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2章 辅料不够
    冰灵食修、火灵食修、铁甲食修、风速食修和草还食修,最终因为蜀山的心疼而取消,那么需要古争来做的,也就仅仅只剩下了增元食修。

    做增元食修需要什么材料,自然也是提前‘编织’好的,比起当初在峨眉做的那次,这次增元食修所用的材料,品级和数量都有不小的改变!如果不是古争不能使用仙术,这次的增元食修,他自信能够做出中品级别。

    除了对食材方面进行了‘编造’,其它方面古争几乎没有做什么改动,所以蜀山方面也知道,古争上次的增元食修,究竟让峨眉弟子们,有了怎样的提升。

    但是,由于古争太黑的缘故,蜀山弟子又有好几百人,所以这次的增元食修,蜀山不可能让所有弟子都受益!鉴于这种情况,玄奇子将古争这次需要做的增元食修,定为了一百碗,然后从二层境界到五层境界的弟子中,挑出一百名来服用增元食修。

    按照玄奇子的说法,增元食修是好东西,可所需的资源也不少,蜀山只能是先挑选出,一百个平日里表现不错的弟子服用。然后再将增元食修定为奖励,以此来刺激那些没有服用增元食修的弟子,好让他们更加的发愤图强!当这些弟子,名额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会请古争再次来做增元食修。

    古争明白,玄奇子这样的做法很明智,除了他所说的那些明面上的原因之外,还有不可忽视的原因在里面!毕竟,做下品增元食修的资源里面,有不少做中品增元食修也能用,他们也想古争早点成为修仙者,早点做出中品的增元食修,以求让蜀山真正的精英弟子们,能够早点获得更大的利益。

    由于受各种因素的限制,古争需要分两次来做增元食修,一次做一百碗。

    上次给峨眉做增元食修,古争一次是做了九十四碗,用了八个小时!这一次由于不能使用仙力,古争预计做一次将需要十个小时的时间。

    不过,对于时间上的差别,蜀山并不会起疑心,毕竟在他们了解的事实真相中,一次将近百碗的增元食修,所需的时间也就是十个小时。

    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增元食修所需的那些材料也陆续下锅,单是这一过程,就足足用了四个小时。

    大锅下面的火烧得很旺,锅内煮着的那些食材,也在汤汁中浮浮沉沉的冒着热气。浓郁的药香味从锅内飘出,只不过这个香味很杂,甚至是有点呛人。

    不能使用仙力,古争也只能是通过对这些材料的了解,以及上次熬制增元食修的经验,在小心控制着火候的同时,也格外的留心锅内汤汁的颜色、气味、材料的变化等细节。

    没有人去打扰古争,他们只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古争所做的那些事情,于他们而言,这是一次奇迹的见证!他们也想看看,所谓的食修跟传统的烹饪,究竟有着怎样的不同。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锅内所有的材料,终于在古争的不断搅动下,完全融入了汤汁之中,由于本身食材等级较高的缘故,也就没有多少渣滓被盛出。汤汁的颜色变得很深,气味也从之前的呛人,变成了一种奇特的药香。乍一闻,香味似乎很纯粹,细闻之下又包罗万象。

    药汤的颜色有了大不同的变化,香味同样也有了大不同的变化,玄奇子等人就算没有尝药汤,也都可以肯定,只怕这锅由纷杂材料熬制而成的大杂烩,如今已有了一些提升修为的功效!可是,这一切古争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就算一直是眼睛盯着,也仍旧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玄奇子最先放弃,他闭上眼睛不再去关注古争,如同进入了修炼的状态。随后,流云子也闭上了眼睛,静的几乎连发丝都不会飘动。

    寒山子他们三个仍旧在专心观看着,甚至偶尔还会帮古争递一下木炭,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原本褐色的药汤,如今色泽更加的深沉,但这种深沉的褐色并非纯粹的褐,细看之下其中有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闪烁着。药汤的颜色上会有这样的变化,除了融合的功效之外,最大的原因则是这次使用的食材,品级方面要比上次的增元食修要好不少的缘故。

    上次的增元食修,古争所用到的材料只有八种,且最高等级的也仅仅只是普通,甚至是连次等的都有。可这一次古争所用到的材料,多达二十四种,其中除了两种中等食材,其余的全部都是普通级别!

