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40章
    “老朋友?先你也不年轻,其次咱们也不是朋友,你更别在这里套近乎。”长衫老头狠狠瞪了无愁长老一眼,这才又非常严肃的开口:“最后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什么乌沉古木,我也不知道乌沉古木是什么东西,你们要是再来打扰赵府的安宁,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长衫老头话音落地,便要把门关上。

    “别急嘛!”

    无愁长老嘿嘿一笑,手掌放在门上反推,原本想要关门的长衫老头,一张脸顿时由于角力而变得通红。

    古争知道无愁长老性子急躁,可性子急躁的人也有他的好处,如果是换了无忧长老,对方关门只怕已让门给关上了,这也是古争要无愁长老同行的原因所在。

    “老人家,我们是带着善意前来,是真正想作笔交易,你可别让善意变成恶意了。看你的穿着,你不是赵家的主人,如果赵家的主人在这里,你让他出来,我跟他面谈。”

    尽管器灵那里也有乌沉古木,可毕竟想从器灵那里得到乌沉古木还需要做任务,既然眼下有乌沉古木的消息,古争对它是势在必得。

    “原来也是修炼者,怪不得敢如此放肆了!”

    无愁长老并未用全力推门,怕把长衫老头给推倒了,可也由于未用全力的缘故,长衫老头反倒是觉得,无愁长老的修为并没有比他高太多。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是来自峨眉派!咱们再怎么说也是邻居,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僵为好,你既然也是修炼者,自然知道修炼者之间,拳头硬,道理才硬!”无愁长老不耐道。

    “好一个拳头硬,道理才硬!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跟你们客气了,来人呐!”长衫老头大喊了起来。

    “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

    无愁长老眉头一扬,便要加力推门而入。

    “慢着。”

    古争喊停了无愁长老。

    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毕竟上门是来做交易,而不是打劫。既然对方已经喊人了,古争也想看看出来的人怎么说。

    赵家的别墅很大,长衫老头喊人之后,奔腾的脚步声立刻从里面传出,古争隔着门缝一看,只见从里面奔来了八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只看外貌就跟有钱人身旁的保镖一样。

    八个年轻人已经冲到了近前,器灵的声音也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中:“这几个人全都是内劲修炼者,修为在三层中期。”

    能用得起一个内劲修炼者,家庭背景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内劲三层的存在,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是极为厉害,就像洪老那样的人,也不过才是内劲二层。这个赵家,截至目前古争见到的三层内劲修炼者,一共有九个之多了!

    “二长老,你说这个赵家,会不会是什么修炼世家啊?”古争问。

    “不会,大的修炼世家就那么几个,里面没有姓赵的。至于一下出不了这么多人,看这几人年龄也都差不多,该是由什么门派,同一批培养出的弟子。”

    无愁长老尽管没有看穿别人修为的本领,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也从八个人如同跑酷一般的行动上,现了这些人的不同。

    “赵伯,怎么回事?”

    八个年轻人已经冲到了门后,领头那人问向长衫老者。

    “这两个人跟前两天来的那两个收乌沉古木的人一伙,说话比前两天的人还横,刚才还推门要有闯进去的意思,修为应该跟我差不多,自报家门说是峨眉派的人。”长衫老者将生的事情概述了下。

    “峨眉派的人?”

    听了长衫老者所说,领头年轻人的眉头皱了皱,目光稍显凝重。

    “对,峨眉派的人。”古争笑了笑:确是为了乌沉古木,也没想着要结仇,你们在这件事情上如果做不了主,可以告诉你们上面的人。”

    “放肆!”

    “峨眉是吗?不就是一个落寞的门派吗?”

    “对啊,有什么可嚣张的?”

    “识相的话赶紧滚蛋,赵府你们得罪不起!”

    领头年轻人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几人便叫了起来。

    “小崽子们,找死是不是?”

    无愁长老厉喝,伸手便要推门,但仍旧是被古争拦住。

    对方知道峨眉是个落寞的门派,可不知道峨眉如今已不再落寞,他们的信息虽然有点落后,可毕竟也算是知道一些。

    既然知道一些,也就该知道就算是落寞的峨眉,也还有五层修炼者才对!有五层修炼者存在的门派,对方还敢叫嚣出这样的话,他们身后的实力不可小觑。

    古争拦住无愁长老,但也没有说话,他在等着领头年轻人的答复,至于那些叫嚣的人,古争只把他们当做是喽啰,跟一众喽啰,也没有什么值得动怒。

    同伴们说话不好听,可无愁长老的话也不好听,领头年轻人的眉头皱了几次,望着无愁长老的目光,才终于落在了古争身上。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到,这里有乌沉古木的消息,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里没有乌沉古木,你们以后也不要再过来了。言尽于此,如果你们打算动武,赵府是不会怕你们峨眉的!”

