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06章 有失必有得
    “形状如牛有四角,且长着一双人眼,它应该是有些一些洪荒异兽‘诸怀’的血脉。”器灵答。

    “又是拥有洪荒异兽血脉的灵兽,这样的异兽似乎都不太好对付。”

    古争又想起了云雾山谷中遇到的朱厌后代,那家伙也是火属性的灵兽,可惜当时环境太过混乱,只能错过。

    “不用太担心,从它还需要通过极寒之力来祭炼内丹的情形上判断,它火系法术的威力中,应该是狂暴之气比较多,还不够精纯,威力也不是很恐怖。这就像修炼者的内劲要提出一样,它只有通过极寒之力去调和,法术的威力才会更强大。再说了,论到对火系法术的抵抗,你比长嘴狗强多了啊!”

    器灵笑了,有掩嘴偷笑的味道在里面。

    器灵破天荒的用这种开玩笑的语气说话,倒是让古争为之一愣。

    不过,随即古争的心思,又回到了能不能抗这个问题上面。

    古争尽管还没有服食过‘火灵食修’,可他对于火焰的抗性是不一般的,毕竟他的控火诀已经是高级,体内也已经有了‘本命真火’的存在。

    “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会会它。”

    没有让人助战的习惯,古争拍了拍长嘴狗的脑袋,一个人向着山脚走去。

    跟长嘴狗相处的这段时间,古争已发现长嘴狗比较胆小,哪怕是碰到古争稳赢的战斗,它都没有跑上去‘锦上添花’过。至于说危险的战斗,它一般也都躲得远远的,甚至探路的时候遇到实力相当的灵兽,它都没有一较长短的勇气。

    山脚已是远离了冰河,古争刚到山脚,便看到了那只伤了长嘴狗的灵兽。

    百米方圆内没有积雪,露着遍布着鹅卵石的地面,一只毛色火红的四角牛,正在吞吐着一枚红光闪烁的内丹。

    “没错,这就是一只洪荒异兽诸怀的后代,看其跟诸怀的相似程度也能知道,它的血脉很不纯净,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的脑海。

    古争看到诸怀后代之前,诸怀后代其实就已经看到了古争。没太把古争看在眼里的诸怀后代,坚持将内丹的一轮祭炼做完,这才向着古争奔来了。

    如同是一只蛮牛,诸怀后代没有先施展法术,而是以头上的四角撞向古争。

    古争闪身一躲,手中唐墨斩在了诸怀后代的背上,开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诸怀后代冲出去很远才停下,人眼中的目光变得慎重,刚才那只是一次试招罢了。

    古争没有立刻出手,因为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在他的脑海里。

    “古争,这只诸怀后代的内丹你一定要得到!”

    器灵的声音略显急切,这让古争很好奇。

    “为什么?”古争问。

    “因为它的食材等级不是普通,而是中等!这样的一只灵兽,它的肉你可以用来做‘火灵食修’,至于它的内丹,可以用来提升你‘本命真火’的威力,从而让你的‘火龙术’威力也更加强大!”器灵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不过,提升我‘本命真火’的威力,是不是还需要修炼相应的食修之法?这食修之法是不是还需要我通过考验什么的才能获得?”

    古争兴奋了,能够提升‘本命真火’的威力,所收益的可不单单是‘火龙术’,而是以后他所修炼的一切火系法术的威力。

    “不是,这只是一种通过你‘本命真火’去吸收内丹的方法,算得上是你在得到‘火灵丹’之后的一个后续奖励,只不过这个奖励发放方式为触发奖励。”

    “只有当你发现符合要求的灵兽内丹,或者其它修炼资源的时候,触发奖励才会随之生效。不管你能不能得到这些东西,吸收它们的方法,已经作为奖励发放给你了。”

    “谢谢你了器灵!”

    古争很开心,这种触发式的奖励很爽。什么叫意不意外?什么叫惊不惊喜?这就是了!

    “你不用谢我,奖励的发放规则都是由餮仙大人定下,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每次都帮你!”

