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2章 祸害
    “有什么不可能?”血魂附体状态下的朱明,冷笑着停在了距离韩毅和仇珊不远的地方:“以前的血魂不能附身人类,不代表我不可以,我可是历代血魂中的最强!”

    仇珊的腿在打摆,她又想起了云雾山谷中,血魂那根本就不是修炼者能够抗衡的手段。

    韩毅像是刚洗了头一般,满头满脸都是汗水,可是害怕归害怕,一丝阴狠也从他的眼中掠过。

    “去死!”

    韩毅突然发难,内劲从刁钻的角度,打向血魂附体的朱明。

    对于血魂的话,韩毅不能相信,他只能选择相信常理!因为一旦相信了血魂说的话,他怕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常理中,血魂附体成功后的短时间内,它仍然是处于一种虚弱的状态,韩毅想一次攻击就将血魂解决掉,从而结束这段超越常理的梦魇。

    “不自量力!”

    血魂冷哼,衣袖一挥之下,一道血红色的劲风将韩毅的拳头形内劲打散,然后又将他扫飞了出去。

    “嘭!”

    韩毅重重撞在了洞壁之上,落下来后脸上的惊俱更浓,他没能从梦魇中挣脱,反而越发的深陷了!

    “跑!”

    韩毅冲着吓傻的仇珊一吼,两人先后向着空间的通道处跑去。

    “咯咯!”

    血魂笑了,再次将衣袖一挥,跑到通道口的韩毅和仇珊,撞到了一张无形的屏障,两人又被弹了回去。

    看着再次爬起,徒劳的攻击着无形屏障的韩毅和仇珊,血魂冷笑着慢慢往前走。

    “怎么,我是不是又一次出乎了你的预料?其实不光是出乎了你的预料,就连我自己的预料也都出乎了呢!没想到人的身体会这么好用,这也不枉我一路都没附体,带着你们进入这地穴之中!而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对于我的附体入侵,竟然没有丝毫反抗,假如他有那么一点点的抵抗,我的附体入侵都不会这么轻易成功,你说这好玩不好玩?”

    血魂站在韩毅和仇珊的背后,如同聊天一般说了一堆话,而韩毅和仇珊却只顾着攻击无形屏障,想要赶紧逃脱!场面就好像是一只心中有数的猫,看着两只自认为能逃脱的老鼠一般。

    “跟他拼了!”

    仇珊突然转身,一掌劈向了血魂。她现在真的是悔恨交加,没想到在朱明这件事上的漠视,会造就了如今的局面。

    “去死吧!”

    韩毅也转身了,他一脸狰狞的扑向血魂,这明显就是极度恐惧后的狗急跳墙。

    “呼……”

    血魂张口一吹,两股红色的旋风突然出现,它们不仅粉碎了仇珊和韩毅的攻击,还将他们的双脚卷的离开了地面。

    韩毅和仇珊的身体,被固定在离地一尺高的地方,无法动弹的他们满目绝望。

    “知道这具身体的上个主人有什么愿望吗?他想让你们死,想让你们惨死!”血色朱明站在仇珊和韩毅身前,阴森森地笑着:“我答应了满足他的愿望!但是呢,惨死有很多种方式,我觉得像他这样的死法,也应该算是惨死吧?”

    血魂所说的‘他’指的是朱明,而在他话音落地之时,朱明的额头上突然开出一个大洞,从中窜出了一条血淋淋的东西,就如同是被剥了皮的双头蛇一般恶心。

    ‘双头蛇’的两个头,分别戳进了韩毅和仇珊的嘴里,两人原本不能动弹的身体,顿时在空中如同发了羊癫疯似的抽搐了起来。

    此时此刻,古争和楚晓晨,刚刚到达古争之前见过的那条岩浆河附近。在来此的路上,古争他们又遭遇了一些幽泉血族的袭击,多少耽误了一点时间。

    气温很高,古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可楚晓晨的额头上,却是瞬间汗如雨落。

    “小狐。”

    楚晓晨轻唤一声,三目灵狐灵动的眼珠一转,张嘴似乎要对楚晓晨喷出一些什么。

    “等一下!”

