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95章 合作
    “如果你要抓捕的灵兽是长舌兽,那么咱们就要面谈了,这种灵兽我也所需要。”

    尽管楚晓晨已经妥协,可古争不会忘掉长舌兽才是他留在矿区的根本目的。

    听到古争提起长舌兽,楚晓晨先是一愣,随即显得很开心。

    “不冲突,不冲突,你如果要找长舌兽,我还可以帮你忙呢,而我所追捕的灵兽,也正是要吃长舌兽,咱们可以另外做笔交易!”楚晓晨欣喜道。

    “做什么交易?”

    古争有些意外,他没想到长舌兽竟然跟楚晓晨追捕的灵兽有关。

    “你也知道拥有着罕见的‘金遁’很是难抓,但我能让长舌兽在片刻间失去金遁的能力,这样你抓捕起来也就轻松多了。不过,你要帮我对付我所追捕的灵兽,来作为我帮你的报酬。”楚晓晨道。

    古争皱眉:“你胳膊上的伤势,是不是那只灵兽所留?这究竟是一只怎样的灵兽?你是要杀掉它,还是要驯化它?”

    “我胳膊上的伤势,的确是我追踪的那只灵兽所留。至于它究竟是怎样的灵兽,从外形上看就是一只狐狸,我也不清楚它到底属于什么狐狸,反正我想要驯服它。你放心好了,以咱们两个的实力,足以将它打成重伤,但又不伤它的性命。”楚晓晨央求道。

    “我可以答应你,可有一点要事先说明,假如这狐狸不像你说得那么容易对付,我可以终止咱们的约定。”

    为了保险起见,古争又加了这么一条。楚晓晨受伤,又要寻找人来合作,她所追踪的那只狐狸,也许实力比她所描述的还要强悍。

    “好的,咱那么来击掌吧?”

    楚晓晨提议,古争点头,两人的手掌碰在了一起。

    将包打开,楚晓晨给古争展示了她带在身上的食材。

    其实都不用楚晓晨展示,古争已经知道她的包中放着次等食材二十三级件,普通食材七件,中等食材‘美姬花’一颗。

    拿着微微散发着香味的‘美姬花’,古争心中也是颇多感慨,蜀墟可这是个好地方,外面几乎就没有的中等食材,单是紫云宫这边,目前已经有两颗出现。只不过,对于在寻找中等食材方面,自己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截至目前有器灵帮忙,仍旧是一件都没有收获到。

    “一共三十一件食材,我就要这八件。”

    古争指了指普通食材和‘美姬花’。

    “看似要的不少,其实你给我剩下的已经全是糟粕了。”

    楚晓晨尽管一声叹息,可仍旧是将古争选中的食材给了他,这点还算是不错,毕竟之前并未约定,古争所能够挑选食材的细节问题。

    “又收获到了一样中等食材!”

    表面上平静,古争心中则是非常欢喜。

    迫切的想要得到中等食材,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想早点能给王东做‘洗髓食修’。做‘洗髓食修’所需的普通食材已不缺,至于说其它级别的食材,峨眉库存和欧阳海那边也都还有一些,不过若非说特别需要,古争并不打算去动峨眉和欧阳海珍藏,他更想在蜀墟之中,凭借自身收获到‘洗髓食修’的全都需求,尽管这很有难度。

    “楚晓晨,现在该拿的食材已经拿了,咱们该说说灵兽的问题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是特别急切,对于追踪你所需要的灵兽,你究竟有多少把握能找到呢?”古争问道。

    “你放心吧,矿区尽管很大,可那只狐狸现在在哪,我心中有数。不过,现在还不是对付它的最佳时间,就让它在那里呆着吧!”

    楚晓晨的信心满满,反倒是让古争越发的迷惑了。

    “你知道它现在在哪,可你就不怕它跑了吗?毕竟它没有在你的眼皮底下。还有,什么才是对付它的最佳时间呢?你为什么要让它在那里呆着?”

