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6章 引言
    “掌门,刚才在大殿中,可真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啊!”

    跟在古争身旁,无忧长老忍不住有些后怕。

    “是啊,掌门的光芒太盛,蜀山终究还是起疑了!”无愁长老发愁道。

    “两位长老尚且如此,你们呢?”古争望向了古安他们三个。

    古安苦笑:“掌门回答蜀山掌门问话的时候,我们的腿都是软的。”

    “掌门,现在怎么办呢?”一脸焦虑的柳影也开口了。

    “怎么办?凉拌!回到住处以后再说。”古争皱眉道。

    蜀山大殿建造在山顶上,殿后不远就是悬崖,而在悬崖边上,有块如同跳板一般伸出的岩石。岩石的下方是无底深渊,周围的气流也非常强劲,如果站在这块岩石上,就算是修炼者都会有种想要掉下去的感觉。

    此时,从大殿中离开的秦浩天,正在向着那块岩石走去,他要去见太上长老寒松子。

    寒松子就盘坐在那块岩石上,在他的四周有云雾缭绕,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太上长老,刚在殿中的事情,您老也都看到了,您感觉如何?”冲寒松子见礼过后,秦浩天问道。

    在大殿之上,秦浩天是威严的掌门,可在太上长老们的面前,他只是一个晚辈。

    “感觉?他给我的感觉如同‘滴水不漏’,似乎对我的神念有所察觉。”

    寒松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得秦浩天的心都跟着蹦了下,毕竟像古争这种级别的修炼者,完全没可能会察觉到寒松子的神念。

    “他什么都不说,这是之前已经料到的情况。但是,这小子着实可恶,以为有欧阳海罩着,就能够藐视蜀山了吗?他刚在在殿中回答你问题的态度,看得我非常不爽!”

    寒松子的声音中带着怒气,他的修为不是蜀山太上长老中最高的,但他的脾气却是太上长老中最火爆的那个。

    “太上长老,接下来怎么做,要让人立刻再把他叫来吗?”秦浩天道。

    “不需要。”

    寒松子站起来身来,而围绕着他的云雾,瞬间被吸入了体内,他的模样也清晰展现。

    乌黑的发髻,青色的道袍,一张略红且不怒自威的脸,太上长老寒松子,模样也就如同四十几岁的汉子。

    “那您是要亲自去会会他吗?”秦浩天问。

    “你紧张什么?”

    寒松子反问,仅仅只是眸光凝视着秦浩天,就让他有了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古争仗着有欧阳海撑腰,言语方面可能不会太中听,我怕他惹怒了太上长老,被太上长老给一掌打死。”秦浩天陪着笑脸道。

    “你这小子,说得好像我脾气很火爆似的!”

    如同喝醉的人不愿意承认自己醉了一般,寒松子也一直都愿意承认他的脾气火爆。秦浩天的提醒,让他想起另外几位太上长老离开时的交代,原本对于古争的怒气,倒也确实是消了一些。

    “哪有,您老的脾气一点都不火爆,是那古争的确有些气人而已。”

    周围的空气都随着寒松子的心情而放松,深深吸了口气的秦浩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放心吧,这次的事情我会克制。”

    瞪了秦浩天一眼,寒松子眉头一凝,纵身跃起之际,一把飞剑已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化为一道流光,寒松子消失在了秦浩天的眼前。

    “于个人而言,我是很看好你的古争!也希望你能够配合一点,现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残酷。寒松子太上长老的脾气火爆,假如你不识时务,受苦肯定是再所难免了!”秦浩天心道。

    当初在排名盛会上,古争表现的太过抢眼,蜀山派的人去做了调查。

    这个调查,并非是由蜀山掌门,或者是太上长老们授意,而是由蜀山派的一名长老觉得古争可疑,自发的一次行动。

    蜀山长老对古争的调查,自然也去了峨眉派,并且还是他本人偷偷潜入。

    潜入峨眉之后,蜀山长老首先遇到了守山白猫,如果不是他及时报出身份,那么他肯定已经被白猫杀掉了!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欧阳海也不得不出面。

    当知道这位新晋的峨眉太上长老,竟然是传说中的散修欧阳海后,调查古争的蜀山长老彻底震惊了。

    偷偷潜入被发现,蜀山长老调查峨眉的计划也就泡了汤,回到蜀山的他,将在峨眉的所见,告诉了蜀山的太上长老。

    峨眉派竟然有仙级灵兽守山,并且明显不是欧阳海的灵兽,这件事情震惊了蜀山的真正高层。

    不过,由于蜀山长老的身份低微,欧阳海并未跟他多说什么,只是警告了他,再偷偷潜入峨眉,一切后果自负,想来峨眉可以,但必须走山门!

