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4章 魔道门派
    面对领头男人的询问,古争淡淡一句:“峨眉掌门。?”

    “关于这里的事情,我门中长老已经给过解释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要么让开路咱们相安无事,要么咱们就开战,谁拳头硬谁就是真理!”古争直视领头男人的眼睛,声音冰冷而又认真。

    “太嚣张了!”

    “一个毛头小子,做了一个掌门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吗?”

    “师兄,不用跟他们废话,进去收拾掉他们就好!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像他们说的那么简单!”

    “不要吵!”

    领头男人厉喝一身,然后冲古争道:“我们不欲跟峨眉结仇,但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我还需要问一下闲云再说!”

    “闲云,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你如果想要借刀杀人,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但如果你老老实实的不耍滑头,我苍南保证你有条活路!”领头男人道。

    闲云道长额头见汗,狠狠一咬牙的他,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阵盘。

    “找死!”

    苍南怒吼一声,立刻提掌劈在了守山阵法的屏障上,但仍旧是迟了一步。

    只见,闲云道长手中阵盘上白光一闪,原本将破的守山阵法,又获得了一些加持。

    “古掌门,我错了!我告诉你究竟生了什么,你一定要救我啊!”闲云道长哭道。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古争抱臂看着闲云道长,事到如今他也被闲云道长的不老实勾起了一些兴趣,想要知道究竟是卷入了怎样的事件之中。

    单纯的寻仇吗?古争觉得肯定不是!

    “古掌门,我该死啊!”

    闲云道长先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开始了讲述。

    守山阵法外,苍南身旁的三人纷纷开口。

    “师兄,你是不是很忌惮那个峨眉掌门?”

    “为什么呢?他看起来就是个毛头小子!”

    “师兄,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本来只是觉得他淡定的有点过分,可当知道他是峨眉掌门之后,这件事情我不得不慎重!你们几个可能还不知道,欧阳海如今是峨眉的太上长老,还可能就是这个古争的师傅!”苍南咬牙道。

    “欧阳海做了峨眉的太上长老?”

    “那么多大门派邀请欧阳海,他都没有给面子,为什么他会选择峨眉呢?”

    “古争真的是欧阳海的徒弟?欧阳海不是从来不收徒弟的吗?”

    人的名树的影,峨眉派乃至古争个人跟欧阳海的关系,还是让苍南身旁原本嚣张的几个人,顿时也变得甚重了起来。

    “等会把守山阵法破开之后,你们先不要冲动,问明白情况再说,跟欧阳海这样的人物为敌,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苍南说道。

    站在苍南左侧,面白无须的曹轩宾皱眉道:“师兄,没有人想跟欧阳海为敌,可假如古争拿了咱们想要的东西怎么办?”

    苍南摇了摇头:“这个几乎不可能,你看闲云跟古争的关系,如果古争已经得到了咱们想要的东西,他们的关系绝对不至于那样。”

    “这一点我赞同师兄的分析,我甚至感觉古争根本就不知道咱们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站在苍南右侧,脸颊消瘦、皮肤蜡黄的鲁有才道。

    “咱们是不是太过甚重了?原本很好办的一件事情,因为一个根本不在现场的欧阳海变得如此复杂,传回去还不被人笑话?要我说,关于欧阳海跟峨眉的关系,咱们知道了也就当不知道,不要因此束手束脚,他如果不识时务,直接杀掉便是了!峨眉有欧阳海撑腰,可咱们背后也并非没人!”站在鲁有才身旁的端木林风,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

    “我已经有了打算!柏如峰的事情,不管跟古争有着怎样的关系,就先这么算来。等守山阵法破了之后,就放他们离开,到时候看他们和闲云的反应,就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和平解决,还是谁拳头硬谁说了算!”苍南冷冷道。

    与此同时,妙法观中的闲云道长也结束了讲述。

    按照闲云道长的说法,他的仇家柏如峰,包括现如今在守山阵法的四个人,全都是来自一个叫做圣血门的门派。

    圣血门并非是什么正道门派,而是属于魔道,柏如峰在前段时间出现在妙法观附近,他看中了妙法派的一个女弟子,在伤了包括闲云道长在内的几人之后,将那个女弟子掳走做了炉鼎。