    “我不怕它跑是因为这个。”

    楚晓晨拿出了一个罗盘,古争一看便明白那是一件仙器。

    “狐狸的位置就在这罗盘上,至于说对付它的最佳时间,就是它在想办法捕食长舌兽的时候。这么说吧,狐狸在等待着长舌兽,咱们在等待着狐狸,长舌兽一旦出现,不管是狐狸还是咱们,都该行动起来了。”

    楚晓晨的解释,古争也听明白了,不再多说什么的他,在矿道中找了个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楚晓晨也闭目养神了,不过她的手中一直捧着那个仙器罗盘。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六个小时,楚晓晨的罗盘上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原本闭目她猛地跳了起来,冲着古争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古争点头表示明白,跟着楚晓晨在蛛网般的矿道中穿梭了起来。

    矿道的交汇处,一般都很宽敞,特别是在多条矿道于一点交汇的路口。

    矿道交汇的十字路口,一只毛色驳杂狐狸,眼睛中正非常人性化的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狐狸并不大,从头到尾也不过就一米长的样子,它不时的张嘴吐出一口白蒙蒙的气体,而在它目光注视的一条矿道中,一只足月小土狗大的长舌兽,正急的‘四处碰壁’。

    长舌兽想要通过金遁逃走,而狐狸口中的喷出的雾气,实则是它施展了法术,每次法术施展,长舌兽钻入的岩石都会起变化,这也就导致了它的‘四处碰壁’。

    距离十字路口不算太远的地方,已经停止前进的楚晓晨和古争,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件罗盘仙器。

    此时的罗盘仙器在楚晓晨的操控下,跟古争最初见到的时间已有所不同,在罗盘的上方,漂浮这一个如同‘气泡’一般的东西,而在那‘气泡’透明的外壁上,竟然显着着狐狸和长舌兽那边的情况。

    “怎么样?跟我合作还不错吧?要是你不跟我合作,先不说你能不能找到长舌兽,即便是找到了,能够猎杀它的可能也几乎为零,毕竟它有罕见的金遁之术。”楚晓晨说话声音很小,其中有股得意的味道。

    “我怎么觉得上了你的当,你之前说的是你有办法让长舌兽暂时失去金遁的本领,可现在看来,出力的完全就是那只狐狸!”

    看古争说话间已微微有些色变,楚晓晨赶紧开口:“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确是有让长舌兽暂时失去金遁的手段,可这个手段只能施展在关键的时候。”

    “那么咱们什么时候行动呢?”古争问道。

    “以防万一,咱们行动的时候,就是在狐狸要咬长舌兽的时候,也只有那个时候,它们的消耗才算是达到了最大。”

    古争点头,楚晓晨的话不难理解,长舌兽消耗大,金遁施展起来会更困难,至于说狐狸的消耗,也会让抓捕它的难度降低。

    “其实这只狐狸为了吃一只长舌兽,也算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它施法堵住了坑道的一头是个大消耗,屡屡阻止长舌兽金遁,消耗其实也不算小。而它每次施法后,都必须要原地停留片刻,这是它的一大弊端,咱们可以好好利用。至于你到时候辅助我做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

    楚晓晨把需要古争做的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

    “器灵,你知道那只狐狸是什么级别的吗?总感觉楚晓晨谨慎的有点过分。”

    “距离太远我探查不到,即便是能够通过‘气泡’看到,也是看不出什么来。不过按照她的描述,狐狸做法后有停留的时间,这应该是一只幼年期的灵兽。”

    “什么幼年期的灵兽?这……”

    古争心头震撼,一只幼年期的灵兽,就能够伤到五层后期的修炼者,还让她如此的谨慎,这让古争不由得想起了峨眉的守山灵兽白猫。

    “是的,也只有像白猫那样的仙级灵兽,甚至是比仙级灵兽更高等的灵兽,才能够做到做到在幼年期便有伤到五层后期修炼者的实力。”

    器灵声音刚落地,楚晓晨便向古争打了个颜色,‘气泡’上的长舌兽已经有一会没施展金遁了,而狐狸也在向它靠近了。

    古争和楚晓晨开始狂奔,如今的距离再向前走,蹑手蹑脚跟加速前进,已没有了太大的差别。他们的面前就是岔道的拐角,过了拐角便是十字路口中正对狐狸和长舌兽的那条道。

    古争和楚晓晨已看到了狐狸,而狐狸同样也看到了他们。

    “嗷嗷……”

    毛色黑白掺杂的狐狸,低低的叫了一嗓子,尾巴轻轻一摆,古争等人那条矿道和十字路口的交汇处,顿时有亮光一闪而过。

    “它用法术封住了矿道出口,咱们全力来破开它!”

