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41章 妙不可言
    古争在收拾着第三道菜的食材,而无愁长老也已经美美的吃掉了一只‘碳烤绿羽雀’。

    “真是太好吃了!”

    无愁长老一边感慨,一边没出息的吸吮着手指,目光更是频频落在古争的那只‘碳烤绿羽雀’上。

    古争白了无愁长老一眼,对他眼神中的渴望选择了忽视。

    尽管古争得到绿羽雀已经有段时间了,可他自己也都还没吃过。不仅是绿羽雀,在蜀墟中得到的绝大多数食材,他也都还没有吃过!毕竟想要闲下来好好做顿吃的,这样的机会一直都很少,而从蜀墟中得到的食材种类又太多,一时半会想要都吃过,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除非是专门尝新鲜。

    做第三道菜的食材已经准备好,古争净了净手,在无愁长老吞着口水的注视下,拿起‘碳烤绿羽雀’轻轻一咬。顿时,焦黄色的表皮出奇异的声音,连带着里面一条嫩香的肉丝,也被古争扯下,吞入了口中。

    “味道真是不错。”

    一只‘碳烤绿羽雀’很快下肚,说实在的还真不够填牙缝。

    望了一眼仍旧满脸渴求的无愁长老,古争无奈道:“别这样好不好,再怎么说你也是峨眉派的二长老,咱有点出息行不行?咱们两个一人一只,你也不比我少吃啊!”

    “掌门,我是没少吃,可是没吃够啊!”无愁长老委屈道。

    “行了,别一脸哀怨的样子了,等我什么时候真正要回到都市里去了,我会给你们好好的做一顿大餐!本来‘碳烤绿羽雀’没在这顿大餐里面有,但既然你是如此渴望,到时候还让你尝到这种滋味就是了。”古争笑了笑。

    “谢谢掌门,掌门最好了!”

    无愁长老忙不迭的道谢,脸上仍旧挂着没出息的笑。

    ‘碳烤绿羽雀’已经吃完,‘清蒸鲈鱼’也已经出锅,古争如今要做的第三道菜是道素菜,名字叫做‘素炒南瓜尖’。

    南瓜尖这种东西,市面上不会多到任何市都有,算得上是时令野菜,不管是素炒还是荤炒,味道都非常的不错。

    南瓜尖事先已被古争撕去了毛皮,切成了段,锅中油热之后,下了蒜末和尖椒丝煸炒,随后又将南瓜尖倒入,翻炒放盐,引的一阵阵清香。

    ‘素炒南瓜尖’是古争四菜一汤中做的最快的一道菜,当这道菜出锅的时候,另外的一菜一汤也已经完成。

    第四道菜是素材,名字叫做‘凉拌萝卜皮’,这道菜应该来说是古争最先着手去做的,毕竟是凉拌菜,古争在将萝卜皮处理好之后,就腌在那里了。

    至于说最后一道‘蘑菇汤’,也早就已经煲上,如今也在香气四溢中出锅了。

    “四菜一汤已经完成,你现在去通知他吧!”古争开口道。

    “掌门,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觉得那老头不会好说话。并且,最后这两道菜,新鲜是够新鲜,可会不会有点档次太低,因此被他挑毛病呢?”无愁长老目露担忧。

    “放心吧,他绝对不会故意挑毛病!”古争肯定道。

    “掌门为何如此肯定?因为他之前说,他不会耍赖吗?”无愁长老问。

    “不是!最初我跟你一样,觉得他应该不会好说话,很可能会有挑刺、耍赖的情况生,但是做菜的时候我又一想,觉得他之所以让我做四菜一汤,其实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咱们打到他家里来了,按理说生这样的事情,几乎上已经不可能善了了!但是他呢?他明知道我拿过中华美食大赛的冠军,还让我来做一道四菜一汤,这不是给自己找台阶,又是什么呢?”

    经古争这么一说,无愁长老也是眼前一亮:“掌门分析的没错,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毕竟咱们峨眉也是名门大派,就算他们不知道咱们如今的深浅,可真要往死里得罪,还是要掂量掂量的。”

    古争点了点头:“去吧,告诉他已经做好!”

    无愁长老去通知了唐装老头,而唐装老头也安排了人将古争做的四菜一汤,端到了餐厅之中。

    餐盘上面都有盖子,唐装老头一看只有四个盘子和一个瓦煲,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没有蒸碗米饭吗?”

