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1章 运气
    “今天是谁在藏剑峰上?”

    流云子问,神色激动且羡慕。

    藏剑峰会这样的震动,只能说明三把飞剑中的一把,已被人取走了!从有藏剑峰到到现在,四把最好的飞剑,曾在两千多年前被蜀山的先辈取走了一把,而这先辈最终突进入了金仙境,飞升而去。

    截止震动生前,蜀山派的这些太上长老们,都认为剩下的三把飞剑,在末法时代已经不可能被人取走了!因为,它们已随着盛法时代的消失,封闭了自身的灵性,不会再对人有所反应了。

    可是如今,藏剑峰震动,三把飞剑又被人取走了一把,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如何不羡慕!

    “启禀地师祖,藏剑峰上一共有三人,分别是峨眉派掌门古争,紫云宫长老楚晓晨,灵剑宗长老田君豪。”冯长老道。

    “会是谁获得了飞剑呢?”

    寒山子看向流云子和丹阳子。

    “我觉得是紫云宫的楚晓晨,当年的紫云宫,同样也出过一个驯服了三目灵狐的人,她也曾在灵剑区取走了一把飞剑。只可惜,她最终是在跟魔门的大战中剑毁人亡,就连炼精化气的境界都没能进入。”

    流云子说话时一脸惋惜,当年紫云宫的那个人,可是他废了老大的工夫,才将其内劲提纯的。

    “我觉得是古争。”丹阳子道。

    寒山子和流云子相视一眼,都没有问为什么。如今在他们的心中,对于古争的定位,早就有别于一般的修炼者了!所以,丹阳子不给理由,它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你呢?”

    流云子问寒山子。

    “本来我觉得也应该是楚晓晨,可是听了丹阳子的话,没来由的就也觉得可能是古争。”寒山子耸肩道。

    “两位师祖,难道田君豪就没有获得飞剑的可能吗?他曾经也在凡剑区获得过飞剑,并且,我曾听天师祖说过,在几年前的那场正邪之战中,田君豪收获到了一把色泽金黄、手掌长的剑形仙器,天师祖说,那把剑形仙器,对于他日后的灵剑区之行,肯定会有帮助。”冯长老道。

    “会有帮助,不代表一定就能收获飞剑。他的那把剑形仙器是不错,我也曾拿来看过,如果真的极为特别,你觉得会没有人借来一用吗?”流云子似笑非笑道。

    “地师祖说的是。”冯长老恍然道。

    寒山子望向冯长老:“小子,你要不上去看看,看究竟是谁获得了飞剑!”

    对于在乎的事情,寒山子未能免俗,他表现出了一种迫切。

    在藏剑峰的规矩中,就算是太上长老,也不能随意进入凡剑区或者灵剑区。他们跟普通弟子唯一的差别便是,每十五年他们就拥有一次进入灵剑区寻找飞剑的资格,可一旦他们从灵剑区收获到了飞剑,也就会失去了再次进入的资格。不管是灵剑区还是凡剑区的飞剑,每人都只能够拥有一把,这同样也是规矩。

    如今十五年的期限没到,流云子、寒山子和丹阳子,尽管都还没有获得飞剑,可也不能随便踏入灵剑区。不过。冯长老不同,他本身就是被藏剑峰选中的人,他就住在藏剑峰之上,自然也就没有进入的限制。

    “这点耐心都没有?等上一会吧!”

    流云子瞪了寒山子一眼,随即便在盘坐在了一旁。

    寒山子也没再说什么,他和丹阳子也找了块地方坐下,耐心等待了起来。

    至于蜀山派前来的其他人,普通弟子只能是站在藏剑峰下等待,长老们已有几个率先来到了藏剑峰上,其中就包括掌门人秦浩天。

    秦浩天等人看到盘坐的流云子他们,不敢大声喧哗,也不能上前见礼,他们也随便找了一块地方坐下,同样等待了起来。

    收获到了想要的飞剑,古争自然是非常开心。而在飞剑认主之后,对于飞剑的神通,古争自然也已知晓。

    不愧是整个藏剑峰中,最好的三把飞剑之一,这把飞剑的神通,让古争很满意。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古争本以为最好的飞剑,一定是高级仙器,可从器灵那里得知,这把飞剑仍旧是中级仙器。

    “中级仙器也不错,像蜀山的‘灭魔宝鉴’、‘天牌’、‘地坨’、‘一元阵盘’,不也是中级仙器吗?之前在地穴中还有羡慕它们,可现在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中级仙器!”

