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90章 谋划
    ‘峨眉光罩’的防御性能很强大,它能够完全抵消五层境界修炼者的攻击。每一次用它来抵消攻击,古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仙力的消耗,攻击力度的不同,消耗仙力的程度也不同,以古争如今的修为,‘峨眉光罩’所能带来的防御,要远比天山之行时的强悍。

    承受攻击的量或质,只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峨眉光罩’都会破掉。而古争在一天时间内,只能动用三次‘峨眉光罩’!这个次数的限制,为峨眉戒神通的极限,不受古争修为深浅的影响,毕竟它只是低级仙器。

    古争被轰飞出去的这一击,力量极为恐怖,它竟然直接将‘峨眉光罩’给打碎了,这是古争前所未有的经历,这样的攻击强度说明了,看不见的对手比天山之行时所遭遇的那些存在,厉害了很多倍!至少那时候古争被一些五层后期的敌人攻击,‘峨眉光罩’并未像现在这么的脆弱!

    不敢有丝毫犹豫,古争在第一时间再次发动‘峨眉光罩’,同时向着远处的古安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上前。如此恐怖的未知存在,如果连他的都应付不了,古安等人过来也只能是送死!

    古争的眼睛睁大,努力且快速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可惜仍旧是没能发现敌人。

    “嘭……”

    ‘峨眉光罩’应声而碎,古争第二次被轰飞,不敢犹豫的他,立刻发动了峨眉戒的最后一次神通。

    有‘峨眉光罩’的保护,未知存在的两次攻击,都没有对古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只是‘峨眉光罩’被破之后,攻击的余威震得他胸口有些发疼罢了。

    暂时是没受什么伤害,可古争面对的情况危险而又诡异,他的脸上已有冷汗流下。

    两次攻击都是从背后发出的,第一次还能够说是古争大意没看到!可第二次攻击,古争前一刻才三百六十度的目光巡视,后一秒攻击便再次落在了他的背上!

    看不到敌人,听不到攻击时的劲风,但攻击却是实打实的落在背上,这是多么不可以的事情吧!

    古争跑了,发动飘渺幻身术的他,七拐八拐的跑出了一段距离后,转身丢出了一块烤肉。

    烤肉没能将未知的敌人引出来,而古争的背上却遭到了第三次攻击!

    “这究竟是什么鬼?”

    古争于心中惊叫,三次攻击让他想到另外一个可能,未知的存在应该不是隐身,而是藏在他的影子里,要不然根本解释不通,它为何每次都在背后发动攻击,且诡异的如影随形!

    古争想跑,可没人能甩得掉自己的影子,除非有无影灯的存在。

    心急如焚,可古争的猜想并没有错,攻击他的存在,的确是在他的影子中。

    古争郁闷,可它影子里的东西更郁闷!三次最强攻击都没能解决掉古争,这也是它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并且,三次已达到了它能够‘附影’作战的极限,它也不得不离开古争的影子了。

    于是,在古争睁大的眼睛中,他的影子蠕动了起来,有个明显不属于他影子的黑影,要从其中挣脱出来。

    “开山刀法!”

    古争怒喝,手中唐墨直接横扫了过去。

    对方没有再发动攻击,而是想着脱离,古争虽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可‘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古争非常理解。

    明明只是一个黑影,可唐墨上传来的触感却是实打实,如同劈在了血肉之躯上。

    “斩!”

    黑影没有反击,但却从古争的影子里脱离的更多了,这让古争赶紧再次挥刀,以求能够多斩它几下,最好是能把它斩杀了。

    “呜嗷……”

    当古争的唐墨斩中黑影七次之后,黑影也已完全脱离了古争的影子,咆哮出声的它,挥动起胳膊形状的东西,重重磕在了唐墨之上。

    巨大的力道从唐墨上传来,古争被磕飞了出去,而黑影也在他平稳着陆的眨眼时间里,变成了一个漆黑的怪物。

    高有一米五,通体覆盖着如同头发一般的长长黑毛,看不见嘴脸,只能看到双臂上有黑毛遮不住的大块肌肉。除此之外,怪物身上有八道明显的伤口,大多数集中在肚子之间,虽不致命,可也鲜血淋漓。最为严重的伤势,在怪物的胸口处,那里有一个血洞,正被怪物以单手按着。

