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9章 神念
    “禁制它肯定知道,毕竟它是混沌塔中的器灵。至于说它以血色罡风逼迫,究竟是不是它的套路,这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咱们是跟它耗不起时间!”面对古争的询问,器灵答道。

    “邪恶器灵跟角角告诉咱们的大不一样,我看咱们还是暂时先停下,你问一下角角,看看他怎么说!”古争甚重道。

    如今古争的精神力跟器灵是凝合的状态,一切行动上的决定,都是以器灵主导。并且,刚进入九层血塔的时候,古争还能感觉到外面的身体,可是如今对于外面身体的感应,已随着邪恶器灵的消失而变得很是模糊了。

    器灵叹息:“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之前我准备偷袭邪恶器灵的时候,就已现它不仅封闭了九层血塔,还封闭了神念跟外界的沟通,假如我现在施展手段跟角角沟通,对你我来说都是不小的消耗啊!”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觉得有必要跟角角沟通一下。”古争想了想道。

    “好吧!”

    器灵话音落地,一丝极细的光线从白色光球上分出,势如闪电一般向着塔壁穿去。

    “咔啪啪啪!”

    塔壁上有血红色的烟雾泛起,围绕了白色的光线,出了如同电芒跳动般的声响。

    “唔!”

    器灵闷哼,加大力度之后,白色光线终于摆脱了血红色烟雾的封锁,出现在了外面的混沌塔中。

    古争原本对身体模糊的感应变得清晰,角角的声音也响起在了他的脑海中:“姐姐,怎样了?”

    角角明白,以古争如今的这种特殊状态,根本无法跟他沟通,他也只能是询问器灵了。

    “小角角,事情有点乎想象。”

    器灵的声音响起,她将九层血塔中生的事情告诉了角角。

    “它竟然是九层塔身中自然衍生出的器灵!”

    听完器灵的讲述,角角也是震撼的喃喃自语。

    “角角,现在我们在去第九层禁制的路上,主人的担心你也都知道,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这肯定是套路!邪恶器灵明知道血色罡风对姐姐没用,竟然还用血色罡风对对付姐姐,明显就是要把姐姐逼到禁制附近。反正它知道,姐姐在塔中呆的越久,危险性也就越大!而它这次的隐匿,姐姐无法找到它,常理中也就只能向着禁制靠近,通过更改禁制来让它重新沉睡!”

    “角角,既然它是混沌塔中自然衍生出的器灵,那么塔中的禁制,它有没有办法更改呢?如果它能够将塔中禁制更改成杀器,这才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

    “放心吧姐姐,它虽是混沌塔中自然衍生的器灵,但混沌塔中的禁制,它还没有资格更改,要不然在它诞生之后,也不会受到禁制的压制,一直到姐姐打开了禁制,它才得以从沉睡中苏醒。除此之外,塔中的很多东西,它也都不能更改,再怎么说它还不是混沌塔唯一的器灵,即便九层塔身因为祭炼、因为它变化很大,可本质上九层塔身,仍旧是混沌塔的一部分!”

    “角角,既然他不可更改禁制,为什么还要逼我们到禁制附近呢?”

    “姐姐,邪恶器灵虽然不能更改禁制,可却能够操作禁制啊!禁制为塔之核心所在,尽管每一层塔中都有禁制,可最为核心的禁制,就在它的第九层,而想要让塔中生出‘能量战场’之类的东西,也需要通过对禁制的操作。所以我认为,邪恶器灵要逼姐姐到禁制附近,就是要调出‘能量战场’中的能量体假人,用来对付姐姐!”

    所谓的‘能量战场’,就是混沌塔现有的特性,也就是用来锻炼峨眉弟子的那种。

    “角角,既然如此,能不能通过对分层的禁制动手脚,从而达起到一些好的作用吗?”