    材料方面是又好又多,但古争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这倒不是说,这次不能黑蜀山的资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食材被浪费,而是关于食修自身的一些问题。

    增元食修有个特性,初次使用效果最好,多次服用的效果则一次不如一次。当然,这种特性是建立在食修品级相同的前提下。

    可是,品级相同的食修,效果上仍旧是有三六九等之分!就好像风速食修和铁甲食修,同等品级中,仍旧会存在着增幅时间的长短!而同等品级的增元食修,也同样有着效果上的差异。

    这次给蜀山做的增元食修,就算古争没有使用仙力,可随着进度的完成,他也能够感觉的到,这次的增元食修尽管也是下品,可已经非常接近中品级别了,效果比当初在峨眉做的那次要好不少。

    看着给蜀山做的增元食修,再想想曾经服用过的增元食修,古争自然也就会有些郁闷了。当初给峨眉做的增元食修,最大的目的是想要立威!其次,那次的增元食修,是建立在资源不充足的前提下。

    可是如今,古争所拥有的资源已经很充足了,但下品的增元食修他也已经服用过一次了,再次服用所能取得的效果,将不如之前的明显。

    通过器灵,古争对于这个‘不如之前的明显’,也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如果说之前给峨眉做的那次增元食修效果为‘三’,给蜀山做的这次增元食修效果则为‘九’!古争就算再次服用了‘九’的增元食修,效果也仅仅只是能够达到‘九’本该具有的样子,也就是说‘三’的那次,只当是白白服用了!这还不如说是直接服用‘九’,再来一次‘三’的效果划算。

    郁闷归郁闷,过去的事情毕竟是过去了,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最后一个小时。

    增元食修已成,一锅粘稠的药汁,也在最后一个小时变了颜色,从原本的褐色,变成了咖啡色。原本深嗅之下如同包罗万象的香味,也变得单纯了很多,有点像是丹香,可却透着一股茶的味道。

    “真是奇妙,咖啡的颜色,茶和丹的香味,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了。”

    古争已开始盛汤,全程关注的丹阳子第一个开口。

    “大长老要有心理准备才是,它不会难喝,可也不会特别好喝。”古争笑道。

    “这个是自然了。”

    丹阳子一笑,看向了已经结束闭目的玄奇子和流云子。

    “喝吧!”

    玄奇子冲丹阳子一点头,率先端起了一碗增元食修。增元食修补充的能量为‘元力’,这种特殊的能量,既能化为内劲,同样也能化为仙力,不管是对修炼者还是修仙者都有用。

    玄奇子等人喝的十分文雅,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声音发出。一碗增元食修下肚后,他们也都闭目盘坐,开始吸收起了药力。

    对于玄奇子这些修仙者来说,尽管他们所服用的增元食修,已经非常接近中品,可他们体内仙力得到的补充,仍旧是很少的。

    闭目吸收的过程很短,作为修仙者的玄奇子等人,不可能像当初的无忧和无愁那样,需要吸收两个小时才能完成。

    “尽管事先已经知道,下品增元食修所能补充的仙力不多,可这样的效果仍旧是让我有些惊喜,它大致抵得上我十个月的苦修!”

    丹阳子有些激动,对于修仙者来说,十个月的时间弹指一挥!可对于打破常理的食修来说,这已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了,毕竟用制作食修的这些资源,根本就炼制不出,能够提升仙力的丹药。更何况,下品的增元食修都这样了,也让他对其它品级的增元食修期待更大!毕竟,从他们所了解的真相中,上品增元食修的效果,原非中品可比,它所能增幅仙力的跨度非常之大。

    “是啊,真的让人有些惊喜!对我和寒松子而言,一碗增元食修,竟然相当于我们六个月的苦修!”寒山子声音一顿,转而看向玄奇子和流云子:“两位老祖呢?你们服用增元食修的效果怎样?”