    “影兽,极为罕见的一种灵兽,具备一丝上古神兽‘影魔’的血脉,本命神通为‘附影’。还好你遇到这只影兽血脉觉醒不多,又加上现在还不是夜晚,要不然你已经死了。”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你这可恶的器灵,刚才干吗去了?我就不信这只影兽偷袭我之前,你没有发觉?还好我机灵,要不然你的餮仙传人可就挂了!”古争气呼呼地吼着。

    “是谁说要把未知危险当做历练?我这只是帮你完成所愿罢了。”器灵笑得有些得意。

    “未知危险?这未知的危险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我说那话指的是,实力相差不算太多的意思啊!这个影兽的‘附影’攻击那么厉害,要不是有峨眉戒的保护,我还真就死掉了呢!”

    “你不是还没死掉吗?况且,灵兽有点法术并不奇怪,你如果把影兽这种特殊的天赋神通,当做是一种法术来看,心里是不是会平衡一些呢?”

    面对古争的气愤,器灵仍旧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哼,口口声声说要赶紧让我提升实力、要帮助我提升实力,有你这么放心大胆的帮助吗?”

    其实古争根本就没生多大气,器灵不提醒一定是有它的原因,他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趁机讹诈器灵一些好处。

    “我知道唐墨一定会提醒你,那就没必我再做出提醒了。不过你的反应很快,唐墨才稍有异常,你就已经使用了峨眉戒的神通,这一点你做的非常不错!”器灵夸赞道。

    “嘿嘿,既然我做的不错,之前又提心吊胆的承受了惊吓,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好处呢?比如你私藏的什么东西,哪怕是一枚仙元丹也好,总归是在我提升修为的道路上,起到了一点帮助作用的吧?”

    古争知道器灵小气的很,要求也没有往大了说。

    “哼哼,仙元丹没有,仙藤有一根你要不要?”

    器灵不怀好意地笑着,古争顿时感觉屁股有点疼,当初被仙藤抽打的滋味,清晰的如同是在昨日。

    “器灵,你这狠心贼!”古争哀嚎道。

    “影兽暂时没有了‘附影’神通,且又被你误打误撞的伤到了胸口,你有飘渺幻身术傍身,它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你赶紧将它解决掉吧!古争,你这次可是赚大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影兽灵丹的妙用!”器灵缓缓道。

    “竟然还有妙用?”

    古争一下子来了精神,而受伤的影兽也在这时候向他扑来,速度快得有些吓人。

    “来得好!”

    古争眉头一扬,立刻挥动着唐墨迎了上去。

    影兽尽管被胸口伤势所拖累,可在战斗的过程中,古争仍旧胆战心惊。

    影兽太强大了,不管是它的速度,亦或者是它的力量,都是非常的恐怖!可以这么说,如果是在它全盛的时候,它的速度和力量相结合,绝对能够轻松干掉大多数的高级灵兽!而它拥有的恐怖蛮力,古争这个小不点,只要敢被它打到一拳,毫无疑问的将会挂掉。

    好在飘渺幻身术够强大,唐墨也足够锋利,古争本人也很争气,一番尘土飞扬的战斗后,古争放倒了影兽,斩掉了它的脑袋!

    “掌门,你没事吧?”

    古安他们都奔过来,其中柳影都吓哭了。古争跟影兽对战的期间不是没有危险,被它‘附影’攻击的过程更是恐怖!如果不是古争多次示意他们不要过来,他们早就冲来了。

    “没事没事,看把你们一个个紧张成了什么样子。”

    古争嗔怪着,其实心中则是暖暖的。

    “好了,我也累了,古争和柳影,你们两个帮着天成将影兽的灵丹取出,它的肉可硬得很呢!”

