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32章 唐墨晋级
    听了古争的话,器灵没有反驳,但也没有吭声。

    “再说了,谁知道它到底有没有足以灭杀咱们的神通呢?不试一下,始终都不会知道。”古争又道。

    “可你毕竟还是赌输了呀!假如暂时和谈,事情未必就像猜测的那么糟糕,这下可如何是好啊!”器灵小声抽泣了起来:“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地穴中让你置身险境,这一次又是这样,这都是跟我给你的任务有关。”

    “你这是怎么了?不用那么自责吧?地穴中的那次,你是为了让我拿超境界的奖励,这一次的任务是我主动提出要接,你也是想让我提前体验下神念的感觉,这并没有什么错啊!”

    见器灵仍旧在抽泣,古争又苦笑一声:“这次不同于地穴中的那次,地穴中的那次,算是我第一次经历毫无办法的生死危机,我冲动过、无措过、不甘过!然而这一次,我觉得心中平静了很多,既然我做出了这个选择,不管是什么结局我都接受!”古争声音一顿,随即一声叹息:“倒是你,因为我的决定受到了牵连,要陪葬在这个仙域里了。”

    “啧啧啧,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感动的想要流泪呢!”

    邪恶器灵嘲笑的声音响起,大的如同是狂风怒吼。

    “你什么意思?”古争冷冷道。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女器灵不是已经告诉了你,这里是仙域,而我是仙域中的至高存在吗?”

    邪恶器灵的声音又变得极小,如同是泥土中蚯蚓钻洞,但听在古争的耳中,大的却如同惊雷。

    “器灵,它真的能够听到,咱们两个动念间的对话吗?”古争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仙域中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这是一个有规则,但却又没有规则的神奇空间!不过,你也不用被它的话吓到,这个仙域毕竟是低级仙域,有些事情它能做到,但有些事情它也未必就能做到!”器灵冷冷一笑,又冲邪恶器灵说道:“仅仅只是能够知道我们动念间的交谈,就敢冒充志高存在吗?你难道就不觉得害臊?你倒是一动念,直接让我们爆体而亡啊?如果这点都做不到,你装个什么至高无上?”

    邪恶器灵的嚣张,使得器灵情绪逆反,嘲讽的同时又焕发了斗志。

    “不知死活,等下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没有否定器灵的反驳,恼羞成怒的邪恶器灵冷哼一声,空中的太阳突然爆炸,红色的火焰又在瞬间凝聚,形成了一个足足有百丈长,威风凛凛的火龙。

    火龙冲着古争一眨眼,古争顿时觉得整个空间都发紧了,神念想要移动都变得困难。

    “还真是恶心呢!明明不是龙,可却化形成龙的样子,可是本身又因发动本命神通引发了严重的伤势,以至于化形显现出来的东西,从颜色上都透着一股子的虚弱!你说你化个这样的形干嘛?是彰显你的俗气?还是在吓唬我们呢?”

    器灵嘲讽着空中的火龙,而火龙也确实如器灵所说,外表颜色鲜红,但内部的颜色却比较淡,给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混蛋!我喜欢龙,你管得着吗?”

    火龙一声咆哮,血红色的龙息如大瀑布般从天而降,冲着白色光点冲击过去。

    浩瀚的声势中,古争用上他所能动用的手段,这才堪堪躲过了瀑布般的龙息。

    “仅仅只是我的一道龙息,就能让你们如此的手忙脚乱,你说你门有什么好得瑟的?放心吧,反正仙域的存在时间还有一些,等下我会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死亡的恐惧!”火龙声音一顿,眯着眼睛望着白色光点:“你不是说我的仙域是低级仙域吗?那你倒是尝试一下能不能破开,可别说是我没有给你闷机会!小老鼠们,游戏的时间到了,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想跑多远就跑多远,看看我究竟能不能抓到你们!”

    “猖狂!”

    古争咆哮出声,白色光点瞬间接近空中的火龙,化为光球向它撞去。

    “桀桀!”