    “他说谎。”

    几乎是紧跟着领头年轻人的话,器灵的声音也响起在了古争的脑中。

    “他说没有乌沉古木的时候,情绪波动的很厉害。”器灵又道。

    “说谎有意思吗?”古争冷笑,耐性也已经不多:“这样吧,叫你上面的人出跟他谈谈。”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后面的人,是你相见就见的?”

    “老大,不用跟他们废话了,不教训一下他们,他们就不知道厉害!”

    面对伙伴们的愤怒,领头年轻人的脸上,也浮现抽根烟了怒气,他望着古争一字一句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

    “动手!”

    古争冷笑下令,早就忍着的无愁长老咆哮出声:“小崽子们,不给你们一点颜色,你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吗?”

    “轰!”

    几乎是伴随着无愁长老的咆哮,他的拳头一下便将赵府的大门轰飞,连带着门后的长衫老者。而他那五层后期的气势,也在瞬间暴露无遗。

    “结阵!”

    领头年轻人脸色大变,无忧长老这一威,实力的高低自然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八个年轻人迅按照某种阵势穿梭,将无愁长老围困在了其中。

    “结阵是吗?有点意思啊!看我打烂你们的阵法!”

    无愁长老冷笑,提掌便以内劲打向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以无愁长老的实力,放倒一个三层中期的修炼者,应该是手到擒来的才是。然而,眼看无愁长老的内劲,将要打在那个年轻人身上的时候,年轻人的领口下方,突然有微微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的度竟然在瞬间提升了很多,有惊无险的躲过了无愁长老的一击。

    与此同时,让古争和无愁长老震惊的一幕生了,八个人全都出手反击,用的竟然是外放的内劲!

    要知道只有修为达到四层以上,内劲才能够外放,这八个年轻人的修为,明明都只有三层中期而已。不过,在他们施展内劲攻击的时候,他们的领口下方,全都有光芒微微一闪。

    “找死!”

    无愁长老暴怒,八个年轻人内劲离体的太过突然,猝不及防的他被两道内劲给击中,虽说离体的内劲,只相当于四层初期修为的强度,打在身上倒也没有多少伤势,可毕竟面子上是有点挂不住了。

    红色的内劲乱飞了起来,暴怒的无愁长老开始疯狂的反击,一时间院落之中由八个年轻人围成的小圈子中,飘飞的内劲显得非常密集。

    “器灵,他们脖子下是不是有什么仙器?”古争问。

    “是有仙器的存在,这种仙器为成套仙器,只有集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挥威力,如果只是单个的仙器,倒也没有太多的用途。”器灵回道。

    “这些人背后的势力,还真是一次次的让人刮目相看啊!这种成套的仙器,可是非常罕见,稀有度甚至过蜀山的阵盘。”

    动念交流间,古争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扑捉到了一丝空气中的香味,似乎是烤肉的味道。

    “二长老,解决战斗吧!”古争淡淡一句。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八个年轻人围攻无愁长老不落下风,可古争明白无愁长老这是没下狠手,要不然他破掉这样的阵势,并不会多难。

    “好!”

    无愁长老应声,他也的确是被这八个滑不溜手的年轻人给弄烦了。

    “给我破!”

    无愁长老抬手打出一拳,空中除了有他外放的内劲之外,还有一束不知道怎么出现的寒芒。

    寒芒在空中一分为二,正是无愁长老的飞刀绝技!

    “啊!”

    痛叫声顿时响起,两个中招的年轻人,都是被飞刀刺中了大腿,行动顿时受到了影响。

    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无愁长老自然是明白,两个年轻人被飞刀刺中的同时,他双拳齐的内劲,也砸在了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给轰出了圈外,躺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小崽子们,还猖狂吗?仗着几件异样的仙器,以为就能够围杀一名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你们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阵势已被撕裂了口子,如同疯虎一般的无愁长老,出招也更显犀利。

    原本八个人的时候,围困无愁长老都战的比较辛苦,如今八人中少了两个,更是无法再将无愁长老给困住。

    只听得痛叫声接连响起,很短的时间内,还剩余的六个人,已经被无愁长老放倒了四个。

    “说峨眉是没落的门派是吗?睁大你狗眼看峨眉还没落吗?”

