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重创(为独一有二盟主贺)
    清冷的风拂过,令慕白芷打了个冷战,她的表情极其复杂,眼神不断在七八米外的白真和白彪身上徘徊。

    今夜。

    青城派惨遭重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事情的原委,甚至她更清楚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其实就是她。当年的一幕幕,如同播放电影般从她眼前闪过,令她心疼的难以呼吸。

    笼罩庭院的阵法,刚刚已经在唐修和白真、白彪两人动手中被破掉,她更清楚一件事,那便是明年的今天,便是自己的忌日。现在,她只求那位神秘的年轻人能够保住青城派其他人。

    慕白芷朝前走出几步,目光转移到唐修身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双膝跪地,默默给唐修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说道:“前辈,他们说的没错,今日恶果,全是当年种下的因。我愿意一力承担下来,用我的命弥补当年家父犯下的错,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恨。”

    青城派观主林潼身躯一震,眼底爆射难以置信的光芒。他周围其他青城派的高手,一个个膛目结舌,不可思议的看着慕白芷。

    竟然……

    竟然是真的?当年对人家六兄弟栽赃陷害的……竟然真的是他们青城派的人?

    林潼踏步到慕白芷面前,厉声喝道:“如此说来,当年真的是你父亲对他们六兄弟栽赃陷害?当年之错的确是咱们青城派?”

    慕白芷惨笑道:“是。”

    林潼粗喘几口气,愤怒说道:“那你为什么当年没有如实告诉我们?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咱们青城派的人对他们六个无辜的普通人追杀?”

    慕白芷摇头说道:“我父亲犯错之时,提前把我锁了起来。直到他把我放出来,我才知道他们……馆主,这么多年我都未婚未嫁,哪怕我父亲用我不嫁他便死不瞑目的话来威胁我,我也没有妥协,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我爱的人已死,我的心也已经死了,之所以到现在我还活着,是在三清道祖面前谢罪,是在为我父亲赎罪。”

    楼阁顶部。

    唐修已经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摇了摇头后,他看向青城派副观主王学忠,淡然说道:“把花红先给我。”

    王学忠连忙说道:“前辈,花红现在没在我身上,而是在我的住处。您能不能稍等我片刻,我取来之后立即双手奉上。”

    唐修点头说道:“阿武,你们三个跟他过去。”

    “是!”

    莫阿武三人点了点头,跟在浑身伤痕累累的王学忠身后,快速朝着外面走去。

    唐修看向白真和白彪,淡然问道:“这件事,你们想怎么解决?”

    白真和白彪相似一眼,随即白真喝道:“慕白芷必须死,她早就该去给我弟弟陪葬。但当年下达追杀我们兄弟的是青城派观主林潼,他也必须死。我们兄弟虽然不算是好人,但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只要他们两个自裁在我们面前,我们和青城派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唐修平静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白真带着满脸的决绝,毅然说道:“如果前辈不答应,那我们兄弟也只能拼死一搏,哪怕今日死在这里,也对得起死去的四个兄弟了。”

    唐修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我能拿到花红,就必须保住青城派众人。现在,我只需要问你们一件事,而且你们也必须回答。”

    “前辈请问。”

    白真认真说道。

    唐修问道:“金樽帝罗别墅区开盘典礼的午宴上,是不是你们派人把醉龙散放入饭菜中的?”

    白真面色一变,犹豫了一下才沉声说道:“没错,是我们派人做的。”

    唐修问道:“为什么?你们可知道万一那么多人吃下那饭菜,将会有多少人被毒死?”

    白真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开发金樽帝罗别墅区的老板王学刚,就是这青城派副馆主王学忠的亲弟弟。既然我们要报仇,自然要斩草除根。至于那些受到王学刚连累的人,我们顾不得了。”

    唐修怒声说道:“好好好,好一句顾不得了。当初你们兄弟惨遭追杀,是因为你们实力不行。而如今你们派人下毒,要毒死近百人,也是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在你们眼中,是不是谁厉害,就能掌控别人的生死?哼……既然如此,今日便留不得你们。”

    白真面色一变,他万万没有想到,唐修竟然会因为一些普通人动怒。沉默了片刻,他这才质问道:“前辈,咱们都是修道者,普通人在咱们眼中和蝼蚁一般,您也应该不是国家的人吧?为什么要在乎那些蝼蚁的生死?”