    古争倒也没那么累,说这些话其实是看到了古安三人眼中,都有种感觉自己没用的自责!所以古争便想让他们出出力,给他一点存在感。

    “器灵,你快跟我说说,我这次怎么就赚大了呢?还有唐墨是怎么会事,它为什么会预警?”

    好奇的古争,立刻在心中发出了询问。

    “唐墨是仙器,同样也是邪器,你之前不是有问过我,它怎么才能恢复如初吗?我告诉你的答案则是很难!”

    “想要将唐墨恢复如初,需要用一些邪物来祭炼它,而这些邪物通常都是人造的,对你来说根本就不会去弄那些有伤天合的东西。但是,天生的一些邪物,你倒是可以用来恢复受损的唐墨,这些东西除了比较罕见之外,你用了倒也不会产生什么心理负担。”

    “影兽就是邪物,你在此地没有发现其它灵兽的尸体,全都是被它以特殊的手段吸收了。唐墨会在发现影兽的时候发出震动,其实并不是预警,那只是它的本能灵性中,对于‘药’的渴望。”

    “你如果现在把唐墨插入影兽的尸体,催动它去吸收,唐墨能将一整只影兽吸成一堆渣滓!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以后凡是遇到能给唐墨做‘药’的邪物,具备着内丹或者灵丹的这种,我只建议你让唐墨吸收他们的灵丹或内丹就好。”

    “灵丹和内丹为纯粹的能量,尸骨则含有暴戾之气,吸收它们虽然能够让唐墨恢复的更快,但那样恢复的唐墨,则容易不受控制、容易出现反主的现象。”

    “至于我说你赚大了,则是关于影兽灵丹对唐墨的影响。”

    “唐墨在全盛时期,是件很可怕的邪器,它有一个特性,能够在吞噬邪物之后,继承邪物的一些能力,变做它的神通,供其主人使用。现在的唐墨受损严重,可它的这个神通还是保留了下来!”

    “如果你让唐墨吞噬了影兽的灵丹,唐墨能将影兽的能力或特质,转化为神通让你使用。只不过,这个使用绝对不是无限,极大可能只是使用一次就没了!毕竟,唐墨受损严重,影兽的等级也不高,而这一点同样也影响着转化神通的威力。尽管这听起来不是多完美,可在你现如今的修为阶段,这样的一个神通已是很强悍了。”

    “另外,影兽灵丹我建议你关键时刻再用,同样还是唐墨受损程度的缘故,转化来的神通,它所能保存的时间还太短。”

    器灵说了很多,古争也非常激动,如果不是它最后的补充,古争是真想让唐墨把影兽的灵丹现在就吞了。

    “爽!”

    半躺在血晶葡萄架下,古争惬意的喝了口仙酒来恢复仙力。

    不俗的收获,引人垂涎的血晶葡萄,习习凉风扑面而来时,一口醇香的仙酒下肚,战斗后浑身的酸楚荡然无存,这种感觉那叫一个舒坦,可惜,仙酒太厉害,古争一次也只能喝这么一点,再多喝就要误事。

    相对于古争这边的轻松,青城派和司徒家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赵信很有自知之明,这次青城派就他一个人进来,他也不打算搞什么清理果园的壮举,他只想等第三天异果成熟的时候,趁乱能摘多少就摘多少。

    怀着这样的心态,赵信没有先去果园,而是去了一些别的地方,采了一些草药。

    如果赵信能专心的寻找药材,这倒也没什么,可惜他在寻找药材的时候,正好来到了距离司徒家果园不远的地方。

    一想起这次蜀墟开启,司徒家跟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赵信就想去看看这位‘难兄难弟’,看看他如今过的咋样。

    司徒明国过的并不好,他没有像赵信的那样明智,怀着一个热血澎湃的心,他竟然想要进入果园中心区域看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园中心区域的灵兽,多到了让司徒明国害怕的程度。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比较倒霉了,撤退的司徒明国惊动了兽群,他被兽群从果园中赶了出来!