    百丈长的火龙,瞬间消失在了空中,只留下怪笑回荡。

    “小老鼠,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后我会兑现我的诺言!”

    邪恶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远处的天际上,出现了一个昏黄的太阳,如同是将要沉下地平线一般。

    空间中刮起了狂风,其中蕴含着庞大的能量,形成风暴冲向了夕阳,又被夕阳所吸收。

    原本暗淡的夕阳,颜色开始向着朝阳变化,可它的轨迹却是一点点的往下沉,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仙域是一个有规则,但却又没有规则的神奇空间。邪恶器灵按照仙域生成时自然衍生的规则,调动着它所能调动的能量、发动着它所能发用的神通,在这个大体框架之下,某些细节上,它又能近乎无规则的发挥想象、做出操控!这就是仙域,哪怕是最低级的仙域,也仍旧会让咱们死在这里。”

    器灵喃喃出声,古争尽管看不到她的样子,可也能想象得到,她如今肯定是眉头紧皱。

    “器灵,它是在吸收空间中所谓的‘天地能量’吧?”古争望着西沉的太阳问。

    “是的,这个不能轻易发动的本命神通被它发动了,它如今在仙域中的状态应该也不强,所以必须吸取仙域中的能量,让自身变得正常以后,才能更好的对仙域进行操控。”器灵道。

    “这么说来,它所说的三分钟,应该是真的了!如果是这样,你赶紧告诉我破开仙域的方法,咱们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古争的声音透着凝重。

    “可恶!”

    器灵突然发出了恼怒的声音。

    “怎么了你?”古争急忙问道。

    “规则,规则!哪里都是规则,难道就不能打破所谓的规则吗?”

    “你到底怎么了?”

    “你想破开仙域,我也想破开仙域,尽管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你斗志不灭,我也乐于配合你做最后一拼!仙域很强悍,破开它的方法可分为‘巧破’和‘力破’两种。‘力破’自然是以力破之,这点咱们不具备,‘巧破’则是寻找空间中最为薄弱的那个点,比较省力的方式将仙域破掉。两种方法听起来似乎都很简单,可实际上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器灵声音一顿,再次开口时,又带出了一分怒气:“咱们想要破开仙域,只能是寻找空间中最为薄弱的那个点,你对于神念的操控不如我,如果是让我做主导,咱们破开仙域的可能性也会更大一些!可是,该死的规则限制,你在任务期间,我根本就无法更改这种你主我从的状态!”

    “器、器灵,这规则可是餮仙大人制定的呀!”

    古争说话都结巴了,他没想到器灵竟然在情急之下,质疑起了她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餮仙大人。

    “我、我没说餮仙大人怎样,我只是觉得这规矩太死了!”

    被古争一提醒,发现了说话不妥的器灵,慌忙解释。

    “不管规矩死不死,也不管寻找空间虚弱点的可能有多大,咱们试一试,也许还真能幸运的找到呢?”

    古争说话间,白色光点已飞了起来。

    白色光点为神念体,瞬间之内能飞千里,瞬间之内也能探查千里。

    所谓的空间虚弱点,就如同是一件器皿上的瑕疵,尽管这个瑕疵会很小,可只要被足够强大的神念找到,也能够以点破面,将整个仙域摧毁。只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真的很难,通常施展仙域的人,都不会给被困之人以点破面的机会。

    时间在探查中一点点的流失,仙域大的几乎无穷无尽,白色光点一直飞、一直探查,仍旧是没能找到虚弱点。

    “器灵,你说空间的虚弱点是固定位置的,还是会不断变换位置的呢?”

    “低级空间的虚弱点,位置不会发生改变,可是中高级仙域的虚弱点,却是会变的,一种是自然变动,一种是仙域施展者一动念,就能够发生变动。”

    听器灵这么一说,古争心中一动,再次望向了西方。此时,邪恶器灵所化的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入了地平线下。

    “也许,空间虚弱点就在邪恶器灵所在的位置!”