    “没有,之前有向你确定过,你也说了只是四菜一汤。”

    还没开始做的时候,古争的确有向唐装老头确定过,在那种情况下,都已经说的很细了,可唐装老头也没有补充需要米饭,古争自然懒得给他做上一碗。

    “好吧,原来古掌门之前问我,就是大有深意啊!”唐装老头摇头道。

    “门中还有不少事情等着我去处理,能在这里少停留一会,我就能多一点时间去做该做的事情。今天到你们赵府来,本来没有想着会起武力冲突,可事情到底还是生了,不管是谁对谁错,既然咱们已经约定了用合格的四菜一汤来消除过节,那么就不要在其它事情上耽误时间了。”

    古争本打算说话客气一些,可在开口之前,他看到那个被无愁长老飞刀刺中的年轻人,正以怨毒的目光看着他们,正好古争在跟他目光对视的时候,现有异的唐装老头也回头看了一眼,同样也现了那个年轻人的目光!但是,对此唐装老头什么也没说,古争的客气自然也就不看了。

    并且,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古争觉得错在赵家人这边!如果一开始他们便说,乌沉古木已经做了棺材,古争直接便会放弃,根本也就不会再有下文。但是,自觉背景深厚的他们,偏偏不想说明白,态度也算是比较嚣张,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哈哈。”唐装老头一笑:“古掌门说的没错,没必要在其它事情上耽误时间,既然是按照约定,那我就要来尝一尝你做的菜了。咱们之间究竟是结仇,还是化干戈为玉帛,全看你做的四菜一汤!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于我而言,吃饭前我习惯先喝一碗汤。”

    唐卓老头言毕,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立刻将瓦煲的盖子揭开,给他盛了一碗蘑菇汤。

    “是一道素汤,味道闻起来还不错,只是里面这些蘑菇的颜色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唐装老头只是闻了闻气味,便已知道古争没有使用肉类食材来吊汤。

    对于汤的色香,唐装老头的反应算是一般,可当他一汤匙连汤带蘑菇下肚之后,眼睛瞬间便睁大了:“不应该啊!素的蘑菇汤,我不是没喝过,为什么这汤的味道会这么鲜美?这不是加了什么调味料在里面,如果加了我一定能够尝出来,这就是由几种蘑菇混合出的鲜美滋味,只不过是更加的醇厚了!”唐装老头自说自话着,眼睛也望向了古争:“刚才我吃的那块香菇,古掌门是经过特别的烤制吧?”

    “没错。”古争淡淡道。

    今天做的这道‘蘑菇汤’,其实跟在蜀山厨房做的‘菌子汤’很相似,食材也都经过了别样的处理。只不过,‘蘑菇汤’中的食材,没有‘菌子汤’中的档次高,种类也没有那么多罢了。

    “刚看到蘑菇汤的时候,觉得蘑菇的颜色看起来有些不一样,现在看来,这些蘑菇应该都被你用不同手法加工过的吧?”

    “是的。”古争仍旧是淡淡一句。

    “这样处理的手法很别致,但不是没人这样处理过,至少我就这么做过,可为什么口感和味道的差别就这么大呢?”唐装老头喃喃自语,随后将一碗蘑菇汤全都喝下。

    “不违心的说,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蘑菇汤,这汤给了我惊艳的感觉!”

    一碗蘑菇汤下肚,唐装老头示意身旁的人,又给他盛了一碗。其实,有句心里话他没有说出来,古争只凭这一碗‘蘑菇汤’,便已经征服了他的味觉!他相信,能做出这种蘑菇汤的人,另外的几道菜肯定也差不了,毕竟他本身就得过中华美食大赛的冠军。

    “古掌门能不能告诉我,这么鲜美的汤,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吗?”唐装老头犹豫再三道。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修炼者,我对于食材的理解,并非跟普通人一样。如果你对于食材的理解,能够达到一定的层次,那么你也会知道,怎样才能让原本的平凡变为不平凡。”

    其实这次的‘蘑菇汤’,口感上比蜀山厨房做的‘菌子汤’差不了多少。毕竟,那次做‘菌子汤’,古争没有施展任何仙术,可这一次的‘蘑菇汤’,单单是控木诀的使用,就能让蘑菇的味道更加鲜美。

    听了古争的回答,唐装老头若有所思了会,然后示意身后的人揭开盘子上的盖子。

    盘子是按照古争的要求摆放,所以唐装老头看到的第一道菜,正是‘碳烤绿羽雀’。

    “咦,这是什么鸟?”

    唐装老头出了好奇的声音,绿羽雀头上有冠,他也就一眼看到了不同。

    “怪不得你之前说,你有比鹌鹑更好的东西,原来指的是这个啊!它的名字叫什么?”唐装老头问。

    “绿羽雀。”古争道。

    “这应该是蜀墟中出产的东西吧?古掌门竟然随身携带着,看来身上还有空间仙器之类的东西,峨眉还真是跟以前不同了呢!”