    古争出声唤停,而非常通灵的三目灵狐暂停了将要做的事情,以狐疑的目光望着古争。

    楚晓晨的修为仍旧是五层后期,在来自的路上,古争曾见过三目灵狐冲她吐出了一口寒雾,也正是寒雾的作用,才能让她扛得住高温。

    “把这个吃了,它能够帮你抵抗炎热。”

    做好的‘火灵食修’,古争还有不少,倒也没必要让三木灵狐消耗它的寒雾。

    楚晓晨没有问古争递来的是什么,吃过之后‘火灵食修’很快生效,她的美目也跟着亮了起来:“怪不得你们在这里都没事,原来是吃了这个!”

    “啾啾!”

    三目灵狐叫唤着冲古争挥抓。

    “你也想吃这个?”

    古争笑了,这个毛色驳杂的小东西,模样其实还挺可爱。并且,它被楚晓晨收服之后,对于矿区中发生的事情,似乎没有了记忆,这一路上对古争表现的还很亲热。

    “啾啾!”

    三目灵狐又是点头,又是冲着古争挥抓。

    “哈哈!”

    这样的环境中,古争难得的笑了,他想起了不知道身在何处的长嘴狗。

    “吃吧!”

    古争将‘火灵食修’给了三目灵狐一份,并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对此,三目灵狐表现相当温顺。

    “古争,按理说咱们也算是熟人了,可为什么再次相见,你我之间反倒更有距离了?”眼见古争心情大好,犹豫的楚晓晨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惑。

    古争一愣,她没想到楚晓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然也就更没想到楚晓晨会问,可楚晓晨既然问出来了,这件事情也不好解释,他也只能是笑着说了句:“没什么。”

    当初在矿区,古争之所以会帮楚晓晨,完全就是被她跟他道侣之间的感情所感动。古争没有想过要楚晓晨什么回报,也没有想到楚晓晨会在地穴中出现,并且跟他走到了一起。不过,古争会跟楚晓晨保持距离,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为了避嫌!

    楚晓晨跟洛潇、凌氏三姐妹都不同,她是有道侣的人,且她跟她道侣之间的感情,已到了让古争肃然起敬的地步,这让古争不想有任何关于他和楚晓晨风言风语的传出。所以,再次见到楚晓晨之后,古争对于她柔和的声音,表现的特别平淡。

    可是如今,楚晓晨明显是没有多想,才问出这样的问题,古争也不好把他所想的东西说出来。毕竟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面对古争的回答,楚晓晨眉头皱了皱,也没有多问什么。

    “按照血色玉符的指引,血魂就在通道之中,且跟咱们之间距离已不算很远,接下来需要更加小心了!”

    古争望了眼头顶上方漂浮的血色玉符,其上有红色的光点忽明忽暗。

    看古争神情凝重,楚晓晨开口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血魂已经附体了吗?”

    “是的!杨澜波之前告诉我,血魂还没有附体,其实我并不相信。”

    “血魂附体并不是什么难事,之前可以说它是被杨澜波他们,逼的没有时间附体,也或者说是它没找到合适的附体对象。”

    “可是,勋魂进入地穴的时间已经很久了,附体时间它具备,地穴中那种很大的蜥蜴,也不失为一种非常好的附体对象,但它为什么还是没有附体成功呢?这些无法解释的疑点,甚至让我觉得,血魂是故意引人来追杀!”

    经古争这么一说,楚晓晨的目中也浮现出了凝重。

    “走吧!”

    古争来到岩浆河边,‘一元阵盘’上光芒一身,立刻有个玄妙的光阵浮现在了他的脚下,不断旋转中如影随形。

    古争纵身一跃,已经到了岩浆河的对岸,然后回头冲楚晓晨一点头,楚晓晨也带着三目灵狐越过了岩浆河。

    古争是空前的谨慎,虽说血魂在云雾山谷中被蜀山派的太上长老所伤,即便是附体,实力也是大不如以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只要附体成功,只怕仍旧不是修炼者能够抗衡的存在。

    古争是修仙者,可他没到炼精化气的境界,本质上跟修炼者的差别还很大。

    楚晓晨有三目灵狐,之前蜀山派的人说,她是修仙者之下的第一人,可这也仍未脱离修炼者的范畴。

    不管是古争继承蜀山派的那些仙器,亦或者是楚晓晨的三目灵狐,对于两人而言,这都是外力!借助外力,始终都没有本身强大更让人有底气。

    “嘶嘶……”

    古争和楚晓晨才刚进入通道没多久,前方便有异响传出,足足二十多只火山蜥蜴向他们冲来。

    “小狐!”

