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八百九十九章 祸从口出(为V仔盟主贺)
    李强本来就满心憋屈,听闻出租车司机的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那股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气急败坏的叫道:“我说你闭嘴不说话能死啊?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胡咧咧。”

    出租车司机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同情地摇了摇头,叹道:“好好好,我不说话就是。遇到这种事,生气是人之常情。赚了你的钱,让你发泄发泄也没啥。不说了。”

    李强心头一万个*狂奔,愤怒的瞪了眼出租车司机,然后怒冲冲的看着前面那辆奔驰越野车,心里恨不得把那个装逼混蛋大卸八块。

    博文酒楼。

    从外表看去很普通的酒楼,三层高的古典风格,挂着不少的红灯笼。金灿灿的招牌下,四名穿着红色旗袍的迎宾小姐站立两旁,周围还有几名保安四处溜达着。

    “欢迎光临。”

    唐修牵着雪玉的手从奔驰车里下来后,那些迎宾小姐便恭敬躬身叫道。而一位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的*则急匆匆的从里面小跑出来,看到唐修和雪玉后,她犹豫了一下,这才把目光落在雪玉身上问道:“请问您是雪小姐吗?”

    雪玉点头说道:“是我。”

    急忙掏出两张名牌,递给雪玉和唐修说道:“欢迎两位到来,我是这家酒楼的经理,两位可以称呼我为胡经理。常老和薄老他们已经到了,在贵宾厅等候。”

    雪玉诧异道:“你认识常平贵和薄安乐?”

    胡经理说道:“他们二老是我们酒楼的贵客,每隔两年都会来到昌市,都会在我们这里解决吃饭问题。另外,我丈夫是常老的徒弟。”

    雪玉惊讶道:“你丈夫也是采药人?”

    胡经理面色微变,表情变得更加的恭敬,点头说道:“没错,我丈夫的确是采药人。”

    雪玉点了点头,说道:“带路吧!”

    很快。

    唐修和雪玉在胡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三楼的贵宾厅。令两人诧异的是,这个贵宾厅里除了有两位老者之外,还有另外几人。一位是身材消瘦的中年,老老实实站在两位老者身后。另外两位,分别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还有一位帅气的青年。

    “咦?”

    帅气青年看到进来的唐修和雪玉,口中发出一声惊咦声。不过,随后他的面色便变得有些难看,箭步朝着唐修和雪玉迎来,带着那份盛气凌人看向雪玉大声问道:“雪玉,他是谁?”

    唐修古怪的看了眼雪玉,笑问道:“你认识?”

    雪玉仅仅是瞥了眼帅气青年,便淡淡说道:“知道,不熟。”

    帅气青年的面色一黑,怒声说道:“雪玉,我都追求你好一阵了,你怎么能说咱们不熟?小子,你是谁?放开雪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唐修哑然失笑道:“我明白了,你应该是雪玉的追求者之一吧?也难怪,我这女人长得美若天仙,追求她的男人自然是多如过江之鲫。行了,别跟小孩子似得威胁我,你叫破喉咙也改变不了她是我女人的事实。”

    雪玉仿佛很高兴唐修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他的女人,那张绝美的容颜上流露出一抹笑意,轻声说道:“他说的没错,他是我唯一的男人。所以,刘先生,请你自重,不要再纠缠我了。”

    帅气青年难以置信的看着雪玉和唐修,就在他准备大声说话的时刻,那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沉声喝道:“小猛,回来。”

    “我……”

    帅气青年张了张嘴,但仿佛很害怕那位白发老太太,怒冲冲的瞪了眼唐修后,转身走到白发老太太身边坐下。

    雪玉和唐修来到几人面前,看着两位老者从沙发上站起,淡笑道:“两位便是采药人常平贵常老,寻龙师薄安乐薄老吧?我是雪玉,这位是我男人唐修。”

    常平贵和薄安乐相视一眼,随即他们友善的对着雪玉点了点头,目光停留在唐修身上。

    “这位……唐小哥,我看你有些面熟啊?不知道咱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常平贵好奇问道。

    唐修笑道:“幸亏常老你不是女人,否则我都要以为是自己长得太帅,女孩子找借口向我搭讪呢!我可以确定,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另外,自我介绍一下,盛唐集团,唐修。”

    盛唐集团?

    常平贵呆了呆,猛然间双眼瞪得滚圆,眼神中爆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就连他的身躯都颤抖了几下,颤声说道:“您……您就是中医界名声大震的小神医唐修?盛唐集团的大老板?”

