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4章 离开蜀墟
    “看看能收获点什么,也算是拿点利息!”

    咬牙切齿的古争,翻动起了朱明的尸体。

    “如果你所说的利息是蜀虚中的资源,那么你要失望了,他身上并没有这样的资源。”器灵的声音响起。

    “该死,他们的资源都哪去了?不会都放在那两个人身上,然后随着他们的爆炸而消失了吧?”

    古争郁闷了,他在朱明尸体上,的确没有找到资源,就连一棵草药都没有。

    “有可能是跟着爆炸被毁掉,不过你也别郁闷,尽管没收获到蜀虚资源,但你收获到了仙器呀!这些仙器的价值,跟资源比起来,可是一点都不低!”

    器灵说得并没有错,古争在朱明身上,一共收获到了四件下品仙器!

    四件下品仙器,单从数量上来说就十分吓人!如果拿峨眉做比较,整个峨眉也就两件仙器,一件是掌门象征峨眉戒,另外一个是在古争接受峨眉前,早已沦为笑谈的混沌塔。

    灵剑宗的这四件仙器,古争并不打算归还给他们,一一认主后放入了洪荒空间。

    “器灵,这第一次超境界战斗,我算是圆满完成了吧?按照你之前所说,是不是该有奖励呢?”古争理直气壮道。

    理直气壮是古争刻意为之,其实在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心中有些发虚!毕竟在事情没有出现转机前,以为必死的他,也算是第一次当着器灵的面骂了她,还说想要抽她!当时器灵是只顾着难过没有生气,可她毕竟是小孩子心性,难保现如今她不会再翻旧账。

    “这才刚收获了‘九层血塔’和四件仙器,就立刻惦记着奖励了?”器灵微微一笑:“放心,少不了你的!”

    “恭喜餮仙传人,完成第一次超境界战斗考验!”

    “奖励仙技:戮仙掌法。”

    “奖励仙丹:仙灵丹一枚,金元丹一枚,灵念丹一枚。”

    “奖励仙术:控金诀。”

    器灵说完等了一会,眼见古争没有吭声,她不禁开口道:“奖励已经发放在了洪荒空间,你还在发什么呆?”

    “这、这就完了?第一次超境界战斗的奖励只有只些?就连关于厨艺方面的奖励都没有?”

    古争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么一点奖励,器灵是不是有点雷声大雨点小了。

    “这些奖励还少?”器灵显得颇为无语:“这么说吧,你的五行仙术,另外四种都已经中级或者高级了,可在你完成的任务奖励中,为什么一直没有控金诀的奖励呢?因为控金诀是第一次超境界战斗的特定奖励!也就是说,哪怕你到金仙境界才完成了这样的任务,你也只能是在那时候才得到控金诀!至于说厨艺方面的奖励,餮仙大人设定的没有,我自然也不能给你。”

    “控金诀为什么要设定的这么难以得到?”古争郁闷道。

    “五行之中金主杀,控金诀自然是以后威力比较强大。不过,你现在只是得到了控金诀、得到了能够让控金诀晋级中级的金元丹,杀的威力还体现不出来。可当你得到‘金灵丹’奖励,控金诀晋级为高级的时候,哼哼,你会发现这次的奖励是有多好!”

    器灵如此看好控金诀,古争也就没再说什么了,立刻将奖励从洪荒空间中拿了出来。

    戮仙掌法是一个光点,古争拿出来后心念一动,它便飞入了古争的眉心。瞬间,古争的眼前出现了一副画面,那是一袭白衣的餮仙,打出戮仙掌的场景。

    以前的仙技奖励中,古争也曾得到掌法类的仙技开山掌,只不过开山掌是成套的掌法,戮仙掌则是属于杀招。

    控金诀同样也是一个光点,飞入眉心之后,古争立刻对金属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将金元丹服下,古争片刻前还是初级的控金诀,晋级为了中级,对金属的特别感觉变得更加奇妙了。