    蜀山实力最强的太上长老玄奇子亲自出山,前往峨眉会了会欧阳海。

    早在许多许多年以前,蜀山就曾经邀请过欧阳海做太上长老,可是被欧阳海拒绝了。而那一次负责接触欧阳海的人,也正是玄奇子!所以,玄奇子跟欧阳海算是有点交情,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

    玄奇子本以为,以他蜀山太上长老的身份,外加曾经的一点交情,怎么也能从欧阳海那边了解到不少事情。

    可惜,欧阳海一点都不想跟玄奇谈起有关古争、有关峨眉的事情。

    欧阳海只是告知玄奇子,如今他是峨眉派的太上长老,峨眉的事情就是他欧阳海的事情,不管蜀山因为什么偷偷潜入峨眉,这样的行为可疑到此为止了!

    碰了软钉子的玄奇子,只好暂时返回蜀山。

    尽管在欧阳海那里并未得知什么消息,可也正是这样,才更能说明这其中有大问题!

    古争本身的种种疑点先不说,一只炼精化气级别的仙级灵兽,竟然甘愿留在蜀山守山,它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牌散修欧阳海,这可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多少门派邀请他出任太上长老,许以重诺都请他不动,可如今他却是甘愿留在式微的峨眉,这又是为了什么?

    本来玄奇子还以为,欧阳海是动了收徒的念头,收了古争为徒,这才在峨眉做了太上长老。可欧阳海明确告诉他,他并非是古争的师傅!

    尽管峨眉派的人都认为,古争的师傅就是欧阳海,可欧阳海却不敢以古争师傅的身份自居,古争的师傅究竟是谁,一想起来就能让他浑身打颤!就算他知道说是古争的师傅,会免去不少麻烦,可当玄奇子就这件事情询问的时候,欧阳海仍旧是没有胆子撒这个慌!

    也正是因为欧阳海的‘实诚’,玄奇子彻底震惊了。能让欧阳海这样的人物留在峨眉做太上长老,也不知道古争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

    玄奇子出山时,心态跟调差峨眉的那个长老不同,峨眉长老是冲着古争去的,他是冲着欧阳海去的,可以说在玄奇子出山的时候,古争这个人,仍旧是没有引起他的太大兴趣。

    峨眉之行后,玄奇子对古争的兴趣浓厚到了极点,这也使得他回到蜀山,第一时间就去找了蜀山的大长老丹阳子。

    丹阳子精通堪舆之术,本身更是修炼天才,古争这个峨眉掌门,也正是由他指点峨眉无忧之后,被无忧他们抓去峨眉做了掌门。那么对于古争这个人,丹阳子应该了解的更多才对。

    丹阳子告诉玄奇子,古争的命格非常奇特,他根本没办法看透,只是凭直觉觉得,拥有如此奇特命格的人,最好是交好,而不是交恶。

    丹阳子让玄奇子交好古争忠告,并未起到什么作用,玄奇子有他自己的想法。

    下令封山,玄奇子的确是针对古争,他想在古争没有警惕之前、想在欧阳海没有发火之前,看能不能从古争那里知道点什么事情,分到点什么好处。

    蜀墟关闭的前一天,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闫瑞将蜀墟中有关古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玄奇子。

    知道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玄奇子对待古争的态度,也变得更加慎重。本来他是打算亲自接触古争,恩威并施!可古争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也使得他的价值越来越大,究竟该对他怎样,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处理。

    也正是因为把古争看得很重,玄奇子采用了‘先礼后兵’的态度,没有对峨眉派的人怎样。

    也正巧昆仑派那边有要事发生,玄奇子便和另外两位太上长老离开了蜀山。至于针对古争的‘审问’,也就落在了秦浩天和寒松子的身上。

    寒松子脾气火爆,什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都还推卸责任,至于说秦浩天的‘一审’,玄奇子也就授意,让他明着询问下古争的秘密,先看看他的态度怎样。

    古争态度算不上友好,这也就需要寒松子出场了。

    御剑飞行的寒松子,性格方面尽管有些火爆,可他也并非是个莽夫,他也有他的想法。

    看了古争在大殿中的表现,他觉得如果直接去找古争,古争是肯定不会说实话。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他这个太上长老的脸,自然也就没地方放了。

    于是寒松子决定,去见古争之前,先从接触过古争的人下手,如果能拿到证据,到时候也就不怕古争再像大殿上那样敷衍了。

    对古争进行‘二审’,寒松子得到的受命仍旧是‘先礼后兵’。所以,他没有直接针对古争的人,而是先去找了己方的人。

    “潇儿!”

