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3章 阁下何人
    望着古争的背影,闲云道长的眼珠转了又转:“古掌门,请留步!”

    “思来想去,我觉得古掌门的提议也可以,但古掌门所说的汤药,真的有那样的效果吗?”闲云道长慎重道。

    “有!但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这种汤药的药效只有十五分钟!听起来似乎是少了点,可如果你的仇人就在你所说的山洞里,那么你只要在进入山洞前服用,十五分钟足以解决战斗了。”

    听了古争的解释,闲云道长又考虑了片刻,终于算是答应了下来。

    在妙法观中找了个单独的房间,古争开始制作风速食修。

    蜀墟之行后,古争已不缺风速食修的主料,而时效十五分钟的风速食修,级别为下品。中品的风速食修,古争并非是做不出来,但做中品的风速食修,先不说代价怎样,最起码闲云道长这个人的人品,就不值得古争这么去做。

    对于古争要做的东西,闲云道长自然是很好奇,期间他想方设法想要知道古争在干什么,可都被看守的无忧长老给挡了回去。

    并没用太久的时间,古争的风速食修已经做成。

    “这、这东西真有提升速度的功效?”

    望着被古争放在瓶中的黑色药汁,闲云道长实在是难以相信。

    “究竟有没有提升速度的功效,这可不是只看颜色就能够断定!咱们现在就出发,到时候你服用了自然就知道有没有效果!”

    闲云道长人品不怎么样,古争也不想让它从风速食修中看出太多的东西,所以这次的风速食修跟上次的不同,所有的材料都已被熬化,看起来和吃起来,都跟美味不搭边。

    “古掌门,你们要跟我一起去?”闲云道长皱眉。

    古争笑了笑:“自然要跟道长一起去了!只不过,我们过去并不是参与战斗,只是验证战斗后的结果。”

    闲云道长摇头道:“说起来我妙法派跟峨眉也算是交情不错,可谁曾想古掌门竟然这样的不信任!行呗,咱们走吧!”

    闲云道长在前,古争和无忧长老在后,离开妙法观之后,立刻向着闲云道长所说的那个山洞奔去。

    山洞距离妙法观不算太远,这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眼见距离山洞只有百米的距离了,闲云道长停步,服用了风速食修。

    “我的天呐!为什么会这样?”

    闲云道长睁大眼睛,伸手一挥如同抓住了风。

    “古掌门,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药汁?这不可理解啊!再怎么说,对于丹药之道,我也算是个大师吧?可这瓶药汁明明不是用丹药化开的障眼法啊!只是简单的对药材进行熬制,真的能具备这样的功效吗?这究竟是什么那我?”

    闲云道长跑到古争跟前,激动的胡子都飘了起来,眼中满满都是求知的。

    其实,在服用风速食修前,闲云道长对风速食修的效果,只信了百分之四十!而这百分之四十,还是他觉得古争可能是故意搞神秘,所谓的药汁只是某种神奇丹药化开的汤水罢了。可是如今,传统的观念被颠覆,这让他怎么能够平静!

    更何况,丹道方面闲云道长也的确是位大师!可当他引以为傲的知识,不能够解答疑惑的时候,震惊和求知都已被放大。

    “这个世界很大,你不了解的事情还很多。”

    古争意味深长地望着闲云道长苛求的目光,只差没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了。

    “闲云道长,我知道你打心眼里,对我们其实很不以为意!这下感觉如何呢?是不是很震惊?”

    闲云道长表面上似乎没有从门缝中看人,可无忧长老明白,这是由于妙法宗太小的缘故!如果把妙法宗换成一个差不多的门派,只怕闲云道长对古争态度,可就要差上不少了。

    “无忧长老,你这是说得那里话嘛!古掌门如此年轻就能做峨眉掌门,本身肯定是有所不凡的,我怎么会对古掌门不以为意呢?”

