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35章 算计
    在汴京的时候,他们就听说了【古记鸡血汤】很火,真正来到申城后,他们才知道到底有多火。

    每天五千份鸡血汤全部都能卖完,而且都是提前卖完,让他们感觉最过分的是,古争居然将价格提到八十八元一碗,这样一天的营业额就是他们之前的好几倍,让他们很是眼红。

    “这个小偷!”

    “混蛋!”

    几个人在那咬牙切齿,古争的生意越好,他们就越怨恨,越嫉妒,在汴京的时候,他们就曾经咨询过律师,想问问能不能讨回百年老汤,可律师的回答让他们很是失望。

    首先这锅老汤的所有权并不在他们手上,一直都在孙老的手中,而且百年老字号当初也是颁发给孙老的,他对这锅汤有着绝对的支配权。

    除非孙老开口去要,否则即使他们是孙老的子女,也无法要回。

    也就是说,从法律角度来说,这锅老汤的所有权已经属于了古争,是孙老亲自承认的,这点让孙家子女很是绝望,他们数次上门找自己的父亲,都吃了闭门羹。

    最后被逼急了,孙老到公证处做了个公证,确定老汤的所有权已经完全赠与给了古争,和其他人再没有任何关系。

    有这个公证在,根本没有一点打赢官司的希望。

    “他居然敢卖这么贵,现在一天的营业额就是四十多万,比我们强太多了!”

    孙小香的丈夫在那叹了口气,十几人之中,他的学历最高,本科毕业,其他的人几乎都是高中毕业,孙家老三更是初中毕业就不上了。

    这位孙家最高学历的女婿,曾经建议将孙家鸡血汤搬到大城市去,不一定是申城,京城,羊城等地都可以,只要他们的鸡血汤味道好,大城市的人就会承认。

    但他的建议被孙家所有人拒绝,他们在汴京开的好好的,并不想搬走,而且搬走之后也怕别人不认他们的鸡血汤。

    后来他又提议去大城市开分店,再次被拒绝,现在看着古争的生意这么好,他很是感叹,古争为他当初的建议做出了证明,证明是对的,可惜无论对与错,都和他再没有关系。

    四十多万,听到这个数字孙家几兄妹眼睛更红了。

    他们现在的营业额已经下降到每天不足万元,和四十多万对比起来差距实在太大,现在他们一个月,都比不上古争这里一天,况且他们的生意还在下滑,本地人几乎没人在去,去喝他们鸡血汤的都是外地人。

    这些外地人也在减少,毕竟他们的鸡血汤不像灌汤包那么出名,他们真正的生意完全靠老顾客,没有了老顾客,就等于死亡。

    他们店里还有三十多名员工,这些员工大都是他们自己的亲戚之类,工资都不低,一万的营业额去除各种成本,其实他们每天都在赔钱。

    实在没有了办法,他们这才集体来到申城,想办法拿回他们的百年老汤。

    “老二,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说说吧,怎么办?”

    老大踢了一脚孙家老二,孙家老二这段时间日子过的很不如意,因为他当初的一个赌约,把自家百年老汤给赔出去了,加上遗嘱事件,他现在已经成了孙家人见人烦的对象。

    就是他的老婆,对他也不待见。

    “我能有什么办法,老爷子那边不松口,咱们还能去抢不成?”

    孙家老二委屈的叫了声,他心里更苦,百年老汤本来都被他认定属于自己,结果这么一折腾,弄的现在和他再没有任何关系。

    “抢肯定不行,不过偷呢?”

    孙家老三突然说了句,在申城闹市区去抢东西,他们还没疯狂到那种程度,再说百年老汤是那么好抢的吗,人家的人也不少,还有保安,靠他们这男女老少十来个人,去抢东西和找死差不多。

    不能抢,打官司也赢不来,似乎偷是个不错的办法。

    “高长河在这,高长河欠咱家那么大恩情,让他把百年老汤给掉包出来,还给我们来偿还人情,总可以吧!”

    孙家老三又说了句,无论是他还是孙家其他子女,都认为高长河是欠他们的,当初是孙老教给高长河手艺,才让他有了以后生活的资本。

    既然欠着他们家人情,理所应当的要还。

    “这主意并不好,但未必不可以试试!”

    “就是,如果高长河不帮咱,或者不给咱偷出来,咱就闹,闹的他生意做不成,或者干脆毁了那锅汤,我们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孙家老小恨恨的说了句,自家的老汤让别人给抢走了,而且生意比他们还要好,赚的比他们多的多,让他们早就无比的嫉恨。

    宁可毁了这锅老汤,也不能便宜别人,真的是他们心里的想法,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么去做,他们也需要这锅老汤。

    “老二,当年你和高长河关系最好,你去找他!”

    孙家老大又说了声,孙家老二很不情愿的嘟噜了声,不过声音很小,别人都没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店里在忙碌的高长河,根本不知道外面有人正在算计自己。

    虽然忙,但高长河的心却是高兴的,这可是师傅那锅百年老汤,师傅和古争都无比的信任他,将百年老汤交给他管理,而且还给了让他之前没想到的薪水,他很满足。

    高长河和孙老一样,其实心里都想着让这锅老汤真真正正的传承下去,而不是纯粹用老汤去赚钱。

    这一点他和孙家子女完全不同,也是因为这一点,迫使孙老宁可将孙家老汤送出去,也不留给自己的子女。

    到六点的时候,五千份鸡血汤就卖完了,没有外卖,没有打包,纯粹堂食,如今店里上午和下午饭店闲时的时候都坐着很多的人,真正成为了最红火的饭店。

    “滚,给我滚出去!”、

    高长河住的是一室一厅的单人宿舍,他是厨师长,这是给他的特别待遇,其他员工住的都是集体宿舍。

    孙家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了他的住址,孙家老二特意上门,没多久就狼狈的被赶了出来,高长河是真的生气了,气的发抖,差点没有去动手。

    这几个混蛋,居然想着去偷那锅老汤,难怪师傅对他们彻底失望,真没想到,当初学艺时候和他关系最好,两人经常对比做鸡血汤的孙家老二,现在也变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