    “咦,这控火诀果真是不一样!”古争喃喃道。

    “怎么不一样?”器灵明问。

    “感觉以前修炼的五行仙术,都是通过运转法决,操控火、水、木、土之类的东西,也可以通过对应的法决,将仙力转换成对应的五行能量。”

    “可是,控金诀同样也使用仙力,但它更像是来自我本体中的一种能力!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如同我的身体正在变得不一样,而这种感觉由内发出,有别于其它四种五行仙术。”

    “这种奇妙的感觉我说不准,但如果非要说白一点,那便是跟控金诀相比,其它的四种五行仙术,就真的只是仙术,或者可以说是‘技巧’、‘招式’,而控金诀则是我体内自然生出的一种‘力’,这种‘力’可以配合仙力来施展,使其威力更大,也可以不用通过仙力施展。”

    古争说了一大堆,可还是觉得,不能够详尽描述出那种感觉。

    “控金诀本来就跟其它四种五行仙术不同,你的感觉没错,你的身体也的确是在发生改变,变得更加亲和金属。你才刚刚得到控金诀,金元丹的药效也没有彻底吸收,等这些因素都稳定了之后,你就会更加了解那种感觉了。”

    面对器灵的解答,古争点了点头。

    “仙灵丹是什么?”

    朱红色的仙灵丹被古争拿在手中,古争能感觉的到,其中蕴含着惊人的仙力。

    “仙灵丹其实就是比仙元丹更高级别的仙力丹药。关于第一次超境界的战斗,奖励方面餮仙大人只是指定了大致的框架,除了特定不变的控金诀和金元丹之外,其余的奖励都是由我根据你当前的情况,发放合适的奖励。”

    “本来你这次得到的丹药,应该是一些高级的仙元丹,只不过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把那些高级仙元丹,换成了一颗仙灵丹。服用仙灵丹,不像仙元丹那样,需要一段时间的吸收,你现在服用,瞬间便能够将吸收完成!并且,它所带给你的仙力增长,要比原本你这个境界中,所能得到的仙元丹、药效的总和高出一些。至于说灵念丹,更是不在奖励之中,它属于我的珍藏,非常适合你如今的情况。”

    听了器灵的解释,古争微微一笑:“谢谢啦!”

    “哼哼,现在不觉得我克扣你奖励了?”器灵哼笑。

    “哪有,我怎么会那样想呢,真是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古争严肃道。

    “你的确是那样的人!你敢说,听到奖励的种类那么少,心中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器灵继续哼笑。

    “这个、那个、”古争为之语结。

    “别这个那个了,赶紧将仙丹都吃了,等下再告诉你个福利!”

    “器灵,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竟然还有福利?这福利好不好?”

    “我估计不错,但具体怎样我还不清楚。”

    器灵卖了个关子,期待着新福利的古争,赶紧将仙灵丹服下。

    丹药入口即化,古争将澎湃的仙力引入丹田之中。

    感受着丹田中一片混沌状态的仙力,变得更加厚重,体会着因仙力凝聚,境界随之提升的快感,古争忍不住一声长啸。

    一枚仙灵丹,让原本三层六成的餮仙诀,进入了三层七成过半的地步。

    古争有各种辅助修炼的资源,其实修为的进展速度,比一般的修炼者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但是,这种如同服用天材地宝一般,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得到提升的感觉,还是让人百试不爽!

    “这可真是好东西,这一枚仙元丹中蕴含的仙力,可比斑斓蚁后所蕴含的仙力多不少啊!”

    古争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努力提升修为,早点进入餮仙诀四层,到时候就可以把洪荒空间给强化一下了。”

    器灵的声音带着点后怕,这让古争忍不住笑了出来:“今天这是例外情况,哪会那么容易遇到能够对付空间类仙器的仙器呢!”

    “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器灵恨恨一句,随即又嘿嘿一笑:“不过,等你餮仙诀进入四层,到时候会有惊喜呢!”

