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44章 常丰的选择
    申城,家里,古争躺在床上,就不想起来。

    以前他也经常出门,但从没像这次一样,一出去那么长的时间,在家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可出去时间长了,还真的很想念这个家。

    特别是在蜀墟的时候,尽管他们都带着露宿的工具,但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家里的舒适性。

    “古争,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

    刚回来的第二天,常丰就直接来到古争的家里,他那哀怨的眼神让古争都不忍心去看。

    “我这次出去确实有事!”

    常丰居然就住在古争这边,他之前在这里买过一个房子,也不知道他在这住了多久,还有,这家伙的鼻子绝对是属狗的,今天早上古争刚做早餐,这家伙就跑来了。

    古争怀疑,如果昨晚他回来就做东西吃的话,这家伙昨晚肯定会跑来。

    “我知道你有事,但也不能这么久,一出去就是半年,连一点音信都没有,就算当甩手掌柜,也没有你这种当法!”

    常丰再次抱怨,他自己也是甩手掌柜,已经认为自己很懒了,可与古争合伙做生意之后,他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甩手掌柜,和古争相比,他真的勤快了很多。

    至少他每个月都会到店里一次,至少他会经常通过电话询问店里的情况,他还管着财务,经常算账,也会询问高长河等厨师店里的情况。

    古争倒好,走了之后了无音讯,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人间蒸了一般,若不是古争出前说明这次要出去很久,他都要报警说有人失踪了。

    “我这次是闭关修炼,时间久一点!”

    古争无奈,只能和常丰这样解释,他这次去蜀山也算是修炼,只不过不是闭关修炼。

    “怎么样,有没有进步?”

    一听到古争说修炼,常丰立刻来了精神,快问了句,古争犹豫了下,最后点了点头。

    这次蜀山之行,收获还是很大,内劲已经达到五层后期,以这个度修炼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达到真正修仙者的境界。

    按照器灵所说,餮仙仙诀前三层都是打基础,只有到了四层之后,才算真正的修炼。

    餮仙仙诀四层才是开始,古争之前询问过器灵,四层修炼要比前三层慢多了,前三层加在一起的十倍,也比不过整个第四层。

    “又有进步了!”

    常丰见古争点头,显得很是兴奋,在那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满是期待的看着古争,快说道:“古争,你直接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和你师傅提起过,我能不能修炼,你别骗我,给我个准话,要是真不行,我就放弃了,但要有一点的可能,我都希望你能帮帮我,我是真的很想修炼!”

    常丰话说的很诚恳,常丰不傻,明白修炼界肯定有很多禁忌,古争一开始没答应他没想那么多,时间长了,自然能想明白。

    真的不行,他就不想了,也就不让古争为难。

    常丰这么说,古争倒是犹豫了。

    要是放在以前,古争肯定会如实回答,不行,他和其他人都没有办法让常丰成为修炼者,最多教他一些外家功夫,能够强身健体而已,真让他成为拥有内劲的内家修炼者,别说古争了,就是欧阳海也做不到。

    毕竟常丰年纪大了,骨骼经脉成型,古争能成为修炼者,是因为他得到的是餮仙令,餮仙是仙界圣仙,他可以让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人修炼,可一般的仙人并不行。

    但现在不同,现在的他有洗髓食修,能让王东修炼,也有办法让常丰修炼,这个时候再说不行,那就是违心之说了。

    “修炼倒不是不可以!”

    犹豫过后,古争决定如实相告,常丰和王东,都和杜阳他们一样,是古争为数不多的朋友,这么长时间古争不在,店里依然运转的很正常,都是常丰的功劳。

    “可以,真的可以!”

    常丰微微一愣,猛的大叫了起来,他后来想过很多次这个问题,本以为古争是故意拿师傅来敷衍他,他不可能去学习这些古武,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可没想到古争突然说可以,这绝对是意外的惊喜。

    “可以是可以,但我要先问问你,你是想做一个纯粹的修炼者,还是一个留在世俗界的修炼者!”

    古争再次点头,神情还变的有些严肃。

    “纯粹的修炼者和世俗的修炼者有什么不同?”

    常丰则没想那么多,依然在兴奋中,随便的问了句。

    “纯粹的修炼者,以后入世的时间就会很好,要一心修炼,修炼者的世界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样很艰难,如果你想做一个世俗界的修炼者,你只能学到一点皮毛,能力有限,但你可以一直在世俗界生活!”

