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1章 血魂附体
    古争本以为当他们杀回去的时候,身处于火山蜥蜴群中的蜀山派弟子,肯定已经死光了。但是,竟然还有两个人没死!

    这两个人,一个是负责殿后,持有‘一元阵盘’的那名蜀山弟子,另外一人竟然是本来就伤重的杨澜波。

    杨澜波的胸口处,似乎是有什么仙器在闪光,而他的体表覆盖了一层光罩,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那些想要攻击他的幽泉血族,只要靠近一定的范围,就会被光罩弹开,也正因为是这样,处于昏迷状态的他,至少是拖住了二三十只幽泉血族。

    杀回去看到幸存者的一路并不轻松,本来跟着古争的四个人,已经变成了三个,又有一名蜀山弟子被幽泉血族咬死!至于另外的三个人,身上或多或少的也都有伤势。

    此时通道中已没有了腐蚀所产生的雾气,众人所能看到的距离也变得更远,如今的情形是:地上躺着昏迷的杨澜波,持有‘一元阵盘’的蜀山弟子,正在火山蜥蜴群中,尽可能的向着古争他们靠近。火山蜥蜴一共还有五十多只,但在这并不宽敞的通道中,它们也施展不开爪牙,而古争他们四人,正在火山蜥蜴的阻挠下,尽可能向着杨澜波他们靠近。

    地势狭窄导致了火山蜥蜴群,不可能对古争等人一拥而上,而古争等人对付起它们也并不轻松,它们仍旧会踩着同伴的背,对古争等人猛扑!

    在这样的情况下,古争等人每向前挺进一米,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并且,这还是建立在一大半火山蜥蜴,被通道中幸存者吸引的前提下,如果没有通道中的两个幸存者,古争他们只会是被逼的节节后退。

    “师叔,感觉撑不住了。”凌冰冲着古争的背影喊。

    “对啊师叔,我们已经尽力了!”凌雨同样也撑不住了,而这样的劝阻,早就片刻前就有了。

    “古掌门,咱们还是撤吧,无力回天了!”片刻前凌雨他们劝阻的时候,古争身后仅存的蜀山弟子还想着救人,可是如今连他也放弃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古争那样,有‘峨眉光罩’防身,又有着诡异的飘渺幻身术,他可以像只疯虎一般冲在最前面拼杀,可另外的几个人身上都已有伤,也是真的无法再持续这样危险的战斗了。

    “撤吧!”

    古争没有回头,眼中尽管还有不甘,可也打算放弃了,正如凌雨他们所说,他们已经是尽力了。

    “实力,实力!”

    转身向通道中跑去的古争,心中狂呼着两个字。

    尽管古争跟蜀山派的人,算不上有什么交情,可既然参与了追杀血魂的行动,古争也不想失败!可是如今,追杀血魂可以说是失败了,没有杨澜波的血色玉符做指引,他就算有心寻找血魂,也没有了具体的位置。更何况抛弃队友,这真的不是古争本心所愿!

    “古争!”

    一声熟悉的呼唤,突然传入了刚跑没多远的古争耳中,这声呼唤使得古争睁大眼睛,满目兴奋的停下了脚步。

    “楚晓晨!”

    “晓晨师叔!”

    古争的呼唤和凌雨姐妹激动的声音同时响起。

    楚晓晨,这个一直都没有出现的女子突然现身,着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蜀墟深处没有见到楚晓晨,古争本以为她是在驯化三目灵狐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岔子死掉了,可谁曾想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还带着那只仙兽级别的三目灵狐,这让人怎能不兴奋!

    “小狐,杀!”

    楚晓晨娇吒一声,三目灵狐像当初对付古争他们那样,人立起来挥出一道道撕裂空气的爪风。

    “嘶嘶……”

    向着楚晓晨冲去的火山蜥蜴,立刻惨叫着倒地,身体被爪风挠的稀烂。

    “杀回去!”