    被兽群赶出果园的事情很罕见,在蜀墟的开启历史中,也只有峨眉派的那位先祖,以及现在的司徒明国了。

    赵信看到司徒明国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不想跟这个时候的司徒明国说话,他想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赵信看到了司徒明国,司徒明国自然也看到了赵信。

    “赵道友别跑,等等我!”

    司徒明国犹如见到了亲人一般,而赵信则是被他气得咬牙。

    无奈的赵信只好停身,帮着司徒明国解决了他身后的灵兽群。

    一会工夫后,灵兽危机被摆平,赵信和司徒明国累的躺在喘粗气。

    “赵道友,别来无恙啊?”

    躺在地上的司徒明国,侧脸望着同样躺着的赵信,脸上的表情很欠。

    “别来无恙?你也好意思?遇到你,我可真是倒了霉了!”

    赵信气不打一处来,他如今可是受了不轻的伤。

    “赵道友别生气嘛,出手相助又不让你白忙活,这些灵兽的灵丹,还有它们身上那些能用的东西,全部都归你赵道友所有,这总可以了吧?”

    “此话当真?”

    “自然是当真的!”

    听到司徒明国确认,赵信总算觉得他顺眼了一些,十三只灵兽,其中两只还是中级,付出这点小伤换来这样的报酬,这还真是非常划算的一件事情。

    只不过,天上不会掉馅饼,赵信明白司徒明国只怕是有事相求。可不管他所求的是什么,事先又没有说好,他收了灵丹就算不答应,司徒明国也不能说什么。

    想到就做,赵信拖着疲累的身躯,先起来打扫战场了。

    看到赵信慌成这样,司徒明国无奈地笑了笑:“赵道友,你觉得咱们两家,这次蜀墟结束能收获多少资源呢?”

    “肯定是极少的,看看往年的峨眉,你就能知道咱们这次的多少了。”赵信叹息。

    “我觉得咱们应该改变现状!果园资源是蜀墟最大的资源,既能得到异果,又能得到灵丹,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假如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被那些畜生给霸占了,心痛的同时,也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历来进入蜀墟人数最少的门派,都是跟咱们现在差不多的情形。”

    “不,赵道友,咱们不能失去斗志,应该要积极的去改变现状,我觉得咱们应该找人联手才对!”

    司徒明国的话让赵信一惊:“你想干吗?可别忘了蜀墟中的规矩!”

    “规矩,规矩不都是人定的?规矩不都是蜀山遏制咱们发展而定的吗?你好好考虑下我所说的话,假如咱们能找一个门派合作,咱们这次仍旧能够收获不少资源,你也知道资源对于一个门派发展的重要性。”

    司徒明国一段话说完,给了赵信一点消化的时间。

    片刻之后,赵信开口:“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是游说其他门派的事情由你来做,我是不会出面。”

    “可以,只要你赞同就行,游说其他门派的事情就由我来做。”司徒明国开心道。

    一拍即合的两人,又商议了一会细节,司徒明国便上路了。

    蜀山五个分支,两个分支已经算是合作了,还剩下的只有灵剑宗、紫云宫和峨眉。

    峨眉派不在司徒明国和赵信的考虑之中,灵剑宗有五个人在蜀墟里,且实力强横,本身又傲气的很,所以最为合适被游说的门派,也就只剩下了紫云宫。

    司徒明国到达紫云宫果园的时候,紫云宫的人正在猎杀灵兽。

    “司徒明国,不在你们司徒家的果园呆着,来我们这边做什么?”

    三姐妹中的老大凌雪开口,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些冷淡,上次司徒家和古争在藏剑峰下的冲突,她们可是全程经历了!对于司徒家那两个人的耍赖能力,也都已经在叹为观止的同时,心中产生了深深的厌恶。而这厌恶的感觉,自然也包括当时在场的司徒明国和司徒明军兄弟两个。

    “来这边自然是有事了。”

    司徒明国赔着笑,眼睛在四周看了又看之后,再次开口道:“凌雪,你们晓晨师叔呢?”

