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8章 规矩
    玄奇子见到古争的时候,古争还是盘坐在房中修炼。 .其实,古争也并非是在修炼,他只是装个样子,等待着玄奇子到来罢了。

    同样是一身青色的道袍,须皆白的玄奇子,脸上挂着一丝和善的笑容。这是古争第二次见到玄奇子,第一次是在蜀墟中,一掌将血羽雀打残的那个虚影。

    “见过太上长老!”

    古争赶紧起身行礼。

    玄奇子一笑,示意古争坐下。

    “不错,小小年纪能得异人传授,拥有这样的机缘,你算是气运旺盛。蜀墟中你不畏艰难,接过追杀血魂的任务,且将血魂成功斩杀,这一点做的非常不错,让人很是欣慰,我蜀山一脉还是有能够挑起重担的好弟子啊!”玄奇子感概道。

    “谢太上长老称赞,自古正邪不两立,更何况还是对付血魂那种魔头!在那样情况下接过任务,弟子义不容辞!”古争严肃道。

    玄奇子点了点头,随即又道:“生过的不愉快,我就不再多提了,你想要的承诺我答应你,希望你不要把有些事情太放在心上,得饶人处且饶人,再怎么说峨眉也是出自蜀山一脉。”

    “弟子谢过太上长老,也请太上长老放心,弟子没有那么小气。”古争郑重道。

    “很好。”

    玄奇子关爱地拍了拍古争的肩膀:“现在咱们来说点正事!从今天算起,你只打算在蜀山停留五天的时间,第三天以后,你开始帮蜀山来做食修。不过,从丹阳子告诉我的情况上看,这边仅有一样食修是需要你去做的,所以最多也就一天的时间,你想回到峨眉,就可以提前回去了。”

    玄奇子没说是从寒松子那里了解的情况,也算是想要给古争一种,寒松子已经被罚思过的感觉。至于说,主动把做食修的时间缩短,也算是要给古争一种不被挟持的安全感。

    古争点头道“也确实只需要一天,风食修、冰灵食修、铁甲食修、火灵食修、草还食修,现在做了也都没什么用处,毕竟它们不像仙丹那样可以长期存放。如果以后需要这几种食修,太上长老只要派人拿着食材去外面的世界找我,我会帮蜀山来做。”。

    “好。”

    玄奇子笑了笑,没等他再问,古争主动开口。

    能让欧阳海和白猫留在蜀山的几种食修之法,尽管对修仙者有用,可我现在还不是修仙者,也就无法帮蜀山去做。这一点,蜀山方面也只能是先等等了!”

    “不过,在跟我师傅的交谈中,他老人家曾告诉过我,那几种食修之法中,有种叫做‘仙果食修’的,效果会非常的好,如果太上长老对这种食修之法感兴,仙果资源记得给这种食修之法留一些。”

    在古争的‘编造’中,有几种适合修仙者的食修之法,他师傅只是给他提起过,说等他到了修仙者的境界,然后再告诉他这些食修之法怎么去做。一般的食修,都有古争‘编造’出的配料表,但这几种适合修仙者的食修,甚至是连名字都没有。毕竟古争他也不知道,将来会得到哪些适合修仙者的食修,撒出的谎,要能圆的住才行。

    “这个是自然。”

    玄奇子点头,古争也再次开口:“那么三天后要做的食修之法,也就只剩下一种增元食修了。”

    增元食修古争在峨眉做过,曾提升过峨眉弟子们的实力。而古争所‘编织’出的增元食修,不仅是对蜀山弟子们有用,对修仙者一样有点用处。

    “我很期待你做的增元食修!当年有仙厨的时候,我是没能尝到他烹饪的任何食物!”玄奇子感慨道。

    “食修不同于食物,食物我敢保证很美味,食修就未必了。”古争笑了笑。

    “这个我知道。”

    玄奇子点头,随即话锋一转:“我有一个疑问,你的草还食修,真的能治疗纯阴之气的流逝?”

