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3章 馄饨塔的一部分
    杨澜波使用‘灭魔宝鉴’的时候,‘灭魔宝鉴’上的光芒是白色,光字同样也是白色,次只能同时针对个敌人,这是‘灭魔宝鉴’的第种神通,这种神通每天只能使用次。

    古争动用的是‘灭魔宝鉴’的第二种神通,金色的光芒暴起时,原本充斥在空间中的岩浆河光芒完全被压下,除了古争和血魂朱明之外,其他人的眼中尽是片金色。

    “啊!”

    正在跟三目灵狐对抗的韩毅和仇珊,同时出了惨叫。

    在‘灭魔宝鉴’的第二种神通里,九字剑印也是金色,在片金光之中,它根本无影无形,让人难以防范。

    但是,神通动者古争和血魂朱明,视线并不太受影响,这也让古争看到,在韩毅和仇珊四字入体惨叫的同时,血魂朱明伸手挥,有两个血红色的光球,从韩毅和仇珊的体内飞出,落入了血魂朱明的手中。

    “嘭嘭!”

    两声巨响,韩毅和仇珊的身体爆成了血雨。

    “唔!”

    血魂朱明声闷哼,古争将九字剑印的最后字,打入了他的体内。

    金光消失,血魂朱明再次出闷哼,嘴角溢出了道血线,他凭借实力,生生化掉了入体的剑印。

    “唔!”

    古争也是声闷哼,尽管他是修仙者,可他并非是炼精化气级别的那种存在,动用中级仙器的第二种神通,同样让他受到了反噬,他嘴角同样也有血线溢出。

    “啾啾!”

    古争受伤,楚晓晨非常焦急,而能够领会她心情变化的三目灵狐,立刻怒叫着冲血魂朱明挥动起了爪子。

    “嗖嗖嗖嗖!”

    犀利的爪风如暴雨般飞向血魂朱明,根本就不留给他喘息的时间。

    “该死的!”

    血魂朱明怒骂,赶在爪风飞来之前腾空而起,双臂猛的伸展,身体周围立刻出现了三块

    盾形的血气,环绕着他飞舞不断。

    “嘭嘭嘭嘭……”

    三目灵狐的爪风,被盾形血气尽数挡下,出连串的爆响。

    “个隐藏的修仙者,个仙级灵兽,好,你们很好!”

    仍旧悬浮在空中的血魂朱明,怨毒地扫了眼古争和三目灵狐,然后猛的吸鼻子,在他手中的两个血红色光球,被他吸入了鼻孔之中。

    “嗷……”

    吸入了两个光球的血魂朱明,仰天声长嚎,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更加血红,甚至是随着呼吸,鼻孔处都有血气进出。

    “本以为找到两个得力属下,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死了!不过没关系,他们死了就由你们来顶上!”

    被血魂朱明吸食的两个血红色光球,本来就是从他体内进入韩毅和仇珊体内的,这是个非常消耗能量的分裂过程。

    也正如血魂朱明所说,他是想找两个得力属下,这才不惜在他还很虚弱的时候做出了分裂。

    分裂除了会导致实力受损,在收回之后,血色光球也还需要个融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血魂朱明也不敢轻举妄动,这让他看着下方安然存在的古争伙,恨得差点没把牙齿咬断。

    “想由我们顶上,你死了这条心吧!”

    古争冷笑,心中满满的都是遗憾。假如在之前金光消失之后,他不是被反噬的无法再次动用中级仙器,那么在那个时候祭出‘地坨’,战斗应该也就已经结束了!

    可是如今,血魂朱明在吸食了两个血色光球后,实力明显是比以前增强了,想要再凭借‘地坨’结束战斗,只怕是不可能了。

    不过,古争所受到的反噬,并不像杨澜波所受到的反噬那么严重,他很快就能够动用‘地坨’了。可即便是如此,古争仍旧非常担忧,他觉得血魂朱明会是比他先步恢复的那个!

    除了不断攻击的三目灵狐,场面时显得有些‘安静’。

    楚晓晨是修炼者,这种战斗她插不上手。

    古争在等着反噬恢复。

    血魂朱明在重新融合着分裂出去的血色光球。

    不管是古争还是朱明,只要有个能先动手,必将是记大招!