    “好了。”

    见闲云道长似乎要有套近乎的嫌疑,古争打断了他的话。

    “闲云道长,药效可只有十五分钟,我看你还是快点去寻仇吧!”古争淡淡道。

    “古掌门说得对,我现在就去!”

    似乎被古争所提醒,化作一阵风的闲云道长冲了出去。

    “大长老,这个闲云道长怪怪的!寻仇这种事情都能被一时的震惊,耽误的差点停不下来,难道说他所谓的寻仇,根本就不那么重要吗?”望着闲云道长的背影,古争喃喃出声。

    无忧长老想了想道:“掌门,我觉得闲云这老小子,肯定是隐瞒了咱们不少东西。不过,只要他按照约定办事,咱们也不用跟他计较太多。”

    古争点头,随即岔开了话题:“大长老,在丹道方面,闲云道长真的是个大师吗?”

    无忧长老笑道:“是啊,要不然他换取咱们那些资源也没什么用,在丹道方面,他还是挺有名气的!”无忧长老笑道。

    古争和无忧长老有交谈,可他们并未停下靠近山洞的脚步,当他们距离山洞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一脸兴奋的闲云道长已从洞中冲出。

    “成了,我杀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了!”闲云道长冲着古争他们叫嚷。

    “恭喜你了闲云,这下你算是得偿所愿了。”无忧长老道。

    “古掌门干吗去呢?”

    眼见古争想要进入山洞,闲云道长皱起了眉头。

    “没什么,就是想进去看看!”

    按理说,闲云道长已承认杀了仇人,古争也就不用再检验了,可一看闲云道长高兴的样子,古争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很假的感觉。

    “没什么好看的,既然我已手刃仇敌,也该对古掌门兑现之前的承诺了,咱们现在就返回妙法宗吧!”

    闲云道长有些不悦,似乎不想让古争进入山洞。

    “闲云道长,你不是说你还有位徒弟被掳走了吗?你的那位徒弟呢?没在这里吗?”古争皱眉道。

    “我说古掌门你可真奇怪,我徒弟在不在这里,跟咱们的约定没有冲突吧?你到底还想不想要那些资源了?如果想要,咱们现在就回去,如果不想要,那就算了!”

    闲云道长拂袖一挥,转身便离开了。

    无忧长老还念着一份跟闲云道长的交情,害怕古争生气的他,如是说道:“算了掌门,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只要他按照约定办事,咱们也不用跟他计较太多。”

    “他最好按照约定办事,要不然我会给他点颜色瞧瞧。”古争冷冷一笑。

    “我那徒弟已经死了,死得很惨,就死在那个山洞里。我放了一把火将尸体烧掉,我不想你们再进去打扰他了。”

    看到古争和无忧长老跟上,闲云道长给出了一个解释。

    “不打扰就不打扰,我们也不想管你有什么秘密,拿了资源后,我们就要赶回峨眉了。”古争不欲多说什么,加快了前往妙法观的步伐。

    回到妙法观以后,闲云道长拿出了很大两包资源,无忧长老拆开一下,脸色顿时就变了。

    “闲云,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点资源仅仅只是你从峨眉换取的三分之一,剩余的那些呢?”无忧长老厉喝。

    “别着急,仇人过来寻仇之后,我将门中的一些资源转移了。至于剩余的三分之二,我已经派徒弟去取了,两位稍安勿躁!”闲云道长解释道。

    “这些之前为什么不说?”无忧长老白眼一翻。

    闲云道长耸了耸肩:“你也没问不是?真是的,反正取回来也要不了多久,我又不会骗你们!”

    “要不了多久是多久?”古争问。

    “一个小时。”闲云道长很肯定。

    “好,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但假如一个小时拿不回来,我会当做是你在欺骗我们!”

    古争话音落地,手中的茶杯被他捏碎,而他的言下之意已非常明显,周身的气势更是在一瞬间爆发,惊得闲云道长睁大了眼睛。

    “五层中期的修为!”