    正在房中休息的洛潇,脑中突然响起了寒松子的声音。

    “太上长老!”

    洛潇一愣,她很奇怪寒松子为什么会传音入密她。

    “离开房间,我有事问你。”

    寒松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洛潇也不敢逗留,立刻离开了闺房。

    刚一离开闺房,洛潇便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已被寒松子带着飞在了空中。

    寒松子带着洛潇来到了蜀山后山,直接开门见山道:“潇儿,你和古争在蜀墟前就有过接触,蜀墟中你更是偷偷跟踪了他!这期间你发现到了什么异常,如实禀报。”

    洛潇发现古争的异常可多了!寻找食材的异常、不受五彩羽雀攻击光芒作用、猜测出他有高品级空间仙器、看到他利用几十只灵兽对付玄阴妖蛛、知道蜀墟中有只半化形的长嘴狗听他调遣、救治期间他根本没用索取的资源煎药,等等的等等。

    在洛潇所知道的这些事情中,单单只是高品级空间仙器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为之疯狂了!毕竟,蜀山都没有那种品级的空间仙器,而一个这样的空间仙器,无疑就是一座宝藏!

    “启禀太上长老,潇儿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异常,只是觉得古争这个人似乎有很多秘密,结果追踪下来,却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洛潇想了想道。

    “潇儿,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些东西你忘了?”

    寒松子凝眉,表情变得严肃。

    “回太上长老,的确是没有啊!”

    洛潇想了又想,仍旧是摇了摇头。

    “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我都亲自来问你了,你还给我这样的答复?潇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说实话,可别怪我用‘引言’对你!”寒松子不耐道。

    “我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啊!”

    洛潇有些慌了,她当然知道‘引言’是什么。

    ‘引言’是种仙术,作用跟催眠术差不多。只不过,由修仙者神念所施展的‘引言’,除了能让人实话实说之外,还会对被施展者造成一定损伤,一段时间内会让人出现思维混乱的情况。

    “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寒松子厉喝,一道神念直接钻入了洛潇脑中,而洛潇的神情也随之呆滞。

    在寒松子看来,洛潇肯定是说了谎,毕竟她喜欢古争的这件事情,蜀墟中的蜀山弟子们,可是有目共睹。女孩子一旦喜欢上一个男人,会为他做出隐瞒,这也并非是不可理解。

    “把你跟古争之前发生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不像是催眠术,需要人软言细语的说话,寒松子是在对着洛潇吼叫。

    洛潇身躯一震,本心中的恐惧,让她将寒松子所问,来了一个竹筒倒豆。

    洛潇跟古争的故事,虽然不算那么长,可也需要花点时间来讲述。

    听着听着,寒松子的眉间已有不耐出现。

    “如果修为达到金仙境就好了,金仙就可以对人施展‘搜魂术’,想要知道什么事情,直接从她的记忆中查看就行了,根本不用像现在这么麻烦。”

    在寒松子的抱怨中,洛潇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她跟古争之间的故事讲完。

    ‘引言’跟催眠术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可以让人将场景重现,哪怕是模糊的记忆都能被发掘!所叙述的事情,可以包括当时看到的一草一木,甚至是一只蚂蚁。这也正是洛潇跟古争不算长的故事,却讲述了半个小时的原因所在,毕竟场景重现,就会有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占用时间。

    听完洛潇的讲述,寒松子的眉头简直拧成了疙瘩。

    按照洛潇的讲述,她眼中的古争,并未出现什么大问题!这纯粹就是一个通过接触,女方对男方产生了兴趣,结果追求表白之后,又被男方拒绝了的爱情故事。

    “看来古争这个人极为谨慎,他在跟洛潇相处的时候,并未展现出什么不同。就算被洛潇跟踪,也都没让洛潇发现什么。”

    望着‘引言’后已经昏过去的洛潇,寒松子也只得是先将她送了回去。

    “从洛潇这里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看来要去紫云宫那里走一趟了。”

