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5章 血光老祖
    “掌门!”

    见古争的第三次‘峨眉光罩’也被击破,并且还受了一点伤,无忧长老真的心急如焚!有心想要过去帮忙,可奈何鲁有才手指一伸,曹轩宾又将他给拦了下来。

    曹轩宾将无忧长老拖住后,鲁有才望了眼在苍南和端木林风攻击下仍旧未显败象的古争,脸上浮现出一抹焦急。但是,焦急很快就被狠辣所取代,猛一咬牙的鲁有才,冲着地上端木林风的脑袋,吐出了一道血箭。

    “唔!”

    吐出一道血箭的鲁有才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股鲜血。

    连续施展禁忌类的魔功,鲁有才被反噬的也很不好受。而他吐出的那道血箭,则准确的命中了端木林风的脑袋。

    “呜哦!”

    端木林风的脑袋,发出了怪异的声响,原本死不瞑目的眼睛瞬间睁大,爆成了一片血雾,卷向了正在追逐古争的无头尸体。

    古争眉头一凝,尽管他不知道血雾会带来怎样的异变,但却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得自灵剑宗的第三件仙器被古争拿出,那是一把破旧的宫扇。

    “呼!”

    古争将破旧的宫扇一挥,顿时一股三丈高的旋风,卷向了飞在空中的血雾。

    “怎么这么多仙器!”

    几近抓狂的鲁有才怪叫一声,手上指诀连连变动,血雾如同活物一般想要避开巨大的旋风。

    但是,旋风毕竟是仙器神通,血雾没飞多远便被追上,大有要被它绞散的架势。

    “破!”

    鲁有才也是拼了,目光狰狞的他指诀狠狠一掐,胸腹间顿时浮现出了四个血红色光点。

    “嘭!”

    四个光点中的一个发生爆炸,炸飞了鲁有才不小的一块皮肉。而原本在旋风中已经不支的血雾,竟然像是焕发了生机一般,突破了旋风的封锁,缠在了端木林风的无头尸体上。

    无头尸体剧烈颤抖,原本被他握在手中的那把仙器白骨杖上光芒一闪,杖头上拳头大小的骷髅头,竟然从杖身上分离,稳稳的落在了无头尸体的脖子上。

    骷髅头被无头尸体脖子上的鲜血一染,惨白的颜色瞬间变为了血红,原本只有拳头般大小的它,也在一瞬间放大了许多倍,就如同是个人套了个‘大头娃娃’的头套一般。

    “嗷呜!”

    重新长出脑袋的端木林风嚎叫一声,原本空空的眼眶中,顿时出现了两簇不断跳动的幽绿色火苗。

    “嗡!”

    看到幽绿色火苗的古争,脑袋发出一声闷响,安神术自动化解了来自幽绿色火苗的精神攻击。

    但是,端木林风的这个新脑袋,可不是只会精神攻击一种!他眼眶中的两簇幽绿色火苗,竟然又分离出了两簇,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古争飞去。

    “该死!”古争暗骂一声。

    被鲁有才发动魔功‘复活’的这几个家伙,难缠程度更胜生前,这也使得他直到现在都还没能摆平其中之一!如今面对诡异的幽绿色火苗,他立刻祭出了得自灵剑宗的第四件仙器。

    “哗啦!”

    灵剑宗的第四件仙器,模样是一副画卷,在空中展开的它,根本让人看不清上面画着的是什么,便有四道白光落在了古争的身旁,化为了四个看不清楚容貌的虚影。

    “呼、呼!”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簇幽绿色的火苗击中了古争,瞬间便席卷了他的身体,化为了熊熊燃烧的幽绿色烈焰。

    然而,被幽绿色烈焰包围的人形物体,并非是古争本人!因为,就在绿色火焰碰到古争身体的时候,它们被诡异的转移到了古争身旁的虚影之上。

    “去死!”

    借助仙器神通的抵挡,古争终于找准机会,瞬间从洪荒空间中拿出雷牙剑,斩向了一直纠缠着他的苍南。

    雷牙剑出现的太过突然,正跟古争近身战斗的苍南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是抬起胳膊去挡。

    血光飞溅,雷牙剑斩断了苍南的胳膊!

