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21章 孙老的徒弟
    古争和常丰很快就到鸭血粉丝汤总店。

    这是古争第二次来,上次是来比赛,匆匆忙忙的来去,没有仔细的打量,只记得这里很大,这次来,看的更清楚。

    鸭血粉丝汤总店的门脸很大,有个很大的招牌,外面是透明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用餐的情况。

    现在时间是下午五点,接近饭点,里面用餐的人很冷清,这个时间在古争和总厨挑战比赛之前,他们基本都会坐个五六成的顾客,现在连两成都没有,比起以前大不如。

    店的位置很好,这里是繁华区域,人流量很大,,还有人已经想着办法去找新的工作。

    服务员如此,厨师也是这样。

    现在他们店里的食物口感一天不如一天,甚至还有人在汤中吃到过别的东西,多种因素之下,让他们店的生意变的是越来越差,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地方不小,挺好!”

    常丰首先点头,这是两层,每层至少三百多平,这样的地方和他们心中所想正好一样。

    “常丰,你明天就开始招人吧,顺便做个新的招牌,我也去找几个合格的厨师来,等你哥把这里拿下来后,我们就开始试营业!”

    在二楼窗前,古争对常丰说了句,地方不错,得到那么多信息里面,这个最好,最合适。

    “没问题,厨房交给你,其他都交给我!”

    常丰爽快的答应,听他说厨房交给自己的时候,古争还有些愕然,之前父亲不止一次说过让他接班,以后厨房交给他,可他就是不愿意,没想到,现在还是接管了一个厨房。

    “看来要找个合适的人来接手,不然真的要困在这里了!”

    古争心里暗叹了口气,考验没完成之前,这里他要多照看,等完成之后,交给一个可信的人来掌管厨房,他便可以继续悠闲。

    回去的时候,古争接到了常乐的电话。

    常乐那边已经搞定了,明天签合同,房子带四个月房租转让,东西全部留下,一共是两百万。

    这个价格,有些出乎古争的意料,这边的房子房租并不便宜,这么大的店,每月房租都要五十万了,带四个月房租才两百万。

    这样的价格,等于装修和里面的东西都白送。

    房子拿下来了,对古争来说又是个好消息,房子是投资最大的一块,去除房子,他们只要招人,办证,做些符合自己招牌的东西就行,这些地方投资都不多,加在一起还用不了十万。

    最后古争和常丰商议,古争出资一百万加百年老汤的使用权,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剩下的钱全是常丰来拿,并且负责所有的管理和外围。

    细节商议好之后,常丰将古争送回去,自己便离开了。

    按照古争的想法,只要房子拿下来,就可以开始营业,哪怕没有厨师他先过去干着,都不能浪费时间。

    这次的考验,是他最心里最没谱的一次,比之前的煎蛋还要没谱。

    想到厨师,古争就想到了王东,没有比划王东更合适接替他的人了,可惜王东现在跟着胡伯伯在学习,胡伯伯对他很满意,愿意收他做徒弟。

    是真正的收徒,而不是学徒,学徒要交学费,徒弟则不用,师傅还管着他的吃住。

    就是说,胡伯伯打算好好培养王东,把他当作衣钵传人来对待,以古争和王东的关系,只要古争开口,让王东来,他肯定会来,但这会让他来等于是耽误他的前程,这种事古争不能去做。

    不能找王东,只能找别的人,古争想了下,在申城他认识的一些厨师,没有一个合适来帮他。

    想到最后,古争只能拿出电话来找人帮忙。

    “孙老爷子,我是古争,我想和您说件事!”

    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汴京的孙老爷子,古争要用百年老汤来开店,这事要和孙老爷子说一声,顺便问问他那有没有合适的人,毕竟单论鸡血汤来说,孙老爷子才是做了一辈子的人。

    “你让我介绍人,就不怕我把百年老汤再偷回来?”

    孙老爷子哈哈一笑,和古争开了个玩笑,古争愣了下,快速摇头:“这个当然不怕,您想要随时可以拿走,我现在对这锅老汤真的很是发愁,小心伺候着!”

    古争说的是真心话,要不是这个考验,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锅老汤,能让古争完成考验,店都可以直接给孙老爷子。

    “哈哈,你有这个心我很高兴,这样,我有一个徒弟,回头我帮你问下,看他愿不愿意去!”

    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收过一个弟子,一直跟他学习,足足跟了他二十年。

    这个弟子天赋不错,目前在汴京也开了家鸡血汤店,孙老的的手艺他都学会了,只是没有百年老汤,只能用普通鸡汤来做,味道比不过孙家,但也比其他家的要好吃的多。

    他的生意不错,但也只是跟其他普通小店相比,因为汴京有孙家鸡血汤在,他的生意好的也是有限,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做。

    对这个弟子,孙老心中一直都有着愧疚,徒弟跟了他二十年,也伺候了他二十年,可他的子女们担心徒弟会和抢走孙老的产业,抢走百年老汤,最后硬生生联手将他赶走了。

    这锅老汤,本来就是孙老从师傅那继承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对此孙老也无可奈何,强行让他们在一起,只能引发矛盾,必须有一方离开,他又不可能让自己的五个子女都走,只能委屈他了。

    徒弟虽然离开,但并没有怨言,依然对他很尊敬,逢年过节都来探望,还说是师傅传给他的手艺让他能有现在的生活,其实他的生活很一般,他店里的生意孙老打听过,每天营业额只有一千块左右。

    因为他的鸡血汤价格本来就不高,这样的营业额利润并不高,每个月去除所有开支,也只有一万多点。

    一万多,听着很多,但是他们一家四口都在这里,依靠着这一个店讨生活,算到每个人身上也不到三千块钱,很是一般。

    而且他是两个儿子,都到了成家的年龄,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