    “没有,当初救治洛潇,我用了一颗‘驱邪灵丹’。”

    古争救治洛潇,用的是仙露丹,可仙露丹是仙丹,这同样也是不能暴露的东西。所以在他‘编造’的事实中,用的是一种非常罕见,又专门针对一些疑难杂症的‘驱邪灵丹’。而这段故事,玄奇子肯定也知道,可他明知故问,一定是有目的所在。

    “这你可是宰了灵剑宗不少资源呀!”玄奇子似笑非笑道。

    “谁让他们那么坏呢!”古争挠头一笑。

    没有在灵剑宗被宰的事情上多说什么,玄奇子话锋一转:“你帮蜀山做食修,不会也要宰蜀山一吧?”

    果然,玄奇子的目的展现了出来,他就是通过给洛潇治伤的事件,引到了会不会被宰的这个问题上。

    “不会!”

    古筝的声音很肯定,继而又问道:“太上长老,我做食修的规矩,你已经知道了吧?”

    暴露食修之法,古争除了想要自保,自然也想要赚上一!他为食修之法‘编造’了配料表,也就是所需主料多少、所需辅料多少,这样也就可以从根本上,占到一些便宜。即便这次不能占便宜,那么下次、下下次,他也一定要占到便宜才行。

    “知道,你师傅定下了规矩,你每次给人做食修,都是要收取一定的资源作为费用。除此之外,在做食修的时候,身旁不许有人观看,假如坏了这条规矩,你师傅将会收回他给你的一切。”

    玄奇子声音一顿,似乎下了决定:“俗话说‘师命难为’,你想要遵守你师傅定下的规矩,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只不过在收取费用方面,我希望你能看在峨眉是出自蜀山的份上,好好的优惠一下。”

    “太上长老放心,我这人本性不坏,如果坏,我就不会把洛潇送回去救治、也不会在地穴中暴露草还食修和火灵食修了。”

    “既然暴露了,其实心中早就有打算,会将这些东西跟蜀山分享,毕竟我始终都认为,峨眉是出自蜀山,跟蜀山砸断了骨头也还连着筋!只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也懂,自然也就有我担心和害怕的东西在影响着我,让我拿不准究竟什么时候说出来更适合。”

    “并且,太上长老对晚辈说话如此客气,晚辈又怎能不识抬举的做出宰蜀山的事情呢?”

    “师傅原本定下的规矩是,建议每做一次食修,收取该次食修所用材料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作为费用。规矩是师傅定下的,可也算是有空子可以钻,毕竟师傅没说一定,只是说了建议!”

    “我在这里向大长老承诺,我帮蜀山做食修,我只要所用材料的百分之五作为费用,这一点永不更改!”

    古争拍着胸口,满目都是义气,可谁知道他在费用上赚了百分之五的同时,配料表对于每种食修所需的材料,虚报了一倍到三倍不等!

    一倍到三倍,会又如此大的浮动,那是因为食修之法的功效,有些丹药也能够起到同样的作用,要的太高了,人家还不如炼丹。

    但是,有些效果比较偏门的食修之法,几乎上是没有类似功效的丹药,比如说风食修和铁甲食修,这种食修的配料表,古争造假的程度自然也就高了。

    “好!”

    玄奇子赞了古争一声,眼中满满的都是欣慰。本来他以为,古争肯降百分之五算正常,肯降百分之十算是惊喜,而现在的百分之十五,无疑是个大大的惊喜!

    “另外,也算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次我就破例,让太上长老观看我制作食修的过程,也算让太上长老做个见证,我没有黑蜀山的材料,该怎样就是怎样!但是,以后再做食修的时候,我就不能再破例让人观看了,毕竟违抗师命不仅会让我良心受到谴责,也会让我担心,假如被我师傅知道的后果!”

    古争想要黑蜀山的材料,就得让蜀山相信他不会黑才行!尽管已经‘编织’了配料表,可将一大堆材料交给一个人,放心的让他去处理,蜀山方面还是会不免有些担忧。长此以往的处于这种担忧的状态,保不准哪天又会生出什么事端。

    对着玄奇子做食修,古争就是要取信对方,从而达到消除他担忧的目的。在这样的前提下,古争用配料表中的食材,当着他的面做出了食修,他自然也不该再担心被宰。毕竟,他已经见过古争用多少食材,做出了一道食修,也就不必再害怕,古争下次再做这种食修的时候,会在材料方面出现太过可疑的变动。

    “古争,这、这不太好吧?”