    被掳走的女弟子是闲云道长最疼爱的徒弟,咽不下心中恶气的闲云道长,在杀掉柏如峰之前去找过他一次,结果仍旧是不敌而归。

    正当闲云道长心中憋屈的时候,古争和无忧长老来到了妙法观,于是就有了之后生的事情。

    至于说在山洞前,闲云道长之所以不想让古争进去,就是因为在那个山洞里有魔道中人留下的痕迹,他不想古争现那些痕迹,从而引恐惧,导致捆绑峨眉派的想法落空。

    你说你跟柏如峰之前并不认识,那么你为什么会知道他是圣血门的人呢?你可别告诉我,这是柏如峰故意提起它来吓唬你的!”听完闲云道长的讲述,古争冷笑道。

    对绝大多数的修炼者来说,魔道差不多已经是类似于传说的存在了。盛法时代的时候,魔道非常昌盛,经常跟正道间爆冲突。后来到了末法时代,魔道由于种种原因,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他们扎根在山高皇帝远的边陲地带,很少会在内地出现,也因此显得越神秘了。

    有人说,末法时代是正邪双方的休战时期,可这毕竟只是传说!对于魔道中人,正派人士还是非常的戒备和厌恶,单是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有种普通人看到毒蛇的感觉,甚至都想要打死而后快!

    所以,柏如峰只要不傻,肯定不会说他是圣血门的人,更不会在说了之后,还傻傻的在山洞中等上几天的时间!遇到了魔道中人,还被欺负上门了,闲云道长只要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蜀山,蜀山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再怎么说这里距离蜀山也不算太远。

    “古掌门,这还真是柏如峰告诉我的!”闲云道长苦笑一声:“如果不是最后一次战斗,逼得他使出了魔道的一些功法,我都不敢相信他之前说的是真话!传说中,魔道的人要么凶神恶煞,要么浑身冒着黑气,反正就是各种异常,只差没将‘魔道’二字写在脸上了!可是古掌门,外面那四个人你也看到了,更是看到了他们攻击守山阵法,可你从这些表象上,能够看出他们就是魔道中人吗?”

    见古争不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闲云道长继续开口:“古掌门,我的有些做法是让人不齿,可再怎么说你也是正道中人,现如今是除魔卫道的时候,你可不能将我交给魔道那些人,不能向他们妥协啊!这些人尽管表面上看起来跟咱们差不多,可是骨子里他们是残忍而又邪恶。我最疼爱的那个徒弟,她被柏如峰当做炉鼎采补,几天的时间便瘦到了不成人样,我在山洞中只找到了她被柏如峰剁成一段一段的尸体。”

    “闲云,别把什么除魔卫道的高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我究竟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教我!”古争嗤笑:“另外,你的这些解释,只是你的理由,并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原谅的地方。”

    “古掌门,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见古争语气决绝,闲云道长急忙道:“我在山下有一个存放资源的密室,里面有不少资源,只要古掌门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把那些资源都给你!”

    “呵呵。”古争摇头一笑:“你的那些资源有多少呢?”

    “足足有三大箱子,那些资源的价值,远远过我本来要交付给你的那些!”闲云道长肉疼道。

    古争摇头:“闲云,你还真是死到临头都不忘记骗人呢!”

    “古掌门,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闲云急忙争辩,古争手如风,抬手按在了闲云道长的头顶。

    “古掌门,你干嘛?”闲云道长惊叫。

    “我封了你的内劲,我想看看你是怎么使用阵盘操控守山阵法!”古争冷笑。

    “这种守山阵法比较特殊,使用阵盘并不需要内劲啊!”

    闲云道长赶紧解释,古争并不理会,他在心中询问起了器灵:“这老小子口中没一句实话,你能让他实话实说吗?”

    “他是修炼者,且本身修为已经达到了五层后期,想要让他说实话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你现在并不具备。”

    器灵的话才刚说完,空中一声爆响,妙法观所在的山头都在颤悠,原本保护着它的守山阵法被苍南四人给攻破了。

    “闲云匹夫,你还真是找死!”

    “我看他也确实是找死!”

    守山阵法刚破,鲁有才和端木林风便望着闲云道长冷笑了起来。

    “哎!”苍南一声叹息:“闲云,机会只有最后一次了,我还是那句话,你老老实实的不耍滑头,我苍南保证你有一条活路!”

    “呸!老实?你想让我老老实实的干嘛?做你们的爪牙吗?自古正邪不两立,我宁愿战死都不会屈从!”闲云道长跳着脚骂,身子更是向着古争身旁靠了靠。

    “苍南,路你是让不让?”

