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33章 有个小忙需要你帮
    在古争二次进入九层血塔前,角角的确有说过,混沌塔后面的修复会比较麻烦,所以如今出现这样的情况,古争也不算意外。

    “九层塔身是混沌塔上分离出去的一部分,它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损伤。邪恶器灵的诞生和死去、邪恶祭炼的改变,这些都让原本就已受伤的九层塔身伤上加伤!而想要修复这些伤势,所需要的东西都极为特殊,只怕是很难在地球上找到。”

    “角角,你先说说,看都需要什么东西,可能找到的,我就尽量收集一下,如果实在是地球上没有的东西,那就等以后进入洪荒再说,反正这种事情急也没用。”

    “修复九层塔身所需要的材料有:云纹赤铜、龙鳞金元、青岗玄铁、百炼钢、墨玉银、深海软金、空间石、温玉水晶、乌沉古木、血枫树芯、冷香松木。灵妖、地妖、玄妖、天妖身上出产的一些炼器材料,若干件仙器,特殊炼器材料金灵之气。”

    角角的话虽不长,可其中所需要的那些东西,听的古争脸上挂满了苦笑。

    “照你所说,修复九层塔身,共需要金属类、晶石类、木材类、灵物类、仙器类、特殊材料类,一共六种之多。而这些东西里面,我所听过的寥寥无几!并且,我还不知道,这些东西你究竟需要多少!”

    “需要的种类听起来不少,可需要的量都不大,特别是很珍贵的那些,我现在就将具体的量告诉主人。”

    角角不仅将所需材料的多少说了出来,还让古争的脑中,出现了这些材料的样子。毕竟,这些材料古争几乎都没听过,如果他再连样子都不知道,寻找起来将更加的有难度。

    尽管角角所需要的这些材料,量都不是很大,样子古争也都已经知晓,可古争脸上的神色仍旧没有缓和。对角角来说,这些东西它只要张张嘴就行,可古争却要愁怎样才能弄到!

    “你看这个行不行?”

    古争将一黑一白两根羽毛,连带着一些别的东西从洪荒空间中拿了出来,这是之前在蜀墟之中,从化形灵兽樰鹭和诸怀后代身上收获到的炼器材料。

    至于角角所说的灵妖、地妖、玄妖、天妖,则是他对于妖怪、灵兽等非人存在,修炼等级上的一种称呼。灵妖相当于炼精化气级别的修仙者、地妖相当于炼气化神的修仙者,玄妖相当于化神返虚的修仙者、天妖则是相当于金仙境的修仙者。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主人给的这些材料不达标,它们的本体并未到灵妖级别。不过,这两个灵兽也算不凡,一个已经化形,另外一个有着上古异兽的血脉,这些材料也算是勉强能用吧!”

    辛苦得到的材料,如果放在昆仑派主持的拍卖会上,肯定会让不少门派为之争抢!但在角角这里,这些东西才是勉强能用,古争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感觉。

    见古争沉默不语,角角再次开口道:“尽管修复九层塔身需要不少东西,可九层塔身一旦修复完成,主人也会获得不少好处。”

    “都有哪些好处呢?”

    古争的兴致,多少被提起来了一点。

    “九层塔身中的能量战场你也见过,如果九层塔身被修复,能够锻炼神念的能量战场,也就能够使用了!神念有多重要、有多强大,这一点主人已经体验过了!至于能量战场能带来怎样的好处、能让人做出怎样的提升和突破,主人也是看得明明白白,毕竟峨眉的整体实力就在那里摆着,虽然众弟子所进入的能量战场是锻炼和内劲用的,可这跟锻炼神念的效果,道理相通。”

    “除了能量战场的好外,九层塔身修复之后,二十二层混沌塔会成为一件攻守兼备的仙器,至于它的威力怎样,主人想想当初在地穴中,九层血塔的威力就能够猜出个大概了。”

    “角角,当初九层血塔能将我从洪荒空间中吸出来,你姐姐还说它是非常罕见的破空间仙器,关于这一点,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

    角角一直没有提到这个问题,这让古争觉得还是不要太报希望为好。

    “主人,关于这一点,对也不对!将双塔合二为一之后,我对于整座混沌塔的了解也多了一些,完整的混沌塔,别说是破仙器空间了,就算是破仙域空间都没问题!但是,单纯的九重血塔并不具备,能将主人从洪荒空间中吸出来的能力,而当初之所以会那样,正是因为邪恶器灵的缘故。”

    “由于禁制的压制,邪恶器灵虽然不能醒来,可这个醒,跟一般意义上的醒不同,邪恶器灵对于外面生的事情,同样是有所了解。并且,就算是醒不过来,它也能够反噬使用过它的人,能够让使用他的人,动用它的力量和九层血塔中原本就存于的空间力量,做到让主人当时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血魂来言,它以为那就是九层血塔的仙器神通,可其实并不全是!”