    饶是玄奇子人老成精,可在已经相信‘编造’事实的前提下,他也被古争的坦诚,感动的说话都不自然了!毕竟,古争这种以示诚意的做法,所需要承担的风险很大。

    更何况,玄奇子受到‘编造’故事的影响,尽管他很想看古争做食修,可知道这太强人所难,早就已经在心中放弃了。而如今古争主动说出,这真是让他又惊又喜!

    “没什么不好!”古争认真道。

    “好,既然如此,我玄奇子向你保证,你当着外人面做了食修的事情,绝对不会被人泄露出去!”

    玄奇子郑重的声音一顿,随即又真诚道:“小争子,想必你也知道,一个门派没有那么好管理,有些时候如果能堵住门人的嘴,这将会少很多的麻烦。”

    从最初称呼只是一个‘你’,到被感动的喊出古争的名字,再到现在被感动的有了比较亲戚的称呼,古争在玄奇子眼中的分量,至玄奇子对他这个人的态度,也都随着名字的变换不断拔高!

    还好玄奇子在感动之中,并未称呼古争为什么‘争争’、‘小争’、‘争儿’之流,要不然古争肯定会鸡皮疙瘩掉一地。

    望着玄奇子如同看待晚辈的目光,古争点头:“太上长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小争子,如果你相信我,三天后你做食修,就让我们几个太上长老一同观看,反正你让我看了,我也是要告诉他们,我当面看了你做食修。尽管观看的人数多了,可我对你的承诺依旧有效!并且,三天后你所做的食修,除了增元食修之外,再加上另外的五种食修,我需要通过这件事情,让除了我之外的另外几位太上长老,也全都能够相信你!”

    玄奇子说得很真诚,而他所谓的请求,对于古争来说也正中下怀。

    古争考虑了片刻:“还是那句话,我相信太上长老,就按照太上长老所说的办吧!”

    “很好。”

    玄奇子满意地看着古争,随手拿出了两个小盒子:“这两枚丹药你拿着,也算是我这个做长辈的,给你这个晚辈的一点见面礼!”

    古争接过盒子道谢后,又跟玄奇子闲聊了几句,玄奇子也就起身告辞了。

    玄奇子给古争的两枚丹药,其中一枚正是古争‘编造’的‘驱邪灵丹’,另外一枚则是高级疗伤丹药‘圣元金丹’。

    圣元金丹虽然不是仙丹,可在疗伤方面的作用,比仙丹也差不了多少,至少它有着让人断肢再生的功效,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很强大了,毕竟就算是中品的草还食修,都还做不到这一点。

    玄奇子走后,古争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于古争而言,这次在蜀山遭遇的危机,凶险程度堪比地穴中斩杀血魂!

    斩杀血魂是死亡危机,这次在蜀山遭遇的危机,有可能会挂掉,也有可能被终身监禁!如果没有器灵贡献出她所珍藏的‘灵念丹’,危机的后果不堪设想!

    并且,斩杀血魂所遭遇的死亡危机,时间并未持续太久,恐惧对人的折磨也就短暂一些。但是在蜀山面临的危机,从被通知前往大殿就已经开始,直到刚刚结束了跟玄奇子的谈话,才算是真的结束!而在这段时间内,古争的心几乎总是紧紧揪着,即便是‘编造’的再怎么完美,也还是会担心变数的生!

    死亡亦或者是监禁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等待未知的那段时间里,所需要承受的煎熬,以及不可抑制的各种分析,这特喵的才是最最折磨人的事情!

