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8章 吃
    找回了无忧和无愁两个长老的记忆后,他们对于这段时间生的事情,简直是目瞪口呆。??

    不管是蜀墟中的收获,还是杀了青城派和司徒家的人,亦或者是吞了灵剑宗的仙器,等等的等等,这些东西都让两位长老张大的嘴巴半天都合不上!毕竟这些事情,放在认识古争前,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

    两位长老作为峨眉的核心,古争不想每次都看到他们疑惑的目光,所以也就给他们找回了记忆。至于其他人,古争并不打算这么做,告诉两位长老都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别人还是暂时算了吧!并且,告诉了两位长老,他们也能更好的‘糊弄’下面的人。

    “二长老,分别时候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古争在去玄妙观前,曾经吩咐无愁长老,让他把服用过增元食修、进入过混沌塔的弟子都召唤回来,这些人的记忆也都需要经过‘编织’。

    增元食修当初是在众人面前做的,它仅仅只是用了八种材料,可给蜀山做的增元食修,却足足要了二十四种材料!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到蜀山派的耳朵中,天知道会引怎样的麻烦!至于说召回进入过混沌塔的弟子,古争也是为了在告诉蜀山这件事情时候,不至于吃亏。

    “掌门,你吩咐的事情已经执行了,如今还没有回到门派的那些弟子,最迟后天也就能回来。”无愁长老道。

    古争点了点头,对门中弟子的记忆进行‘编织’,听起来似乎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但其实工作量还没有雕琢闲云道长这尊‘雕像’来的大。闲云道长被更改的记忆,可以说是整整一生!而门派中那些弟子的记忆只是一段,且峨眉派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全部加起来也还不足一百个。

    “两位长老,我既然做了峨眉的掌门,自然也想让峨眉扬光大。并且,峨眉马上就会有不少能够用于修炼的资源了,你们也是时候考虑一下,关于收徒之类的问题了,而有关这些事情,我就完全交给你们来做了,我也相信你们能够做好!”

    以前峨眉没什么修炼资源,自然也不敢想着往大了展,收徒这种事情,三五年才有一次,一次也就几个罢了。

    “放心吧掌门,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无愁长老甚重道。

    “收徒方面贵精不贵多,资源使用方面不张扬,不在短时间内让峨眉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免得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一切见机行事吧!”无忧长老做了个补充。

    古争点了点头:“好,你们两个现在将门中弟子们分批带到别院去,我要开始对他的记忆进行更改。”

    回到峨眉之后,古争所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第一天就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古争带着疑问,来到了混沌塔前。

    “主人,你可来了!”

    才刚刚进入混沌塔一层,光球状的角角,立刻撞向了古争,声音也随之在他的脑中响起。

    “回到门派中事情太多,能现在过来已经很不错了。”古争无奈一笑。

    “主人辛苦,角角知道主人很忙。”乖巧的声音一顿,角角略显焦急:“主人,我的九层塔身呢?”

    “好你个小角角,见到姐姐都不知道问好吗?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器灵凶巴巴道。

    “姐姐好,没向姐姐问好,角角真是疏忽了呢!”角角的声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哼,你这个只想找回身体的小家伙,忽略了姐姐,也对主人不够礼貌,哪有一见到主人,就问你的塔身呢?你知不知道主人为了帮你带回塔身,差点连命都搭进去吗?”