    楚晓晨唤了一声,三目灵狐人立起来,冲着奔来的火山蜥蜴挥动起了爪子。这些东西,别说是二十多只,就算是五十多只,也同样近不了三目灵狐的身。

    “你自己小心!”

    前方交由三目灵狐对付,古争冲回来路的同时,叮嘱了楚晓晨一声。

    来路上有一片暗红色的身影,如同是移动中的熔岩!它们同样也是火山蜥蜴的一种,是从岩浆河里面跳出来的,数量也有二十多只的样子。

    “滋滋……”

    眼见古争靠近,身体如同熔岩般的火山蜥蜴,张口向着古争喷出岩浆雨。

    古争不闪不避,冲入‘岩浆蜥蜴’群中,疯狂挥动着唐墨。

    ‘岩浆蜥蜴’古争并非是第一次遇到,在前往岩浆河的路上,他和楚晓晨遭遇的幽泉血族袭击,其中就有这种‘岩浆蜥蜴’,因此他对‘岩浆蜥蜴’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

    岩浆蜥蜴跟火山蜥蜴不同,它们并不擅长爪牙攻击,伤敌基本上靠的就是岩浆。

    可惜,古争并非一般的修炼者,他已经拥有了不属于他这个境界的本命真火,别说是有‘一元阵盘’的保护,就算是没有‘一元阵盘’的保护,他也不惧怕这些高温岩浆的伤害。

    在唐墨的舞动下,一段段岩浆蜥蜴的肢体坠地,化为了熊熊燃烧的烈焰,古争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对岩浆蜥蜴展开疯狂的屠杀。

    “小心了,有一只融岩蜥蜴,要从你左手边五米的洞壁中出现。”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的脑海中,而她所说的融岩蜥蜴,正是那种可以消融岩石的巨大蜥蜴。

    “楚晓晨,让三目灵狐准备,融岩蜥蜴将要从这个位置出现!”古争伸手指向了器灵点名的位置。

    楚晓晨那边,三目灵狐已经将火山蜥蜴全部解决,她正在静静的观看古争战斗。听古争这么一说,眉头皱起的楚晓晨深感惊奇,她距离古争所指的位置很近,可为什么发现异常的人是古争?别说她没有发现,就连非常机警的三目灵狐,也都没有任何提醒!

    惊奇归惊奇,楚晓晨仍旧是以心神沟通三目灵狐,而三目灵狐也立刻站到了古争所指位置的对面。

    融岩蜥蜴楚晓晨还没见过活的,不过当她对着融岩蜥蜴的尸,体询问三目灵狐的时候,三目灵狐表示它能够收拾融岩蜥蜴。

    “嘭!”

    并未让三目灵狐久等,在它站过去的片刻后,融岩蜥蜴已经将洞壁撞破,从中露出了一个硕大的脑袋。

    “呲呲!”

    脑袋露出来的融岩蜥蜴,看到三木灵狐的时候,眼神明显是有所变化,身子都还未从洞中钻出,便先一步喷出了腐蚀性很强的雾水。

    “呼……”

    三目灵狐也张开了嘴巴,一股寒雾从口中喷出。

    之前三目灵狐为楚晓晨加持的时候,它所喷出的寒雾像是一个小小的云朵,而此时喷出的寒雾,则如同是一阵狂风!

    温度极高的地穴之中,三目灵狐的寒雾让融岩蜥蜴的雾水变成了冰珠,惊得融岩蜥蜴怪叫着向洞中退去。

    可惜,融岩蜥蜴就算退的再快,也不及寒雾席卷的速度快,它的身体一触碰到寒雾,立刻有了要结霜的迹象。

    三目灵狐的寒雾并不止一口,它在不断的喷吐中,身体向前洞中逼近。

    “嗷嗷……”

    洞中融岩蜥蜴的惨叫,从最初的雄浑有力,到后来的孱弱至极,前后仅仅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当三目灵狐停止喷吐冰雾的时候,庞大的融岩蜥蜴,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

    几乎是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杀死,在被冰冻的过程中,融岩蜥蜴曾想要自爆头顶肉球,可还没等它的肉球完全膨胀,便已在三目灵狐的特别照顾下,率先变成了一个冰球。

    站在冰雕旁的三目灵狐,抬起爪子拍在了冰雕之上。

    “哗啦……”

    庞大的冰雕顿时解体,成了一堆玻璃珠大小的碎块。

    望着走出洞口的三目灵狐,古争睁大眼睛喃喃出声:“楚晓晨,你可发财了!”