    唐修笑道:“没想到常老竟然听说过我,晚辈荣幸之至啊!”

    常平贵听到唐修亲口承认,顿时激动的搓了搓手,说道:“哪里哪里,能够见到唐……唐神医您,是我的荣幸啊!大名鼎鼎的小神医唐修,现在国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们这些采药人,可是最希望认识唐神医您,更希望自己采到的珍贵药材,通过唐神医来治病救人。”

    薄安乐也流露出惊讶神色,看着唐修说道:“我也听说过小神医唐修的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青年才俊,了不起啊!难怪她老人家的传人,竟然会倾心与你。”

    唐修笑道:“薄老说的是老瞎子吧?”

    薄安乐愣了愣,随即脸上的惊讶神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恼怒,皱眉说道:“唐修,希望你能对她老人家尊敬一些。再者说,既然她老人家的子孙是你的女人,按理说你也应该称呼她老人家一声老祖宗。”

    雪玉急忙说道:“薄老,您可别这么说。就算是老祖宗她亲自来到唐修面前,也不愿意唐修这么称呼他。其实,唐修称呼老祖宗为老瞎子,就是老祖宗要求的。”

    唐修拍了拍雪玉的肩膀,笑道:“薄老说的没错,按照咱们之间的关系,我的确该称呼老瞎子一声老祖宗。薄老见谅,以前称呼她老人家为老瞎子习惯了,一时间忘记改口。”

    薄安乐膛目结舌的说道:“是她老人家要求的?你……这怎么可能?”

    唐修笑了笑,并没有再解释,而是看向那位不动声色坐在沙发上白发老太太,笑问道:“唐修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白发老太太打量着唐修,笑着说道:“你可以称呼我一声老瘸子。”

    老瘸子?

    唐修一怔,就在此刻,他猛然感受到一股如同清风拂来的气息,瞬间钻进他的脑海中。几乎是一瞬间,他的神识猛然爆发,拉枯摧朽般冲向那股入侵的神识,以碾压之势驱赶出脑海后,更是乘胜追击。

    “唐神医停下。”

    白发老太太身躯大震,急促大叫一声后,张口便喷出几口鲜血。

    唐修收回神识,皱起眉头冷酷说道:“老瘸子,咱们之间应该是无冤无仇吧?竟然敢以神识入侵我识海,这可是死罪。”

    “死你妹……”

    帅气青年猛然间跳起,但眼前一道残影闪过,在响亮的巴掌声中,他的身躯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七八米外的墙角处。

    唐修重回到原地,冷漠说道:“祸从口出,慎言。”

    白发老太太难以置信的看着唐修,颤颤抖抖的站起身,瘸着一条腿朝着唐修走出几步,恭敬说道:“老瘸子无意冒犯,只是觉得能让那老瞎子都赏识的人,定有不凡之处,所以才贸然试探,还望唐神医莫怪。”

    唐修冷哼道:“如果不是发现你没有恶意,恐怕你现在已经神形俱灭,魂飞魄散。记住,以后不要轻易试探别人,否则谁都不能保证,对方像我这般心慈手软。”

    “是,老瘸子记住了。”

    白发老太太脸上露出一抹恐慌,急忙点头说道。

    眼前的变故,令一旁的常平贵和薄安乐目瞪口呆,满脸的震撼。就连他们身后的那位中年,都直接傻眼。

    难道……

    难道他是一位修道者?

    常平贵和薄安乐相视一眼,两人心底掀起滔天海浪。

    唐修不愿意和白发老太太纠缠,淡漠说道:“管好你的晚辈,如果再敢逞口舌之快,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白发老太太急忙说道:“您放心,我保证他绝对不再说半句话。”

    “奶奶……”

    帅气青年从墙角处艰难爬起来,捂着脸大声叫道。

    白发老太太怒喝道:“你给我闭嘴,否则我废了你,逐出家族。”

    帅气青年呼吸一滞,顿时流露出惊惧神色。不过,他看向唐修的眼神,却带着几分怨毒。

    “砰……”

    贵宾厅房门被撞开,满脸怒气的李强从外面冲进来,怒视着唐修叫道:“你混蛋,故意耍我。”

    唐修看到李强,顿时流露出有趣神色,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笑道:“诸位,先坐下。”

    说完。

    他看向李强笑问道:“说说看,我怎么耍你了?咱们可要说清楚,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可别怪我收拾你。”

    “你故意让车……”

    话出口,李强整个人都懵了,如化石般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