    在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古争,望着手中的飞剑问道:“器灵,这飞剑上的牙齿是什么灵兽的牙齿啊?”

    飞剑的剑造型奇特,其上有四根不算太长的弯弯牙齿,组成一个类似花苞的形状。

    “这不是灵兽的牙齿,而是雷鬼的牙齿。”器灵道。

    “雷鬼?”古争不解。

    “在你们的传说中,封神时代的雷震子,其实就是雷鬼转世。而你的这把剑,之所以能够成为中级仙器中厉害的存在,跟炼入剑中的这四根雷鬼牙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另外,你可别以为,名字中有鬼,就不是什么上档次的东西,这四根雷鬼牙齿,可是来自四只不同的雷鬼,且它们的级别都已达到了鬼仙之境!”

    听了器灵的解释,古争心中欢喜的同时,轻抚飞剑道:“你也该有个名字,既然你因雷鬼牙齿而不同,就跟我那唐墨一样,取一个简单的名字叫‘雷牙’吧!”

    “恭喜你了,没想到你会比我先获得飞剑,更没想到还是那三把最好的飞剑其中之一。”

    望着古争手中的飞剑,道喜的楚晓晨,目中有着毫不掩饰的羡慕。

    “运气而已,你继续努力,我去看看田君豪的进展怎样。”

    古争不欲多做停留,话音落地便开始下山。

    望着古争的背影,楚晓晨满脸都是不信。

    田君豪以一种很难看的姿势,踩在两块岩石山,以求身体能够保持平稳。他的仙器,那把冯长老口中的金色小剑,正围绕着他所看重的一把飞剑慢慢的飞着。

    田君豪看重的那把飞剑,其上已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这是刚刚找到‘鱼’,还没有‘搭线’成功的表现。

    尽管还没有‘搭线’成功,可比起一般人来说,能让飞剑光,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了。而能让飞剑光,至少是已经有了百分之十五获得飞剑的可能!

    此时的田君豪,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这倒不是他的内劲不足以支撑收获飞剑的这个过程,而是之前藏剑峰的震荡,让他的压力山大!

    田君豪知道震动代表着什么,他在压力山大的同时,心中满满的都是嫉妒。

    “该死的,竟然获得了灵剑区中最好的飞剑,这是要多大的运气才可以啊!”

    最好的飞剑被人获得,田君豪根本就没想过,获得飞剑的人是有十足的把握,他只觉得对方这是踩到了狗屎,所以行了狗屎运。

    “究竟是哪个家伙获得了飞剑了?古争还是楚晓晨呢?不管是你们谁获得了飞剑,好歹我没有像司徒聪那个白痴一样,将规则定的对自身非常不利!看来这次的赌,只能赢一个人了,真是让人遗憾啊!”

    内心感慨的田君豪,并没有现,古争已在此时进入了灵剑区的下层。而古争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来灵剑区的下层,自然是为了算计他。

    当初在藏剑峰的凡剑区,古争算计过快要得到飞剑的司徒聪。而这一次算计田君豪,古争不打算让他现,要不然两个人都是有希望得到飞剑的时候,见到了古争便希望破灭,那就有点可疑了。

    古争在距离田君豪合适的位置停下,悄悄的潜伏在了那里。

    对于田君豪,古争也需要像当初对付司徒聪那样,在他即将得逞的时候,给他一个颠覆性的打击!这并不说古争想要折磨田君豪,而是可以呆在灵剑区的时间,比凡剑区的多了一倍,如果现在就将田君豪的事情搅黄,那么他还有时间去寻找下一把飞剑,所以古争也只能是在关键的时候出手。

