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八百七十章 拳脚相加(为瞎子摇曳在风雨中盟主贺)
    唐修不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一般的小事他不放在心上。如果今晚只是在慈善晚会上发生的小事情,他绝对不会给苗温堂打电话。但那苗金磊害的他同窗好友胡青松痛苦,他就不想再放过苗金磊了。

    手机扩音开启。

    随着电话被接通,手机里传来苗温堂的声音,唐修笑眯眯的说道:“苗老哥,很久没见,在哪发财呢?”

    苗温堂笑道:“唐老弟,今天真是难得啊!竟然能接到你主动打来的电话。我在蓝城呢!这边的事情就要忙完了,准备过几天去魔都。”

    唐修笑道:“本来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既然你过几天就来魔都,那还是算了吧!等你过来再说。”

    苗温堂急忙说道:“别啊,既然是重要的事情,唐老弟你先提前跟我说说。”

    唐修故意迟疑片刻,这才装模作样的叹道:“算了,既然苗老哥你想知道,那我就现在告诉你好了。苗金磊是你侄子吧?我今天见到他了。”

    苗温堂朗声笑道:“唐老弟,我那侄子还不错吧?”

    唐修苦笑道:“不错,的确是不错,绝对是一位很会给家里招灾引祸的主。今天,我可算是领教到了。”

    “那是,我那侄子……不对,你说什么?很会给家里招灾引祸?唐老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手机里,苗温堂的语气骤变。

    唐修叹道:“本来,我是不想给你打这个电话的,但咱们俩私交甚好,甚至算得上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所以我犹豫了很久,才决定给你打这个电话的!不过,唉!说起来,我这还是有告状的嫌疑啊!”

    苗温堂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认真说道:“唐老弟你说得没错,咱们曾经一起涉险,算是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唐修朝着一旁的穆婉莹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苗老哥,今晚发生了些事情……总之呢,事情就是这样的。说起来,只是在义拍上发生点小事,我知道他是你的侄子,自然不会多计较。不过,除了我之外,他可是同时得罪了章阅明,古常民和张庆峰。”

    “这个混账东西。”

    苗温堂气得差点背过气去,愤怒咒骂一声。

    唐修叹道:“苗老哥,你先别生气。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可认识苗疆之地的那位瞎眼老太太。”

    “天机一脉,老瞎子?”

    苗温堂忽然惊呼道。

    唐修点头说道:“没错,我跟那老瞎子关系非常亲密,可以说将来还要给她养老送终,算是一位比较亲密的长辈。所以呢,我曾经跟着她学过一些占卜推算的本事,虽然没达到大成境界,但根据我得到的传承互相印证,相互融合,还是能从天道中窥视一些天机。”

    苗温堂知道唐修的本事,甚至早就猜到唐修有恐怖的传承,如果再加上那位神秘莫测的老瞎子传授本事,那他绝对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占卜推算方面达到骇人境界啊!

    苗温堂压制住心底的惊颤,急忙问道:“唐老弟,您接着说。”

    唐修叹道:“今日遇到的事情,刚刚我都给你说了。因为这种慈善晚会太过于无聊,而你那亲侄子有太过于出彩,我一时心血来潮,就窥视了下他的命理,结果……唉!”

    苗温堂急促说道:“唐老弟,结果怎么样?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跟我说说,我那侄子的命理到底如何?”

    唐修说道:“天煞孤星,命理带血。”

    “什么?”

    身在蓝城的苗温堂面色瞬间变得煞白,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他那颗心,都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唐修严肃说道:“他身上应该有一件法器,能够庇佑他平安生长到现在,甚至接下来几年,他都会平安无事。但二十七岁他生辰开始,积累的孽业将会突然爆发,到时候,你苗氏宗亲将会突逢大变,我已经看到海青苗家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场面。而最终的结果,整个苗氏只有他一人可以活下去,单注定他要孤独终老,在痛苦折磨中残度余生。”

    “怎么会这样?”

    苗温堂的脸色瞬间变得没有了一丝鲜血,他不怀疑唐修,因为他知道唐修拥有着太多神奇的本事。

    可是!

    可是怎么会这样?

    自己身为修道者,苗家更是海青省最顶级的豪门,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财富更是庞大无比,这种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会突然崩塌?

    车内。

    穆婉莹膛目结舌的看着唐修,那双眼神变得格外怪异。她做梦都没想到,唐修一番胡扯,竟然真的把苗温堂吓住了。

    许久后。

    苗温堂才带着几分颤抖之音问道:“唐老弟,我该怎么做?怎么才能化解我苗家大灾?”