    楚晓晨娇吒,挥剑便劈向了矿道出口的无形屏障。

    “嘭……”

    响动之中,楚晓晨外放的内劲被无形屏障所抵消。

    “嗷……”

    虎牙灵猴吼叫,一块一人大的巨石,被它抱起扔向了无形屏障。

    巨大的响动产生,巨石撞上无形屏障后变为了碎块。尽管它也未能攻破无形屏障,可原本毫无动静的无形屏障上,竟然泛起了涟漪般的波纹。

    古争没有将内劲远距离外放,冲到近前的他,直接就是开山刀法中大开大合的招式。

    响动在古争的唐墨之下,犹如放鞭炮一般的密集,古争心头震惊不已。

    古争如今的修为已是相当于五层初期的修炼者,破坏力相比四层后期的时候,提升的可不止一星半点!再加上如此的狂劈猛斩,受损的无形屏障在他的十多刀后才破去,这让他怎能不心惊!

    古争他们被无形屏障阻挠的时间其实并不长,而在他们被阻挠的这段时间里,狐狸并未能吃掉长舌兽。

    长舌兽的灵智不低,表面上看它是没有了金遁的能力,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狐狸至今都还未吃掉它。

    眼见古争等人突破无形屏障靠近,狐狸放弃了继续对付长舌兽,它冲到地势开阔的十字路口,对准古争它们便疯狂的挥动起着爪子。

    伴随着狐狸的挥抓,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爪风撕裂空气,如暴雨一般席卷向了古争他们。

    一见不再被狐狸所针对,长舌兽立刻脑袋一低就想往石头里面钻。可惜早有准备的楚晓晨,一晃手中的仙器小白旗,长舌兽的脑袋便重重砸在了地上,没能真正的消失在岩石中,它的金遁能力暂时被禁制了。

    机会已经出现,古争抓紧时间,以飘渺幻身术突破狐狸的爪风,向着长舌兽靠近。

    长舌兽‘叽叽’怪叫,赖以保命的金遁不起作用,通道的另外一头又被狐狸早前施展的法术挡住。望着奔来的古争,它只能是拼死相博,在古争距离它还有五米远的时候,细长的舌头如同长鞭一般向着古争抽取。

    “啪啪啪啪……”

    长舌兽的舌头在矿道中猛抽,如同一条被抖动着的绳子。

    古争本可以将它的舌头斩断,但爱惜这是个不错的食材,便硬抗着它的攻击,快速接近之后,重重的一脚将其踢飞。

    长舌兽为中等灵兽,实力差不多相当于四层中期,古争的一脚是踹在了它的鳞甲上,还不足以终结它的生命。

    “嘭……”

    被踢飞的长舌兽撞上洞壁又落了下来,紧跟其后的古争过去就是一脚,踢在了它柔软的腹部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没有用唐墨斩杀,长舌兽虽死,可品相还不错,古争将它收入包中后,立刻又奔向了那只狐狸。

    古争猎杀长舌兽所用的时间很短,而在这段时间里,楚晓晨仍旧没能接近狐狸。造成这样的现状,除了古争的身法比较诡异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楚晓晨之前就有跟狐狸交过手,已经记仇的狐狸着重针对她,她所遭遇的爪风比古争遇到的多很多。

    “古争!”

    见到冲来的古争,喜上眉梢的楚晓晨立刻一声呼唤。

    古争明白,楚晓晨是想让他凭借诡异的身法,靠近狐狸之外打断它的攻势。

    古争眉头皱起,他跟狐狸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可狐狸几乎就没有阻止他,只是偶尔的分出一张爪子挥动几下,这让他感觉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疑惑归疑惑,古争仍旧是在接近到狐狸合适的距离时,一刀劈了过去。

    “嘭!”

