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7章 三个条件
    见寒松子已经被震撼到了,古争接着开口:“晚辈要再向太上长老坦白一件事!排名盛会上,晚辈作弊了,我能赢了比赛,正是用到了一种食修之法。”

    “当时,为了圆流星仙步的这个慌,晚辈的解释是,我在天山之行的时候,摧毁了一个魔门余孽的计划,当我离开天山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前辈。老前辈说我为这世道做出了贡献,然后以手指点在了我的眉心处,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就莫名其妙的会了流星仙步。”

    “关于流星仙步的谎,其实也不全部都是假话,至少我遇到了仙风道骨的老前辈,这件事情是真的!只不过,这位老前辈,是在一年前找到了我,他不仅传我功法和修炼资源,也传给我厨艺和食修之法。”古争声音一顿:“坦白了流星仙步这个事情,晚辈还有一件事情要坦白!在蜀墟地穴之中,晚辈所用的琥珀膏,实则是提前做好的,至于向蜀山等门派索取的资源,只是做琥珀膏的成本罢了。”

    做火灵食修的时候,古争向几个门派要了二十多种材料,对于这件事情,他不得不圆一下,要不然一些细节上的东西会很麻烦。

    古争言毕,两人之间又一阵沉默。

    足足过了一分钟,接连被古争的重磅消息给炸晕的寒松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关于食修之法,传功给你的那人,也是用‘无字天书’的形式吗?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名字?”

    寒松子没有提古争服用‘禁药’,这样的小事在如今的大事前面,根本就不值一提。

    “是用了‘无字天书’的形式。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他只说告诉我,他是一个非大事不入世的散修,还告诉当我修为进入五层境界,他会来找我。”古争道。

    能够一指传功的人,修为至少是化神返虚境界,但也仅仅只是化神返虚境界而已。毕竟,修为突破化神返虚,便要渡劫进入金仙境界,而一旦进入金仙境界,也就不会再滞留这个世界了。

    对于‘无字天书’传功,寒松子也是相信的,换了他修为达到化神返虚的境界,他在传授徒弟秘技的时候,也会使用‘无字天书’的方式。毕竟使用这种方式,就不怕有人用‘引言’等手段,套出秘技的修炼方法。

    如果古争讲的都是实话,对于古争整个人,蜀山方面就需要重新掂量了。

    古争是一个宝藏,可宝藏的守卫有一个炼精化气的白猫仙兽,两个化神返虚的修仙者。

    峨眉有五个修仙者,化神返虚境界的同样也是两个,至于另外的三个,两个炼气化神,一个炼精化气。

    同样,建立在古争说实话的基础上,白猫仙兽和欧阳海,为什么甘愿呆在峨眉派,这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肯定是古争有某种能够吸引他们的食修之法。

    “古争,我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也觉得你是一个听话的人,我要对你进行‘引言’,你该不会反对吧?”

    就算古争解开了所有疑惑,可既然他都已经出面了,也就仍需要通过‘引言’,才能放下心中的石头。

    “太上长老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你真的要对我‘引言’?再怎么说,我也是峨眉派的掌门啊!”

    古争的声音很凝重,目光直视寒松子的眼睛。

    面对古争的突然转变,寒松子一愣。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引言’势在必行!你是一个聪明人,既然已经乖巧了半天,那就不要在最后做出蠢事!”寒松子冷笑。

    “太上长老这样的做法,实在是让人心寒呐!我也不怕告诉你,正因我的特别,峨眉已不是以前的峨眉了,我有炼精化气级别的仙级灵兽守山,又有化神返虚境界的修仙者做太上长老,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告诉你,欧阳海你听说过吧?他就是我峨眉派的太上长老!我的师傅你也知道了,他同样也是一名化神返虚的高手!”

    古争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寒松子的他,同样也是一脸的冷笑。

    “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你以为峨眉封山是为了什么?就算你有一个炼精化气的仙兽白猫,又有欧阳海和你师傅两个化神返虚的高手又怎样?蜀山是你能够抗衡的吗?”