    “蜀山危机算是结束了,尽管这个过程很折磨人,但不可否认,对于心境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其实你该自傲,有谁可以像你这样,在如今的境界,把修仙者们耍的团团转?甚至其中还有化神返虚境界的存在!”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

    “这还要多谢你给的灵念丹,要不然这次的危机不堪设想。不过,蜀山的危机虽然结束了,可还有另外一件麻烦事在等着!”古争皱眉道。

    “另外一件麻烦事是什么?是给蜀山做的食修的事情吗?”器灵问道。

    “不是,这几种食修我都做过,餮仙诀进入三层境界后,我更是能够感觉到食材中很微量的那些东西、加上我对食材的理解、给他们做的食修又是最低级别、用的食材品质足、量也大,所以就算我不用仙力,也照样能做出下品的食修来。”

    古争的声音很自信,不过器灵也没有反驳,毕竟他说的都是实话。

    古争一直在成长,厨艺方面也是如此,即便他现在不使用控火诀和控水决之类的仙术来辅助,他仍旧是能够做出味道不错的食物来!这其中比较重要的原因,便是经验的积累、修为的提升,以及对食材的理解等等。

    “我所说的危机,其实你也知道,蜀山这次好在没有对峨眉派中的那些弟子进行‘引言’,要不然混沌塔的事情就会暴露,而处理这件事情,同样也是比较麻烦!”

    “受益于混沌塔的峨眉弟子太多,我不可能一个个的去对他们进行‘编织’,毕竟他们还要在混沌塔中继续受益。可既然我想让蜀山信任,以此来少些麻烦,关于混沌塔的事情,我必须尽早告诉蜀山。”

    “不过,告诉蜀山也不是全盘托出,这同样需要经过‘编造’,同样也要让他们为我提供修炼资源才可以。至于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做,回去之后还是要好好的问一问角角,深度了解一下混沌塔的信息才行。”

    角角其实也能呆在古争的脑海里,可毕竟带一个孩子就够累了,古争可不想带着两个。更何况,混沌塔开启的时候,还需要角角的维护,所以古争在很早之前,就让角角继续留在混沌塔中了。

    “古争,说实在的,你心眼可真多!当初给你灵念丹,只是觉得适合你,可以让你把不喜欢的洛潇,‘编织’一段故事,可以让你把见过你秘密的楚晓晨,记忆改造一下。”

    “至于说,你会趁机解决蜀山的不信任危机,我虽然也有想过,可就是那么一想罢了。没想到,你不仅考虑的周全,更是趁机让蜀山派成为你的资源提供者,这一手干得漂亮啊!如今我是越来越看好你了呢!”器灵笑得很开心。

    “我心眼真多?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古争无语道。

    “自己想去。”

    器灵哈哈大笑,随即便不再吭声了。

    古争也没再说什么,盘膝坐下的他,好好享受着暴风雨过后,这得来不易的平静。

    不管怎么说,现在取得了蜀山的信任,这终归是件好事!哪怕古争在别的地方还留下了什么小尾巴,只要给他一点不在蜀山这些人眼皮子底下的时间,他都有办法将小尾巴解决。

    下午,蜀山派的人早早的就来通知古争,要他前去准备晚宴。

    晚宴举行的场地,是在蜀山派的宴客厅,而古争要前往的地方,自然是蜀山派的厨房。

    这次晚宴,也不是所有菜品都需要古争来做,毕竟参加晚宴的人有很多,如果让古争一个人来做,那绝对是要忙死人的事情。所以,蜀山原本的厨子会做一部分算是绿叶点缀的菜,真正鲜艳的红花,才需要古争来完成。

    古争进入厨房的时候,蜀山的厨子们已经在做着准备工作了,该择菜的择菜,该切菜的切菜。

    “古掌门,这是本次晚宴的菜品清单,你看你究竟是要做什么菜式,做多少,我让人给你打下手。”

    负责厨房的胡执事,将菜品清单递给了古争。

    “参加晚宴的人太多,一共有三十桌,做得太多,即便有保温的方法,等上桌的时候,还是会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影响到菜品的口感。这样吧,每桌我只做一菜一汤!至于我所需要的食材,分别是……”

    古争用手指点了他所需要的食材,胡执事也都一一记在了心中,并立刻让人去准备。

    “古掌门,看你所点的这些东西,你所做的汤应该是‘菌子汤’,你所想要做的菜,应该‘酸笋炒肉’。”

    在古争查看食材清单的时候,他的身旁除了胡执事,还有两个蜀山派的厨子。此时说话的之人,是那两人中的一个,胖乎乎的很有厨子的派头。

    “古掌门,他叫陈三,是咱们蜀山厨房中的两位大厨之一。”

    胡执事伸手指了胖乎乎的陈三,然后又伸手指向了另外一个瘦高个的厨子:“他叫石炊,是咱们蜀山厨房中的另外一位大厨。”

    听了胡执事的介绍,古争冲陈三笑了笑:“陈厨好眼力啊!”

