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0章 飞剑认主
    “我还欠冯长老一顿饭,我要先把这个承诺给兑现了。”

    古争没想到他一脸冷淡,楚晓晨还是追问了,这让他也只能是这么说了。反正昨晚在落幕宴上,冯长老也的确有说过,在古争离开蜀山之前,想再吃一次他做的美味。

    “既然是这样,我就也去蹭一顿了好了,你不会不答应吧?”

    楚晓晨眼睛一亮,昨晚古争做的一菜一汤,滋味似乎仍旧萦绕口中。

    “我不答应!”

    古争皱眉,直接拒绝。

    “为什么?”楚晓晨再问。

    “昨晚给那么多人做吃的,我已经很累了。再加上我这人比较懒,你过去蹭吃,我还要多做一人的份!”

    古争本以为他这么说,楚晓晨肯定会生气,然后就放弃蹭吃的打算。反正修炼者的口腹之欲都不强,一顿美味又不是仙丹,不吃也罢!更何况,都被人这样明着拒绝了,要点脸的人,也都不会再说什么了。

    “你、”

    楚晓晨的确有些生气,可她的反应,却是出乎了古争的预料。

    “你以为你不让我吃,我就吃不到了吗?我去找冯长老、我去他那里做客,我就不信他吃你做的美味,让我吃别的东西!”楚晓晨说完,转身就走。

    头大的古争赶紧开口:“回来吧,让你吃就是了!”

    古争不得不做出妥协,楚晓晨当初在地穴中对他的热乎,这是无法‘编织’的事实。然而这才出了地穴两天,他却饭都不想给楚晓晨做,弄得楚晓晨要到冯长老那里蹭吃,这将是信息量很大的一件事情!古争这边才刚刚取得蜀山方面的信任,他是真不想再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哼!”

    楚晓晨冷哼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

    “走吧!”

    心中一声叹息的古争,起身向门外走去。

    “这女人怎么这么讨厌?”器灵的声音响起。

    “我也想知道。”古争郁闷道。

    “按理说,对她‘编织’了记忆,她该不会如此才对,这跟她本来的风格可不像,她本来可是一个很冷傲的人。”器灵的声音颇为疑惑。

    “会变成这个样子,细想一下也不是多奇怪,毕竟人的感情、思维之类的东西,其实非常的复杂。我尽管‘编织’了她的记忆,可她究竟会怎样,这是属于‘编织’后的衍生,不是我所能够控制的。”古争苦笑。

    跟楚晓晨离开之后,古争先去了一趟林长老那里,告诉他峨眉放弃了这次的纳贡竞争名额,然后又跟楚晓晨一起来到了藏剑峰。

    古争和冯长老,昨晚在落幕宴上已经见过,自然也就少了很多客套话。

    只不过,冯长老看到古争是和楚晓晨一同过来的时候,眉头还是不可察觉的皱了皱。

    没有在藏剑峰上多做停留,冯长老交代了他的弟子一下,便立刻带着两人,前往了他的住处。

    一番闲聊之后,冯长老找了个由头,将古争叫到了外面。

    “小子,你跟这楚晓晨是怎么回事?”冯长老问道。

    “没怎么回事,碰巧遇到就一起过来了。”古争道。

    “你们在蜀墟中是怎么回事?”冯长老又问。

    古争答:“蜀墟中我有恩于她,所以她对我略显不同罢了。”

    “那你跟我那宝贝徒弟又是怎么回事?你似乎是伤了她的心啊!”冯长老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冯长老年轻的时候喜欢秦晚霞,而秦晚霞又是洛潇的外婆,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冯长老才在秦晚霞的拜托下,收了洛潇这个徒弟。

    进入蜀墟前,冯长老倒是没发现洛潇有什么异常,可蜀墟中发生的事情,寒松子通过对洛潇‘引言’已经知晓,且作为蜀山的重要人物,冯长老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冯长老,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你应该也知道,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古争的话都没说完,便被冯长老打断:“这种事情,哪有什么谁错谁对?小子,我一向都挺看好你,众弟子中我也就宠洛潇这丫头,你真的不喜欢她,不想跟她结道侣吗?”