    但是,如同没有痛觉一般的苍南,竟然在一条胳膊被斩断的同时,彪悍的以另外一只胳膊,出拳攻向古争的胸口。

    飘渺幻身术一闪,古争以‘落叶剑法’中的飘逸剑招,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斩掉了苍南的脑袋!

    “混蛋!”

    鲁有才怒骂,指诀再变之下,苍南掉在地上的脑袋,竟然骨碌碌的滚动了起来,躲避起了古争的追击。

    与此同时,端木林风项上的骷髅头,突然飞出砸在了古争身上!跟之前的绿焰攻击遭遇的情形一样,骷髅头看似击中了古争,实则还是被仙器的神通,转移到了古争身旁的另外一个虚影上。

    不去搭理端木林风,古争飘渺幻身术一闪,追上苍南的脑袋后,一剑将其劈成了两半。

    “噗!”

    苍南的脑袋被毁,受到反噬的鲁有才,立刻喷出一股鲜血。

    “锵!”

    金铁交加的声响发出,古争手中的雷牙剑,重重斩在了端木林风飞来的骷髅头上。

    两力相撞,古争后退两步,胸中一阵血气翻涌,而骷髅头也被斩飞了出去,又一次落在了端木林风的脖子上。

    “吓死道爷了!”

    躺在地上,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的闲云道长,如今心中的震撼,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被圣血宗的人盯上,闲云道长本来已生出了弃观而逃的打算,可谁曾想古争和无忧长老,竟然会在这时候来到了妙法观。

    本来闲云道长是打算,让古争和无忧长老帮忙杀了柏如峰,从而卷入到事件之中。

    古争的谨慎,使得柏如峰并未死在他们的手中!但是,闲云道长也并未就此罢休,一计不成的他再生一计,又在资源上做起了文章。反正资源是古争他们的命脉,而这个命脉掌握在他闲云道长的手中。

    出身圣血门这件事情,闲云道长并未撒谎,所以他对于圣血门的一些魔功秘法很了解。也正因如此,闲云道长明白,只要柏如峰死去,苍南等人肯定会在一个时辰之内赶来,所以也就有了一个时辰的约定。

    不过,闲云道长尽管知道苍南等人会过来,可他并不知道圣血门的修仙者也在来了!也正因如此,同样察觉到神念窥视的他,才会在慌乱急迫中,对古争说出了一些实情。

    对于古争所代表的峨眉,闲云道长一开始并不看好,只是将他们当做炮灰来看。当知道峨眉有厉害的太上长老后,闲云道长决定,不论如何也要将古争他们捆绑!

    后来发生的事情出乎了闲云长老的预料,古争竟然轻易将他放倒,还封住了他的内劲。

    刚被封住内劲的时候,闲云长老还挺得意,他觉得这是古争无意中,给了他一个不参与战斗、又不会惹人生疑的契机!以闲云道长对古争的了解,他觉得一旦让古争和无忧长老跟苍南等人开战,肯定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到时候他再以秘法冲破内劲的封印,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之后接连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出乎了闲云道长的预料!修仙者神念的窥视让他惊慌、古争在战斗中层出不穷的手段、苍南等人厉害非常的魔功也让他失措!

    于是乎,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闲云道长,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赶紧向着资源密室的方向冲去。至于说古争对他内劲的封印,早已在古争等人开战之后,就被他以秘法给冲破了。

    闲云道长突然起身,鲁有才自然也看到了,他有心想要去追闲云道长,可如今的形势并不允许!先不说他是不是闲云道长的对手,单是对他穷追不舍的古争,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古争也看到了闲云道长起身,可一看他冲往的方向是资源密室,顿时也就放下了心来。按照如今的形势,当闲云道长从空空的密室出来时,古争自信他已经结束了战斗。

    “师尊,现在可怎么办啊?”

    见闲云道长无事,原本躲在观中的五个妙法派弟子,立刻焦急的迎了上去。这些妙法观的弟子修为都不怎么样,最高的也就是三层后期,对于现如今的这种大环境来说,他们也只有躲藏或者是逃跑的份。

    “不错,竟然没有丢下为师逃跑,也不枉为师辛苦的栽培你们一场。”看着身旁的几个弟子,闲云道长笑得很欣慰。

    “师尊,接下来怎么办呢?”妙法派一名弟子问道。

    “怎么办?站着别动就挺好啊!”

