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38章
    欧阳海望着古争点了点头:“说吧!”

    “蜀山峨眉一家亲,关于进入‘能量战场’名额的这件事情,我想咱们就五五开吧!不过,蜀山弟子来峨眉,就要守峨眉的规矩,我就这么一点要求。”

    有人唱黑脸,也要有人唱红脸才行,所谓的五五开早已是内定下来的事情,只不过是对着蜀山要做做戏而已。真的是五五开吗?混沌塔都是古争的,能够进入‘能量战场’的名额也是古争的,所以五五开只是蜀山想象中的五五开罢了。

    “古掌门这话我赞同,蜀山峨眉一家亲,五五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像欧阳你说的三成,显得有些生分了不是?”流云子哈哈大笑。

    “既然掌门开口了,在名额这件事情上,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时间呢?你们不会打算一坛仙酒就想永久使用‘能量战场’吧?再怎么说,我九层塔身是我找到的,让原本的‘能量战场’恢复使用,也是我一手搞定!你们一坛仙酒就想换永久,这报酬可是有点低了!”欧阳海道。

    “欧阳啊欧阳,你还真是斤斤计较呢!”流云子摇头不已:“说吧,你想要蜀山再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换取永久呢?”

    “峨眉已没落了太久,有些东西对峨眉来说很急需,可对于你们蜀山来说,这些东西不算是太稀罕,我要五十颗五品境界丹,五十颗五品异果丹。”

    欧阳海的话让流云子瞪大了眼睛:“欧阳,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境界丹和异果丹蜀山是有不少,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大堆,门派中的消耗也是非常巨大。更何况,你要的都是五品丹药,不是什么三品四品,你觉得你的要求过分吗?再说了,你峨眉派五层境界的修炼者,一共也不五个吧?你要这么多五品丹药,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了!你们蜀山需要展,我们峨眉难道就不需要展了吗?问你要的这些东西,真的就很多吗?”欧阳海眯着眼睛反问。

    其实峨眉现如今真不差这点丹药,可不差是一回事,问蜀山索要是另外一回事。况且流云子也就是哭穷,丹药的数量多少,欧阳海拿捏的很准,既不会亏了峨眉这边,也不会让蜀山难以接受。

    果然,流云子没有立刻出声,他沉默了片刻,这才再次开口说道:“行吧,五品境界丹和物品异果丹各五十颗。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以后可不能生坐地起价的事情!”

    “这是自然,再怎么说蜀山峨眉也是一家亲啊!”欧阳海笑了。

    “既然事情基本上已经算是说定了,等下我们就要回门派去了,至于说进入‘能量战场’历练的蜀山弟子,近期之内就会赶到。”流云子正色道。

    “没问题,他们过来后,‘能量战场’如果能够使用,就先让他们用,如果不能使用,就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反正能不能够使用的间隔时间也不会太长。”欧阳海道。

    流云子点了点头,随即又望向了古争:“古掌门,其实这次来峨眉,我还有一件事情。”

    “流云子前辈请讲。”古争说道。

    “这次来峨眉,需要你帮忙做两份风食修和两份铁甲食修。”

    流云子的话,使得古争心中简直乐开了花,上次在蜀山做增元食修没能捞到什么好处,但之前进行的‘编织’并没有白费,如今好处已经找上门来了。

    “做食修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流云子前辈应该知道规矩吧?”古争问道。

    “知道,材料我们这边出,然后有百分之五的报酬是吧?”

    流云子笑了笑,心中窃喜当初古争对着玄奇子,将原本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报酬,降为了百分之五。

    “是的,流云子前辈想什么时候要呢?”

    “最迟晚上吧,我们也还要赶回蜀山去。”

    “可以,我赶晚上之前就做出来,好让你们带走。”

    “流云子,你们为什么需要这两种食修呢?是给谁用的啊?”欧阳海好奇道。

    “当然是给门中弟子用了。”

    说这话的时候,流云子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肉疼,古争对于风食修和增元食修的‘编造’,使得做这两种食修所需要的材料,多的有点吓人。

    不过,流云子脸上的肉疼只是一闪而逝,毕竟做了这两种食修,所能给他们换回来的东西,肯定是物所值。

    流云子的表情变化,并未能逃过欧阳海的眼睛,欧阳海皱眉道:“给门中弟子用这样的东西,又是在‘昆仑墟’即将开启的时候,蜀山这次该不会是弄到了进入‘昆仑墟’的名额吧?”