    “楚晓晨,让三目灵狐放大招!”

    既然感觉血魂朱明会先步恢复,古争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大吼声的他,希望三目灵狐能为他再争取点时间。

    三目灵狐的最强神通,动起来也需要时间,不过这个时间很短。如果没有楚晓晨下令,三目灵狐自身肯定不想这么做,毕竟以它如今的境界,动这个神通,对它的损伤同样不小。

    “小狐!”

    楚晓晨指空中的血魂朱明。

    “啾啾!”

    三目灵狐出痛苦的叫唤,人立起来的它,身体在轻轻颤抖的同,白色的冷光泛起在皮毛之上。

    酝酿的过程大概有七息的时间,伴随着三目灵狐的又声痛叫,它‘眉心’处皮毛向两侧开裂,出现了个闪着冷光的竖眼。

    竖眼刚睁开,立刻便道光线从其中射了出去,化为了只巨大的三目灵狐虚影,扑向了空中的血魂朱明。

    “嘭嘭嘭……”

    爆响从朱明的盾形血气上传出,原本在三目灵狐爪风下,根本没什么损伤的血气盾牌,如今在三目灵狐的血脉神通攻击下,很快便出现了裂纹,有了要支撑不住的迹象。

    “融!”

    血魂朱明也终于在这时,将第个血色光球融合,实力又提升了截。并且,只要融合了第个血色光球,第二个血色光球的融合度,也会因此而加快!

    与此同时,盾形血气完全被三目灵狐虚影摧毁,三目灵狐虚影的爪子,也立刻拍在血魂朱明的胸口上。

    “啊!”

    刚刚实力提升截的血魂朱明惨叫,他被三目灵狐虚影拍飞,狠狠撞进了岩壁之中,引得整个方形空间都为之震荡。

    “融!”

    崖壁中的血魂朱明再次喊出了个字。

    然而,这次血魂朱明并非是将第二个血色光球融合,而是将两个三层血塔融合,变成了个六层血塔。已经融合了个血色光球的他,不再是不敢乱动的状态了!

    融合出的六层宝塔从崖壁中飞出,直接撞上了紧跟其后的三目灵狐虚影。

    两物相撞,整个空间再次生了震荡,六层血塔倒飞了回去,三目灵狐的虚影也因此淡化了些。

    “再来!”

    朱明大吼,倒飞回去的六层血塔,再次撞向三目灵狐虚影,而他本人也从崖壁中飞了出来。

    “嘭!”

    巨响再次传出,又是次两败俱伤的撞击。血魂朱明的嘴角涌出鲜血,三目灵狐的虚影也更加淡化。

    “融!”

    血魂朱明第三次喊出相同的字,最后个血色光球也被他融合,实力再次增强的他,还没来得及以睥睨天下的姿态扫视四周,便听到了古争的声厉喝。

    “地坨!”

    将‘地坨’祭出的古争,动了它的第二种神通。

    “去!”

    愤怒的朱明伸手指,六层血塔向着‘地坨’飞去。

    不管是六层血塔还是‘地坨’,都在飞出的时候变得很大。只不过,‘地坨’的大小远六层血塔,足足有间屋子般大的它,带着股沉重的威压,撞上了六层血塔。

    “嘭!”

    前所未有的巨响出,六层血塔被撞飞,方形空间中有碎石从顶部如雨点般坠落。

    ‘地坨’的第二种神通,除了本身变大之外,它所带来的威压也让人难以躲避!

    可是,六层血塔的强悍程度,更是出古争的想象,被撞飞的它竟然在血魂朱明的招手下,以更快的度飞到血魂朱明的身前,将他完全罩在了其中。

    “嘭!”

    巨响再次出,‘地坨’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落在了六层血塔之上。但是,强悍的六层血塔,生生抗住了重压,就连塔尖都没有被压弯。

    “吱……”

    空气为之震荡,出极为怪异的声响。‘地坨’仍旧在往下压,可依旧坚挺的六层血塔,让它根本无法下降分毫!场面因此陷入了僵局。

    “楚晓晨,跑!”

