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43章 回去
    “疯了?我看你才是急的疯了吧?”

    面对还未冲到近前的庞新,无忧长老大笑,他跟古争加快度,又将最后五个人都给放倒了。

    “太猖狂了!”

    “拿下他们!”

    “竟然到我们门派中来闹事,谁给你们的胆子!”

    “峨眉派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嚣张了?”

    “他们怎么对付咱们门中弟子,咱们就怎么对付他们!”

    庞新等人已经冲到了近前,面对身后门人的激愤,他伸手一挥,大吼道:“慢着!”

    作为一个门派的掌门,庞新要比属下们多一些理智。峨眉如今已经不是软柿子了,这一点在蜀墟开启前后,他就已经明白,至少古争这个新任的峨眉掌门,为人处世完全跟无忧和无愁他们不同,峨眉或许也将因此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但是,庞新不认为,峨眉派竟敢来他们青城派闹事!更不认为就凭古争和无忧,就具备了打到青城派山门中的胆量!所以,当庞新知道这样的事情还真的生了的时候,他在愤怒的同时,也是满心狐疑。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敢打到一个门派的山门中去,这都不是一件能够轻易揭过的小事!也正因如此,庞新唯一觉得有点可能的情况便是,青城派长老如今损失过半,古争这个家伙又在蜀墟中成为了灭魔英雄,或许还有什么他知道的原因在里面,反正蜀山方面是有了要大力扶持峨眉的决定,所以也就有了如今古争和无忧两人的嚣张。

    至于说无忧长老已经成为了修仙者,庞新根本就没有去想,毕竟这才从蜀山回来了一个多月,无忧长老在蜀山的时候,可是连内劲都还没有提纯过。

    至于说古争在排名盛会的时候,曾提到过能够一指传功的老前辈,庞新认为这根本就是扯淡,以无忧和无愁的为人,如果真有这样一个靠山,他们还不得大肆宣扬一下,好让别人更加重视他们峨眉。而欧阳海已经成为峨眉太上长老的这件事情,庞新同样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告诉门人收敛,他本人更是会亲自上峨眉去拜访赔罪,以求欧阳海能够原谅他们以前对峨眉派的欺压。

    “古掌门,这究竟是怎么了?”

    庞新强压怒火,冷眼望着无忧长老和古争。

    “怎么了?你们门人做下的好事,你问我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青城派,欺负我峨眉派,已经欺负惯了?”古争冷笑道。

    “生了什么事情?”

    庞新质问守山弟子,而守山弟子也赶紧将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是按照祁长老所说的那样。

    “掌门,你一定要为弟子们做主啊!峨眉派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打到我们的山门中来,更是打伤了数十个弟子,这件事情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也一定要让蜀山方面知晓!”伤重的祁长老,说话的时候口中仍有血液流出。

    “守山弟子没有及时通报,虽然是他的失职,可也是事出有因吧?就因为这一点点小矛盾,你们就要打进我青城派山门,更是伤了数十名弟子,你们真以为青城派可以任人揉捏?还是说,你们根本就不把蜀山放在眼里,不怕蜀山方面在知道了这件事情后,会对你们起制裁吗?”

    庞新提到蜀山是有深意的,如果古争他们已获得了蜀山的扶持,那么他在提到蜀山的时候,对方绝对是嗤笑之类的表情。毕竟蜀山如果决定扶持一个门派,打压另外一个门派,受扶持的那个门派,绝对是会非常嚣张,非常的有恃无恐才对。

    “守山弟子失职、迎客执事无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还不都是你这个掌门的态度吗?你们青城派不可以任人揉捏,那么你在揉捏我峨眉派的时候,可有问过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呢?至于说教训一下你的门人,就是不把蜀山派放在眼里,这顶高帽子可是扣的太大了!有理走遍天下,你要是心中不服气,咱们可以到蜀山去理论理论。”