    器灵微笑的声音一顿,随即变得多少有些失落:“不过,一些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就这么让出去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别不舒服了,你把那些东西给我,不也是为了早点让我晋级成金仙嘛!放心吧,我一定会一百二十个努力,早点帮你回到餮仙大人的身边!真的器灵,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好,越来越觉得你伟大了呢!”

    古争自然知道,以前的器灵是把餮仙留下的那些奖励,差不多都看成了它的私有品,要不是有规则的限制,它才舍不得给古争!

    现在好了,器灵是真的转性了,古争有种爬过高山看到日出的喜悦!至于对器灵的恭维,尽管有些违心,可谁让器灵只是个小孩子,有什么事还是哄着来比较好。

    “嘁!我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器灵不屑,声音中透露着一副‘我把你看穿了’的感觉。

    “正如我之前所说,修仙是件急不得事情!所以嘛,漫漫岁月,日子还长,指不定哪天我一不开心,就又小气了呢?”器灵笑得很阴险。

    “没事,我相信你不会!”

    古争说的信誓旦旦,差点没自我催眠了。

    在脑海中很多事情的交流,其实都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现实世界中的诸怀后代,此时仍旧是站在原地,细细打量着古争。

    “哞。”

    诸怀后代叫了一声,身子一抖之下,唐墨造成的伤势便已愈合。而它那双望着古争的眼睛中红光一闪,一片火海便突兀的出现在了古争脚下。

    身处火海之中,古争眉头一皱,顿时有种想笑的感觉。

    一直都在想诸怀后代的火系法术有多厉害,可却是忽略了环境的问题,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诸怀后代要用极寒之力来消除它火焰中狂暴之气的极寒之地,它的火焰威力在这种地方,因为不够纯净的缘故,受到的削弱非常大!以至于这足以将长嘴狗烧伤的火焰,对古争来说只是感觉有点疼罢了。

    火为持续伤害,感觉有点疼,古争自然也就不会傻傻的任由烈焰焚身,几步窜出火海的他,追逐起了竟然逃跑的朱旭后代。

    诸怀后代的逃跑实则是诱敌之策,这一点古争刚追没多久便已明白,毕竟灵兽的速度都很快,像诸怀后代这样血脉异常的家伙,速度也应该更快一些才对!可是,它竟然在短时间内就快要被古争追上,这不是有诈又是什么呢!

    果然,诸怀后代猛然转身,鼻子中喷出两道长长的火焰,如同是两条鞭子一般抽向古争。

    古争距离诸怀后代并不远,早有戒备的他,飘渺幻身术一闪,躲开两条‘火鞭子’的同时,速度未减的再次欺身向前。

    “哞!”

    诸怀后代低吼,四只不算太长的犄角,瞬间变得如同烧红的铁块,它以一种疾风般的速度向着古争撞去。之前的大片火焰和‘火鞭子’,对它来说只能算是普通攻击,此时发动的这种猛撞,才勉强算得上是大招!

    飘渺幻身术的‘飘’被发动,古争诸怀后代的强力撞击下,身子随劲风而飘,错开了对方的强攻。但是,诸怀后代身子也立刻停下,掉转了头的它,再次向着古争冲去。

    ‘飘’很诡异,可并非是一招鲜吃遍天,短时间内它并不能够动用第二次。且诸怀后代看似简单的一撞,其实有着很强大的‘势’!

    ‘势’往小了说就是气势,往大了说便是对气场的控制和影响,‘势’一旦强大,攻击的威力自然也就强大,且能够产生特殊的作用!就像无愁长老的飞刀绝技,他能让人生出怎么躲都是错的感觉,这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势’,再比如古争的‘火龙术’,即便还没有对人类施展过,可它同样也具备着强大的‘势'!

    其实不管是灵兽也好,还是人也罢,攻击的时候都有或强或弱的‘势’。只不过‘势’的强弱,绝大程度上受着攻击和被攻击双方的实力影响,所以也就有了明显或者不明显的效果。而诸怀后代的一撞,已经让古争有了怎么躲都是错的感觉,所以它的这一强力攻击,破坏力真的很强大!假如古争被它撞到,哪怕是块寒冰也都会着火,毕竟在诸怀后代如烙铁般暗红的犄角中,含有它最为纯净的火焰之力。

    “墨染!”

