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81章 坏到家了
    自己家人的那句问话,让孙二更为心虚,忍不住大叫:“胡说,我怎么可能欠债,他们是来捣乱的!”

    “古争,我们知道你这次取得不错的成绩,但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家人中年纪稍大的一个站了出来,他叫孙大,是孙家老大,孙家兄弟的父母当年给他们起名很随意,就按照顺序起了下来,老大叫孙大,老二叫孙二,老三的时候才算被人提醒,给改成了别的。

    “我和孙二先生有个赌约,当时约定,以比赛为主,谁赢谁获胜,他的赌注是你们孙家的百年老汤!”

    古争淡淡的说了句,他对赌约并没有那么看重,当初之所以提出来这个赌注,也是为了恶心孙二,孙家百年老汤,哪有那么容易得到。

    只是没想器灵一直追着不放,迫使古争先来汴京寻找孙二,把这个赌约的事解决。

    不解决的话,古争以后每天都要听器灵唠叨。

    “什么,百年老汤!”

    孙家几个人全都惊叫了声,一起看向孙二,他们没想到,孙二竟然拿家族传承的宝贝来打赌,而且打赌还输了,现在债主追上了门。

    “没有,我没有和他打赌,他是诬陷,没有的事!”

    孙二急忙摆手,快速的解释着,但他眼神慌乱,还有点紧张,孙二的厨艺不错,可惜情商很一般。孙大的厨艺比不过孙二,但情商比他高很多,孙家店里的事其实大都是孙大在负责,需要做什么,或者有什么比赛,都是孙二出面,其他兄弟姐妹们辅助。

    这点和小松面馆有点类似,不过人家就两兄弟,他们这人多一些。

    其实很多传承老店,都是这种模式,汴京灌汤包若不是两兄弟闹翻,也会是这种模式来运行,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古争,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你这次在杭城的成绩不错,但也不能捏造什么荒唐的赌约,就想着来谋夺我们加的百年老汤吧?太可笑了!”

    孙大沉声说了句,他了解自己的弟弟,孙二和别人打赌的话,那还真的有可能,但孙二应该没那个胆子,拿百年老汤来做赌注。

    不过就算他这么做了,孙大也不会承认,百年老汤不可能给别人,为了不影响孙二的声誉,索性连赌约都不承认。

    “孙二先生,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承认赌约,准备赖账了?”

    古争没理会孙大,只是一直盯着孙二,其实一开始他还想着,如果孙二好好的说话,古争就想办法劝说下器灵,改个赌注。古争很清楚,像这种有传承的百年老汤,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根本不可能放弃。

    可孙二上来就否认,孙家人也跟着不承认,激起了古争心里的火气。

    “笑话,没有的事我承认什么,倒是你,年纪轻轻,鸡血汤比不过我,居然想用这么卑劣的方法来抢我们的百年老汤,你是做梦!”

    孙二立刻叱喝了声,还偷偷看了眼孙大,他厨艺是最好,出去的次数也最多,但在家里的时候,他对自己这个大哥心里还真有些害怕。

    “器灵,动手吧!”

    古争不在和孙二废话,放开对器灵的限制,器灵立刻借助古争的仙力,施展了催眠术。

    就像上次对鸭血粉丝店的华总,让孙二说出他内心的话来,器灵要施展催眠术,必须使用古争的仙力。当初古争只是第一境界,要靠近华总才行,如今古争的实力比原来强了好多倍,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器灵施展。

    孙二的眼睛猛的直了下,随即看向古争。

    “打赌怎么了,和你打赌的时候你是必输,谁知道老天不开眼你居然赢了,可就算你赢了又能如何,我们孙家的百年老汤岂是你个癞蛤蟆能够染指的,我就不承认,你能奈我何,输了我就赖,你又能怎么样?”

    孙二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愣了下,孙二承认了,承认有赌约,还承认输给了古争。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何德何能能拿第一,那些评委全都瞎了,才让你个毛头小子捡了便宜,我告诉你,我就是不服你,别说你,谁我也不服,孙家的一切迟早都是我的,孙大你个混蛋,比以为那老杂种信任你,你就可以压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我告诉你,孙家的一切都是我挣来的,是我参加比赛,为领导人做菜挣来的,你们谁也别想从我手里夺走……”

    孙大的脸色越来越阴,猛的叱喝道:“够了!”

    “老三,小香,小蓉,把你们二哥带到后面去,他得了失心疯!”

    孙家马上来了几个人,强行拉着孙二往外走,孙二根本不想走,还在那大喊:“拉我干什么,还有那老杂种,他怎么还不死,我这里有伪造好的遗嘱,只要他一蹬腿,孙家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我要把你们统统赶走,一个不留!”

    还好孙家的人多,终于将他拉到了后面,听到他后面的话,孙大的眼中猛然露出丝凶狠。

    现场不管是吃饭的食客,还是店铺里的工人,全都呆在了那里,连古争都没想到,器灵的催眠术居然让孙二说出这么劲爆的话来,就是古争也听出来了,孙二嫌弃家里所有人,埋怨父亲,甚至骂他的父亲是个老杂种。

    这样的人,真的是坏到家了,难以想象,孙家居然还一直让他做代表,出去做鸡血汤。

    就算孙二的厨艺再好,只看他这种品质,以后也绝对没人在信任他了,连伪造遗嘱的事都做出来了,还诅咒自己父亲怎么不早死,这样不孝的人简直是天理不容。

    不过他这些话没有说出来,全隐藏在心里的话,别人也不会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只能说,大家都被他所欺骗着。

    孙二被强行拉走,孙大也跟着回去,对古争没在说一句话。

    “这,这是怎么回事?”

    常丰则目瞪口呆,他和当初的杜阳几人一样,全都看傻了,没想到孙二竟然能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自己不知道,说出这些对他意味着什么?

    “没事,我们也过去!”

    古争神秘一笑,器灵的这个能力还真是逆天啊,特别是那种心怀不轨的人,只要让器灵施展次催眠术,保证让他见不得光的事统统给抖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