    “不可以,塔身只要连在一起后,属于核心的禁制只有一个,其它的禁制,会自动变得不起作用。”

    “器灵,你问问角角,混沌塔到底都有什么神通!”古争让器灵转问角角。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古争一开始就想问。当初在地穴之中,血魂使用九层血塔破空间的神通,差点没将古争从洪荒空间中吸出来,这是很让古争震撼的意见事情!但是,之前一见到角角,角角就迫切的想要见到九层塔身,后来生了一些列的事情,这个问题也就被耽搁到现在才问了。不过古争觉得,就算是他问,估计也是白问,如果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情,不用他问,角角都会自己说出来,毕竟蜀墟地穴中生了什么,他也是一清二楚。

    器灵将古争的问题转达,角角也遗憾的开口:“姐姐,混沌塔破裂之后,我也因此变得残缺,记忆都已经不全了,对于混沌塔其它塔身都有什么神通,我仅仅只是知道,有个统一的‘能量战场’而已。”

    “角角,鉴于如今的情况,你还有没有什么建议吗?”

    “有,还有一个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方法,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用一下。”

    角角将方法告诉了器灵后,九层血塔中的白色光球,再次动了起来,它穿梭于血色罡风的死角,向着九层血塔的顶层飞去。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奈啊!”

    古争的声音显得有些愁,毕竟这种参与了,可并非是主导,还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没有人会喜欢。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

    器灵冷冷一句,其中包含着对邪恶器灵的愤恨。她本来是想要帮角角找回场子,可是谁曾想,没能快解决掉邪恶器灵不说,如今更是被困在了九层血塔中,还有了危机生命的麻烦。

    “一路前行来到这里,有没有感受到绝望和恐惧呢?”

    器灵和古争已来到了九层血塔的顶层,邪恶器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你还真是喜欢说大话,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来到这里,你却是藏匿起来不敢出现,究竟是谁感受到了绝望和恐惧呢?”

    器灵冷笑,立刻飞向了塔中角落里的一盏油灯,而这盏油灯,正是九层血塔的核心禁制。

    “嘭!”

    白色光球已经靠近了禁制,油灯上的灯花突然一跳,瞬间变成了一大片炙热的火焰,大有要将白色光球焚烧的架势。

    “有意思吗?”

    早有戒备的白色光球飞后退,有惊无险的躲过了火焰。

    “当然有意思了!”

    红色光球突然在白色光球身后现身,变大了的它,狠狠向着白色光球撞去。

    白色光球瞬间变为光点,躲过红色光球撞击的同时再次变大,又向着红色光球反杀了过去。

    无声无息的,红色光球再次爆成了一片雾气,飞的躲入了塔壁之中。

    “就只有这点意思吗?”

    器灵娇吒,再次向着禁制飞去。

    之前跟角角的沟通,让器灵浪费了不少能量,因此她也不能够再浪费什么时间,就算明知道这样做会很危险,她也只能是挺身而上了。

    “那就让你见识下真正的意思!”

    邪恶器灵怒喝,油灯上原本拇指粗细的火苗,突然小到了如同黄豆一般,周围的光线随之一暗,原本已经靠近禁制的器灵,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到了塔内的一角,跟油灯之间的距离又变远了。

    异变只是一瞬间,当火苗从黄豆大小变成拳头大小的时候,原本空旷的空间中,出现了九个明黄色的光球。

    “咻咻咻咻……”

    九个光球刚一出现,立刻如同九星连珠一般,向着白色光球撞去。

    尽管从表面上看,九个光球都比白色光球要小,可它们却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架势!

    “该死!”

    器灵骂了一声,白色光球化为光点,闪开‘九星连珠’的攻势后,继续向着油灯靠近。

    原本藏匿起来的红色光球突然出现,白色光球前进的度被阻,后面的九个明黄色光球立刻追上,形成了一种古怪的阵势。将白色光球困在了其中。

    “感觉如何?你们那会以神念冲破塔壁,是去跟那个角角交换信息了吧?对于现在的情况,他有没有想到呢?”

    白色光球已经被困住,邪恶器灵得意大笑,包围着她的九个明黄色光球,尽管没有直接撞上她,可在不断旋转之中,还是从她身上抽走了一丝丝的能量!按照现在的展来看,也许在很短的时间内,战斗就会结束了。

    角角觉得邪恶器灵会动‘能量战场’,邪恶器灵也的确这么做了,而就些明黄色的光球,也正是‘能量战场’中的守卫。但是,这个‘能量战场’跟角角的‘能量战场’不同,角角的‘能量战场’,练的是战斗技巧,其中的守卫都是能量体假人,可邪恶器灵的‘能量战场’,炼的是人的神念,这九个明黄色的光球都是神念体!