    动‘地坨’的第二种神通后,古争所受到的反噬已是极为严重,当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鲜血已顺着他的嘴巴,汩汩地往外冒。

    楚晓晨尽管没受伤,可动了血脉神通的三目灵狐,如今也没有了什么战斗力。古争拿不下血魂朱明,她留在这里也没用。

    “不!”

    楚晓晨泪奔,祭出了件环形仙器,砸向了六层血塔。

    “锵!”

    楚晓晨的仙器是低级,都还没等它碰到六层血塔,便被‘地坨’和六层血塔角力所产生的强大气场给弹飞了回去。

    “走啊!”

    古争冲楚晓晨大吼。

    古争明白,楚晓晨跟他不同,楚晓晨有三目灵狐代步,她的度会很快,她也许能够逃出生天!

    “哇……”

    望着喷血的古争,痛哭出声的楚晓晨,没有再做停留,她翻身骑上了已经变大的三目灵狐,风般的窜出了方形空间。

    楚晓晨离开,古争也蹒跚着离开方形空间,他要为楚晓晨多少争取点时间。

    “可恶,只要给我天的时间,我就能够恢复到定的境界,那个时候抓住你,不会比抓只蚂蚁难多少。”眼见古争要逃,‘六层血塔’下的血魂朱明,咬牙切齿道。

    “嘁!”

    古争停步,声嗤笑的他,冲着血魂朱明竖起了中指。

    “逃吧,尽量逃的远点,等‘地坨’的威力耗尽后,不管你们逃到那里,我都会将你们抓住!你、楚晓晨,都逃脱不了做我傀儡的命运!”血魂朱明猖狂大笑。

    古争明白,如今已是无力回天,‘地坨’没能将血魂朱明砸死或重创,便已经代表着,他们输掉了这场战斗。

    蹒跚的行走在通道中,古争所看重的人或物,个个的从眼前掠过。

    “这是要死了吗?都开始缅怀起来了!”

    古争嘴角浮现丝苦笑,随即便在心中吼了出来:“器灵,你丫的给老子出来!”

    “我在。”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听起来有些平淡,又有些难过。

    “餮仙不是十二圣人之吗?现如今他的传人,将要被个小小的血魂抹杀,你倒是给我点,能让我用来渡过劫难的东西啊!”古争咬牙道。

    “我所能给你的东西分为两种,种是属于我的珍藏,种是餮仙大人给我,让我当做奖励放给传人的。我的珍藏中,没有能帮你渡过这次劫难的东西。至于奖励物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所能预支给你的那些,同样也不足以让你渡过这次的劫难!看看你现在的状态,两件中级仙器的神通,就能把你反噬成了这样,有些东西虽好,可即便我给了你,你也用不了。”器灵道。

    “器灵,你知道不,其实有时候我真想抽你丫的,以前的你也太欠扁了点!”

    都到了这个时候,古争说话也没了顾忌。同时他也明白,器灵这次是真的没办法帮他了。

    “我知道你想抽我,我也知道我以前严厉了些,可良药苦口,我也是想让你快点成长啊!”器灵的声音显得很是难过。

    “得了,你也不用难过,我死了你就再找个餮仙传人,也许会比我更加的出色。”古争声音顿,冲着地上狠狠吐出了口血沫子:“哼哼,死我倒是不怕,只不过要是做血魂的爪牙,这可真是让人想想都级不爽的事情啊!”

    “你放心,你不会成为血魂的爪牙,想想欧阳海吧!如果血魂想让你成为他的爪牙,这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餮仙令中的餮仙印记,能够对付所有这种想要霸占你身体的法术,他如果那样做了,我保证他会死的很惨!”

    器灵的话,使得古争眉头皱起:“照你这么说,这岂不是柳暗花明又村?他都说了要让我成为他的傀儡,那自然是想要霸占我的身体!难不成这次的杀劫,还会让我收获到个像欧阳海那样的属下?”

    “不,震住欧阳海的不是餮仙印记,而是餮仙大人留在餮仙令中的缕神念!”