    “古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再怎么说,峨眉也是出自蜀山,咱们仍旧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如果你跟我说得都是实话,何必害怕我对你‘引言’?反正你的食修之法,也没有人能抢得走。”

    “可如今,你竟然如此排斥我对你进行‘引言’,那么你之前说的话,肯定有欺骗我的地方,或者是对我有过什么隐瞒!尽管咱们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可我讨厌这种行为!”

    寒松子说了很多,随着他的诉说,古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紧,以至于到了最后,就像有只无形的大手在掐着古争的脖子一样,这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咳咳……”

    古争周围的压力消失,这使得他弯腰咳嗽了起来。

    寒松子会结束对古争的教训,不是他发了什么善心,他只是想在使用‘引言’的时候,能够让古争不受影响的说话罢了。

    “寒松子,你会后悔的!”

    已经不咳的古争,怨毒的笑了起来。

    “找死!”

    寒松子拂袖一挥,古争直接飞起来撞在墙上,落地的时候喷出一股鲜血。

    也不想再跟古争废话,寒松子在对古争使用‘引言’之前,处于谨慎的先探查了一下他的身体。

    如果寒松子是化神返虚境界的高手,那么他能够看出古争拥有仙力、丹田中拥有本命真火。可惜,他的实力只有炼气化神,这使得他无法看破器灵的遮掩。

    探查完毕,寒松子对古争发动了‘引言’,在他看来,古争肯定隐瞒了很重要的东西,要不然他不可能如此抗拒。

    随着对古争的‘引言’,寒松子脸上开始浮现出了汗水,直到汗水演变成雨点般滚落,又演变成了惊慌失措!

    ‘编织’很强悍,它不仅能对别人用,同样也能对自己用,所以寒松子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都是古争想要他知道的。而真正的事实,仍旧是会保留在古争的记忆深处,一个让人无法企及的地方。

    由于最初信心满满,寒松子对古争自然不客气,就连‘引言’,用的都是会让人思维混乱的那种,所以此时的古争,处于一种昏迷不醒的状态。

    “混蛋,你说的都是真话,为什么要死撑着?”

    寒松子气得咬牙切齿,同时又是胆战心惊!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不要把这次的事情给搞砸了,可事情终究还是搞砸了。

    古争所说的都是真话,而这么硬气的一个人,寒松子却毫不留情的得罪了他,那感觉就如同已经看见了宝藏,他却脑子一热又将宝藏的门给堵死了。

    寒松子很害怕,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由不得他不怕。古争并不是一只可以任人碾压的蚂蚁,他身后还有一只炼精化气的仙兽白猫,还有两个化神返虚的高手!这样的势力,在没有足够的诱惑下,就算是蜀山也不敢得轻易得罪。

    “这可如何是好啊!”

    寒松子挠了挠头,最终无奈的传音给了丹阳子。

    治疗古争的思维混乱,这对于寒松子而来并非什么难事,可一想到古争怨毒的笑容,以及他事先的警告,这让他不得不先把扮好人的丹阳子叫来。

    其实,如果古争不想让寒松子‘引言’,寒松子根本就办不到,安神术太过玄妙,虽然古争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可它却能够化解掉‘引言’的力量。但是,害怕安神术自动反击误事,古争在被‘引言’前,已经解除了安神术的自动御敌,也让寒松子的‘引言过程’很顺利!而他这么做,完全放开自己交给一个脾气暴躁的家伙,着实是有种置死地而后生的感觉。

    片刻后。

    同样是一身青色道袍,看起来年轻的如同三十多岁、胖乎乎的丹阳子,来到了古争的房间。

    “玄师祖,事情搞砸了吗?”

    丹阳子望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寒松子,有些想笑而不敢笑。

    辈分这种东西,在修仙者这里通常是分不太清楚,而蜀山的四位太上长老,如果要细分如何称呼,玄奇子是天师祖、流云子是地师祖、寒松子是玄师祖、寒山子是黄师祖。

    “我把事情搞砸了,你小子似乎很开心?”寒松子皮笑肉不笑道。

    “弟子不敢。”

    丹阳子尽管也是修仙者,可他年龄只有一百多岁,对于寒松子等人,他仍旧是以弟子自称。不过,有时候他也像顽童一样,会跟几位看着他长大的太上长老们开开玩笑。

    “不敢就好!事情是这样的……”

    寒松子将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丹阳子。

    “好吧,这事估计是有点难办啊!”