    “是啊!驯化后没几天,它便在我的帮助下,提前进入了成长期。好在咱们遇到它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幼崽,要是那时候遇到现在的它,咱们一定拿不下来!”楚晓晨望着三目灵狐,眼中一片感慨。

    “成长期跟幼崽期真的非常不同!”古争点头说了句,随即走到楚晓晨的身旁,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问出了犹豫很久的话:“楚晓晨,三目灵狐还有什么别的神通,是我所没有见过的?”

    古争小声问话,这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如今所在的位置,距离血魂已不算太远,而幽泉血族有战术的配合,明显是来自血魂的授意,这让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可是,于古争而言,他觉得他所问得话有些自私,这也正是他犹豫至今的原因!毕竟三目灵狐有什么神通,这算是楚晓晨的底牌,而楚晓晨对于他的秘密和底牌,可并没有像他这样询问过。

    楚晓晨没有犹豫,同样是用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出了三目灵狐的最强神通。

    没有多做什么停留,古争和楚晓晨继续上路。

    片刻之后,远处似乎也有岩浆河,特殊的红光让通道中变得亮了一些。

    “救、救我!”

    通道的前方,躺在地上的仇珊,费力的向古争和楚晓晨伸出手。而在她的身旁,还躺着一动不动的韩毅。

    “灵剑宗的仇珊和韩毅!”

    楚晓晨皱眉,本想过去看看两人怎样,但一看到古争目光中的凝重,她也就没有冲动的立刻上前。

    本来就跟灵剑宗的人关系不怎么样,现如今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古争不可能冲动的奔过去。更何况,‘火灵食修’的时间已到,仇珊又是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她没可能还活在这幽泉血族的巢穴深处。

    心中是戒备到了极点,可古争表面上没有太多表现,他开口向仇珊发问:“你们在这里遭遇了什么事情?朱明呢?”

    “我、我们在后面的一个大空间中,遭、遭遇了不少幽泉血族。尽管最终我们将那些幽泉血族全部杀掉,可、可朱明也因此战死,而韩领队只怕是也已经不行了!”仇珊虚弱道。

    “你们临阵脱逃,就是想来这里寻找血魂的吧?血魂呢?”古争冷笑。

    “血、血魂我们没有发现,不过它应该是藏在了岩浆河中。古、古掌门救救我,快给我一些琥珀膏,我要撑不住了。”仇珊抬头,满目哀求的望着古争。

    “古争小心,她眼中有幽泉血气!”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脑海。

    此时古争距离仇珊还远,超出了器灵可探查的十米范围。但器灵能借助古争的眼睛去看东西,这也使得她在仇珊的眼中,发现了古争看不出的蛛丝马迹。

    “她的眼中,怎么会有幽泉血气!”

    古争颇为震惊,毕竟在蜀墟开启的历史中,还从未有过幽泉血气侵袭修炼者的情况发生。

    “蜀墟中所有幽泉血族的产生,要么是生灵在‘血穴’附近被血气侵袭所产生,要么是被幽泉血族或血魂身上的血气侵袭所产生。从血色玉符上看,血魂所在的位置距离此已经非常近了,仇珊眼中会有血气,十有八九是被血魂侵袭了!”

    “另外,关于幽泉血族的事情,在地穴中寻找血魂的时候,我也曾问过杨澜波。”

    “蜀山派的历史中,他们曾经历过灭门危机,造成这一切的人,正是当初的魔道大能幽泉血魔。而幽泉血魔之所以能够那么厉害,正是因为他曾经进入过血穴,在那里面练就了一身绝世魔功!”

    “在幽泉血魔横扫四方的那个年代里,他曾以血气侵袭过很多修仙者,凡是被血气侵袭的修仙者,几乎无一例外的成了他的爪牙,造就了他的辉煌!”

