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4章 没有惩罚的考验
    好像每次考验完成,器灵都是这个样子。

    考验完成,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而且为了完成考验器灵可是多次出谋划策,给了很多不错的点子,其实每次考验能够完成,器灵的功劳都很大。

    可为什么每一次完成考验的时候,总感觉器灵很不开心?

    古争没问器灵,随便器灵什么态度,考验已经完成,考验完成,古争的心思已经没在店里,索性提前回家,常丰早就不在店里呆着了,他的个性根本呆不住,让他一直留在店里面,还不如杀了他。

    回到家,古争迫不及待进入洪荒空间。

    “餮仙传人,完成祈愿考验,奖励普通级别仙元丹二十枚!”

    又是仙元丹,如今古争手里的仙元丹已经有了好多存货,不过仙元丹这种可以稳固增长仙力的仙丹,谁也不会嫌多,古争现在境界使用有限,先存着。

    “奖励,普通级别仙鱼仔三十条!”

    器灵话音刚落,洪荒空间一块空地就开始下限,出现了一个水塘,水塘里游动着几十条小鱼,这些小鱼各种颜色都有,很是漂亮。

    “奖励,中等级别海洋花三十株!”

    水塘一旁,空地上又落下了三十个光点,全部落入到土地之中。

    海洋花,是生长于洪荒的一种原料,可作为食材也可作为药材,是很多仙丹之中必不可少的原料,号称百搭之花。

    在食修之中,海洋花也有着极大的作用,可以搭配所有的原料,做出想要的食修,这次的奖励不仅给了海洋花,而且给的还是种子,一给就是三十株,最重要的是,这些海洋花的品质居然达到了中等。

    中等级别的原料啊,到现在为止,古争也只有洪荒空间的仙杏果树,可惜成熟期太长,到现在还没有成熟。

    海洋花的成熟期也不短,但比起仙杏果树的一年成熟期却要短多了,海洋花的成熟时间要三个月,因为海洋花是中等级别,催熟的话需要的仙力远远超过普通级别的食材,目前的古争还没有催熟中等食材的能力。

    也就是说,海洋花必须等着它自然成熟。

    即使如此,古争还是无比开心,考验虽然很艰难,但每次考验之后都会有大收获,而且古争已经发现,器灵的考验看起来都很难,但绝对不是让你完不成的那种,只要认真和努力的去做,都有很大的希望完成。

    这样一来,考验就等于是给他送东西。

    “奖励,仙术,控木诀!”

    “仙技,落叶剑法!”

    奖励还没有结束,除了物质的奖励,这次还有仙术和仙技的奖励,仙术依然是五行仙术,如今的五行仙术古争已经学会了四个,只差控金术还没有学。

    这次奖励的仙技最让古争满意,落叶剑法,古争眼前再次出现那白衣男子,在一片树林中舞剑,随着他的剑舞动,不时有落叶飘下,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潇洒。

    只要是男生,基本上小的时候都做过自己是武林高手,剑客的梦,想象着拿着一把长剑,行走江湖,快意恩仇。

    古争也不例外,小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梦,看到这飘逸的剑法,古争很是喜欢。

    “奖励,自选厨艺一次,限制在普通级别!”

    器灵的声音还没有停,这次还有厨艺的奖励,只是和往常不同,这次并没有出现那白衣年轻人,器灵说完什么也没出现。

    “自选厨艺,就是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一种厨艺来学习,不在指定厨艺教给你!”

    器灵给古争解释,古争眼睛猛然瞪的很大,他刚才还在疑惑,原来是这么回事,所谓的自选厨艺,就是学什么可以自己进行选择,不在像之前那样只能被动接受。

    这是好事啊,不管是煎蛋,还是鸡血汤,其实都不是古争所擅长的,这次有了自选厨艺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学一件自己真正喜欢的厨艺来。

    “自选厨艺,一定要现在选择吗?”

    古争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要去学什么,只能又问了一句。

    “没有时间限制,你什么时候想学都可以!”

    “那行,我先等等,以后在学!”

