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37章 我的意见
    欧阳海这次没有再给流云子脸色看,接过酒杯的他,跟着众人一饮而尽。

    带着一股子梅花般的香味,冷冽的酒水顺着喉咙一直流到胃里,没有一丁点辣口的感觉,只有弥漫不散的清香。随着酒水进入胃中,一股让人倍感舒泰的暖流随之升起,弥漫在四肢百骸。并且,仙酒里面蕴含着仙元,众人喝过一杯之后,也都赶紧对体内的仙元进行了吸收。

    “好酒!”

    古争忍不住赞了声,这‘雪域梅花酿’比他之前酿造的‘莲花酒’还要好,品级已经达到了中等,这在末法时代,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毕竟,仅仅只是一小杯,其中仙元的含量,已经比一颗普通级别的仙元丹要多了。

    “当然是好酒了,如果只是一般的仙酒,我师兄怎么会让我带过来呢?我们这也是沾了欧阳和古掌门的光,能够分得一杯啊!”

    说话间,流云子已为自己又倒了一杯,一扬脖便喝了下去。

    “拿来!”

    欧阳海眉头一皱,伸手一挥之下,酒坛子便向他飞了过去。

    “流云子,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欧阳海问。

    “欧阳,我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的呀!”流云子微微一笑,随即神色转为严肃:“这一坛子‘雪域梅花酿’可足足有五斤重,带它过来是对上次蜀山事件的赔礼,也是使用峨眉塔的报酬!”

    “玄奇子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让你带着一坛‘雪域梅花酿’过来,一次解决两件事情!而你流云子也更是精明,既然这‘雪域梅花酿’又是赔礼,又是报酬,你也真敢拆开来喝,且一喝就是两杯!”欧阳海嘲讽道。

    “欧阳,你说我精明,你也是小气的够可以!换句话你们峨眉是客,难道喝你两杯酒,你都要跟我们斤斤计较吗?再怎么说,咱们也有很多年的交情不是?”流云子笑着,丝毫也不气恼,给人一种非常无赖的感觉。

    “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这两杯‘雪域梅花酿’了,只不过关于峨眉塔的事情,有些细节方面你们知道的不清楚,我在这里要跟你们说明一下。”欧阳海道。

    盛法时代的时候,想要使用峨眉塔的‘能量战场’功能,需要三个返虚境界的修仙者,定期为峨眉塔补充仙力,当时峨眉塔一天能够让十二个人进入其中历练,一个月所能进入的人数,蜀山占了三成。

    古争告诉蜀山峨眉塔的事情,就是打算宰蜀山一笔,所以在联系蜀山方面的时候,他只是说欧阳海得到了峨眉塔的另外一部分塔身,如今虽已合并,但仍旧处于修复期间。不过,‘能量战场’的功能,已经恢复使用了。

    在两个门派中,现代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信号,联系也只是能通过山外所设联络点的中转,所以古争并未跟蜀山的高层直接通话。

    正是由于不知道详情的缘故,蜀山想当然的以为,‘能量战场’功能既然已经能够使用,那么一切都还是跟盛法时代时候的一样,所以也就直接带了厚礼过来了。

    可是,听了欧阳海所说的详情,流云子才发现事情跟想象中的很有出入。

    “欧阳,你是说由于修复还没有彻底完成的缘故,峨眉塔的‘能量战场’功能尽管已经恢复,可还是非常的不稳定,有时候能用,有时候不能用是吗?”流云子问。

    “没错,如果峨眉塔能够修复,‘能量战场’不仅可以正常使用,新的九层塔身中,还有新的‘能量战场’功能,并且还是锻炼神念的那种!”欧阳海道。

    “你怎么知道九层塔身中有‘能量战场’的功能,并且还是锻炼神念的那种?莫非你已经将峨眉塔认主了?”

    流云子瞪大眼睛,如果峨眉塔已被欧阳海认主,那么这次的事情就大有文章了。

    “我怎么知道?因为这些就在九层塔身中刻着,你要是进入九层塔身你也知道!”欧阳海白了流云子一眼,随即感慨道:“我也想将峨眉塔认主,可根本就是认主无门啊!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当初你们蜀山的前辈,不也想过将峨眉塔认主吗?可是结果呢?”