    本不想发动唐墨的仙器神通,可它终究还是被诸怀后代的难缠给逼出来了。

    黑色光满闪现,阴冷邪恶的气息瞬间扩散,诸怀后代受到墨染的影响,脚步一踉跄,贴着古争的身体冲了过去。

    诸怀后代是高级灵兽,墨染只能是让它陷入混乱的状态,且时间也非常的短。可是,在这种一秒甚至都能决定生死的战斗中,短时间的混乱无疑是会致命!

    “咔嚓!”

    引雷玉符被古争祭出,白色的闪电直接将踉跄的诸怀后代击翻,使它躺在地上四肢抽搐着。

    “开山刀法!”

    双手持唐墨的古争高高跃起,一刀斩在了诸怀后代的脖颈上。

    鲜血随唐墨的抬起而飞溅,可是诸怀后代还没有死。

    “斩!”

    古争的第二刀也已落下,诸怀后代的脑袋跟身体分离。

    寻常的高级灵兽,以古争现在的修为,完全就是只靠飘渺幻身术和开山刀法就能够解决的。动用了两件仙器的神通,又施展‘开山刀法’斩了两刀才将它解决掉,其强悍程度真的是非比寻常。

    诸怀后代才刚解决,一直都藏在不远处的长嘴狗,立刻过来清理战场了,欢快的饮血了。

    将诸怀后代身上能要的部分收入洪荒空间,古争至此也算是有了做‘洗髓食修’的所有中等食材。

    欣喜之余,古争将诸怀后代的内丹拿了出来。

    “这就是内丹吗?”

    内丹跟灵丹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在感觉之中,内丹要比灵丹更有纯净感。

    吸收内丹的方法,器灵已经方法,那是直接出现在古争脑海里的。

    “这内丹不难吸收,关键就是舍不得这点时间啊!”

    吸收内丹需要一天的时间,这对于还剩下六天蜀墟时间的古争来说,却是有点纠结的问题。

    最终,古争决定将内丹先吸收了再说。

    寒冰峡谷中谁知道会有怎样的危险,吸收内丹也是多点实力做保障。并且,一天的时间也不算太浪费,毕竟还可以让长嘴狗先去探一天的路。

    交代了长嘴狗一番,古争挖了个冰洞躲进去,开始了对内丹的吸收。

    火红的内丹漂浮在冰洞中,古争盘膝坐在内丹下面,在他的眉心处有个火红色暗影一闪一闪,那是他的本命真火。

    直接吸收灵兽的内丹,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器灵给的吸收方法,也不是什么灵丹都能够吸收,它只能够让修炼了控火诀,且已经产生了本命真火的餮仙传人使用,算得上是一种专属的功法。

    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不知不觉中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冰洞中原本的一成不变,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随着古争的呼吸,漂浮着的内丹开始了有规律的浮沉,他额头上的火红色暗影,明暗也是同样的规律!这种情形终于达到了,可以开始吸收的‘三才相通’。

    内丹在逐渐变小,有火红色的雾气从其上不断飘出,有一部分被古争的本命真火所吸引,进入了古争的身体中。至于灵兽内丹中,不适合修仙者吸收的部分,则是如同粉尘一般落在了冰洞的地面上。

    又小半天的时间过去了,诸怀后代的内丹终于被古争吸收干净。

    站起身来的古争内视本命真火,只见它比之前大了一些,炙热感也比之前更高了。

    “要是再碰上‘玄阴妖蛛’,以如今‘火龙术’的威力,它只怕已不能在烈火焚杀的情况下,还有实力再做出片刻的挣扎了。”

    古争微微一笑,张口吐出一字。

    “凝!”