    古争松了口气,没有时间限制最好,现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该去学什么,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不能太随意的去选择,让他有时间考虑也好。

    这次的奖励结束,非常的丰厚,而且再次出现了中等级别的奖励。

    中等级别,那是地球上目前省长不出来的好宝贝,这样的东西古争绝对不会嫌多,多多益善。

    古争的考验结束了,店却没有停,生意继续做着,古争每天也会去*血汤,有很多想改善身体的,都在坚持喝着他做的鸡血汤。

    限购也没有停,不过时间固定了下来,每天固定在下午两点到四点这个时间段,时间缩短为两个小时,没有吃过鸡血汤的人,都可以去品尝。

    这个举措,受到很多从有喝过鸡血汤人的好评。

    随着时间走过,上次老汤攻击的影响越来越淡,特别是美食协会又一次站出来为古争做证明,说他们的百年老汤绝对不会有问题,生意又变的像原来那么火爆。

    哪怕增加了限购,每天的五千份依然卖完,店里还是只有鸡血汤,没有增加任何食物。

    开业三个月后,古争给自己放了几天假,外出游玩了几天,开业短短三个月,古争的银行卡里就增加了上千万的财富,这是三个月他的分红,除去所有开支后的分红。

    若不是中间有段时间生意被影响,古争的分红还会更多。

    即使这些,已经让古争很是满意,三个月上千万,他现在比他的父亲还能赚钱,不知道他父亲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争,我给你发了几次消息都不回,是不是做了大老板,就忘掉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了?”

    刚度假回来没两天,古争突然接到木木的电话,木木的语气很不好,这三个月古争忙着店里的事,没时间去写稿子,已经三个月没有交过稿了。

    木木确实给他发过消息,但古争那时候都在忙,也就没有回复。

    “木编,你别生气,消消火,我这段时间确实很忙!”

    古争急忙说了声,他可是好不容易清闲几天,没想木木就打来电话了。

    其实他现在的收入已经不需要再去写美食评论来赚钱,鸡血汤店哪怕他不去,每天的营业额一样不少,只是他亲手做出的鸡血汤没有了而已。

    只要那锅老汤在,高长河好好的在那做着鸡血汤,他的收入就不会减少,现在人们已经接受了他的鸡血汤,包括价格。

    甚至开始出现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一些人感叹很贵,也有一些人说味道确实不错,抨击的同样也有。

    “我能有什么火气,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想问你,三天后有个小吃节你有没有时间去参加?”

    木木说出了她的用意,申城要举办一次传统小吃节,是申城市美食协会和他们美食频道联合举办的,有政府的支持,规模还算可以。

    小吃节,主要以民间小吃为主,小吃节会邀请一些有名望的民间小吃参加,木木打电话问古争,其实是想问古争的鸡血汤参不参与。

    鸡血汤也是小吃,如今在申城也算小有名气,完全可以参加。

    本来应该美食协会发出邀请,只是上次的事弄的他们很没面子,加上谁也不敢确定古争会不会参加,所以干脆让美食频道来请古争。

    明白了木木的意思,古争犹豫了下,随即点头。

    小吃节他答应了,但不是他去,而是高长河去。

    任何一种美食,只要有了名气,都少不了交流,这锅老汤在孙家的时候,孙家老二没少出去参加一些活动,这样的活动从没有少过。

    如今老汤到了古争手里,这类活动以后不可避免,既然不能避免,不如参加,但古争一直都没有争名之心,这样的活动他不会亲自参加。

    让高长河去,就已经足够。

    至于店里的生意,那天只能暂时让帮厨来做,这三个月帮厨都跟着高长河学了很多,单独*血汤没有任何问题。

    古争答应了,木木的任务也算完成,很快挂了电话,没有催稿。

    古争自己则愣在了那里,打来电话,却不催稿,这可是第一次,很快古争就恍然,木木在美食频道肯定知道自己生意如何,恐怕她已经认为自己不在写稿子赚钱,现在的他已经是个老板,不在缺钱。

    “小吃节,去看看也好,顺便写两篇稿子,免得别人都忘记了我不争!”