    “器灵,刚想为灵念丹再谢你一次呢!可是一听你那不怀好意的笑,那所谓的惊喜,倒是让我有点发憷啊!”古争无奈道。

    “哼哼。”

    器灵冷笑,明显是不满意古争的态度。

    “好啦,不说这个了,距离餮仙诀四层还远呢!”古争声音一顿:“器灵,还是要再次谢谢你!”

    “谢我什么呢?”器灵气呼呼道。

    “当然是谢你给我的灵念丹了!其实你人挺好的!”

    古争感谢的话很真诚,称赞的话其实就是在哄哄器灵而已。

    原本还气呼呼的器灵,声音一下子变得得意洋洋:“哼,你知道就好!”

    “对了器灵,你那会说的福利究竟是什么?”古争问道。

    “喏,福利不是在地上躺着吗?”

    尽管看不到器灵示意的方向,可古争也明白她所指的是朱明的尸体。

    一瞬间,古争的心脏再次剧烈跳动了起来:“你是说,朱明的尸体可以被唐墨吸收?”

    “你拿出唐墨看看不就知道了?”

    器灵声音刚落,古争便将唐墨拿了出来,而唐墨也在它的手中开始了震动。

    “好吧,回想一下,我也的确没对着朱明使用唐墨!不过,为什么他能够对唐墨产生吸引呢?”古争问道。

    “之前在云雾山谷,你问我唐墨为什么没有对幽泉血族这种邪物传达出需求,我的回答是,只有的天生邪物才能够吸引唐墨,你见到的这些幽泉血族都不是天生的。另外,也不是所有的天生邪物,都能够吸引唐墨,只有达到一定档次的邪物,才能引起唐墨的需求。”

    “血魂是血穴中的天生邪物,至于它所达到的档次,根本不是玄阴妖蛛之类的邪物能够比拟。血魂附体朱明,朱明就是血魂,尽管后来血魂离体而去,可朱明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改变,体内有着非常充足且纯正的邪气,要不然血魂离开也不会实力大减,而这一点不是仇珊和韩毅能够比较!尽管他们也受血魂操控,可朱明是最为纯正的初代,他们只是附属罢了。”

    听了器灵的解释,古争谨慎的问了句:“血魂那么厉害,唐墨吞噬朱明的尸体,会不会有噬主的可能?”

    “不会,朱明的尸体如今只是纯粹的能量体,真正邪恶到能让唐墨噬主的部分,是血魂所化的光球,所以你大可放心让唐墨吞噬。”

    器灵话音落地,古争立刻将唐墨插入了朱明的尸体内。

    非常奇妙的一幕发生,跟当初吞噬软甲鼋尸体一样,朱明的尸体在唐墨的吞噬下,并非是化为一滴血水,而是从固体直接变成了气体,一缕缕的被唐墨所吸收。

    “朱明啊朱明,你生前那么讨厌,没想到死后还是很有价值的嘛!”

    古争满意地挥动了下手中的唐墨,它在吞噬了朱明的尸体后,修复度竟然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尽管事前器灵已经说过‘估计’不错,可这样的结果仍旧是超出古争预想太多。毕竟在之前修复的时候,影兽灵丹让唐墨的修复度完成百分之十,软甲鼋的尸骨让修复度叠加为百分之四十,玄阴妖蛛的灵丹又让修复度跨过了百分之五十这个分水岭。

    既然是分水岭,修复所需要的能量,自然不是之前的百分之五十可比。而朱明的尸体,又让百分之五十,变成了百分之八十五,这样的进度不可谓是不大!

    唐墨已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五的修复,古争很期待它修复达成百分之百的那天。不过,离开了蜀墟这种地方后,想再遇到上档次的天生邪物,这几乎上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毕竟外面的世界叫现实世界。

    没有多做停留,古争决定离开这个让他九死一生,又让他收获颇丰的地穴。

    “古争,你真的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当古争走到最初在地穴中遇到楚晓晨的地方,一直等在那里的楚晓晨,立刻欢呼着向他奔来。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你一定会没事!”

    绕着古争看了又看,楚晓晨激动的样子,只差没有跳起来了。

    “啾啾!”

