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1章 报复
    白猫依然躺着,只是回过头,疑惑的看着古争。

    “猫兄,我知道你跟着我,只是想要好吃的,但我也有自己的事,络预定,凌晨五点就有人前来排队,甚至还有黄牛倒卖古争亲手做出的鸡血汤。

    这些黄牛后来被古争整治了一次,再也不敢出现。

    除了黄牛,还有一些有权位的人,来的晚了些,古争已经不做了,强烈要求古争必须做给他们吃。

    有一次来了个区工商局副局长,非常的嚣张,古争不做就要封他们的店,最后店没有被封,这位副局长却被请去喝茶了,最后职务都丢了。

    自那以后,再没有哪个权贵敢来店里撒野,也没有人敢提出什么额外的要求。

    只有五个,还行古争想了下,马上说道:“那就明天吧,明天让他们一早来,明天只卖五份,剩下五份留给他们!”

    古争轻声的说着,古争不是不会变通,只是有些原则性的东西不想去改变,强迫他去做美食,他肯定不会同意,他没必要去看那些人的脸色。

    中华美食协会的人想吃,那做给他们,明天早上只卖五份,这个可以提前声明。

    “老板,他们的意思是现在就想要,明天一早他们就要回去了!”

    店长的脸色稍稍有些尴尬,他最大的担心在这里,他知道自家老板的脾气,每天只做一次,绝对不多做。

    为什么如此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是古争的硬性规定,这次来的人若不是中华美食协会的人,又对古争自己有好处,他是不会过来询问的。

    “明天就走,那就让他们走吧,这次没有机会,下次再来!”

    古争淡淡的说了句,店长猛的一愣,心里再次发苦,站上的文章,对身边的秘书询问。

    “哪个白痴干的,他疯了吗?”

    男子是京城烤鸭总经理,他们的烤鸭也是百年老字号,这篇文章因为有攻击百年老汤,所以被他注意到,正好看到。

    “我也不清楚,我现在就去查查!”

    秘书急忙说了句,跑出去查文章的出处,不仅是在京城,天津,西安,羊城,申城都有人在说着类似的话。

    高老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来还很担心,可看到文章之后,反而不担心了,满脸的笑容。

    汴京,孙老挂了电话,打开电脑,找到了一篇文章。

    看完之后他就不断摇头,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担心,他很聪明,只看文章就知道肯定是古争得罪了什么人,故意来抹黑他。

    不过这个抹黑他的人肯定是个新手,没什么经验,你要抹黑也从别的地方,居然从百年老汤上老进攻,这次好了,古争根本不用出手,他自己就会有无限的麻烦。

    对,麻烦,而且麻烦刚刚开始。

    马世伟就是去找古争的美食协会成员,而且他还是办公室副主任,最重要的是,他今年三十都不到,非常的年轻,有前途。

    他年轻,身边也跟着一群年轻人,因为他们特殊的身份,无论去哪,到哪,都会有一些大厨伺候着,想吃什么都没有问题,那些真正有权威的老人名厨,他们不敢去找,但那些只是有点名望的厨师,根本没被他们放在哪里。

    无论到哪,都是名厨亲自接待,像大爷般的伺候着他们。

    这次到古争的店里,本来以为也会如此,可没想到他们连古争的面都没见到,就被赶了出来,其实店长只是拒绝,并没有赶他们,是他们自己认为如此。

    马世伟一直顺风顺水,哪受过这样的委屈,立刻展开了报复。

    ‘

    他知道一个火的饭店,什么地方是他们的弱点,古争店里只有鸡血汤,另外就是一种高价格的矿泉水,矿泉水还是进口,根本没有可以攻击的地方,只能从鸡血汤下手。

    对吃货和食客来说,美食好吃是一方面,可食品安全也很重要。

    他知道古争的百年老汤有一定的历史,然后就从这方面来世进攻抹黑,文章是马世伟亲手写的,他的确很有文采,写的很精彩,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看了他的文章都会产生担心,不敢再去吃古争的鸡血汤。

    再好吃的东西,危急到了身体,就要考虑了,河豚有毒,但味道鲜美,大家愿意去吃,但谁愿意去吃河豚有毒的部分?

    真告诉他,这就是河豚有毒的部分,一定没人再去吃。

    他的计划是好的,文章用词很是犀利,他相信这样的文章传播开之后,古争的生意必然会被影响,到时候他就要后悔得罪自己了。

    “是,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得意的马世伟,正幻想着古争来找自己求饶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之后,他的脸色变的无比苍白,双眼无神。

    电话居然是黄会长亲自打开,黄会长是上任会长,但在美食协会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他之所以能有这么好的前途,其实也和黄会长有很大的关系。

    他的爷爷,和黄会长就是好友。

    可在电话里,黄会长把他骂了一通,说他是疯了还是傻了,不管因为什么,也不能去说这百年老汤的不对,他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而且绝对的捅了马蜂窝?

    黄会长还告诉他,稿子他已经截下来了,让他赶紧回来。

    黄会长是截下了稿子,但他截的只是一份,而且黄会长不上网,根本不知道网上早就发表了,而且不是一个地方发表,现在天南地北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过那篇稿子。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了,但他很清楚,能让黄会长这么严厉警告他的事,绝对不是小事,这一次,或许他是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