    古争摇头:“我的心没在这种事情上面,希望冯长老能够理解。并且,洛潇现在肯定已经对我死心,这种当事人都死了心的事情,还是由她去吧!”

    解释是给过了,可古争也觉得,本来交情还算不错的冯长老,怕是要因为洛潇这件事情而疏远了。可他没曾想,听了他的解释,冯长老竟然哈哈一笑。

    “小子,其实我的想法跟你一样,这种事情潇儿既然都死心了,那就由她去吧,这样对你们两个也都好!可是晚霞不愿意,她认为感情是能够慢慢培养的,所以借我之口来看看你的态度。毕竟,你小子现在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跟你结亲还是非常有好处的!”

    冯长老拍了拍古争的肩膀,眼睛一眨一眨的样子,看得古争是哭笑不得。

    没有在外面停留太久,古争回去之后,便开始着手准备今天的午饭。

    今天的午饭人少,只有古争、冯长老和楚晓晨三个,古争便决定来个四菜一汤。而所用的食材,也都是来自蜀墟中的特产,至于说主食大米,则是由冯长老来提供。

    昨天的晚宴,让古争见识了蜀山在食材方面的底蕴,就比如冯长老如今提供的大米,这都是普通级别的食材。

    “看来给蜀山的人做食修,一些我本来不具备的食材,可以让他们用来当做可折算的资源了。”

    古争笑在了心里,同时也想起了当初进入蜀墟深处的时候,他曾说过的‘狼来了’。看来在蜀墟深处做了狼,在外面的世界,也同样可以做狼。

    今天做菜跟昨晚一样,同样没有人用神念来探查。不过,古争今天用到了仙术,反正冯长老也看不出,用仙术来做,也能够少花点时间。

    一会工夫后,房中饭菜飘香,至于说饭菜的味道怎样,冯长老和楚晓晨吃的都是胃口大开,赞不绝口。期间,冯长老更是拿出了他珍藏的佳酿,三人举杯共饮了几次。

    尽管冯长老的佳酿,不如古争酿造的仙酒,可也比昨天落幕宴上的酒要好一些。因此,古争也发现了楚晓晨的一个嗜好,她竟然有些贪杯。

    “到底是小锅饭,质量就是比昨晚的好!”

    酒足饭饱之后,楚晓晨很是感慨。

    “来,晓晨长老,咱们再喝一杯!”

    冯长老已经有些微醺,今天楚晓晨来者不拒的碰杯姿态,让他如同找到了知音一般。

    “不喝了,等下我还要去灵剑区,今天就多谢冯长老的招待了。明天我们紫云宫就要离开蜀山了,以后有时间再来蜀山,我一定会给冯长老带一些紫云宫珍藏的佳酿。”楚晓晨道。

    “紫云宫的‘桃花酿’味道不错,不过也至少要三十年起的陈酿才可以。到时候晓晨长老如果给我带‘桃花酿’,年份可一定不能低于五十年啊!”冯长老大笑。

    “放心吧,也不用等我再来蜀山了,我回到紫云宫后,立刻就会差人给你送一瓶百年的佳酿过来!”楚晓晨认真道。

    “这感情好!”冯长老大笑。

    “冯长老,既然事情已经说定,我现在就想去灵剑区碰碰运气。”

    楚晓晨说的‘我’,而不是‘我们’,之前古争的拒绝,让她也就没有再对古争发出邀请。

    “等一下!”

    楚晓晨提到藏剑峰,冯长老的酒似乎一下子就醒了:“小子,奖励给你的那个藏剑峰名额,也是你本人要用的吧?你难道不要一起去灵剑区?”

    “一起啊!”