    听完寒松子的讲述,丹阳子不由得目露难色。

    “难办也得办,最好是等你另外几位师祖回来的时候就办好。”

    寒松子话音落地,立刻将神念深入古争脑袋,对他进行安神。

    足足过了十分钟的时间,额头上再次冒汗的寒松子,终于治好了古争的精神混乱。

    “呵呵。”

    古争一恢复正常,立刻冲着寒松子冷笑。

    “你、”寒松子语结。

    如果古争不是能够产生巨大价值,寒松子真想将他掐死。

    “我什么?有种你别把我治好啊!”古争冷笑依旧。

    “好了,古掌门,适可而止吧!”丹阳子摇头道。

    “适可而止?你让我停下,我就要停下吗?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古争直接跳起来,指着丹阳子的鼻子骂。他知道此人是丹阳子,可反正他第一次见到这货,那就撒泼又如何!

    丹阳子脾气是好,可也被古争骂的睁大了眼睛:“老夫蜀山大长老,丹阳子是也。”

    “原来是蜀山大长老丹阳子啊,本来对你我还有些好感,感觉你慧眼识珠,让无忧和无愁把我掳走做了峨眉掌门。可没想到,你的见识也只有那么一点,你江郎才尽了!你现在出现是做什么?扮好人吗?早干嘛去了!”

    面对古争的指责,丹阳子一时有些懵圈,他知道古争不好说话,可没想到如此的不给面子。

    见两个修仙者被骂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古争心中暗爽的同时,主动岔开了话题。

    “蜀山啊,真是让我失望,就算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可我也刚为蜀山出过力,斩杀过血魂吧?”古争声音一顿,转而望向寒松子:“见到你之后,我没有再隐瞒什么!既然我没有隐瞒什么,就是已经决定,少不了蜀山的好处。可是你呢?你竟然这样对我?这样对一个门派的掌门?这样对一个,能给你们带来好处的人?你们真以为,死能够吓到任何人吗?告诉你,我古争不怕死!”

    “小子,你消消气,你如果直接让我‘引言’,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愉快了!”寒松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每个人都有他的底线和脾气,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你还有理了?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你凭什么?之前我就已经警告过你,你会后悔的寒松子,现在你后悔了吧?好了,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古争大咧咧的坐到了椅子上,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两人的反应。

    该嚣张的时候就要嚣张,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不嚣张就没有底气,就还是会让人产生怀疑。至于说死,没有人不怕,可古争知道他死不了,特别是在‘引言’和探查都经历过了之后,他百分之百的肯定他死不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跟古争对上的只有寒松子一个,那么古争这样,肯定会惹怒寒松子,最终被其打死!可谁让蜀山是一个门派、谁让动了古争会让他们得不偿失!建立在这样的先决条件下,古争自然也明白,寒松子是龙他要盘着,是虎他要卧着,是虫他要爬着!

    “古掌门,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通过谈谈来解决的。玄师祖在这件事情上,确实处理的不好,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吧?既然是如此,峨眉又是出自蜀山,咱们没必要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活着其实是件很美妙的事情,咱们修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活着、为了长生、为了求一个真我吗?你本心就想着跟蜀山分享,何苦为了一点执念,将本心丢弃?”

    丹阳子语重心长,一口气说了很多。

    沉默,古争这一沉默,足足让两个修仙者等了两分钟的时间。

    一声叹息,古争睁开眼睛望着丹阳子:“大长老说的很多话都对,可也有一些说的不对!寒松子不是‘处理的不好’,而是他做错了事!他虽然身份贵为太上长老,可做错了有什么不敢说?反倒需要你为他遮遮掩掩?我之前就说了,我有我的底线和脾气,这也是我无法消除的执念!他已经碰了我的执念,那他就要为此事负责,要不然这真我不修也罢、这长生我不要也行!”

    古争的语气已有所缓和,可态度仍旧是非常坚决。

    “小子,那你想怎样?”

    丹阳子尽量收敛目光,可仍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

    “大长老,我想知道,针对我的这件事情,究竟是谁主使的?”