    昆仑墟在昆仑山中,跟蜀墟属于一样的性质,那里也是昆仑派能够稳坐正道第一大派的资源出产地。

    跟蜀墟相比,昆仑墟要更加的危险,进入其中也有着修为等级的限制,并且这个修为的最高等级,不能过内劲五层!当然,越是危险的地方,回报也越丰厚,昆仑墟中出产的资源,比蜀墟中出产的资源更好一些。

    “是啊,惦记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争取到了两个名额。”流云子感慨道。

    “既然这次蜀山争取到了昆仑墟的名额,想必玄奇子那老家伙,应该就在昆仑派吧?也怪不得这次由你前来了。”欧阳海道。

    “师兄的确是在昆仑派,可并不是为了昆仑墟的两个名额才在那里,他是有别的事情。”

    流云子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很是严肃,这让欧阳海不由得问道:“难道是生了什么事情吗?”

    “的确是生了一些事情!昆仑派的昆仑神石,前段日子开始出现异常,其上光线忽明忽暗,让人心生不安啊!”

    流云子的话,使得欧阳海心头巨震,昆仑是华夏第一神山,也是华夏龙脉之祖,在昆仑派中有一块巨大的昆仑神石,此石晶莹如玉,会自动散光芒。

    昆仑神石上的光芒,代表着天下的气运,光芒强则气运强,光芒弱则气运弱,往往世道有什么大的变化时,昆仑神石上的光芒,也会因此出现强弱的差别。但是,像流云子所说的忽明忽暗,这种情况欧阳海还从未听说过。

    “忽明忽暗,这代表着什么呢?”欧阳海喃喃道。

    “代表着什么不知道,但欧阳你有没有现,最近魔道的活动很频繁?对此,我师兄和昆仑派的玉峰上人都猜测,也许这次昆仑神石的异样跟魔道有关,或许这将是一个正道衰落,魔道大兴的征兆。”

    流云子说完,大殿中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在想着心事。

    “哈哈!”

    似乎是见气氛变得凝重,流云子大笑了起来。

    “我师兄跟玉峰上人的观点,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不管昆仑神石的光芒代表着什么,咱们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没必要为此太过担忧。”流云子声音一顿,随即以开玩笑的口吻道:“欧阳,之前的几次正邪大战,你由于是散修的缘故,可都躲了过去。如今,你已是峨眉的太上长老了,如果再有正邪大战生,我看你还能不能独善其身!”

    “今时不同往日,如果再有那样的大战生,我欧阳海自当代表峨眉出战!”欧阳海郑重道。

    “好,到底是做了我们蜀山分支门派的太上长老,人也跟着变得有担当了起来,不错不错!”流云子挤眉弄眼道。

    “去你的吧!”欧阳海笑骂一声。

    经过流云子的插科打诨,大殿上的气氛又好了一些。众人又随便聊了一会之后,古争问流云子要了做两种食修的材料,先一步离开了大殿。

    一种中等级别主料,外加两种跟度有关的辅料,除此之外还需要跟主料不冲突的辅料三种,这是做风食修的最基本要求。

    古争上次做风食修,是在蜀山的分支门派排名盛会期间,由于风食修的缘故,他赢了司徒家的司徒成威,使得峨眉在分支门派中的排名得以提升,最终多出了一个进入蜀墟的名额。

    上次的风食修,古争为了能够战胜司徒成威,他多加了辅料在里面,并以:闪电花蜜、仙鱼、鸡蛋、天面、米乳、海洋花和青玉仙萝,做出了中等级别的风食修。而蜀山这次让古争做的风食修,品级要求也是中等!