    无愁长老咆哮,以前峨眉派的没落,使得如今他只要听到这话,都会觉得特别的刺耳。而他在话音落地之际,原本说峨眉没落的那个年轻人,同样被他一拳给轰飞了出去。如今,还站在的敌人,也就只剩下领头的那个年轻人了。

    “就剩下你一个,你竟然还不想着逃跑?不过,你以为你不逃跑,我就不会把你放倒了吗?”无愁长老冷笑。

    “你别得意,你们摊上大事了!”领头年轻人狞笑,手上还向着无愁长老做着没有什么意义的攻击。

    “摊上大事了?我倒要看看事情有多大!”

    无愁长老的拳头从刁钻的角度打出,领头年轻人也被他放倒在了地上。

    八个年轻人,全都躺在地上痛苦呻吟,至于最初的那个长衫老者,无愁长老在破门的时候,就已经将他给打晕,直到现在也都还没有起来。

    古争这才进入了赵府之中,他根本没去看地上躺着的那些人,带着无愁长老便向着香味飘来的地方走去。

    香味不是从厨房飘出,而是从赵府的后花园,古争带着无愁长老过去的时候,一个穿着唐装,模样六十多岁的老头,正在竹炭火上制作烤肉。

    对于古争和无愁长老的到来,专心烤肉的老头就连头都没抬。

    “肉糊了。”古争开口道。

    “是啊,糊了,你们在前面那样的闹腾,可惜了我这几只鹌鹑!”

    其实鹌鹑上的焦糊只是一点点,整体的颜色和香味也依旧诱人,可老头仍旧是在说话间,将它们全都丢弃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你们要赔我的鹌鹑。”唐装老头看着古争和无愁长老,缓缓开口道。

    “没问题,不就是几只鹌鹑而已,你想要我明天就给你送一车过来!”无愁长老道。

    “你说的鹌鹑,都是饲料养殖,这样的东西我可不吃。我烤的这几只鹌鹑,尽管也是人工养殖,可你知道它们平日里吃什么?喝什么吗?它们的价值,一只都过等量的黄金!尽管我不缺钱,可要是照你这么说,明天这样的鹌鹑你给我送一车,如果没有这样的鹌鹑,给我送一车黄金也行,我就原谅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唐装老头慢悠悠道。

    “你这老头,想钱想疯了是吧?一车黄金,你知道那有多少钱吗?”无愁长老咬牙道。

    “物品究竟有什么样的价值,要看是在谁的眼中了。正常情况下,你用一车黄金来换一车这样的鹌鹑,我还不跟你换呢!”唐装老头嗤笑道。

    无愁长老觉得老头就是不想好好说话,可古争明白这是人的价值观问题。更何况,唐装老头说他的鹌鹑,价值相当于等量的黄金,这话并不是信口开河。

    如果不是从蜀墟中带回来了大量的食材,一件普通食材的现,都能让古争心中震荡,毕竟在外面的世界中,这种品级的食材太少了。

    但是,老头所烤的鹌鹑,食材等级已达到了普通,而且还是普通级别中,品质比较靠上的那种,这对于人工养殖来说,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就算是在野外生长的鹌鹑,食材等级也几乎达不到这个高度。

    “鹌鹑的事是小事,我有比鹌鹑更好的东西。不过,我们来次的目的,是为了乌沉古木!”

    从器灵那里,古争已经得知,这个唐装老头并不是内劲修炼者,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按照普通人的听力来判断,生在门口的事情,他能够听到一些响动,可究竟是所谓何事的内容,他并不能够听到。

    “乌沉古木吗?乌沉古木的事情是小事,鹌鹑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大事!”唐装老头表情执着。

    “如果乌沉古木的事情能够解决,我会给你比鹌鹑更好的肉类,甚至还可以帮你烹饪一下。”

    对方既然是个吃货,那么事情也就容易解决了,古争最不怕的就是对付吃货。

    望着古争脸上的自信,唐装老头的眼睛微微眯起:“能解决掉我的九个人过来,你们应该是某个门派的吧?”