    古争是彻底来了精神,其实不光是他,原本不能再战的凌雨等人,也如同是潜能爆发了一般,全都不要命的往回冲。

    三目灵狐的强大,当初在矿道之中已有展现!古争可以肯定,有了三目灵狐和楚晓晨的加入,解决掉剩余的火山蜥蜴完全不是问题。

    “咻!”

    三目灵狐发出尖锐的叫声,这声音听在人耳中不算什么,可对于火山蜥蜴而言,明显是有着特殊的效果,它们如同陷入了疯狂一般,全都不要命的向着三目灵狐冲去。

    密集的爪风,如同暴雨一般席卷向火山蜥蜴群,其所带来的效果完全就是在收割生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靠近三目灵狐,倒在地上的火山蜥蜴,已经快将四米多高的通道给堵住了!

    “好厉害的三目灵狐!”

    已经展开屠杀的古争,忍不住一声赞叹!被楚晓晨收服之后,三目灵狐的爪风攻击,明显是比初遇时更加强悍,至少在矿道中的时候,爪风的产生速度,根本就没有现如今的快。

    仙级灵兽三目灵狐的强势登场,使得战斗很快便结束了。

    “晓晨长老,还好你赶来的及时,有了你的加入,这真是太好了!”

    “恭喜晓晨长老,有了这只三目灵狐,修仙者之下,你当为第一人了!”

    蜀山派的两人,激动的差点没扑到楚晓晨身上。

    “还好。”

    楚晓晨皱眉,对蜀山派两人以平淡的二字回应,而她那寻找的目光,似乎想透过奔来的凌雨和凌冰,看到她们身后的情形。

    “晓晨师叔!”

    凌雨和凌冰眼圈都红了,一左一右的抱住了楚晓晨。

    “还以为你出事了,真是吓坏我们了。”

    “师叔竟然驯服了一只三目灵狐,等回到门派之后,这肯定是要好好庆祝一番的。”

    凌雨和凌冰抱着楚晓晨,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好了好了,眼下还有正事要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楚晓晨摸了摸两人的脑袋,然后将她们推开,径直走向了蹲在地上的古争。

    “你还好吗?”楚晓晨开口,声音说不出的柔和。

    不管是蜀山派的两人,还是凌雨和凌冰,听到楚晓晨这样对古争说话,眼睛瞬间睁得很大。

    拥有一只三目灵狐,别说是一派掌门,就算是蜀山的太上长老们,以后都会对楚晓晨很关照,可她竟然以这种语调跟古争说话,这让蜀山派的两名弟子想不通。

    不仅是蜀山派的弟子想不通,就连凌雨和凌冰也想不通,在她们的印象中,楚晓晨根本就不认识古争,且对古争的印象一点都不好!

    可是如今,实力暴涨的晓晨师叔,竟然会这样跟古争说话,这让凌冰她们简直是吃惊到了极点!毕竟她们所了解的晓晨师叔,说话要么平平淡淡,要么就是冷冷冰冰,就算是跟掌门人说话,脸上都极少出现笑容!而她刚刚对古争的态度,明显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柔和。

    “晓晨师叔怎么好像见到了亲人?”凌雨小声道。

    “不,我觉得更像是见到了恋人!”凌冰的声音有些酸溜溜。

    “我还好,恭喜了!”

    古争抬头看了眼楚晓晨,立刻又把目光垂下,刚刚舒展的眉头,又一次紧紧皱了起来。

    古争的一只手放在杨澜波的身上,而杨澜波身上的那层护罩,也已在刚在战斗的时候消失了。

    “杨执事!”

    蜀山派的两人,这时候才从劫后余生的兴奋中清醒,他们赶紧来到了古争身旁。

    “杨执事现在情况怎样?”

    “古掌门这是在干吗?帮杨执事疗伤吗?”

    蜀山派幸存的两人,一人一句的焦急询问。

    “杨执事接连动用中级仙器,本身就已经被反噬的不轻。他的这枚护心镜,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仙器,在他昏迷之后自动保护着他,可同时也在缓缓抽取着他的生命气息!