    “从杨澜波提到这一些历史上判断,血气不是不能侵袭人,只不过在幽泉血魔死后,血穴又被封印,血气侵袭人的事件再没有发生过。”

    “异变的东西不能以常理论之,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这一代的血魂不同以往,它能在蜀山太上长老的击杀下逃走,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它的不凡!”

    “我还是不要冒险去仇珊他们那里探明情况为好,她已经被血气入侵,这也不是我所能够祛除的。救她,就是在玩农夫与蛇,既然如此,我还是把蛇掐死为好!”

    心念电转之中,古争已有了决策!他将‘傲风竹箭’悄悄祭出,穿向了躺在趴在地上的仇珊。

    绿色的箭矢刚一出现,楚晓晨首先便睁大了眼睛,她自然认得傲风竹箭原本是属于谁的东西!更何况,古争用‘傲风竹箭’对付的人,竟然是灵剑宗的仇珊!虽说几大门派都是出自蜀山,理当同气连枝是场面话,可楚晓晨万万没有想到,古争会在蜀墟中做出这种阴狠的事情!

    “咻!”

    原本孱弱的仇珊,口中发出怪叫,她竟然赶在傲风竹箭刺中她之前,以一种诡异的速度闪开了。

    古争眉头一皱,傲风竹箭于空中急转,又向着地上的韩毅刺去。

    原本一动不动的韩毅一跃而起,同样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躲过了‘傲风竹箭’的穿刺。

    “别傻站着了!”

    古争厉喝,仍旧是被异变震惊的楚晓晨一个激灵,立刻让三目灵狐对仇珊和韩毅发动了攻击。

    “古争,你好残忍,竟然要杀我们,蜀山一派理当同气连枝的呀!”

    韩毅怪笑,他和仇珊如今以一种非人的姿态趴在通道的顶部,逃跑的同时,裸露在外的皮肤,迅速变成了血红色。

    “邪魔歪道!”

    古争冷笑,‘傲风竹箭’穿向通道的顶部,仇珊和韩毅又被逼的跳了下来。

    “啊!”

    跳下来的仇珊和韩毅,同时发出了惊叫,通道中密集的爪风,将他们身体挠出了恐怖的伤痕。

    “嘭……”

    仇珊跟韩毅的身体,同时爆成了血雾。其中一部分加速逃跑,另外一部分则是弥漫在了空气中,阻挡住了古争和楚晓晨的视线。

    古争没有立刻紧追,而是手掌来回的舞动,以内劲先将血雾吹散。

    “怎么,被吓到了吗?”古争淡淡地问。

    “是啊,被你和他们吓到了!”楚晓晨苦笑,随即耸了耸肩:“青城派赵信的仙器,就是你的秘密吗?”

    “是,但不全是。”

    古争望着楚晓晨,表情依旧是那么平淡,但他的目光,却是直视楚晓晨的明眸。

    在古争的注视下,楚晓晨将眸光错开,头也低了下去。

    “不管你的秘密是什么,我看到了也当没看到。”楚晓晨小声说道,而这样的承诺,在她跟着古争的时候就已经许下。

    古争岔开了话题:“走吧,幽泉血族的厉害你也看到了,接下来咱们一定要小心谨慎。”

    楚晓晨点头,随即又问:“事情似乎比咱们想象的还要糟糕,咱们要不要制定一些计划?”

    古争走到楚晓晨身旁,用只有两人能听到声音开口:“前面会有什么等着咱们,这是目前咱们无法想象的,见机行事吧!如果真要制定计划,假如会出现非常厉害的存在,我为主、你为辅,厉害的存在交给我,你先将那些小兵清理,然后再帮我。”

    “这样可以吗?”

    楚晓晨目露担忧,如果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她会觉得是不自量力,可古争在明知道她有三目灵狐的情况下,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么他一定是有所依仗!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傲风竹箭’不全是他的秘密。

    “可以。”古争给出二字答复,随即望向楚晓晨的目光变得很严肃:“楚晓晨,假如事不可为,你要把保命放在第一位,你要记得离开蜀墟你还有事要做,别头脑发热的把命搭在这里!”古争说完,转身前行。