    普通级别的风食修,就需要一种符合要求的中等食材,外加五种符合要求的普通的食材。但是,这个最基本的要求,被古争在‘编织’过之后,所需要的材料提升了足足两倍!至于说中品的风食修,在古争‘编织’的材料表中,所需要的食材比他上次做出风食修所用的食材,整整多出了四倍!

    “四种中等品质的主料,外加二十四种普通级别的材料,其中同样跟度有关的辅料八种!”

    望着摊在桌子上的一大堆食材,古争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这些食材里面,跟度有关的全都是灵兽内丹,至于说其它食材,大多数都是偏向于药材的那种,不像是古争做风食修用的那些,几乎上就是纯粹的食材。

    “可惜,像风食修这种比较偏门的食修,蜀山就算是有需要,最多也就是一次两次,每次的数量也不会太多,要不然还真能够好好的赚上一笔!”

    古争脸上露出奸商般的惋惜,对流云子所给的那些材料,进行着挑挑拣拣。这些材料里面,比较好的那些,他自然要收入囊中,至于材质一般,他又不缺的那些,才会用来给蜀山这位客人使用。

    “能赚上这么一笔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当初去蜀山的时候,一份风食修的材料,你都有些捉襟见肘,现如今给蜀山做一份风食修,就不说一份需要百分之五的报酬了,单是完整的风食修材料,你足足黑了人家六份材料,真是太坏了你!”器灵‘数落’着古争,别提笑得多开心了。

    “坏吗?一般般吧!其实也不能说是我坏,这只能说是蜀山对峨眉的资助,你看人家多么的有情有义吧!”古争嘿嘿一笑。

    “你就得瑟吧你!”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话说回来,你把蜀山给的这些材料挑挑拣拣后,留下的这些还真是不怎么样!你自信用这些食材,就能够做出中品的风食修吗?”

    “凭我现在的修为,以及对于食材的理解要是再没有这点自信,那可真就是太笨了。更何况,食材尽管被我挑挑拣拣,可仍旧是属于合格的范畴,至于怎么用这些刚刚达到合格要求的食材,做出增幅时间更长的中品食修,我已经有了主意。”

    说话间,古争开始对食材进行处理。

    不管是哪种食修,餮仙在给出了大致框架的材料表外,还传授给了古争一点经验。这点经验不太多,就好像是解题的公式一般,古争尽管知道了公式,可每次遇到的题都不相同,究竟该怎么运用公式去解,这考验的就是他的实力了。

    就比如说现在,古争之前也没用过蜀山给的这些灵丹和药材来做风食修,但是一看到药材和灵丹,脑中自然也就会去想它们的特性,以及该对他们进行怎样的处理,才能更好的变成公式中的一部分。

    七种食材很快就被古争处理过了,锅中的水也烧得差不多了,古争将食材有次序的放入其中,细细的观察着它们的变化。

    控火诀和控水决不时变换着力度,古争也在施法间,将影响药效的一些微量物,通过汤汁中的上升水汽带走。控木诀同样也有施展,毕竟蜀山给的这些材料中,除了那些跟度特性有关的材料,其余的材料都是草木系的药材。

    半个小时过去了,浓郁的雾气萦绕在锅上,尽管一直盘旋,可并没有像上次做风食修那样,有极香化形的情况出现。

    “啧啧啧,没有极香化形,看来这次风食修的品级,没有达到中品级别啊!”器灵笑道。

    “少来了,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吗?对于食物我有着自己的判断和理解,极香化形并不能作为衡量成功和失败的唯一标准,毕竟这次所用的食材,几乎没有一件跟香搭边,如果非要说有,那也是药香!”

    “更何况,它虽然没有极香化形的出现,可也算是做到了一定的境界,要不然锅上这些雾气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不就是原本形成极香化形的那些雾气吗?”

    “说白了,有极香化形出现,还不就是触动了冥冥之中的神秘法则,达到了在香味上的一定程度,所以才会引异象。现如今锅上的这些白雾,你又敢说,它不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触碰到了法则吗?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吗?”

    古争的语很快,自然而言的说了很多。

    “法则又是什么呢?”

    器灵心中激动,可声音上不敢有丝毫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