    田君豪跟飞剑‘搭线’的过程,走的非常辛苦,能够呆在灵剑区的时间,也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他才终于跟飞剑‘搭线’成功。

    “呼……”

    田君豪长长呼出一口气,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让‘线’变得更粗,直到能把鱼拉上来为止。在这个过程中,古争可以根据飞剑上的光线强度和震动频率,来判断过程的进度,所以也不怕把握不住最佳时机。

    灵剑区的时间只剩下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同样收获到飞剑的楚晓晨,悄悄来到了古争身旁。

    “你在这里干吗?”楚晓晨小声问。

    “还能干吗,咱们都跟他打了赌,自然是来看结果了。”古争道。

    “看结果咱们可以去他那边呀,至于这样藏起来吗?”楚晓晨皱眉。

    “我不是怕打扰了田君豪嘛,你看人家都快成功了,过去让人家分心多不好。”

    古争一脸都是为田君豪着想的样子,声音一顿之后,神色又变得非常认真:“我想要的是一个公平的赌,所以这种落下口实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

    “嘁!鬼才信你!”

    不假思索的一句话出口,楚晓晨自己都有点愣了。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觉得他古争才不会是这样的人。

    没有再理会楚晓晨,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古争将金之力凝成一条‘丝线’,向着田君豪飘去。

    金之力的出现,并未惊动楚晓晨,这种特殊力量,她根本就感应不到。

    一条‘丝线’,就连其它飞剑都没有什么反应,也本不该具有太大的威力。可是,田君豪如今所处的状态很特殊,他是在‘抓鱼’,所以这条‘丝线’将是一个强力的打击!

    金之力到来,田君豪同样没有现,一时兴起的古争,让金之力绕着他的脑袋转了三圈,这才一头扎到了他所看中的那把飞剑上。

    灵剑区的飞剑有灵,这一点并未说错,古争如今所出的金之力中,包含这一丝鄙视和侮辱的意思。

    金之力刚一接触到飞剑,飞剑立刻剧烈抖动了起来,田君豪的脸瞬间就白了,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生,‘鱼儿’脱钩了!

    “混蛋!”

    跳起来的田君豪大骂一声,事情在时间不多的时间起了变数,他已经没有时间再重新寻找一把飞剑了。

    “看来他运气并没有多好,害我白白担心了一场。”

    兴趣缺缺的古争站起身来,径直向着田君豪走去。

    “你这人,刚才表现的还跟不在乎输赢似的。”

    楚晓晨起身跟上古争,心中自然也是乐开了花。

    “还有不足十五分钟,你已来不及再找一把飞剑了。我们两个准备下山了,咱们之前的赌约,你是不是该兑现一下了?”

    来到田君豪的身旁,古争一脸惋惜。

    “都是你们藏在那里起到了不好的影响,飞剑才会受惊断掉了跟我的牵连!”

    田君豪跳了起来,抓狂中的他,倒也没敢对古争和楚晓晨怎样,只是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头。

    以前田君豪还在心中笑司徒聪是个倒霉蛋,竟然输给了古争一个蜀墟的名额。可是如今,他自己却比司徒聪那个倒霉蛋输的更惨!一个蜀墟名额,外加一枚极为珍贵的‘内劲精华丹'。

    “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同样的话,你要是再说第二次,我可就要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了!”楚晓晨冷笑,随即又道:“只问你一句话,之前的赌还算不算数?”

    望了眼表情都很凝重的两人,田君豪狠狠一咬牙:“算!”

    “那就好,关于蜀墟名额的事情,离开灵剑区以后,咱们去见你的掌门蔡晋,将这件事情落实一下。至于那枚‘内劲精华丹’,你现在就可以交付给古掌门了。”

    在楚晓晨的催促中,田君豪以颤抖着手,将‘内劲精华丹’给了古争。

    没有多做停留,古争和楚晓晨离开了,而田君豪则是了疯似的,用剩余的时间,快在藏剑峰上攀爬起来,以求能够有奇迹生。

    古争和楚晓晨走出灵剑区的时候,所受到的强烈关注,完全越了曾在大殿上受到的称赞。那个时候,面对秦浩天的提名称赞,众人的眼光尽管也是看着古争和楚晓晨,可那种目光不纯粹,它饱含着很多东西在里面!而如今众人的目光,几乎全都是羡慕和嫉妒。

    “三把最好的飞剑,果然还是被你得到了其中之一啊!”

