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94章 试探
    药石是一种特殊的矿物,能够用来炼制异果丹和境界丹。

    蜀山分支不同的排名,有着不同的药石矿区。排名越是靠前,矿区中的矿线也就越好,能够出产的药石也就越多。

    每年进入矿区,先要做的事情是勘察,也就是看看矿道,需不需要支撑,排除一些安全隐患。毕竟,每个矿区距离上次使用,都是已经过了十年的时间!

    如果是外面的世界,一个用木头支撑矿道的矿区,十年没有人搭理,绝对已经变成了一个危矿,别是开采矿石了,就算就去走一遭,或许都有塌方的可能。

    不过,蜀墟中的木材,有不少都是外面世界中所没有的,它们的木质,坚硬耐腐的乎想象,十年岁月和环境所留下的痕迹,倒也不是特别严重。而在需要替换的坑木中,只有两成是败给了岁月。

    如果古争没有洪荒空间,他们进入矿区就要扛着木头进去,替换矿道中坏掉的坑木是规矩,不管会不会在矿区中采矿都要这么做,这也是为了下一次蜀墟开启,后辈们的方便。

    顺着斜斜的矿道,一直向下走了百米,空气浑浊而又潮湿,有的地方还有渗水,偶尔还能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

    矿道中损坏的坑木并不多,由于环境潮湿的缘故,很多坑木上都长着类似于木耳的真菌,颜色有白也有黄,不过都是不能吃的那种。

    矿道很矮,前行中的众人都要稍微低着头。

    “吱扭吱扭……”

    张天成走在最前面,他手中拿着的那盏马灯,随着步伐而晃动,有规律的出金属摩擦的声音,引得回音阵阵。

    马灯中的光芒为白色,照亮着挺大的一片范围,光源不是来自传统的煤油,也不是来自新潮的1ed,而是来自矿区中,一种名叫‘月芒石’的石头。

    修炼者的世界很隐秘,几乎不为世人所知。他们生活中的很多东西,轻易也都不会流落到外界,就像这种能当做光源的石头,如果放到外界肯定是宝石,可在修炼者的世界中,这样的东西使用可以,但严禁流传,否则就是破坏规矩。

    马灯摇晃的声音停止,张天成指着一旁的一根坑木:“这里有一根需要替换。”

    矿道虽低矮,可却不算狭窄,三个人并行都没问题。古争来到张天成身旁,从洪荒空间中放出一根‘铁栎木’,古争和柳影也立刻忙碌了起来。

    古争的洪荒空间,被张天成他们自认为是空间仙器,有欧阳海这个老牌修仙者在,古争身上一些奇怪的地方都能得到解释。

    “真是讨厌,这该死的虫子难道就不能少点?”

    柳影拿到古安拆下的坑木,嫌弃地望着其上的虫洞,需要替换的坑木,两成是败给了岁月的侵蚀,剩余的八成都是败给了虫蛀。

    “咦?”

    柳影的话让古争再次听到‘虫子’二字,也不由得想起了昨天还用来钓地灵龟的‘桃灵虫’,于是就让器灵探查一下,结果还真让他现了一些问题。

    一整条虫蛀的坑木里,竟然连一只‘坑木虫’都没有!

    “掌门现什么了?”

    看古争什么也没说,却拿着马灯向前走,柳影好奇的问了句。

    “跟上,现在还不好说。”古争头也没回地答。

    又向下走了一段,斜斜的矿道生改变,开始出现了一些分叉。这是由于直到入地一百多米,才终于将矿道打在了药石矿线上,分叉是由追着矿线开采而形成。

    几乎所有的分叉里面都是死路,其所追逐的矿线已被开采干净,古争对照着地图,走入了那条还有矿线延伸的矿道,路也跟着慢慢宽敞了起来。

    一根虫蛀的坑木被古争现,让器灵探查后他得知,这根坑木里面仍旧是没有坑木虫,虫洞就连虫尸都没有。

    古争的眉头有点皱起,他正在听器灵的分析。

    片刻后,古争眉头舒展,表情有些兴奋。

    “咱们遇到宝了。”

    “掌门为什么这么说?”