    器灵教训起了角角,这让古争真的很想笑,说角角没有礼貌什么的,还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不过,想笑归想笑,古争其实也蛮开心的,毕竟器灵话里话外,也颇有些灌输角角‘主人为尊’的思想。

    “姐姐,角角知道错了。”

    被器灵一番数落,角角的声音委屈到想哭。

    “嗯,乖,知错就改,你还是个好孩子。”器灵语重心长道。

    两个‘小孩子’闹得差不多了,古争也已经登上混沌塔的第十三层。

    混沌塔的十三层是透明的,也只有这一层是这样,古争喜欢站在这一层,看峨眉派的全景,看茂密的森林,看浩瀚的星空。

    “角角,你的这九层塔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形跟你现如今的塔身根本就不一样,如果不是有种特殊的感觉,最初见到它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你塔身的一部分。”

    古争将‘九层血塔’从洪荒空间中放了出来。

    “上个主人陨落的那一战,我的九十九层塔身爆成了许多段。现如今的这十三层塔身,是在许多年以后被长眉真人现,略加修复后,留在了峨眉派中。主人说九层塔身跟我现如今的不同,这是因为九层塔身已经被人祭炼过,变成了他人的仙器,外貌上也因为祭炼的缘故,改变了之前的模样。”角角叹息道。

    “角角,按照你的交代,九层塔身现如今我尽管能用,可完全就没有得心应手的感觉!按理说,它尽管成为了别人的仙器,可仙器的主人已经死了,我为什么不能够将其认主呢?这是不是也因为别人祭炼过的关系?”

    古争的确没有将九层血塔认主,他之所以能够使用九层血塔,完全是按照角角提供的特殊方式。

    “主人猜的没错,这的确是因为被人祭炼过的缘故。如果是一般的祭炼,只要主人死去,新的主人就可以认主,但这种祭炼不是一般的祭炼,如果不是它内部还有着后手的存在,它已算是一件全新的仙器,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角角的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刚见到主人的时候,我急于问九层塔身,其实也是有原因的。由于祭炼的方式很特殊,且还是属于一种极为邪恶的祭炼,主人用我所说的特殊方法使用过九层塔身后,我怕它会对你不利,所以迫切的想要查看一下。”

    “原来是这样,那你赶紧查看一下吧!”

    古争声音落地,角角应了一声后,立刻从他的脑中飞出,进入了九层血塔之中。

    “这个小角角,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器灵不好意思道。

    “没事,这样你不也能过过嘴瘾吗?”古争笑道。

    “嘿嘿。”器灵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等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角角仍旧没有回来,一直站在窗前看着浩瀚林海的古争,心中是难得的宁静。

    一个多月的时间,从进入蜀山开始就压力紧绷,后来蜀墟之中的危机重重、蜀山不信任的惊心动魄、玄妙观中的生死之劫,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古争经历了太多太多!尽管在这些事情的生期间,古争也曾在合适的时间放松过心情,可从未像现在这般,简直是放松到了骨子里,就连空气都觉得清新了许多,天空也是格外的湛蓝。

    “哎。”

    一声叹息,古争转身,将那些宁静留在了窗外。

    “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器灵问道。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想要守护住宁静,必须要有对应的实力才行。”

    古争想起了蜀山、想起了圣血门、想起了那些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生的危险。

    “是的!不过,这段时间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一些适当的放松,对心境也有好处。等门派中的事情忙完,回到都市中之后,你也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过一过你习惯的生活了。”器灵笑道。

    “习惯吗?”

    古争的视线透过窗户,落在了无尽的苍穹上,目光显得有些飘渺:“器灵,我想接个任务!”

    “你想接个任务?”器灵略显惊讶。

    古争点头道:“是啊,接个任务!”

    “这可真是罕见呢!你本来是挺懒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想主动接任务了。”器灵感慨道。

    “人嘛,都是会变的。”古争笑了笑。

    “你想接任务当然可以,不过你主动接的任务,一次只能一个!并且,你第一次主动接任务,规则允许我制定一个适合你的。”

    器灵嘿嘿一笑,似乎有要放水的意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九层血塔上光芒一闪,角角从里面冲了出来,进入了古争的脑海中。

    “呼呼……”

    回到小角落中的角角,喘气的声音很大。

    “怎么了?”古争问道。

    “事情果然像我最初猜测的那样,邪恶的祭炼方式让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

    “等等!”古争打断了角角的话:“你总说邪恶的祭炼,可血魂在使用九层血塔的时候,并未出现什么邪恶的神通啊!”