    古争自言自语,美食评论的工作他从没想过放弃,那才是他的主职,其他无论做任何事都只是附带,这份工作他肯定要留着。

    小吃节时间在三天后,就在市中心一个公园内举行,这类小吃节不适合去太偏的地方,太远的话很多人不会过去品尝,没了人气,还能叫节日吗?

    小吃节不是第一届,这已经是第五届,每次都是美食协会主导,其他各单位协办,今年的主办单位增加为三个,一个是美食协会,一个是美食频道,另外一个则是市电视台的美食栏目。

    三家联合,加上广播和其他公司协办,规模还不小。

    公园很大,事先都做好了布置,三天后傍晚古争就到了地方,小吃节是在晚上举行,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吹着凉风,感受着一股清爽,吃着小吃别提有多舒适。

    这次有几千家各类小吃前来参加,高长河也来了,他带的是一个单独的锅,锅里面有老汤,为了这次的小吃节,他特意准备了五百份鸡血汤。

    如果算上留着限购的五百份,今天店里只能卖四千份鸡血汤。

    不管去做什么,老汤每天只能稀释五千份,这是雷打不动的,高长河一直都很仔细,绝对不会出错,他从小就和老汤一起长大,其实他对老汤的感情比古争还要深。

    没有这样的感情,他上次也不会做出那么拼命的举动来。

    古争没去高长河那里,他今天纯粹是以一个顾客的身份来参加,来寻找好的美食,可以让他写两篇稿子,回头交给木木,省的让她以为自己放弃了这份工作。

    小吃真的不少,而且大都是简单的小吃,申城有名的老城隍蟹黄包也来了,其他各类申城美食更是一个不少,来给这次小吃节撑厂子。

    “刚才那家烤肉串真不错,再去买点!”

    “我觉得还是莲子粥好喝,这个一点都不好吃!”

    “听说古记鸡血汤也来了,在哪,我去吃过一次,好贵,而且人爆满!”

    “我也在找,不知道他们在哪,不过古记鸡血汤真的是好吃,特别是八百八十八一碗的那个,我吃过一次,可让我后悔死了,吃了那个之后回去吃什么都感觉没味,可他们的鸡血汤太贵,我又不能常吃,吃不起!”

    “鸡血汤我知道,汴京孙记的我就吃过,味道确实可以!”

    “你是外地人吧,你不知道,古记鸡血汤的老汤就是从孙记那个?”

    很多人都在议论,古争听了一会,没想议论他们的人还真不少,一路上的功夫,遇到了好几波人都在讨论他们的鸡血汤。

    小吃节有不少外地游客参与,这些游客不清楚怎么回事,有的人还很是惊讶,不过打听古记鸡血汤的人确实很多,高长河那边已经忙碌了起来。

    吃他们鸡血汤的人真不少,有吃过的老顾客,也有慕名而来的游客,高长河咨询过古争的意见,在小吃节上卖的鸡血汤是稀释过的,一份分成了三份,用杯子来盛,这边没有桌子和碗让人来吃东西。

    一杯价格二十八,三杯合在一起其实还没有一份鸡血汤的价格高。

    一变三,高长河带的五百份就能变成一千五百杯,数量是增加了不少,可很快还是全部卖完,一杯根本不够吃,有不少吃过的人又来买,甚至一人就买好几杯。

    这会的古争还不知道自家生意这么好,他依然在闲逛,手上还拿着一些买来的美食,能入他眼的,最基本也要低等以上食材做出的食物,那些主要食材都是垃圾品质的小吃他尝都不会尝,除了浪费胃口和时间。

    这次的小吃节,总体来说还是不错。

    既然是小吃,要求就不能特别的高,古争明白这点,不过也不是没有惊喜,他就发现有两种小吃居然都用到了次等食材。

    这两个小吃的生意都非常的不错,食材差一个等级,只要厨艺还能过的去,味道都不会差。

    俗话说‘七分食材,三分厨艺’,古争这里因为增加了仙力,而且有更好的厨艺,才有了四分食材,四分厨艺,两分仙力的说法,但对大众来说,食材的重要性确实要超出厨艺一部分。

    那些参加美食大赛的名厨,在寻找食材上都下过苦功夫。

    上次杭城美食大赛就是个证明,很难得一见的普通级别食材,居然出现了好几个,这些名厨们都有自己的渠道,有办法找到这些上等食材。

    地球上是没有太多高级食材,但普通级别食材还是有的,可以自己产生,只要有,这些全国顶尖的名厨自然能够找到。

    小吃不同于大赛,这里能有几种次等级别的食材就已经很不错,古争心里打着腹稿,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稿子应该怎么去写。

    “狗不理包子,是真的吗?”