    唐装老头也不怕说出的话惹人不爽,仍旧是‘口无遮拦’的自言自语着。对此,古争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唐装老头有点欠,知道就知道了,还非要说出来。

    “都说‘天上飞禽属鹌鹑’,这话只能说是见识问题,单是闻了这绿羽雀肉的味道,我就觉得它肯定要比鹌鹑好吃了。”

    又深深的嗅了嗅‘碳烤绿羽雀’,唐装老头这才一口咬上去,撕下了一条肉丝来。

    奇特的响声从绿羽雀焦黄色的表皮上出,浓郁的肉香味也随着表皮的撕裂扩散开来,唐装老头的眼睛睁得很大,快的咀嚼着口中的烤肉。

    一口肉下肚,没有开口说任何话的唐装老头,立刻又对‘碳烤绿羽雀’进行了撕咬。

    由于吃的太快的缘故,绿羽雀中嫩嫩的肉汁,都随着他的嘴角溢出,原本就只有两只鹌鹑大小的绿羽雀,很快就被唐装老头给吃到了肚子里。

    “咕咚。”

    唐装老头身后,吞咽口水的声音,并不是第一次出了,在他享用‘碳烤绿羽雀’的时候,这种声音至少响起了五次。

    “停不下来,根本停不下来啊!”

    望着盘子中的骨头,唐装老头仍旧在回味着‘碳烤绿羽雀’的味道。

    “我这一生,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大多数人没吃过的东西,我全都吃过。今天这只绿羽雀,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食了!这种来自蜀墟中的优等肉食,有着外界所吃不到的那种感觉!”

    唐装老头显得很是感慨,而古争只是笑了笑,他明白唐装老头之所以会这么称赞绿羽雀,很大程度上也的确是真的,可其中仍旧是有‘物以稀为贵’的因素在里面。他这只是尝到了绿羽雀,绿羽雀还只是蜀墟中出产的肉类食材中,品质为次等顶级的那种,就连普通的都算不上。

    “古掌门,你做菜还真有一手,烤的这只绿羽雀尽管只放了盐,可味道没的说!没有事先腌制过的那种味道,就是直接让盐均匀入味了,这种功夫只怕也就你们修炼者才具备吧?另外,烤肉还能烤的如此锁水,我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

    唐装老头擦了擦嘴角,示意身后的人揭开第二道菜的盖子。

    “咦,竟然是炒南瓜尖?我还以为是什么大菜呢!”

    话虽如此,可唐装老头仍旧是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根南瓜尖放入口中。

    唐装老头会有这样的反应,古争是一点都不奇怪,现如今的人,特别是像这种房子都建在深山里面的人,对于偏向自然的东西,都有种特殊的喜爱,也喜欢追求所谓的养生之道。南瓜尖算是时令野菜,本身又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唐装老头如果不喜欢吃,厨房的冰箱中也不该有这种野菜才是。

    “好吃!”

    一盘‘素炒南瓜尖’,唐装老头竟然将它全都吃完了才开口,足见他对这种野菜的喜爱了。

    “南瓜尖虽然是素炒,可口感依旧不错,真是让人回味啊!”唐装老头声音一顿,看着古争的眼神中,初次出现了赞许:“不得不说,古掌门手段了得!冰箱里的南瓜尖,其实已经放了三天,本身已经没有那么新鲜了,本来今天就会将它们丢掉,可谁曾想古掌门竟然用它做了一道菜。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原本已经不那么新鲜的南瓜尖,古掌门竟然做的比新鲜的更有新鲜感,这让我不得不叫一声好!”

    能让唐装老头如此惊艳,‘素炒南瓜尖’这道菜中,中级控木诀起到的作用功不可没。

    第三道菜的盖子被揭开,唐装老头看到这道菜的时候,表情最为平淡。

    “这道‘清蒸鲈鱼’,样子和气味都还算一般,跟酒店里大厨做出来的,似乎没有多大差别。”

    唐装老头眉头微皱,用筷子夹了一小块鱼肉放入了口中。吃过之后,又接连夹了两次,然后便把筷子给放下了。

    看着唐装老头的样子,无愁长老的脸也冷了下来,他觉得唐装老头是要找茬了。

    “肉很嫩也很滑,这道菜的确比酒店里的大厨做的好吃,但好吃的程度并不算高,更是没有之前两菜一汤,给我的那种惊艳感。”

    唐装老头脸上严肃的表情,甚至让古争也都觉得,难道他要在这道菜的时候生事?

