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05章 这是谁干的
    “你们倒是挺会落井下石啊!”

    古争皱眉望着灵剑宗的人,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不,我们没有落井下石,我们只是冷静分析罢了。”

    仇珊笑了笑,一张老脸皱得像是橘子皮。

    “嗯,冷静分析,挺好!”

    古争点头,这笔账记在了心里。

    片刻之后。

    “师兄,洛师妹除了纯阴之气流逝,并无其它异常。另外,在洛师妹身上,我发现了用过的追踪玉符。”

    李师妹将追踪玉符递给了杨澜波。

    杨澜波让李师妹检查洛潇身体,只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嘴,追踪玉符才是他想让李师妹去找的东西。

    一直以来,洛潇格外关注古争,别人可能没发现,杨澜波这个领队可是看在眼里的。

    杨澜波将内劲输入追踪玉牌,追踪玉牌上白光一闪,空中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影像,那不是古争又是何人!

    “我和李师妹都检查过了,洛师妹诡异的纯阴之气流逝,的确是出自玄阴妖蛛。追踪玉牌上的影像,你们也都已经看到了,那是洛潇师妹在追踪古掌门。假如洛潇师妹殒命与此,她的尸体我会带回门派,事情究竟该怎样处理,全由太上长老他们定夺。但是现在,谁要是再说古掌门的不是,那我可就当做是挑事,破坏团结来处理了!”杨澜波冷冷的目光扫视四周。

    没有人说什么,如果他们之前还不理智,那么洛潇的身体被检查,乃至追踪玉牌上出现古争的影像,他们也都多少冷静了下来。

    “古掌门,咱们借一步说话。”

    杨澜波带着古争走到隔间之后,内劲外放形成了一个光罩,将他和古争罩在了里面,这是一种隔音的罕见功法。

    “古掌门知道追踪玉符吧?”

    “知道,这是一种辅助型的仙器,能够通过人的血液,对人进行追踪。”

    古争明白,他的血液会被洛潇得到,是他在云雾山谷中大战三只灵兽受伤所致。可是,古争并不知道杨澜波为什么会这么问。

    “古掌门所说没错,不过你所知道的那种是低级追踪玉牌,洛师妹在门中身份高贵,她所用的这么追踪玉牌,其实也是她的防身仙器,门中只有这么一块!是掌门人在蜀墟开启当日,送给她进入蜀墟的防身礼物。”

    “追踪玉牌可以给洛潇师妹提供一个光罩保护,这个光罩的防御性能要比古掌门的‘峨眉光罩’更强大。玄阴妖蛛吸人纯阴之气,必须要通过‘光阴蛛丝’,这会有个比较短暂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洛潇师妹绝对可以动用追踪玉牌的光罩,将‘光阴蛛丝’弹开,尽管这样也会受伤,但不至于被抽成现在这个样子。”

    “追踪玉牌的光罩除了能自我保护,还能用来攻击,如果将光罩施展在敌人身上,除了有禁锢的作用之外,还能产生强烈的烧灼伤害,这一点对于灵兽格外有效。”

    “我观追踪玉牌的仙器神通已经动用过,我想古掌门有没有忆起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呢?如果有,我希望你不要记恨洛潇师妹,我想她是真的喜欢你!”

    杨澜波的一番话,使得古争心头巨震,极为不舒服的感觉在心中翻腾不休。

    战斗后出现后的异常,以及洛潇倒下时歉意的眼神,在古争的眼前不断闪现。

    “你想救她?”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的。”

    “为什么?”

    “没有你猜想的那种为什么!一开始我是埋怨她碍事,可刚才知道她把用来保命的手段,用在了补过上,顿时让我觉得极为不舒服!她碍事这是事实,可她错不至死啊!”

    “那你想怎样救?”

    “是的。”

    “你想怎么救?”

    “用仙露丹可以吧?”

    古争所说的仙露丹,是当初治好梁老的厌食症后,器灵发放的奖励。

    仙露丹是疗伤圣品,任何厉害的疾病,仙露丹都可以治愈,洛潇纯阴之气流逝,这同样也是一种病!

    “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只提醒你,仙露丹你本来是给你父亲留的,这种丹药我这里没有第二颗。”器灵冷冷道。

    “少来,没丹药不代表没有食修之法,告诉你,假如我父亲出现类似的情况,你如果不给我想办法,这餮仙传人谁爱做谁做!”