    “欧阳海那次也不是要霸占你的身体,他只是在探查你的身体,结果被餮仙大人的神念震住,并将餮仙印记烙在了他的掌心。”

    “餮仙大人留在餮仙令中的神念只有那缕,它会对餮仙大人认可的传人,起到次保护作用。那次的危机让欧阳海成了你的仆人,可也让你失去了珍贵的圣人保护!没有了圣人保护,血魂霸占你身体的时候,只要他警觉点,在没有侵蚀你神念前就现异样,那么只要他退出你的身体,他就不会受到什么损伤。虽然他的实力没有达到化神返虚的境界,可他的神念很诡异,我很担心他会现什么!”器灵解释道。

    古争颇感无奈:“这还真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

    “是的,靠别人终究不如靠自己。餮仙大人所做的切,就是希望你能在他所提供的少量保护下,依靠自身成长起来!”器灵认真道。

    “话虽如此,可餮仙大人难道就不怕,他付出心血资源培养到半道的传人,因为不能提前得到他所准备的些东西,就此夭折了吗?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尽管知道器灵说的有道理,可古争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尽管严师出高徒,可没有人的天性喜欢严师!

    “不,这不能说是得不偿失。你如果真的死在了这次的劫难中,对餮仙大人来说,他会庆幸,庆幸没在你身上付出太多。”器灵声音顿,随即问道:“古争,作为名修仙者,你知道什么是比天赋和背景,更加强大的属性吗?”

    “是什么?”古争问。

    “是气运!没有足够的气运,即便有天赋和背景,也终究是岁月长河中被大浪淘去的沙子。有足够的气运,化险为夷、迅崛起,甚至是逆天行事,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气运这种东西难以捉摸,但又真实存在。茫茫人海,你能够获得餮仙令,足以说明你的气运,要比般人旺盛许多倍!”

    器灵声音刚落,方形空间中便传出了血魂朱明的狂笑。尽管古争跟器灵的交谈,非常的省时间,可‘地坨’的重压,也终究是要结束了。

    “气运,太过虚无缥缈了。”古争叹息,随即又道:“血魂很快就要过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古争,在我心中,你已经是很出色的餮仙传人了。”器灵认真道。

    “哈哈,竟然能听到你这样的夸赞,着实不错!还有吗?再夸夸我也行,让我带着笑走,我估计我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古争大笑。

    会觉得在劫难逃,这倒也不是古争太过悲观,毕竟血魂很谨慎,如果不谨慎,之前也就不会让幽泉血族伏击、不会让仇珊和韩毅搞暗算。

    再说,血魂已经知道他是修仙者,这同样是件值得警惕的事情!血魂将他制住之后,会先仔细探查他的身体,这是极大可能会生的情况!器灵当然也知道这点,要不然之前,她也不至于那么难过。

    “对不起古争。”器灵竟然哭了,她哽咽着道:“作为辅助你的器灵,这次的事情我本该阻止你,可我却选择了纵容你,以至于让事情演变到了失控的地步。”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呢?”古争在器灵的话中,听到了丝隐情。

    “餮仙传人的第次境界战斗,如果获得胜利,会有丰厚的奖励。看到仇珊眼中有血气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次的战斗,十有会是境界。我没有提醒你,是想让你自己去应对,从而拿到境界战斗的奖励!”器灵哭道。

    “汗,这个你不用说对不起,如果真要说对不起,也是该对你隐瞒我有奖励可拿说对不起!你提前告诉我,至少也能让我更兴奋点不是?我兴奋,指不定长挥,也就干掉血魂了呢?”

    古争哈哈大笑,而器灵破涕为笑了下,又接着小声呜咽。

    “古争,我来了,你有没有感受到死亡的恐惧,有没有为之颤栗呢?”

    血魂朱明走出方形空间,手中拿着古争的‘地坨’轻轻抛动着,嘴角挂着残忍而又邪恶的笑容。

    古争莫名其妙地耸了耸肩:“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啊!”

    “死鸭子嘴硬!”

    血魂朱明呼喝声,拂袖挥之下,当初定住朱明和仇珊的血色旋风再次出现。

    “拜拜!”

    古争冲着血魂朱明做鬼脸,他赶在血色旋风到来之前,进入了洪荒空间。

    “可恶!”