    唐修苦笑道:“我向你吐露天机,已经要付出一些代价。如果告诉你破解之法,必当遭到更强的天道惩罚。所以,抱歉了。”

    苗温堂沉默了一会,说道:“唐老弟,你现在在魔都是吧?等我,咱们见面再说。”

    通话结束。

    唐修笑眯眯的把手机收起来,瞟了眼欲言又止的穆婉莹,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坏?”

    穆婉莹摇头说道:“苗金磊纨绔气息太强,正如你所说那般,如果这么下去,将来他势必会给家里招灾引祸。只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说的这么严重?”

    唐修脸上的笑容逝去,转头看了眼窗外街景,语气也变冷了不少,说道:“如果仅仅是今晚之事,我自然不会跟一个毛头小子计较。不就是两千万嘛!这点钱能换来张庆峰给你介绍几笔生意,还是物有所值的。但那苗金磊让我兄弟难受多日,借酒消愁,这笔账的确得算一下。”

    穆婉莹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是为了胡青松?”

    唐修点头说道:“如果苗金磊是为重情之人,将来能够好好对待他追上的那位女孩,我自然不会强出头。但他的性格相信你比我还了解,这种纨绔大少怎么可能专情一个女孩?所以,因为他的不能专情,却令我兄弟难受不已,我就要动动手脚了。”

    “这么说吧!如果今晚咱们没有遇到苗金磊,我或许不会主动找他,欺负他。但既然遇到了,也算是新仇旧恨加在了一起。”

    穆婉莹恍然,一抹笑意爬上她的脸庞,柔声说道:“我忽然发现,做你的家人和朋友真好。最起码的,不用怕被欺负。”

    唐修微微一笑,说道:“我为什么修炼?就是为了拥有绝对保护亲人的力量。这世界,或者说有生命的世界,无一不是弱肉强食。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够幸福的活下去。”

    穆婉莹柔柔说道:“我坚信你能做到。”

    时间流逝。

    凌晨四点钟。

    魔都虹区世纪大酒店豪华包间的房门被一脚踹开,四名精装大汉如狼似虎般冲进房门,随后面色阴沉,满腔愤怒的苗温堂才大步走进去。

    卧室内。

    一丝不挂的苗金磊从睡梦中被惊醒,他身边只穿着内衣的女孩,醒来后看到冲进来的大汉,更是吓得尖叫一声,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你们做什么?”

    苗金磊慌乱跳下床,手忙脚乱的抓过地上的睡衣披在身上,就在他准备系上腰带的时刻,一张粗糙的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直接把他抽飞出好几米远,重重砸在柔软的地毯上。

    “艹,反了你们了。该死的混蛋东西,你们就是我叔叔养的狗,竟然敢打我?”苗金磊被打的晕头转向,都没从地上爬起来,便破口大骂。

    “砰……”

    苗温堂愤怒更浓,在苗金磊企图爬起来的时刻,追过去又是一脚,重重踢在苗金磊的腰部。刚刚那一巴掌他没用多少力量,但这一脚却踢得很重,最起码一脚下去,让苗金磊断掉好几根肋骨。

    “混账东西,你给我睁开狗眼看看,我是谁。”

    苗温堂仿佛没有解恨,直接抓住苗金磊的长发,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一连抽了十几个巴掌,这才愤怒骂道。

    苗金磊被打的满眼冒金星,嘴角更是有鲜血溢出。当他被重新丢在地上后,努力瞪大眼睛,朝着熟悉的声音来源看去,顿时身躯一颤,惊叫道:“叔,您……您打我干嘛?疼……疼死我了。”

    苗温堂指着他的鼻梁怒骂道:“打你?我恨不得把你给杀了。你这混账东西做的好事,让咱们苗家一日之内得罪四个家族,要是你爸知道,他现在就会把你这两条腿给打断,把你的狗嘴给缝起来。”

    四个家族?

    苗金磊傻眼了,他什么时候同时得罪四个家族了?

    “叔,您是不是弄错了?我没有啊!”

    苗温堂怒喝道:“还敢嘴硬?唐修他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抹黑你?”

    苗金磊瞬间明白了事情的起因,想起唐修和穆婉莹,他眼睛里流露出怨毒神色,怒声叫道:“叔,你怎么听那个混蛋的一面之词?没错,我是得罪了那个姓唐的,但那也只是义拍时候的竞价,不算什么深仇大恨啊!还有你说的同时得罪四个家族,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