    “主人,没有出现什么邪恶的神通,这是因为还不到时候啊!邪恶的祭炼,不仅改变了塔身的外形和颜色,还让塔中生出了器灵,一旦这个器灵长成气候,势必会受反噬使用过九层塔的人!”

    “角角,你说九层血塔中有器灵?”

    器灵很惊讶,毕竟她操控着古争的身体,以神念进入过九层血塔,打开了其中的禁制,化解了古争在蜀墟地穴中的生死危机。

    “姐姐,当初你进入九层血塔中,是不是遭遇到强烈的血色罡风,而那种罡风拥有着能够将神念吹散的能力?你按照我的提供的安全路线,这才到达了禁制跟前?”

    角角的反问,使得器灵严肃了起来:“没错,的确是这样,难道塔中的血红色罡风,不是九层血塔自带的吗?”

    “姐姐,血色罡风不是九层血塔自带,它是塔中邪恶器灵施展的手段!”

    “角角,按照你这么说,邪恶器灵该是很厉害的能量体才对,可为什么我上次进入的时候,并未现它的存在呢?”

    “姐姐上次进入的时候,邪恶器灵处于沉睡的状态,所以姐姐现不了。打个比方来说,九层塔身因邪恶祭炼产生了器灵,这就像是母体孕育了一个胎儿,血色罡风就是胎儿在受到刺激时产生的胎动,属于本能的反应。姐姐为了救主人打开了禁制,原本被禁制压制着的胎儿,也因此顺利产下了。”

    “角角,这么说邪恶器灵已经苏醒,你的气喘吁吁是跟它交手了?”

    “是的。”

    “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还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又没有跟主人报喜,难道你吃了败仗?”器灵惊呼道。

    “姐姐,苏醒后的邪恶器灵成长很快,我不是它的对手。”角角不好意思道。

    “亏你还是混沌塔真正的器灵,竟然连个外来者都打不过,你可真是够可以的!”器灵揶揄道。

    “姐姐,你也知道,由于塔身不全的缘故,我本身其实很弱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还被姐姐收拾了吗?”角角委屈的想哭。

    器灵冷哼道:“放心吧小角角,我欺负你可以,但别人欺负你绝对不行,等下姐姐就帮你找回场子,让它知道知道厉害!”

    “姐姐要小心呢!邪恶器灵的成长度很快,如今的它可不是刚出生的婴儿。”角角提醒道。

    “放心吧,姐姐收拾它完全不是问题!”器灵自信道。

    “我看你还是小心点为好。”听两个了半天,古争终于开口了。

    “角角,你毕竟是混沌塔的真正器灵,你要是有什么建议就告诉琳琳吧!”

    混沌塔可不是什么一般的仙器,即便这只是九层塔身中产生的一个邪恶器灵。更何况,邪恶器灵在沉睡状态中的本能反应,都具备着能够将神念吹散的威力,古争还真是担心,器灵冒冒失失的进去,结果却吃了一个大亏!

    “哎呦,您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我以为您早就忘了呢!原来您记性还可以啊!”器灵阴阳怪气道。

    这是古争第一次喊器灵的名字,器灵的反应让他颇感无奈:“行了吧你,谁让你最初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弄得我喊你器灵都喊习惯了。好了,琳琳大人,咱们先别再这个事情上浪费时间,还是先听听角角怎么说吧!”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嘿嘿一笑:“再说了,对着角角这个好孩子,你能不能不要做个坏姐姐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主人啊!”