    原则性的问题,古争不会妥协,哪怕是被仙藤抽死。

    “你!”

    器灵为之语结,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了。

    在古争和器灵交谈的时间里,杨澜波已经离开,如今主意拿定,古争也立刻出了隔间。

    外面的人本来在小声议论,一看古争出现,视线也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怎么了古掌门,是不是自责了?感觉不太好受吧?”

    女人的直觉很可怕,即便仇珊早已是个没有爱情滋润的老女人,杨澜波也并未告诉她什么,是她从蛛丝马迹上猜到了一些事情。

    仇珊不会想到她一时嘴贱的后果,她只是看到古争,冲她非常玩味的冷笑了下,那感觉让她浑身一抖。

    “杨执事,我知道一种方子,可以治疗洛潇的这种情况!”

    古争开口,语惊四座。

    “什么?”

    原本盘坐着的杨澜波“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而蜀山派的所有人,差不多也都是类似的反应!洛潇身份尊贵,假如她要是死了,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我能够将洛潇治好,只不过熬制那种汤药,所需要的药材我不具备。”古争道。

    “都需要什么药材!”

    不止杨澜波一个人问,同样的话几乎是蜀山门众一起问出。

    “我需要夜明花、春枯草、甜味草、紫焰花、银霜叶、蓝星果、烈阳花藤、金银根。”

    古争每说出一种药材,仇珊的心就狂跳一下,他一段话说话,仇珊已是额头见汗。

    “为什么他说的这些药材,我们这边都有!”

    仇珊在心中发出了呻/吟,尽管古争没有看她,可她总觉得要出事。

    “这、”杨澜波睁大了眼睛:“古掌门,你说的这些药材尽管蜀墟中都有出产,可这一届蜀墟开启,我们还一件都没有得到啊!”

    “蜀山一脉同气连枝,一派有难,理当众派相助!”

    古争慷慨激昂的声音一顿,随即看向了有些发抖的仇珊:“蜀山这边没有,灵剑宗这边什么情况呢?”

    仇珊心中原本的呻/吟变为嚎叫,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古争这时候将矛头指向灵剑宗,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灵剑宗这边也没有。”

    仇珊下意识抵赖,反正他们也是最近才跟蜀山一起,他们那里有什么资源,蜀山也并不清楚。

    “真的没有吗?”

    古争凝视仇珊,笑得有些失望。

    杨澜波望着仇珊,意味深长道:“仇珊,如果你们那里有古掌门所需的药材,我希望你们能够交出来,救人如救火啊!”

    “没有的东西,你让我怎么交!”

    仇珊急了,古争所要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大白菜,那都是非常珍贵的药材,特别是他所说的最后两种极为罕见,灵剑宗为了得到它们,可是一点都没少费工夫,她仇珊更是因此受了伤。再说了,要是正常情况下,药材给就给了,这算是蜀山借的,出了蜀墟之后他们还会还出来,可是现如今的情况一点都不正常!

    从云雾山谷离开之后,灵剑宗受杨澜波所邀,已经算是跟蜀山在蜀墟中结盟了。既然是结盟,自然也会盟规,而在那该死的盟规中有一条:当一方弟子负伤需要救治,盟友间必须无条件支援!

    “仇珊,你这样就过分了,明明就有的东西,为什么要说没有呢?”

    古争脸上的失望更重,其实他的心中已笑开了花。他所点名要的那些,全都是由器灵探查过,蜀山没有而灵剑宗具备的东西!并且,这些东西最低品级也是普通,至于其中的烈阳花藤和金银根,更是高达中等级别!

    “让你们不知死活的得罪我,看我不宰死你们!”

    古争心中冷笑,本来救治洛潇他没打算再发一笔外财,正是仇珊的嘴贱,让他突然有了灵感。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灵剑宗弟子我们走,古掌门他得了失心疯!”

    仇珊拂袖一挥,眼看就要带人离开,杨澜波一个眼色,蜀山弟子将灵剑宗三人拦下。

    “怎么了杨执事?难不成你还要搜营?老身说的话你都不相信?你也太让我们灵剑宗没面子吧?”

    仇珊先把杨澜波给吼懵,随即又看向了古争:“古掌门好手段,让灵剑宗折面子这一手耍的漂亮啊!不过,要是蜀山弟子搜营,找不到你所说的那些药材怎么办?”