    在杨澜波的胸口,有一枚破碎的护心镜,之前光罩中在他胸口闪光的东西,也正是此物。

    “如今的杨执事,已经是油尽灯枯,我对他的救治,也仅仅是通过特殊的手段,让他还能再清醒一次罢了。”

    古争叹息,手掌撤离了杨澜波头顶,救治已经完成。

    “唔!”

    杨澜波发出一声闷哼,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古掌门!”

    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刚一清醒过来,杨澜波便立刻抓住了古争的胳膊,其炙热的目光如同是看到了天材地宝。

    古争苦笑,眼神示意杨澜波。

    “你们先离开一下,我有事要跟古掌门单聊。”会意的杨澜波立刻将众人支开。

    “古掌门,你、你是一名修仙者?”众人走后,杨澜波瞪大眼睛问。

    之前杨澜波所谓的昏迷,并非是真正的昏迷,而是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人虽然醒不了,可对周围的一切都有感应。

    古争对杨澜波的救治,自然用的是仙力,而这种深入体内的治疗,器灵也无法帮他掩盖,所以杨澜波也就发现了古争的秘密。

    “是的。”

    杨澜波已是油尽灯枯,古争也就实话实说了。

    “怪不得,怪不得你身上有那么多不寻常的地方,你竟然是一个修仙者,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了。”杨澜波喃喃自语,随即又迫切地望向古争:“古掌门,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我是不行了,可血魂却是必须要斩杀的邪魔,现如今也只有你能扛起这个重任了!”

    古争沉默了,他也想杀血魂,可血魂真的有那么好杀吗?都还没见到血魂,十五个人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见到了血魂,又将会是怎样的情形,这可真是不能乐观的一件事情!

    “我倒愿意尝试一下,只不过这个重担我挑不起,如果遇到的血魂不是我所能对付,我会以保命为主。更何况,能挑起这个重担的人,也并非我古争不可!楚晓晨收服了一头三目灵狐,这你也是知道的,如果非要找个人接下领头者的位置,她比更加的适合,也更容易服众。”

    并没有让杨澜波迫切的眼神等太久,古争给出了答复。

    “不,挑起重担的人非你莫属,我这里的仙器你也都看到了,身为修仙者的你,更能发挥它们的威力,所以对上血魂你并非毫无胜算!”

    “另外,之前战斗的时候,血魂曾发出啸声让幽泉血族变的聪明,从那啸声中我可以肯定,它还没有附体!没有附体的血魂,就没有多少能耐,你只要抓紧时间,战胜它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古掌门,我知道你有很多顾虑,可假如这只血魂不除,一旦它破开了蜀墟中的封印,外面的世界就会跟着遭殃,到时候你所在乎的东西,可能都会被毁掉,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吧?古掌门就当我求求你了!”

    杨澜波说了很多,满目哀求的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大有古争不答应,他就要跪下的架势。

    “我答应你!”

    古争按住了挣扎的杨澜波。

    不可否认,杨澜波最后的一段话,说到了古争的痛处!外面的世界有他在乎的东西,也有他想要守护的东西,这些东西他不允许被任何事物所破坏。

    “好!”杨澜波笑了,随即大声道:“你们都过来吧!”

    “我快要不行了,可追杀血魂的担子不能落下,我想将它交付给古掌门!”杨澜波声音一顿,又望向了仅存的两名蜀山弟子:“我知道你们想说,为什么不交给紫云宫的晓晨长老,我这样做,自然是有我的用意所在,你们无需多问!”

    “交给古掌门挺好,这种做领头人的事情,我一向不太胜任。”

    杨澜波没想到楚晓晨竟然会这么说,这让原本还想要安抚下楚晓晨的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既、既然晓晨长老都没有意见,你们要是有什么意见就保留吧!我、我唯一要说的就是,既然古掌门接过了这个担子,你、你们要以他的决定为准,不可违抗!”

    杨澜波这段话说的很艰难,话音落地之际,更是狂喷一口鲜血。

    “古、古掌门、这些东西你拿着,希望你能够、能够斩杀血魂!”

    杨澜波双手捧着一些东西,努力想要送到古争的手中,但却终究在半途落下,脑袋也歪到了一旁。

    “杨执事,杨执事!”