    古争明白,庞新提到蜀山,肯定是担心他们是有了蜀山的默许,可在这件事情上,古争连问都没问蜀山那边。

    峨眉跟青城是世仇,来青城寻找乌沉古木,如果由蜀山出面,这件事情肯定会很容易就解决。

    可如果由蜀山出面,无忧长老想要报仇就不可能了!所以这次来青城派寻找乌沉古木,古争并没有告诉蜀山方面,如果庞新好说话,客客气气的给了乌沉古木,那么皆大欢喜。如果青城派的人不客气,古争就让无忧长老报仇!报了仇之后,假如庞新还有胆子不交乌沉古木,古争会通知蜀山派的人,让蜀山方面再给青城派施加压力。

    “没有蜀山的默许,你们凭什么这么嚣张?”

    庞新是真的怒了,既然古争是想要讲理,那么这次的事情他也不怕闹大,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即便闹到最后,所有错也都能够推到守山弟子和祁执事身上。

    “凭什么?以前你们欺负峨眉的时候,你们又凭什么?”

    无忧长老笑了,笑得非常快意,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的庞新,愣是没能听出他话中的深意。

    “竟然都嚣张到了这种程度,看来赵信在蜀墟中的死,只怕真是跟你们峨眉派脱不了干系了。打上山门这种事情你们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不到的呢?”庞新咬牙切齿,心中的怒火已呈燎原之势。

    “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你竟然怀疑我们在蜀墟中,做出了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看来今天我必须要教教你怎么说话,怎么做人了!”

    古争笑了,作为掌门人的庞新,终是说出了不该说的话,那么他今天在劫难逃。

    “给我拿下他们,只要不弄死就行!”

    庞新咆哮着,伸手冲着古争和无忧长老一挥,他身后的那些人,立刻动了攻击。

    庞新身后的人有四十多个,总体实力根本就不是古争和无忧长老之前放倒的那一批可比。面对暴雨般的攻势,古争冷笑着动都没动,而他面前的无忧长老则是怒吼一声,同样也是伸手一挥。

    跟庞新的伸手一挥不同,无忧长老的这一挥手,可是动用了天地能量。

    纯净的红色内劲,混合着天地能量,化为狂风吹向了袭来的内劲攻击。

    所有内劲攻击全都在风中化为了虚无,所有人都如同是被一记重拳捣在了胸口上,他们要么‘蹭蹭蹭’的退了几步,要么直接就倒飞了出去,原本十分有气势的几十个人,顿时在惨叫连连之中,惊恐万分。

    修仙者和修炼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尽管修炼者也有可能杀掉修仙者,可不是每个人都像古争那样,有着不能以常理论之的仙器,本身体内的能量就是仙力,又有着各种仙术和仙技。所以,青城派尽管人多势众,但无忧长老却如同是虎入羊群。

    仅仅只是一次交锋,青城派的人便已失去了再次动手的胆量,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修仙者出手,可这不代表都已经挨打了,仍旧看不出对方是个怎样的存在。

    “你竟然晋级成为了修仙者?”庞新大叫,如同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此时的庞新,嘴角流出的是被无忧长老打出的鲜血,脸上滚落的是惊俱引的汗珠。

    无忧竟然成为了一名修仙者,峨眉派在五大分支中的地位,肯定是会扶摇直上!别说现如今青城派是得罪不起峨眉了,哪怕在今天的冲突上,他们是占理的一方,蜀山也会因为无忧长老的缘故,从而偏袒峨眉。

    “是啊,一不小心我就成为了修仙者。庞新,以前青城派欺负峨眉,这错你认是不认呢?”

    无忧长老觉得很痛快,多少年来憋在心中的怨气,也随着他刚才的那一挥手,宣泄了一大半。如果庞新认错,一切都好说,如果他敢不认错,今天定有他的好看。

    “我认错,我认错啊!希望无忧前辈,不要因此迁怒整个青城派,再怎么说咱们也都是蜀山一脉啊!”