    “你是说,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对,就是这个意思!”

    原本有些低迷的情绪高涨了起来,白色光点于片刻之后,终于接近了将要落下去的太阳。

    “果然是在这里!”

    古争心头一喜,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神念探查中,一种薄弱的感觉被发现。

    “以最强的神念攻击,撞击虚弱点!一旦将虚弱点撞破,仙域也就破了,生死局也就解开了!”

    器灵的声音也很兴奋,古争操控着神念体,狠狠向着虚弱点撞去了。

    “嘭!”

    一声巨响传出,白色光点如同撞在一面大鼓上,瞬间被弹飞了好远。

    与此同时,天色彻底黑了下来,一轮明月也随之升了起阿里。

    “真是抱歉,时间已经到了,你们虽然找到了空间虚弱点,但也于事无补了。”

    空中的明月一晃,又化身成为了一条百丈长的银龙。只不过,跟之前的火龙不同,银龙没有了那种‘外强中干’的感觉,通体银光闪闪,看起来威武霸气。

    “还真是不要脸了呢!我们撞击空间虚弱点的时候,时间明明还不到,是你出手阻止,我们才没能将虚弱点破开!”器灵恨恨道。

    “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你见过猫戏老鼠什么时候真的把老鼠放走过?说了让你体验绝望,现在是不是已经体验到了呢?”邪恶器灵狂笑了起来。

    “你这恶心的家伙!”器灵狠狠骂了句。

    尽管如今发生的情况不算意外,可费力找到空间虚弱点的时候被阻止,也着实是让人气恼的一件事情。

    “恶心吗?恶心就对了!为了对付你们这两只小老鼠,我将要陷入无止境的沉睡,你们才是最恶心的家伙!好了,游戏已经结束了,你们也已经体验过了绝望,现在也是该体验一下恐惧了!放心,我不会让你们轻易死去,你们将要丢失的每一缕神念,都会成为我的食物,我会将你们慢慢吃掉、狠狠的吃掉!”

    邪恶器灵咆哮,空中的银龙发生了爆炸,巨大震荡所产生的劲风,直接把白色光球吹的就像是风中的落叶一般。

    银龙爆炸后,变成的银白色光点,瞬间汇聚成了之前的月亮,然后开始飞快的向西方沉去。而在这一过程中,古争和器灵所凝合成出的神念体中,不受控制的开始有神念飘散,就如同是被插上了一根无形的吸管一样。

    神念被抽取的速度并不快,可却是让古争和器灵毫无办法,而更让他们郁闷的是,原本的空间虚弱点所在的位置,竟然发生了改变!

    “器灵,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低级仙域的空间虚弱点是不变的吗?”

    “我是这么说了,可这个邪恶器灵不能以常理论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

    古争和器灵的对话,邪恶器灵自然也听到了,它狂笑着的声音也再次响起:“想要找空间虚弱点吗?你们不这样提醒我,我都忘了这样其实更好玩!你们看,空间虚弱点就在你们面前!”

    邪恶器灵话音落地,原本消失的空间虚弱点再次出现。

    “嘭!”

    古争没有犹豫的撞上了空间虚弱点,然而这一次不像是撞在了鼓上,反倒像是撞在了石头上一般。

    “嘭!”

    不死心的古争,又一次撞了上去,这一次发生的响动,是真真切切的撞碎了什么东西!

    但是,被古争撞碎的不是空间削弱点,只不过是一层无形屏障罢了。并且,他还余势未减的,又撞在了下一张屏障之上。

    “古争别挣扎了,撞破了这一张,也还会有下一张,咱们还是说会话吧!”

    器灵开口,声音有种绝望后的释然。

    “嘭!”