    闲云道长望着古争,目光变得非常凝重,而古争则是把眼睛闭上了,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跟他多说什么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很尴尬,闲云道长见古争不理他,又满脸堆笑地望向了无忧长老。

    “无忧,古掌门是年后做的你们峨眉掌门吧?你究竟是花了怎样的代价来培养呢?看他的面相,他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年纪轻轻怎么就有了五层中期的修为呢?难道说他本来就是一个修炼者?可这也不可能,除非是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啊!”闲云道长恬着脸问无忧长老。

    “我家掌门本来就是有师傅的人,能在二十多岁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有什么好奇怪的!”

    “有师傅也不对啊!什么样的师傅,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徒弟?难道他是蜀山指派给峨眉的掌门?”

    无忧长老也不想跟闲云道长多说,可他既然如此的‘不耻下问’,无忧长老也不介意吓一吓他。

    “闲云,咱们也认识很多年了吧?你也知道我不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本来有些事情我是不想说,可你既然一再追问,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些吧!我家掌门的师傅,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罪的存在,哪怕是蜀山和昆仑,也都不止一次邀请他老人家去做太上长老!”

    无忧长老自豪的声音落地,闲云道长立刻被吓得坐在了椅子上。会有这样的反应,倒不是说闲云道长动作夸张,而是无忧长老的话实在很吓人。

    能够被蜀山、昆仑这种泰斗级别的门派邀请去做太上长老,这样的人一把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都是老怪物级别的存在!得罪这样的人,纯粹就是找死,他们可都是能够轻易摧毁一个门派的大能人物!

    看闲云道长额头上都浮现了细密的汗珠,无忧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闲云,我们算是多年的交情了,所以我也奉劝你一句,这次的事情不要耍什么心机,我家掌门可不是你能够得罪的人物,他一旦动气怒来,就连我都会害怕的!”

    “哪能呢,哪会耍什么心机。”闲云道长忙不迭道。

    无忧长老再次拍了拍闲云道长的肩膀,同样也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看看闭目的无忧长老,又看看闭目的古争,闲云道长脸上的汗珠逐渐消失,最终被一抹疯狂所取代。

    十五分钟。

    半个小时。

    四十五分钟。

    时间在沉静中流失,当一个小时将近的时候,妙法观没能等来前去取资源的弟子,反倒是等来了四个不速之客。

    “师傅,大事不好,他们来了!”

    远远的,当守门道童看到不速之客们靠近的时候,立刻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呵呵。”

    道童的声音,屋内的人自然也都听到了,冷笑着的古争,看向了一脸淡定的闲云道长。

    “慌什么,按照之前的部署去做!”

    闲云道长起身,十分威严的下令。

    “是!”

    一名道童领命而去,而另外一名道童则是站在窗外,等待着闲云道长的下一步指示。

    闲云道长没有立刻对第二名道童下令,他转头望向了一旁的古争。

    “嘿嘿。”

    如同换了个人似的,闲云道长冲着古争讨好地笑着。

    “掌门,我去看看!”

    无忧长老望向古争,在接到示意之后,他立刻冲出了房间。

    “古掌门,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的资源,是不是已经没有了?你是不是也把无忧长老之前的警告,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古争打断了闲云道长的解释,根本就没有抬头的他,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中的紫砂壶。自打之前捏碎了茶杯之后,他就一直对茶壶挺感兴趣。

    “古掌门稍安勿躁,你的资源我已经让人去取了,只不过如今有被仇家打上门了……”

    闲云道长的话再次被打断,这次打断他的不是古争的言语,而是古争手中的那把紫砂壶。

    闲云道长没想到古争会连解释都不听,也没想到古争敢在无忧长老不在的时候出手,更没想到被他避过去的紫砂壶,竟然爆裂开来!

    “啊!”