    杨澜波死了,蜀山派的两名弟子虽然没哭,可在呼唤他的时候也都红了眼圈。

    古争将杨澜波留下的东西收起来,能够认主的认主。这些东西他只是拥有使用的权力,只要他不死在这地穴之中,事后都还要归还给蜀山派。

    杨澜波留下的东西,一共有五件,分别是:天牌、地坨、灭魔宝鉴、血色玉佩、储物腰带。

    正如杨澜波所说,古争身为修仙者,能够更大程度发挥这些中级仙器的威力。三件中级仙器之中,天牌是蓄能型的仙器,古争今天已无法再次使用,而地坨和灭魔宝鉴,则是有杨澜波用不了,可修仙者却能够使用的神通在里面。假如找到的血魂已经附体,这些东西将会是古争的依仗。

    “你们两个也别难过了,节哀顺变。”古争说话间,将杨澜波的储物腰带递出:“这里面放着你们蜀山派的资源,我也用不到它,你们收好。”

    蜀山派的一名弟子接过储物腰带后,古争再次开口:“阵盘在你们那里吧?”

    “在我这里。”

    原本使用‘一元阵盘’的那名弟子说了声,将他身上的阵盘都给拿了出来,除了有‘一元阵盘’之外,还有‘两仪阵盘’和‘三才阵盘’。

    “‘一元阵盘’给我,另外的两种阵盘你收好。”

    古争伸手,对方犹豫了下,还是把‘一元阵盘’解除认主,交给了古争。

    蜀山派的这几种阵盘,‘一元阵盘’给人的防护是最强大的,它也是这些阵盘中,唯一的一件中级仙器。在云雾山谷的时候,它是‘皇亲国戚’洛潇的防身之物。

    “古掌门,咱们现在怎么办?快拿个主意吧!”

    “还能怎么办?为死去的同门报仇,斩杀血魂就对了!古掌门,咱们赶紧追踪吧?晚了血魂可能真的附体!”

    见古争将‘一元阵盘’认主后,又想从背包里拿什么东西,蜀山派的两名弟子忍不住催促。

    “你们无需多言,我要做什么自有分寸!”

    古争停住了手上动作,严肃地望着蜀山派的两名弟子。

    说是蜀山派的弟子,可这只是一个统称,其实蜀山派两人辈分跟古争一样,毕竟他们都是五层境界的修炼者。

    虽是平辈,可古争看起来太过年轻,又并非他们蜀山派的高层,即便有杨澜波的死前受命,可当古争真的以领头人的身份处事时,两人多少还是有点不适应。他们看着古争,没有表现出怒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很复杂。

    见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古争将手深入背包,实则是从洪荒空间里,拿出了两瓶草还食修。

    “你们都中毒了,服下这汤药之后,立刻离开地穴!”

    古争将草还食修递给了惊愕的两人。

    “什么中毒?”

    “这、”

    两个蜀山派的人,一个询问,一个立刻仔细探查了下身体,果然发现体内有一道不细细查看,根本就发现不了的毒素。

    “该死,那幽泉血族的雾水,不仅有强烈的腐蚀作用,竟然还有这样难缠的毒素!”

    询问的那人也探查了身体,并尝试以内劲祛除,结果发现祛毒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古掌门,你给的这汤药能够解毒吗?”另外一人问道。

    “不能,它只能让你们身上的伤势快速痊愈,提高你们遭遇幽泉血族的存活率。”古争道。

    “古掌门真的想一个人去斩杀血魂?”

    “这毒素我看也是慢性,还是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古掌门!人多也有个照应不是?”

    “不用了!如果血魂还没有附体,我一个人就足够,如果它已经附体成功,那种级别的战斗,没有强大的仙器保护,修炼者会非常的脆弱,你们也没必要跟着过去冒险。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琥珀膏在战斗的时候,因遭受攻击流逝了很多,如今它也就只够一个人使用!追杀血魂不知道还要多久,你们就算跟上也没有琥珀膏可用,而现如今,咱们之前服用琥珀膏所产生的效果,已经不起你们再跟着我走下去了!”