    既然冯长老问了,古争就算有些不情愿,可一时也没有太好的拒绝理由。

    藏剑峰共分为两部分,下面的一部分为凡剑区,上面的一部分为灵剑区。

    灵剑区跟凡剑区不同,灵剑区中飞剑都是仙器,且都是真正意义上,能够择主的那种。也正因如此,即便是修仙者,也都极少有人能够获得灵剑区中的飞剑。

    随着冯长老来到灵剑区,古争等人看到,灵剑宗的田君豪竟然也在这里。

    田君豪是排名盛会上,灵剑宗派出的三人之一。只不过,当时没有人挑战灵剑宗,古争也就没有见过这个田君豪出手。

    排名盛会第一的门派,同样有个进入藏剑峰灵剑区的名额奖励。不过这个名额,需要从当时的三个参赛者中选出,而田君豪会出现在这里,目的可想而知了。

    “见过冯长老。”

    一看冯长老来了,原本正在跟冯长老徒弟说着什么的田君豪,立刻冲冯长老行礼。

    “嗯。”冯长老点头:“这次灵剑宗的名额,落在了你身上是吧?”

    “是的!”田君豪恭敬作答。

    先到的田君豪,之所以还没有进入灵剑区,可不是在等着古争和楚晓晨,他只是在等待冯长老,毕竟冯长老的徒弟只是负责看护,并没有开启灵剑区的本事。

    “既然如此,现在我来开放灵剑区,你们三个一同进入。”

    冯长老说完,来到了岩壁下一个类似于神龛的雕刻前。

    将手插入‘神龛’之中,冯长老不再有任何举动,只是闭着眼睛如同在感应着什么一般。

    片刻之后,原本萦绕在前方的浓重雾气散去,众人的视线也随之开阔。

    只见,原本脚下的路,在雾气散开的地方消失,只剩下了陡峭的山岩,以及零星插在上面的飞剑。

    “过去吧,一个小时后,准时回到这里,要不然后果自负。”

    冯长老话音落地,古争三人依次进入了灵剑区。

    “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也会在这个中午来到灵剑区,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啊!”

    抓住山岩攀爬的田君豪,怪声怪气的开口了。

    峨眉跟灵剑宗,如今已算是有了仇怨,再怎么说,古争救治洛潇和制作火灵食修,都是宰了灵剑宗一笔。至于田君豪在阴阳怪气的时候,连带着捎上楚晓晨,那是他们怀疑,古争和楚晓晨,不会连韩毅他们的尸首都没有看到。

    “专心攀岩吧,别让岩石刮花了你的那张老脸。”

    古争冷笑,田君豪其实并没有那么老,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五十来岁的样子。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楚晓晨冷冷一句。

    田君豪笑了:“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关系,就连说话的语调都很像!”

    “你是想在灵剑区跟我切磋吗?”

    楚晓晨已经生气,说话的语调更加冰冷。

    “切磋,你以为我傻啊?你现在是有三目灵狐的大能了,我怎么会是你的对手!”

    “不敢切磋就给我闭嘴,我不想听你废话,要是再废话,我会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呵。”田君豪冷笑,转而看向古争:“古掌门,你之前在凡剑区收获到了一把飞剑,碰巧我也曾在凡剑区收获过一把飞剑。如今,咱们又共同出现在了灵剑区,你有没有兴趣跟我赌一把呢?”

    “你想怎么赌?”

    田君豪竟然在灵剑区,有了想赌一把的念头,这让古争瞬间觉得,他其实还挺可爱。

    “就赌咱们今天谁会获得飞剑如何?”

    古争有要赌的兴致,这让田君豪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异常。

    “曾经在凡剑区,司徒家的司徒聪跟我打赌,结果输掉了一个进入蜀墟的名额。我这人一向运气很好,再加上有司徒聪的这个前车之鉴,你当真要跟我打个获得飞剑的赌吗?”古争‘善意’提醒道。

    “古掌门运气是不错,可我的运气一向也不差,有赌未为输嘛!古掌门敢不敢来一把呢?”田君豪笑道。

    “好一个有赌未为输,不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赌?”古争也笑了。

    “我承认,我没有司徒聪的那份自信,赌的规则也跟他略有不同。咱们谁获得了飞剑,就算是谁赢。假如都没获得飞剑,自然也就没有输赢。假如都获得了飞剑,同样也没有输赢,这个不论先后得到的时间。”

    田君豪很谨慎,尽管他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收获到飞剑,可有司徒聪的先例在那里,他也不敢太过托大,所以制定的规则相当保守。

    “这规则不错,至少输的可能性会小一些,我并没有什么意见。赌注呢?赌注又是什么?”