    “好吧,其实不光是血魂那么认为,连我也是那么认为的。”古争苦笑一声,随即又道:“角角,修复混沌塔需要这么多的材料,可如何修复该怎么做呢?难道还要再找个炼器大师吗?”

    “主人,这个倒是不用,你只要将材料放入塔中,我就有办法将它修复。”角角肯定道。

    “好,材料的事情我留意一下,不过究竟什么时候能凑齐,这就不知道了。”

    “没事,慢慢收集就好,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

    又跟角角聊了一会,古争便离开了峨眉塔。尽管如今脑袋还有点疼,但门派中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其实你不用那么愁,角角所说的那些材料,也并非没有办法凑齐。”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脑海。

    “你什么时候醒的?我还以为你在沉睡,也就没有喊你。”

    “神念受损也不是太大的事情,感觉到你们有交流,就听听你们说了什么。”

    “器灵,你说并非没办法凑齐,该不是修复混沌塔的材料,你那里有不少吧?”

    “我这里的确有一些,可也不是全部。但是,这些东西不是我的私藏,是餮仙大人留给你的材料,而这些材料你如同想要得到,就只能是通过任务!不过你放心,根据任务的境况,我会尽可能的将材料定为奖品。”

    “这样最好了,你那里有的我就慢慢通过任务来换,你那里没有的,能不能告诉我都是什么,我也可以早作准备。”

    “可以告诉你,缺少的是龙鳞金元、温玉水晶、血枫树芯、金灵之气。”

    器灵的话,使得古争眼睛睁大:“好吧!我还以为你那里有的只是一少部分,可没想到竟然是一大部分,这样也就仅仅只差四种材料了!”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四种材料之中金灵之气可是非常难觅的,地球上存在这种地脉之气的可能性极小。”器灵提醒道。

    “没事,地球上没有,那就等以后去了洪荒再找。”古争笑了笑。

    走出混沌塔的门,古争立刻看到了等在外面的欧阳海。

    昨晚九层血塔跟峨眉塔合并,造成的震动让峨眉弟子门惊慌猜测,欧阳海呵斥了众弟子一句,随后又通知了无忧长老,让他传令封山,生如此大的动静,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将它传出去的好。

    古争将九层血塔中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欧阳海之后,随即便将缺的那几样材料说了出来。

    “龙鳞金元没听过,血枫树芯和金灵之气也没有听过,至于说温玉水晶,早年我在海外的时候曾现了一块,如今就在我的芥子口袋里面。”

    欧阳海伸手摸向腰间,然后拿出了一块不规则的玉石。

    古争还真是意外了,本来对询问欧阳海也没报太大希望,能得到一点消息,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可谁曾想欧阳海这里竟然有四种材料的其中之一,并且还是足量的!

    拿着手感如同软蛋一般的神奇玉石,古争向欧阳海笑了笑:“我准备过几天,就将峨眉塔的消息透露给蜀山。”

    还在蜀山的时候,古争就已经打算将峨眉塔能够使用的消息告诉蜀山,反正这件事情也不可能长久瞒下去,告诉他们还能趁机要点资源。

    “掌门需要我怎么做?”欧阳海问。

    “到时候我给蜀山方面的解释,就是说峨眉塔被你修复了,可这个修复并未完成,需要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些东西。当然了以加点别的东西进去!如果他们能拿出这些东西更好,如果拿不出来,至少算是提前让他们知道了,你正在修复峨眉塔。”古争阴险地笑了笑。

    “好,一切就按掌门说的办。”欧阳海点头。

    又跟欧阳海聊了会,回到自己房中的古争,让人去叫了无忧长老。

    无忧长老过来后,对于昨晚生的事情,自然也是万分的好奇。

    古争将事情的大概告诉了无忧长老,又询问起了闲云道长的情况。

    对于闲云道长的洗脑,古争还没有大功告成,以至于无忧长老提起闲云道长,就是一副摇头不已的模样。

    告诉了闲云道长这几天都做了什么后,无忧长老又补充了一句:“这家伙真像一条狗啊,一条好色的狗!”

    面对无忧长老的抱怨,古争只是笑了笑,反正对于闲云道长记忆的‘编织’还没有完成,他的一些劣根还在也不奇怪。不过,好在闲云道长也没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来。

    “走,咱们去看看闲云老儿。”古争带头向外走去。

    闲云道长是丹道大师,他所在的地方是峨眉的丹房。

    峨眉派中本来也有能够炼丹的师傅,只不过这个师傅跟闲云道长比起来,本事差得不止一星半点。

    从蜀墟中带出来的资源,古争需要将它们变成三种丹药,分别是能够用来提升修为的‘异果丹’和‘境界丹’,能够用来将内劲提纯的‘纯净丹’。

    ‘异果丹’和‘境界丹’这两种丹药,以闲云道长的水平,炼制起来完全不是什么问题。可对于‘纯净丹’这种丹药,从未炼制过的他,即便是拥有古争所给的丹方,也仍旧是慎重的有点不像话,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开炉。

    “怎么如此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的呢?让你清理一个丹炉,你竟然清理了一天?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闲云长老,不是我磨磨唧唧,是您对于丹炉的清理要求太严了,以前我师父可没有这么严苛的要求。”

    都还没有进入丹房,闲云道长气恼的声音,还有丹童小声嘟囔的声音,全都传入了古争的耳中。

    “你小子说什么?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在嘟囔,我堂堂峨眉派的长老,难道还指派不动你了吗?你要是不想跟着我,马上给我滚蛋,找你的师傅去吧!我也正好可以让无忧那老小子,给我找一个玲珑身段、凹凸有致的女弟子过来!”