    寒松子又飞到了紫云宫住宿的地方,将正在练功的楚晓晨接到了后山。

    “晓晨,此次蜀墟之行,你是大方光彩,收获到了一只成长潜力很足的三目灵狐,又做了灭魔的英雄,你是我们蜀山一脉的骄傲啊!有了三目灵狐相助,成为修仙者并非难事,在这一过程中,蜀山也肯定会给你提供一些修炼的资源。”

    有了三目灵狐,楚晓晨如今在蜀山太上长老们眼中的地位,绝对是要高过紫云宫的宫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寒松子先对楚晓晨进行了一番夸赞。

    “晓晨谢过诸位太上长老的厚待!”楚晓晨行礼道。

    “嗯。”寒松子应了声,随即目光变得严肃:“晓晨,对于蜀墟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也就是你跟古争灭魔的那一块,我需要通过‘引言’知道详情,看看能不能再发现一些血魂的不同之处,不知道你可愿意?”

    “我愿意。”

    楚晓晨没有犹豫,直接便答应了下来。

    寒松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晓晨你果真是顾大局的人。既然是如此,我就拼着多消耗一些仙力,也不会让你承受‘引言’后思维混乱的弊端。”

    “多谢太上长老!”

    楚晓晨道谢后,寒松子立刻施展了‘引言’。

    在‘引言’的作用下,楚晓晨同样将地穴中发生的事情,来了一个竹筒倒豆。

    听完楚晓晨的讲述,眉头紧紧皱起的寒松子,心头无名火起。在楚晓晨的讲述中,他同样没有发现古争的任何异常!

    “楚晓晨跟古争关系不错,可之前他们并不认识,难道古争的异常,是出现在他认识楚晓晨的那段时间里?”

    想到就做,寒松子立刻又开始了‘引言’。尽管这部分内容的‘引言’,已经不在他之前告知楚晓晨的范畴里了,可既然都已经这么做了,寒松子也就不想那么多,反正挖出古争的秘密才最重要。

    ‘引言’的结果不理想,古争跟楚晓晨因三目灵狐而认识,可在这段过程中,同样也是没有什么异常发上。

    “太上长老,您怎么能够说话不算数?您刚才可是只说,想知道我跟古争灭魔那块的详情,并没有说过,你要看我们认识的过程啊!”

    结束‘引言’后,楚晓晨当即表示了不满,毕竟在‘引言’的过程中,她虽然不受控制讲了故事,可究竟讲了什么,她可是一清二楚。这也就暴露了,她为了得到三目灵狐,跪求古争的秘密。

    “好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给你保密就是了!”

    没有从楚晓晨这里得到有用的东西,寒松子已经显得非常不耐,即便楚晓晨将来会成为修仙者,可这修仙者也还只是最初级。而楚晓晨以这样的身份也敢质问他,当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似乎是害怕寒松子发火,楚晓晨没再说什么了。

    将楚晓晨送回紫云宫住宿的地方,寒松子直奔峨眉派的住宿区。

    问了两个都有可能发现古争秘密的人,可却是两边都没有收获,如果不是寒松子心志坚定,他还真可能就认为,古争所有的不寻常都已经展现过了。

    “峨眉派,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让我也需要谨慎了呢?”

    望着峨眉派的住宿区,高空中的寒松子眉头紧锁。

    用‘引言’对待峨眉派的人,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毕竟,‘引言’代表着不信任,以一种不信任的态度,对待古争的人,再想从古争那里得到好处,这无疑是会加大难度!所以能不碰峨眉的人,寒松子也真的不想碰。

    正在房间中休息的无忧和无愁,脑中同时响起了寒松子的呼唤。

    无忧长老眉头暗皱:“蜀山啊蜀山,你真是让我有些失望。”

    “果然不出掌门所料,寒松子来了。”无愁长老心道。

    无忧和无愁两人刚走出房门,同样被寒松子直接带走。而此时此刻在房中盘坐着的古争,脸上有嘲讽,也有忧虑。

    “太上长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太上长老,您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

    被寒松子提在手中的无忧和无愁,仰着他们那鹤发童颜的脑袋,天真无邪的发出了询问。

    “哼哼。”

    寒松子没有说话,以冷笑回答两人的问题。

    古争的不寻常,这两个家伙肯定知道!但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两个家伙还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这让寒松子心头的火气也更盛一份。

    将无忧和无愁丢在蜀山后山上,寒松子冲着无愁长老露出一个冷笑后,直接就对无忧长老发动‘引言’。

    反正都已经找到了无忧和无愁两人这里,要不要提前告诉他们需要‘引言’,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既然是如此,寒松子自然懒得废话。

    “太上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一看无忧长老被‘引言’,无愁长老立刻焦急询问。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会不懂?我们这边接到消息,古争实则是魔门的人,是魔门安插在正道中的一枚棋子!”