    九个神念体光球的强悍程度,尽管只是相当于炼精化气级别的修仙者,可‘能量战场’的特性它们也都具备,那便是只要被打散,就会被禁制重新吸收,然后再被投放出来!而这种周而复始的冲入,对于邪恶器灵的消耗很小,所以器灵也就没有浪费力气来解决它们。

    于器灵而言,能量体假人还不算太可怕,神念体的光球就危险的太多了,如今的形势已让她不得不动用角角之前所说的,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那个办法了。

    “等下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器灵呼喝,深陷围困中的白色光球突然凭空消失,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包围圈的外面了。

    “嘭……”

    巨大的响动中,白色光球爆成了无数的光点,这些光点如同是蜂群一般,全力向着禁制飞去。

    “你这是要干嘛?送给我吃吗?”

    邪恶器灵一笑,立刻吞噬起了被它追上的光点。

    可是,当光点被吞噬后,邪恶器灵这才现,这些光点都不是真的,吞了它们完全就像是吃了空气。

    “你到底要干嘛?”

    邪恶器灵有些慌了,它明白器灵分裂出如此多的光点,无疑算是一个脱困的大招!可按照它对器灵实力的判断,如今器灵的每一个大招都要慎之又慎才行!

    “你猜呢?”

    器灵已经快要接近禁制,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疯狂。

    “我不猜!”

    邪恶器灵的声音再度恢复了凝重,它实在想不出器灵这是要干嘛!

    恢复禁制吗?可是在如今的形势下,恢复禁制无疑就是在找死啊!可如果不去恢复禁制,她这又是要干嘛去?掉头杀一个回马枪吗?邪恶器灵觉得不像。

    正当邪恶器灵白色不得其解,又被很不好的预感折磨时,器灵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不是看不起角角,看不起人为创造的器灵吗?可是这个人为创造的器灵,却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说话间,原本蜂群般的光点中,有一个光点突然变成了光球,并狠狠撞上了油灯,将其包裹在了其中!顿时,原本明亮的空间,变成了彻底的黑暗。

    “啊……”

    邪恶器灵惨叫的声音拖得很长,其中有着难以形容的痛苦。

    邪恶器灵尽管是混沌塔中自然衍生出的器灵,可是它的产生,算是混沌塔的一次意外怀孕!混沌塔身尽管被毁,可角角跟混沌塔之间,仍旧是有些一丝若有如无的联系,而在混沌塔的本能之中,角角也是混沌塔唯一承认的器灵。如果不是这样,对于这个意外怀孕的孩子,混沌塔的禁制也不会是压制了。

    尽管意外怀孕的孩子已经出生,可在混沌塔的禁制中,仍旧是有它所不了解的秘密。也许这些秘密它过不了多久便能了解,可毕竟它出生的时间也还太短,仅仅只是一个多月而已。

    通过禁制开启‘能量战场’,能量战场中的能量体,其实是跟混沌塔的器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不是这样,角角也不用一直都在混沌塔中,照看峨眉弟子对‘能量战场’的使用。

    角角告诉器灵的方法,实则也是一个破坏的方法,破坏‘能量战场’的功能,从伤到已经开启‘能量战场’的邪恶器灵。角角判断,由于邪恶器灵自身的种种原因,它应该还不知道‘能量战场’能够被破坏,更不知道能量体如果遭到近乎毁灭的打击后,它这个器灵所受到的反噬,将是极为严重的!

    角角对于邪恶器灵的判断完全正确,尽管邪恶器灵的‘能量战场’跟他的不同,可是破坏的方式还是一样!器灵也按照角角提供的方式,成功的伤敌一万自损八千了。

    邪恶器灵叫的如同杀猪,古争和器灵也不好受!

