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9章 开宴
    主料、盐和水,石炊用的跟古争一样,至于他比古争多的东西,分别是:由蜀墟中出产,品级为普通的野鸡、小香猪的猪肉和猪骨,还有一些姜葱,一些枸杞和红枣。

    野鸡、小香猪的骨和肉,古争明白石炊是要用它们来吊汤。而姜和葱,古争看到后,则是暗暗一声叹息。

    对于食材的好坏,一般人只能凭借经验去判断,不可能像古争这样,拥有判断食材品级极为精准的器灵。石炊所用的姜和葱,一个的品级是次等,另外一个的品级是低等!

    在主料是普通的情况下,像葱姜这样的辅料,品级是次等就可以,只要它处理得当,不仅不会拉低食物的口感,还能起到遮掩、增味之类的作用。

    可如果食材的品级是普通,葱姜类的辅料,品级只是低等,这就会多少起到一些反效果,用了还不如不用。

    至于说枸杞和红枣的等级,一个是次等,一个是普通,放这两种东西在汤中,算是世俗中煲汤常用的两位药材,所起到的是一种食补的作用。这才没有普通人的小圈子里切磋,它们真的是可放可不放。

    石炊的做法很传统,先用野鸡、小香猪肉、猪骨、姜片、红枣、枸杞吊好了汤,然后将各种主料,有时间间隔的,放入瓦煲里的高汤中炖着。

    双手捧住很热的瓦煲,石炊开始以内劲输入其中烹饪着。随后,他又在合适的时间里,放入了盐和葱。

    古争对食材的处理,耗时比较长一些,他将八种菌子,该炙烤的炙烤,该清蒸的清蒸,该腌制的腌制,该焯水的焯水。

    做完对食材的处理,古争在合适的水温时,将菌子放入瓦煲,同样是有次序的放入,同样是合适的时间放入了盐。而在这段过程中,古争一直小心看着火,更是不时以吸着鼻子,细细品味着瓦煲中的香味,以此来做出判断、以此来进行操作,以此来弥补不使用仙术所带来的弊端。

    古争留心着瓦煲中的香味,而他的鼻孔中,也必不可免的钻入了石炊‘菌子汤’的香味。

    石炊的‘菌子汤’已经做好,已经进入了保温阶段。不过,他并没有出声打扰,只是静静的看着古争。

    古争的‘菌子汤’还没有做好,他不时的凭借餮仙诀,将汤中能够影响味道的微量物盛出。

    之前使用仙术的时候,将微量物祛除是很简单的事情,古争可以使用控水决,将这些东西沉入锅底,最后不要锅底的汤就行了。或者是用控水决,让它们附在汤面上,再由古争将其盛出。而这样的操作,自然不会是像现在古争这样,需要频繁的动用勺子。

    香味从古争的瓦煲中飘出,有别于石炊的‘菌子汤’的香味,使得厨房中的人都在扇动着鼻翼。

    “古掌门,你刚才为什么频繁盛汤呢?汤中并没有泡沫啊!”

    “古掌门,你为什么不使用内劲呢?”

    眼见古争的‘菌子汤’也已经做成,石炊和陈三立刻询问了起来。

    “频繁盛汤是为了让汤的味道更鲜美。不使用内劲,则是我想要挑战一下自己!”

    古争在回答问他的时候,将两人做的菌子汤放在了一起。

    “古掌门,现在两个汤都已经做好,咱们让这屋子里的人,谁来做裁判呢?”石炊问道。

    “公平起见,不让屋子里的人做裁判,你们觉得怎样?”古争反问。

    “可以啊,外面有今天专门负责传菜的弟子,他们一般也都不来厨房,属于临时调度过来的。咱们可以喊三人进来,然后三局两胜如何?”石炊道。

    “好,我也正有此意!”

    古争应下来后,他和石炊一同来到厨房外面,喊了三名待命的蜀山弟子进来。

    “这里的菌子汤,你们尝一尝,究竟哪种更美味?”