    流云子尽管已是化神返虚的境界,可望着古争手中的飞剑,脸上仍旧有着浓浓的羡慕。

    “运气好罢了。”

    在这种时候,古争也只能是这么说了。

    “小子,让我摸摸它吧!”

    流云子一声叹息,失落感也在心头泛起。

    藏剑峰可是蜀山的宝贝,蜀山弟子登上藏剑峰寻找飞剑的机会,比分支门派的弟子要多,而他们这些太上长老,更是每十五年就能够上去一次。可是如今,最好的三把飞剑之一,却被古争这个分支门派的掌门给带走,流云子心中的失落,不亚于嫁了闺女。

    “让我也看看你的飞剑!”

    寒山子也开口了,他向着楚晓晨伸出了手。

    楚晓晨的飞剑尽管没有古争的好,可也是灵剑区上层的飞剑!如果不是古争今天得到了三把最好的飞剑之一,她所得到的这把飞剑,同样也能够引起轰动。

    轻轻抚摸着剑身,流云子和寒山子的眼中,带着无限的留恋。

    两位太上长老分别看过了两把飞剑,然后又将它们传给了一些长老观看。

    可能是两位太上长老的表情过于伤感,整个传看的过程中,竟然不可思的没有出现一声称赞!这都让古争生出了一种感觉,如果此时有哀乐响起,那么这绝对不是在欣赏什么美妙的事物,而是在瞻仰两具遗体。

    片刻之后,众人传看过的两把飞剑,又回到了古争和楚晓晨的手中。

    “希望你们两个,不要辜负了这两把剑对你们的选择!”

    没有多说什么,丢下一句话的流云子和寒山子,御剑而起,瞬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恭喜了古掌门,有了这把飞剑,你的实力必将会提升不少啊!”

    两位太上长老走后,冯长老率先对古争出恭贺。

    “是啊,恭喜古掌门了!”

    “古掌门真是不简单,在藏剑峰的历史中,能够分别从凡剑区和灵剑区获得飞剑的人,加上你也不过才四位。”

    “恭喜晓晨长老了,这刚有三目灵狐没多久,又有了灵剑区上层的飞剑,估计要不了多久,太上长老们就会对你的内劲进行提纯了。”

    “恭喜晓晨长老,你快要成为我们蜀山一脉的第六位修仙者了!”

    “恭喜晓晨长老……”

    面对众人的恭贺,楚晓晨难得摆出笑脸,可当灵剑宗宗主蔡晋对她进行恭贺的时候,却被她抬手打断了。

    “蔡宗主就不要恭贺我了,有件事情要先跟你说一下。”

    楚晓晨将田君豪跟她和古争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而随着她的讲述,蔡晋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听完了楚晓晨的讲述,蔡晋并没有大骂田君豪,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怒气,他只是郑重的望着楚晓晨。

    “晓晨长老放心,田君豪跟你打赌的事情我已知晓,如果这次他真的没有收获到飞剑,那么下一次的蜀墟开启,灵剑宗会让出一个名额给紫云宫。”蔡晋道。

    楚晓晨点头道:“好,有蔡宗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内劲精华丹,现在已在古掌门那里了?”

    蔡晋望向古争,而古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古掌门啊,你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刮目相看,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吃惊!”

    蔡晋眯着眼睛,说话的时候凝视着古争,似乎是要将他看穿一样。

    “吃惊吗?吃惊就对了!其实我能有今天的收获,就连我自己也都很吃惊!”古争淡淡一句。

    “掌门!”