    响动在狐狸的身前发出,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它的身前同样也有无形屏障的存在。并且,这无形屏障不同于它封住洞口所用的那种,它竟然将古争劈出的内劲给反射了回来!

    古争本来就提放着呢,反射回来的内劲尽管速度很快,但也没有伤到古争分毫。

    “楚晓晨,这是一只幼年期的仙级灵兽,我不管你事先是不是已经知晓,可通过现在的情况下来判断,咱们很难将其拿下!即便是拿下了,我估计咱们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甚至会有生命的危险。”

    “按照约定,这样的情况发生我可以离开了!不过,你帮我得到了长舌兽,我还是会在帮你试两次,如果实在事不可为,那我只能是抱歉了。”

    古争说话间,已向着狐狸那边又劈出了两刀,可无形屏障仍旧没有丝毫变化。

    “古争,我希望你不要放弃,为什么了得到这只狐狸,我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楚晓晨焦急道。

    古争明白,楚晓晨的确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她给的那些食材,可全都是药食两用的那种,不像是凌雪三姐妹所给,完全就只是可有可无的食材。

    更何况,就在这片刻的时间里,楚晓晨的那只虎牙灵猴,因多次护她的缘故,已经被狐狸的爪风给抓残,一只眼睛都没有了!这还只是古争看到的代价,至于那些没看到的还有多少,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知道你付出了不少,可事不可为我也没办法。”

    几乎就在古争话音落地的时候,原本只是望着楚晓晨的狐狸,正眼望向了他。连番遭受他的袭击,狐狸明显是被打出了火气!

    “嗖嗖嗖嗖……”

    狐狸干脆不管楚晓晨,两只爪子一起对着古争挥动了起来。

    古争不敢逞强,手上峨眉戒光芒一闪,立刻使用了‘峨眉光罩’。

    狐狸的爪风太过密集,在这样被当做主要针对目标的情况下,即便古争有飘渺幻身术,也根本做不到无伤。

    狐狸以双爪对付古争,楚晓晨那边压力骤减,喜上眉梢的她立刻向着狐狸冲去。

    之前面对狐狸的爪风攻击,楚晓晨之所以受到的伤害不大,这其中有两个关键原因。一个是她的虎牙灵猴会在关键时刻帮她挡一下,另外一个是她也拥有着一枚戒指型的初级仙器。

    楚晓晨的戒指神通跟古争的不同,她的戒指神通会随着她每一次挥拳打出劲气,在她的身前出现一面盾牌模样的防护光罩。

    如今楚晓晨和虎牙灵猴都已靠近了狐狸,一人一兽同时对狐狸发动了攻击。

    虎牙灵兽是抱着一块石头,跳起来砸向狐狸。楚晓晨则是以盾牌模样的防护光罩,冲着狐狸撞了过去。

    狐狸的体外防护能够反弹攻击,这一点楚晓晨知道,但能够反弹内劲那样的攻击,未必就能够反弹纯蛮力型,或者是仙器神通的伤害!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就在一人一兽的攻击即将命中狐狸同时,狐狸眼中又浮现了之前针对长舌兽时的那种戏谑,且张嘴吐出一口白色的雾气!原本无形的体外防护,瞬间变为了实质,就如同是散发着寒气的冰雕一般。

    “嘭嘭!”

    巨大的响动中,一人一兽被反弹的倒飞了出去,空中更是洒下一片血雨。

    本就受伤不轻的虎牙灵猴,飞出时鲜血狂奔,落地之后已经爬不起来,眼见是不活。

    楚晓晨是借助仙器发动的攻击,仙器为她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反噬,她虽受了点伤,倒也不算是多么严重。

    狐狸在喷出雾气之后,便已经不挥动爪子了,如今藏在‘冰雕’中的它,不时看看两边的人类,眼神戏谑和轻蔑的光芒更浓了。

    “古争,四分钟内你必须离开!‘冰雕’是这只狐狸天赋神通中的一部分,四分钟内藏在冰雕中的它,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可四分钟一过它天赋神通发动的时候,情况就会非常的危险了!你有洪荒空间可以躲避,但那女的必死无疑。”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脑海。

    “这究竟是什么灵兽?你之前不是说看不透它吗?”