    欧阳海说的倒是实情,峨眉塔根本就不能以常规的方式认主,毕竟它里面有器灵的存在,如果不是古争碰巧有器灵,器灵又拿下了角角,峨眉塔如今仍旧是无主之物。

    “这倒也是。”流云子尴尬地笑了笑:“峨眉塔的‘能量战场’不稳定,会不会对进入其中的弟子们有影响呢?”

    “不会,‘能量战场’不能用的时候,人根本也就进不去,能够进得去,它也就足以支撑一次完整的历练。”

    “当初峨眉塔需要三个返虚境界的高手,定期输入仙力支撑‘能量战场’的运作。现如今,由于跟九层塔身合并的缘故,开启‘能量战场’不再需要返虚境界的高手维持,可‘能量战场’毕竟不稳定,我觉得我还是留在峨眉,照看着峨眉塔比较好一些。”流云子慎重道。

    “不需要,峨眉就这么大的地方,再多一个返虚境界的高手在这里,这会让我很不习惯!”

    面对流云子为大局着想的立场,欧阳海拒绝的非常直白,他自然明白流云子为大局着想,摆明了就是不放心。不过,这样不受掌控的事情,不管放在谁身上,也都不会放心的。

    “欧阳,我带了这么多仙酒过来,结果却遇上不稳定的‘能量战场’,我提出留在这里的要求,不算过分吧?”流云子眯着眼睛道。

    “不,这样的要求很过分!这跟当初蜀山之上,你们不信任我峨眉的掌门何其相似?”欧阳海冷笑:“另外,别以为我真稀罕你这点仙酒,如果你觉得付出这点仙酒为代价,换取一些进入不稳定‘能量战场’名额的交易很吃亏,那么你可以将你的仙酒带走,不稳定的‘能量战场’,就留给我峨眉弟子历练好了!”

    欧阳海站起身来,大有要送客的意思,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寒山子,赶紧满脸堆笑了起来:“欧阳前辈误会了,我们蜀山没有不信任的意思,特别是在经历了古掌门的那件事情后!我师祖说留下来,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峨眉塔,看看能不能将它早点修复而已。”

    “你们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不过。”欧阳海面色缓和:“修复九层塔身,所需要的材料一共有:云纹赤铜、龙鳞金元、青岗玄铁、百炼钢、墨玉银、深海软金、空间石、温玉水晶、乌沉古木、血枫树芯、冷香松木。灵妖、地妖、玄妖、天妖身上出产的一些炼器材料,若干件仙器,罕见的金灵之气……”

    欧阳海一口气说了很多,而他所说的这些东西里面,除了修复混沌塔确实需要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些东西是古争加进去的。不过,加进去的这些东西,基本上也都是炼器类的材料,对眼下的古争没什么用处。毕竟修复一件仙器,可不是做一道菜,尽管古争也想要一些食材,可肉和菜用来修复仙器,鬼才会相信这是真的。

    “欧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所说的这些东西,先不说珍贵程度如何,其中有一些自盛法时代结束后,便再也没有人见过了。并且,你好像并不擅长炼器,修复峨眉塔需要这些材料,你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欧阳海要的东西太过离谱,这让流云子毫不掩饰眼中的狐疑。

    “还是那句话,你如果进入九层塔身,你自然也会明白,因为这些东西,全都在九层塔身中刻着呢!”欧阳海没好气道。

    “走,反正还没有近距离接触九层塔身,我们也正好去看一看。”流云子起身道。

    流云子想要检验,欧阳海和古争自然不会拒绝,他们带着流云子和寒山子,来到了九层塔身的顶层。

    古朴的塔身内壁上,刻着许多古朴的字样,其中除了有欧阳海所说的那些,还记录着一些别的东西。

    如今的混沌塔,已不是流云子他们记忆中的峨眉塔了,只要古争这个主人一动念,对于塔内这种多点字迹的小把戏,角角轻而易举就能搞定。

    用手抚摸着内壁上的那些字迹,流云子看了好半天后,终于开口道:“好奇怪,就连如何修复峨眉塔的方法都刻在塔中,当初炼制峨眉塔的人,难道已经预料到,峨眉塔以后会遭遇这样的变故?”