    “差不多相当于我们两个月的苦修!”玄奇子满目都是感慨:“可惜啊,这是在末法时代,如果是在盛法时代服用这样一碗增元食修,效果不知道要提升多少倍!”

    玄奇子的感慨,众人也都理解,毕竟增元食修服用过之后,所产生的效果,可不单单只是元力的补充,它其中还有着对‘仙元’的疯狂吸引!可以说,如果是在盛法时代服用了增元食修,自身在短时间内,就会变成如同是‘漩涡’一般的存在,会疯狂的吸收空气中的‘仙元’,这一点异常,正常的呼吸吐纳是万万做不到的!

    可惜,如今是末法时代,空气中没有了‘仙元’,服用增元食修后,也就没有什么异象发生。但玄奇子等人可是修仙者,他们的感觉非常敏锐,自然也就发现了这一点,而当初无忧和无愁长老他们,却是没有发现这个不同寻常之处。

    望着仍旧在盛汤的古争,玄奇子开口道:“小争子,你也喝一碗吧!”

    “谢谢太上长老的美意!职业操守所限,我既然有要收的费用,自然不能再分一杯羹了。”

    古争微微一笑,话音落地之际,还剩下的九十五碗增元食修,已经被他全部盛出,锅内的药汤也是一点不剩。

    玄奇子点了点头,随即从他的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个布袋:“这是你这次的报酬,没有用别的资源折算,全都是制作这次增元食修所用的材料。”

    古争也没有客气,微笑中接过了玄奇子递来的报酬:“做食修也是很劳神的事情,要是没有别的什么事,弟子就先回去了休息,明天上午便返回峨眉了。”

    面对古争的提议,玄奇子等人也没有多做挽留,简单的聊了一会之后,古争也便离开了玄奇子的洞府。

    “呼……”

    走出玄奇子的洞府,古争在心中长出一口气,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关于蜀墟和蜀山的事情,终于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蜀墟之行让古争收获颇丰,而停留在蜀山的这几天,古争的收获依旧不小。

    从大了说,摆平了蜀山的不信任危机,又将计就计的‘编造’了有关食修的一切。尽管暂时获利不大,可一旦蜀山再找他来做食修,他便会有暴利可拿。

    从小了说,十年后的蜀墟开启,峨眉多出了一个进入蜀墟的名额。而这次的四个名额,本该对蜀山的纳贡也被减免。

    藏剑峰之行,古争收获到了雷牙飞剑,又赢得了一枚‘内劲精华丹’,这些收获,也足以让人欢喜不已。

    古争离开玄奇子洞府后,玄奇子也立刻让丹阳子他们,将剩余的九十五碗增元食修,发放给了事先挑出的蜀山弟子。这些事先挑出的弟子都是修炼者,他们吸收增元食修的速度,比当初无忧和无愁长老他们还慢!毕竟这次的增元食修,从品级上来说已经非常接近中品。

    当晚,蜀山派中一片热闹的景象,率先服用了增元食修的九十五名弟子,修为全都得到了提升。其中有二十人也像当初的无忧长老一样,修为从五层中期,晋级为了五层后期!至于那些修为层次较低的弟子们,服用增元食修后的效果更是明显。而那些没有服用增元食修的蜀山弟子,大多在羡慕的同时,暗下决心日后要发愤图强,毕竟一碗增元食修,就能够让五层境界的修炼者,省去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苦修!