    古争又是狠狠一撞,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撞,在这一撞中,包含着很多的情绪,有不甘,也有释然。

    “你想说什么呢?”古争问。

    “我想说什么?”器灵喃喃一声,像是问古争,也像是在问自己。

    “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可能由于在仙域中,咱们的交流会被邪恶器灵知道的缘故,想说什么也变得说不出口了。”器灵声音一停,静了半天才说出下一句话:“认识你的这段时间理,咱们一同经理了很多,感觉挺有意思的。”

    “我也一样。”

    古争的声音如同喃喃,他的注意力放在天空之上,那里日升月落、月落日升的速度很快,光线也一直都在明暗交替着。而随着日升月落的变化,古争和器灵的神念体,比刚才撞击空间的时候又虚弱了很多,原本白色光球亮度十足的外表,如今亮度已暗淡了下来,能够隐隐看到内部颜色不同的核心了。

    器灵的精神力是跟古争精神力相凝合,古争留心的东西,她不由自主的也会留心到。感觉到了古争的注意力在空中,可空中除了日落月升,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然而,古争给器灵的感觉,却是他看的非常专注,以至于都显得有些痴迷的了。

    器灵心中一动,古争的异常让她想到了点什么,但不敢跟古争交流的她,只能是保持着安静。同时,器灵觉得她心跳的速度很快,快到了一种让她想要大口喘气的地步,古争如今的这种状态,跟所谓的感悟是何其相似!

    器灵的情绪波动,古争已经感觉不到了,本来只是‘百无聊赖’盯着日升月落的他,不知不觉的就看了进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专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了自己,对于自身所处于的痴迷状态,他也同样一无所知,他的思维一片混沌,可又清晰的观看着光于暗的交替、阴与阳的变化,心中不嗔不怒、不喜不悲。

    天上的日月飞快交替,在古争的感觉中,日月轮转的速度却更加的迅速!它们已经快的让人看不清楚模样、快的让人只能看到残影、快的残影变成了一片混沌!

    “嗡。”

    古争觉得脑中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眼前的一片混沌似乎又有了不同!他觉得太阳就是玄妙境界中白色的那个自己,月亮是玄妙境界中黑色的那个自己!眼前的一片混沌,也随着他的这种感觉,变得跟上次玄妙境界中的混沌相重合,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两个被卡在了混沌之中的黑与白。

    与此同时,仙域中发生了震荡,赤地化为了尘土,逐渐向上升起,清亮的苍穹颜色变得昏黄,慢慢的向下沉去。

    器灵的心中尽是激动,这种异象代表着什么她知道,这代表着空间有了要崩坏的可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邪恶器灵惊叫出声,在它所施展的仙域之中,它对仙域的操控力正在逐渐消退,它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它感觉这跟一直都很安静的白色光球有关!

    “去死!”

    邪恶器灵大吼,原本漫天的尘埃,从四面八方向着白色光球射去,其所带来的声势,浩大的如同是万箭齐发!然而,本应该将白色光球瞬间冲散的尘埃,一旦靠近白色光球的附近,便立刻轻飘飘的落了下去,不再受到邪恶器灵的操控。

    前所未有的恐惧,出现在了邪恶器灵的心中,它又是一声大吼:“果然是你们!”

    邪恶器灵是真的怕了,假如本命神通的仙域被破,等待它的只能是一个死亡的下场。

    “咔嚓……”

    空中降下了雷电。

    “呼呼……”

    地面伤生出了飓风。

    “嗷……”

    飘散的尘埃凝成了巨龙,这些异象一股脑的,全都向着白色光球冲出。

    古争仍旧是沉浸在玄妙的境界之中,可此玄妙非彼玄妙,他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但仍旧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他觉得他是一个有手有脚的人,他对着纷乱的攻击拂袖一挥。

    仙域之中,所有攻击向白色光球的攻击,全都被一种神秘的能量震的粉碎!

    “不!”

    邪恶器灵惊叫,古争竟然在它的仙域中,动用了属于它仙域的力量,摧毁了它所发动的攻击。并且,按照古争现在对于它仙域中能量的动用,别说是破掉它的仙域了,就算是瞬间灭杀掉它,都只是举手投足间的事情!而能够造成这样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可能,古争领悟了更高级的法则力量!