    古争突然说的话,使得古安三人非常好奇。

    “说遇到宝,咱们先要说说这坑木虫。”

    “在你们看来,坑木虫吃的是木头,其实这是错误,坑木虫吃的是药石的半生矿,它只是喜欢住在坑木里罢了,而坑木虫就是咱们遇到的第一宝!”

    古争声音一顿,柳影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坑木虫是宝?”

    柳影忍不住询问,毕竟进入蜀墟前,无愁长老也特意交代,矿区中换下的虫蛀坑木,一定要将里面的坑木虫弄死,免得它再祸害矿区。可是,无愁长老并未交代,坑木虫是宝这件事情!不仅是他,相信其他门派的长老,也都是这样交代进入矿区的弟子。

    “坑木虫的确是宝,只不过要经过特殊的处理,才能够用来炼丹。而用它和高等药石为主要材料炼制的‘纯净丹’,能够用来为内劲提纯!”

    “什么?”

    古争的话一出口,古安三人立刻叫了出来!

    内劲被提纯,暂时的好处是实力提升,更加精纯的内劲,也拥有着更加强大的破坏力。长远点的说,想要晋级为修仙者,内劲提纯也是不可避免的一步。

    能够帮助内劲提纯的丹药很少,其中‘雪莲丹’算是一种。除此之外,内劲还可以借助外力来提纯,不过这个借助外力的要求很高,需要帮助他人提纯内劲的人,修为必须要达到化神返虚的境界。

    太上长老欧阳海,符合为他人提纯内劲的标准,可用这种方式给人提纯内劲,对自身的伤害也很大。为他人提纯一次内劲,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来养,而峨眉也算是正处于多事之秋,所以古争此次的蜀山之行,也就没有让欧阳海帮无忧长老提纯内劲。

    被人认为毫无用处的坑木虫,再配合上一些门派里不缺的高级药石,就能炼制成可以给内劲提纯的丹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毕竟,从古争说话时的语气判断,‘纯净丹’其余的材料似乎不算什么,他也并不是很难炼制的样子。

    “你们先不要脑补太多,‘纯净丹’的丹方我并不知晓,我只是听我师傅提到过,究竟怎样炼制,这还要问过他老人家才知道。”

    古争提到了‘师傅’,至于这个‘师傅’,古安等人会不会把他当做是欧阳海,这不是古争需要考虑的事情。

    至于不知晓丹方,古争倒是没有撒谎,该死的器灵似乎并不打算告诉他。

    “怪不得掌门之前就把虫蛀的坑木给收起了,原来这坑木虫竟是这样的宝贝!”

    柳影后知后觉,可她哪知道,古争并非是有先见之明,一开始把虫蛀坑木收起来,只是不想在矿道中浪费时间罢了。

    “掌门,你刚才说先,那么其次又是什么呢?”张天成问道。

    “我所注意到的这两条坑木中,并没有坑木虫的存在,它们不是迁移,也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吃掉了!”古争缓缓道。

    “什么?被吃掉了?”

    张天成三个,同时睁大了眼睛,这才刚知道坑木虫是宝贝,立刻就又得到了它们被吃掉的消息,顿时心中都有股火气升起。

    “掌门,这么大的一根坑木,难道里面一条坑木虫都没有了吗?”古安不甘道。

    古争摇头:“你可以把虫蛀的坑木换下来,然后劈开来看看。”

    古安和柳影立刻动手,虫蛀的坑木很开就被换下破开,只见错综复杂的虫道里,到处都是透明的线条,就如同是有鼻涕虫爬了进来,分泌物干燥后之后的样子。而所谓的坑木虫,真的如古争所说,一条都没有。

    “这是‘长舌兽’进食坑木虫后留下的唾液痕迹。”

    古争做出了解释,可古安三人的眼睛都带着迷茫,所谓的‘长舌兽’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过。