    再次见到古争,三目灵狐也欢叫着表达它的喜悦。

    俯身摸着三目灵狐的脑袋,古争问楚晓晨:“你怎么没走呢?”

    “我是走了,可一细想,如果你真的死在了里面,我就算暂时逃脱,只怕也是无济于事,毕竟蜀墟还有一天多点的时间才关闭,以血魂朱明的能耐,找到我肯定是轻而易举。可如果你没事,我却离开了地穴,那么对等在外面的人,我又该如何交代?”

    听了楚晓晨的话,古争心中一暖:“谢谢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如果真要说谢,也是我谢谢你才对。”楚晓晨笑了笑。

    “楚晓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古争严肃道。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只管开口!”

    楚晓晨没有犹豫,能帮到古争这个恩人,她是真的很开心。

    片刻之后,古争跟楚晓晨一同离开了地穴,至于在地穴中究竟遭遇了什么,楚晓晨和古争统一了说法。

    血魂附体在一头融岩蜥蜴的身上,经过古争和楚晓晨齐心合力的战斗,才终于将其斩杀,至于说灵剑宗的三人,他们两个并没有见到。

    来到地穴外面,原本留在这里的七人,外加蜀山派中途出去的两个,也全都在平安无事中望眼欲穿。

    地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前半段的事情他们都已经知晓,对于后半段的事情,询问自然也是再所难免。

    听完古争和楚晓晨的讲述,众人先是一阵欢呼,不管怎么说,血魂这个祸害算是死了!尽管在这一过程中有不少人死去,可也算是死得其所。

    “这是之前杨执事交给我的东西,现在我把它们还给蜀山。”

    古争将‘灭魔宝鉴’和‘地坨’之类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

    “古掌门,这些东西你还是拿着,回去直接交给太上长老他们吧!”蜀山派的人道。

    “距离蜀墟关闭还有一天多点的时间,我想看看能不能再找一些资源,所以就不再这里多做停留了。这些宝贝还是你们带着比较好,要是在我这边有点什么闪失,我可是怎么都说不清楚了。”古争道。

    “那好吧,既然古掌门想要一个人走走,我们也不好多做挽留,那咱们一天后见了。”

    “一天后见。”

    古争跟众人道别,转身上路之际,灵剑宗的魏新林开口了:“古掌门等一等!”

    “什么事情?”

    古争转身,心中多少有点不爽,这个时候被喊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再说,对于这个魏新林,在红土坡的时候,他就没给古争留下什么好感。

    “古掌门真的没见我们灵剑宗的几个人吗?”

    说话间,魏新林紧紧注视着古争的眼睛。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古争的声音变冷,注视着魏新林的眼睛一眨不眨。

    “韩毅、仇珊和朱明身上,有着我们灵剑宗在蜀墟一行,绝大多数的珍贵资源!如果古掌门拿了这些资源,我希望你能够交出来,对此我们定会重谢!”魏新林认真道。

    “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我允许你再重新组织一下言语!”

    古争走向魏新林,停在了几乎跟他面贴面的地步。假如这老小子再说什么关于资源的话,古争不介意现在就教训他。

    峨眉已不是从前的峨眉了,古争身上更是挂着除魔英雄的光环,别说是灵剑宗的人在时候出言不逊,就算是蜀山的人,古争也一样敢教训!

    “魏师兄也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古掌门勿怪!”

    灵剑宗的另外一人公孙腾,赶紧向古争抱拳。

    “哼。”

    古争冷哼一声,转身欲走,脸上挂不住的魏新林,一看他背上背着的唐墨,立刻再次开口:“古掌门,你进入地穴的时候,身上可没带这把仙器!并且,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应该还是一把邪器吧?”

    唐墨不动用的时候,从外表是看不出来什么,可它一动用便会有阴冷邪恶的气息发出,这一点无法隐藏。

    古争明白,魏新林所谓的猜测是假,他也就是听了那两名蜀山弟子的分析罢了。

    “它的确是一把邪器!你还有什么说的?”