    “不错,我们是峨眉派的人。”古争点头道。

    “峨眉派?这么说还是邻居了!峨眉派的年轻人,对烹饪还非常的有自信,莫非你就是上次中华美食大赛的冠军古争了?”老头缓缓道。

    “你听说过我们掌门?”

    无愁长老有些好奇了,他本以为这个老头跟外面的那些人,在见识上都差不多,可没想到对方付竟然凭借一点信息,就猜出了古争的身份。

    “听过,我虽然不是修炼者,可对于修炼者门派的一些事情,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唐装老头话音一顿:“我很好奇,你们是从那里知道,我这里有乌沉古木的的?”

    “从蜀山那里。”古争说道。

    “蜀山?是了!年轻时候得到乌沉古木,确实有蜀山弟子在场,年纪大了,有些东西记不清楚了。”唐装老头叹息,随即又道:“既然咱们是邻居,关于你们今天无礼的事情,我可以不予追究,但有个先决条件,你必须要做出让我满意的食物才行!要不然,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

    “那么乌沉古木呢?”古争问。

    “如果你能做出让我满意的食物,我会告诉你乌沉古木的下落。”唐装老头道。

    “这么说来,你这里是没有乌沉古木了?”古争凝眉道。

    “有,可我没办法给你,你难道还想从我爷爷的棺材上拆下来不成?”唐装老头微怒道。

    “器灵,他有没有撒谎?”古争心道。

    “应该没有,他的情绪波动是真的生气。”器灵回道。

    “既然乌沉古木被你这么用了,那就按照你说得来吧!”

    乌沉古木被做了棺材,虽然用于混沌塔的修复并不影响,但拆人家棺材板的事情,古争还真做不出来。

    “厨房在哪里,我现在就给你烹饪美食。”古争道。

    “不急,刚才只是粗略的提了一下,关于美食的细节方面我还没有说。做出让我满意的食物可不能只是一种,正好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就给我做个四菜一汤吧!如果四菜一汤里,有一样不能让我满意,我都不会告诉你乌沉古木的下落。”唐装老头倔强道。

    “你是在故意刁难吧?之前没说也就罢了,现在补充一下,竟然都从一道菜,变成了四菜一汤?”无愁长老目光不悦。

    “我之前可没说是一道菜,这只是你的以为罢了。四菜一汤的确是不少,可谁让你们是闯进来的?古掌门又是美食大赛的冠军呢?如果连这点把握都没有,我看这美食冠军也只是虚名罢了。”唐装老头冷笑。

    “能不能达到你的满意,这可都是全凭你的一句话,要是你存心耍赖呢?”无愁长老问。

    “耍赖?又不是小孩子,我为什么要耍赖?放心好了,东西好吃还是不好吃,我会如实评价,不会加入什么私人感情在里面。”唐装老头看着古争:“怎样?还要不要给我做美食呢?”

    “要,怎么不要!不过我要确定一下,就是四菜一汤对吧?”

    古争笑了,别说是四菜一汤了,就算是八菜一汤,他也一样自信。

    “对,就是四菜一汤。”唐装老头肯定道。

    “好,你安排厨房吧!”古争道。

    赵府的厨房很高档,里面各种炊具应有尽有,冰箱里还放着各种各样的生猛海鲜、山珍野菜。

    不过,古争还是喜欢用他自己的炊具来烹饪食物,至于说食材,他倒是选择用了冰箱里的那些。

    尽管在蜀墟中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可古争仅仅只是在鹌鹑这件事情上,说了有更好的东西!至于另外的几道菜,只要做到让唐装老头满意就行,所以他也不舍得让唐装老头,吃到那些在外面吃不到的东西,毕竟他们赵府中的人,态度还是比较嚣张。

    四菜一汤,按理说还要有饭,不过既然老头详细到了四菜一汤,可却没有再详细到饭,古争也懒得再给他蒸一碗米,所以饭这一块算是省了。

    翻了翻冰箱里食材,食谱已经在古争心中定下。

    “把这些东西洗一下。”