    器灵喘得很厉害,而现实中的古争,已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紧紧皱着眉头,模样说不出的痛苦。

    “器灵,我有种想要疼晕过去的感觉。”古争道。

    “千万别晕过去,你要是晕过去,之前的一切都白做了,咱们也会死在这里!只要你晕过去,咱们凝合出来的神念体,就会跟本身彻底断了联系。”器灵焦急道。

    “放心,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还没到真要昏过去的地步,你赶紧将战斗解决就好。”

    古争声音落地,现实中的他挣扎着爬了起来,运转安神术抵御脑中的疼痛。

    “我也想赶紧解决战斗,可这明显有些不现实,该死的邪恶器灵,竟然如此的难缠!之前已经伤了它两次,刚才更是拼着受伤让它承受反噬,可它竟然还没有死!”

    器灵并未压制她饱含恨意的声音,她就是要让邪恶器灵听到、让邪恶器灵以为她没办法了。而如今塔中的光线已恢复正常,原本的九个神念体光球也已消失,四周更是没有邪恶器灵的影子。

    “你不出来是吗?那就等着被压制,重新陷入沉睡吧!”

    器灵开始复原禁制,且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四周。

    “你的确很强大,强大的乎了我的想象!我尽管败了,可是你也没赢,你找不到我,最多也就是能够把我再次压制,咱们青山不改流水长流!”邪恶器灵虚弱道。

    “怎么,这就怕死了吗?不是说人为创造的器灵是低等生灵吗?现在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舌头被闪伤了吗?”

    不管器灵怎么叫阵,邪恶器灵就是不应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器灵将禁制重新复原。

    “轰!”

    九层血塔中一声轰响,禁制已经复原,四周也一片清净。

    “呼……”

    从九层血塔中出来,古争又拿回了身体的主导权,脑中痛感未消的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上到混沌塔第十三层的时候,古争还有想过要提升实力,好应对一些不可测的危险,也正因如此才向器灵提出要接去任务,可谁曾想到危险这么快就来临了!九层血塔中转的一圈,他受伤了,器灵也受伤了,可邪恶器灵这个可恶的东西,却仍旧是未能除掉。

    古争和器灵回到身体中后,全都忙着恢复,角角也乖巧的没有出声打扰。

    好半天,头已经不疼的古争开口道:“角角,邪恶器灵并没有死,它躲藏不出,你姐姐只能是恢复了禁制。”

    “小角角,姐姐说要给你找回场子,也的确是狠狠教训了邪恶器灵一番,可仍旧是没能将它杀死,有点遗憾呢!”器灵也出声了。

    “主人和姐姐都辛苦了!谢谢姐姐帮我出头,姐姐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错了。”角角憨笑道:“姐姐,九层血塔中,后来又生了什么呢?”

    “事情是这样的……”

    器灵将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角角,然后又问道:“角角,恢复禁制真的能够让邪恶器灵陷入沉睡吗?”

    面对器灵的询问,角角回答:“可以的,姐姐虽没有杀了它,但让它重新陷入了沉睡,咱们接下来就可以慢慢的搞定它了!”

    “角角,如何慢慢的搞定它呢?”

    古争开口询问,这个邪恶器灵如此不同,还能够反噬使用过它的人,如果能尽早解决,还是将它尽早解决的好。

    “我准备先去九层血塔中,调一下禁制,让九层血塔跟我的十三层塔身合二为一,用我十三层塔中的核心禁制,取代九层血塔中的核心禁制!只要做到了这一步,我就能知道邪恶器灵,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沉睡了。不过,由于混沌塔被祭炼过的缘故,我要想做到这一步,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邪恶器灵的成长很恐怖,两天的时间就能让它恢复的七七八八,就算是陷入沉睡的状态中,我也不可能是对手,到时候还需要姐姐帮忙解决一下。”角角不好意思道。

    “沉睡中还不是对手?这话什么意思?”古争问。

    “邪恶器灵的本能反应中有罡风,而它所藏身的地方,罡风肯定会非常猛烈,我根本就抵挡不住。”

    “小角角,别的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你就先去九层血塔中看看情况吧!”器灵出声了。

    “没有了姐姐。主人,那我现在就去九层血塔中了,如果有什么新的变化,我会及时和你沟通。”

    “去吧!”