    面对古争的询问,田君豪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一颗朱红色,丹香四溢的丹药。

    “这便是我的赌注,古掌门可认识此丹吗?”

    田君豪得意洋洋,把丹药递给了古争,让其查看。

    “这丹药对你没用,可对别人来说却是个宝贝,你们管它叫做‘内劲精华丹’,其作用跟‘纯净丹’一样,都是能够将修炼者内劲提纯的丹药。”器灵给出了鉴定结果。

    “对了器灵,我突然想起个疑问,你是由餮仙大人创造,你本来所在的环境,可是个仙力充沛的世界,那么你怎么会有‘纯净丹’的丹方呢?’古争问道。

    “古争,有件事情我要先纠正下你的口误。存在于空气中适合修炼的气体,其名叫做仙元。通过呼吸吐纳吸收仙元,化为己用凝聚在丹田中的,才能称之为仙力。”

    “修炼内劲的方法,其实并非末法时代的人所创造。”

    “修炼一途,有不少人创造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修炼方法,这就跟你们这里的人搞研究一样,为的就是在某一方面有所突破。”

    “修炼内劲的方法,盛法时代就已经有了,只不过它不适合大多数人用,只适合在炼精化气之前,不能够正常吸收仙元的特殊人群。至于‘纯净丹’的丹方,就是这么一群人弄出来的。

    听了器灵的解释,古争开口道:“田君豪,不错啊你,竟然能弄到这样的‘内劲精华丹’,这可是价值不菲的丹药啊!”

    “你竟然有这样的丹药!”

    一听古争说田君豪的丹药是‘内劲精华丹’,一旁的楚晓晨都不禁为之动容。

    楚晓晨的内劲同样也没经过提纯,如果换了以前,这也是她的心病。不过现在不同了,拥有了三目灵狐,她的身份在蜀山一脉中可是直线上升,蜀山的太上长老们,也肯定会在合适的时间帮她提纯内劲。可是,‘内劲精华丹’这种丹药,有谁会嫌多呢?

    面对楚晓晨的惊呼,田君豪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也算是报了之前被她‘欺压’的仇。

    “古掌门既然知道这丹药为何物,自然也就明白它的价值,你想用什么来作为赌注呢?”田君豪问。

    “我似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蜀墟中带回来的那点资源,还不够门中弟子消耗,峨眉穷啊!”古争苦着脸道。

    田君豪白了古争一眼,明显是不相信他的话。

    “要不这样,你就拿下次蜀墟的一个名额做赌注怎样?”田君豪诱惑道。

    “你的如意算盘打的真不错,一个蜀墟名额所能获得的资源,可能没有一枚‘内劲精华丹’来得珍贵,可它能让很多人都使用!而一枚‘内劲精华丹’,可以使用的人却只有一个。”古争声音一顿:“要不然这样吧,如果我输了,下次蜀墟你们灵剑宗所需的纳贡,由我峨眉派来出怎样?”古争并不想表现的太有把握。

    田君豪想了想道:“古掌门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下次蜀墟开启,我们灵剑宗已经被罚了两个蜀墟名额,就算仍旧取得排名盛会的第一名,也仅仅只有三个名额罢了。”

    古争苦着脸道:“还是那句话,峨眉穷啊!这次在蜀墟中,我们进去的人是不少,可资源并没有多少收获!我刚才的提议,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最为合适的了。”

    田君豪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那好吧!既然如此,咱们这赌约就算是成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古争郑重道。

    “田君豪,我也想跟你赌一把!”

    让古争比较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楚晓晨竟然也想参赌。

    古争有心想要提醒她一下,田君豪对于这次获得飞剑,应该是把握很大。但一看楚晓晨信心满满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吭声。

    “也像我和古掌门这样赌吗?”田君豪惊讶道。

    “是的。规则一样,只不过你还能拿出什么像样的赌注吗?”楚晓晨问。

    “赌一个蜀墟名额怎样?”