    “长舌兽为中等灵兽,从外表上看很像是穿山甲,因为它拥有罕见的‘金遁’,能够在快潜入山体之中,所以很难被人抓到。长舌兽的主要食物是药石,坑木虫只是它的点心罢了,而我所说的遇到宝,除了坑木虫就是‘长舌兽’了,这种以药石为主要食物的灵兽,可以说浑身都是宝。并且,从它留下的分泌物上判断,这只‘长舌兽’应该还在咱们的矿区中。”

    按照器灵所说,长舌兽的肉一般都是中等级别,这是古争颇为需要的食材。

    “掌门准备怎么办?用对付地灵龟的方法对付它吗?”柳影问道。

    “坑木虫只是‘长舌兽’的点心,同样具备着不俗灵性的它,该不会像地灵龟那样贪吃的。不过,‘长舌兽’尽管是一身的鳞甲,可它的防御力跟地灵龟相比可就差远了!只要能遇到它,只要它跑得慢一些,傲风竹箭对付它应该可以吧!”

    古争外表自信,其实心中颇有些无奈。

    五行仙术古争学了四种:控火诀、控水决、控木诀、控土诀。五种仙术里面,只有控火诀被火元丹强化过,在有火源的情况下,威力还算勉强凑合。

    假如古争的控土诀也被‘土元丹’之类的丹药强化过,那么他想要得的地灵龟的龟壳,就要比现在简单的太多了!

    同样的道理,假如古争拥有控金诀,且还被‘金元丹’之类的丹药强化过,那么猎杀还未曾谋面的长舌兽,他也会自信很多。

    “掌门,既然坑木虫是宝贝,那要不要咱们分头,先把青城派和司徒家的矿区走一遭呢?”柳影提议。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柳影和天成,你们两个分别前往青城和司徒家的矿区,看能不能找到坑木虫。那边的事情忙完之后,你们就来这边跟古安汇合,然后就留在这里开采药石吧!等我从蜀墟深处回来,我会来这里找你们。”

    矿区之行结束后,古争要一个人前往蜀墟深处,这在之前他就已经跟柳影他们说过了,所以再次提起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惊讶。毕竟蜀墟深处的危险系数很高,古争一个人去反倒要好一些。

    “遵命!”

    柳影和张天成向古争行礼后离开了。古争则是带着古安,继续顺着矿道往里走。

    又走了将近半个消失,古争他们终于来到了矿道的底部。

    在这一路上,古争又现了两根虫蛀的坑木,其中同样也没有坑木虫的存在。不过,从长舌兽遗留下的唾液上判断,距离它觅食的时间更近了。

    矿道底部的岩层上,有一条微微闪着光芒的晶石带,犹如天上的银河一般,而那些闪光的晶石,就是各种等级的药石了。

    药石非常的奇特,深嗅之下有淡淡的香味,开采起来不能用蛮力,只能是用内劲,所以开采的度也快不了。

    “你就在这里开采药石,多多注意安全!”

    古争拍了拍古安的肩膀,所要叮嘱的话也全都在他的目光中了。

    “掌门放心,祝掌门在蜀墟深处能有大收获。”

    古安话音落地,挠头一笑后又来了个补充:“应该说是在这矿区中就有大收获!”

    “哈哈……借你吉言了!”

    古争大笑,开始了他蜀墟之中一个人的旅程。

    古争要在矿区中尝试寻找长舌兽,不管能不能找到它,只把没有经过的矿道都走一遍,古争便会离开自家的矿区。

    接下来古争要做的,便是前往灵剑宗和紫云宫的矿区,看看能不能够捡漏。既然坑木虫是宝,就算还没有得到炼制它的丹方,古争也想要先弄一些再说。

    矿区很大,其中岔道很多,好在古争近乎一路狂奔,想要把它看个遍,倒也不会用去多少时间。

    不过对于寻找长舌兽,古争是报了希望,可也没有到特别的地步。毕竟长舌兽是土系灵兽,它的行踪只能用‘神出鬼没’来形容。也许刚刚检查过的岔道里没有,可一转身它都有从地下冒出来的可能!