    “古掌门,听说你做菜非常了得,我们两个也算是做了大半辈子的厨子,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跟古掌门切磋一下呢?”瘦高个的石炊也开口了。

    蜀山的厨房,一直都是石炊和陈三的地盘,他们即是厨子,同样也是修炼者,只不过修为等级都是三层后期罢了。蜀山大大小小的筵席,他们两个掌勺了无数次,可是今天的蜀墟落幕宴,竟然杀进来了一个古争,这让他们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古争是个掌门,不管别人说他做菜怎么了得,可陈三和石炊并未放在眼里。他们觉得,论修为他们不如古争,但论到厨艺,他们肯定在古争之上!

    “石炊,你说什么呢?”

    胡执事狠狠瞪了石炊一眼,其实他也不相信古争的厨艺有多好,可他却不能让石炊向古争挑战!毕竟古争是掌门人钦点的大厨,要是他跟石炊比试输了,这打的可不仅仅是古争的脸。

    “胡执事,无妨的!”

    古争笑了,石炊的增强好胜,也让他有些技痒了。

    “古掌门,这不妥吧?”胡执事为难道。

    “没有什么不妥,秦掌门如果怪罪下来,我会向他说明。”

    古争都这样说了,胡执事也只能是勉强答应。而早就等着胡执事答应的陈三,也立刻欢喜道:“古掌门,切磋也算我一个吧?”

    古争点头道:“可以,你们说怎么切磋吧?”

    “看古掌门的选料,根本就没用到辅助的东西,诸如葱姜蒜之类的香料,那你应该是想凸出食材本身的味道。不可否认,这样做好一道菜的难度会更大一些,但古掌门既然这么选了,肯定是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

    “我也不瞒古掌门所说,这种清素的做法我并不擅长,我擅长的做法,需要一些古掌门不用的香料,也都是食材清单中所有的那些。”

    “至于怎么切磋,我想用跟古掌门相同的主料,来做跟古掌门相同的菜式!只不过,我会用到一些香料之类的辅助,咱们常规对清素,比一比‘菌子汤’的味道可好?”

    石炊话音落地,古争点头表示答应,陈三也立刻跟着开口。

    “我的想法跟石厨的一样,既然他选择了‘菌子汤’,那我就选择‘酸笋炒肉’吧!只不过,古掌门所点的食材里面,有两种也算是辅料,而这两种辅料,我就不用了,我用我觉得更好的辅料。”

    古争微微一笑:“可以,那咱们准备一下就开始吧!”

    陈三和石炊的厨艺怎样,古争不得而知,可他今天为蜀山做菜,本就没打算使用仙力,他也想看看,在没有仙力的辅助下,他如今的厨艺能到什么程度。

    本来这个想法,没有把人提出切磋计算在内,可如今有人切磋了,同样也好胜的古争,还是决定坚持最初的打算不使用仙力!他就想凭对于食材的理解,以及餮仙诀所带来的优势跟两人比试。

    “古争,你这样的决定,会不会有点托大了?人家可也是修炼者,你不使用仙术已经算是让着他们了,可你连仙力都不用会很吃亏的!毕竟,他们可是会使用内劲控制火候,甚至会用内劲对食材进行加工。”器灵说道。

    “一道菜中,食材占四分,厨艺占四分,修为占两分。”

    “在食材等级上,我们所用的东西没有差距,唯一所不同的是,他们会多用一些辅料。清素和常规,究竟哪种更好吃,这要看品尝的人偏爱哪一种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优劣平分。”