    古争慢慢的说着,纯粹的修炼者,就如同在门派内的众多修炼者一样,以修炼为主,不闻世俗事,既然要俗世之中去,也都是历练心性,很快就回去。

    这样的修炼者,大都是从小开始培养,根本不了解世俗界,和世俗界完全脱钩,这样才能不被世俗界所影响,可以安心的修炼。

    另外一种,就是纯粹生活在世俗界的修炼者,一样有着世俗生活,比如工作,比如娶妻生子等等,这样的修炼者一般修炼有限,不会有多高的成就,更不用想着以武入道,修炼成仙了。

    之前抢鸡血汤喝的洪老,就是这一类。

    “这两种有什么区别吗?”这次常丰认真了一些。

    “有!”古争点点头,将两种修炼方式的不同点都告诉了常丰,有洗髓食修,古争能让常丰修炼,他如果真的想要修炼,就看他该怎么选择了。

    听完古争的讲述,常丰沉默了下来,他毕竟在世俗界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的家人,他的朋友都在世俗界,让他一下子脱离掉这些,很难接受。

    “古争,我选择第一种,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和家人说清楚!”

    过了足足十分钟,常丰才抬起头,看着古争,静静的说了句,他的选择让古争很是意外,本以为常丰一直生活在世俗之中,肯定会选择后一种,这样既可以修炼,又能够不脱离世俗。

    倒不是说修炼者不可以在世俗中生活,在世俗中生活会极大的影响他们的修炼,各门各派,即使放在外面的弟子也都是轮流,而不是一直都让一个人在外面,除非这个人打定主意,不想成为修仙者了。

    尽管修炼者成为修仙者很艰难,千中无一,但成为修仙者,依然是所有修炼者的终极目标。

    “没有问题!”

    这次古争没有拒绝,如果常丰是从小开始修炼,偶尔让他进入俗世历练,那倒也没什么,可他是半路出家,他想修炼有成,就必须抛弃俗世中的一切,否则还不如留在俗世中修炼,只是那样彻底和大道无缘。

    常丰和王东不同,王东修炼只是为了增加厨艺,当然,如果王东也想修炼有成,向着成仙这个大道前进,古争依然会让他隐世。

    至于古争自己,虽然也是半路出加,但他是在哪都可以,他拥有餮仙令,入世反而比隐居更好。

    常丰选择隐居修炼,很多事情要提前处理,另外古争也要和欧阳海说一声,常丰最好的选择就是加入峨眉,不过不是直接加入,让他入欧阳海的门下,这样峨眉其他弟子不会怀疑,可以说是欧阳海早年收下的弟子,一直不成器,现在带入了峨眉。

    这样一来,还可以让欧阳海指导他修炼,古争和他们修炼的本身就不一样,加上修炼时间很短,想去指导也没有办法。

    常丰来的快,走的也快,这次连吃的都没有蹭,可以看出他对修炼的重视。

    常丰回去要怎么给家人解释,古争没有询问,如果常丰坚持不了苦修,他想回来,古争一样不会反对。

    也正因为如此,古争没打算把常丰直接变为峨眉弟子,而是师从欧阳海,这样以后常丰有了悔意,想要回来,依然可以让他回来。

    真让他加入峨眉,想要出来就不在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峨眉核心弟子绝对不可能轻易入世。

    古记鸡血汤的生意依然是那么好,每天五千碗鸡血汤都是早早的卖完,高长河每天都是累和快乐兼并,生意那么好,加上无论是古争还是常丰对他都非常尊重,古争不在的时候常丰又给他加了次工资,现在连他小儿子也来店里帮了忙,比在家自己做生意还要好。

    要不是高长河怎么都不同意,大儿子恐怕也会过来,现在家里的店,他都交给了大儿子。

    高长河有自己的顾虑,两个老板本就不经常在,要是一家人都在这,很容易让人以为后厨成为了他们家的,所以才把大儿子留在家里。

    古争并不知道这些,知道也不会在意。

    “古老板,您来了!”

    常丰离开后没多久,古争就到了店里,常丰选择了修炼,以后店里的事肯定没有办法继续过问,自己只怕要多费些心了。

    想到这里,古争还真有点舍不得常丰,没有他,这家店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开到现在,他也不会有那么空闲的时间,一出去那么久。

    想想是挺可惜,但古争不会为了自己的方便,特意将常丰留下来,那不是常丰想要的生活。

    “你们最近辛苦了!”