    “哼哼。”

    看不到器灵的样子,可她的笑声却给了古争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小角角,你有没有什么建议要给我呢?”器灵问道。

    “建议真有两个,一个是我跟姐姐一同进去,咱们并肩作战。”

    “得了吧!姐姐说了要帮你找回场子,替你出头,如过咱们两个一同进去,这算是什么呢?”器灵直接否定了角角的第一个建议。

    “好吧,那我说第二个建议。之前我告诉过姐姐打开禁制的方法,等下我再告诉姐姐将禁制还原的方法!解决邪恶器灵,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禁制还原,禁制一旦还原,它就会再次陷入沉睡的状态,到时候再解决它也就简单的多了。”

    角角话音落地,随即将还原禁制的方法说了出来。

    “角角,别的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叮嘱的?”

    古争很是甚重,等下器灵要操控他的身体,以神念进入九层血塔之中。如果在九重血塔中,生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他和器灵都会受到损伤,而这个损伤可大可小。

    “没有什么要叮嘱,姐姐现在就可以进入九层血塔。”角角说道。

    “哼哼。”又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响起,但这一次器灵的声音,却是单独响起在古争的脑海中。

    “要不是我之前说过,要帮小角角找回场子,这次的事情我就让你去做了!”器灵恨恨道。

    “难道我还能去做这种事情?”古争睁大了眼睛,随即再次开口:“器灵,你如今可是个好孩子,该不会是想要对我公报私仇吧?”

    古争有种猜测,器灵之所以会这么说,可能跟他之前提到的任务挂钩。

    果然,古争的猜测立刻得到了证实。

    “看把你吓得,就算是真让你这么做了,那也是跟任务挂钩的。”似乎很满意古争的反应,器灵得意道。

    古争没有立刻接话,他想了想开口道:“既然是跟任务挂钩,那我就接了,哪怕是危险,我也想挑战一下自己!”

    换做以前,面对器灵的公报私仇,古争可能会怕,但接连经历过生死后,古争是真的变了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怕迎难而上又有什么呢?权当是对自身的段炼又如何?再说了,器灵如今也跟之前不同,古争知道她也就是这么说说,满足一下虚荣心罢了,小女孩嘛!

    “好!”器灵先为古争的态度叫好,继而严肃道:“放心吧,我就是那么说说罢了!不管与公与私,这种事情我都不能让你来做,你的精神力还太弱小,如果让你来做主导,我为辅助,受伤的几率将会被放大很多倍!”

    器灵斗志昂扬道:“好了,现在把主导权交给我,我要进入九层血塔,会会那个邪恶的器灵了!”

    “走,一切小心。”古争放松了身体。

    器灵主导身体,凝合古争的精神力,进入了九层血塔之中。

    九层血塔的外形尽管已不像混沌塔,可内部还是跟混沌塔一样,古争能够看到其中生的任何事情。

    “嘻嘻嘻嘻!”

    古争的神念才刚刚进入,立刻有极为难听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出来吧,躲躲藏藏的有什么意思?”

    器灵的声音看似平淡,实则在留心探查邪恶器灵所在的位置。

    “是不是找不到我呢?”邪恶器灵得意的声音响起。

    “是吗?你这么认为可就错了!”

    器灵冷哼,飞撞向了塔中的一幅壁画。

    “嘭!”

    如同是扎破了一个气球,壁画上光芒一闪之后,一个血红色的光球从其中飞出。

    邪恶器灵是个光球状态,器灵跟古争精神力的凝合,则是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点。

    “不错,竟然能现我在什么地方。”

    红色光球跳动中,邪恶器灵的声音响起。

    “一个弱爆了的隐匿,真还以为可以瞒得过我吗?”

    器灵的声音尽管不屑,可古争能感觉到她的凝重。

    “好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当初的血魂!”古争出声道。

    邪恶器灵冷笑一声:“血魂吗?它就是一个蠢货,连我的存在都现不了!”

    古争心头一震,越的觉得这次的事情可能不好办。

    器灵有时候会咋咋呼呼,可她的‘实力’古争还是相信的!至于说血魂,它在全盛的时候,有多恐怖也不用多说!但是,做为血魂的仙器,血魂却连其中有了器灵都不知道,这些都足以说明邪恶器灵的非凡!