    由于时间的缘故,器灵无法让闲云道长说出实话,但如今守山阵法既然已经破了,古争也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了。

    “俗话说,冤家宜结不宜解!古掌门,我们也不想跟峨眉为敌,柏如峰的死我相信跟古掌门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件事情我们就此揭过,你们可以走了。”

    苍南带头让了路,古争也立刻带着无忧长老向前走去。

    望着走来的古争和无忧长老,苍南心中长舒了口气,看来古争并未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跟闲云道长之间,关系也没有什么特别,既然如此,和平解决此事也不是不可以。

    古争带着无忧长老已经快走到了妙法观门口,冷笑从闲云道长的嘴角掠过。

    “古掌门,你不能这样,你收了我的东西说要带我离开这里,现在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

    闲云道长悲愤的话语,对于苍南等人来说,不亚于是一个炸雷,原本已经让开道的他们,立刻又将观门堵上。

    “闲云,其实我知道有些事情你是在骗我,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古争转身望着闲云道长:“因为,杀人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由魔道来做,才会更残忍一些!你这样的人,落在他们的手中,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归宿呢!”

    “闲云这家伙告诉你,我们是魔道中人对吗?”苍南问道。

    “是,他说你们来自一个叫做圣血门的门派。”古争道。

    “既然知道我们是魔道中人,你还愿意把闲云交给我们?再怎么说峨眉也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啊!”苍南目有不解。

    “俗话说的好,恶人自由恶人磨,我这样做没什么不好。至于说名门正派,峨眉的门规里也没有规定,见到魔道中人必须要赶尽杀绝。”

    古争对峨眉魔道中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可没好感并不代表见了就要开杀。

    见苍南似乎在思考着他刚才的话,古争冷笑一声:“怎么,你们不想让路了吗?”

    “不,我们想让路!可如果古掌门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这个路我们也就让不了了!”苍南摇头道。

    “你们的东西,你们的什么东西?”古争反问。

    “一个鸽蛋般大小的白色玉球!”

    苍南做出了回答,而他所说的玉球,就是他们此行必须要得到的东西!如果这个东西拿不到,他们都将面临严酷的惩罚。

    “鸽蛋般大小的白色玉球,这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古争又问。

    “是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如果你拿了它,就赶紧将它交出来!”

    早已失去耐性的端木林风,代苍南做出了回答。

    “让你们失望了,你们所说的那个白色玉球我根本就没有看到……”

    “谁信呢?除非你让我们检查一下!”

    古争话都没说完,便被端木林风给打断了。

    “让你们检查一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古争皱眉道。

    面对古争的辱骂,端木林风怒了,脑袋上三寸长的头全都倒竖了起来。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端木林风怒吼,手中那把一尺长的白骨杖,也冲着古争举了起来。

    “慢!”

    苍南拦住了端木林风,可他的脸色也已经变了:“古掌门,你过分了!我们不想跟你为敌,并不代表我们怕你!今天的事情,你如果想和平解决,那便将你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以证清白,要不然咱们就谁拳头硬谁就说了算!”

    端木林风说的是搜身,苍南尽管愤怒,可说的却是让古争拿出来!

    古争原本的淡定,加上如今的猖狂,这让苍南不得不慎重,他一点都不觉得,古争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如果他真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一开始也就不会那么淡定了,他会直接就以猖狂开场。这样的淡定和猖狂,真的只是依靠不知道在哪里的欧阳海吗?苍南觉得肯定不是!

    “魔崽子们,不跟你们兵戎相见,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要堂堂峨眉掌门自证清白,你们还真看得起自己!”

    无忧长老也是怒了,对于魔道的容忍度,他比古争要低上很多。

    但是,无忧长老并不知道,古争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都没有说话,那是因为他现了极为不寻常的事情!

    就在刚刚端木林风举起白骨杖的时候,古争感受到了一股神念的窥视!能够用神念窥视的人,可都是真正的修仙者,在如今这种将要生冲突的紧要关头,突然出现的窥视让古争不得不慎重!

    并且,通过器灵古争得知,窥探的修仙者,境界为炼精化气的初期,而他那道窥探的神念,器灵分析很像是匆匆赶路间投下的。

    很像并不等于就是,在这种即将动手的紧要关头,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使得古争不得不更加慎重。

    如果这个修仙者,等下突然出现了怎么办?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匆匆赶路,只是藏在了暗处又怎么办?他究竟是敌是友呢?跟苍南等人的冲突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昙花一现的神念窥视,让古争有了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古争心中的天人交战,只是生在极短的时间内,而无忧长老称呼苍南等人‘魔崽子’的话,也才刚刚落地。

    “你、”

    “要不这样吧!”

    古争打断了端木林风等人即将出口的怒骂,如果放任他们的怒骂出口,古争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也便失去了意义,战火肯定会立刻引燃。

    “你们将闲云道长带走,让你们门中的修仙者,对他进行‘引言’,到时候你们想要的东西,自然也就能够找到了!”