    古争没有回答寒松子,而是看向了丹阳子。他会这么问,就是要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这、”

    大长老面露难色,随即狠狠一咬牙:“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是我对着玄师祖夸赞过古掌门,玄师祖又对古掌门在排名盛会上的表现好奇,他便派人入世调查了一下古掌门,然后遇到了欧阳海前辈。”

    “后来,天师祖有去见过欧阳海前辈,回来以后就嘱托我们,不要为难于你。哎,好奇心害死人啊!天师祖闭关之后,我们几个也都陆续闭关了。后来,蜀墟开启前,我和几位师祖,收到蜀墟中传来血魂被斩杀的休息,也就又陆续出关,正巧昆仑那边有事发生,另外的几位师祖都赶过去帮忙,也就发生了现在的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就该寒松子背锅,可丹阳子临时改变主意,也加了一些责任在他身上,以求看起来能够更合理一点。

    丹阳子加责任在他身上,这让寒松子由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如同是在感慨两人犯了错误一样,实际上他这是在称赞丹阳子干得漂亮。

    “另外几位太上长老出关以后,你们针对我的事情,仍旧是隐瞒的吗?”古争皱眉问。

    “是的。天师祖既然都交代了不要为难于你,这件事情我们自然也不敢让他知晓。”丹阳子叹息,一脸后悔。

    “想让我消气也可以,条件我有三个。”古争严肃道。

    “哪三个条件,说来听听!”丹阳子目露喜色。

    “第一,我会的食修,也可以跟蜀山共享!不过,就你们针对我的这件事情,你们必须要做出补偿,至于补偿的资源数量为多少,就按照五人进入蜀墟后该向蜀山纳贡的标准给!”

    古争要的挺狠,其实这也给了蜀山很大的回旋余地!毕竟话里已经说了共享,那么这个补偿已算是包含了‘加盟费’了。更何况,五个人的纳贡资源,也并非是全给珍贵的食材和药材,毕竟向蜀山纳贡究竟给什么,这点并无详细的要求,只要总价值达到就行。

    寒松子和丹阳子沉默了会,两人互相交换了眼神,由寒松子开口道:“可以,说你的第二个条件吧!”

    “第二,既然这两件事情因你们而起,你们两个必须向我道歉!”古争恨恨道。

    “古争,你够了吧?再怎么说我也是太上长老,你让我向你道歉?”

    寒松子凝视着古争,而古争回敬着他的凝视:“如果你不答应,那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错在你们,你们就要承担后果,如果错了都不敢认,你也不配我一声太上长老的尊称!”

    “好,我道歉!”寒松子狠狠一咬牙,随即又道:“小子,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了!”

    “好了古掌门,你消消气,我们做错了。”

    寒松子都道歉了,丹阳子的道个歉,那更是张口就来。

    “既然两位长辈都已经道歉,这件事情那就让它过去了。”

    古争一声叹息,随即又道:“第三,你们联系玄奇子太上长老,这件事情必须要让他知道,我需要他给我一个承诺,类似于不信任,需要‘引言’或者是调查之类的事情,再不要发生在我身上了!可别今天我原谅了你们,明天又窜出来个二长老,后天又窜出来个四师叔,再如此这般的针对于我!”古争的声音,简直就是在咆哮。

    峨眉早就从蜀山分离出去了,所以蜀山的人对太上长老们们以师祖相称,但古争不能这么称呼。

    “小子,这件事情不用让你天师祖知道吧?至于承诺,我来给你怎样?”寒松子无奈道。

    “玄奇子太上长老怎可能会不知道?即便现在不说,可以后我为蜀山做食修,他也总会知道的吧?再说了,这件事情我只要玄奇子太上长老的承诺,至于寒松子太上长老你的承诺,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古争的直言不讳,使得寒松子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歉都已经道了,他也不在乎这最后一哆嗦了。

    “丹阳子,还是由你来联系你天师祖吧!”寒松子无奈道。

    丹阳子点头:“古掌门,天师祖远在昆仑,联系他需要通过咱们蜀山的‘传念玉碑’,我等下给你回复。”

    “好。”

    古争答应之后,丹阳子立刻离开。

    约莫五分钟的时间,丹阳子回来后,十分惋惜地看着寒松子:“玄师祖,天师祖知道这件事情后,他非常的生气,他罚你闭关思过一年的时间!”