    司徒明国口中的‘晓晨师叔’,指的自然是这次紫云宫进入蜀墟中的那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子。

    “师叔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大姐说吧!师叔离开的时候说过,这里有什么事情,由我大姐全权负责。”三姐妹中的凌雨开口道。

    “好吧,凌雪姐姐,事情是这样的……”

    变了称呼的司徒明国,将所求之事快速说了一遍。

    “这样啊,不知道我们帮忙会有什么好处呢?”

    听完司徒明国的讲述,凌雪眨巴着大眼睛问。

    “咱们合力清理果园,你们果园中的灵兽,我们零报酬帮忙猎杀,异果更是分毫不取。我们果园中的灵兽,你们猎杀完了,当场就分你们一半的灵丹!至于说异果,到时候我们司徒家和青城的收获,再分别给你们三分之一!”

    司徒明国说话间,脸上的表情如同被割了肉,惹得凌雪三姐妹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司徒明国你也不用那副表情,要是没人帮你们,你们的最终收获有多少,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找我们帮忙,你们不仅一点都不吃亏,反倒是赚了便宜呢!”

    凌雪声音一顿,脸上的嬉笑也收起来,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司徒明国,对不起了呢!我们不可能坏了规矩去帮你们,之所以要问问,只是想知道你们为了多得到资源,究竟会让步到什么程度。我这样做,你不会打我吧?不会跟我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吧?”

    “不会不会,哪能呢!”司徒明国满脸堆笑:“既然姐姐们不答应,那我就先告辞了,祝姐姐们这次收获颇丰,不用送了!”

    司徒明国转身,心中恨恨骂了句:“什么东西,一群骚娘们儿,跟我司徒明国装清高?对我司徒家落井下石是吧?别落到我手里,要不然,哼哼……”

    紫云宫碰壁,这让本来不想去灵剑宗的司徒明国,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了。

    司徒明国到达灵剑宗果园的时候,灵剑宗的五头猛虎已经战得浑身是血,而这血当然是来自那些灵兽。灵剑宗的人已将三分之二的果园都给清理了,看样子今天晚上,他们就能将果园清理干净了。

    “司徒明国,你来做什么?”

    灵剑宗的领头者韩毅,冷冷地望着司徒明国,对于司徒明国这时候出现在他们果园里,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他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韩前辈,事情是这样的……”

    司徒明国赔着笑,可没等他把想说的事情说话,就被韩毅挥手给打断了。

    “你是自己滚,还是我教你怎么滚?”

    韩毅伸手指着果园外,司徒明国不敢有丝毫犹豫,韩毅的脾气火爆程度,他知道的非常清楚!

    于是,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司徒明国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灵剑宗的果园,身后还不断有笑骂声传来,说他们司徒家输不起,一次排名成绩不好,就想着破坏规矩云云。

    司徒明国简直气炸了,活了几十岁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从藏剑峰被赢走一个蜀墟名额,再到排名盛会上被踩,刚刚又被紫云宫戏弄,被灵剑宗辱骂!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司徒明国觉得,他要是不发泄一些,他真的会疯掉。

    “呦,这不是司徒明国吗?不老老实实的在司徒家果园里清理灵兽,跑到这里来瞎晃什么?”

    从一片树林中钻出了一人,此人也就三十四五岁的样子,是蜀山派这次进入蜀墟的十五人之一。

    司徒明国本来就不爽,这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还用说教的口吻来问他,这让他怎能受得了!

    司徒明国张嘴,他真想告诉那小子,要不是他命好生在蜀山,有大把的修炼资源供其使用,他能在这个年龄达到五层初期的境界?再说了,就他这种说话方式,一看就是没怎么出世历练过的,这样的说话方式如果是换了外面世界中的普通人,当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惜,司徒明国虽然张嘴,但他想说的话只能是咽在肚子里,因为从那小子身后的树林中,陆续钻出了十四个人,蜀山派的十五个人,一个不差的全在这里了。

    这里并不是蜀山派的果园,蜀山派的人现在出现在这个地方,只能说明他们果园已经清理干净了。

    “司徒明国,你在这里干吗?”

