌面扁食还要好吃?

    最快速的提取到他们对话之中的重点,古争眼睛都亮了。

    泽丘县这家小吃店老板的厨艺已经深得拌面扁食这道沙县小吃做法的精髓,除了提高食材之外,已经很难再提高味感,能够比那家小吃店老板做出的拌面扁食还要好吃,那只能是在食材上有所精进。

    赵平川和赵平虎看起来也不像是专业的美食评论家,能让他们这样的普通吃货明显感觉出味道的优劣,那就足以说明,他们口中所说的乐家小吃在制作拌面扁食时候选用的食材,起码要比那家小店老板选用的食材要高出两个等级。

    那家小店老板用的是垃圾食材,高出两个等级就是次等食材,而市面上次等食材只是贵了点也不是买不到,可这就恰恰符合了器灵考验任务对食材的最低要求。

    虽说不知道这个乐家小吃店选用到底是什么食材,不过古争还是一下子对这个乐家小吃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示意司机师傅再等自己一会儿,古争怪回头又追上了那兄弟两人。

    “两位,请等一下!”

    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俩都没想到古争会拐回来叫住他们,倍感意外。

    “古争大师,您难道改注意了?”赵平川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欣喜若狂,还以为是古争改变了想法,愿意去他们家做客。

    古争赶紧摇了摇头,他只是对那个祁松县的乐家小吃感兴趣,可没打算去环城,于是赶紧问道:“我刚才听见你们说,在祁松县有个叫乐家小吃的地方,做的拌面扁食,比刚才那家小店做的还要美味,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