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31章 仙域
    外面的人很震撼,混沌塔中的古争倒没觉得什么。毕竟,混沌塔中跟外面不一样,外面能感受到的那种地动山摇和剧烈碰撞,混沌塔里根本就感觉不到,一切都还是四平八稳的样子。

    “主人,我来了。”

    双塔合并之后,角角立刻进入了古争的脑海。

    “角角,事情办的怎样了?”

    “一切还算顺利,断开的塔身已经合在了一起,只剩下后面比较麻烦的修复了。至于说邪恶器灵,也已经已经找到了,并且由于我将塔身合并的缘故,主人和姐姐进去之后,不用再担心没办法跟外面沟通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它藏在什么地方。”角角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主人,将塔身合并之后,我对九层血塔的了解也比之前多了不少,这也让我明白了,我之前的猜测有错误啊!”

    “你指的是什么?”

    “邪恶器灵的成长速度太快,以至于核心禁制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压制住它了!也就是说,它如今尽管是沉睡的状态,可如果感受到危险靠近,它会立刻清醒过来。”

    听了角角的话,古争的眉头皱了皱,事情果然还是起了变数。

    “角角,它恢复的怎样你知道吗?”

    “它的恢复速度,倒是比我之前猜测的慢一些,这跟我一直努力将塔身合二为一有关系。主人,尽管我将双塔合二为一了,可这只是表面上的‘合二为一’,假如邪恶器灵一直存在着,事情终究还是要再生出麻烦,所以你和姐姐要尽快将它解决掉才好。”

    古争想了想问:“角角,既然你已经将塔身合二为一,邪恶器灵的恢复程度也比之前慢了一些,那么我们再进入塔中,神念还将受到削弱吗?”

    “神念还是会有所削弱,只不过比之前削弱的程度要小一些。”

    “明天上午进入塔中迟吗?”

    “不迟,邪恶器灵想要恢复如初,至少也要在明天下去。”

    “那好,既然明天上午不迟,那我们就在明天上午进入!”

    做了决定之后,古争又跟角角聊了一会,等休息的差不多了,他又开始了随神念的练习。尽管角角也说了,他们进入九层血塔后,神念会比之前削弱的程度小,但古争主导神念可不比器灵得心应手,他必须要再让自己更加熟练才行。

    “古争,你现在是不是很担心?”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中。

    “有什么好担心的。”古争微微一笑。

    器灵郁闷道:“将你主动接取的任务,定为斩杀邪恶器灵,除了想让你熟悉一下神念之外,其实在我的心中也是觉得,这次的任务,只要你努力一点,并不会太过危险。毕竟,邪恶器灵还在沉睡,你所需要面对的,仅仅只是它在本能反应中的罡风。可是如今,任务给了你不能再更改,可你所要面对的,却变成了一旦靠近就会醒来的邪恶器灵。”

    “没什么了!你给我任务的时候,不是有提醒过我,这个任务不会很好完成吗?其实在你的心中,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将未知中的变数包裹在了里面。所以,如今出现这样的变数,我倒也没有特别的吃惊,反正我全力做好准备就是了。”古争笑道。

    “话虽如此,可邪恶器灵会在靠近后醒来,这个变数还是有些大了,也因此让我有种莫名的感觉,也许事情的变数还不止于此,甚至是比这个更加的糟糕!”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可惜,咱们进入九层血塔中的是你我凝合出的神念,要不然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古争和器灵精神力相凝合出的神念很强大,但是这种神念也有它的弊端!修仙者正常分出去的神念,哪怕是全军覆没,本体也不会因此死亡,最多也就是受到极为严重的伤害罢了。毕竟,神念不可能全部分出去,本尊中还留有看家的部分,就像欧阳海的神念光点被古争分解后,他又立刻分出了一个神念光点。

    然而,由于古争和器灵凝合中的神念比较特殊的缘故,它拥有着一般神念所没有的核心,这也是器灵之前称他们的神念为‘神念体’的原因所在。而神念体的核心一旦被毁,本体必将脑浆迸射而死。

    “不用担心了,大不了就是任务失败,咱们退出九层血塔就是了。之前双塔没有合并的时候,你都能冲破壁垒分出一缕神念跟角角沟通,现如今双塔合并,咱们的神念体能全身而退,应该更不是问题才对。”

    面对古争的安慰,器灵也没再说什么,但古争明白,安慰并未能打消它的担忧。

    第二天上午,古争和器灵的精神力相融合,进入了九层血塔之中。

    按照角角的指引,古争来到了九层血塔的第七层后,塔中立刻发生了轻微的震荡。古争明白,震荡是由角角按照约定,对混沌塔核心进行操控而引起的,目的是让原本隐匿的邪恶器灵显形。

    震荡的发生和平息在瞬间完成,原本什么都没有的角落中,代表着邪恶器灵的红色光球,顿时被古争发现。

    代表着古争和器灵的白色光点,立刻向着红色光球飞去,当靠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血红色的罡风立刻生出!