    形势由不得庞新强硬下去,他不仅认错了,更是冲着无忧长老跪下,磕头磕的如同捣蒜。

    其实,都是蜀山一脉,庞新也知道无忧长老不会做的太过分,他就算道歉也没有必要下跪,可他下跪就是想让无忧长老明白,他是真的知道错了,他服软了!

    “你们呢?”

    无忧长老心中快意,他冲着庞新身后的人,吼了一嗓子。

    庞新身后的那些人,对于庞新下跪多少还是有些惊呆,无忧长老的一嗓子,才将他们从震惊中唤醒。不管他们想没想明白庞新下跪的含义,可他们也全都由于惊俱,不由自主的效仿起了庞新,冲着无忧长老也跪了下去。

    “无忧前辈原谅我们吧,以前的事情,我们知道错了!”

    众人称呼无忧长老为前辈,这并没有什么错,毕竟无忧长老如今已经是个修仙者,是个然的存在了。

    “祁执事,你对我们掌门自称老夫,这件事情又该怎么说?”无忧长老冲着头都不敢抬的祁执事吼道。

    “我该死,我知错,原谅我吧古掌门!”

    祁执事反应不慢,不等无忧长老说出个具体,他就左右开弓,抽起了自己的嘴巴。

    看祁执事把嘴脸都打肿了,无忧长老这才冷哼一声,转而望向了古争:“掌门,要不要原谅这些人呢?”

    伴随着无忧长老的问话,心都揪在一起的青城派众人,或紧张、或讨好、或惊恐的眼神,也全都落在了古争身上。

    “哼。”古争冲着青城派众人冷冷一笑:“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过要想旧账一笔勾销,还要看庞掌门接下来的表现了。”

    “古掌门要我怎么做才能消气,你尽管开口吧!”庞新冲古争笑着,笑得很是讨好。

    “好,既然如此,其他人就都散了吧!”古争淡淡道。

    “没听到古掌门说什么吗?都散了!”

    庞新冲着还在等他命令的门人大吼,等他们全都散去了之后,这才开口询问:“古掌门怎样才能消气?”

    “听说你们青城派,每年都拿着峨眉派山下产业的分红是吧?这分红你应该得吗?”

    面对古争的质问,庞新立刻作答:“不应该得,我会将这些年从峨眉那里得到的所有分红,全都尽数归还!”

    “态度还算可以,那么将分红尽数归还之后,以前的这笔账就算了。”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我这次来青城,并不是要找你们算旧账,旧账只是因为你们的态度问题所引。我这次来是想找你作笔买卖,想买你青城派十斤乌沉古木。”

    “十斤乌沉古木?”庞新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很多吗?”古争凝眉道。

    “如果放在三十年前,十斤乌沉古木的确不多,毕竟那时候我们得到的乌沉古木,足足有千余斤重。只不过,得到乌沉古木没多久,蜀山方面就来拿走了一大半,据说是要用作炼器。还剩下的一小半,这些年中也6续跟一些门派,换取了修炼资源,如今的青城派中,乌沉古木只剩下二斤了。”庞新苦着脸道。

    “二斤,二斤不够啊!”

    古争喃喃,蜀山方面拥有过乌沉古木,可是却只是带给了他寻找乌沉古木下落的线索,难道他们的乌沉古木,都已经消耗光了吗?

    庞新咬了咬牙:“在乌沉古木这件事上,庞某并没有撒谎,尽管只有二斤,如果古掌门需要,这二斤乌沉古木也别说什么换或者卖了,我就直接送给你,也当做是赔罪了!”