    石炊将两人盛好的菌子汤,分别给了三名传菜弟子。

    三名弟子同时开吃,惊艳从他们的脸上闪过之后,然后便是一通狼吞虎咽。

    “哪种菌子汤更美味?”

    石炊问第一个传菜弟子。

    “都很美味啊,还没吃够就已经完了。”传菜弟子弟子遗憾道。

    石炊白眼一翻:“必须说出一个最美味的!”

    “这一碗最美味!”

    传菜弟子拿起的碗,代表着古争所做的菌子汤。

    “这碗为什么美味呢?”石炊不甘道。

    “我形容不出来,反正就是最美味。”传菜弟子挠头道。

    “你呢?”

    带着不爽的石炊,又问向了第二名传菜弟子。

    “我也觉得这碗最美味!”

    第二名传菜弟子拿起的碗,同样盛放的是古争菌子汤。

    “理由呢?”石炊有些急了。

    “还没品出味就完了,要不石厨再给我来两碗,我好好品品?”第二名传菜弟子嬉皮笑脸道。

    “好!”

    按理说石炊不该表现出他的在意,更不该再给第二次机会,毕竟传菜弟子已经给出了一次答案。

    不过,古争都只是抱臂笑看,这让有心想要说些什么的胡执事,也只能是紧闭着嘴了。

    “真好吃!”

    两碗菌子汤下肚,传菜弟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然后郑重地举起了盛放古争菌子汤的碗:“还是这个最好吃,至于理由我说不好,我只能是说,它给了我一种,如同行走在烈日下山林的感觉,这感觉非常的美妙。”

    “算了吧!”

    眼看石炊更为火大,陈三拉了拉他的袖子。按照三局两胜的规矩,石炊已经算是输了,再让第三个传菜弟子发言,也没有了必要。如果第三个弟子,说他做的好吃,还能扳回一点面子,可如果第三个传菜弟子,仍旧是说古争的菌子汤更美味,那可是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了。

    “不!”

    石炊执着地说了一个字,然后问向第三个传菜弟子:“到你了!”

    第三个传菜弟子,手中盛放古争菌子汤的碗刚想举起来,一看石炊瞪大的眼睛,赶紧又放了下去。

    “没事,你就实话实话!”胡执事终是开口了。

    “我也觉得,还是这碗最美味!”

    第三个传菜弟子,终究还是举起了原本就想要举起的碗。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胡执事让三个传菜弟子离开,随即望向石炊:“石厨,你这样不收敛脸色可不好啊!本来就是切磋,输赢很正常,你看开点了。”

    “胡执事说的是!”

    口中虽是这样说着,可石炊却是快速盛了一碗古争做的菌子汤。

    “古掌门,按照约定我石炊是输了,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输的有点不服!要不然等你跟陈三比过,咱们再来一场?”

    尝过菌子汤的石炊,真心觉得古争做的菌子汤,比他的要差了那么一点点。

    “跟石厨再比一场就免,今天还有正事要做!”

    本来就是降低实力来比试,可谁曾想还遇到个愿毒不服输的奇葩!跟这种人,古争自然不会再跟他切磋,甚至还因此取消了,尝一尝他菌子汤味道如何的打算。

    “哦,我知道了!”

    石炊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的他,立刻附耳告诉了陈三一些事情。

    古争暗暗发笑,等石炊说完了之后,这才冲陈三开口:“陈厨,咱们的切磋可以开始了吗?”

    遇到石炊这样人品不咋样的大厨,其实古争已不想再跟陈三大厨比试了,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奈何有约在前,还是将就着比下去吧!

    “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下次不选这些传菜弟子来做品尝,他们全都是门外汉!这次的裁判只找一个,就选孟长老如何?”石炊说道。

    蜀山孟长老,算得上是最为好吃的长老,古争虽然没有见过此人,可也算是听人提起过他,更是做过跟他有些关系的事情。

    当初古争跟洛潇前往蜀山后山,取的那枚五彩羽雀蛋,便是孟长老向冯长老预定的。

    “可以。”

    古争应下来后,望向胡执事:“看来这件事情还要麻烦胡执事了!”