    古争回过头,是一对小情侣正在买吃的,那是一个小摊位,卖的是包子,而且名字就叫狗不理。

    “当然是真的,我告诉你,我这包子虽然不是正宗的,但比正宗的还要好吃,我可是下过苦功夫!”

    小贩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在那给那对小情侣介绍。

    狗不理包子古争知道,百年老字号的招牌,不过店里你是吃不到的,能吃个神似就不错了,像这种祖传的技术,只有寥寥几个人会。

    没办法,这些技术不像古争的百年老汤,没有老汤你学都学不走,真被人学走了,他们独家的优势就没了,只能藏起来,即使对外公布一些,也不是全部。

    “比正宗的还好吃?我告诉你,我们可在天津吃过狗不理包子,你别骗我们?”

    那对小情侣显然被吸引了,还反问了句,不过最后还是要了四个包子,女孩拿着包子吹了吹,很快吃了一口,没一会便在那点头。

    包子味道不错,不过他们没在购买,吃包子吃饱了,就不能吃其他好吃的了,像这种小吃节,要留着肚子多吃几种好吃的才行,那么多好吃的只吃一两种就离开,对任何吃货来说都是一种惩罚。

    “次等面粉?”

    古争走到那小摊前,眼中很快现出惊色,他探查了这家的包子,没想到他的面粉等级竟然达到了次等,次等面粉在国内其实并不少,很多地方都有,但也不是满大街都是,想买到次等面粉并不容易。

    难怪刚才小情侣说包子好吃,用次等面粉配合低等的肉料,做出的包子肯定不会差。

    包子里面是猪肉,而且是低等猪肉,在目前大部分都是饲料喂养出垃圾品质的肉食市场下,能有低等级别的肉食很不容易,这说明他用的肉,是散养的家猪,没有使用饲料。

    可惜肉的品质没有达到次等,若是达次等,味道还会更好。

    想到这里,古争哑然一笑,一个小吃,能有这样的品质已经很不错了,这也是他今天发现的第三个使用了次等级别食材的小吃。

    “给我也来两个!”

    古争要了两个包子,既然是次等和低等做出的包子,味道肯定不会太差,不差的东西都可以去吃,古争可是美食评论家,四处去品尝评论美食可是他的工作。

    包子味道确实不错,皮有点厚,不过因为是次等食材,筋道的包子皮并没有影响包子整体的口感,肉馅分量很足,而且没有使用其他食用油,就是肉本身带的油水,咬一口,非常的香,口角还带着散发着香味的油汁。

    “包子不错,为什么叫狗不理,不怕以后被人告了打官司?”

    古争对包子很认可,吃过包子后,索性和那小贩聊了起来。

    “我也怕,但名字是朋友一直在叫,以前在狗不理干过,出来后也卖包子,很多吃过我包子的人都说我的包子比正宗的狗不理还要好吃,他们给我的包子起个外号,比过狗不理,渐渐的别人也都这么叫我!”

    小贩有点腼腆,古争的问话他还是回答了,只是一直低着头。

    这小贩以前就在狗不理工作,是个勤奋有心的人,虽然没能真正学到狗不理包子的制作方法,但依靠自己的摸索,还是做出了很好吃的包子。

    古争暗暗点头,他相信小贩的这些话,如果和狗不理店卖出的包子相比,他的包子确实要更好,但和真正掌握了狗不理技术的那几位大师来比,他的还差些火候。

    别说他们了,给古争相同的食材,他做出的包子,也不会比这小贩差。

    这就是厨艺上的差距,食材相同的话,比的就是厨艺了。

    “你一直都在申城吗?”古争心里微微一动,又问了句。

    “不是,我这次是被邀请而来,特意来参加的小吃节!”