    唐修冷笑道:“咱们都是修道者没错,但你们在我眼中同样是蝼蚁。另外,你还说错一件事,我就是国家的人,拥有着先斩后奏的权利。”

    话音落下。

    唐修双臂瞬间抬起,随着天空云层中一道道闪电凭空出现,条条电蛇朝着白真和白彪劈下来。

    “老夫的徒弟,还容不得外人欺凌。”

    苍老的声音从远处滚滚传来,随着一张黝黑的大网从远处飘来,直接把庭院笼罩在其中,道道闪电劈中黑网,然后火花四溅中消失。

    紧随其后。

    一名老态龙钟的老者,穿着墨绿色长袍,梳着发髻,脚踩一把飞剑出现在唐修面前,随着滚滚绿色烟雾从他身上散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被笼罩在其中。

    “万蛟毒。”

    一滴透明的药液,在唐修闭住气息驱散绿色烟雾的时刻,无声无息沾染到他的肌肤上,那透明药液带着极强的穿透力,融进唐修的衣服,融入他的皮肤,短短半个呼吸间的功夫,便已经在唐修体内散开。

    “这是……”

    唐修面色一变,一股阴寒刺骨的胶状物质,源源不断的在他体内散开,刺骨的疼痛,具有腐蚀性的作用,令唐修感觉身躯仿佛都被冻住,体内筋肉都要被腐蚀掉。

    老态龙钟的老者狂笑道:“万蛟毒乃是老夫用北极灵泉寒眼中存货数千年的蛟龙内丹,配置世界九十九中剧毒毒蛇毒素,耗费足足两年时间炼制而成。金丹期以下境界的修道者,中则必死。纵使你突破到元婴期,实力也会大大折扣,所以你死定了。”

    黝黑的权杖,凭空出现在老者手中,随着漫天火光升腾,周围绿色烟雾瞬间便点燃,整片空间都化作一片火海。

    唐修的瞳孔收缩,层层叠叠的火焰把他包裹,而那黝黑权杖更是瞬间侵袭到他面前。从那老者散发的气息判断,这老者是一位金丹期的强者,而且最起码是金丹中期的高手。

    迄今为止。

    他算是唐修遇到的最恐怖的强者。

    “滚开。”

    长剑重新祭出,层层叠叠的剑影瞬间把他周身笼罩,当火花迸溅时刻,老者即将砸到唐修头部的黑色权杖瞬间被搅碎,凌厉的剑气更是在老者胸口留下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什么?”

    老者面色大变,硬生生移动了几个方位后,快速朝着后面暴退。

    唐修的身躯晃动了几下,五脏六腑被阴寒气息差点冻住。最令他惊骇的是,进入他体内的胶状物质,竟然有一大半飞快的钻入他的泥丸宫中。在他成功逼退老者后,一声轰鸣忽然在他脑中炸响。

    脑为泥丸,泥丸是土,有两条脉下彻肾精,其精在肾,谓精,流入泥丸则为脑。随之透明的森寒物质爆开,一瞬间功夫便产生滔天热浪。寒冷和炙热的瞬间交替,令唐修差点痛昏过去。

    “轰……”

    就在此刻,唐修短暂失去对外界感知的顷刻间,一把重锤呼啸而来,狠狠轰击在唐修的胸口。鲜血狂喷中,唐修的身躯如同炮弹般被轰击出去,一直倒飞数十米远,才重重砸落在后面古色古香的楼房中。

    “逃。”

    青城派的十几位高层,看到唐修被轰飞的时刻,一个个朝着四周快速奔逃。原本唐修是要帮他们,但此刻却来了更强大的敌人,而且还是白真和白彪的师父,他们尽管很想帮助唐修,但也有那份自知之明,去帮唐修不但不会有任何的作用,还会白白搭上性命。

    “想逃?做梦。”

    白真和白彪虽然身负重伤,战斗力几乎降落的冰点,但他们在这一刻强行动用禁术,短短十几个呼吸间,便令他们的伤势愈合大半,也能动用五六成的实力。而这些实力,把青城派的余孽斩尽杀绝足够了。

    “噗……”

    一道长剑从左侧激射而来,在白彪即将一拳砸死一名青城派高手的时刻,直接穿过他的脖颈,把他瞬间斩杀。

    “混蛋。”

    白真睚眦欲裂,放弃追杀敌人,疯狂冲刺到白彪面前,双手把他抱在怀中。这一刻,两道鬼魅般的身影,更是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合击……”

    剑影席卷,仿若莲花绽放,白真在仓促之间抵挡,双臂却被剑影搅碎。下一刻,后面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狠狠一拳轰击在他的后心出。

    “噗……”

    白真鲜血狂喷,心脉尽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