    闲云道长脸上的欣慰消失,狠狠地瞪了一眼出声询问的弟子。

    “师尊,我也是没办法,您都不是古争的对手,徒儿也只能是按照他说的去做了,谁让他那么厉害呢!”

    被闲云道长教训的这名弟子,正是古争在教训了闲云道长后,让他站在原地别动的那个。而这名弟子也果真很老实,他一直站到现在,才跟其他弟子一起跑到了闲云道长身旁。

    “劣徒,你真是要气死为师啊!”

    闲云道长吹胡子瞪眼,这个被他教训的弟子平日里就是一根筋,经常说一些让他哭笑不得的话。如果不是妙法派收个弟子不容易,闲云道长绝对不会留他。

    “师尊,徒儿哪有气您啊!”一根筋弟子颇为郁闷的辩解。

    “好了,你没有气我,是我自己找气受!”闲云道长一声叹息,随即又道:“好在以后你们再也气不到我了,我给你们都安排了一个好去处!”

    “我们?”

    “师尊,您这是要和我们分开吗?”

    “师尊,您给弟子们安排了一个怎样的好去处?”

    “师尊,弟子们不想跟您老人家分开啊!”

    众弟子纷纷开口。

    “好了,都不要婆婆妈妈的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为师!”假山外面,闲云道长停步:“等下为师取了东西之后,就送你们去我弟弟那里,他那里绝对安全!”

    闲云道长言毕,立刻钻进了假山上的石洞,他要去密室中取他的家底。

    端木林风真的很难缠,多了个骷髅头脑袋之后,他身体对于各种伤害的抗性,高到了一种吓人的程度,简直就像是一件移动中的仙器!并且,他的一些魔功手段,同样也是层出不穷。

    “躺下!”

    原本在跟端木林风缠斗的古争,突然对施展了控土诀。不过,这个控土诀不是对端木林风施展,而是对纠缠无忧长老的曹轩宾。

    初级的控土诀就能够让敌人脚下生出陷阱,只不过面对的敌人境界一般都比较高,所以古争也就没有使用过。如今古争的控土诀已是中级,地面上出现突然出现的塌陷,更是让人难以防范。

    突然的塌陷让曹轩宾下盘不稳,已经受伤不轻的无忧长老,立刻一掌打在了他的后背。

    “噗!”

    喷血的曹轩宾被打的身体前冲,早有准备的古争,挥起雷牙剑便劈了过去。

    鲜血乃至内脏流了一地,曹轩宾被古争一剑劈成了两半!

    “呼!”

    端木林风的骷髅头再次飞来,古争在闪身躲过的同时,一道内劲劈在了上面。如今已没有什么对手纠缠了,屡屡受创的骷髅头,也再没有了之前的威猛,其上遍布的裂纹,如同蛛网一般密集。

    如今的形势已是不同,之前古争每一次将骷髅头劈飞,都要赶紧应对其它危机。然而这一次,劈飞了骷髅头的古争箭步前冲,手中雷牙剑举起,以‘落叶剑法’为基础,施展出了离体的内劲。

    身形如同鬼魅、攻势如同暴雨,裂纹密布的骷髅头,终是在古争的又一次重击下,化为了片片白骨。

    “扑通!”

    相同的声音接连响起了两次。

    第一声响动是端木林风的无头尸体倒在了地上,第二声响动是魔功被破的鲁有才一头栽倒。

    “你也要死!”

    望着仗剑奔来的古争,鲁有才在疯狂大笑的同时,口中鲜血汩汩外冒。

    能够让已经死去的几人复活,这是因为鲁有才、苍南、端木林风和曹轩宾四人,共同修炼了一种名为‘同心术’的魔功。

    练成‘同心术’之后,鲁有才四人之中,只要有一人没死,就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一次。并且,复活后的人,战斗力将会有不小的提升!然而,‘同心术’的反噬也非常强悍、弊端也有不少,鲁有才同时复活了三个人,他也就跟被复活的三个人,死死的绑在了一起!被复活的人每死一个,他所承受的反噬就加大一倍!三个人如果都死了,那么就算是古争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可能会死,但你却看不到了!”