    原本体内如鸽蛋一般大小的本命真火,又被古争凝成了黄豆大小,飞出体外落在了他的掌心上。

    本命真火看起来小,可它的作用很大!如果把本命真火看做是一个人,那么火龙术就是他一拳打出的破坏力。

    将本命真火凝实,这是古争在吸收妖丹时的一个小小领悟。凝实后的本命真火可以离体,也有一些特别的作用。

    “第一次吸收内丹,就能领悟凝实,已经非常不错了。”

    器灵称赞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可惜就算是凝实,火焰的威力也没有因此增加啊!”古争遗憾道。

    “已经很不错了,凝实才可以离体,离体就可以在特殊的时候发挥威力!”器灵缓缓道。

    没有再跟器灵多说什么,收了本命真火的古争离开了冰洞。

    “汪汪!”

    已经等在外面的长嘴狗,看到古争出来后,立刻欢叫着跑了过去。

    “这一天过去了,你探路又发现了什么呢?”古争摸着长嘴狗的脑袋问。

    “汪汪、呜呜。”

    面对古争的询问,长嘴狗又开始了它的‘讲述’。

    “危险和诱惑并存啊!”

    听完长嘴狗的‘讲述’,古争喃喃一声。

    长嘴狗探路是沿着河岸走,它在河水中发现了不少新的食材,也同样发现了一些危险,这条峡谷中竟然有幽泉血族的存在!

    除了在云雾山谷中,古争还未在蜀墟其它地方发现幽泉血族。

    “不管它们厉害不厉害,为了获得更多种类的食材,这条路我是一定要走一遭的!”

    没有太多的犹豫,拿出决定的古争当即上路。

    离开蜀墟的时间只剩下五天了,古争必须尽可能的收获到足够食材,毕竟在外面的世界中,一件普通食材都比较难得,可蜀墟却是没有再次进入的机会了。

    更何况,在器灵有意无意的透漏中,古争猜测类似于‘增元食修’功效的食修之法,绝对有更高级!多备点食材在洪荒空间中,以备不时之需总归是好的。

    “河中发现次等食材雪螺蛳。”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寒水绒螯蟹。”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水金色鳟鱼。”

    “岸上发现普通食材雪蛙。”

    “岸上发现普通食材雪地当归。”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水珍珠甲鱼。”

    “岸上发现普通食材紫晶兔。”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水底涌莲。”

    随着古争的前行,器灵探索发现的声音也时常响起。

    仍旧是走走停停,仍旧是河中水产蹦蹦跳跳,古争的洪荒空间中,也又新增了一批又一批的之前没有的食材。并且,同为普通级别的食材,这一区域中收获到的这些,在品质方面要比前天收获到的好一些,这让古争深感不虚此行。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

    在这五个多小时的时间中,古争遇到过三只幽泉血族。但是,三只幽泉血族的实力都不怎么样,结果自然是被古争轻松解决。

    前行的古争再次停下了脚步,这一次不是为了收取河鲜,而是远处有只幽泉血族正在向着这边奔来。

    奔来的幽泉血族是一只狼,实力并不算高,被古争很快就给解决掉了。

    幽泉血族跟灵兽不同,杀它们没有任何收获,即便它们体内有内丹,也没有什么用处,除非修炼的是什么魔功。同样,也因为血气入体的缘故,它们的肉也不可食用。

    解决掉狼形幽泉血族,古争沿着河岸走了几步,控水诀便再次发动了起来。

    河中那些品级达到要求的鱼儿蹦蹦跳跳,古争用控水决将它们聚在了一起,下一步就是以控水决制造的水流将其杀死,然后再收入洪荒空间了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古争的眉头紧紧皱起,脸上有惊色出现。

    古争深入水中的仙力,被什么东西当做了抓住了,古争想要将其收回或切断都做不到,那东西正通过抓住的仙力,将他体内的仙力进行着一种抽取!

    “器灵,我遇到了什么?”古争赶紧询问。

    “不清楚,那东西在十米之外,这超出了我的探查范围!”

    器灵也很凝重,突然发生的情况很危险,未知存在抽取着古争的仙力,要是古争的仙力被抽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可想而知!他将不能使用所有跟仙力有关的东西,除了那些仙器的神通之外。并且,由于仙力跟外界相连的缘故,他连躲入洪荒空间避祸的条件都达不到!