    血魂事件让灵剑宗被罚了两个蜀墟名额,这让身为灵剑宗长老的田君豪,实在是难以释怀。

    “行啊,就一个蜀墟名额!”

    楚晓晨根本就没有犹豫,答应后跟田君豪击掌为誓。

    “两位,咱们就此别过,这一次的赌,就看谁输谁赢了!”

    田君豪冲两人笑了笑,像只猴子一样攀爬在悬崖峭壁上,一会的工夫便消失在古争和楚晓晨的视线里。

    “看他前往的方向,算是灵剑区的下层,应该是想要舍难取易了!你又有什么打算呢?”楚晓晨问道。

    灵剑区被修炼者们细分为上中下三层,三层中飞剑的品质有高低之别,获得的难度也有大小之分。

    “既然来了,肯定要去上层啊!有缘的话,一分钟就能得到飞剑,无缘的话,一个小时也是白搭。”古争道。

    “我也想去上层看看,咱们走吧!”

    楚晓晨话音落地,立刻行动了起来。

    上中下三层的飞剑数量也不一样,下层的飞剑有九十九把,中层的有五十五把,上层的只有二十四把。这些只是最初灵剑区飞剑的数量,经过岁月的流逝,各层中的飞剑数量都有减少,上层只剩下了二十把,中层只剩下了四十六把,下层还剩下七十七把。

    只是片刻的工夫,古争和楚晓晨已经来到了藏剑峰的峰顶。

    二十把飞剑零星的插在岩石之中,每一把看起来都是锈迹斑斑,透着一股腐朽和破败的味道。

    不过,古争和楚晓晨都知道,腐朽和破败都只是外表,一旦这些尘封的飞剑找到主人,它们便会褪去外表的铅华,变得锋芒毕露。

    表面上,古争如同观景一般,穿梭于二十把飞剑之间,其实他更多注意力是放在楚晓晨的身上,他想知道楚晓晨为什么会那么自信的跟田君豪打赌。

    不管是凡剑区的飞剑,还是灵剑区的飞剑,想要获得都非常的具有难度。

    凡剑区的飞剑,想要获得的难度,如果定义为百分之九十,那么灵剑区的仙剑,想要获得的难度,便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凡剑区的飞剑,只要拥有仙力,可以说就能轻松获得。哪怕没有仙力,也没有司徒聪当初那种变动过的御剑之术,也仍旧可以通过内劲来获得。只不过,想要通过内劲来获得的概率极低,需要一些特殊的巧合。

    灵剑区的飞剑能够择主,能不能获得它是剑选人,而并非是人选剑!这个跟修为的高低,或许有说不清楚的关系,但影响真的不大。哪怕是化神返虚境界的修仙者,也十有会在这里空手而归。

    按照先辈们所谓的技巧,有神念的放出神念去触碰飞剑,没有神念的,如果修炼有御剑之术,也可以通过御剑之术去触碰,可如果什么都没有,那就只能静坐着看运气了。

    二十把飞剑看过之后,楚晓晨又回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把飞剑跟前,如同是进行了货比三家一般。

    “古争,你跟田君豪打赌,该不会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吧?”楚晓晨开口道。

    古争摇头:“没有,这种事情有什么把握?完全就是碰碰运气罢了。”

    “不管你是真有把握,亦或者是没有,我可以告诉你,我有把握!这次灵剑区之行,飞剑我是势在必得!”楚晓晨自信道。

    “那我就先恭喜你了!”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喃喃自语:“灵剑区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收获到飞剑了,看来这次蜀山又要为之热议了。”

    看古争似乎没有什么跟她聊天的兴致,楚晓晨兴趣缺缺道:“希望你也能收获到飞剑,我要开始了!”