    古争不欲跟鲁有才多说什么,冲到鲁有才身旁的他,一剑斩掉了他的脑袋。并且,为了防止他不死,古争又给他的身体来了几剑。

    “呼!”

    圣血门的四人已全部死去,古争长出一口气的同时,赶紧拿出了两枚蜀山大长老送的‘雨露丹’,自己吃了一粒,丢给了无忧长老一粒。

    这是一次二对四的战斗,敌人是魔道中的高手,古争和无忧长老尽管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可他们也都受了伤。

    “传言,魔道中人要比同等级别的正道中人厉害不少,今天我算是真的见识了。”无忧长老苦笑。

    “也不全是这样,这几个人在魔道中应该算是精英了吧!”闭目调息的古争开口道。

    “不过还好,他们只有一件仙器,要是仙器也很多,这次的事情可就麻烦了。”无忧长老喃喃一声,随即望向古争的目光,略微带着一些复杂。

    似乎是感受到了无忧长老复杂的目光,古争睁开了眼睛:“大长老,有些事情你不用惊讶,回到门派中,我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古争明白,今天他所展现出的种种手段,着实是把无忧长老吓得不轻!如果放在以前,无忧长老可能还不会这样,但现在毕竟不同,无忧长老记忆中很多古争不寻常的地方,都经过了‘编织’再造。

    “嗯,我相信掌门,掌门既然那么做了,肯定是着足够的理由。”

    无忧长老笑了笑,战斗中看到古争接连拿出灵剑宗的仙器,他真的是被吓得不轻。

    见古争再次调息,无忧长老愁云满面:“掌门,你说闲云那厮之前说的修仙者,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是真的,修仙者神念的探视,我也有感觉到。”古争凝眉道。

    “既然是这样,修仙者只怕真的是圣血门的人!掌门,要不咱们赶紧离开这里,等回到门派就不用再担心修仙者的威胁了,毕竟对上这样的存在,咱们只有死路一条。”无忧长老脸上的愁云更盛。

    “大长老的担忧我明白,调息也是为了能更快的离开这里!”说话间古争站了起来:“现在我已经调息的差不多了,你去看看这些圣血门的人身上,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去找一找闲云老儿!”

    古争本来是想着‘恶人自有恶人磨’,可如今恶人们已经死了,古争打算亲自‘磨一磨’闲云道长这个恶人。

    “老小子,满口谎言不说,竟然还隐藏的很深!”古争冷笑着向假山靠近。

    闲云道长进入假山干什么,这一点古争自然知道。并且,古争还知道,闲云道长早在他们开战的时候,便已经冲开了内劲封印!而这个封印,古争布置的手法很特殊,闲云道长才刚把封印冲开,他就立刻有了感应。

    “嘿嘿,古掌门!”

    古争才刚刚靠近假山,从山洞中钻出的闲云道长,便对古争尴尬地笑着。

    古争带给闲云道长的震惊已经够多了,所以当闲云道长费劲打开资源密室后,望着空空如也的空间,他倒是没有特别的震惊。但是,刚一钻出山洞便看到了古争,这让闲云道长多少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了?是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还是没有想到你的资源密室我已经来过,但你却对我撒了谎呢?”古争恨恨道。

    “都有,都有!”闲云道长一个劲的赔笑。

    “不做不死啊!”

    古争厉喝,一剑劈向了闲云道长。

    闲云道长闪身一躲,顺势飘下了假山。

    与此同时,空中响起一声愤怒的咆哮。

    “是谁杀了我的四个师侄?”

    咆哮的声音如同是在耳边响起,闲云道长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来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伴随着闲云长老惊恐的声音,远处的天空中,一个人影正在迅速靠近。

    古争一咬牙,立刻从洪荒空间里拿出一枚丹药吞下。

    “哗啦啦……”

    人未到,势先至!妙法观中房屋上的瓦片被掀起,如同暴雨一般砸在了地面上。空气发紧的厉害,所有人的行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特别是玄妙派的五个弟子,他们根本就像是乌龟爬一般的在挪动,砖石瓦片之类的东西,都没等他们移动多远,便将他们全都砸倒在了地上。

    “嘭!”