    “这还用问,肯定是一个人无法清理灵兽,还不如离开果园,赶紧寻找一些药材呢!”

    “你不说我都忘了,司徒家这次在排名盛会上取得了第四的好成绩,之前更是输给了峨眉一个名额,所以这里才会只有司徒明国一个人!”

    蜀山派弟子的话,如同钢针一般刺入司徒明国的耳朵,气得他眼角都狂跳了起来。可是气归气,司徒明国还不得不陪着笑行礼,谁让说他的这些人,全部都是蜀山派的呢!

    “杨兄,你们这么快就把果园清理干净了,真是羡慕死我了!”

    被人挤兑,司徒明国所能做的只有赔笑。

    “嗯,你也需要多多挑战才是,争取果园那边能多收获一些,注意安全,我们这边先走一步了!”

    蜀山领队波,并无多做停留的打算,还礼之后立刻带着人离开了。

    十五个人中,洛潇是走在最后的那个,当她经过司徒明国身旁,她小声骂了句:“小人!”

    之前刚进入蜀墟的时候,司徒明国和赵信阴阳怪气的话,洛潇实则是听到了。

    目送蜀山派的人走远,司徒明国心中的憋屈更盛一份!

    “什么玩意?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家伙,要不是蜀山派对我们其他门派有遏制,我们其他门派会比你们蜀山差?换了我们每次蜀墟开启拥有十五个固定名额试试?你们又算是哪根葱?嘲笑我们司徒家,看不起我司徒明国是吗?你们都给我等着!”

    司徒明国心中咆哮,狠狠一脚将地上的一块石头踹飞,他狂奔向了峨眉果园所在的方位。

    在司徒明国看来,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为峨眉、因为古争造成的,如果没有古争,他们司徒家这次,稳稳坐定了排名第三的位置!

    一会工夫后,司徒明国已冲入了峨眉果园。

    在果园走了一段之后,司徒明国发现地上有不少灵兽被处理过的尸体,再想想他之前被灵兽给‘清理’时的遭遇,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还收拾的挺干净是吗?我特么让你还干净!”

    司徒明国狠狠一脚,踹在了一棵朱果树上。

    “咔嚓……”

    本就不粗的朱果树被踹到,其上马上就要成熟的朱果,沾染土气之后,迅速开始了腐烂。

    “一次糟蹋你们十几枚朱果,这还真是快意啊!”

    司徒明国狞笑,一掌又将另外一棵朱果树打倒。

    肆意的破坏了峨眉果园八棵朱果树后,司徒明国才算稍微的冷静了点。他明白,他如今的所作所为,如果被其他门派看到,肯定会被追杀,毕竟这些朱果树都是公共财产。

    “哼,第三名的位置没那么好坐,这只是一点利息!”

    其实清醒过来的司徒明国已经有些害怕了,他在心中为自己行为找了借口后,火速离开了现场。

    不过,司徒明国并不是打道回府,他仍旧是在峨眉的果园中,他要去看看古争等人,看看他们的清理进度怎样了。

    “小心,一定要小心,不能被古争给发现了,要是被他给发现,那可就糟糕透了!”司徒明国暗付。

    对于古争这个人,尽管司徒明国的明面修为比他高,但司徒明国仍旧是惧怕着他。

    有着‘流星仙步’傍身的古争,除非是修仙者,要不然没有人会不怕,即便家族中,仍旧有不少人怀疑,古争是服用了什么未知的东西来提速,但性格古怪的司徒明国却觉得,这件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司徒明国找到古争等人的时候,古争他们已经快要将中心区域给清理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藏在远处的司徒明国心头巨震,他看到古争竟然用投饵的方式,放到了一只又一只的高级灵兽,轻松的将它们斩杀后取宝,过程不会比捡破烂难多少。

    司徒明国恨的咬牙,他已经能够看出,峨眉派将是第二个将果园清理干净的门派,这得收获多少灵兽资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