    血魂朱明怒喝,随即以神念探查四周。

    “气机完全消失,可四周的空间并无异常波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去哪了呢?”血魂朱明喃喃自语,眼睛猛的又是亮:“如此诡异的凭空消失,难道你身上有什么了不得的空间仙器?你这是钻入了仙器空间?哈哈哈哈哈、财了,财了!”

    血魂朱明手舞足蹈的癫狂了阵,然后又冷笑连连:“以为不出声,我就会否定自己的判断吗?你想错了!告诉你古争,我可以在这里等你出来,也可以把你给轰出来!”

    “轰出来?他竟然能把我轰出来?器灵,有没有这个可能?”

    古争本就没想过,凭借洪荒空间可以逃命,洪荒空间的时效只有半小时,而血魂朱明早已锁定了他的气机!半小时过后,哪怕血魂朱明不在附近,也样能够将他找出来。可是,血魂朱明竟然说要把他轰出来,这让他感觉太过匪夷所思。

    “他的实力虽然强悍,可洪荒空间毕竟是由餮仙大人打造,想把你轰出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器灵肯定道。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呢?”古争皱眉。

    “难道!”器灵惊呼:“难道他有对付空间类仙器的仙器?不可能啊!这种仙器极为罕见,他个血魂,又怎么可能会拥有?”

    “融!”

    外面的世界中,血魂朱明声吼叫,第三座血色小塔跟六层血塔相融,变成个全新的九层血塔!

    “这、这塔上有空间能量的波动,这应该就是件能够对付空间类仙器的仙器!不过,这件仙器级别不高,但是即便级别不高,也应该能应了他所说的话!真是可惜,你的餮仙诀还未到四层境界,还未得到洪荒空间强化的奖励,要不然根本不用担心他的这件仙器!该死,可他为什么能够拥有这样件变/态的仙器呢?”器灵十分慌乱,以至于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

    “出来吧,我的奴隶!”

    血魂朱明冷笑,九层血塔被他祭出,古争立刻感觉到有股吸力产生,似乎要将他从洪荒空间中拉出去。

    “这、这!”

    古争瞪大了眼睛,震撼的感觉让他也语无伦次了!但是,这种震撼的感觉,并非是来自让人惊恐的吸力,而是来自九重血塔本身!

    “器灵,我怎么有种感觉,血魂朱明所用的九重血塔,它是我混沌塔的部分呢?”

    “什么?”

    古争吼出的声音,直接让器灵有了跳脚般的反应。

    “这、这,你是混沌塔的主人,你的感觉比我更精准,这塔跟混沌塔不太样,我也不好做出判断。不过,它如果真的是混沌塔的部分,也许事情会出现转机也不定!”器灵欣喜若狂。

    “可它就算是混沌塔的部分,咱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角角是认我做了主人,可是他不像你样,住在我的身体里面,他还在峨眉派的混沌塔中啊!而且,对于这‘九层血塔’,我完全就是种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古争很焦急,他的身体已被吸力作用的,有种要漂浮起来的感觉。

    “让我操控你的身体,我来跟角角沟通!”器灵急道。

    “角角远在峨眉,你怎么跟他沟通?”

    话虽如此,可古争还是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器灵。

    “你忘记了吗?我让角角呆在角落里,他才有了角角这个名字,在他的那个角落里,留有它的印记,这个印记通过神念,可以跟他进行沟通!”

    器灵匆匆给了古争解释,立刻通过印记沟通角角。

    “姐姐!”

    远在峨眉的角角,立刻给了器灵回应,他的声音有些兴奋,就像是个特别孤独的孩子。

    “小角角,今天找你不是跟你聊天,主人遇到危险了!他现在正被座‘九层血塔’威胁性命,主人觉得‘九层血塔’就是你身体的部分,这该怎么办啊?”

    “什么?是我身体的部分?主人的感觉肯定不会有错,这真是太好了!”角角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

    “别光顾着激动,主人可是有生命危险啊!这危机到底有没有办法解决呢?”器灵催促道。

    “当然有,不管它变成什么样,它终究是我混沌塔的部分!在它的内部,有个无法破坏的禁制,姐姐只需要以神念找到那个禁制……”

    角角如是这般,将具体的做法说了出来。

    “太好了,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啊!”器灵欢呼道。

    “别高兴的太早,我都快要被吸出去了,更何况就算操控了禁制,我如今的身体也做不了什么!”