    巨响声发出,前一刻还远在空中的人影,如今已降落在了妙法观的大殿上。他看似轻飘飘的降落,可带来的声势却是极大,玄妙观的大殿如同是遭到了巨力的压迫一般,轰然垮塌了。

    一件色泽鲜艳的袍子,一头灰白掺杂的头发,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一张极为消瘦的脸。从大殿废墟上走下来的老头,眼中有着难掩的愤怒。

    还未赶到的时候,就能有那种程度的声势,当他一步步靠近的时候,周围的压力也随之变大,原本躺在地上的玄妙派弟子最先承受不住,他们在惨叫中七孔流血。

    古争、无忧长老和闲云道长三个,尽管情况看起来好一些,但其实他们也并不好受,那种被紧紧挤压的感觉,让他们双腿发软,甚至是需要大口的呼吸才不会窒息。

    修仙者跟修炼者不同,修炼者修的还只是自身,修仙者在修炼自身的同时,也在修炼着对天地的感悟!他们或多或少的能操控一些天地的能量,也因这部分原因,修炼者在他们的面前,大多脆弱的如同是蝼蚁一般。

    阴冷而平静的目光扫过古争等人,黑衣老头脸上的怒气逐渐平静了一些,而周围的压力也随之消失。

    “是谁杀了我的四个师侄?”

    黑衣老头开口,声音虽然不大,可却让人有种如置冰窟的感觉。

    “启禀血光老祖,杀掉苍南他们的人,正是您对面的这位峨眉掌门!”

    闲云道长讨好的声音响起,而他的手也指向了古争。

    “峨眉掌门?”

    血光老祖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只是扫了一下古争,便又落在了闲云道长身上:“这个峨眉掌门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你小子请来的帮手!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利益纠纷要动手,可你像条狗一样的出卖伙伴,这一点让我很是不喜。”

    “老祖,在您面前,我不像条狗一样怎么行呢?我虽然咬了他,可您的四位师侄真的不是我杀的!不信您可以对我施展‘引言’,我保证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闲云道长笑得别提多谄媚了,他的屁股后面只差是没有一条尾巴,要不然一定摇的特别欢实。

    “如果我对你施展了‘引言’,你觉得你不说实话能行吗?”血光老祖冷笑一声:“小子,你还真像是一条狗,为了多活一会,估计就算是你亲爹,你都能够出卖吧?”

    “老祖饶命!只要老祖饶我一命,以后我就是您的一条狗,一条最最忠心的狗!”闲云道长真是拼了,泪流满面的他,对着血云老祖下跪,磕头如同捣蒜一般。

    “我不喜欢养狗,更不会养一条让我觉得恶心的狗!对你这种狗,施展‘引言’都是便宜你了!”血光老祖舔了舔嘴唇,目光残忍而又嗜血。

    “老祖,饶命啊!”

    闲云道长惊声尖叫。

    “桀桀!”

    血光老祖怪笑,他冲着闲云道长慢慢张开了嘴巴,就如同是要吃人一般。

    闲云道长的眼睛,随着血光老祖张开的嘴巴睁大,他心中怕的要死,明知道血光老祖要对他做什么事情,可他却连闪躲都不敢!

    一滴汗珠从闲云道长的额头滚落,血光老祖的嘴巴也张大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嘴角只差没裂开到耳根的部位。

    “咻!”

    尖锐的啸响从血光老祖口中发出,一个蛇身人头的虚影从他口中飞出。

    蛇身人头的虚影,粗细长短如同筷子一般,它扭曲着飞入了闲云道长的印堂之中。

    “古争别冲动!”

    器灵焦急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这看似一个偷袭的绝佳机会,但这个血光老祖其实对你有着很深的戒备!你现在偷袭他,我保证你手刚举起来,就会被他制住!”