    关于这只狐狸,古争在战斗的时候有问过器灵,器灵只是肯定它血脉不凡,可并没有看出它究竟拥有着何种神兽的血脉。

    “之前看不出是,那是因为它没有发动天赋神通,现在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它是‘三目灵狐’的后裔,而‘三目灵狐’是狐族中仅次于‘九尾天狐’的狐狸!你如果不想死,现在最好是马上离开。”器灵的声音很严肃。

    “四分钟?四分钟就算我用飞的都逃不出矿区,它发动天赋神通后,肯定会发飙追击,我走与不走,似乎都没什么用啊!”古争皱眉。

    “它现在还是幼年期,动用天赋神通会对自身造成比较大的伤害,到时候它会失忆、会屠杀视线范围之内的威胁、会立刻找一个它认为安全的地方蛰伏。反正发动了天赋神通的三目天狐很危险,你现在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器灵的声音透着一股凝重,而古争也立刻慎重了起来。

    “楚晓晨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即便它是幼年期的仙级灵兽,可它也不是咱们能够对付的存在,我先走一步了!”古争说走就走。

    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楚晓晨的眼中有挣扎和决绝闪过,她冲着古争的背影哭喊出声。

    “我求你别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古争眉头一皱,脚步还是停下了,他转身望着楚晓晨:“仙级灵兽固然难得,可你也别魔障了!为了得到一头还不知道能不能驯服的仙级灵兽,你竟然愿意什么都给?为了提升实力,你可以什么都不要吗?”

    古争看似平静,其实这一刻的他很可怕!

    楚晓晨隐瞒了她知道狐狸是仙级灵兽的这件事情,这一点她虽没有亲口承认,可已经不争的事实了。毕竟她之前有跟狐狸交过手,古争不信她会白痴到看不出灵兽的等级。

    隐瞒事实,且还是在古争事先警告过的情况下,这本就已经让古争心中不爽了,而现在她竟然还说出了那样的话。

    假如楚晓晨是一个可以为了提升实力,没有了节操和底线的人,古争会在听到她的答案之后,毫不犹豫的杀了她,掠夺一切属于她的资源!

    “我也想要我的纯洁,我也想要我的仙器!可如果不能将这头仙级灵兽驯化,我的道侣就会死,我的道侣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楚晓晨直接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器灵,你觉得她所说的是真是假?”

    古争没想到楚晓晨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一时之间心中有些乱乱的。

    “说话时情绪波动很自然,完全是出自内心的话,她所说的话为真。”器灵给出了答案。

    尽管不能杀人夺宝了,可古争心中却是舒服了一些,真情很珍贵,不管它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即便它不属于自己,但也值得被祝福,被微笑着看待。

    “你需要仙级灵兽做什么?”古争问。

    “我需要它在我的控制下,以它的内丹为我道侣治疗内疾。古争,你帮帮我好不好?”

    楚晓晨仍旧在哭,泪眼中有着泪水遮盖不住的恳求。

    古争本打算,假如楚晓晨需要仙级灵兽来做的事情比较简单的话,出了蜀墟之后他或许会让白猫帮她一下,可谁曾想竟然是这种高难度操作,古争就算是想帮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真的帮不了你,另外我也劝你一句,赶紧离开这里,不要等冰罩化完,到时候你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古争慎重地往了一眼狐狸,只见狐狸体表的冰罩,已经消融的只剩下很薄一层了。

    听了古争的话,楚晓晨不仅没有绝望,眼中反倒升起了一丝希望。

    “古争,我求你了,你能不能把你对这狐狸的了解,全部都告诉我?”