    仇珊明白,被搜已是再所难免,所以还不如主动提出来,这样也显得更有底气些。

    “仇珊,你的一张老脸是有多厚?你还给下套?问我搜不出来怎么办?可要是搜出来怎么办呢?”

    古争的超级自信,使得仇珊的心脏狂跳,有心想要下个狠注,可是她真的不敢!不接招,就代表着有鬼,接招慢了,同样也是有鬼!

    电光火石之间,被众人目光烫急了的仇珊,一嗓子吼了出来。

    “要是你搜到,老身就跟你结为道侣!”

    “我去!”

    古争差点没被吓蹦起来,这仇珊为了不落下风,还真特么的是拼了。

    “别介,我不敢您打赌了,我怕您了行不!”

    古争脑袋摇的像拨浪鼓,随即冲杨澜波道:“也不用搜营了,这些药材珍贵,他们是随身携带着,就在朱明的背包里!”

    “没有!”

    朱明心都揪成了一团,自从古争点名药材后,他背上的包,就一直重的像块大石头!现在又被古争指名药材就在他的包里,这让他在矢口否认的同时,不由得松了松让他觉得喘不过气的包带。

    “古掌门你……”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杨澜波打断了仇珊的话,已有怒气浮现的眼睛盯着朱明:“包里真的没有?”

    大势之下,朱明本想招供,可一看仇珊的眼神,他也只能是挺直了脖子:“真没有!”

    杨澜波没再多说什么,口吐一字:“搜!”

    朱明背包中的东西,被蜀山弟子野蛮地倒了出来。

    夜明花、春枯草、甜味草、紫焰花、银霜叶、蓝星果、烈阳花藤、金银根,一样不少。

    “好啊你仇珊,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杨澜波勃然大怒,在救人如救火的紧要关头,仇珊竟然偷奸耍滑,这让他牙齿都咬得嘎嘣直响!

    “打死你个龟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装作一脸懵逼的仇珊,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她飞起一脚将朱明踹翻在地。

    仇珊的一脚踹的极重,她不得不这么做,不这么做难以平民愤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好神奇啊!这些药材怎么会在我的包里呢?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公孙腾那混球,偷偷放在我包里面的!”

    危机关头,朱明的反应也是贼快,张口就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而他所说的公孙腾,现如今正在灵剑宗营地守营。

    “是吗?唐兴,你现在马上去灵剑宗营地调查这件事情!”

    愤怒的杨澜波没那么好糊弄,立刻做出了应对。

    “告诉你们,以后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可别怪我杨澜波不客气了!”

    杨澜波的声音简直如同狮吼,吓得仇珊和朱明身体都不由得一抖。

    “古掌门,接下来该怎么做?”

    “给我准备一口锅,我要去隔间中煎药。不过有个条件,我煎药的时候不喜欢被人盯着!”

    古争从杨澜波手中接过药材,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行,我们要是不看着,谁知道你会不会黑了这些药材!”

    仇珊吼叫,望着古争手中的药材,心都在滴血。

    “你行你来!”

    古争直接将药材递向仇珊,可仇珊不敢伸手去接。

    “够了!”

    杨澜波往仇珊面前欺了一步,一字一句道:“如果想我重办这次的事,那么你就尽管给我找事!”

    仇珊蔫了,古争拿着药材进入了隔间。

    “洛潇啊洛潇!”

    望着面白如纸的洛潇,古争一声叹息,开始煎药。

    所谓的煎药只是走个过程,古争随便拿出了点次等药材丢在锅中,至于等会药香味被外面的人闻到作何感想,这已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范畴了。蜀山派现在只想着能把洛潇救过来,至于其它都是次要。

    灵剑宗这次是倒霉了,被古争讹诈了那么多的药材,即便蜀墟是个宝库,可两件中等品质的药材,不管对谁来说,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

    至此,古争在蜀墟中获得的中等食材,除了中等品级的仙果之外,已经有了:金皮花生美姬花、长舌兽肉、狈肉、烈阳花藤、金银根六种!做‘洗髓食修’所需的东西,他也就差最后一种中等食材了。

    “希望你不要再傻了,我没有要找道侣的打算。”

    药已经煎好,古争将仙露丹放入了洛潇口中。

    仙露丹入口即化,仅仅只是片刻,洛潇的脸上已恢复了一丝血色。

    “嗯。”