    罡风有着将神念吹散的威力,可这个吹散并不是顷刻间就能办到,如果它能在顷刻间将古争和器灵精神力相融合的神念吹散,那么初次交锋的时候,邪恶器灵也就不会吃败仗。

    角角惧怕罡风,可古争并不害怕,如果邪恶器灵仅仅只是凭借罡风来战斗,他的神念会受到损伤,可邪恶器灵却势必要伤得更重。

    血红色的罡风很猛烈,如同是无差别攻击的风刃一般,白色光点左闪右避了一番,在付出了一些代价后,终于接近了它的源头!原本一动不动的红色光球顿时逃窜了起来,纷乱的罡风也因此全部消失。

    使用罡风的时候,邪恶器灵几乎什么也不能做,古争的靠近让它惊醒,也让它不得不逃窜。

    “该死的角角!”

    邪恶器灵咆哮,尽管它在之前陷入了沉睡,可对于九层血塔起了怎样的变故,它还是比较清楚的。

    “你难道不怕死吗?”

    红色光球根本就不敢跟白色光点纠缠,它在逃跑中发出的声音,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怕死就不进来了!”

    古争冷冷一笑,白色光点突然消失,随即又出现在了红色光球的必经之路上,并在顷刻间变大,狠狠咬了红色光球一口。对于邪恶器灵这种特殊的存在,神念攻击中这种类似于吞噬的方式,比分解的威力更大。

    “竟然是你!”

    被咬了一口的邪恶器灵怒吼。

    “怎么了?难道不可以是我吗?”

    古争冷笑,排毒的同时,躲避着白色光球的追击。

    “这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有本事你给我站住!”

    邪恶器灵是真的怒了,败在器灵做主导的神念手中,它尽管有些不甘,可还不算是多么的憋屈。可是如今,古争做主导的神念,都敢狠狠咬它一口,这让它怎能不怒!

    “站住你又怎样?”

    排毒完成的白色光球不再躲避,变得更大之后,再次咬了红色光球一口。

    “混蛋啊!如果不是该死的角角让你们的削弱减轻,就凭你也敢跟我战斗?”

    邪恶器灵怒吼,再次向着白色光球狠狠撞去。

    将近一天的努力练习,古争对于神念的运用,已经是有模有样了。也许换做邪恶器灵全盛的时候,他的有模有样会显得有些不足,可谁让邪恶器灵如今不是全盛,形势也今非昔比了呢!

    面对红色光球的撞击,白色光球瞬间变为光点,躲过红色光球的撞击后,瞬间变大再次咬了过去。

    “啊……”

    邪恶器灵拖长了声音惨叫,原本可以躲过去的一击,由于它的虚弱,最终还是被狠狠咬了一口。

    “味道好极了!”古争砸吧着嘴道。

    “你该死啊!”

    红色光球不再追击了,悬浮在空中不断震动的它,如同是被气得发抖。

    “不,我不该死,我是一个好人。”

    嘴巴上尽管在贫,可古争的心中却是特别的凝重,邪恶器灵的声音让他生出了一种,对方要狗急跳墙的感觉。

    “你不要逼我,你如果再逼我,你绝对会后悔!”邪恶器灵恨恨道。

    “后悔?怎么个后悔法呢?”

    古争心中一凛,邪恶器灵的话,并不是像是在吓人。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有一种厉害的本命神通,假如我施展了这个神通,你将必死无疑!当然,如果我施展了这个神通,我自身也会陷入近乎于无止境的沉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这个本命神通我也不会施展。我知道你肯定在想,大不了看到事不可违逃跑就是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的本命神通一旦施展,你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邪恶器灵凝重道。

    “果然,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变数的危险程度远超想象啊!”器灵的声音响起。

    “我先问一下角角吧!”古争分出一缕神念。

    没有了壁垒的阻挡,古争联系上角角的速度非常快。

    将邪恶器灵所说的话告诉了角角,古争立刻问道:“角角,你觉得邪恶器灵所说的神通,存在的可能性大吗?”

    听了古争的讲述,角角也是极为郁闷:“主人,邪恶器灵不能以常理论之,它所说的神通,真的有可能存在!”

    “嘿嘿。”

    看古争不说话,邪恶器灵笑了笑:“怎样?你是不是在询问你的两个器灵?然后又得到了不理想的答案呢?”

    “是又怎样?这影响不会太大的!”古争冷笑。

    “别冲动了,咱们来好好谈谈,妥善解决掉这次冲突如何?”

    “你想怎样谈呢?”

    “你放我的九层塔身走,我也不再反噬你,这样算不算是妥善解决了呢?”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吗?你连怎么反噬我的,我都不明所以,你说你不再反噬,我又怎能会相信你呢?”