    “哎,我也是为了蜀山啊!”

    寒松子一声叹息,兴趣缺缺地扫了眼丹阳子和古争,径直离开了。

    “古掌门,刚才没有带药在身上,这瓶雨露丹给你,一来让你治伤,二来也算是我的一份歉意。”

    “事情都过去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大长老不至于给这么重的补偿吧?”

    古争脸上浮现出了笑意,话虽如此,可他仍旧毫不客气地接过了丹阳子递来的玉瓶。

    疗伤丹是最低级的疗伤类丹药,雨露丹虽是中级疗伤丹药,但药效其实比古争的下品草还食修还差一点。

    尽管在药效上,雨露丹不比草还食修,可毕竟它经得住存放,且丹阳子给的这一瓶,里面不会少于五十枚,总体已是不低!至少对峨眉派来说,他们还拿不出五十枚雨露丹,他们平时所用的丹药以疗伤丹为主,雨露丹的储量连十枚都不到。

    “这礼也不算重,按照弟子们的描述,雨露丹的效果,还不及你让他们喝的那种药汁。说实话,对于古掌门什么时候做食修,这我可是非常期待啊!”丹阳子道。

    “今天不行,大殿上已经答应要掌勺晚宴了。明天也不行,我要去藏剑峰碰碰运气。后天吧?藏剑峰过后,我打算在蜀山停留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内,我会什么食修,只要你们提供资源,我就做给你们。”

    现如今的现实是,古争会什么食修,蜀山方面也都已经知道,甚至是这些食修之法需要什么主料和辅料,也都是古争‘编造’过后,需要他们看到的。

    “可以,三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丹阳子点了点头。

    “大长老,你还没有告诉我,玄奇子太上长老是怎么说的呢!”古争问道。

    “昆仑的事情已了结,天师祖下午就能回来,所以他也没跟我说太多,只是让我转达你,发生了这种不信任的事情,他表示很抱歉!你需要的那个承诺,他也已经答应。”

    丹阳子顿了顿,随即向古争告辞:“古掌门好好休息一下,我就不多做打扰了,有时间咱们再聊。”

    “恭敬不如从命,大长老慢走,我身上有伤,就不相送了。”

    古争言毕,咳嗽了两声,以示他的痛苦。

    “古掌门歇着吧,告辞了!”

    大长老微微一笑,也没介意。

    下午,蜀山后山。

    玄奇子已经回来了,正在听寒松子对于整件事情的讲述。

    “老祖,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您看还有什么疑点吗?”

    对于玄奇子和流云子这两个老牌修仙者,就算是寒松子他们当面称呼的时候,也得尊称一声老祖,这两人差不多跟欧阳海都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玄奇子没有说话,只是负手望着天边的云,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师兄,要不要我再去探查一下古争?或许因寒松子修为不够的缘故,有些东西他无法探查出来!我总隐隐有股感觉,这小子的秘密,似乎没有他说的那么少。”

    流云子跟玄奇子确确实实是师兄弟的关系,当初他们还被人称之为‘蜀山双骄’。

    如果流云子真的去探查古争,那么这件事情可就麻烦了,毕竟流云子是化神返虚境界的修仙者,他的探查器灵将无法遮掩。

    “师弟,他还只是一个修炼者,能瞒得住寒松子的可能为零。要不然,也不会对不信任有那么大的反应,提出那么几个要求。”

    玄奇子转身,望着流云子:“再怎么说,古争也是蜀山一脉的人,有些事情做那么绝,真的没什么好处。你怀疑他还有隐藏的秘密,这种感觉其实我也有!只不过,人要懂得知足,就像他提的要求里面,不信任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在他的身上。我觉得,按照满足他的要求,对大家都有好处。”

    玄奇子话音落地,流云子顺从地点了点头。

    见众人没有什么要说的了,玄奇子御剑飞起,而他的声音,则清晰的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都散了吧,我去看看古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