    “能够炼制出峨眉塔的人,根本就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存在,不管他会做出什么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猜测不应该太过奇怪才对!”欧阳海白了流云子一眼。

    流云子没有反驳,但同样也没有说话的他,仔仔细细的又将二十二层塔身,来来回回的看了又看。

    除了九层塔身,峨眉塔还是以前的样子,流云子也丝毫看不出,它已经被人认主的痕迹。可如果峨眉塔没有被人认主,那么塔中内壁上刻的那些字,就是真的了!

    能够锻炼神念的‘能量战场’,对于返虚境界的修仙者来说,诱惑力非常强大。

    就不说流云子这个返虚中期的修仙者了,他师兄玄奇子可是跟欧阳海一样,都是返虚境的顶峰,都是需要一个契机就能够突破的存在!

    能够锻炼神念的‘能量战场’,成为突破契机的可能性不小,毕竟神念层次的东西,正是他们这一阶段想要加大力度练习,可又找不到完美方法的神通技巧。

    “流云子,你到底看够了没有?”欧阳海不耐道:“正如你所说,想要修复九层塔身很难,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也不勉强你们。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说在前面,修复九层塔身一共需要什么材料,你们也都已经看到了,这比我向你们报的材料要多很多!至于说多出的那些材料我为什么不报,那是因为我已经拿出来的缘故!”欧阳海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咱们话先说在前头,如果在修复九层塔身的这件事情上,你们蜀山不给材料,那么假如日后九层塔身真的修复了,能够锻炼神念的‘能量战场’,你们蜀山便不具备进入的资格!”

    如果是以前的峨眉,就算蜀不出力来修复,九层塔身能用之后,也少不得要给他们一些名额。可是现如今的峨眉不同,他们已经有了要求蜀山讲道理的资格!

    流云子沉默了,这是一件让人纠结的事情,修复九层塔身所需要的那些材料,尽管非常的稀罕,可也未必就凑不齐。假如他们不出力,九层塔身修复后,他们便失去了进入其中的资格,但假如他们出力,九层塔身究竟能在什么时候修复,这可是一个未知数!并且,听欧阳海话里话外的意思,如果选择出力,出小力都还不行。

    “在修复九层塔身的这件事情上,蜀山当然要出力了!只不过,这个力要怎么出呢?”流云子问道。

    “修复九层塔身需要什么材料,你们也都已经知道,能拿出所需要的材料更好,拿不出就用别的资源来进行折算。总之一句话,你们出了多少力,到时候九层塔身修复,你们就能获得多少好处!”欧阳海道。

    流云子点了点头:“关于出力多少,这件事情暂时就先这样,我需要回去跟我师兄他们商议一下。”

    “这是件大事,你们也的确需要商量一下。另外,九层塔身一旦修复,使用‘能量战场’的名额和时间,我想的是咱们峨眉和蜀山两家平分,所以在出力方面,大家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吧!”欧阳海道。

    对于欧阳海提到的平分,流云子非常满意,毕竟欧阳海没说什么三分之一类的话,也就不需要他再磨什么嘴皮子了。

    “只要峨眉塔能够修复,眼下的投资肯定会有盈利!毕竟,‘能量战场’除了能给自己人用,还能够卖给像昆仑那样的门派使用,以此来换取资源,这样的事情当年蜀山和峨眉可都有做过,也都因此获利不少。”流云子心中这么一想,倒也不觉得出大力,会是非常肉疼的事情了。

    感觉不怎么肉疼了,流云子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欧阳,修复九层塔身的事情,我们会尽快落实,这一点你就尽管放心好了。现在咱们谈谈,关于本来峨眉塔中‘能量战场’使用的事情吧?”

    “这一点没什么谈的,以前蜀山有多少名额,现如今还是有多少名额。”欧阳海道。

    “欧阳,你也太抠门了吧?以前‘能量战场’能够正常使用,我们蜀山的弟子按照时间过来就可以了,如今‘能量战场’不能正常使用,我们蜀山弟子只怕要在峨眉住着才行!都已经这么不方便了,你还好意思让我们只占三成的名额?”流云子恨恨道。

    “你们不方便,我峨眉弟子就方便了吗?你们来峨眉,吃的用的还都是峨眉的呢!”欧阳海根本不买账。

    “太上长老,关于‘能量战场’的事情,要不听听我的意见吧?”古争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