    心中这么想着,古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的眼睛都睁大了。

    并没有如所想那样,看到突然出现在身后的长舌兽,可古争的确是在目力将近极限的地方,看到了个很模糊的东西一闪而过!

    古争的视觉很好,可矿洞之中太暗,就算是有马灯照明,可能见度也不能跟洞外的世界相比。

    一闪而过的模糊之物,古争也不确定他是个人,还是一个人形的灵兽。可不管他是什么,古争都必须过去看看,他不可能放任这个可能是危险的存在,留在只有古安一个人的矿区里面。

    环境的缘故,古争走到之前目力的极限之地,用了很短的时间。

    这里是矿洞中的一个路口,一共有六条岔道,古争也不清楚刚才看到的模糊之物,究竟是钻入了哪一条矿道之中。

    不过也并非说无迹可寻,古争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人血的味道!”

    古争嗅了嗅空气中的血腥味,心中立刻有了判断。

    “受伤的人不可能是古安,而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进入峨眉的矿区,他究竟是谁呢?”

    古安拿出唐墨,小心向着一条岔道走去。

    “前方九米处的岔道中,藏着一只高级灵兽‘虎牙灵猴’。”

    矿道中岔道如同蛛网,古争才进入没多远,脑中便有器灵的声音响起。

    “怎么是只灵兽?而且还是居住在山林中的‘虎牙灵猴’?难道刚才看到的模糊之物是它?人血的腥味是从它嘴巴里传出来的?”

    心中纳闷的同时,古争也已来到了虎牙灵猴所在的岔道口。

    “呼……”

    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岔道中飞出,直直的砸向古争。

    古争闪身一躲,巨石落在地上出巨大的响动。但岔道中的虎牙灵猴显然不打算就此罢休,大小各异的石块如同流星雨一般,不断从岔道中砸向古争。

    “孽畜!”

    古争冷笑,手中唐墨连连劈斩的同时,人也向着岔道中挺进。

    不得不说虎牙灵猴很厉害,流星雨般的飞石,外加其上强大的破坏力,如果是一般的五层初期修炼者遇上,别说是向着岔道中挺进了,能够不被飞石砸伤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可古争不同,他是相当于五层初期修炼者的修仙者,不管是实际实力,还是飘渺幻身术的精妙,都让他在面对飞石的时候从容不迫。

    “吱吱……”

    眼看古争已经逼近,怪叫着的虎牙灵猴放弃飞石攻击,直接便向着古争扑去。

    说是猴,可虎牙灵猴长得其实像猿,比古争还高一个脑袋的他,长得十分壮实。它扑向古争的时候拳头紧握,大有要将古争一拳砸死的架势。

    以虎牙灵猴的实力,如果这一拳击中古争,他绝对是必死无疑,可古争怎能让它如愿?

    “找死!”

    古争厉喝,以飘渺幻身术躲开拳头的同时,开山刀法也立刻施展,唐墨带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冲着虎牙灵猴的脖子上砍去。

    “吱……”

    虎牙灵猴惊叫,古争躲过它的拳头,这让它出乎意料,而面对古争的一刀,不敢强攻的它,立刻后跳来躲避。

    古争就如同是知道虎牙灵猴的躲避线路一般,原本挥出去的唐墨在中途变招,停身向前的同时,唐墨也已刺入了虎牙灵猴的胸口。

    虎牙灵猴本就是向后跳,所以古争这一刀刺入的并不深。但是,紧跟着就变招的古争,内劲外放又向着虎牙灵猴劈出了一刀。

    虎牙灵猴后跳的度快,内劲飞出追击的度更不慢,当虎牙灵猴停身之时,内劲也已经劈在了它的腹部。

    鲜血顿时涌现,怪叫着的虎牙灵猴又想向着古争扑去,远处的黑暗中突然有很空灵的女声传出。

    “虎牙,回来!”

