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为楚云哟盟主贺)
    张家老者那张老脸变得涨红,眼睛里闪烁着屈辱之色。他是武学界的一代宗师,就连那些武道宗师见了他都毕恭毕敬,何曾被一位年纪轻轻的小家伙冷嘲热讽?

    但是。

    他清楚唐修说的没错,他心里的确很惊惧,因为那个刚刚和他交手的家伙,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他强了不止一筹。如果不是体内五脏六腑传来火辣辣的灼烫感,胸口沉闷的难受至极,他简直不敢相信对方会强到这种地步,因为对方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强啊!

    “他是谁?”

    张家老者深深看了眼金狮,然后转头问道。

    唐修淡淡问道:“你现在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而我却偏不信这个邪,你们张家在澳岛很强,但我却非要把你们张家打压的没有任何脾气。”

    “咻咻……”

    随着唐修的话音落下,金狮身形再次一动,瞬间朝着张家老者扑去。而血鲨也在此刻出手,闪电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张迪面前,一把三菱凭空出现在他手里,刀尖扫向张迪的喉咙。

    “住手。”

    两位中年大汉从人群中冲出,其中一人闪电般挡在张迪面前,另外一人则从侧面扑向血鲨。

    “噗噗噗……”

    张家老者被轰击十几拳,苍老的身躯如飘零的落叶,朝着后面倒飞出去。而那两位中年大汉,刹那间浑身鲜血淋漓,触目惊心的伤口遍布全身。在保护张迪的同时,也仅仅是勉强躲开要害部位。

    “好了。”

    唐修掏出半包烟,自己点燃一根后,把剩余的丢给星轮。他这次来到张家,是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来大开杀戒的。

    金狮没有再攻击,径直回到唐修身后,而血鲨则意犹未尽的撇撇嘴,说道:“老板,就这些菜鸟,干脆把他们全杀了得了。只要您说一声,我们直接把这张家屠了便是。以往,我们也经常做灭门灭派的事情。”

    唐修面色一冷,说道:“想去灭门灭派,给我滚到国外去做。别在国内给我惹麻烦。”

    “是!”

    血鲨讪讪后退几步,在金狮等人的怪笑声中不再言语。

    唐修看向面色苍白,脸上还挂着恐惧神色的张迪,淡然说道:“狂妄,要有狂妄的本钱。你在我面前狂妄,你张家在我眼里嚣张,简直就是愚蠢之极。我父亲心慈手软,不愿意跟你们张家撕破脸皮。但我不一样,惹恼了我,我只需要点点头,你们张家所有族人就会被屠杀干净。三分钟,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如果三分钟之内,你张家家主还没出现在我眼前,那就不用出现了。”

    张迪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三位家族长辈,终于意识到唐修的恐怖。几乎没有犹豫,他便大声叫道:“立即去把我爷爷请来。”

    “不用了。”

    张钦在十几位张家族人的簇拥下,箭步踏进院门,当他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形后,瞳孔猛然收缩,箭步冲刺到那位重伤的老者面前,搀扶住他问道:“老二,没事?”

    那老者摇头苦笑道:“伤势很重,但不致命。大哥,他们太强。”

    张钦转头看向唐修,沉声说道:“唐家唐修,是?你这是仗着唐家家大业大,欺负到我张家门上来了?”

    唐修淡淡说道:“算是!我就欺负到你们张家门上来了,你们奈我何?如果想动手,我陪你们玩玩。”

    “你……”

    张钦没想到唐修竟然如此嚣张,但他清楚二弟和两位侄子的实力。此刻竟然被重创,这说明对方的实力更强。

    唐修淡淡说道:“别你你我我的了,这次来你们张家,我没打算大开杀戒。不过,敢威胁我们,这事情可不能就此罢休。说说,你们张家打算怎么补偿?”

    “补偿?”

    张钦心底一震,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唐修冷笑道:“张家想要那两个港口,但那两个港口可是我父亲和陈叔的产业。陈叔,你来说说看,张家是不是很嚣张?是不是让你们收到精神创伤?是不是需要得到一些精神损失费?”

    陈安虎刚刚已经被激烈的战斗给震撼了,看着眼前满脸淡漠的唐修,他终于意识到兄弟唐云德,为什么会请他儿子过来了。唐修身边,可是追随着不少厉害的强者啊!