    古争既然背着唐墨出来,就没打算再藏着掖着!这件事情,即便魏新林不问起,也肯定会有别人来问。

    “身为一个正派人士,古掌门使用一把来路不明的邪器,这真的好吗?”魏新林冷冷道。

    “别跟我扯那些大道理,你没有这个资格!如果是想让我告诉你,这把邪器是怎么来的,你同样还是没有资格!所以不要再跟我废话,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古争话音落地,唐墨已经拿在了手中,并对准了魏新林。

    红土坡上魏新林不敢跟古争冲突,此时此刻他更没有胆量!面对闪着冷光的唐墨,以及古争冰冷的眼神,他不由得退了一步。

    “古掌门别动怒!”

    “有话好好说嘛!”

    “古掌门现在不想说,回去面对太上长老他们的询问,也自然是要说的嘛!”

    “古掌门消消气,灵剑宗这次损失太严重,魏新林口不择言,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

    蜀山派众人纷纷开口,古争也在冷哼中将唐墨收起。

    看灵剑宗的人不打算再说什么了,古争眉头皱了皱,随即改变了原本立刻离开的决定。

    “对了,不知道洛潇现在怎样了?我想去看一看他。”

    对于古争这样的要求,蜀山派的人自是不会拒绝,反正他们也要过去跟洛潇等人汇合。只不过,当古争问起洛潇的时候,蜀山派的弟子,有的目中浮现不喜,有的则是笑得贱兮兮。

    跟着蜀山派的人,古争远远就看到了洛潇,她正在一颗花树下练剑。

    犹如一只穿花蝴蝶,洛潇以内劲精准的击打那些如雪片般飘落的花瓣,曼妙的身姿在花雨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动人。

    洛潇看到众人回来,明显是非常开心,可当她看到古争的时候,却是不由得低下了头。

    洛潇是跟一名蜀山弟子在一起的,而这名弟子,正是能让蜀山太上长老作为秘法载体的那个闫瑞。

    闫瑞看到众人回来,表情特别的激动,向众人问话的他,首先便是确定血魂有没有被斩杀。

    当得知血魂已被斩杀之后,闫瑞更是高兴的跳了起来:“我现在就要让太上长老知道这个消息,他们都还在焦急等待着呢!”

    能作为太上长老的秘法载体,闫瑞能在蜀墟中向外传递消息,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杨执事他们呢?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闫瑞问道。

    跟多话的闫瑞比起来,洛潇显得非常安静,一直都是低着头的她,安静的跟这个场景显得格格不入。

    “古掌门,我有问题要问你……”

    古争是除魔英雄,杨瑞自然也有些问题要问他。

    等话多的闫瑞终于闭嘴了,古争冲低头的洛潇开口道:“借一步说话可好?”

    洛潇身体一震,小声开口道:“好。”

    跟着古争来到无人处,洛潇和古争之间出现了沉默。

    洛潇抬头,只能看到古争的背,还有他被山风吹乱了的头发。

    “也许你不知道,我在昏迷的那段时间,其实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

    古争正犹豫着该怎么跟洛潇说,洛潇已先一步开口。并且,她所说的情况,古争还真的不知道。

    “好吧。”

    古争开口,只有苍白的两个字。那天洛潇昏迷,他可是有说过埋怨的话语。

    “我修为是很低,不过我会努力。你这次来找我,不会是想要刺激我吧?”

    洛潇昏迷的时候,古争有说过‘洛潇啊洛潇,以你的修为,你说你不好好的跟着队伍,一个人跑出来做什么?’

    古争转身看着洛潇,目光中带有一丝歉意:“首先我很感谢你,为我保守秘密。其次,我来并不是要刺激你,而是让你不再难过。”

    “不再难过?”