    闲云道长惊叫,飞溅的茶水有一些落在了他的脸上,直接便烫出了硕大的水泡。

    根本不等满目震惊的闲云道长反应过来,古争已经欺身近前,并打出了一记‘开山掌法’。

    “嗬!”

    眼见被内劲包裹的手掌已近胸口,闲云道长呼喝一声,一直被他拿在手中的浮尘一抖,便要将古争的手掌磕开。

    “这、”

    闲云道长惊得差点咬到舌头,他手中的紫金柄浮尘眼看就要碰到古争的手了,可一股难以想象的阻力突然生出,古争的一掌便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啊!”

    闲云道长惨叫,他被古争的一掌,拍飞了出去。

    “拿来!”

    古争闪身追击,受创的闲云道长脚都还没有站稳,手中的浮尘便已被古争握住。

    “你、”

    惊恐的闲云道长这次是真的咬到了舌头,原本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的浮尘,不知怎么的就出现在了古争的手中。

    “咣!”

    金属撞击般的声响发出,古争反拿浮尘,紫金柄重重敲在了闲云道长的脑袋上。

    “唔……”

    被敲的闲云道长,闷哼的声音拖得很长,眼白用力上翻的同时,人也倒在地上不会动弹了。

    “看什么?”

    敲晕闲云道长的古争,淡淡的看向了那个仍旧站在窗外,等待着闲云道长下一步指示的妙法派弟子。

    “没、没看什么!”

    妙法派弟子慌忙作答,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站在那里,我没让你动,你就不能动!”

    古争表情仍旧平淡,可动作却是大咧咧地坐在了,原本属于闲云道长的位置上。

    “是!”

    妙法派弟子应了声,惴惴不安地站在了原地。刚才屋中发生的事情,他可是全程目睹,五层后期的闲云道长,被古争就像打孩子一般放倒,这对他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以至于让他觉得,看似人畜无害的古争,比他们得罪的那些人还要恐怖!

    “爽!”

    看着躺在地上的闲云道长,外表平静的古争,于心中大吼一声。

    放倒闲云道长,对于古争来说意义非凡,这是他第一次通过五行仙术的组合,完胜修为比他高的人。

    放倒闲云道长,古争算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五行仙术在这场战斗中的应用,则是多次让闲云道长震惊!

    中级的控土诀使得紫砂壶爆炸,中级的控水觉外加高级的控火觉,让紫砂壶在外表没有丝毫异样的情况下,壶内的水温已达到了足以烫伤五层后期高手的地步!至于说‘金之力’的运用,更是让闲云道长震惊到了极点!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古争身上的变化真的很惊人。而当这种变化通过实战展现出来的时候,就连古争本人也都觉得无比爽快。

    “掌门,闲云这厮……”

    冲入屋内的无忧长老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闲云道长。

    “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古争不急不忙道。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妙法派开启了守山阵法,外面正有四个男人在破阵。我抓了一个妙法派的弟子询问,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无忧长老懊恼道。

    “没想到啊,都已经蜗居在了道观之中,妙法派竟然还有守山阵法。”

    古争站起身,来到了闲云道长身旁。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妙法派麻雀虽小,但也五脏俱全啊!”无忧长老苦笑一声,随即问道:“掌门,现在怎么办呢?守山阵法已经开启,咱们也出不去,外面还有几个闲云老儿的仇人在等着!看来闲云老儿根本就没想给咱们资源,这一切应该都在他的预料中之中。另外,从那四人的攻势上不难看出,他们的修为都已经高达五层后期了!”无忧长老恨恨道。

    “刚刚教训了他一番,气也算是出了一些,既然已经被卷入到这件事情中,先来听听这老小子怎么说吧!”

    古争言毕,狠狠一脚踹在了闲云道长的身上。

    “唔!”

    闲云道长闷哼一声,幽幽转醒。

    “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闲云道长满含恐惧的眼睛,古争扬了扬手中那把本属于闲云道长的浮尘。

    “古掌门,我也是没办法啊!”