    古争找理由支走两人,他不可能让两人跟着走下去,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蜀山派的两人犹豫了,让一个外人拿着蜀山的中级仙器,身旁又没有他们蜀山派的人跟着,万一他出来后说仙器遗失怎办?或者他根本就没尽力斩杀血魂怎么办?可别他们这边前脚走,古争拖上一会再出来,说他尽力了怎么办?

    于蜀山派的人而言,古争身上有太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有太多的秘密!就像现在还被他拿到手中的那把仙器,这在之前是没有的东西,是他背包根本藏不下的长度!

    眼见蜀山派的两人犹豫不决,楚晓晨开口道:“按照古掌门说得做吧!如果你们实在不放心,此行由我跟着古掌门。”

    “晓晨长老怎么这么说呢,我们没有不放心古掌门!”

    “由晓晨长老跟古掌门同行,确实比我们两人跟着更合适!”

    楚晓晨的点破,使得蜀山派两人脸上的神情都很尴尬。

    古争本来没想让楚晓晨跟着,可她既然主动提出来了,由她跟着也确实好过另外两人。

    “既然这么说定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古争冷冷地说了句,立刻向着通道深处狂奔。

    “你们两个多多小心!”

    楚晓晨冲两人点了下头,也立刻跟上了古争的步伐。

    望着古争他们离去的身影,蜀山派的两人满目忧虑。

    “假如他们还活着,你说晓晨长老对发生的事情,会实话实说吗?”蜀山派的一人问。

    “你看楚晓晨跟他说话的语气,你觉得她会实话实说吗?哎,楚晓晨会这样跟他说话,这也是一个咱们不知道的秘密啊!”蜀山派的另一个人叹息道。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希望他们能够斩杀血魂。至于发生了什么,咱们回去只把看到的东西如实禀报就行了。”

    “也是,上路吧!”

    蜀山派的两人没有多做停留,结伴向着来路奔去。

    “楚晓晨,我有很多秘密!”

    奔跑中的古争,突然停下脚步,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楚晓晨愣了一下,没有接话的她只是静静看着古争,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古争也没有立刻再说什么,他看着楚晓晨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看到她的心里去。

    “不管你有什么秘密,我看到了也当没看到。”

    没等古争开口,楚晓晨先表了态。

    “这就好。”

    古争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的他继续上路。

    楚晓晨也没再多问什么,似乎跟古争之间有这样的对话,一点也都不奇怪。

    空气中除了燥热,还有很浓郁的血腥味,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二十多条火山蜥蜴的尸体,韩毅三人正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这里是地穴的最深处,模样是一个巨大的方形空间,地上有一条岩浆河在流淌。韩毅三人也正是从古争之前到过的岩浆河对岸通道,进入了这个地方。

    本来想追一下血魂,可惜血魂没看到,韩毅三人在这里遭到了二十多条火山蜥蜴的攻击。火山蜥蜴如今都已经被他们斩杀,可他们也都或轻或重的受了点伤。

    朱明扯了扯领口,似乎那里很紧:“咱们还是回去去看看情况吧?我觉得琥珀膏的效果似乎在消退,燥热让我很难受。”

    三个人中,朱明受伤最重,有内伤也有外伤。脏器受损的内伤,使得他在一段时间内,根本就提不起来内劲,外伤是他的腿上少了一大块肉,如今走起来都很是困难。

    “是该回去了。”

    韩毅起身,也顺便拉起了同样受伤不轻的仇珊。

    仇珊背上的伤也不轻,可好在赶路还不受什么影响,但她脸上不算严重的伤,却是看着都有些吓人,半张脸差不多都已经成了白骨。他们在这里遭遇的火山蜥蜴,其中有几条能够喷吐岩浆,仇珊脸上的伤也正是岩浆留下的。

    “我们先走一步,看看那边的情况怎样,你在后面慢慢的跟上。”

    似乎下了不小的决心,韩毅说话的声音有点冷。

    “不,你们带着我,我也想看看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朱明很紧张,他没有去看韩毅,而是以哀求的目光看着仇珊。

    仇珊一声叹息,没有正视朱明的目光。现如今的朱明就是一个累赘,在这样前景不明的环境中,韩毅想要舍弃朱明,仇珊尽管不算赞成,可以能够理解。

    “韩师兄,带上我吧!我不会成为累赘,我还能行!”