    又是片刻的时间,洛潇发出一声呻/吟,眼皮抖动着有要睁开的迹象。

    古争不想跟洛潇见面,立刻走出了隔间。

    洛潇不出意外的苏醒,身体尽管很虚弱,但有蜀山派的人照料着,想来恢复正常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

    不想在蜀山营地多做停留,古争随后向杨澜波辞行。

    杨澜波对古争救治洛潇表示感谢,古争也趁机问他有没有‘迷迭兰’,可惜蜀山派这边并没有。

    杨澜波想跟峨眉结盟,对于这样的要求,古争自然是拒绝了的。

    连夜离开了蜀山营地,古争跟长嘴狗汇合了。

    地方和时间也都不合适,古争没有立刻对长嘴狗进行犒赏,一人一狗冒雨前行。

    雨过天晴,第二天是个晴天。

    这一次由长嘴狗带着,古争仍旧是收获颇丰,该犒赏的时候,古争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烤肉的香味弥漫,长嘴狗的口水也流了下来。

    “这次你做的不错,我也理当好好犒劳犒劳你。”

    古争微笑,将烤好的普通级别精肉,放在了一旁干净的大石头上。

    “汪汪!”

    长嘴狗冲古争讨好地叫了两声,然后赶紧‘入座用餐’。

    这顿大餐实在是太丰盛了,除了有烤肉之外,还有被古争稀释过的仙酒,以及一碗仙米粥,外加他专门为长嘴狗做的‘珍果拼盘’。

    仙米粥是由于最近总吃烤肉,古争想换换口味。至于说‘珍果拼盘’,则是包含了古争在蜀墟中得到的各种异果和仙果。

    长嘴狗知道古争不喜欢它吃东西时发出太大的声音,也知道古争不喜欢它的那个人类脑袋,所有在喝仙米粥的时候,它舌头舔食的很慢,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

    仙米粥长嘴狗没喝过,其中蕴含的仙力古争也没有抽取,这样长嘴狗舔了一下米粥之后,立刻变得非常兴奋!

    尽管长嘴狗在蜀墟生活了很多年,可蕴含仙力的东西,它还是第一次尝到。那种近乎于本能中的苛求,让它很快将一碗仙米粥解决掉了。

    ‘珍果拼盘’很漂亮,外面是一圈切好的小香梨,里面则是摆着朱果、灵桃丁和血晶葡萄,至于最里面的部分,则是由玉龙眼、金光荔枝、五指蕉、仙藤木瓜摆成的一个花型。

    张嘴狗已经半化形,对于美感这种东西,它自然有认知,只看造型它也明白,古争算是为它费了点心思做食物。

    “唧唧。”

    长嘴狗冲古争哼唧两声以示感激,赶紧小心翼翼的舔了一片小香梨入口。

    整个‘珍果拼盘’中,最珍贵的自然是那些从云雾山谷中带出来的仙果了,为此小气的器灵数落了古争半天,说什么仙果珍贵、古争太败家之类的话。

    对于器灵的话,古争自然是一笑置之。他会这样‘重酬’长嘴狗,除了长嘴狗功劳真的很大之外,也想着让它吃点好的,寻找食材更卖力一些。至于说‘珍果拼盘’中的那些仙果,其实也真不算什么了,毕竟那不是整只仙果,都是古争嘴馋尝鲜后,省出的一小部分。

    仙果固然珍贵,可谁让古争还没尝过金光荔枝、五指蕉和仙藤木瓜的口感呢?要是非要等到四层境界做了‘仙果食修’才能尝一下,这对于守着美味的吃货来说,可是无比残忍的折磨。

    蕴含一点仙力的仙米粥,长嘴狗都能吃的非常兴奋,当它吃到蕴含仙力简直是‘澎湃’的仙果后,它那双大大的狗眼中,水汪汪的满是泪花,脑袋贴着古争腿蹭了又蹭,直蹭的古争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将其一脚踹开。

    “长嘴,现在你也吃饱喝足了,是不是也该带我去寻找食材了?”

    距离离开蜀墟只剩下了十二天,古争想要获得更多的食材,就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唧唧、汪汪!”

    长嘴狗又跳又叫,以它的方式回答古争的问题。

    跟长嘴狗相处的时间久了,古争对它要表达的意思,也明白的很快了。

    “什么?你是说你知道的食材,我能看到上眼的已经没有了吗?”古争睁大眼睛问道。

    “呜呜。”

    长嘴狗低下头,以声音表示古争理解的没错。

    “你再好好想想,不一定非要看到有食材,就算是你觉得可能有食材的地方都行。”

    古争也是无奈,这才刚吃了庆功宴,难道就要散伙了吗?