    小贩摇头,这次美食协会邀请了不少的人,他并不在申城,是在金陵卖包子,家也在那边。

    “这样啊,打扰了!”

    古争轻轻点头,如果小贩在申城,他还想着能不能把他邀请进入自己的店,他的店一直只有鸡血汤,实在太单一。

    之所以一直没有添加别的东西,是因为古争对美食的要求很高,没有好的美食宁可不上,要上就要上最好的。

    可惜这小贩是金陵人,他这个想法也就没提。

    “就是这家包子,味道很不错!”

    刚才离开的小情侣又回来了,还带了好几个人,他们都是一起的同学,两人吃过包子说好吃,告诉了其他人,正好这里面有人也和他们一样,吃过正宗的狗不理包子,并不认可,小情侣就带着他们一起回到这里。

    “给我来两个!”

    “我也要两个!”

    这些人都买了包子,没一会就卖出去了好几个,所有人都在那吃着包子。

    “赵帅,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比你吃过的正宗的还好吃吧?”

    小情侣中的女孩对着一个男生说了句,那男生刚吃完一个包子,随即轻轻摇头,说道:“我承认味道是不错,但没有我吃过的正宗狗不理包子好吃!”

    “不可能,我们也吃过,绝对比正宗的狗不理包子好吃!”

    女孩立刻反驳,他们是前不久刚去过天津,特意去吃的狗不理包子,很贵,而且让他们很失望,真的没有这个小贩卖的好,所以刚才见到朋友就抱怨了几句,顺便介绍了这家的包子。

    “我说的是真的,没必要骗你们,我吃的是大师亲手做的包子,不是店里的那种,比店里的好吃太多了,这个虽然很好,但真比不过大师亲手做出来的!”

    叫赵帅的同伴再次摇头,他所说的狗不理和女孩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古争一直就在旁边,暗暗点头,看来这个年轻人家里有一定关系和能量,能吃到真正大师做出的包子。

    想让这些大师亲手做包子并不容易,就好像有人想喝鸡血汤,店里的随便喝,但想喝到古争亲手制作的并不容易,之前是因为有考验在,古争天天做,现在他亲手做的已经很少很少。

    不是认识或者熟悉的人,古争根本不可能去给他们做。

    “什么都是你说的,还什么大师做的,难道店里卖的就不是正宗的呢,难道说他们卖的就是假的?”

    女孩显然并没有认可男生的话,气鼓鼓的在那反驳了句,谁让她不久前才在狗不理店失望了一次,现在遇到了更好吃的包子,同样吃过的却不认可,让她感觉是故意和自己做对。

    “随便你说吧!”

    叫赵帅的男孩苦笑一声,古争相信他的话,但那小情侣并没有相信,这种事没办法说谁对谁错。

    小情侣是去狗不理店吃的,那里做包子的人不可能是大师,都是普通的厨师,量化做出的包子,要都有大师的水平,那狗不理早就全国各地都是了。

    赵帅因为特殊关系,吃过大师做出的包子,他吃的才是真正的狗不理,可惜小女孩不知道,所以在争执,反驳。

    两人都对,没有谁错,只是遇到的事情不一样,也不能说小女孩吃到的就是假的,毕竟那是真正的店卖出的包子。

    “你们别争了!”

    见那小女孩还在分辨,古争忍不住上前说了句,他倒不是多管闲事,只是这种事他们根本分辨不清楚,闹到最后,只会影响他们的关系。

    “你是古争,古大师?”

    古争刚站出来,赵帅就愣了下,随即不确定的问了句,这次轮到古争惊讶了,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居然认识自己。

    “我是古争,你是?”

    “真的是您,我可是您的粉丝,杭城美食大赛的决赛我看了,您非常的棒,还有您的鸡血汤店我也去吃过了,味道是真的一级棒,我太佩服您了,我给我爸说,我以后就想做一个向您这样的厨师!”

    赵帅显得很激动,古争则很是愕然,没想到来参加小吃节,还遇到了自己一个小粉丝。

    “对,您的鸡血汤金坛也有参加活动,所以您来了,对吧!”