    闲云道长竟然一下子哭了出来,只差没去抱着古争的大腿:“古掌门,关于资源的事情,我真的没有骗你们!至于说我的仇敌,的确也只有被我所杀的那一个。”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敢狡辩?你敢说你不知道你的仇家背后有人?你难道不是想要通过取资源来拖延时间,然后把我们也卷入事件之中吗?”

    面对古争的质疑,闲云道长目光闪躲:“古掌门,我也有想过仇家的背后会不会有势力,可是这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啊!更何况,一开始做交易的时候,这些你应该也都想到了,如今被仇家堵在这里,你也不能全怪我吧?”

    “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古争摇头一笑:“别的猜测就不说了,刚才你让你门下弟子‘按照之前的部署去做’,又是什么意思呢?而在所谓的部署中,守山阵法的开启也包涵在内了吧?你根本就没问过我们的意见,就将守山阵法开启,强行将咱们捆在一条船上,这又是不是你的心机呢?”

    “我、”

    闲云道长张口无言。

    “行了,你也别我我你你了,我也懒得跟你再浪费时间,我只是要告诉你一声,我现在要没收你的所有资源,作为你欺骗我们的代价!至于你这个人的生死,就由你的仇家来决定吧!”

    古争话音落地,抬手封了闲云道长的内劲,转而看向无忧长老:“大长老,闲云就交给你看管了,如果他再不老实,直接送他上路吧!”

    “古掌门,你不能这样!”

    闲云道长惊叫,想要拦住古争,结果却被无忧长老拦住:“闲云,识相的话给我老实一点,别逼我动手,更不要作死!”

    曾经的交情在掌门动怒的情况下一文不值,无忧长老森冷的目光,使得闲云道长一声叹息,坐回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无忧,我尽管有些私心,可也不至于让我去死吧?你们要是将我交给我的仇家,我焉有命在?”闲云道长哀求,一张老脸都快皱成了橘子皮。

    “闭嘴吧!资源你不想交出、事先又隐瞒一些事情,更是强行将我们同你捆绑!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我家掌门没有当场杀你,已经算是不错了!”无忧长老冷哼。

    “这是仁慈吗?不亲手杀我跟让别人杀我,究竟有什么区别?”闲云道长苦笑。

    “怎么会没有区别,借刀杀人不是你本来就想用的伎俩吗?我们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无忧长老笑道。

    每个门派都有专门放置资源的地方,妙法派存放资源的房间中,只有少得可怜的一些矿石和药材。但是,在器灵的探查下,古争又找到了一间存放资源的密室。

    如果是一般人,别说想要找到妙法派的资源密室,就算是有幸找到了,也无法将其打开。因为在密室的门上,竟然有着古争曾经在行道门巢穴中见过的那种封印!而这种封印,如果没有开启的钥匙,就只能是通过仙力来破解。

    在器灵的帮助下,妙法派资源密室的门,终是在古争面前缓缓开启。

    古争的心情有些激动,密室很大,又用上了仙力封印,只怕里面会有不少好东西,这很可能又是一次盆满钵满的收获!

    但是,现实跟想象还是很有差距,偌大的密室中,仅仅只放了三口一般大小的箱子。

    “箱子少了点,但希望里面的都是精品吧!”

    古争压制着心头的失落,三口箱子很快就被打开。

    “该死的闲云老儿!”

    古争骂了一声,三口箱子中存放的东西,几乎上全都是他没交付的那些草药和药石!至于剩下的那些药材,数量仅有三十多件,且最高的品级,也仅仅只是普通的而已。

    将三口箱子收入洪荒空间,古争走出了密室。

    淡青色的光幕,如同泡沫一般笼罩着妙法观,使得外面的景物和人,看起来都有些扭曲。

    “小型守山阵法到底是不行啊,才被四个人进攻了这么一会,便已经出现了将要溃散的迹象。”

    古争望了眼淡青色的光幕,又扫了一眼仍旧在攻打光幕的四个男人。

    “闲云,你这该死的家伙,识相的话就赶紧将守山阵法关闭,要不然等我们攻进去,定让你受尽折磨!”