    庞新是下了狠心,很害怕古争嘴上说算了,其实还会像以前青城针对峨眉那样,明里暗里的没事找事。二斤乌沉古木价格不菲,就不说它在修炼界的价值了,单是放在外面的世界,就不是寸木寸金能够买到的东西,毕竟这种物在如今的世界上,还没有被现。

    “庞掌门,尽管我之前说旧账就这么算了,可如果我不收下你的好意,你是不是无法安心呢?”古争笑了。

    “是啊!”庞新赔笑。

    “既然如此,你的好意我就收下了,虽然二斤有点少,可也聊胜于无。”古争淡淡道。

    “好,等下我就给古掌门取来。”

    尽管庞新很肉疼,可脸上仍旧得笑出一朵花来。

    “古掌门,蜀山那边的乌沉古木可能已经用了,这些年青城派换出去的那些,还存在的几率也很小,但是有一个地方能够搞到乌沉古木。”庞新讨好道。

    “哦?哪里?”

    “峨眉山下赵府之中!当初整根乌沉古木,我们青城派只是得到了一小截,剩余的那些,全都被赵府的人拿走了。”

    “我正是从赵府得知,你这里有乌沉古木的消息,至于他们那边的乌沉古木,都已经做了先人的棺木。”

    “古掌门,关于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为!”

    庞新的眉头皱起,这让古争不由得有些好奇:“什么意思?”

    “前年的时候,有人向我求购乌沉古木,我这边的乌沉古木又不多,我便到赵府走了一趟。在我的追问下,赵府主人赵文告诉我,他的乌沉古木,做了他爷爷的棺木。”

    “当时由于心急得到乌沉古木,不信赵文所说的我,暗中探访了一下赵府,并在一处密室之中,看到了一口乌沉古木做的棺材,而在那副棺材里,我听到了非人的呼噜声!”

    庞新说到这里停下了,大有深意的望着古争。

    “你的意思是说,赵府的人用乌沉古木做棺材,实则是为了养尸?”古争凝眉,除了这个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是,养尸为魔道技法,所以古掌门取这样的棺木,一点都不过分!”庞新说道。

    “既然如此,庞掌门当初可有取些棺木?”

    “没有,棺木所在的密室外面有阵法,棺木之上有仙阵,我能够走过阵法进入密室,可却无法破掉仙阵,要不然我岂止会只拿棺木,我连里面的尸怪都会灭掉!古掌门不同,如今无忧长老已是修仙者,他完全有可能破掉仙阵,顺便解决掉尸怪。”

    “既然你也有解决掉尸怪的想法,可曾将赵府炼尸的事情,告知蜀山方面呢?”

    古争的询问,使得庞新目露尴尬:“没有,这两年我一直在研究仙阵,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将仙阵破掉,也好挑战一下自我。反正养尸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成功的事情,所以我也就没急着告知蜀山方面。”

    对于庞新的解释,古争只是笑了笑,他自然明白庞新没有告诉蜀山,肯定是不想由蜀山出面,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将乌沉古木全都‘没收’。人谁没有一点私心?

    “庞掌门,赵府不是一般的地方,你知道他背后的势力吗?”古争又问。

    庞新想了想道:“不知道,按照我的猜测,应该是属于海外的势力。”

    没有在青城派停留太久,结束了跟庞新的对话以后,古争拿了二斤乌沉古木,带着无忧长老又向着赵府的方向飞去,关于乌沉古木的这件事情,他想今天就将它解决掉。

    古争和无忧长老,等到天黑之后潜入了赵府。按照庞新所给的线索,他们没有费什么工夫,便找到了密室的所在。

    密室外面的阵法,庞新也告诉了古争该怎么走,古争带着无忧长老在幻阵中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密室的门外。

    密室中除了一口乌沉古木所做的棺材之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墙壁上燃着几盏长明灯,室内挂着许多白花,桌子上有贡品和死者的遗像,装扮的就如同是个灵堂一般。

    乌沉古木的棺材很大很重,确切的来说是棺椁,外面雕刻着神秘图案和字符的是椁,里面的装着的才是棺。

    古争和无愁长老靠近棺椁,棺椁中立刻出了低沉的呼噜声。

    呼噜声并不大,如果以正常人的听觉,肯定是听不到,那种声音就如同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生生出喉咙中挤出来的。