    “客气了古掌门,我今天的任务就是为你服务!我这就去把孟长老请来,这种事情他肯定会很感兴趣。”

    胡执事离开后,古争和陈三立刻各做各的准备。

    当初在蜀山后山,古争收获到的紫色不见天,曾分给了蜀山不少。分给蜀山的紫色不见天,大多数都落在了冯长老的手中,被他用地脉涌泉水,做成了如今落幕宴食材单上的酸笋。

    ‘酸笋炒肉’所用的肉,并非是一般的猪肉或者牛肉,而是来自蜀墟中的一种,名叫做‘地行鸟’的腿肉。

    酸笋的食材等级是普通,地行鸟的肉同样也是普通,古争当初从食材清单上点的时候,还点了泡酸笋的那个酸汤,以及地行鸟身上的一些油。

    地行鸟虽是灵兽,可陈三也不是第一次烹饪,驾驭这种食材,他还是非常具有信心。

    在比试前陈三就说过,古争所用的食材中,有两种算是辅料,这两种辅料他不用,他用他自己觉得更好的辅料。而他所指古争的两种辅料,正是泡酸笋的酸汤,以及地行鸟胃部的一些网状油质。

    陈三不用泡酸笋的汤,以及地行鸟的油,这是因为他对这两样东西的理解能力不够!在他看来,泡酸笋的汤味道很酸,并且还带着一股子怪味!他不知道古争用泡酸笋的汤来做什么,反正他觉得这东西,根本就不适合出现在这道菜中。

    至于说地行鸟的油,虽然网状油比较特别一点,看起来格外的白嫩,就如同是半流质似的。可是,这种油质里,饱含着一种地行鸟的体味,着实让人觉得不适合出现在高品质的菜肴中。

    古争在着手处理食材,他知道陈三在看着他,也知道陈三不用酸汤和地行鸟油,那是因为他无法驾驭这两种非常规的辅料。而陈三所用辅料,比起石炊来说,则是更加丰富一些。

    料粉、油、青红椒、蒜蓉、淀粉。

    陈三所用的辅料,听起来似乎也不算太多,可经器灵分析以后,单是料粉中就包含了:花椒、干姜、肉桂、良姜、八角、山奈、小茴香、豆蔻、阵皮、白芷、木香、丁香、草果这些香料。

    初时听到器灵分析的时候,古争都忍不住有些感慨了,蜀山到底是名门大派,尽管修炼者对于口腹之欲,通常要求的都不高,可厨房中竟然有这些品级还都不错的香料,这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够凑出来的。

    青红椒和酸笋切丝,地行鸟肉放在料汤里煮过之后,顺着纹理撕成肉丝。

    锅内放油,油热之后放入地行鸟肉炒至变色,然后捞出。

    以锅中剩下的油,将蒜蓉爆香,随后又放入了青红椒丝和酸笋丝炒至断生,又将之前炒好的地行鸟肉倒入后丝翻炒均匀。而在烹饪的这段时间,陈三的内劲多次透入锅内,作用在了食材之上。

    至于古争这边,对食材的处理,同样还是用了不少的时间。

    先将地行鸟肉煮了之后撕成肉丝,然后将其放入烧开断火的酸笋酸汤中浸泡了一小会。

    泡着地行鸟肉的酸的酸汤,古争在烧开的过程中,就已经对它进行了微量物的处理,以至于它在真正烧开的时候,厨房中的人,都在用力吸着鼻子,深深的体会着那种醒神,但又不呛鼻,闻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流口水的酸香!而这种特殊的酸香,已完全不见了陈三心中的那股怪味!

