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05章 不给就抢
    大阳台那,梁老的面前已经摆了一个精致的小桌子。

    梁老的儿子,孙子孙女们都在,只有常丰送完鸡血汤立刻溜了,没一会常乐也离开房间,跑了出去。

    “爸,要不您先尝尝?”

    梁老的大儿子弯下身,小声说了句,说这话的时候他也在忍,鸡血汤盛出来后那股香味更浓,特别是他看着翠红的鸡血在碗中飘着,喉咙是一阵阵的干。

    他都怀疑,自己继续在这蹲着,会不会忍不住去吃上一口。

    有一种东西,无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高贵低贱是一律通杀,这种东西叫做美食,遇到真正美食的时候,每个人遭遇的诱惑是一样的,所不同的只有他们的忍耐力。

    梁老大儿子,忍耐力还算可以。

    “好!”

    梁老不像大儿子那么煎熬,但鸡血汤端上来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胃部的蠕动,这是一种饥渴,一种想要去吃的饥渴,这种感觉他也很久都没有过了。

    拿着勺子,梁老轻轻盛起一勺汤,放在嘴边抿了口。

    看着他吃鸡血汤的样子,好几个人都忍不住转过去了头,不敢继续看下去,继续看下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

    只抿了一口,梁老眼睛就亮了亮,顺口一吸,一勺的鸡血汤都被他喝了下去。

    “好,不错!”

    梁老忍不住赞叹了声,要知道吃煎蛋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称赞过,这是自内心的称赞。

    喝完了汤,梁老又舀出一块鸡血,四四方方的鸡血,鸡血上没有一点的坑坑洼洼,粉嫩如婴儿皮肤,光滑明亮。

    梁老将整块鸡血放入口中,轻轻咬了一口,鸡血中仿佛有数不尽的嫰汁,瞬间喷,清澈的芬香在口中肆虐冲荡,让梁老忍不住又咬下一口,连续几口,清脆的鸡血被他不自然的吞入腹中,留下满口余香。

    “好,真的很好吃!”

    梁老再次赞叹,何医生则有些傻,一个严重的厌食症患者,不仅重新有了食欲,还连连对这种食物称赞,这在之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可这一切又真真切切生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在梁老吃鸡血汤的时候,古争这边已经盛出了两碗,没有梁老的那么多,但也不少。

    他自己先美美的吃了一口,味道就是不一样,比原来没有辅料的鸡血汤还要好吃了很多,这次真被器灵欺骗了,这哪是味道相差不大,简直相差出快一倍了好不好。

    估计也只有器灵能说出相差不大这种话,换成任何一个人,吃过这两种鸡血汤都会说不一样。

    “我的呢,我的呢!”

    常丰快跑了过来,刚进门就大喊,古争朝前点了下头,常丰马上看到了自己那碗,立刻冲过去,拿起碗就放在了嘴前。

    刚放到那,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小心的把碗又拿了下来,然后拿出一个勺子,慢慢的品尝起来。

    好吃,真的很好吃,比煎蛋还要好吃,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真是幸福啊。

    还好刚才没冲动,没有一口喝下去,一口喝下去那是犯罪,严重的浪费犯罪,这么好吃的东西,就要慢慢品尝才是。

    “古师傅,我就知道你这还有,还有没有,给我来点!”

    常乐这会也走了进来,看到古争和常丰都在那喝着鸡血汤,急急的问了句。

    “锅里还有一点,你自己盛!”

    古争直接回了句,锅里确实还有一点,但只剩下了汤,没有鸡血了,而且汤也就只剩下锅底一点。

    虽说就一点,常乐可没嫌弃,立刻拿碗全倒了出来,小半碗的汤,他一口就喝下去了一大半。

    “香啊,原来这就是鸡血汤,我真后悔没早点让古师傅做点来尝尝!”

    喝下一大口,常乐才喘了口气,闷闷的说了句,他以前吃过古争鸡血汤用剩下的仙鸡,也吃过煎蛋和其他食物,在他眼里那些都已经是最好吃的了,没有能和其相比的食物。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严重的错了,世界上的美食,哪有什么最好,只有更好,在古师傅这绝对没有什么之最,哪怕现在最好吃的东西,恐怕过不了多久也会变为过去,又会出现更好吃的食物。

    “常丰,鸡血给我一块!”

    常乐看了看碗底还剩下的一点鸡血汤,稍稍有些郁闷,又看到常丰在那美滋滋的吃着鸡血,立刻跑了过去,让常丰分他鸡血。

    古争那边他不好意思去争,常丰可是他亲弟弟,还是他带大的亲弟弟,要块鸡血怎么了。

    “不给,我就这些,你想吃自己去拿!”

    让常乐没想到的是,常丰居然护住碗,不给他,气的他差点没在常丰脑袋上来一巴掌,这还是那个最听他话的弟弟吗,那么小气,一块鸡血都不给他。

    不给,那好,不给就抢,常乐立刻扑了过去。

    “不错!”

    大阳台那,梁老已经第三次称赞了,碗里的鸡血汤已经被他吃下去一半,而且他没有任何的不适感,反而越神越好。

    “老梁,老梁,你吃的什么好吃的,能不能分我点?”

    外面突然传来道大喊声,房间内的人都愣了愣,没一会一个老人自己跑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两个人,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的看着房间的人。

    “梁兄,不好意思,我爸他平时就好吃,刚才闻到你们这传出去的香味就忍不住跑来了!”

    其中一人还对梁老的大儿子致歉,那老人则没管那么多,已经冲到了梁老的面前,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梁老面前的鸡血汤。

    “就是这个,这是什么,真香啊!”

    他喉咙吞咽了下,眼睛还冒着贼光,就差动手去抢了。

    “洪老,这是我们请人给我爸做的食疗,按照那人所说,只要我爸连续吃七天这种食物,他的病就可以治好!”

    梁老大儿子急忙上前解释了句,跑来的这位老人可是大有来头,地位丝毫不次于他的父亲,而且和他父亲关系很不错,他要真的抢走了鸡血汤,就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食疗,能治病?”

    听他这么一说,刚冲进来的洪老也不好意思去抢了,要是一般的食物,他抢了也就抢了,反正是吃的,大不了以后再补偿一份,但这是食疗,就相当于药了,还是能治梁老病的药,这就不能随便的去拿。

    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