    楚晓晨的请求,古争本来是该拒绝,可一想到她跌坐在地上痛哭时的绝望,心中隐隐有些不忍。

    器灵告诉古争‘三目天狐’的信息并不多,古争也用很快的速度告诉了楚晓晨。

    “它是‘三目天狐’?太好了,它竟然是‘三目天狐’!紫云宫曾经的一位前辈,碰巧也驯化过一只‘三目天狐’,我知道该怎么对付它了!”

    楚晓晨兴奋的声音一顿,竟然直接冲着古争跪下来!

    “古争,帮我一把好不?我不想让我道侣死,我真的不想他死啊!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绝望,假如你经历绝望的时候,你会不会也想有人能帮你一把?时间不多了古争,你就帮我一把吧!你如果帮我这一把,我楚晓晨这辈子都欠你!”

    楚晓晨跪在古争身旁,拉着他的裤管摇晃着,哭得非常凶。

    一边是不多的时间,一边是泪如雨下的楚晓晨,不为楚晓晨所说的欠,只为心中那个叫良知的东西跳了一下!是啊,人谁没有个绝望的时候呢?

    “时间不多了,你确定要帮她?”器灵焦急询问。

    “成为一名修仙者,有些东西会慢慢消失。”

    古争心中的声音一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指缝中溜走。

    “器灵,我可能以后都不会这么‘善良’了,但这一次我想帮她,我想任性一次!”

    古争的答复不容置疑,同时他向着楚晓晨点了下头。

    “太好了!”

    楚晓晨破涕为笑,然后快速拿出了几样东西。

    “其实很简单,等下你只需要不断将内劲输入其中就好了,开始的时候我会叫你!”

    紫云宫擅长奇门遁甲,楚晓晨将一些刻画着玄妙符文的石头,有规律的摆在‘三目灵狐’四周,然后冲古争指向了其中最大的那块石头。

    “好!”

    古争答应。

    “起!”

    楚晓晨吒喝一声,她那件下品仙器的小白旗子,立刻落在了‘三目灵狐’的冰雕上,稳的就像是插入了其中一般。

    ‘三目灵狐’眼中的戏谑和轻蔑,在楚晓晨开始布阵的时候便已消失,如今小白旗子落在头上,它更是双目中泛起愤怒,张嘴发出无声的吼叫。

    “冰雕的融化速度提升了!”

    古争出言提醒。

    楚晓晨立刻冲着小白旗子打出了两缕内劲。

    “就是现在!”

    楚晓晨说话间,内劲不断向着小白旗子打去,附近的那些神秘石头上,立刻有颜色各异的光芒发出。

    古争不敢犹如,将手按在那块竹笋形状的石头上,内劲同时向着石头内送去。

    感觉中似乎有‘风’从竹笋型的石头上生出,如同圆形气浪一般瞬间扩散。

    石头上不再有光芒发出,小白旗摇晃的频率也低了,就连冰雕中不安分的‘三目灵狐’也都安静了很多。

    “这、你的内劲已经提纯?”

    楚晓晨瞪大眼睛望着古争,除了精纯的内劲,她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阵法的运作事半功倍!

    “是的。”

    古争淡淡一句,他自然不会告诉楚晓晨,其实他用的是仙力。

    “真是太好了,原本以为需要你帮我催动一个时辰,现在看来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好,这套阵法精纯的内劲最好用。”楚晓晨兴奋道。

    “好好控制你的阵法,别分心。”

    古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眼睛已闭上的他,装出一副非常认真的模样。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冰雕中的‘三目灵狐’如同陷入了沉睡一般。

    楚晓晨开始施展驯兽手段,手掌放在冰雕之上,嘴巴中无声的喃喃自语,如同是在念经一般。

    古争等了楚晓晨片刻,楚晓晨的嘴巴停止了抖动,她非常认真的望向了古争。

    “古争,谢谢你,你想我怎么报答你?”

    古争摇头:“驯化的过程需要多久?”

    “需要七天的时间。你、你不需要我报答吗?”

    楚晓晨瞪大眼睛,如同不认识古争一般。

    “不需要,保重。”

    在楚晓晨的视线里,古争的身影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