    紫色不见天,本来就是古争发现的,用它制作酸笋的方法,也是他告知的冯长老,所以对于酸笋汤的作用,他有着陈三不可比拟的理解。

    地行鸟肉处理过之后,古争又将半流质状的地行鸟油给炼了出来,期间同样对微量物进行了处理,让属于地行鸟体味的微量物完全消失,剩下的也就只有一种说不出香了。

    以地行鸟油翻炒泡好的地行鸟肉,只是稍微炒了一会,古争便将酸笋丝倒入,一同进行翻炒。酸笋本来就是咸味,所以也不需要重新放盐。

    没有了控水决和控火诀可以施展,古争在火候上的控制上,只能是更下功夫。

    锅内有酸香味发出,气味比之前陈三所做的更为浓郁,闻了让人的肚子,都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终于,菜成出锅,原本在忙活的厨子们,也都在这时停下了手头的事情,看着即将开始品尝的孟长老。

    孟长老早就已经到了,只不过他看古争和陈三都在专心做菜,也就没有出声打扰。此时见古争的‘酸笋炒肉’也已完成,他这才开口道:“被酸香的味道折磨了半天,这下我终于能够品尝美味了!”

    没有再多说什么,话音落地的孟长老,径直向着陈三所做的‘酸笋炒肉走去。

    “孟长老,您还是先品尝古掌门的菜吧,毕竟他是客人。”

    陈三想起了石炊的交代,之前石炊附耳告诉他的事情,就是说先被品尝的菜比较吃亏。

    其实石炊这样告诉陈三也没错,毕竟这不是专业的美食点评,专业的美食点评,评委一道菜只尝一点点,就会立刻对下一道菜进行品尝。

    可是,之前的三个传菜弟子,可都是吃完了一道菜,又吃了另外一道菜!吃的东西不少,且有个时间上的间隔,这很容易让人只对第二道菜的印象深刻。

    孟长老表情古怪的看了石炊一眼,似乎明白石炊心中所想的他,摇头一笑后,走向了古争做的‘酸笋炒肉。

    “如果从挑剔的角度上来说,色香味中的色,古掌门所做的‘酸笋炒肉’要次一点,毕竟这里面没有放青红椒丝,看起来过于清素了。而食物的色跟味不同,色还是相对鲜艳一点,才更能引起人的食欲。”

    “不过,这对于我最终的评价影响不大,毕竟这不是什么太过专业的点评,其中还有很多别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说古掌门连内劲都没有使用、所用食材多少的不同等等,色因此受到点影响,也算是正常了。”

    孟长老竟然会从色上开始点评,古争之前并没有想到。而原本因为石炊输掉切磋,压力有点大的陈三,听了这个无关紧要的点评后,脸上表情舒缓了些。

    孟长老端起古争的那盘‘酸笋炒肉’,轻轻一嗅便闭上了眼睛,其模样如同是喝了一口酒,正在细细品味酒中滋味一般。

    “酸,十分通透的一种酸,其中又带着别样的香味。”

    孟长老对香做出点评后,拿起筷子加了一丝酸笋放在口中,嚼动一番之后,再次开口道:“老冯泡的酸笋我吃过,味道是没得说。古掌门这倒菜中的酸笋,味道比我吃过的更好一些,可也不算是惊艳。”

    孟长老的评价,古争是认同,没用使用仙术,酸笋的味道能得到一点提升,在一道混合味的菜品中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炒菜不比炖汤,在不使用仙术的前提下,其中能影响口感的一些微量物,古争很难做到全部祛除。

    尝完了酸笋,孟长老夹起一丝地行鸟肉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古掌门炒菜用的油,竟然是地行鸟的油,而刚才尝的酸笋中,竟然没有一点不好的味道,这一点虽在预料之中,可也让我还是有些佩服。”

    话音落地,孟长老将地行鸟肉放入了嘴里。

    地行鸟肉入口,孟长老的表情仍旧没有什么变化,可当他开始嚼动的时候,他的眼睛越睁越大,嚼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一口肉吃完,孟长老的脸上已满满的都是惊艳了。

    “果然,‘酸笋炒肉’最出彩的部分是在地行鸟肉中!地行鸟肉我之前也吃过,这种需要撕成丝来吃的肉,通常都有一种偏柴的口感,而这种口感可算不上是多美妙。”

    “古掌门所用的地行鸟油,食材外表倒是沾染的少,这肉质的内部,反倒是多了点,这种不一样的改变,让原本偏柴的口感,变得香嫩了很多,也因此更加的好吃!”