    需要做四菜一汤,间隔的时间古争不想太长,于是指派起了一旁的无愁长老。

    “掌门,能不能多做一点,我都好久没吃过你做的东西了!”无愁长老可怜兮兮道。

    “瞎说,我做的食修难道你没吃吗?”古争笑道。

    “食修不算,它跟真正的美味不一样。”无愁长老急道。

    回到峨眉之后,古争不是忙这个,就是忙那个,还真没做过美食跟大家分享一下。不过,没时间做,可不代表他忘了,他是有他的打算。如过不是角角告诉他,短时间内他还不能离开峨眉,那么在离开峨眉前,他肯定会做一顿大餐犒劳一下大家。

    “好好洗菜,等下我多做一点。不过先说好了,这里的食材品级尽管比外面常见的高,可也没有到很好的地步,基本上也就是低等和次等,所以在味道上,你要有心理准备才是。”古争道。

    “啊?掌门不是有很多食材吗?这次的事情可是关系到乌沉古木的下落,要不要稳妥一点,使用更好的食材呢?”无愁长老提醒道。

    “不用,冰箱里既然放着这些食材,就说明他对这些食材是认可的,既然如此,凭我的厨艺,我还怕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吗?再说了,总是用好食材来做菜,也显不出你家掌门的手段!”

    一段时间不做菜,古争也是有些手痒,心情都跟着变得愉悦了起来。

    古争要做的第一道菜是荤菜,名字叫做‘碳烤绿羽雀’。

    绿羽雀是古争在蜀墟中收获的食材,尽管自身食材等级只有次等,可由于肉质很不错的缘故,在次等食材中,它已算是顶级的那种了。

    唐装老头烤糊的鹌鹑一共有三只,而绿羽雀的大小相当于两只鹌鹑,古争打算一次烤三只,一只算是唐装老头的菜,另外的两只,他要跟无愁长老打打牙祭。

    以前古争常做烤肉,碳烤绿羽雀跟烤肉相比,对于火候的要求更为严格,因为这种珍禽的肉质很嫩,火候稍微大一点就会变老。

    轻轻翻动着烤架上的绿羽雀,古争使用控火诀让火焰对绿羽雀的炙烤,变得十分均匀。

    洒下一撮盐,古争又以控水决让盐分很快的进入肉中,均匀的分散开来。

    尽管绿羽雀的肉很嫩,可绿羽雀的皮不同于一般肉类的皮,这种皮烤到微微有些焦黄的时候,会有一种很特别的口感。

    表皮已经在向着焦黄色展,烤肉的香味也越的浓郁,原本在后花园中静坐的唐装老头,不由得吸了几下鼻子。

    “这烤的是什么肉呢?像是某种鸟肉,可这种香味又从来没有闻到过。”

    单凭烤肉的味道,就能闻出来是鸟肉,唐装老者已经不是一般的吃货了。

    “舅舅,这件事情真就这么算了吗?”

    原本的八个年轻人,如今都站在唐装老头的身后,其中一个被无愁长老飞刀刺中大腿的年轻人,面带不甘的说了句。

    “不这么算了,又能怎么办呢?你该不会是想要因为这件事情,就让咱们跟峨眉对上吧?要是以前的峨眉也就罢了,可是如今的峨眉,据说水很深,咱们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为好!”唐装老头不悦道。

    “总感觉很窝囊,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被飞刀刺中大腿的年轻人,说话的声音是小了一些,但仍旧还是那么的不服气。

    “好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假如他们以后还这么过分,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唐装老头烦躁地挥了挥手。

    厨房之中,碳烤绿羽雀已经做好,被古争放在洪荒空间中保温,而他如今在做的这道菜,同样是一道荤菜,名字叫做‘清蒸鲈鱼’。

    清蒸鲈鱼算的上是比较普通的一道菜了,古争在做之前,先用赵府厨房中有的辅料,诸如料酒、柠檬汁、葱姜、食盐等物将鲈鱼腌制了一下,然后将蒸鱼豉油和蚝油按照合适的比例兑成汁,将鱼放在汁水中,上锅蒸了起来。

    鲈鱼肉质鲜嫩,想要将这个鲜嫩更突出,对于火候的要求同样非常严格。不过,古争毕竟不是一般的厨师,他是拥有着仙术的仙厨,火候的掌控在他这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一边蒸着鲈鱼,古争又一边把做另外两道菜的食材,该切的切,该腌制的腌制。

    如今古争的五行仙术中,除了控火诀已是高级之外,另外的四种也全都已是中级,做菜时候施展五行仙术,也变得更加得心应手,几乎上不会耽误他做一些,诸如处理食材之类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