    极为难受的呼唤传来,哭丧着一张脸的田君豪,也从灵剑区下来了。

    一见田君豪双手空空,蔡晋立刻便是一声叹息:“无须自责田长老,我知道你尽力了。”

    没有心情再跟别人多说什么,蔡晋带着田君豪,离开了藏剑峰。

    望着蔡晋和田君豪萧瑟的身影,古争心中很是感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个在排名盛会上稳坐第一的门派,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蜀墟中没带回多少资源、五层境界的修炼者死了三个、初级仙器丢了四件、被罚了下届的蜀墟名额两个,今天又输了一枚珍贵的内劲精华丹和一个蜀墟名额,这样的打击不可谓是不重!

    不过,感慨归感慨,古争倒也觉得这种兴衰交替很正常。要不然峨眉怎么会从当初分支排名的第一,掉到了分支排名的最末!这其中倒霉的事情,比起如今的灵剑宗,可是一点都没少生。好在,峨眉的霉运期过了,有了古争这个掌门,这个门派的变化,也必将是惊人的。

    下午,蜀山大长老丹阳子去找了古争。

    丹阳子找古争,不是关于飞剑的事情,而是关于食修的事情。

    古争会的食修,蜀山方面都有配料表,他们也都按照配料表上所需的东西进行了准备。不过,配料表要求的某些食材,蜀山方面尽管底蕴深厚,可仍旧是不具备的,毕竟那些东西要求的很偏。比如说,制作铁甲食修的主料,风食修的主料等。

    蜀山方面也知道,食修不是炼丹,并不需要特定的某一种材料,假如所需要的材料有所缺失,也可以使用品级相同、功效或者特性差不多的材料来代替。可知道归知道,对于品级的鉴定,乃至符合不符合替代的要求,这一点仍旧是古争说了算。

    丹阳子这次来,就是带着一堆被选为代替的材料,让古争看看有哪些合适。

    不管是蜀山已经备齐的材料,还是这次由丹阳子带来的材料,十之都是药材,毕竟他们跟古争不同,在知道食修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某些食材,在制作食修的时候,竟然有着跟药材同样的作用!这让丹阳子等蜀山高层很是感慨,要是早点知道食修之法,就不会浪费掉很多东西了。

    古争同样也很感慨,蜀山用来做食修的这些药材中,有不少都是好东西,并且还是他所不具备的!而用这些东西用来做下品食修,还真是有点浪费。

    不过,换个角度想一想,古争心中也就平衡了。反正只要明天对着蜀山的人做了食修,以后蜀山的人再想请他做食修,他就能狠狠的黑上一笔了。

    丹阳子并未在古争这里停留太久,古争选出了替代材料之后,他就匆匆的回去忙活了。

    古争停留在蜀山的第三天。

    一大早,大长老丹阳子便来到了古争的住处,他要带古争去做食修。

    古争制作食修的地点,玄奇子将它定在了自己的洞府中!这无疑也是在向古争传达着一种信息,对于保密的事情,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开启一扇刻有仙阵的石门,古争走进了洞府中那条长长的通道。

    “可惜现在是末法时代,要不然这个洞府中,绝对会是仙元十足啊!”

    尽管如今的空气中没有了仙元,可环境还是有‘世俗之地’和‘灵秀之地’的区别。玄奇子的这个洞府,开在整座蜀山中灵秀之气最浓郁的地方,而这样的地方在盛法时代,就算是不用什么能够用来凝聚仙元的法阵,自身所能够吸引来的仙元,就已经是非常充沛的了。

    “当然了,这是蜀山最好的洞府,也只有修为最高的太上长老才能在此地修炼。尽管如今是末法时代,这座洞府也没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可能够进入这座洞府的人,整个蜀山派也就那么几个!天师祖选在这里让你做食修,也是想表达他对你的重视啊!”丹阳子道。

    古争点头一笑:“这点我知道!不过,还是多谢大长老的提醒了。”

    在通道中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丹阳子带着古争来到了洞府中的一间石室,而蜀山的太上长老们,也都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一番寒暄自是必不可免,之后便进入的正题。

    古争今天要做的第一种食修是风食修。

    ‘一种跟度有关,且食材品级达到中等的主料一种,外加两种跟度有关的辅料,三种跟主料不冲突的辅料。’这是风食修真正的配料表,然而在古争‘编织’的配料表中,所需主料唯一的变动是量变,这个量变提高了一倍!也就是说,用现在的主料去做风食修,其实能够做两份。至于另外的五种辅料,变为了八种,所需的数量更是提升了三倍!