    “我说话绝对算数,说了不反噬你,就一定不会反噬你!而我之所以能够反噬你,那是因为你使用过九层塔身,九层塔身上有了你的印记,我只要把印记给消除,就算想要反噬你也都做不到了!关于这一点,你可以问问你的角角,看看我有没有骗人。”

    古争心中一动,立刻询问角角。

    “主人,这一点它没有撒谎,九层血塔上的确有你的印记,也正是因为印记的存在,它才能够反噬你。之前没有将双塔合并,我也没办法知道印记的所在,如今发现了印记,但却无法清除!假如它真的把你的印记给清除了,它也就没办法在对你进行反噬了。”角角声音一顿,又是一声叹息:“本来想着只要主人将它解决掉,印记的事情自然也就烟消云散,可是谁曾想,它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本命神通!”

    古争在考虑,邪恶器灵又再次开口:“地穴中你差点被血魂从空间仙器中吸出来的可怕经历,如今仍旧是历历在目吧?我也可以提醒你一句,我的本命神通跟空间有关!所以你也不要再犹豫了,赶紧答应我的提议,我帮你消除印记,然后你让角角将双塔分离放我离开,咱们皆大欢喜!”

    “答应你的提议,你立刻就给消除印记吗?”器灵问。

    “是的,我了展示我的诚意,只要你答应了,我就可以先给你消除印记,再等角角将双塔分离。不过,我拿出了诚意,你们也应该拿出诚意才是!”邪恶器灵笑道。

    “什么诚意?对心魔起誓吗?”

    “聪明。”

    器灵和邪恶器灵有问有答,古争仍旧在沉默。

    “古争,实在不行就放弃这个任务吧!如果是一般的敌人,我不会说出这样丧气的话来,可面对这个邪恶的器灵,我觉得真没必要赌这一次。”器灵认真道。

    “尽管我想要找回塔身,可这这件事情上,我也不建议主人冒险!”角角也出声了。

    面对器灵和角角的建议,古争没有做出回答,他开口向邪恶器灵发问:“向心魔起誓,起怎样的誓言呢?永不为敌,还是仅仅暂时呢?”古争终于开口了。

    “跟你们做敌人,并非是什么明智的事情,你还是发个永不为敌的誓吧!”邪恶器灵欢喜道。

    “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了?修炼者发心魔誓言,还有心魔来约束,你一个器灵又有谁来约束你呢?假如你以后又找我麻烦怎么办呢?”古争冷笑。

    “这样吧,那你就发誓说,不主动跟我为敌,除非是我找你的麻烦,对你心怀不轨了!”邪恶器灵急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妥善解决掉这件事情吧!”古争一声叹息,随即郑重道:“我发誓!”

    古争的发誓仅仅只有三个字,白色光点消失在了空中,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在红色光球的身旁了。

    白色光球消失再闪现,距离和速度都远超之前邪恶器灵所见过的那几次,它在变大之后,又狠狠撞在了红色光球的身上。然而,红色光球的表现,也跟之前不同,它没有在被咬之后立刻掉头反咬,只是静静的漂浮着,冷眼旁观着古争的排毒。

    “你跟那个女器灵一样的卑鄙!机会我不是没有给过你,只是你不珍惜罢了。”邪恶器灵恨恨道。

    “卑鄙吗?我不觉得!”

    毒都还没有排完,白色光球便再次飞向了红色光球,俨然就是一副不怕反噬,以命搏命的架势。

    “既然如此,那你就准备毁灭吧!”

    邪恶器灵咆哮出声,古争只觉得视线一个明暗交替,眼前的景象已不是九层血塔之中了。

    四周是一片空旷,入目所能及的范围中,除了下方的赤地之外,就只剩下了空中的血红色太阳。

    “这是什么?幻相吗?”

    白色光球飞速前行,可即便是它速度极快,顷刻之间已飞出千里,可眼前的景象仍旧是没有丝毫改变。

    “这不是幻相,这是仙域!”器灵叹息道。

    “仙域?什么是仙域?”古争问。

    “简单点说,仙域就是大能之辈对于空间法则的领悟,动念之间形成的神念空间。在仙域之中,施展出仙域的人,相当于至高无上的存在,它能做到很多在现实世界中做不到的事情,动念之间生万物,动念之间覆,动念之间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当然,仙域有高低之分,威力也有强弱之别!看这种空无一物的仙域,应该是属于最低等级的那种。”器灵的声音显得很无力。

    “既然是最低级的仙域,应该不是十死无生吧?”古争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你这次的冲动,万劫不复啊!”器灵恨恨一声,简直是哭笑不得了。

    “我也是没办法啊!”古争一声叹息:“你好好想想,邪恶器灵如此的不同,你真的相信发过心魔誓后,这件事情就能妥善解决了吗?更何况,地球就这么大,它的成长速度又极为惊人,遇上只怕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做?再次妥协吗?只怕那时候就算我愿意妥协,成长起来的它都不愿意!毕竟前两天他还有说过,要把你和角角都当做食物!所以说,跟它谈和,根本就是与虎谋皮,这样的事情,我宁死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