    寒松子装作一副愤怒的样子,既然要探究古争的秘密,说出一个由头,也更容易在事后进行安抚。

    “这、这怎么可能,太上长老明鉴啊!”无愁长老急道。

    “好了,事情究竟是怎样,我心中自然有数,你先老老实实的呆在一旁。”寒松子不耐道。

    按照寒松子的引言,无忧长老将第一次见到古争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从无忧长老的讲述中,寒松子除了知道古争是带艺入门之外,同样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跟对待楚晓晨一样,寒松子也没有让无忧长老承受‘引言’的后遗症。

    “太上长老,峨眉再怎么说也是出自蜀山,即便是听人说新任掌门是魔门中人,可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直接对我进行‘引言’,这样真的好吗?”无忧长老痛心道。

    “无忧,你小子可以先把嘴闭上了!等这件事情水落石出后,如果冤枉了你们古掌门,蜀山方面自会有个交代,可如果没有冤枉你们古掌门,你小子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寒松子仍旧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话音落地之时,他又对无愁长老发动了‘引言’。

    无愁和无忧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他在‘引言’下说出的话,跟无忧长老交代的如出一辙。

    寒松子觉得要发疯,四个人的‘供词’中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难道古争身上的疑点,真的只有他们所知道的那么多?

    寒松子不相信古争只有那么多的秘密,还碰巧都被他们知道了!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没有从洛潇、楚晓晨、无忧和无愁这里发现秘密,那是因为她们的记忆都被动了手脚!而这种动手脚的方式,超出了他寒松子的想象!

    古争第一次超境界战斗的奖励中,器灵给了他一枚灵念丹。

    这枚灵念丹属于器灵的珍藏,就是为了让古争应对如今的麻烦。

    蜀墟中,古争展现了太多不寻常的东西,为此他不止一次担心,出了蜀墟之后将要面临的一些问题。

    古争的担心,器灵并非不知道,而他的担心一旦成真,那绝对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所以小气的器灵,也就贡献出了灵念丹这个藏品。

    古争的安神术,属于精神层次的一种基础仙术。

    但是,安神术这个基础仙术非常好,它会随着古争的勤加练习‘开枝散叶’,也会随着古争的境界提升和感悟‘开花结果’。而灵念丹实则就是一种,能够让安神术结出对应‘果子’的仙丹。

    ‘果实’属于精神层次的一种仙术,其名字叫做‘编织’。

    ‘编织’这种仙术极为罕见,它能够让施展者,按照他的要求,重新编织被施展者的某一段记忆。而能够有类似效果的仙术,除非本身已达到金仙界别,要不然想都不用去想。

    用过了灵念丹,古争自然拥有了‘编织’这种仙术。

    地穴中再见到楚晓晨,古争求她帮忙,就是要对她的记忆进行‘编织’。

    地穴外面,古争决定去见洛潇,就是担心万一有人从她那里作为突破口。毕竟,修仙者几乎都会‘引言’,这不是什么秘密。

    假如玄奇子不是‘先礼后兵’,而是在对古争感兴趣之后,立刻便对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引言’,那么他们所能得到的信息,绝对会具有爆炸性!

    可惜,玄奇子没有让人这么做、古争也足够谨慎、蜀山方面又更是在无意之中,给古争留下了对门人‘编织’的时间!正是因为如此,在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那里,寒松子才会没有什么收获。

    “看来也只有会会你,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满心不甘的寒松子,带着无忧和无愁回到峨眉派住处,直接便去见了古争。

    “太上长老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

    古争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赶紧对寒松子施礼。

    这是古争第二次见寒松子,初次是在排名盛会前,他第一次进入蜀山大殿的之后。

    “小子,好淡定啊!”