    楚晓晨话音落地,在她皓腕处的印记上光芒一闪,三目灵狐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啾啾。”

    先是跟楚晓晨亲昵了一番,三目灵狐冲着老熟人古争打起了招呼。

    古争冲三目灵狐微微一笑,心中也是颇多感慨。

    最初见到三目灵狐的时候,它还只是一只幼崽。地穴中再次见到的时候,它已经认主楚晓晨,且在楚晓晨的帮助下,提前进入了成长期!可那个时候,它跟楚晓晨之间的‘契合度’,还未达到一定的标准。而这次相见,它跟楚晓晨之间的‘契合度’已经很高了,已经可以化为印记,时时刻刻的跟着楚晓晨了。

    三目灵狐出现后,楚晓晨立刻盘膝而坐,一手掐诀,另一只手以剑指,指向了她所选中的那把飞剑。

    三目灵狐绕着楚晓晨选中的飞剑转了三圈,张嘴向着飞剑喷出寒雾。

    三目灵狐喷出的寒雾,诡异的被飞剑所吸收,而吸收了寒雾的飞剑,似乎有光芒从斑驳的锈迹下透出。

    三目灵狐有间隔性的喷吐着寒雾,楚晓晨的指诀,也跟着它的喷吐不断变化,飞剑锈迹下露出的光芒,也在微弱的增加着亮度。

    “原来她是通过三目灵狐来获得飞剑,这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不再去关注楚晓晨,古争来到了他所看重的飞剑旁边。

    上层的二十把飞剑,尽管是零星分布,可如果从空中俯瞰,能够看出它实则是呈现为圆形。

    上层的飞剑原本有二十四把,其中的二十把构成了圆形,另外的四把则是在圆形中心,呈十字分部。如今构成圆形的飞剑,已经少了三把,构成十字的飞剑则是少了一把。

    楚晓晨看中的飞剑是构成圆形的部分,古争所看重的飞剑,则是构成十字的部分。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构成十字的飞剑,为灵剑区最好的飞剑。只不过,最好的飞剑,获得难度也是最大,

    如今最好的飞剑还剩下三把,它们具体都有什么神通,这一点没有人知晓。

    古争自信他今天能在灵剑区中收获到飞剑,可究竟能不能收获到最好的三把飞剑之一,这一点他并不确定。

    站在三把飞剑的中间,古争施展了控金诀。

    五行仙术中,控金诀得到的最晚,按照器灵的说法,高级控金是五行仙术中威力最大的!可惜,古争现在的控金诀还只是中级。但是,中级的控金诀已不差,如今的古争对于金属,拥有着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

    跟另外四种五行仙术不同,控金诀确实让古争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改变,对金属产生了一种‘亲和力’,而这种特殊的力量,古争叫它‘金之力’。至于另外的四种五行仙术,对其所对应的火、水、土、木,更多的是一种驾驭的力量,而两种力量相比之下,哪种更加高端,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打个不太确切的比方,就好比针对一头灵兽,驾驭的力量只是驯服,而‘亲和力’则是让其认主。

    古争的控金诀刚一施展,组成圆圈的二十三把飞剑中,有两把发出了微微震动。

    “咦?”

    正在收服选中飞剑的楚晓晨,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飞剑会发出震动,这就说明它们有了自动飞出的迹象!不过,这个迹象是有谁引发,现在还说不准。

    “同时两把飞剑有了震动,还不算我选中的这把!难道许多年没有人带出飞剑的灵剑区,这次要有三把飞剑被带走吗?如果是这样,这可真是让人震惊的一件事!”楚晓晨喃喃道。

    刚一施展控金诀,便有两把飞剑发出了震动,别说楚晓晨惊讶,就算是古争也是一样的惊讶!他本以为,至少控金诀要施展一会,才会有飞剑有反应,可哪曾想会是这个样子。

    不敢让异样再持续下去,古争赶紧运转控金诀,将原本就只是笼罩在三把飞剑上的金之力,一直缩小到了让其它飞剑不受影响的地步。而这个缩小,只是覆盖面积的缩小,是金之力的一种浓缩。