    “照你这么说,什么时候才是偷袭的绝佳时机呢?”古争问道。

    “在他查看闲云道长记忆的时候,而这个时机一旦出现,我会立刻通知你。并且,你等久一点也并非没有好处,压制得越久,到时候爆的也就越凶!如果你在等待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危险,动手的时候你就会更安全一些!”

    器灵所指的压制是什么,古争自然是明白,他想了想问道:“器灵,刚刚从血光老祖口中吐出的东西是什么?”

    “是一种通过邪术祭炼出来的妖灵,他通过这种妖灵,可以达到类似于‘搜魂’的目的。”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将她对妖灵的了解,全都告诉了古争。

    “本来只是想找回资源,没想到却引出了化气初期的修仙者,这次的事情让我很蛋疼啊!”古争喃喃道。

    器灵道:“这次的危机是比较危险,可也并非是无法破解,他毕竟只是化气初期的修仙者,而你本身已拥有了仙力,还有别的一些依仗,未必就会陨落在这里!相比你在地穴中遭遇的血魂,我觉得面对这个血云老祖,你自身的危险性还是要小一些,一切就看你怎么去做了。

    “古争,对你来说,这是一次考验,我希望你能撑过去!”器灵又道。

    “考验?奖励丰厚吗?”古争眼前一亮。

    “你怎么就想着奖励?超境界战斗的考验你都已经完成了,而我所说的考验,并不是餮仙大人或者我所制定的那种考验。”器灵无语道。

    “好吧!”

    古争笑了笑,随即也不再吭声了。

    修仙者并非不能被修炼者杀死,只不过一个修炼者想要杀死修仙者,本身就需要具备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就比如说仙器,这种威力不在自身实力范畴之中的依仗。

    古争全身戒备,他在等待着器灵的提醒,尽管他有杀掉修仙者的可能,但自身的危险系数也非常之高,要不然最初知道有修仙者的时候,他也用不上为之犯愁了。

    正在查看闲云道长记忆的血光老祖,眼中突然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他在闲云道长的记忆中,看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就藏在假山里的资源密室之中。

    “就是现在!”

    器灵发出了提醒,早就等着这一刻的古争,立刻以剑诀指向了血光老祖,雷牙剑上也随之光芒闪烁。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带着电芒的剑行虚影,不断从雷牙剑中飞出,带着浩大的声势飞向血光老祖。

    “找死!”

    血光老祖冷哼,眼睛一眯之下,古争身旁顿时压力骤起。

    但是,血光老祖没有料到,原本对付修炼者无往不利的压迫,竟然对古争不起作用了,古争的脸上连一点难受的神色都没有!

    血光老祖脸色一变,赶紧放弃了对闲云道长的施法,身形一晃便飞到了空中!

    “嗖嗖嗖嗖……”

    剑行虚影一共二十四把,它们在血光老祖升空之后,也立刻跟着飞了上去。

    “嘭嘭嘭嘭……”

    爆响声不断发出,空中的血光老祖将袖子舞成了一团光幕,剑行虚影撞到光幕上被弹飞之后,又再次飞回去进行着穿刺!

    血光老祖的身体,在剑行虚影的不断碰撞中,被震的步步后退,袖子上也开始有布条,如同雪片一般从空中飘落。

    血光老祖没有想到,古争竟然有率先出手的胆量,同样也没有想到,调动天地能量对古争的压迫,竟然一点作用都不起!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古争中级仙器的神通,竟然会如此的难缠!

    情况看起来对血光老祖不利,可雷牙剑神通的剑行虚影,也并非是无穷无尽,二十四把剑行虚影在不断撞击中,如今已经消散的只剩下了五把。

    “嘭!”

    一声巨响,血光老祖的袖子爆了,漫天的袖子碎片飞舞中,一把剑行虚影,率先刺中了血光老祖的身体。

    “唔!”

    血光老祖闷哼一声,被剑行虚影刺中的地方顿时有鲜血冒出!并且,原本依附在剑行虚影上的电芒,也弥漫到了血光老祖的身上,使得他身体都在轻轻颤抖!

    “小子,你惹怒老祖了!”

    血光老祖咆哮出声,一股血红色雾气从身上暴起,凡是靠近的剑行虚影,全被都被震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