    “天地之道,以阴阳二气造化万物。”

    “天地、日月、雷电、风雨、四时、子前午后,雄雌、刚柔、动静、显敛,万事万物,莫不分阴阳。人生之理,以阴阳二气长养百骸,经络、骨肉、腹背、五脏、六腑,乃至七损八益,一身之内,莫不合阴阳之理。”

    “阴阳之道,天地之道,造化之道!”

    古争自言自语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响起在仙域之中,而仍旧沉浸在玄妙境界中的他又是一挥手,眼前的混沌消失不见,连带着卡在其中的黑白两个自己。

    “咔嚓嚓……”

    伴随着古争在玄妙境界中的又一挥手,仙域的天空上,一道蜿蜒入龙的闪电掠过,整个天空支离破碎。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光线了一个明暗的交替,仙域崩塌,白色光球再次出现在了九层血塔之中。

    “啊……”

    惨叫的声音响彻九层血塔,本命神通被破的邪恶器灵,失去了陷入无止境沉睡的资本!血红色光球的外表开始破裂,如同是被人砸碎的一个坚果,碎掉了外表的硬壳之后,只剩下内部诱人的果实。

    “唔!”

    几乎是伴随着邪恶器灵的惨叫,古争和器灵共同发出闷哼,之前在仙域之中被‘吸食’,神念受损的他们也不好受。好在古争关键时刻有了感悟,‘吸食’并未触及到神念体的核心,要不然就算解决了危机,自身所受到的伤害也会非常严重。

    “古争你太棒了!”

    器灵特别开心,如同是要跳起来似得。

    “主人,你刚才究竟经历了什么?”

    角角焦急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被困仙域中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联系可是完全中断了。

    “你们先别吵,让我捋一捋。”

    古争静下心来,仔细回想着玄妙境界中经历的一切。

    对于古争来说,他沉浸在玄妙境界中的时候,是一种不悲不喜,非常空灵的状态,一切的发生好像是有感而发,又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可是,如今仙域被破,危机解除,古争对于自己是如何破掉仙域的,却是非常的茫然!对于自己在仙域中有感而发说的那些话,也感觉有些晦涩难明似得!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有种将破不破的感觉。

    片刻之后,古争结束了静思,他将心中郁闷的感觉告诉了器灵。

    “知足吧你,这次能破掉仙域,你获益匪浅!尽管暂时看来,你似乎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对于玄妙境界中的领悟,也仍旧是一知半解,可这真的是莫大的机缘!一个炼精化气级别都不到的修仙者,竟然在顿悟中,破掉了一个低级的仙域,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放在洪荒之中,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了!”

    “仙域是什么?仙域是大能之辈的神念空间,是他们对于空间法则的感悟结晶!你能破掉仙域,说明在你最初领悟的阴阳之道上,已经出现了关于空间的这个分支,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件事情吧!要知道在所有的法则中,最最厉害的就是空间和时间的法则了!”

    “你说你对于领悟的那些东西,感觉像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有种将破不破的感觉,你可知道有多少金仙境以上的修仙者,终其一生都没有看到过这层窗户纸吗?”

    “打个简单的比方吧!你这次能破掉仙域,就如同是灵感爆发的神来一笔,既然这个神来一笔已经出现过了,那么它再次出现的可能就会非常的大!你一次不能把握住它,下一次呢?再换句话说,别说是下一次了,就算是下下次让你感悟,这都是烧了八辈子高香的福缘!”

    “另外,斩杀血光老祖那次,你的感悟出现了异变,黑白两个自己被卡在了混沌里面,而在这次的感悟之中,黑白两个自己再次出现,这更加肯定了一件事情,你只要出现感悟,极有可能还会看到黑白两个自己!这同样也是一种莫大的机缘,让你能够一条道走到黑,走到登顶都不是不可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器灵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又给了古争那种,她几乎要跳起来欢呼的感觉。

    “好吧,既然你废了这么多的口舌,我就勉为其难的不郁闷了!”古争哈哈大笑。

    “你就得瑟吧你!”话虽器灵同样也笑得很开心。

    “恭喜主人了,能够获得跟空间有关的机缘!如今邪恶器灵已死,关于九层血塔的一些后续,我等明天告诉主人。毕竟,双塔合一还只是表象,有些东西我需要了解一下,才能够给主人一个确切的答案。”角角出声道。

    “好,你将邪恶器灵的核心放到混沌塔里,然后就忙你的事情出吧!”