    峨眉派离开蜀山的时候,大长老丹阳子和掌门秦浩天亲自相送,一直将他们送出了蜀山派的守山大阵。

    古争带着峨眉弟子匆匆赶路,众人之间也没有什么话,一直走了大半天,见距离蜀山已经很远,气氛才逐渐活跃了起来。

    蜀山派的不信任,自然也影响到了峨眉弟子,这也导致了他们之前的沉默寡言。如今,气氛变得活跃,众人谈论的焦点,除了古争的食修,便是这次蜀墟中的收获。

    关于食修,峨眉派的众弟子都很自豪,而蜀墟中的收获,更是让他们兴奋。

    望着那一张张兴奋的脸庞,古争的心情其实是有些沉重的,毕竟峨眉弟子不知道他们所拥有的记忆,已经被古争给‘编织’过!他们所开心的事情,其实距离真相差得很大,就比如说蜀墟中的收获,真相比他们所知道的,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然而,这些真正值得开心的东西,古争却不能告诉他们,至少在回到门派之前,还不能够让他们知道。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大长老,门派中草药和药石的数量充足吧?”古争望向无忧长老。

    这一次的蜀墟之行,古争收获到了很多的异果和灵丹,这些资源配合蜀墟中特产的草药和药石,能够炼制出适合修炼者的‘异果丹’和‘境界丹’。

    往年峨眉派在蜀墟中,灵丹和异果收获的较少,草药和药石的储备很足。但是,这一次古争收获到的异果和灵丹太多,更何况炼制‘纯净丹’还需要高等药石才可以,这让他不由得担忧峨眉派草药和药石的储量,究竟够不够用了。

    “放心吧掌门,草药和药石的储量,足以应付这次从蜀墟中带出的资源。”

    无忧长老笑了,可古争却是哭笑不得,毕竟无忧长老所知道的‘事实真相’,似的他根本就不明白古争所指。

    “这么说吧,峨眉草药和药石的储量有多少?其中高等药石又有多少?关于这些,你给我交个底。”

    面对古争的询问,无忧长老将峨眉派草药和药石的储量说了出来。

    “怎么这么少?这不太可能啊!”

    听了无忧长老所说,古争的眉头紧紧皱起。峨眉派所拥有的草药和药石储备,比他想象中的少了很多,仅仅只是能够应对明面上从蜀墟中带出来的资源消耗,其中高级药石的储量更是为空!

    “往年这些东西的储量是很多,可在年初的时候,跟人换取资源都已经用掉了。”

    无忧长老也很郁闷,他不知道古争对于药石和草药的储量,为何会表现出震惊和失落。而古争则更加郁闷,进入蜀墟前,他也没想到会赚的盆丰钵满,所以对于峨眉派药石和草药的储量,也就没有问过。天知道现如今‘主料’够了,作为‘辅料’的药石和草药,却出现了这样的短缺!

    “如果早点知道,还能提前想想办法,如今可倒好,刚取得了蜀山方面的信任,草药和药石的短缺,却让人不敢有什么大动作,毕竟它们可都是炼制‘纯净丹’和‘境界丹’的材料啊!”

    古争喃喃自语中,眼睛突然一亮,他发现了一点问题!刚才无忧长老作答的时候,说得是‘跟人换取资源’,而非是跟某一个门派换取资源,也许这件事情还有转机也未必!

    “大长老,你是跟谁换的资源?按理说,咱们峨眉的草药和药石储量非常庞大,是谁能够吞下这批资源呢?他不是一个门派吗?”古争问。

    “换取资源的人,确实代表着一个门派,可这个门派如今也就只剩下了不足十人,他们门派的名字叫做妙法派……”

    随着无忧长老的讲述,古争也对‘资源流失’,包括妙法派有了一个了解。

    妙法派也是个盛法时代便已存在的门派,只不过在盛法时代的时候,它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

    妙法派现任的掌门号闲云道长,他在年前的时候找上了峨眉派,提出要用一些资源,换取草药和药石这种蜀墟中的特产之物。当时古争还没有做峨眉的掌门,峨眉的草药和药石又多的只能是存放,无忧长老也就跟闲云道长做了这笔交易。

    “一个小门派,换了那么多的草药和药石,现如今未必就消耗干净了。而它所在的位置,也算是在蜀山跟峨眉之间,回去的路上正好可以去那里走一趟。”