    几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同出一门,并且还敢来内地生事,这个所谓的圣血门,古争尽管没有听过,可也觉得它的实力不可小觑!而他之所以要这么说,就是想从侧面验证,刚刚昙花一现的神念,究竟跟圣血门的这几人,到底有没有关系。

    让古争心头一颤的事情生了,苍南等人听了他的话之后,所有人的眉头都微微皱了一下,这说明他们有在考虑古争的提议!而在这件事情上需要考虑,至少说明他们的门派中,肯定有着修仙者存在。

    “不行,我们将闲云带走,可假如我们的东西真的在你那里,我们又要去什么地方才能把你找到呢?”苍南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古掌门应该也不希望开战,既然如此,咱们双方都退一不需要你将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可你要想证明清白,就必须要呆在妙法观中一个时辰如何?”

    “为什么要我留在这里一个时辰?”

    更加不好的预感在古争心中产生,等待的时间,莫非也是个等人的时间?

    “想要让闲云说实话,并不一定非要‘引言’,我修炼的有一种功法,也能够达到类似的效果,但是过程却需要一个时辰。”苍南道。

    “古掌门不要相信他,他根本就是在说谎,他是在等他们门中的修仙者过来!”闲云道长尖叫。

    无忧长老揪住闲云道长的道袍,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怎么知道他们门中有修仙者?怎么知道他们的修仙者要过来?你究竟还瞒着我们什么?”

    “我本来也是圣血门的人,对于他们的事情我自然知道!古掌门,你如果有能力,就快点杀了他们吧!刚刚我有感受到神念的窥探,他们的修仙者应该是有事要办,只是匆匆路过!假如咱们错过了这个机会,可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闲云道长显得很焦急,脸上汗珠不断滚落。

    “刚刚是什么时候?”

    古争望着闲云道长,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就在端木林风生气,头上毛竖起的时候!”闲云长老道。

    “编,继续编,编的还真是精彩!”苍南为闲云长老鼓起了掌:“你说你是圣血门的人,你有什么能够证明的吗?你要施展圣血门的功法出来看看吗?如果我们门中的修仙者也来了内地,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着吗?”

    闲云长老望向古争:“古掌门,你将封我的内劲解开,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够了!”

    古争吼了一声,一脚将无忧长老提在手中的闲云道长踹飞,随即他又望向了苍南:“这个满嘴谎话的老东西,我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该干嘛就干嘛,时间只有一个时辰。”

    闲云道长这次交代的事情,关于神念的部分,跟古争感知到的相吻合,这也让本来心中还有些犹豫的古争,终于做出了决定。

    对于苍南等人,古争之前便有顾忌!他没有把握在暴露了一些东西后,能够将对方的人全部杀死,所以一开始他并不太想动手。毕竟,有些东西一旦暴露,可能会引来更大的危机!

    可是如今,哪怕是拼着暴露,古争也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或者是将苍南等人全部解决,不留下什么小尾巴。而对于离开这里和解决掉苍南等人,古争更偏向于后者!

    但是,想象跟现实总是那么的有差距,苍南阻止了想要将闲云道长提过来的端木林风。

    “古掌门,麻烦你把闲云道长再踢过来一些,注意别给踢死了。至于你和无忧长老,也麻烦你们往后退一些!这样咱们双方,就有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我想你不会不答应吧?”

    苍南的提议让古争在心中暗骂,本以为将闲云道长踢过去,便能够引诱一个人过来先行解决掉,可谁知道对方竟然如此谨慎。

    “既然你有些害怕,干脆我将闲云道长给你送过去算了!”

    古争提起闲云道长,向着苍南等人靠近。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时间不允许古争再浪费下去了,假如刚才那道神念的主人出现,情况势必会变得更加糟糕。靠近苍南等人,可能是给他们制造机会,但也同样是给自己制造机会。

    面对古争的举动,苍南等人的眉头都是一皱,彼此一个眼神交流,倒也没有说什么。

    “掌门,不要过去啊!”无忧长老焦急提醒。

    “没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古争回头,给了无忧长老一个眼色。

    外表平静的古争,心中十分戒备,一步步靠近苍南等人的他,根本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

    古争距离苍南等人已不远了,再有二十几米,就能到达进入使用洪荒空间的最佳范围。但是,该来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桑南等人同时出手,四道内劲全部飞向古争。而在这四道内劲中,有普通的拳脚,也有化形的猛兽,古争一旦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这种不算意外的场面,古争不退反进,施展了‘飘渺幻身术’的他,仗着诡异的身形,生生在狂暴的内劲攻击中,来到了理想的地方。

    下一刻,凭空消失的古争让苍南等人睁大了眼睛!

