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84章 我服了
    孙老爷子说的是心里话,其实他前两天就听说过古争,杭城美食大赛最后一场给古争点评的评委,是他以前的一位好友。

    那位评委在比赛结束后就和他联系了,说有人做的鸡血汤比他做的还要好,是真真正正强过了他,强过拥有百年老汤的他。

    那个时候他就对古争就很好奇,只是不知道自己儿子找古争的麻烦,还有这样一个赌约,更不知道这个赌约会牵扯出来伪造遗嘱这样的糗事来。

    孙老爷子的心的确是凉了,既然儿子们不孝,不能好好的继承这一份产业,那就不如给别人,正好有孙二打赌这个事,将他们孙家的百年老汤给一个血汤比他还要好的人,不算辱没。

    子女不争气,想再多的方法都没用,不用说远,孙老爷子身边就有这样的鲜活例子。

    著名的汴京灌汤包不就是这样,老一辈的人一走,下面立刻闹翻了,到现在都不往来,甚至成了仇家,与其让子女们以后反目成仇,还不如现在就杜绝这一切。

    不得不说,孙老爷子是个很果断的人。

    孙家鸡血汤味道之所以这么好,就在于那锅百年老汤,现在孙老爷子一说真把这锅汤给自己,古争反而犯了愁。

    百年老汤可不是那么好维护的,如果使用的话,每天的火候都要掌控好,每天要更换里面的材料,每天要加固定的水,盛出固定的汤来。

    即使不使用,也要用小火一直煮着,隔断时间就要维护一次。

    孙家鸡血汤味道之所以这么好,就是老汤盛出来后稀释,放在每个碗里,而他们比赛用的老汤,都是最纯正的老汤,所以才有那么好的名次。

    古争自己肯定没有这个时间去维护,一旦维护不好,毁了这锅老汤,那古争可就是罪人了。

    “孙老……”

    “就这么说吧,古争,不知道我的小心愿你能不能同意?”

    孙老再次摆手,这个结果让古争也没想到,几个儿子个性都不好,都在耍赖,到了老子这里,却果断的不成样子。

    “好,我答应!”

    孙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古争不好在拒绝,不就是血汤吗,古争做过很多次了,早就熟悉,正好午饭时间也快到了,今天的午餐就是鸡血汤了。

    孙老这里的厨房很大,血汤的材料在洪荒空间,但厨具都在车上,古争自己出去了一会,带了鸡回来,又让常丰把车上的厨具搬下来。

    这只鸡是他洪荒空间最后一只成熟的鸡了,下一只鸡要成熟,不催熟的情况下还要七天,不过真想要的话,古争现在一天就可以催熟两只,他现在的仙力可比以前高出太多了。

    常丰很高兴的帮着忙,也没在意古争的鸡从哪来,对他来说,只要有好吃的就行,古争的鸡血汤他可是吃过,那真是回味很久的美味。

    一切都是原来的流程,极香化形再次出现,在极香化形出现的时候,孙老爷子脸上还先现出一丝激动。

    他早就知道古争的鸡血汤会出现这传闻中的绝技,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他终于亲眼所见。

    很快,鸡血汤的香味就传了出去,孙老爷子住在市内,周围的人可不少,附近还有公园和一所大学,有不少的游客。

    方圆五里之内的人,都闻到了这股香味,距离越近,香味越浓。

    有不少人还四处寻找,可怎么都找不到香味的来源,倒是周围一些邻居都闻到了,猜测到是孙老爷子家传出来的,只有他家有这个可能。

    可惜的是,孙老爷子家的门关的很紧,谁也进不去。

    很快,一锅热腾腾的鸡血汤做好了,盛出四碗,每人一碗,正好。

    那女子是孙老的保姆,是在家照顾他的人,孙老爷子现在就一个人,年纪大了,不可能什么事都自己做,就请了个保姆在家帮忙,能帮他收拾下家务,做个饭,洗洗衣服什么的。

    这是孙老的第三个保姆了,前面两个都被他的子女想着办法给赶走了,就是怕保姆在家里时间长了,和老爷子发生什么,变成他们的后母。

    这样一来,老爷子的产业还能不能全部到他们的手上,可就是个未知数了,为此,他们绝对不让一个保姆在家里太久。

    若不是男人不适合,年纪太大的干不了,他们真想换成别的。

    孙老早就知道这些,不过也看淡了,今天的事算是让他彻底失望,对这些子女再不报一点的希望。

    老爷子别看年纪大,心里很亮堂,这次看是孙二的大错,可其他人也比他强不了多少,不同的是这些人没做出伪造遗嘱的事来,但心里所想的和孙二都差不多,半斤对八两罢了。

    “古争,我服了,老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

    吃过古争的鸡血汤,孙老爷子感叹的说了声,古争的鸡血汤让他心服口服,没有他的百年老汤,古争做的一点也不差,比他们还要好。

    若不是亲口品尝到,他很难相信,有人不用老汤,能做出比他们更好的鸡血汤来。

    “孙老,您过奖了!”古争谦虚了声。

    “下午我就让人把老汤给你送去,赶早不赶晚,让那几个逆子知道的话,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来!”

    孙老又说了声,吃过古争的鸡血汤,他更坚定了把老汤送出去的想法。

    到了下午,孙老真的把老汤给古争送去了,今天正好店里歇业,五个子女闹立遗嘱没能如愿,又回去开会商议,逼着孙二写下放弃继承权的协议,孙二哪里肯同意,五个人折腾了一天。

    等他们得到消息后,老汤已经被孙老爷子送了过去,孙老亲自带人去了店里,店里的人根本不敢拒绝。

    他们又跑到酒店去找古争,可惜被常丰给拦住了,常丰早就看这几人不顺眼,让酒店保安将人给全部拦了下来。

    在孙家他没有办法,那是人家的地盘,在这里可就要听他的了,等于到了他的地盘上。

    常丰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请了中原省一个公子哥帮忙,那公子哥一个电话,酒店老总都亲自出面了,连酒店老总都听常丰的,其他人敢不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