    古争以仙力抵抗未知存在的抽取,可这并不能让他摆脱危机,只能是让抽取的速度变慢而已。

    对于古争的抵抗,水中的存在很生气,它又向前游了一些,这一点由于古争仙力跟它相连的缘故,古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而随着它的靠近,吸取的力度抵消了古争的抵抗,境况又变得跟刚开始的时候一样。

    可能是由于未知存在的靠近,古争的唐墨竟然在这时候抖动了起来。这是唐墨的第三次抖动,第一次是影兽,第二次是玄阴妖蛛,第三次便是现在!

    “混蛋!”

    古争怒骂,这样无力的局面真的让人很憋屈。

    心念一动,古争的‘引雷玉符’飘了起来,一道闪电顿时劈在了未知存在所在的位置。

    “咕咕嘟嘟!”

    水底冒出了巨大气泡。

    古争感受到未知存在被‘引雷玉符’的闪电所伤,它非常愤怒,可仅仅就是这样也罢了,仙力的抽取,并未因此发生改变!

    “该死的!”

    古争额头已有冷汗落下,他体内仙力的储量如今已不足一半,估计最多也就二十几秒的时间,他体内的仙力就能被抽完,到时候便是他的死期!

    “汪汪!”

    长嘴狗的叫声突然响起,古争回头去看的时候,它正在向着这边奔来。

    长嘴狗的两只耳朵背在脑后,望着古争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急切。

    古争明白长嘴狗的意思,他放松身体后,被长嘴狗一下子撞飞了出去,仙力跟位置存在的联系,由于外力的介入被生生撞开了。

    “呲!”

    异响从水面上发出,一道水箭射向了长嘴狗。

    水箭在空中变为了冰箭,躲闪不及的长嘴狗被射穿了肚子,身体立刻从小牛犊子般大,变成了一只足月小狗的样子,躺在地上痛苦呜咽着。

    “嘎嘣!”

    古争牙齿咬响,冲向河边的他还就是不信邪了,不用仙力探入河中,他倒要看看,河中那个该死的存在,还能不能将他的仙力吸住!

    “嗖嗖嗖嗖……”

    河中飞出的水箭很多,形成箭雨射向古争。

    “噼里啪啦!”

    古争手中唐墨舞动,射向他的水箭被尽数斩落。

    “呼!”

    冰河之中泛起三丈高的水浪,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古争拍去!

    古争抄起其上的长嘴狗,飘渺幻身术的‘飘’立刻发动,水浪下的他先一步被气流吹向了远处。

    摸出一枚疗伤丹塞给长嘴狗,古争将它放在了地上。

    “咕咕嘟嘟!”

    水浪仍旧起伏的河中,一大串气泡冒了出去来,一个庞然大物从水中出现,稳稳趴在了水面上,一双跟身体比例非常小的眼睛,闪着凶光望着古争。

    水面上灵兽浑身淡红色,从外表上看很像是一只巨大的老鳖,鳖甲上还留有雷电劈过的痕迹,周身散发着邪恶阴冷的气息。

    “古争,这是一只软甲鼋。尽管刚才的情况危险,但如果你能杀了它,对你也是一种机缘!软甲鼋速度不快,可也算是极为厉害的高级灵兽,不过它有一个弱点,那便是它的眉心!既然它那么喜欢吸,就看它能不能连你的本命真火也吸了,我相信你懂得怎么去做!”

    器灵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种浓浓的愤恨。

    “我知道。”

    古争也恨这只软甲鼋,即便没有什么机缘,只要能杀了它,便一定会全力将其斩杀。

    古争动了,以缥缈幻术诡的异步法向着软甲鼋靠近。

    “嘭!”

    软甲鼋抬脚踩在水面上,原本向两侧溅射的水花,全部变成了闪烁着寒芒的冰晶,被它操控着射向了古争。

    冰晶太多,且力道很大,这已不是单纯挥舞唐墨就能解决的危机。

    ‘峨眉光罩’在古争身上出现,唐墨也在手中舞成了一道光幕,靠近合适距离的古争,将本命真火放出一点在‘傲风竹箭’上。

    古争心念一动,‘傲风竹箭’射向了软甲鼋的眉心。

    软甲鼋大惊,本能的将脖子往壳里缩,但是已经太迟,‘傲风竹箭’射中了它的眉心。

    “咻!”