    古争推了推棺椁,其上顿时有微微的亮光产生,空气都似乎起了点皱褶。

    “器灵,这个仙阵怎么破?”古争询问起了专家。

    “一个简单的仙阵而已,还没有当初你在太极道老巢里遇到的难。将仙力探进去,我告诉你该怎么解开。”器灵不屑道。

    没费太多的时间,古争将仙阵破去。

    没有了仙阵的保护,封闭的棺椁更是无法阻挡古争的破坏。

    打开的椁中,放着一个正常大小的棺材,棺材上同样有仙阵的存在,而棺中尸怪的吼叫,却已经非常的清晰,并且还带着一种精神攻击,让人听了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雕虫小技。”

    古争冷笑,他的‘安神术’很轻易就将精神攻击化解。至于无忧长老,如今已是修仙者的他,对于这种程度的精神攻击,完全就是无视。

    按照器灵提供的方法,古争将棺材上的仙阵破去。

    “嘭!”

    古争才刚把仙阵破去,沉重的棺材板,便被两条长着绿毛的胳膊给推飞了起来。

    “躺下!”

    早有准备的无忧长老出手,红色的内劲化为一片光幕,压在了棺中的邪物身上。

    棺中的邪物,已经看不出死者生前的样子了,它的体表长着长长的绿毛,嘴巴里有着尖尖的獠牙,手上的指甲闪动着金属般的光泽。

    “将它提出来。”

    古争淡淡一声,无忧长老立刻施展了‘擒龙手’,隔空抓住绿毛尸怪的脖子,将它给提到了空中。

    绿毛尸怪可能会喷毒,但喉咙被紧紧掐住的它,别说是喷毒了,就连出叫唤都不能够,嘴角不断有绿色的液体一处。但是,在绿毛尸怪的眼中,仍旧有极为嗜血和凶残的光芒闪烁着。

    “去死!”

    古争说出两个字,手掌往前一推,丈长的火龙立刻出现了空中,包裹着绿毛尸怪盘旋了起来。

    只是片刻的时间,原本张牙舞爪的绿毛尸怪,被古争的‘火龙术’,烧得只剩下了飞灰。

    “呼!”

    无忧长老一挥手,空中和地上的飞灰,全都聚在了一起,被他装进了一个袋子中。

    古争一动念,庞大的乌沉古木棺椁,被他收入了洪荒空间。

    没有动赵府的其他人,古争和无忧长老,又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尽管取到乌沉古木的过程有点曲折,可古争最终还是达成了目的,并收获了千斤重的乌沉古木。

    往后的一段时间内,古争每天就是修炼一下,然后为修复混沌塔,贡献出一些血液和仙力。

    不知不觉中,混沌塔的初级修复已经完成,塔身尽管没有恢复原来的形状,可颜色已经是浑然一体,透着一种沧桑古旧的感觉。

    混沌塔的初级修复,用了比想象中更多的时间,前后一共两个月。

    “掌门,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峨眉派的山门前,望着准备离开的古争,无愁长老显得非常不舍。

    “放心吧,我又不是不回来了,门派中有什么事情,你们给我打电话就是了!”

    古争冲着送行的众人挥了挥手,一个人向着山下走去。

    “真是的,最受不了这种送别的场景,搞得跟再也不见了似的。”

    “能来送的人都来了,可唯独少了白猫那家伙,自从它吃了兽灵食修之后,便一直都在沉睡,给门派中人做的‘离别大餐’,它也没能出来享用一下。”

    “还好,器灵说白猫的沉睡是好兆头,希望下次再回到门派中的时候,它已经晋级了。”

    古争选择离开的时间是夜晚,出了守山阵法的他,立刻祭出雷牙剑,御空飞去。

    “我的小窝,终于要回去了!”古争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