    长嘴狗疯狂刨土,就如同人急得直挠头发一样。

    片刻之后,停止刨土的长嘴狗一下子跳了起来。

    “呜呜呜呜。”

    长嘴狗怪叫,乱蹦乱跳了一会后,浑身瑟瑟发抖。

    “你是说你知道一个地方可能有食材,但那里是一个极度寒冷的地方,就连你在里面都呆不了多久是吗?”

    对于古争的猜测,长嘴狗点头表示正确。

    “没想到蜀墟中还有这样的地方,带路吧!”

    古争兴奋了起来,他很想去看看长嘴狗‘说’的那个地方,究竟是冷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没有天山之行,长嘴狗都怕冷的地方,古争还是不要去想了!可是,天山之行的时候,为了抵抗千年雪莲子成熟时的极寒之力,古争曾做出过中品的‘冰灵食修’,身体对于寒冷,已经获得了永久性的抵抗力!

    身体对于寒冷的抵抗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古争自己也不知晓,他也总想找机会试一试,可一直也都没有合适的地方。没想到,这样的极地,蜀墟之中竟然会有!

    一想到要去极地探险,古争激动的心脏狂跳。

    蜀墟之中环境好,古争需要的食材也多,可蜀墟之中每十年就会进来一批人,这让符合要求的那些食材,不可避免的少了很多。而极地则不同,它代表着很少有人会踏足,更何况长嘴狗‘说’的那种极地,寒冷程度已达到了连它都承受不住的地步,这也更加减少了有人踏足的可能。

    极地并非是寸草不生,什么东西都没有,像地球上南极那样的极地,都还有植物和动物。而长嘴狗之所以想起极地,正是因为它就是觉得极地中,存在着符合古争要求的食材。

    明了古争的态度,长嘴狗立刻带路狂奔了起来。

    古争想过极地可能很远,但没想到竟然会那么远。

    几乎是毫不停歇的狂奔了四天,古争才看到了一天片绵延的雪山。

    进入雪山之后,又赶了两天的路,气温开始逐渐低到了长嘴狗有些难以忍受的程度。至此古争已算是大致明白,中品‘冰灵食修’给他增加了多少寒冷抵抗!

    古争比高级灵兽长嘴狗更耐冻,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这不得不说对于寒冷的抵抗,他早已是非人的存在了。

    第六天长嘴狗带路停下的时候,是在一条大峡谷的入口处,而峡谷中就是长嘴狗所‘说’的极地。

    其实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千里冰封,相反在冰雪之中,偶尔还能看到一点的绿色。峡谷中有条大河,河面上有冰块随波逐流。

    按照正常的思维,这样的环境不该如此寒冷,可这里毕竟是蜀墟,并非是现实世界,它冷得就是如此奇怪。

    “呜呜。”

    长嘴狗叫得可怜兮兮,表示再进入峡谷中,它就真的受不了了。

    古争缩了缩脖子,他也觉得很冷,但这种冷的程度,也就如同是人穿着厚厚的装备,前往雪山之后一样,并没有那么可怕。

    “喝了它。”

    古争从洪荒空间中,拿出了一碗黑乎乎的液体,这是他在来路上便已经抽时间做好的冰灵食修。

    这一路上古争尽管忙着赶路,可也仍旧是收获不小。特别是在雪山上赶路的时候,更是收获到了一些寒冷之地带才有的食材。

    最初想做品冰灵食修,主料很让古争发愁,好在后来狼群夜袭的时候,古争收获到了一些天山灰狼狼王的肉,这才满足了做冰灵食修的要求,并做出了中品级别的冰灵食修。

    普通级别的食材在蜀墟中算是常见,古争经过雪山的时候,猎杀了一头雪熊,还猎杀了一些雪狼和雪狐之类的灵兽。

    这些灵兽的食材等级都是普通,本身又包含着寒冷之地的冰灵特性,这让古争轻轻松松的就做出了中品冰灵食修。并且,这次做的冰灵食修,由于材料好的缘故,效果也比上次的好!这也正应了那句话,‘药材好,药才好!’