    剧痛让软甲鼋长啸,‘傲风竹箭’将其重创,可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古争的本命真火顺着它的伤口入肉了!

    古争眉头一凝,进入软甲鼋肉内的本命真火,立刻像液体一样,瞬间向它体内流去。

    “燃!”

    古争口吐一字,本命真火在软甲鼋的体内燃烧了起来。

    “嗷!”

    软甲鼋怪叫,邪恶阴冷的气息反扑古争的本命真火,可本就伤重的它,对古争本命真火的反扑,显得十分无力。

    大嘴一张,情急的软甲鼋将河中冰冷的水不断吸入腹中,但本命真火并非凡火,这样的做法只是徒劳。

    极短的时间内,原本只是淡红色的软甲鼋,体内以隐隐有火光透出,就像是一间内部已经燃起熊熊烈火的房子。

    “呜……”

    软甲鼋死前的惨叫,声音拖得很长,庞大的身躯也向着水中沉去。

    古争心念一动,在软甲鼋体内燃烧的本命真火,又被他收了回来。

    “呼……”

    软甲鼋已死,古争长长呼出一口气。

    用本命真火离体伤敌,其实是非常冒险的事情,假如它被什么东西吞噬或者禁锢,古争将会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更何况软甲鼋还是水系的灵兽,对于火焰它天生就比较克制,如果不是之前已被‘傲风竹箭’伤及要害,古争万万不敢让本命真火进入它的体内。

    “做的不错!”

    古争来到长嘴狗的身边,俯身摸了摸它的脑袋。而他所说的四个字,其实是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感激长嘴狗关键时刻的相救,另外一个则是夸它挺机灵,关键时刻知道变成小狗来示弱。

    “唧唧!”

    长嘴狗蹭了蹭古争的手掌,牵动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你可以用黄玉香橙喂它,这种异果对灵兽的伤势的恢复,比疗伤丹要好。”

    器灵这次不心疼古争喂长嘴狗了,之前要不是长嘴狗相救,后果将不堪设想!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胆小的家伙,关键时刻还能做出让人暖心的举动来。

    “吃吧!”

    一个黄玉香橙就够了,但古争拿出了两个给它。

    先不去管吃了黄玉香橙正在恢复的长嘴狗,古争再次走向了河边,以控水决将半间屋子大小的软甲鼋从水底升起。

    “器灵,你刚才所说的机缘是怎么回事?”古争问。

    “这只软甲鼋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器灵反问。

    “它的确很奇怪,外表的这种红,给人的感觉就是幽泉血族,可颜色却比幽泉血族淡了一些。”古争答。

    “被血气侵袭才变成的幽泉血族,本身不具备繁育能力,可这只软甲鼋却是个异类,它的确是那种幽泉血族的后代,所以颜色才会是这种程度的红。也正是因为变异,它才具备了吸人仙力的能力!同样也是因为变异,唐墨才会对它发出渴求!”器灵道。

    “这么说,唐墨可以吞噬软甲鼋的内丹?”

    “不,这只变异的软甲鼋,跟一般的邪恶灵兽不同!一般的邪恶灵兽,内丹或灵丹为纯净能量,尸骨中含有容易反主的暴戾之气,这只变异的软甲鼋情况相反,它是灵丹中含有容易反主的暴戾之气,尸骨中反而具备着比较精纯的能量。”

    “这么说我可以让唐墨吞噬它的尸骨,可却要丢失掉吞噬内丹所转化来的神通了?”古争目露遗憾。

    “有得必有失,它的内丹你虽然不能用,可它的尸骨如此庞大,其中又含有精纯的能量,我担保唐墨吞噬尸骨所产生的修复力,绝对比它吞噬影兽灵丹和玄阴妖蛛灵丹相加所产生的修复力都大!”器灵肯定道。

    “有得必有失啊!”

    古争叹息,将唐墨插入了软甲鼋的尸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