    “并且,用酸汤煮过的地行鸟肉,使得原本因油质而变化的香嫩更为突出,也因此多了种通透,但却不让人反感的酸味!而这种酸味,比一般的酸味更加的醒神,更加的让人眼前一亮啊!”

    孟长老声音一顿,随即看向了别的的厨子:“米饭蒸好了吗?”

    “差不多已经好了。”有厨子回答道。

    “好,等下古掌门的这盘‘酸笋炒肉’,我要配着米饭好好享用,这肯定是一种绝妙的体验啊!”

    孟长老憧憬着随后的体验,赶紧漱口之后,端起了陈三所做的‘酸笋炒肉’。

    “色我就不做评价了,至于这香,本来也是挺不错,可跟古掌门的比起来,明显是差了一些,那种醒神的通透感不足啊!”

    孟长老摇头的同时,夹了一丝酸笋放入口中,吃着吃着,眉头便皱了起来。

    没有做什么点评,孟长老又夹了一丝地行鸟肉放在口中,那伸着脖子,明显是难以下咽的模样,看的陈三想哭。

    “陈厨,你做的‘酸笋炒肉’也算不错了,至少我能感觉出,你很用心的做了这道菜。香料入肉的味道也很好,只不过在本质上,口感仍旧是柴,两种食材的影响中,酸味入肉后的感觉,跟古掌门所做的差别更大!我也不再多说了,你自己尝尝古掌门做的,就会明白差距了。”

    孟长老已经算是很给陈三面子了,刚才吃酸笋的时候还好,吃地行鸟肉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将其吐入垃圾桶中,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陈三没有质疑孟长老的话,不过他也仍是尝了古争所做的‘酸笋炒肉’。

    “古掌门,我输了,心服口服!”

    尝过‘酸笋炒肉’后,陈三满脸的失落。

    古争所做的‘酸笋炒肉’突破很大,且还是往好的方面突破,跟古争的‘酸笋炒肉’相比,他所做的就显得很中庸了,这是陈三心中的感觉。

    古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其实,不管是陈三或者石炊,他们的厨艺也都不错,可还是那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孟长老,你尝一下,这是我和古掌门之前做的‘菌子汤’,还保温着呢!”石炊冲孟长老讨好地笑着。

    “你不说我也要尝,有菜有汤,等下我的这顿饭才算是完美。”

    孟长老声音一顿,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石炊:“你想让我先尝谁的呢?”

    石炊面现尴尬,但仍旧坚持着他的想法:“先尝古掌门的吧!”

    “呵呵。”

    孟长老一笑,将两人所做的‘菌子汤’,分别从瓦煲中盛出。

    “先从色上来说,古掌门所做的‘菌子汤’只有各种菌子。石厨所做的‘菌子汤’中,有红枣、枸杞和葱花飘在里面。这个色,不比‘酸笋炒肉’的那个色,‘酸笋炒肉’是道荤菜,颜色鲜艳一点挺好,可‘菌子汤’是道纯粹的山珍系素菜啊,你放在里面的葱花,首先就让我觉得是个败笔,一下子没了灵气,觉得俗不可耐!石厨,可能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个色,我觉得还是古掌门的‘本色’更好一点!”