    对于风食修,古争‘编造’的配料表比较狠!因此,当看到古争第一个要做风食修的时候,从‘面壁思过’中提前出来的寒松子,眉头都不由得皱了皱。

    风食修所用的主料,是一只化形灵禽的内丹,来自于寒松子的珍藏。让他拿出这样的珍藏,验证古争的风食修,寒松子其实是非常的不舍,毕竟用这样的内丹,他炼丹所能获得的收益更大!但风食修不做也不行,不做就不知道古争有没有‘偷工减料’,所以这完全是得不偿失的一次尝试。

    其实不光寒松子心疼,古争也很心疼,拿这些食材来做下品的风食修,真的是太浪费了,他有心想要停下来,可为了圆那一个又一个的谎,他又不能选择停下。

    古争已经处理好了一部分食材,当他要用雷牙剑将内丹斩开,进行深加工的时候,一直都在心疼的寒松子,终是忍不住开口了。

    “且慢!”寒松子阻止了古争,继而看向玄奇子和流云子:“两位老祖,除了增元食修之外,其余的几种食修,能不能不做了?”

    听了寒松子的话,玄奇子脸上露出微笑,流云子、寒山子和丹阳子,也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寒松子所说。

    “为何?”玄奇子明知故问。

    “古争现如今还不是修仙者,他只能做下品的食修。咱们今天验证的人,可都已经是修仙者了,别说是下品食修,就算是中品食修对咱们的影响都不会太大。咱们真的有必要,单纯是为了一个验证,就做这种得不偿失的尝试吗?更何况,我想咱们大家,其实都已经完全相信了古掌门,既然如此,就真没必要做除增元食修之外的几种食修了。”

    寒松子说得很真诚,可这真诚是给古争看得,事到如今他已不能明着表现出不信,该给古争的面子,他也一定要给。再或者说,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他即便仍旧不相信古争,可也已经妥协在了得不偿失上,而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同样如此!

    至于寒松子提到古争是修仙者,那是因为在古争的‘编造’中,中品食修只有具备了仙力才能做出来。

    “你们几个的意见呢?”

    玄奇子又问向了流云子等人。

    “我们几个也是这个意思。”

    流云子带头做出了回答,他们几个人同样也妥协在了得不偿失上,毕竟这些做食修的材料中,也有他们的收藏。

    “如果你们都选择这样,以后可不能再提出什么质疑的话了,毕竟我答应了小争子什么事情,这你们也都知道。”玄奇子转头望向古争:“小争子,你有什么意见吗?”

    “回太上长老,晚辈同样觉得现在做另外几种食修不划算,所以最初的时候,也是只打算做增元食修。不过,之前晚辈也已经跟太上长老说过,当面对人做食修,只会破例一次,不会再有下次了!至于究竟该怎么做,还是看太上长老您了。”

    蜀山方面关键时刻的改变,倒也不算出乎古争的预料,毕竟他要的挺狠,寒松子所说的那些话,也的确都是实情。

    不过,生这样的事情,古争倒也平淡,反正做与不做,这次他都不能黑人家的资源。至于说做了之后,所能得到的百分之五报酬,以他如今的身家,还真没太看在眼里。

    并且,蜀山只是现在不做,可不代表以后不做!中品食修对他们的吸引不大,可上品食修呢?毕竟在古争的‘编织’中,他的修为进入炼精化气,就能够做出上品食修了。到了那时候,黑一次蜀山是我资源,可就是实打实的吃上一口了!

    “这个是自然,破例仅有一次,这也是咱们的约定!之前之所以会说,让你做除增元食修之外的其它食修,就是想让人信任。如今,最不相信的寒松子都相信你了,也就真没必要再做其它的那些食修了。”

    玄奇子笑了,背锅的寒松子自然也跟着笑了,一时之间,石室中笑声一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