    古城对店长说了句,店长之前就在店里,古争一进来,他就迎了上来。

    这个店长工作激情很高,加上常丰分配住房奖励的刺激,他很少躲在办公室内清闲,基本上每天都在店里忙碌,有时候店里服务员忙不过来的时候,他还会客串服务员。

    “我们不辛苦,老板您才辛苦,您这次可是打出了大名气,每天慕名而来店里的人都很多!”

    店长咧嘴笑了笑,看古争的时候眼中还带着点崇拜,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当初不被他看中的这个老板居然这么厉害,全国美食大赛拿了第一名。

    第一次参赛,年龄最小,总成绩第一,这些耀眼的成绩是之前所有的第一都无法相比,不知道以后要多久古争的这个记录才会被打破。

    有这样的成绩在,古记鸡血汤确实又火了不少,很多人知道这是全国美食大赛冠军所开的店后,都会慕名前来品尝,古记鸡血汤店的口碑本就不错,这些人来到之后都纷纷称赞,又让古记鸡血汤的良好口碑传了出去。

    这是良性循环,在这种循环之下,古记鸡血汤现在真做到了全国知名,他这个店长在圈子里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哪怕是美食协会的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

    还有以前认识的朋友,很多人都酸溜溜的说他运气好,居然被挖到了一点名气都没有时候的古记鸡血汤,要是换成现在,他根本没有任何希望到这样的店里来做店长。

    比他能力强,比他专业的人更多,大批人挤破脑袋想到这里来,不过他们都没有了机会。

    店长自己也知道他的幸运,所以工作更为努力,在他的带头作用下,店里如今所有人的表现都是积极向上,不用古争和常丰多操心。

    “这没什么!”

    古争微微一笑,店里的人很多,他和店长是在一旁说的话,古争注意到,来店里买烧鸡和桶子鸡的人很多,有不少都是整个买走。

    烧鸡和桶子鸡不限购,也不限制外卖,很多人买了直接带走,有人还不止买一个。

    “烧鸡和桶子鸡现在卖的怎么样?”

    古争突然问了句,如今何老板那边这两种鸡肉食材的数量都提升了上来,古记鸡血汤这边每天能卖的烧鸡和桶子鸡都是五百只,加在一起整整一千只。

    这可不是十几二十几块钱一斤的鸡肉,古记鸡血汤的烧鸡和桶子鸡价格极高,烧鸡每斤价格一百八十元,桶子鸡更是高达一百九十八元,而且每只鸡最轻的都要五六斤,相当于一只鸡就要上千元的天价。

    这样的价格,还有那么多人买,味道就可想而知了。

    “古老板,说起这个我真是佩服您啊,您这眼光真是没得说,这两种鸡现在每天五百只都能卖完,而且不够卖,很多外地客户都打电话,想让我们真空货,后来常老板否决了,想要吃只能来店里买,我们不对外货,不然别说五百只,就是一千只,我们也能卖出去!”

    说起桶子鸡和烧鸡,店长更是一脸兴奋。

    两种鸡早就上过报纸,还多次被电视台报道,都被称为天价鸡,但对这天价鸡的味道大众都是普通的认可,有钱的就整只的买,没钱的就分开买,店里每天一千只两种鸡,都会卖空。

    如今这两种鸡肉的营业额比鸡血汤还要高,营业额高,利润也就高,古记鸡血汤作为快餐店,单日营业额已经是全国第一,甚至是全球第一。

    能有这样的成绩,这两种鸡肉的贡献非常大,店长对古争的眼光是真的服气了,现的都是上等美食,也认可了古争的观点,不是真正好吃的东西,绝对不往店里带,宁卖贵的,也绝对不卖任何口感不好的食物。

    “够就行!”

    古争微微一笑,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其实在他意料之中。

    国人的生活水平不断在提高,对美食的追求也不断提升,真正好吃的东西,不怕价格高,参加了全国美食大赛的选手,做出的美食味道都不差,但价格同样也不差,很多都是有钱也买不到。

    这两种鸡肉,虽然都是量产,但口感并不差,哪怕去参加全国美食大赛,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能和全国美食大赛选手相媲美的美食,哪怕价格高一点,一样也会有人认可,买单。

    “不过就是邵氏桶子鸡最近好像有点问题!”