    听完无忧长老的讲述,古争心中也已有了打算。

    不知不觉中行至天黑,古争等人在山林中安营扎寨。

    “掌门,你需要那么多的草药和药石,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憋了一路,无愁长老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草药和药石的用途,等回到峨眉之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现在无需多问。”古争笑了笑,随即看向了一个方向:“那边是妙法派所在的位置,天亮之后咱们分道扬镳,你带着门下弟子先回峨眉,我和大长老去妙法派走一趟。”

    尽管心中仍旧很好奇,可古争既然都这么说了,无愁长老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古争和无忧长老跟无愁长老他们分道扬镳。

    如果妙法派一行比较顺利,古争他们明天晚上就能赶回峨眉。不过,妙法派一行真的会顺利吗?据无忧长老所说,闲云道长可不算是个好说话的主。

    妙法派没落多年,原本的门派驻地也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如今他们这一派,蜗居在一个名叫‘妙法观’的道观之中。

    在山林中走了小半天的时间,古争和无忧长老终于看见了那座竖立在小山顶上的道观。

    “来者何人?”

    道观的门紧闭着,门前站着两个年纪不大的道童,他们一脸戒备。

    无忧长老皱眉道:“峨眉派大长老无忧来访,还望通报闲云道长。”

    两位道童嘀咕了两句,其中一名开门闪入了观中。

    片刻之后。

    道童将观门打开,一个精瘦的白发老道,从观中走了出来。

    “无忧长老来访,真是有失远迎啊!”

    闲云道长笑着,眼神不着痕迹的扫了四周。

    “哈哈,闲云道长,你这妙法观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呢?”无忧长老笑道。

    “一言难尽啊!走,咱们观里说话。”闲云道长叹息。

    跟着闲云道长进入观中,一杯山茶喝过之后,闲云道长开口问道:“不知道无忧长老这次来访所为何事呢?这位是?”闲云道长望向古争。

    无忧长老一笑:“闲云道长,你平日里极少出山,看来是还不知道了,他是我峨眉现任的掌门古争!”

    “闲云道长,在下有礼了!”古争抱拳道。

    闲云道长细细打量着古争:“峨眉这一任的掌门?年前我去峨眉的时候,峨眉可还没有掌门呢!不过,这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古掌门看起来面嫩的很呐!”

    “是啊,我本来就没有多大。”古争哈哈一笑,随即正色道:“闲云道长,年前的时候,你从峨眉换走了一些蜀墟中特产的药草和药石,我们这次过来是看看,能不能将那些资源给赎回去。”

    “你们要赎回那些资源?为什么呢?莫非这次蜀墟开启,你们从中收获颇丰?”闲云道长目露惊讶。

    “也没有多少收获,只不过是需要那些资源另作他用。闲云道长,那些资源你都使用了哪些?使用了多少?能不能让我们赎回去呢?”古争不欲多说什么,问得都是主题。

    闲云道长凝望着古争,眉头皱起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片刻后,闲云道长开口:“古掌门,那些资源我还没用!但如果你真想赎回那些资源,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闲云道长请说,我先听听这是什么一个忙。”

    古争没有慌着答应,这件事情看来并不简单。

    “刚才无忧长老问过我,妙法派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猜的没错,妙法派的确是出了事情!”

    “我有个仇家,他在前两天找到了妙法观,不仅打伤了我的四个弟子,还将其中的一人掳走!如果古掌门想要赎回那些资源,就帮我解决掉那个仇家吧!”闲云道长道。

    古争摇头:“闲云道长,我们来这里只是想要赎回资源,无意跟他人结仇。至于说赎回资源的代价,我可以给你当初所付出代价的一倍半,你觉得怎样呢?”