    角角离开之后,古争问器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这么匆忙的让角角离开。”

    “也不是匆忙的让他离开,反正他也事要做,而我又不想耗费精力,单独的对你说话,所以就让他先离开了。”

    对着古争,器灵没有刻意伪装,她的声音听起来也很虚弱,跟之前邪恶器灵的虚弱程度差不多。

    古争急忙询问:“你到底怎样了?”

    本来古争以为器灵没太大的事,可现如今看来情况似乎还挺严重。

    “伤敌一万自损八千!邪恶器灵需要两天时间来恢复,我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来恢复,至于别的倒也没什么事情,你不用太过担心。”器灵笑了笑。

    “好吧,你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古争手抚胸口,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想要将器灵逗笑。

    但是,器灵不仅没有被逗笑,声音也变得非常严肃。

    “餮仙传人主动提出要接任务,而该次的任务要求为两天之后,由你作为主导,杀死邪恶器灵!”

    器灵的声音不算太大,可听在古争的心中却如同是炸了个雷。

    “器灵,这是你慎重考虑过的吗?”古争有些激动,同样也倍感压力。

    “是的,等我一天半之后恢复过来,我会让你做主导,先熟悉一下神念的各种用途,到时候进入九层血塔,仍旧是由你来做主导,斩杀沉睡种的邪恶器灵。”器灵声音顿了顿:“古争,这个任务不会很好完成,你敢不敢挑战一下呢?如果没有信心,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只不过,你一旦选择放弃,三年之内都不能再主动接去任务了。”

    器灵虽然没说任务失败后的惩罚,可古争也明白,这次的任务要是失败了,可比以前的仙藤鞭打要严酷多了,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一件事情。

    “你都敢把命交给我,让我主导来完成这次任务,我又有什么不敢接的呢?这个任务我接下了,就让咱们并肩作战吧!”古争笑了,笑得很豪迈。

    “好,就喜欢你不惧艰险的样子!”器灵赞了古争一句,随即又道:“我先休息一下,一天半后见。这段时间,你可以多多练习一下安神术,这有助于你提升精神层次的力量,而精神层次的力量,也是你进入九层血塔后的本钱。”

    “我会的,你去休息吧!”

    古争回了器灵一声,立刻进入洪荒空间。

    除非是忙的没时间,要不然古争总会在第二天快要到来之前,用掉每天能够进入洪荒空间的宝贵机会,在洪荒空间呼吸吐纳、修炼仙技。

    安神术很强悍也很实用,能够通过不断的施展来增加威力,而在这一过程中,精神力也会随之慢慢的变强。当初的天山之行,古争见识了安神术的厉害后,就一直没有拉下对它的修炼。

    洪荒空间中仙花飘香、仙菜油绿,沉甸甸的稻穗闪动着金色的光芒,高高大大的仙杏果树上,挂着即将成熟的仙杏果。仙杏果树的旁边是池塘,塘中有仙鱼欢快的游弋,树下有一群仙鸡,安静的站着打盹。

    除了原本属于洪荒空间中的那些东西,四周还堆满了从蜀墟中带出来的各种资源,留给古争修炼仙技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多大。

    白色的光芒被古争挥手洒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空间中浓郁的仙元,也在有规律的被他吸入腹中。

    一天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恢复过来的器灵在混沌塔中,将她的精神力和古争的凝成一股,完全交由古争来主导。

    “器灵,你的精神力很特殊,可这并不是神念吧?”古争好奇道。

    “我的精神力不是神念,可比神念不差多少,只有借助餮仙传人的身体,跟餮仙传人的精神力相融合,才算是真正的神念。”器灵的声音略显郁闷。

    “为什么会这样?”

    古争尽管对于神念不算了解,可也觉得这样有些怪异。

    “不知道,反正餮仙大人给了我这样的封印,肯定有他的理由吧!”器灵叹息,似乎又在思念她上个主人了。

    “估计是餮仙怕你喧宾夺主吧!”古争在心中偷笑。

    “好了,你赶紧熟悉一下神念,等会我告诉你一些神念攻击的运用。”器灵严肃道。

    “好!”