    一提起难过,洛潇本就已经泛红的眼眶中,立刻有泪水滚落。

    “哎。”

    古争一声叹息,冲着洛潇的脸,伸出了手。

    片刻之后。

    古争离开了,而看着他背影的洛潇,脸上表情变得很平静。

    一天多的时间过的很快,在这段时间里,古争也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再去寻找什么资源。他给自己放了一个小假,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做了一点美食来犒劳自己。

    晴空突然变得很暗,犹如发生了日食一般。

    “轰隆隆!”

    滚滚惊雷之中,四周狂风大作,站在一座山顶上的古争,望着空中宛如银龙的闪电,口中喃喃道:“蜀墟要关闭了。”

    下一刻,古争觉得周身一紧,眼前光线一瞬间黑到了极致,又在瞬间明亮了起来。

    耳中充斥着鸟雀的叫声,空气中有熟悉的味道,这里是古争等人当初进入蜀墟的那个地方。

    进入蜀墟了三十个人,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了十四个。

    各门派代表,就在古争等人出现的地方附近,古争他们刚一出现,场面就喧闹了起来。

    “我司徒家的人呢?”

    “蜀山的道友们,我青城派的人呢?”

    “韩毅他们人呢?”

    焦急的询问,无疑是喧闹中声音最大的那种。毕竟蜀墟关闭只是瞬间的事情,众人出现也是统一的时间,至于那些没有跟随众人出现的人,答案只有一个,那便是他们死在了蜀墟之中!

    不管司徒家、青城派和灵剑宗三家如何焦急,峨眉派和紫云宫这边,则是一片欢呼和喜悦。

    峨眉的人一个不少,张天成、古安和柳影,都已经向古争报道,守在这里的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脸上都快笑出了一朵花。

    至于说紫云宫那边,楚晓晨带着三目灵狐出现,这无疑是全场最受瞩目的焦点,至少在她刚一出现的时候,惊呼声响起了不少。

    后山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喧闹了一阵之后,众人跟随蜀山掌门秦浩天离开了后山。

    蜀墟关闭的时间是在上午,按照惯例,进入蜀墟的这些人,在中午之前可以回到所属的

    住宿区休息,等到中午的时候,蜀山派将会大摆筵席,以示蜀墟落幕。

    但是,这一次蜀墟开启,死在其中的人数过半,并且还有前所未有的血魂出现,古争明白,中午前他是不能好好休息了,蜀山派肯定会对他进行问话。

    古争心中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印证,他猜的对也不对。

    对的是,蜀山派的人过来通知他,直接前往蜀山大殿中,详谈蜀墟中发生的事情。不对的是,所有进入蜀墟的人,都要前往大殿。

    “所有人都前往大殿,蜀山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按照惯例,即便蜀墟中死了几个人,可所谓的详谈,也都是单独跟蜀山的太上长老们接触!可这次,众人全部都要前往大殿,且负责这次详谈的人,不是蜀山的太上长老,而是蜀山掌门秦浩天。”

    “秦浩天虽是掌门,可分量却没有太上长老们重,他毕竟不是一个修仙者,发生了异常血魂的事件,太上长老们该亲自出面才对。”古争暗付。

    “大长老,这一个月的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呢?”古争问向无忧长老。

    “最近魔道活动有些频繁。今天早上,蜀山有三位太上长老,一同去了昆仑派,不知道所谓何事。”无忧长老道。

    古争的眉头皱了皱:“门派中呢?峨眉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掌门,蜀墟开启后没几天,蜀山进行了封山,我们这些呆着蜀山的人,算是失去了对外面事物的了解。至于说为什么要封山,蜀山方面并未给出解释,只说蜀墟关闭之后,封山就会解除。”无忧长老道。

    “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古争又问。

    无忧长老想了想又,最终把头摇了摇。

    又跟两位长老闲聊了几句,可能是心中有鬼的缘故,古争总觉得这次的大殿详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眼看大殿已在前方,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古争,又再次询问无忧长老:“大长老,蜀山离去的三位太上长老,是哪三位呢?”

    “是玄奇子、流云子和寒山子三位太上长老。”无忧长老道。

    知道了是哪三位太上长老离开蜀山,古争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嘴角更是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了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