    已经被吸到离地三尺的古争,赶紧提醒有得意忘形倾向的器灵。

    “放心吧!启动禁制,不像是让你动仙器神通,这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器灵声音顿,转而冷笑道:“个小小的血魂,竟然也敢如此猖狂,竟敢以神念锁定餮仙传人的气机,还让我无法解除是吧?我看你神念,究竟能不能够阻止我的入侵!”

    器灵冷笑,立刻以神念侵入了‘九层血塔’所产生的吸力中。

    “咦!你这是要干吗?”

    血魂朱明出好奇的声音。尽管他不知道对方意欲何为,但他还是以神念探入吸力之中,妄图对入侵的神念进行截杀。

    血魂朱明气势汹汹的神念,撞向了器灵所操控的神念,可谁曾想器灵所操控的神念,竟然像是飘渺幻身术中的‘飘’般诡异,它不仅没被朱明的神念撞碎,反倒是借力以更快的度,下子进入了‘九层血塔’的内部。

    ‘九层血塔’内部并不安全,其中如同刮着罡风般,很容易就会将神念吹散。器灵操控的神念,按照角角提供的安全路线,最终到达了禁制附近。

    “颤栗吧,血魂!”

    器灵的声音充满快意,她以神念探入了禁制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血魂朱明惊叫,他突然现被他炼化的‘九层血塔’,竟然不受他的控制了。并且,股强大无匹的气势从‘九层血塔’上出,让他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混蛋!”

    血魂朱明再度惊叫,对于再熟悉不过的‘九层血塔’,他竟然生出了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这、这是噬主!”

    心知不妙的血魂朱明,转身便向着方形空间飞去。

    血魂朱明动,‘九层血塔’也跟着动了起来,它带着股毁灭般的气势,狠狠砸向了血魂朱明。

    “咻!”

    声异响出,血魂朱明赶在‘九层血塔’到来之前,下子凭空消失。

    但是,血魂朱明的消失只是瞬间,‘九层血塔’的飞行轨迹变,立刻将他从虚无中砸了出来。

    “噗!”

    血魂朱明被击中,喷血飞出的同时,它果断脱离了朱明的身体,再次化为光球状态的它,试图逃脱‘九层血塔’的追击。

    可惜,它用同样的方法曾经逃过了蜀山太上长老的击杀,但却逃不过‘九层血塔’的噬主,那是种跟它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锁定,它就算躲进岩浆河都无济于事!

    ‘九层血塔’上红光闪,原本已经飞出段距离的血魂,点点的又被吸了回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光球上的血气如丝线般被吸出。

    还未到达‘九层血塔’跟前,血魂的颜色就开始生了淡化,这是本源能量被流逝的表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光球出的声音,要多惊恐就有多惊恐。

    “为什么?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

    古争已从洪荒空间中出来了,他冷眼望着血魂化为的光球,等待着它的覆灭。

    噬主是种特殊的伤害,这种伤害没有人不怕,在血魂的生生惨叫中,它最终被它最为得意的‘九重血塔’,从血红色的光球状态,生生吸成滴悬浮在空中的大大血珠。

    “来!”

    古争祭出血气玉符,血魂所化的血珠,立刻飞到了血色玉符上。

    似乎有看不见的漩涡,产生在了血色玉符之上,血魂所化的血珠,以种旋转的姿态,快没入了血色玉符内。

    血珠完全消失,血色玉符上光芒闪,古争也长长呼出口气。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

    古争没有想到,血魂朱明拥有的三座小塔,竟然是他混沌塔的部分。他也更没有想到,混沌塔的每层中,都有个作为后手的禁制,也正是由于这个禁制的存在,关键时刻让他反败为胜了。

    混沌塔,古争了解的还太少,有关它的疑问,也只能是等回到峨眉之后,好好的问问角角了。

    血魂算是彻底死了,‘九重血塔’也恢复成了小塔,古争将其收入了洪荒空间,然后又来到了朱明的尸体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