    但是,苍南等人也不简单,几乎就在古争消失的一瞬间,他们立刻向着四周散开。

    可惜,苍南等人散的快,古争从洪荒空间中出现的也快!选择出现在曹轩宾和鲁有才身旁的他,刚一出现便动了唐墨的神通‘墨染’。只见乌光一闪,曹轩宾和鲁有才两人,立刻变得如同喝醉了一般,踉踉跄跄的向前奔去!

    “去死!”

    古争厉喝的同时,‘傲风竹箭’也已祭出。

    “啊……”

    曹轩宾一声惨叫,还处于‘墨染’作用下的他,自身根本就不知道防护,直接被‘傲风竹箭’从脖子后面穿了过去。

    一击得手斩杀一人,可再想斩杀第二个人,已是没有了机会。

    鲁有才和曹轩宾都是五层后期的修为,‘墨染’神通能让他们失神的时间极短!当古争的‘傲风竹箭’穿死曹轩宾,又要去穿鲁有才的时候,被清醒过来的鲁有才一剑斩飞!

    “嘭!”

    爆响从古争体外的‘峨眉光罩’上出,苍南化形的内劲如同是一只猎豹,它将古争的‘峨眉光罩’撞碎,且余势不减把古争也给撞飞了出去。

    都没等古争落地,端木林风的白骨杖上光芒一闪,从地面上伸出两只爪子模样的虚影,牢牢的抓住了古争的脚踝。

    “掌门!”

    已经加入战斗的无忧长老大叫一声,很为古争的情况而担心。

    “火龙术!”

    古争单掌前推,丈余长的火龙凭空出现,带着浩大的声势,飞向了苍南又一次打出的猎豹形内劲。

    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原本还很厉害的猎豹形内劲在火龙的撞击下消散无踪。而余势不减的火龙,又飞向了苍南。

    苍南大惊失色,赶紧向着一旁闪去,可仍旧是被火龙的尾巴给扫到,周身燃起了熊熊烈焰。

    “轰隆隆!”

    古争的‘引雷玉符’上光芒一身,一道闪电劈在了着火的苍南身上。

    “啊!”

    苍南惨叫倒地。

    “去死!”

    暴怒的端木林风打碎了古争的第二次‘峨眉光罩’,包裹着内劲的一拳,狠狠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响从端木林风的手上出,他刚刚攻击古争的那一拳,被古争胸口处爆出的一篷亮光,给生生震断了手指!

    古争的仙器可不止一两件,单是在蜀墟地穴中,他就从灵剑宗那里收获到了四件仙器!至于说震断端木林风手指的这件仙器,外表如同一枚‘黄金护心镜’,可它给予的保护却是全方位的!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黄金护心镜’所提供的防护,一天之内仅有一次。

    “让谁去死?”

    几乎就是在端木林风被震断手指的同时,古争又甩出了一件仙器。这件仙器看起来非常简单,就如同是一条皱巴巴的、卷成筒形的手绢一般。

    皱巴巴的手绢刚一离手,迎风就长的变成了一条碗口粗细的蟒蛇!

    端木林风身形连连晃动,可仍旧是没能躲过蟒蛇的追击!而蟒蛇将他缠住之后,没命的收紧着身子!

    “啊……”

    端木林风拖长了声音嚎叫,运起全身内劲的他,身体如同是吹了气似的鼓胀,大有将蟒蛇撑断的架势。

    “嗖!”

    一道黑光划着弧线落下,终于摆脱了脚下爪子虚影的古争,一刀将端木如风的脖子斩断。

    至此,圣血门的四个人,已经只剩下了被无忧长老拖住的鲁有才了。

    “该死的!”

    望着奔来的古争,焦急的鲁有才大吼一声,冲着无忧长老喷出了一股红色雾气。

    不敢托大的无忧长老闪身一躲,鲁有才也趁机跟他拉开了距离。

    “圣血,血躯重铸!”

    鲁有才手上指诀变动了三次,然后狠狠喷出了一口鲜血。

    阴冷的风突然刮起,原本倒在地上已死的三个人,居然猛地一下跳了起来。

    “杀了他!”

    鲁有才大叫,一只手始终掐着指诀的他,根本就不敢迎战古争,都没等古争靠近,他便撒丫子跑了起来。

    “呼!”

    奔腾的劲风刮过,已经死去的苍南,竟然再次打出了化形为猎豹的内劲攻击,且声势一点都不比他生前的差。

    “嘭!”

    古争的第三次‘峨眉光罩’爆响出声,猎豹形内劲的撞击,使得‘峨眉光罩’片片碎裂。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