    楚晓晨望着古争的背影,愣了两秒的时间,然后抬腿跟上。

    通道尽头的方形空间,古争和楚晓晨很快就到了。

    方形空间很大,在空间的一侧站着朱明、韩毅和仇珊他们三个。

    望着已经进入方形空间的古争和楚晓晨,朱明三人同时笑了。

    “没想到,你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朱明称赞道。

    “我也没想到,这三个逃兵,最终竟然会成为祸害。”古争冷冷道。

    血色玉符上的光点,已经指明了朱明就是被血魂附体的人,所以古争也对血魂朱明格外的留意。

    “即便你们比我想象中的厉害,可也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愚蠢,你们竟然敢追进来送死?真是不自量力!”血魂朱明冷笑。

    “我们愚蠢?我看未必!首先你在云雾山谷中,已被蜀山派的太上长老打残,即便是再度附体,实力也肯定不如以前。再说了,血魂附体在短时间内,还是会很虚弱,即便你拥有不俗的战力,可现在也绝对不是你全胜的时候!更何况,如果你有杀我们的把握,为什么在过了岩浆河后,又让那么多的幽泉血族来送死,又派仇珊他们来暗算呢?”古争笑道。

    血魂朱明的嘴角轻轻抖动了下,随即眼睛也眯了起来:“你知道这三人是怎么被我附体的吗?他们就是吃了相信常理的亏!知道什么叫猫戏老鼠吗?派属下过去跟你们热热身,这就是猫戏老鼠!”

    “我的猜测究竟是对是错,不试一下永远都不会知道!”

    古争咆哮出声,‘引雷玉符’被他祭出。

    “那就试试吧!”

    血魂朱明也是一声咆哮,他们三人的手中,同时出现一座高有三层的血红色小塔。

    “咔嚓!”

    古争让‘引雷玉符’所产生的雷电,劈向了仇珊。

    对于这三个异类,古争的策略是先解决掉小兵。而对方的策略,则是要先解决掉楚晓晨,从而废掉看起来最为强大的三目灵狐。

    闪电被仇珊躲过,三座血红的小塔,则是在飞出的过程中变大,带着一种强悍的威势,砸向了古争和楚晓晨。

    古争脚步连连晃动,以某种玄妙的轨迹,不断踩踏着脚下的光阵。他头顶上三人合抱粗的红塔,随着他的走位,砸下的速度顿时减缓。

    “嘭!”

    当古争踩出第七步的时候,原本‘一元阵盘’加持在他身上的白色光芒,突然一下子如同烈焰一般暴涨,直接将砸下的红塔震飞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

    血魂朱明惊叫出声,他附身在朱明身上,也拥有了朱明的记忆,‘一元阵盘’尽管攻守兼备很强大,可绝对没有古争使用起来的这般威力。

    “嘭嘭!”

    几乎是紧跟着血魂朱明的惊叫,砸向楚晓晨的两座红塔,同样也是无功而返。三目灵狐以它的寒雾,冻住了两座红塔,已至于飞回去的红塔上,还挂着一层白色的冰霜。

    “好!”

    古争一声叫好,虽然知道三目灵狐的寒雾很厉害,但它的厉害程度,还是超出了古争的想象。既然三目灵狐如此厉害,古争也就没必要将厉害的仙器神通,留给最为强大的血魂朱明了。

    几乎就在古争叫好的同时,血魂朱明拂袖一挥,一连串由血气构成的骷髅头,呼啸着飞向了古争。血魂朱明改变了战术,他觉得古争比仙兽三目灵狐还要危险!

    血气骷髅头的数量过百,它们挤在一起如同一条长龙,飞行中浩大的声势,看得人心惊胆战。

    此时的古争,就是一个发光体,如火焰燃烧般的白光在弹回红塔之后并未消失,仍旧在古争的体外保护着他!

    古争是修仙者,‘一元阵盘’、‘灭魔宝鉴’、‘天牌’、‘地坨’这些中级仙器,在的手中所能爆发的威力,都比在修炼者的手中更家强大。甚至,古争还能发动其中,修炼者无法发动的神通!这也正是杨澜波在知道楚晓晨有三目灵狐的情况下,仍旧是选择将重担交给古争的原因。只可惜,‘天牌’的神通,杨澜波已经用完,要不然古争会更有底气!

    “嘭嘭嘭嘭……”

    古争身旁爆响不断,血气骷髅头撞向护体白光后破碎,化为浓郁的血气,挤压着原本高有两米的护体白光。

    护体白光在血气的挤压下不断收缩,古争也已将‘灭魔宝鉴’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