    “古争,跟它说话,我要偷袭它!”

    器灵一动念,古争便知道了她的想法。

    “别偷袭了,还是走近路,直接将禁制复原的好。”古争动念道。

    “这次的事情不简单,对手很是强大!我不知道角角是怎么逃出去的,我只知道想要复原禁制的想法,只怕是不现实,在咱们复原禁制的过程中,它绝对有实力将咱们消灭在这里!”器灵的声音凝重到了极点。

    听了器灵的话,古争立刻开口嘲讽:“感觉你很有自信啊!你是不是觉得吃定我们了?”

    “自信?我当然自信了!你们要不要看看,你们还能离开这里吗?在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施展了手段,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了。”邪恶器灵道。

    “骗谁呢?你要是有这个实力,角角怎么能够出去?”

    尽管心中已经信了九分,可古争的声音依旧不屑。

    “角角?就是混沌塔中本来的器灵吗?”

    红色光球不断晃动,就如同是人笑得身躯乱颤。

    “你竟然知道混沌塔?”古争问。

    “我就是在混沌塔中诞生的,自然知道混沌塔了。至于你说的那个角角,我不久之后就要将它吞噬,成为混沌塔中唯一的器灵了!而它之所以能够逃出去,其实就是我故意放他出去的,我如果不这么做,你们又怎么会进入塔中呢?”邪恶器灵狂笑。

    “小光球,你的自信还真是让我惊讶,说大话都不怕闪了舌头!”

    古争心头巨震,原来角角能够逃出去,竟然是邪恶器灵的套路。

    “别把你的那个女器灵当做依靠,你以为她很厉害吗?她跟你所说的角角,都属于人为创造,都是低等生灵,怎么能跟我这个自然衍生出的高等生灵相比呢?所以他们必将成为我的食物!”

    “你放屁!”

    本来准备寻找偷袭机会的器灵,被邪恶器灵的话给激怒了:“你才是低等生灵!谁规定人为创造出的器灵,就一定比自然衍生出的器灵低等?”

    “器灵,别动怒,别忘了你的目的!”古争提醒道。

    “我不知道你存在了多长时间,但我知道我存在的时间比你短了百倍都不止,存在如此之久的你,就要被我给吞噬掉了,你说你是不是低等生灵?”似乎很得意器灵的愤怒,邪恶器灵笑得很开心。

    “我的器灵是人为创造的低等生灵,你不也是被人通过邪恶祭炼才产生的吗?难道你就不属于人为创造的范畴吗?”古争笑道。

    “错!你真以为我是通过邪恶祭炼产生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祭炼我塔身的血魂,怎么可能现不了我的存在呢?事实是,当年混沌塔四分五裂,飞散到了各地,我的九层塔身,经过漫长的岁月后,自然孕育出了我。截至目前,我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所谓的主人了,让她这些主人除了血魂这个赔钱货被你所死,其余的那些全都被我反噬而死,成为了我不断强大的养分!你也使用过我,所以也是我可怜主人之一,被反噬而死是你的命运,你逃不掉的!”邪恶器灵放声大笑,简直有种天是老大,它老二的气势。

    “就是现在!”

    器灵娇吒一声,代表着她和古争的白色光点,急飞向代表着邪恶器灵的红色光球。

    “卑鄙!”

    邪恶器灵厉喝,想要躲闪已是来不及,白色光点在靠近的它的过程中不断变大,狠狠撞在了红色光球上面。顿时,一股麻痹的感觉出现在邪恶器灵心头,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吞噬之力。

    “嘭!”