    “不过,这道‘清蒸鲈鱼’的火候把握的很好,肉质嫩滑的口感都是恰到好处,汤汁调的也很棒,尽管没有给我惊艳的感觉,但放在平时也是道让人回味的佳肴了。”

    唐装老头的表情还是那么严肃,哪怕这道菜已经符合了他的标准!而他以这样的表情来评价‘清蒸鲈鱼’,使得已经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的无愁长老,仍旧是恨不得想要暴打他一顿才能解气。

    还剩下最后一道菜了,当身后的人将盖子揭开的时候,唐装老头再次出了惊讶的声音:“凉拌萝卜皮?”

    “卞萝卜皮、白萝卜皮,看起来有红有绿又有白,可这……”

    唐装老头欲言又止,‘凉拌萝卜皮’他还真没有吃过,对于这道菜,他的第一印象可一点都不好。

    略带嫌弃的夹起一块萝卜皮,将其放入口中的唐装老头,咀嚼的时候出了非常清脆的声音。

    伴随着不断的咀嚼,唐装老头原本脸上的嫌弃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艳,将第一块萝卜皮咽下之后,他又接连尝了第二块和第三块!然后,他又回过头去尝之前的‘清蒸鲈鱼’,眼中的惊艳也更浓了。

    只是片刻的时间,原本被唐装老头嫌弃的‘凉拌萝卜片’,乃至他之前只是浅尝的‘清蒸鲈鱼’,全都被他消灭的一干二净。

    “妙啊,实在是妙不可言!”

    将最后一块萝卜皮咽下,唐装老头在迫不及待开口的同时,冲着古争伸出了大拇指。

    “这就是所谓的化腐朽为神奇吗?从未想过萝卜皮能凉拌的这么好吃,同样也不算太新鲜的两种萝卜,在你的手中,为什么就会有那么新鲜的感觉呢?微微有点辣口,但却清脆十足,自带着一种别样的清新通透感,特别是在吃过肉食之后,或者是跟肉食搭配着来吃,简直是太爽口了!怪不得之前上菜的时候,古掌门要求了次序,原来还有这种含义在里面!”唐装老头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不过我觉得,这道‘凉拌萝卜片’,如果是放在烤绿羽雀的后面,味道应该会更好一些。”

    “放在‘碳烤绿羽雀’的后面,肉的香浓,萝卜皮的清爽,两者相遇的口感刺激,只是那么一瞬间,很快就会中和消失。但放在‘清蒸鲈鱼’的后面,两道相对素雅的菜,口感则是会相辅相成的提升。”

    尽管‘碳烤绿羽雀’、‘清蒸鲈鱼’和‘凉拌萝卜片’,古争都是第一次做,更是尝都没尝过,但对于食材越常人的理解,让他不用品尝就能想象的到,它们相遇之后的口感。

    “厉害!”唐装老头再次冲古争伸出了大拇指:“以前我总觉得我很会吃,可是今天吃的这顿饭、听你说的这些话,让我觉得我只是吃过的东西比较多罢了。”

    “看来四菜一汤是达到了让你满意的程度,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乌沉古木的下落了?”古争问道。

    “不错,四菜一汤的确让我很满意,咱们之间也化干戈为玉帛,今后已算是朋友了,我赵文也该如约告诉你乌沉古木的下落了。但是,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古掌门能不能答应?”

    唐装老头表露了他化干戈为玉帛的诚意,主动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究竟是什么不情之请。”古争道。

    “什么时候,能让我再次尝到古掌门做的美味呢?”赵文目光希冀。

    “假如你给我的消息,能够让我顺利的得到乌沉古木,一个月内你到峨眉派去,我会再给你做一次吃的。”

    赵文说话客气,古争的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不过,缓和可不是对方说什么就都答应,究竟给不给赵文再做一顿好吃的,这要看后续的事情顺不顺利,要看他的心情了。

    “好,有古掌门这句话就行。”

    赵文哈哈一笑,随后便告诉了古争乌沉古木的下落。

    多年前赵文曾得到过一根很大的乌沉古木,这根乌沉古木最终被分成了两截,一截做了赵家的寿木,另外一截在青城派那里。

    已经知道了乌沉古木的下落,古争也没有在赵府多做停留,带着无愁长老的他,先回到了门派之中。

    青城派尽管距离峨眉也算不上远,可毕竟明天修复混沌塔还需要古争的血液和仙力,寻找乌沉古木的事情,也只能是等明天忙完了混沌塔的事情再说了。

    乌沉古木,其实就是价格极为昂贵的‘阴沉木’,只不过形成这种‘阴沉木’的树木,如今的地球上已经见不到了,它的名字就叫做乌沉。

    乌沉古木做棺材,比什么金丝楠木之类的棺木要好很多,能够让其内的尸体不腐。用于炼器,乌沉古木也是不可多得的材料,昆仑派有件比较著名的仙器,其主要材料就是乌沉古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