    闲云道长的前半段话还没什么,后半段话便本性暴露的不着调了。

    “闲云,你过得似乎很滋润啊!”

    古争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响起,原本端坐在丹房中翘着二郎腿喝茶的闲云道长,立刻跳了起来,放下茶杯便冲了出去。

    “主人,你可来了,你要为我做主啊!无忧这家伙,存心给我找不愉快,上个给我打下手的弟子挺好,他非要将那个弟子给调走。调走就调走吧,偏偏又给我调来一个,上个炼丹师的徒弟!俗话说同行是仇人,无忧这老小子给我身旁安排个仇人,这究竟是什么居心呢?我看他是不想让主人早点见到丹药了!”

    闲云道长刻意地往古争身旁靠了靠,满眼戒备的盯着无忧长老。

    “呵呵。”

    无忧长老摇头一笑,反正他什么都跟古争说了,倒也不怕闲云道长倒打一耙。

    与此同时,正在丹房中收拾的几个弟子也跑了出来,慌忙对古争见礼。

    古争冲众弟子点头:“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该忙什么什么。”

    看众弟子都回去,古争冷笑道:“闲云,你可是峨眉的长老啊,对女弟子动手动脚,这真的好吗?那个被无忧长老调走的弟子,只怕是个女弟子吧?”

    “主人,我……”

    原本还想争辩,但一看古争冰冷的眼睛,闲云道长赶紧把头低下去了。

    “咣!”

    古争狠狠一记爆栗敲在了闲云道长的脑袋上。

    “你给我记住了,同样的事情下不为例!再敢对门中女弟子不轨,我定不轻饶于你!”

    古争其实很不想跟闲云说这些话,反正闲下来的时候,他还要将闲云的记忆再进行‘编造’。

    但是,闲云这厮就是皮子欠,给他点阳光他就想灿烂的那种!眼下又急着让他炼丹,古争的事情也比较多,不得不跟他多说两句,对他出一些警告。

    “主人,我知道了。”

    闲云低眉顺眼,生生挤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

    “还有,刚才又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故意在刁难那个弟子?”古争问道。

    “不是啊主人!这一点真不是我的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这里炼丹用的东西,全都是上个炼丹师留下的,用别人的东西脸蛋不顺手,我让他清理一下,他就磨磨唧唧,抱怨不断!”闲云委屈道。

    古争点了点头,随即板着脸望向无忧长老:“炼丹这种事情我尽管不懂,但一个舒心的环境也是很重要,你该换新人给闲云了!”

    “掌门,是我考虑不周了!如今在丹房中清理的那几个弟子,从入门就一直跟着上个炼丹师做丹童,我本以为闲云用他们,会更加的得心应手一些。”无忧长老声音一顿,随即冲闲云道长歉意道:“不好意思了闲云,等下我就给你换人。”

    无忧长老明白,古争之所以板着脸,就是想让闲云的心里舒服一些,让他能够更好的干活!所以,他也不介意把姿态放低,反正闲云这个家伙的记忆,过段时间就又不一样了。

    “哼。”

    面对无忧长老的道歉,闲云冷哼,高傲的扬起了脑袋。

    “咣!”

    古争又是一记爆栗敲了上去。

    “主人,你为什么又敲我?”闲云道长揉着脑袋委屈道。

    “没有为什么,敲你一下我开心。”古争笑了。

    “主人开心就好,要是开心就再敲……”

    闲云谄媚的话都还没说完,便被古争挥手打断了。

    强忍着心中恶心的古争,非常严肃的开口了:“丹方你也熟悉过了,觉得怎样?有难度吗?”

    “没有难度,主人放心吧!今天下午我就开炉,保证成功率会非常高!”闲云道长拍着胸脯道。

    “好,如今已经快中午了,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了!”

    古争本想表扬一下闲云道长,可一想到他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样子,这样的打算还是算了的好。

    下午,丹房外的凉亭中坐着四个人,分别是古争、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还有刚刚到来的太上长老贾四。

    “掌门,你叫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呢?”

    几个人只是静静的坐着喝茶,这让贾四有点不自在,刚刚做了太上长老的他,心中还是有点害怕古争翻旧账。

    “不用那么紧张,也不用那么拘束,你如今已是本门的太上长老了,之前的事情也都已经过去。今天让你过来,是有点小忙要需你帮!”古争淡淡道。

    “什么忙?掌门尽管吩咐!”

    一听不是翻旧账,贾四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