    红色光球上血光一闪,白色光球立刻飞开,而红色光球的体积,明显是比最初小了一圈。

    “怎样啊器灵?你是不是吃饱了?是不是变得强大了呢?”古争急忙问道。

    “没有,我又不是邪恶器灵那种稀奇古怪的家伙,吞噬精神层次的东西就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我刚才对它的吞噬,打个比方来说,就像是咬了一口苹果,并且还是一口坏苹果!我不仅不能从中汲取什么营养,反倒还有中毒的危险,所以它一做反击,我就立刻飞了回来进行排毒了。不过,被我咬了一口,这个坏苹果也不好受!”

    如今古争的精神力跟器灵凝合,他们的交谈更迅,一大段话也仅仅只是一动念的时间。

    与此同时,大怒的红色光球,向着白色光球撞去。

    白色光球瞬间变为光点,躲过红色光球撞击的同时,又变成了刚才的大小,再次狠狠的撞在了红色光球身上。

    麻痹的感觉再次出现在邪恶器灵心头,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更加强大的吞噬之力!

    上次咬坏苹果的时候,器灵不知道这个坏苹果的毒性怎样,所以也就没敢大口用力,如今已了解毒性的她,自然是毫不客气。

    “嘭!”

    红色光球上再次血光一闪,白色光球又立刻闪到了一旁,深藏功于名。

    “味道好极了!”

    器灵砸吧着嘴,出了贱贱的声音,而血色光球的身上,又比之前小了一大圈。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邪恶器灵暴怒,红色光球再次飞向白色光球。

    白色光球再次变小,躲开撞击之后又一次变大!然而这一次,面对变大撞来的白色光球,红色光球突然变得更大,并且还裂开了一个口子,就如同是张巨嘴一般,直接将白色光球吞没!

    “啊!”

    邪恶器灵惨叫的声音响起,被血色光球吞没的白色光球,并没有被吞噬掉,它反而又变成了光点,从血色光球之中窜了出去!如同是一个被放了气的气球,血色光球在迅变小!

    “你隐藏了实力?”

    邪恶器灵尖叫,如同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话音落地之际,血色光球上有精纯的血红色光芒爆出,原本萎缩的势头,瞬间便得到了控制。

    “是的,我的确隐藏了实力!你现在还有之前的自信吗?”器灵冷笑。

    一开始的偷袭,其实就是一种伪装的示弱,这样做除了能够伤到邪恶器灵外,还能让它觉得,器灵也就这点本事。

    这次的大招尽管伤到了邪恶器灵,可器灵和古争也都不轻松,古争消耗的是精神力,器灵所承受的却是内伤般的伤害!尽管这些损伤现在看来还不算什么,可如果战斗继续下去,损伤必将会被放大很多!毕竟他们如今的状态算是合二为一,而这种状态的持久度可不是很高。

    “自信吗?我一直都有,重创我的机会,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

    邪恶器灵的声音非常凝重,没有立刻动攻击的它,还在给器灵留下的重创做着修复。

    器灵也没有立刻动攻击,她如今的状态跟邪恶器灵也差不多。

    “井底的蛤蟆,你见过多大的天?你不是说人为创造的器灵是低等生灵吗?现在有没有一种闪到舌头的感觉呢?只会膨胀不会压缩、只会钢来不会柔,这就是你自信的来源吗?”

    已经恢复的器灵,率先动了攻击,白色光点又一次飞向了红色光球。

    无声无息的,红色光球化为了一片雾气,四散射入了塔内的各个物件之中。

    “呼呼呼呼……”

    上一次器灵进入九层血塔,经历过的罡风再次出现,刀锋一般的向着白色光点劈去。

    “哼。”

    器灵冷哼,根本不在这种环境下跟邪恶器灵较量的她,立刻有规律的沿着安全路线,向着禁制所在的方向冲去。

    古争问道:“器灵,你现在要去复原禁制吗?”。

    “是也不是,我要靠近禁制,用这种方法将它逼出来!”器灵道。

    “邪恶器灵属于混沌塔中自然衍生的器灵,你觉得这个所谓的禁制,它真的会不知道吗?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套路呢?”古争甚重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