    “厨艺方面,他们是做了几十年的厨子,对于食材的理解很深刻。可我是餮仙传人,我所修炼的餮仙诀是餮仙大人所创,其中同样也饱含着对于食材的理解。而餮仙大人对于食材的理解,我说他是天下第一人,你绝对赞同!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占了优势。并且,如果只说‘酸笋炒肉’这道菜,我敢肯定我对食材的理解,能甩开陈三一条街。”

    “修为方面,他们使用的是内劲,而并非是什么仙术,这就让差距也不是无法弥补了。毕竟内劲对火候、乃至对食材的加工,并没有仙术来得出色。我尽管不用内劲,可只要对食材的理解足够,无非就是麻烦一点,通过笨方法掌控火候或者处理食材,所能达到的效果,也许会比他们的差一些,可也不会差的太多。”

    “另外,我尽管不使用内劲,可我修炼的是餮仙诀,且已经达到了三层境界,我能够感觉到食物中的微量物。之前有仙术配合,微量物处理起来比较轻松,如今虽然不使用仙术,但我仍旧可以用笨方法,将那些能够影响口感的微量物祛除。”

    “古争,我插下话。”

    器灵打断了古争的分析:“你能够感觉到微量物不假,可对微量物的处理,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是为更加极致的一点操作!可实际在味觉上呢?除非是很懂得品味的人,要不然一般人也尝不太出来。因此,这一点不能算是你的优势!并且,这还都只是你的分析,也许人家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也说不定。你不该让着他们太多,这样会让你输掉比试的!你要是输了比试,那可就是‘啪啪啪’打了秦浩天的脸,同时也折了自己的面子。”

    器灵的话让古争眉头微微皱起,反倒是越的充满斗志了。

    “我想赢,不想输,所以我会非常用心。可如果是输了,我也不会太遗憾!毕竟,我本来就没打算使用仙力和仙术,就当是在对自己起的一次挑战。而这两块跳出来的磨刀石,纯粹就是预料之外。”

    “另外,你尽管放心好了,即便是我输了,那也打不到秦浩天的脸!那个胡执事可不是吃干饭的,有损秦浩天形象的事情,你以为他会让它传出去?更何况,就算是传出去了,秦浩天也不丢人,毕竟我可没使用内劲,这也是给了他回旋的余地。”

    古争显得很自信,而他自信的模样,不仅没让器灵生气,反倒是把器灵给逗笑了:“看你那自信的样子,让我的感觉实在有些怪怪的,说是感觉开心吧?可为什么又想给你一仙藤呢?”

    “你丫真变/态!”古争翻着白眼道。

    “哈哈!”没在意古争的不敬,器灵接着道:“自信的古争,你难道就不怕人家一看你不使用内劲,也同样不使用内劲来表现风度呢?”

    “放心吧,他们不会,通过同样的菜品来做切磋,就应该我做清素,他们也做清素才对,毕竟切磋是他们提出来的,这里又是他们的主场。而他们之所以会扬长避短,自然是对结果看得比较重要,自然也就不会放着优势而不用了。反正于他们而言,赢了更好,就算是输了,也是输在掌门钦点的人手中,一点也都不丢人。”

    古争声音一顿:“不和你说了,我要开始做准备工作了。”

    尽管跟器灵说话,并不耽误手头的工作,可器灵今天不知怎么总的,让古争觉得有点话多。更何况,她刚才竟然还想抽着古争!这让古争觉得,对于这抽风似的器灵,今天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一些。

    所需要的食材,帮厨的人都已经给清洗过了,用的是蜀山的泉水,水质没有什么问题。

    古争先着手去做的是‘菌子汤’,这道菜的主料,古争一共点了八种。分别是:鸡枞、鹅蛋菌、珍珠菌、鸣腿菌、姬菇菌、白罗菌、松树菌、天里菌。这八种菌子的食材等级,也全部都是普通。

    除了这些主料之外,古争还会用到的东西,只有普通级别的盐和中等级别的地脉涌泉水。当然,这些东西全都是由蜀山提供。毕竟,蜀墟的落幕晚宴是很隆重的事情,蜀山也不心疼这些来自不易的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