    古争应声,立刻开始了他奇妙的神念之旅。

    仅仅只是一动念,古争觉得他已经飞出了混沌塔,他清晰的看到了塔下的守门弟子,听到了他们之间的交谈。而在更远处,还有几个弟子正在练功,互相对打的有模有样。

    神念在又是一动,古争如同置身在了峨眉的后山,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迷人的景色尽收眼底。

    古争再一动念,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在脑中飞快掠过,这是神念的探查之力,能够清晰的看到地上的蚂蚁。

    “嗡。”

    古争的脑袋中出了声响,随即一股明悟般的感觉浮现心头,这是一种神念的运用方式,是器灵以无声的手段告知了他。

    “试一试,感觉是不是很奇妙呢?”

    伴随着器灵的声音,古争的眉头一凝,立刻现了不一样的事物!地下的蚁穴清晰可见,还有蚯蚓在出声响,一块年份还不算太久的太岁,正在九米深的底下缓慢生长着。

    “太奇妙了这种感觉!你就是用这种方式寻找食材的吗?”古争兴奋道。

    “不是,最初来到你们这个地方,做大范围的深度探查,我用的是这种方式。至于我是怎么寻找食材的,我看你是开心的都忘记了,一般寻找食材的时候,我都是只探查方圆十米的范围。”

    器灵声音落地,古争立刻感到了一种昏昏欲睡的乏力感。

    “大范围的深度探查,非常的消耗精神力,你还是别体验这样的感觉了,等以后修为达到一定的程度,再做细细的体验吧!”

    不再做大范围的深度探查,古争有好奇的问道:“器灵,你说你的精神力不次于神念,可如果跟神念做比较,你的精神力又相当于,什么境界的修仙者神念呢?”

    “之前我就说了,我的精神力很古怪,我能用精神力瞒过化神境界修仙者对你的探查,这是你知道的事情。而刚才的那种大范围深度探查,也只有返虚境界以上的修仙者才能够做到!不过在某些方法,我的精神力又不如返虚境界的修仙者,折中一点德尔说,我的精神力差不多相当于返虚境界中期修仙者的神念!但是,如果我的精神力跟你的相融合,神念的强度将越一般的返虚后期高手。另外,你的餮仙诀每升一层,餮仙大人给我精神力上下的封印,也就会解开一点,我的精神力也会因此变得更强一些。”

    器灵一口气说了很多,随即又道:“按理说,这些东西我现在也不该告诉你,不过规则在这方面倒也没有限制的太死,我能说的也就说了。”

    “嗯嗯,就知道你最好了。”

    古争忙不迭点头,器灵如此乖巧,也值得他表扬一下。

    “少来!谁知道你心中怎么骂我呢!”器灵哼笑,话虽如此,可明显也挺受用古争的表扬。

    “接着感受吧,一分钟后我开始告诉你神念攻击的事情。”

    器灵话音落地,古争接着感受,神念一动之下,他如同是从后山飞到了前山。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倒是有个小小的插曲,几个正在后山瀑布下洗澡的女弟子,被古争不小心看了个精光。

    “掌门威武啊!”

    古争神念来到前山的时候,算是两次扫过峨眉,犹豫再三的欧阳海,还是开口了。

    欧阳海是真的很震惊,神念的强度他能够感觉的到!如果不是这神念的起始是在混沌塔那里,他真要怀疑是不是有修仙者窥探峨眉了。

    “你忙你的,我只是看看!”

    古争的声音高深莫测,心中其实乐开了花。以神念探查的方式,爽快程度绝对比御剑飞仙还高,更何况他还因此把返虚后期的欧阳海震的七荤八素,这感觉还真是美妙啊!

    “呼噜呼噜。”

    古争又扫到了正在山门前睡觉的白猫,可白猫的境界还低,没有现他窥视,依旧睡的十分香甜。

    神念飞出峨眉山,又向着都市中飞去,古争静静的感受着,都市中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