    “吱吱……”

    绝对的心有不甘,虎牙灵猴冲着古争扬了扬拳头,这次向着它身后的黑暗奔去。

    古争没有追击,只是跟着过去了,他从声音上已经听出黑暗中的女子是谁了。

    紫云宫这次进入蜀墟的人一共四个,其中三个是凌氏姐妹,还有另外一个古争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却听过她的声音。

    古争明白,凌氏三姐妹的修为不俗,可她们不是紫云宫蜀墟之行的领头者,真正的领头者正是还不知道名字的这位。这种平日里被门派藏得严严实实,关键时候才露面的人物,通常都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别的就不说,单是拥有虎牙灵猴,这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虎牙灵猴体型庞大,它不是小小的寻宝鼹鼠,能够装入包中带进蜀墟,这就只能说明,虎牙灵猴是此女在进入蜀墟之后驯化所得。今天才是蜀墟开启的第四天,四天之内就能驯化一只成年虎牙灵猴,她在驯兽方面的天赋,真的是让人惊讶!

    其实驯兽之术并非是紫云宫专属,而是蜀山本来就有的秘术,就好像洛潇能够通过声音控制五彩羽雀一般,这其实也是驯兽的范畴。只不过紫云宫从蜀山分出去的时候,带走了这种秘术,而另外的几个分支的先祖,因为本身就没有修炼这种秘术,后世的这些徒子徒孙自然也就不会了。

    略显宽松的一袭紫衣,难掩其娇小玲珑的身段,左臂受伤的楚晓晨,紧紧盯着靠近的古争。

    通过同门的告之,楚晓晨对古争的事情知道一些。

    楚晓晨是紫云宫中长老级别的存在,生性比较冰冷的她,人情世故方面是个弱项。

    跟晓风长老她们对古争的态度不同,楚晓晨对古争不屑而又厌恶!原因无它,只因古争在这次排名盛会上出尽了风头,可进入蜀墟的名额居然跟她们紫云宫一样。

    “你叫什么?为什么在我们峨眉派的矿区?”

    楚晓晨想什么古争并不知道,可从她的眼神以及刚才生的事情上,古争明白这女人并非什么善良之辈。

    “楚晓晨。来你们峨眉的矿区,自然是有事情要做的。放心,对于你们的药石我不取分毫!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我会给你报酬。”

    楚晓晨的声音空灵而又冰冷,随手丢给了古争三颗高级灵丹。古争没有去接,任由它掉在了地上。

    本来古争还看在晓风长老和凌雪三姐妹的面子上,耐着性子询问,可一看到丢出的高级灵丹,不多不少的竟然是三颗,心中的火气一下子便窜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古争的脸沉了下来。

    “没什么意思,你给凌雪等人的见面礼,不就是三颗灵丹吗?你如果是嫌少,我可以再给你三颗,六颗高级灵丹,只是在你峨眉的矿区中待一段时间,这报酬不算低了吧?”

    楚晓晨又掏出三颗灵丹丢去,古争不仅没有去接,反倒是冷笑了起来。

    笑够之后,古争伸手指着洞口的方向,一字一句。

    “收起你的灵丹,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峨眉的矿区!”

    楚晓晨愣了,似乎是没有想到古争会又如此激烈的反应,眼睛睁大的她,片刻之后才开口。

    “你冲谁吼呢?”

    楚晓晨也是怒了,再怎么说她也是紫云宫的长老。

    “你出不出去?”

    古争根本不想跟楚晓晨这种人废话,冰冷的目光中已有杀机浮现。

    “你……”

    楚晓晨本来是想动手,既然话不投机,那就谁实力高深谁说了算。可细看古争眼中杀机,她话都没说话,便有些恢复了理智。

    如果是一般人,哪怕是一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楚晓晨都不会害怕,再怎么说她自己就是五层后期的修为,虽然受了点伤,可也并没有什么大碍,外加还有一个相当于五层中期的灵兽做帮手,这样的综合力量真的不算弱了。

    可惜古争眼中的杀机太过冰冷,楚晓晨甚至从其中读出了一些藐视和决绝的味道。那感觉就如同是,假如真跟古争动手,她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并且,一旦动手就绝对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从未有人给过楚晓晨如此奇特的感觉,综合古争身上的一些不可思议,外加他刚刚对付虎牙灵猴的手段,楚晓晨觉得还是妥协为好,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闹到十分危险的局面。

    “好吧,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你也别生气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楚晓晨不擅长人情世故,可不代表她不怕死,人在遇到死亡危机的时候,做出什么有违常理的决定都不奇怪。

    这次轮到古争微微一愣了,他没想到看似猖狂鲁莽的楚晓晨,竟然能在这种危机关头,没有废话的立刻道歉。

    “好好说?行,先给我两个解释。”

    “第一,来我峨眉矿区做什么?”