    “能动手的时候不要动口,特别是对闲云这种人!”

    “闲云,快给老子滚出来!”

    “不要慌,他如今就是瓮中之鳖,等咱们破了守山阵法,看他还能躲到哪里去。”

    守山阵法使得进攻的四个男人,无法看到妙法观中的情况,更无法看到古争微微皱起的眉头,甚至连观中发出的任何声音都听不到。

    “走!”

    无忧长老厉喝,推了一把不情愿的闲云道长,两人来到了古争身旁。

    “掌门,怎样了?”无忧长老问。

    “存放资源的房间中,只有极少数的药材和矿石。”

    古争淡淡一句,随即似笑非笑地瞟了一眼闲云道长。

    “我就说嘛,约定中的那些资源,正由我门中弟子去取,你们偏偏不信!古掌门,你可一定要相信我,现如今取资源的弟子还没回来,他们要么是看到有人攻打门派不敢回来了,要么已经被外面的几个人给杀了!如果他们已经被外面的人给杀了,那么资源也肯定是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尽管古争似笑非笑的一眼让闲云道长心中发毛,但他仍旧是面不改色的撒谎。

    “呵呵。”

    古争冲闲云道长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而此时的守山阵法,已到了将破的程度。

    “慢着!”

    正在攻打守山阵法的四人中,有人大叫了一声。

    守山阵法将破,原本无法看到观中景象的四人,也都已经看到了观中的古争等人。

    “哎呀,竟然还有外人在!”

    “怪不得柏如峰会死,看来这件事情不是一人所为了。”

    守山阵法不破,双方也算是有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观外的四个人看着古争和无忧长老,脸上的神色大多不善。

    “四位误会了,我们只是来妙法派有点事,杀你们的人,并非是我们所为!如今,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还请诸位让个路。”无忧长老道。

    “你是何人?”

    四人中为首的男人,长得颇为俊朗,他望着无忧长老的时候,一只手不断捋着下巴上长长的胡子。

    “峨眉派大长老无忧!不知道四位是哪个门派的长老,看起来面生的很呐!”

    五层后期的高手,放在一般的门派中,几乎都是长老级别的存在,故而无忧长老有此一问。

    “峨眉派长老无忧?没听说过!”

    “你又不是所有人都见过,我们面生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看我们面生,我们看你还面生呢!”

    除了领头的那个男人,其余三个一人一句,不是嘲讽就是嬉笑。

    “无忧长老,事情究竟是怎样,你们到底有没有杀了我们的人,这件事情不能听你一个人说了算。”领头男人冲无忧长老笑了笑,转头望向了闲云道长:“闲云,你在惧怕什么呢?按理说你不该如此安静才对!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闲云道长的脑袋上有着还未消退的大包,脸上更是有着大片的烫伤!再加上身为妙法观主人的他,竟然没有率先开口,是个人都能看出这里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闲云道长大笑,失望地看了眼无忧长老:“无忧,你也真好意思!我能杀了柏如峰还不都是你们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提供的药汁,我怎么可能达成所愿?”

    “我们是提供了药汁,可你用这药汁去杀人,这跟我们有什么的关系?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所有的铸剑师都得被人杀掉才行?”无忧长老反唇相讥。

    “药汁?”

    “什么药汁能让闲云这种货色杀掉柏如峰呢?”

    “好了!”

    领头男人一挥手,打断了同伴的议论。

    “不知道阁下是何人?”

    领头男人凝眉望向古争,目光中有着浓浓的甚重。于他而言,古争的淡定跟如今的环境格格不入,带给他了一种略带冰冷的从容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