    赵帅继续在那说着,古争则轻轻点头,他的确被邀请而来,但*血汤的并不是他,而是高长河。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古争?”

    赵帅的同伴很小声的问着,赵帅平时没没少说过古争,而且他们都和赵帅一起去吃过古争的鸡血汤。

    是店里的鸡血汤,古争亲手做的只有赵帅吃过,他们都是学生,对他们来手,八百八十八一份的鸡血汤实在太贵了。

    “对,这就是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的古大师!”

    赵帅骄傲的说着,古争叫住他们,本就是想给他们说清楚,既然这是自己的小粉丝,那就更要说清楚。

    古争把真正的情况粉丝给他们,几个人在那听的都很认真,连卖狗不理包子的小贩都凑了过来。

    “高大师的包子我也吃过,真的比我的强!”

    小贩自己承认,大师的包子做的比他好,他就是一直在跟高大师学习,高大师是他心目种的偶像。

    事情有了定论,没有谁错,只是站在的角度不同,才引起的分歧。

    “古大师,难道说,就没有真正比那些老字号做的更好的吗?”

    小情侣的女孩轻声问了句,她对小贩很认可,听到小贩自己都承认不如大师,有点为小贩不甘心。

    “怎么没有,古大师当初做的鸡血汤,就比孙家鸡血汤还要好,后来孙家老汤都送给了古大师!”

    赵帅立刻说了句,民间有很多著名小吃,狗不理是一个,孙家鸡血汤也是一个。

    要说有没有人做的包子比狗不理还要好吃,古争真不知道,或许黄家灌汤包的真正传人能去比一比,但黄家包子分散了,而且他们不是同一类。

    包子的种类很多,不是同一类,就不好对比了,比如大包子和小包子就没办法比,灌汤包里面很多汤水,狗不理里面则是油汁。

    还有灌汤包皮很薄,狗不理的皮则厚一些,两者都是包子,但却不是同一类。

    就好像白种人和黄种人,都是人类,你去对比他们谁更好看,能对比,但肯定没有同类更好对比。

    “我相信民间肯定有,虽然很多传统名吃都有绝活,但有这么一句话,叫高手在民间,他们的绝活很多都是祖辈发明,既然他们的祖辈能创造出来,现在的人未必创造不出来!”

    古争想了下,最后还是点了下头,这些都是年轻人,年轻人都有些争强好胜,古争不想让他们太失望。

    而且古争说的没错,高手在民间,民间不一定有人做的比那些传统名吃要差。

    “餮仙传人,餮仙大人当年就很感叹,很多更好吃的美食其实并不显眼,没有那些有名气的出名,当年他还特意寻找过,找到过好多并不出名,但味道却比同类出名者更好的美食!”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古争猛的一愣,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餮仙传人的话餮仙大人非常认可,触发餮仙大人亲自设定的考验,考验内容如下!”

    果然,古争的预感成真了,他才休息几天啊,这考验又接着来了,最重要的是,这次的考验又是古争自己触发的。

    和上次还不同,上次是遇到了患有厌食症的梁老,这次则是因为他的观点和餮仙大人有了重合,所以才触发考验。

    “餮仙传人找到三种名气不大,但做出的食物比同类最有名味道更好的美食即可完成考验,具体哪些美食可以用做考验,怎么去完成,由器灵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考验内容发布了,果然和他说的话有很大的关系,他说民间有更厉害的高手,做出的美食比最出名的传统名吃还要好,现在考验内容就是这样。

    古争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没事乱说什么。

    “本次考验,成功有丰厚奖励,失败则无惩罚!”

    器灵继续说着,古争刚想询问器灵立刻噎在了那里,他想问的就是失败了会有什么结果,没想到这次失败居然没有惩罚。

    没有惩罚,那岂不是说,考验即使完不成,也不用有任何的担心了?

    “这是餮仙大人定下的,可能他担心餮仙传人的环境不同,所以没有设置惩罚!”

    器灵闷闷不乐的说了句,没有惩罚,居然没有惩罚,这样的考验那岂不是太轻松了,它也没办法借此来威胁古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