    店长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了句,如今店里每天各五百只的供应虽然没断过,可早在一个月之前,就传出邵氏桶子鸡想撕毁合约,不在给他们店里供应,若不是提供鸡肉原料的何老板怎么都不同意,邵氏桶子鸡早就不在供货了。

    “什么问题?”

    古争眉头皱了皱,邵氏桶子鸡纯粹是他的意外收获,不过这两种鸡肉都是他引进到店里来的,古争也不想任何一个出现状况。

    店长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对古争说了遍,其实这个情况他早就向常丰反应过,只是常丰并没有在意。

    先桶子鸡不是店里的主打,虽然桶子鸡带来了不少的营业额,但这点钱并不能入常丰的法眼,他开这个店,纯粹是为了古争,没有古争,再翻一倍的营业额他也不会干这样的店。

    当然,如果是连锁店则另当别论,能开到国外的连锁店做起来才有意义,但这家鸡血汤店的情况常丰非常的清楚,想做连锁,根本不可能。

    在没有重视的情况下,常丰只是打听了下情况,便不在理会。

    常丰不管,古争不在,那会的店长就算着急也没用,只能一边安抚,一边关注着情况,古争一来,又问起桶子鸡,他就索性把自己了解的全部说了出来。

    事情并不复杂,古记鸡血汤店里的桶子鸡和烧鸡卖的这么火,有心人会就打听,他们的桶子鸡和烧鸡是怎么来的,毕竟这不是他们店的主打。两种鸡肉的来源古争又没保过密,很容易就被人打听到。

    之后便有人想收购这两种鸡肉,不少人都去了火店王氏烧鸡,以及胡桥邵氏桶子鸡那里。

    王氏烧鸡这边任何人都没有理会,不管谁来,不管给什么样的价格,从不搭话,特别是王氏烧鸡的向明,只要找他谈的人,都被他骂了出去。

    他答应过古争,签过合同,除了古争,他的烧鸡不会批给任何一个人。

    如今烧鸡产量增加,他们的利润也增加了不少,古争又拿到了全国美食大赛第一名,向明还想着让儿子以后跟着古争,向大城市展,怎么可能撕毁合同,去和别的人合作。

    向明这边没有问题,可邵氏桶子鸡那边则不一样。

    邵氏桶子鸡和古争关系本就一般,一开始有人收购他们也没理会,就这么点产量,都卖出去了,想卖给别人也不行,但随着别人的加价,他们开始心动了,古争的收购价是九十一斤,很多人开出了一百,一百一,一百二,甚至一百五的收购价来。

    一百二的时候,他们就心动了,后来有人开到一百五,他们就想着不在遵守合同,换人供应,结果被何老板反对。

    何老板的养鸡场如今也是非常的红火,他很清楚自己这一切是怎么来的,邵氏那边想改换门庭的时候他就话了,邵氏敢不给古争供货,他就断了邵氏的货源。

    没有何老板的卢采鸡,邵氏桶子鸡就是普通的桶子鸡,味道还可以,但毕竟是大众货,只有用卢采鸡做出的桶子鸡才是真正的好吃,没办法之下,邵氏也只能继续遵守合同,继续给古记鸡血汤这边供货。

    他不供货,就没货源,等于什么都没了,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很清楚。

    “最近有人将收购价提到了一百斤,还有人去收购何老板的卢采鸡,说实话,若不是何老板还有向老板他们一直都挺着我们,恐怕我们这两种鸡都要断货了!”

    店长把详细情况说了出来,最后还感慨了一声。

    他没想到古争还有这种个人魅力,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无论是向明还是何老板,抵挡住很多的诱惑,坚持站在他们这一边,一直在做大城市打拼的店长很明白,这是有多么的难得。

    “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处理!”

    古争轻轻点头,虽说出了状况,但至少还在可控范围内,也难怪常丰没有过问这件事,还没到他过问的程度。

    古争相信,邵氏桶子鸡若真敢撕毁合同不在供货,常丰能让邵氏一家后悔,甚至是破产,不过那样一来自己这边的货源必然要遭受影响,一样得不偿失。

    每个人所考虑的事情不同,古争理解常丰对此事的不重视,常丰不重视不代表他也这样,这可是他引进来的两种美食,他不想自己引进来的食物任何一种出现问题。

    除了邵氏桶子鸡外,其他暂时没有问题,常丰之前出过几次手,一些有背景有能量的人都不敢打这边的主意,只有那些不知深浅的暴户才会如此,不过这样的人最多,常丰不可能一个个去收拾,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