    孟长老只是点评了一个色,石炊的脸已经皱得像是苦瓜了。

    “孟长老以素菜的观点来点评,那么我用心吊出的汤,只怕会适得其反了。”石炊心道。

    ‘菌子汤’中,共用了八种菌子,孟长老每个都尝了一点,而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不同菌子的口感变换着。

    暂时没有对菌子做出点评,吃完菌子后,孟长老又美美地喝了一口汤,这才开口说话。

    “尽管我没有看古掌门是如何做‘菌子汤’,可我从菌子的口感中,吃出了不同的食材加工手段,有蒸有烤、花样繁多,且味道也都非常的不错。”

    “至于汤水,八种菌子混合后的奇妙口感,如同一场春雨一般,让人觉得世界似乎都清新了不少。”

    “这道汤菜很出色,可它的惊艳程度,不比之前的‘酸笋炒肉’!但是,它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至少其中的菌子,很大程度的保留了各自的味道,让一道菜中有了多种多样的口感!”

    对古争的‘菌子汤’做出点评后,孟长老又端起了石炊的菌子汤。

    如果只从气味上来说,石炊的‘菌子汤’香味,比古争的要加浓郁一些。

    “石厨,我也爱吃肉,甚至是无肉不欢!可吃惯了肉的时候,猛的出现一种味道别致的素食,还是会引人食指大动。你的汤很香,可却不如古掌门的纯粹。”

    点评了石炊‘菌子汤’的味,孟长老依次尝过八种菌子和汤的滋味。

    “石厨,你同样也用了心,不管是通过先后放入的顺序,还是通过内劲的控制,你最初的出发点,也都是想让菌子本身的口感,得以最大程度的保留。然而,在这一点上,你做的不如古掌门,菌子本身的口感仍旧保留,可还没有脱离‘一锅炖’的特性,其中两三种菌子的口感和味道,如不细细体会,几乎都是一样!本来它们的味道,还不至于这么的难以区分,可高汤却将它们模糊化,或者说是统一化了。”

    “至于汤的味道,正常情况下是没的说,可也看是跟谁比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古掌门做的好吃!”

    孟长老话音落地,带头冲古争鼓掌,厨房中顿时掌声一片。

    古争冲众人抱拳,然后说了两声客套话,便开始了落幕宴的忙碌。

    石炊还有些不服,可也知道,这次的切磋算是到此结束了。

    “米饭,米饭哪去呢?老夫要开吃了,‘酸笋炒肉’配上‘菌子汤’,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厨子们不敢让孟长老再等下去,赶紧盛上了热腾腾的白米饭。

    看着孟长老吃的那叫一个香,不少厨子也都暗自吞咽了口水,幻想着一盘‘酸笋炒肉’,一碗‘菌子汤’,再加上一碗喷香的白米饭,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爽,真好吃!”

    孟长老吃的那叫一个香甜,那叫一个不亦乐乎,也终是看得有些厨子忍不住了。

    “古掌门,等下你能不能专门做点这样的菜和汤,让我们这些人也尝尝啊?”

    “对呀,古掌门,麻烦你了!”

    有厨子带头开口,立刻便有另外的几个厨子附和了起来。

    正常情况下,厨子不差吃的!可谁让古争做的这‘菌子汤’和‘酸笋炒肉’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呢?更加悲催的是,他们不在落幕宴的宴请名单之上,所以要想享用孟长老如今享用的美味,除了央求古筝,别无他法了。

    “这个呀……”古争拉长了声音,随即一笑道:“当然没问他!”

    “谢谢古掌门,谢谢古掌门!”

    欢呼声顿时响起一片,古争自然也是非常开心,一群厨子求着另外一个厨子做吃的,这想想还是挺有趣的。

    “不错啊小争子,还真让你赢了这场切磋。”器灵的声音响起。

    “拜托,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古争满头黑线,玄奇子对他的称呼,竟然被器灵给用去了。