    如今邪恶器灵已死,受伤的古争和器灵也都需要恢复,角角将邪恶器灵的核心放在混沌塔中后,也就忙它的事情去了。

    古争和器灵神念受损,但没有伤到核心,除了极为疲倦之外,倒也不算是特别严重的伤势,毕竟神念受损不是受损,它恢复的速度非常快。

    古争的本尊在混沌塔中,神念回到本尊之后,他便立刻站起身来,靠近了悬浮在空中的红色光球。

    邪恶器灵已死,如今悬浮在空中的光球,完全就是一个能量体,它精纯而又邪恶,引的唐墨发出强烈的抖动。

    古争伸手一挥,邪恶器灵的核心被他抓住。

    “两次啊,两次都是因为你,害得我有生命危险,如今终于将你这个麻烦解决了,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心中感慨的古争,以邪恶器灵的核心,擦拭起了抖动的唐墨。

    血红色光球越来越小,唐墨上的乌光也越来越盛,煞气也越来越浓,当红色光球被彻底吞噬之后,唐墨上爆出的黑光,完全掩盖了混沌塔中原本的明亮。

    修复度已经完成百分之九十五的唐墨,终于完成了初级修复,恢复成了中级仙器!并且,中级仙器的修复度,也因邪恶器灵核心能量庞大的缘故,完成了百分之二十!

    “爽!”

    唐墨晋级后,古争忍不住叫了一声!如今拥有的中品仙器,除了雷牙剑之外,又多了一把。

    “器灵,好事要成双,你说是吧?”

    刚刚从唐墨晋级的喜悦中出来,古争立刻惦记起了他的任务奖励。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奖励!”器灵微微一笑,随即正色道:“恭喜餮仙传人,完成第一次主动接取任务的考验!”

    “奖励:第二种兽灵食修之法。”

    “奖励:二十颗仙元丹。”

    “奖励:丹元食修之法。”

    “奖励厨艺:罗汉斋。”

    伴随着器灵的颁奖,实物奖励出现在了洪荒空间中,至于食修之法和厨艺,则是直接出现在了古争的脑海。

    得到奖励的古争,自然是满心的欢喜,同样开心的器灵,又十分感慨的开口了:“由于是第一次主动接取任务,奖励相对来说要丰厚一些。但是,对于这次任务的实际难度来说,这些奖励也不算丰厚,毕竟后来发生的变数,使得这次任务的难度,达到了跟第一次超境界战斗时的一样!不过也没办法,餮仙大人定下的规则是这样,我也不能做出太多的变动。”

    “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些奖励,都是根据我的情况,给的比较合适的。”古争的声音满含谢意。

    “嘻嘻。”器灵笑了笑,随即又道:“关于主动任务,有一点规则的限制我要告诉你一下,主动任务,一个月内最多一次,餮仙大人这么规定,我也没有办法更改。”

    “没事,一个月一次也挺好,劳逸结合吧!”古争耸了耸肩道。

    “那好,咱们都好好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之后,峨眉派中还有不少事情需要你处理呢!”

    “是啊!事情真的还有不少。”

    古争感慨一声,直接便在混沌塔中闭目调息了起来。

    三个时辰后,角角从九层血塔中出来了。

    尽管角角不想打扰古争,可感觉到他回来的古争,还是提前结束了调息。

    “怎么样了?”古争问。

    “主人,还没有杀掉邪恶器灵之前,我就有说过,想要修复塔身会比较麻烦,如今彻底了解了之后,我不得不告诉主人,想要修复九层塔身,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角角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