    施展‘引言’后,心中比较不爽的寒松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古争。

    “淡定?晚辈不懂太上长老所指,还请明示。”古争皱眉道。

    “小子,在蜀墟地穴之中,你的那把邪器,究竟是怎么来的?”寒松子冷冷道。

    “那把邪器,晚辈是在使用迂回战术的时候,从岩浆河所在的空间中获得。蜀墟也算是正邪大战的战场,在蜀墟开启的历史中,也不止一人从蜀墟中捡到过仙器或者是邪器!那么,晚辈捡一把邪器,这并不是什么错事吧?”古争反问道。

    “小子,你心中有鬼?我又没说这件事上你做错了,你心虚什么?”寒松子目光凌厉道。

    “心中没鬼,可是会有不安,毕竟太上长老一来,就大有深意的说晚辈好淡定,这让晚辈不得不多想。”古争不卑不亢道。

    “在地穴之中,你曾给过蜀山弟子两瓶疗伤的汤汁,那种汤汁的疗伤效果,比起疗伤丹来好了很多,这汤汁又是什么呢?”寒松子又问。

    “不知道太上长老有没有听说过食修?”古争反问。

    “食修!”

    原本坐在房中椅子上的寒松子,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说的食修,可是由仙厨做出的食物吗?”

    盛法时代曾经出现过,由修仙者开设的一个酒楼,酒楼中提供的食物和酒水,全都是用药材或者食材做成,也都有着提升修为的效果。

    只不过,这个由修仙者开设的酒楼,很快就由于某些原因,消失在了历史之中。而曾经开设酒楼的修仙者,也就被称之为仙厨。

    仙厨只是在盛法时代中昙花一现,如果不是当年的酒楼碰巧就开在峨眉山中,寒松子都未必会听过这个传闻。

    ‘食修’这个词,寒松子其实是第一次听说,可蜀山的太上长老们本就怀疑过,古争所做的食物跟仙厨有关,只不过没敢往这方面深想罢了。

    毕竟,盛法时代的昙花一现,不可能出现在末法时代!因为仙厨这个职业,是个需要仙力、需要许多蕴含仙力的食材,才能够做出特殊食物的职业!而这些先决条件在古争身上、在末法时代,都不具备。

    “不错,我所做的一些食物,也就是你们无法理解的那种,都是出自仙厨的厨艺。”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古争也明白,不透露一些东西不行,所以他也就爆出了食修这个猛料。

    “小子,你撒谎,仙厨本身就是修仙者,其所烹饪的食物,在烹饪的过程中,都需要用到仙力!更何况,仙厨烹饪食物所用到的食材,都是含有仙力的食材,作用也只能是提升修为,不像你那种乱七八糟的功效!”

    寒松子不淡定了,他喘着粗气、赤红着眼睛质疑古争。

    在寒松子的心中,他已经很相信古争所说的话了!这让他望着古争,就如同是看到了一个宝藏、看到了在食修之法的作用下,蜀山派大兴的场景!

    对于寒松子的反应,古争在心中报以嗤笑。

    “太上长老所说的那种仙厨,厨艺应该不怎么样。反正我所烹饪的食物,不需要什么含有仙力的食材,它们只要品级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至于说提升修为的食物,我同样也能烹饪出来,只不过是欠缺食材罢了。另外,晚辈做的食修,并不需要仙力,就连内劲都用不上。”

    古争自然知道,寒松子已经对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施展了‘引言’,增元食修这一段记忆,他也并没有完全更改,只不过是把增元食修的效果,弱化了很多倍罢了。

    但是,在古争如今的伪装中,他是不知道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已经被寒松子施展了‘引言’!所以,增元食修这件事情,他也就主动承认了。

    当然,古争承认这些东西,也并非全都是弊端,完全吃亏的事情,没有人会想做。

    可以暴露的东西,古争在这次面对寒松子,都会将它暴露出来,但不能暴露出的东西,他也一点都不能暴露,比如说洪荒空间、比如说仙力、比如他是餮仙的传人等等。

    别说让人知道洪荒空间,就算是知道他有高等的空间仙器,这件事情都不会善了,高等空间仙器,绝对是能够让人疯狂的宝物。

    仙力也是万万不能暴露!一个人跳过修炼者的阶段,直接成为修仙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修仙者的成长需要仙力,在这个没有仙力的末法时代,他是如何成长起来的?这会让人无尽的脑补,从而引发无尽的麻烦!

    至于说餮仙传人的身份,则是在餮仙所制定的规则中,古争不能主动拿他去摆脱危机。

    古争主动承认他能够做出提升修为的食物,这点让寒松子着实有些出乎意料,以至于让他都生出一种感觉,古争会这么听话乖巧,都是因他寒松子的身份和实力在起着作用。反正照现在的情况看,之前找的什么‘魔门棋子’借口,估计是用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