    “第二,同为蜀山一脉,你来我峨眉矿区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让虎牙灵猴伏击我?你是想杀人,还是想要试探?”

    能不动手古争也不想动手,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当然是念着紫云宫另外几人的情谊。

    至于说虎牙灵猴伏击的动机,不管楚晓晨的本意是什么,既然她都已经道歉了,肯定会回答是试探,而古争明知她会这样回答还要问出来,倒也不是给她台阶下,就是提到这个话题,顺便索取好处。

    “我是追踪一只灵兽,所以才进入了峨眉矿区。让虎牙灵猴伏击,自然是想看看你的深浅了。”楚晓晨道。

    “看看我的深浅?你以为我会相信?战斗的时候,生死只在一瞬间,假如我被你的灵兽打死,我岂不是死的很冤枉?我不管那么多,单就这件事情,我需要赔偿!”

    古争紧紧盯住秋晓晨的眼睛,而秋晓晨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你想要什么赔偿?地上的六枚高等灵丹,让我再加一些什么?”

    “别跟我提地上!”

    古争目光再次变冷:“不多不少的给三枚灵丹,昨晚生在青石荒原的事情你肯定也知道了,我需要好的食材,把你拥有的好食材拿出来我看看,究竟需要什么,我自己挑一些!”

    索取好处,古争实则也是在逼秋晓晨!假如她听话,一切也还好说,可假如她的息事宁人只是表象,说不得古争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将她留在这里以绝后患了。

    “我并没有好食材,那些东西都在凌雪她们那边放着呢!”

    楚晓晨摇头,说得很像真的。

    “想要和谈,先你要诚实,我不喜欢撒谎,更不喜欢被骗!类似的事情假如再生,那么咱们就来战一场,不过我要提醒你,我的战斗技巧是杀人的手段,不适合用来切磋。”

    古争的眼睛眯成一道缝,原本消失的杀意再次浮现。的确,他如今的手段,也可以说是杀人的手段,不管是洪荒空间,或是唐墨的神奇神通,亦或者是新入手的两件仙器,这都不是随便可以让人看得,如果被人看到了,那么这人则必须得死!

    楚晓晨眼睛睁大,古争眼中再次浮现的杀意,让她不由得庆幸刚才的道歉。

    “关于你的‘流星仙步’,我一直都觉得是假的,可是现在看来,它应该是真的了。”

    楚晓晨苦笑,而她说出的话,则是让古争笑在了心里。

    古争明白,当日的排名盛会上,不管他编的故事可不可信,不管蜀山掌门和裁判长老给出的检查结果是怎样,反正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流星仙步’这件事情。只不过,古争没有想到,‘流星仙步’会在这个时候,成为楚晓晨最大的忌惮。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骗了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这里有好的食材呢?”楚晓晨反问。

    “你是紫云宫此次蜀墟之行的领头,好东西你随身带着并不奇怪。再说了,你包里藏着一个寻宝鼹鼠,你要说你没有好食材,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你怎么知道我包里有寻宝鼹鼠?”

    楚晓晨差点没咬到舌头,低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包,没现它开有缝隙啊!更何况,从遇到古争到现在,寻宝鼹鼠一直很乖,连哼唧一下都没有出。

    “猜的。”

    古争撒了个谎,其实是器灵探查到的。

    “好吧,你赢了。好食材我可以给你一些,可有件事情咱们要先说好,我需要留在你们矿区中,抓捕我所追踪的那只灵兽。”楚晓晨想了想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