    “咯咯,这名字挺不错啊!你至于那么大的反应吗?今天你做的不错,好好保持哟!”器灵开心道。

    器灵最近的变化真是不小,除了明面上的变化之外,每次跟古争说话,如果她不想再说下去,就会像刚才她开心的声音一样,有一种渐行渐远的感觉,以此来让古争明白她这是遁了。

    “怎么总有种感觉,对于我跟石炊和陈三的比试,器灵这家伙似乎别有用心呢?”古争暗付,随即摇头不再去想,反正类似的疑问,器灵没有直接说出来,他问也是白问。

    晚上,蜀山宴客厅。

    张灯结彩的喜庆气氛中,宴客厅里的三十张桌子已经坐满。

    临近开席,蜀山掌门秦浩天开始讲话。

    “晚宴是为了庆祝,咱们又从蜀墟中收获到往后几年的修炼资源,这样使得咱们能在这个末法时代,混的不那么艰苦。”

    “今年的蜀墟开启,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一些弟子,再也不会出现了!不过,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他们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好的活着才付出了生命!所以今天的第一杯酒,咱们敬那些死在蜀墟中的弟子!”

    秦浩天和众人共同举杯后,全都将酒水倒在了地上。

    “今天的第二杯酒,咱们要敬活着从蜀墟中出来的人!在针对血魂的一路上,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出了力,他们都是英雄,也是天下正道的楷模!”

    秦浩天话音落地,古争等人都站了起来,众人相敬之后,饮下了第二杯酒。

    “第三杯酒是祝愿酒,过多的祝词我就不说了,只希望蜀山一脉于世同存、繁荣昌盛!”

    众人再次举杯,喝了第三杯酒。

    “开宴!”

    秦浩天一声令下,宴客厅中的乐师们,奏响了古意浓浓的乐曲。传菜的弟子们,也立刻忙碌了起来。

    之后便是一片吃吃喝喝,热热闹闹的景象。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是再所难免。其实众人也都已经知道,这次蜀墟事件过后,紫云宫将会更加的强大,原本在五大分支中垫底了许多年的峨眉,也将因此而崛起。

    石炊和陈三做的菜,其实也都很不错,如果他们参加古争在外界参加过的美食大赛,名次应该也会在前十五之内,而他们所做的菜,自然也是赢得了众人的称赞。只不过,随后出现的压轴菜,让众人的称赞更加的不绝于耳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楚晓晨来找古争了。

    楚晓晨的记忆已被古争‘编织’,可有些事情她仍然记得,她记得古争帮助过她,也是她的恩人,可这个过程中,却是少一些感动,以至于让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古争格外的不同。

    “古争,这次来找你,我是有事相求。”

    记忆被更改,楚晓晨说话时的表情正常了很多,如同在看着关系稍好的朋友一般。

    “你说吧!”

    古争淡淡一句,其实楚晓晨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的目的,他已经猜到。

    “纳贡可以获得的那个灵剑区名额,这一次有能力竞争的门派,也只有紫云宫和峨眉派了。我想请你放弃这次竞争,将名额让给紫云宫!”楚晓晨道。

    “可以啊!随后我会对负责登记纳贡的林长老说,峨眉放弃竞争灵剑区的资格。”

    既然已经猜到,古争答应的也没有犹豫。

    最初来到蜀山的时候,古争对于纳贡的这个名额,是有必须要得到的打算。

    不过,既然斩杀血魂的奖励,已经让峨眉拥有了一个这样的名额,那么纳贡才能得到的这个名额,古争不要也罢。

    “谢谢你了。”

    道谢后的楚晓晨,又对古争发出了邀请:“我准备现在去灵剑区试试运气,你要不要一起呢?”

    “我也要去藏剑峰,不过试运气的事情,我想等到下午。”古争推脱道。

    让楚晓晨不那么感动,古争就是不想跟他走的过近!本来按照楚晓晨现在的态度,一起去藏剑峰也没什么。可是,古争在昨晚的落幕宴上,从蜀山的一名长老那里了解到,楚晓晨的伴侣,可是一个大大的醋坛子,他不想因此生出什么不必要的困扰。

    楚晓晨眉头一皱:“为什么都去了藏剑峰,反而要等到下午再去灵剑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