    被古争浓缩的金之力,如今就在三把飞剑的中间,它随着古争控金诀的运转,从缺到盈,从盈又到缺。

    十分钟后,古争面前的三把飞剑,仍旧没有一点动静。而从之前两把飞剑震动之后,便闭着眼睛的楚晓晨,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

    被楚晓晨看上的那把剑,如今已有更多的光亮从锈迹之中透出,就算是在大白天的藏剑峰顶上,其所透出的那些光亮,也都显得非常明显。从整体上看,楚晓晨看重的这把飞剑,就如同是一个被锈迹包裹的发光体,那种周身都有细微光线射出的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绚丽。

    “呼……”

    楚晓晨长出一口气,她跟三目灵狐之前所做的一切,说白了就是在跟飞剑‘搭线’。

    ‘搭线’的过程,外表看起来并未什么特别,可实际上并不简单,那就如同是一个凡人,想要徒手抓住河里的一条小鱼。如果在抓的过程中,让这条小鱼跑掉了,‘线’就算是彻底断掉了,那么楚晓晨就白费功夫,她所看上的这把剑,已经不可能再被她所拥有了。

    如今,楚晓晨已抓住了鱼,搭上了‘线’,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很多了,她只需要让这条‘线’越变越粗,直到能把鱼拉上来为止。而在这一过程中,鱼是很温顺的,尽管仍有‘脱钩’的可能,但比起之前抓鱼,可就要稳妥很多了。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灵剑区时间过去四十分钟后,我就能得到这把飞剑。”

    楚晓晨的嘴角难得出现笑意,她的目光也终于从飞剑上移开,落到了远处古争的身上。

    “他竟然盘坐在那三把飞剑中间,难道他想要那三把飞剑?”

    楚晓晨睁大了眼睛,古争所选择的目标,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觉得古争就是在浪费时间。

    “哎,希望你不是真的在浪费时间吧!”

    楚晓晨一声叹息,正准备再次闭目的她,眼睛却又睁到了比之前更大的程度。

    虽然距离的挺远,可楚晓晨仍旧能够看到,三把飞剑中的一把,竟然在这时候抖动了起来。而会抖动,就代表着有戏!

    “我的天呐!”

    楚晓晨变大的已不止是双眼,她连嘴巴都张大了。

    原本只是轻微抖动的飞剑,其中竟然也有了光芒射出,并且在眨眼的时间内,从其中射出光芒的数量和亮度,已经超越了她所看重的那把飞剑!

    但是,震撼远没有到此结束,飞剑上光芒越来越多,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楚晓晨甚至都听到了其上锈迹开裂的声响。

    “锵!”

    整个异变的过程一分钟都不到,插在石缝中的飞剑,在一声清脆的响声后,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了古争的手中。

    古争一抖手,原本飞剑上的锈迹全部脱落,其上光芒闪耀的同时,发出了一声龙吟般的剑鸣!

    掐破指尖,古争将血滴在了飞剑的剑镡之上。

    鲜红的血液刚一落在剑镡,便立刻消失无踪,而在剑镡之上,却是多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印记。

    飞剑被古争认主,整个藏剑峰都微微震荡了起来,三把最好的飞剑,又被人取走了一把!

    对于藏剑峰的持续震动,蜀山派的人自然知道它代表的是什么,一时间,不少人都向着藏剑峰奔去。

    此时此刻的古争,一动念让飞剑上的光芒内敛,然后他随手向着远处的一块巨石,劈出了一道内劲。

    没有巨大的声响发出,巨石犹如遭到切割了一般,被整齐的一分为二。

    “爽!”

    古争眉头一扬,说出了一个字。这样的距离,如果是拿着唐墨,释放出相同的内劲,尽管也能够将巨石劈开,可绝对达不到这种如同切割一般的效果!而这种效果也已说明,同样的内劲,飞剑的破坏力比唐墨更大。

    前往藏剑峰的那些人,最先到达的自然是御剑飞行的太上长老,他们没有直接前往藏剑峰顶,而是来到了灵剑区的迷雾外面。

    “见过两位太上长老,见过大长老!”

    负责看护藏剑峰的冯长老,赶紧冲流云子、寒山子、丹阳子三人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