    不过。

    想到张家在澳岛拥有的实力,他张了张嘴,最终苦笑道:“唐修,精神损失费就算了,只要他们张家别再打咱们那两个港口的主意,还是算了!”

    “是吗?”

    唐修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张钦看了看低眉顺眼,站在不远处默不作声的库图,沉声说道:“库图,需要那两个港口的人,除了我们张家之外,可还有你们黑巫家族。怎么?现在他们已经欺负到我张家来了,你们就这样看着?”

    库图瞟了眼星轮,这才干笑道:“张家主,虽然咱们是盟友关系,但我们二少爷在这里,哪里还有我说话的余地。”

    二少爷?

    黑巫家族二少爷星轮?

    张钦扫视人群,目光最终落在满头白发的星轮身上。

    星轮冷漠说道:“我今天只是唐先生的打手,哪家敢和唐先生过不去,就是跟我星轮过不去。张家是我们黑巫家族的盟友,但并不是我星轮的盟友。所以,希望你张家把姿态给我放到最低,否则……”

    张钦怒声喝道:“星轮,你能做的了黑巫家族的主?”

    说着。

    他抓起手机就要拨打黑巫家族家主克尔达的电话。

    唐修似笑非笑的说道:“张家主,你可要想清楚,一旦你这个电话打出去,就等于是和我撕破脸皮。这后果,不知道你们张家能不能承受得了。”

    张钦面色一僵,手指悬在拨号键上,最终没有按下去。他转头看向唐修,沉声说道:“你想让我张家低头,除非你们能打败我张家最强者。提前告诉你一声,我张家老祖宗活了两百零六岁,现在一身修为出神入化,纵使武道宗师在他面前,也如同蝼蚁一般。”

    唐修笑问道:“如果我们能打败你张家老祖宗,是不是说,我提出任何的条件,你们张家都会同意?”

    张钦眼底闪过一道不屑神色,傲然说道:“没错,如果你们能够打败我张家最强大的老祖宗,哪怕让我们张家割地赔偿,我们都毫不含糊。”

    “大哥!”

    身受重伤的老者急忙叫到。

    张钦抬起手,冷笑道:“你无需多说,咱们张家头可断,血可流,但绝对不能收到羞辱。”

    “啪啪……”

    唐修鼓掌叹道:“张家主真是好气魄。这条件我们接受,让你们张家老祖宗出现!只要我们输了,不但立即离开张家,还对你们张家做出赔偿,不管是要钱,还是要那两个港口,我们立即双手奉上。”

    一旁。

    陈安虎面色大变,急忙说道:“唐修,这……”

    唐修抬起手,淡然说道:“陈叔,如果你相信我,就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是我父亲的兄弟,结局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吃亏。”

    陈安虎面色变了变,怒声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既然我是你父亲的兄弟,我的东西就是你父亲的东西。既然你打定主意,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大不了,赔上那两个港口便是。”

    唐修满意点头,看向莫阿武说道:“等会,就由你玩玩。”

    “是!”

    莫阿武恭敬点头。

    十几分钟后。

    一位穿着白色练功服,剃着光头的老者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身材消瘦,但那双眼神却炯炯有神。当他进入院落后,目光便锁定在莫阿武等人身上。

    “有趣,很有趣。”

    老者笑着说道:“这么有趣的事情,我已经有上百年没有看到了。原本我以为,这世上除了那些特殊的人,没有谁再敢提出跟我交手。没想到,今天却遇到一些胆大包天的娃娃。”

    唐修嘴角勾勒,看着老者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张家老祖宗竟然天赋异禀,以武入道,踏入筑基期境界。你,应该是我迄今为止遇到的在武学方面造诣最高的人。”

    老者神色一禀,表情变得格外凝重,看着唐修问道:“你知道筑基期?你是什么人?”

    唐修淡笑道:“别摆出一副少见多怪的模样。我是什么人,你现在用不着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等会如果败了,就好好的约束一下你们张家的人,坐井观天也就罢了,别那么嚣张跋扈。”

    老者冷哼道:“我看不出你有多厉害,但嘴上逞英雄没意义。出手,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唐修笑道:“就凭你,还没资格让我出书。阿武,陪他玩玩。”

    莫阿武箭步踏出,随着身上气势澎湃散发,抱拳说道:“既然我家老板的意思是,不能直接把你宰了,那我就只能按照比武的规矩跟你玩一玩。老家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用你最强的实力,否则输了就把老脸彻底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