    朱明要努力证明自己,他快速向着韩毅靠近,虽然疗伤丹药的药效,让他不太知道疼痛,可伤口处因为他的用力,仍旧是血流如注,这也让他不得不停下。

    “该死的伤口!”

    朱明望着他的腿,怒骂中差点没哭出来。火山蜥蜴的咬伤,不同于一般的刀剑,伤口比较难以愈合,他还需要时间休息。

    “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怎样,你跟在后面其实也挺好,如果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是我们所希望的那个样子,我们还会回来接你,你无需太难过。”

    仇珊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来安慰朱明,以至于一瞬间她特别的后悔,如果跟着古争等人杀回去,哪怕是死了,至少死得心安理得,不用像现在这样,承受良心上的谴责。情况真的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吗?经历了如今的挫败,仇珊真的没报什么希望了。

    “给我。”

    韩毅伸手,目光望向朱明的背上的资源包。

    朱明背的并不是灵剑宗的所有资源,他只是背了其中的一部分,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也是蜀墟中几乎所有门派的策略。而这样做,除了遭到团灭,多少都还能带出蜀墟一些东西。至于说为什么不把东西都放在地穴外面,地穴外面如果没有发生危险的可能,杨澜波也不至于留下七个人在那里了。

    “把资源包给你,你们就再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朱明瞪大眼睛吼了出来,如同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别废话,把资源包给我!”

    韩毅向前逼近,眼睛里闪着狠光。

    “不给!”

    朱明喘着粗气,将背包拿下,紧紧抱在怀中。

    “你给不给?”

    韩毅抬手,一道劲气打向朱明。

    “死也不给!”

    朱明狂笑,他被韩毅劲气打飞的同时,也将手中的资源包,丢入了滚滚岩浆之中。

    “你、”

    韩毅暴怒,抬手就想结果了朱明,但最终还是把手放下。

    “咳咳、哈哈哈……”

    本就伤重的朱明,又笑又咳,一股股鲜血从口中冒出。

    韩毅快步上前,将门派里赐予朱明的仙器,从他的怀中夺走,尽管这仙器现在也用不了,但既然把事情做绝了,自然也不能留给朱明。

    “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韩毅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然后向出口走去。

    “走吧!”感觉韩毅已来到身后,仇珊有气无力的说了声。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仇珊转过身没有去看,但她仅存的半张脸上,却满满的都是悔恨。

    “咯咯……”

    韩毅和仇珊没走几步,他们身后的朱明,突然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两人回头一看,原本伤重的到,被抢了仙器都无力伸手阻挡的朱明,竟然毫不费力的站了起来,并怪笑着向他们走来。

    “朱师弟!”

    仇珊呼喝,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起。

    “谁是你的朱师弟?”

    朱明怪笑,说话的声音如同是捏着嗓子,而他从眼睛开始,全身裸露在外的皮肤,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血魂附体!”

    韩毅的头发都炸了起来,额头上瞬间有汗珠滚落。

    的确,就在韩毅等人转身离开朱明时,他们一直追杀的血红色光球,从岩浆河中飞了出来,径直钻入了朱明的体内。而那时候的朱明,本可以出言提醒,可朱明不仅没有开口,嘴角还浮现了快意的冷笑。

    “怎么可能!”仇珊惊叫:“血魂怎么能够附身在修炼者的身上?”

    也不怪仇珊震惊,毕竟他们对于血魂的了解,都是来自于蜀山派的告知。而蜀山派也的确有说过,血魂不能附身修炼者,它只能够附身灵兽之类的非人存在。如果他们提前知道血魂能够附身在人身上,不说进入地穴后的计划会不会变动,至少韩毅绝对不会留朱明的活口在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