    “一倍半是不少了,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会换。但是,如今正逢我妙法派遭劫,如果古掌门不肯帮这个忙,那么赎回资源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闲云道长不悦道。

    “闲云,你这个样子可就过分了!如果你有事找峨眉帮忙,峨眉却趁机让你树敌,这样真的好吗?”无忧长老皱眉道。

    “这样是不好,可我也没有办法!你们两位看吧,反正赎回资源就这一条路可走,你们要是觉得为难,干脆去蜀山别的分支门派碰碰运气吧!”

    闲云道长表面上看起来为难,其实心中冷笑连连。虽然他不知道古争赎回资源是要干嘛,但肯付出原有代价的一倍半来赎回,这本身就是件有问题的事情!毕竟正常情况下,拿着这样的代价,完全可以去蜀山的其他分支门派进行收购。所以闲云道长倒也不担心,古争他们真会一走了之。

    古争想了想道:“说说你那个仇家的具体情况吧!”

    “古掌门这是答应了?”闲云道长喜上眉梢。

    “我可没答应,我只是想听听详情再说。”古争玩味的看着闲云道长:“再说了,你的修为可是五层后期,而你的仇家,又能在你的妙法观中掳走人,你觉得你的这个仇人,会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吗?”

    闲云道长一愣:“古掌门理解错了,我可不是单单让你们去对付我的仇人,如果你们答应去对付他,到时候我也会帮手!至于说这个仇家的实力,其实也是五层后期,只不过是我打不过他罢了。”

    “闲云道长,听你的口气,似乎你这个仇人只要咱们两个联手,就可以将其摆平吗?”无忧长老问。

    “当然!”闲云道长用力点头:“我的这个仇家就一个人,他现如今应该就在距离此地不远的一座山洞中,你们要是愿意,咱们现在就可以过去。”

    “你的这个仇人,有没有什么仙器之类的依仗呢?”古争问。

    “没有!古掌门也太谨慎了吧?我都已经说了,只要我跟无忧长老联手,就肯定能够将其摆平,你怎么还有那么多的疑问嗯?”闲云道长不耐道。

    “只要摆平了你的仇人,我们就能赎回那些资源是吗?”古争无视闲云道长的不耐,眼神很是凝重。

    闲云道长直视古争的眼睛,表情也认真了起来:“没错,只要你们帮忙摆平了我的仇人,我就把那些资源还给你们!”

    “好!”古争点头,凝重的神情放松了一些:“看来闲云道长的最终目的,就只是摆平仇人!那么,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和无忧长老就算不出手也是可以的吧?”

    闲云道长皱眉:“古掌门这话什么意思?”

    “关于那个仇人,我想闲云道长所说的肯定都是实话!既然如此,我这里有种非常奇妙的药汤,保管你喝了之后能够解决掉你的对手,达成你的最终目的!”

    古争隐隐有种感觉,闲云道长跟他仇人之间的事情,不会像他说得那么简单!反正换做是古争来妙法观寻仇,他绝对不会在撤离的时候,还带着一个掳来的累赘。

    更何况,古争也的确不想卷入这种战斗中去,毕竟他跟闲云道长的仇人,并没有什么仇怨,他也不想被闲云道长当刀来使。

    闲云道长眼睛一亮,略感惊奇道:“竟然有这样的药汤?古掌门如此自信,这让我很好奇,它究竟有着怎样的功效?”

    “我没心情跟道长开玩笑,我所说的汤药可能你没听说过,但它真实存在。这种汤药有着提升速度的功效,所谓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既然闲云道长的对手,以你和无忧长老的实力相加就能对付,那么你只要喝了我的汤药,绝对能够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从而解决掉对手!这一点,我敢保证!”

    古争说得认真,可闲云道长却是把脑袋摇了又摇:“还是算了吧!我觉得跟无忧长老联手,才是最为稳妥的方法,对于这个仇人,我可不想再给他一次生的机会!”

    “既然闲云道长执意如此,那批资源我们就不要了,咱们后会有期。”

    古争变了脸色,起身便要向外走去,闲云道长的态度,让他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有鬼。既然如此,这笔交易真的不做也罢,缺失的草药和药石,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