    长嘴狗用了一碗冰灵食修,古争也用了一碗。

    长嘴狗是第一次用冰灵食修,效果非常的明显,喝了一碗的它,身子不抖了,腿也站着了,甚至还舔了舔地上的冰,似乎是想要知道它刚才为什么那么凉。

    古争是第二次喝,效果虽然不像长嘴狗那么明显,可也实打实的感觉到他对寒冷的抵抗,又增加了那么一些。

    喝完冰灵食修,古争和长嘴狗进入了峡谷。而长嘴狗也不亏古争赐予的冰灵食修,直接一狗当先的负责起了巡视工作。

    古争走的地方比较靠河,而器灵探索发现的声音,也随着他的前行时常响起。

    “河中发现次等食材青纹蚌。”

    “岸上发现次等食材极冰苔藓。”

    “岸上发现普通食材极雪原花。”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银鳝。”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小绿虾。”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冰水黄鱼。”

    “河中发现普通食材斑点鲌鱼。”

    古争走走停停,身边河中的鱼虾蹦蹦跳跳,他的洪荒空间中,收了一批又一批的食材。

    古争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这感觉就如同是在地里捡粮食,没走几步就要停一下,弯腰一捡就是个麦穗。

    “极地到底是极地啊,这里的食材品级好,量也大,真是捡到了手抽筋啊!”

    古争想要狂笑,四个多小时的捡取,抵得上他进入蜀墟到现在,除了异果、仙果、灵丹和灵兽精肉之外,所有的食材收获!

    并且,这真的就是捡,完全没有发生丝毫的危险,就如同是踏入了一个没有机关的宝藏一般。其实类似的情况在寻找‘云雾灵果’的时候也有发生,不过那条河中的所产河鲜,除了种类更多一些之外,质量方面都不如这里。

    爽归爽,可乐极生悲有时候就是来的很快。

    又走了半个小时,古争一点收获都没有,河里除了次等食材,中等食材就如同蒸发一般,消失的那叫一个干净。

    如今古争的洪荒空间已经快要进入饱和状态,古争已是不要重复的次等食材了。

    正当古争疑惑,是不是他的大量捕捞,导致鱼虾受惊游向远方的时候,远处出现了长嘴狗的身影。

    一看长嘴狗的模样,古争忍不住骂了一声:“混蛋,这是谁干得!”

    长嘴狗的毛色虽不算好看,可跟着古争的这段时间,吃过了仙果之后,一身土黄色的毛也算是油光水亮。

    可是如今,油光水亮的毛被烧了不少,脸都被烧的差点毁容,这让把长嘴狗看做属下的古争怎能不怒!

    “呜呜。”

    如同受了委屈一般,长嘴狗开始了它的‘讲述’。

    按照古争领会,事情的这样子的:远处的一座山脚下,有一个很厉害的灵兽,正在祭炼它的内丹,这个灵兽为火系灵兽,一手火系法术耍的相当了得!发现长嘴狗之后,更是追着它一顿胖揍,要不是长嘴狗跑得快,便要见不到古争了。

    理解了长嘴狗的意思,古争丢了一个高级灵兽的内丹给长嘴狗。

    长嘴狗看着挺惨,其实身上的伤也都算是皮外伤,古争给他一颗高级灵兽灵丹做奖励,最大的原因还是表扬它的忠心。

    长嘴狗竟然害怕古争不敌,没有直接发出叫声来呼唤古争,而是逃命回来相告,这也算是很不错的表现了。

    古争一边气恼属下被殴,一边心中十分激动!

    能干得过长嘴狗,且长嘴狗有机会逃命的存在,应该是一只相当于五层后期的高级灵兽。

    五层后期的高级灵兽,还是生长在蜀墟之中,它身上的肉极大可能是普通级别。

    普通级别火系灵兽的肉,能够做‘火灵食修’的主料,而‘火灵食修’古争早已得到,它便是早先完成‘寻找三种名气不大的美食考验’时,获得的三种食修之法中的一个!也是截至目前,古争由于没有主料,一直都没做过的最后一个。

    并且,按照长嘴狗的描述,这件事情有点非比寻常。

    蜀墟中只有灵丹灵兽,没有内丹灵兽,这一点是常识。可是伤了长嘴狗的那只灵兽,却是一只内丹灵兽!

    不过随即一想,古争倒也释然了。

    这里已经是蜀墟的很深处了,来此之前连有这么一处寒冷极地都没听过,那么这里出现常理之外的内丹灵兽,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古争向器灵发出了询问:“按照长嘴狗的‘描述’,你觉得那只灵兽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