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八百五十一章 惨烈
    青城山群峰环绕,四季常青,诸峰环峙,状若城廊,林木葱茏幽翠,享有“青城天下幽”美誉。

    山间行走,道路坎坷。

    再加上两位普通人,因此众人行走的速度更慢。当夜幕降临时分,周围时不时传出野兽的嘶吼声。王韬曾经多次进山前往青城派,倒是对着山里夜间的情况不怎么担忧,但自幼生活在大都市,更是没有在深山老林中留宿过的张馨月,则心惊肉跳,担忧万分。

    “你……能不能别总跟着我?”

    唐修从一条狭小的山林小道上斜插出去,而张馨月却紧跟其后,仿佛是生怕唐修丢下她自己离开。

    张馨月快走几步,借着天上淡淡的月色,伸手抓住唐修的手臂,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便紧张说道:“你要去哪?别……别丢下我。”

    唐修苦笑道:“拜托,我去方便一下。你先和大家待在一起,我稍后就回来。”

    “啊……”

    张馨月面露羞红,幸亏这是晚上,没有被人发现。急匆匆跑回到莫阿武几人身边后,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紧紧握在手心里。

    片刻后。

    唐修返回到众人面前,眺望着前方漆黑的蜿蜒小道,沉声说道:“继续赶路,争取早点赶到目的地。”

    王韬苦笑道:“唐大哥,咱们是不是先休息一会?连续走山路,实在是太累了。”

    唐修沉默片刻,忽然转头看向张馨月,沉声说道:“答应我一件事情。”

    张馨月迷惑道:“什么事?”

    唐修说道:“这次咱们进山,你不管看到什么,离开青城山后你都必须忘记,更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在青城山里发生的事情。”

    张馨月疑惑道:“还需要保密?对了,你只说要到青城山里的青城派去办事,到底是办什么事啊?还有那青城派,难道像古时候的帮派一样?”

    唐修说道:“这些你暂时不需要知道。如果你能答应我的保密,我便带你继续赶路,如果你不能答应,我可以让金狮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张馨月犹豫了下,无奈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唐修点了点头,快速对着莫阿武做了个手势,随着莫阿武伸手抓住王韬的肩膀,朝着前面快速奔跑,他的手也快速搂住张馨月纤细的腰肢,朝着前面快速赶路。

    “啊……”

    张馨月被唐修搂住,那股男性气息令她心跳速度加快,在两侧景物倒退时刻,更是忍不住惊呼一声。

    “别大惊小怪,抓紧我。”

    唐修脚步不停,速度再次加快。

    张馨月短暂的惊骇之后,夜幕中那张绝色容颜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两侧刷刷倒退的景物,还有耳畔呼呼的风声,令她心中充满震撼。

    超人?

    武林高手?

    张馨月通过视力判断,可以察觉到此时众人赶路的速度极快。她发现,就算是国家田径运动员的急速冲刺速度,都不如唐修和莫阿武这几人的速度快。

    四个小时后。

    当唐修等人在一座山峰上停下的时刻,前方冲天的火光,把半边天都映红。远处的山林中,更是有无数声野兽咆哮,飞禽嘶鸣。

    “王韬,前面是什么地方?”

    唐修皱眉凝视,他那敏锐的目光已经看到熊熊烈火之中的一些建筑物。甚至,他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王韬晕头转向的被莫阿武放下,干呕了好几声才缓缓抬头,当他看清楚前方冲天火光后,失声惊呼道:“天啊!前面就是青城派的外围道馆。该死,这大半夜的怎么失火了?”

    “什么人?”

    忽然,莫阿武暴喝一声,庞大的身躯猛然间朝着左侧灌木丛中扑去,随着匕首在月光透过枝叶缝隙的照耀中,一道寒光闪过,刺穿一名潜伏者的左肩。

    “敌袭。”

    那名潜伏者大喝一声,在周围灌木丛闪出几道鬼魅般的身影后,莫阿武铁钳般的大手已经掐住对那名潜伏者的喉咙。

    咻!

    刹那间,莫阿武退回到唐修身边,看着被他掐住喉咙的黑衣男子,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咯咯……”

    黑衣男子喉咙里传出几声怪异的声音,随后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在周围又出现三位黑衣男子后,他的嘴角流出鲜血,呼吸快速减弱,最终死在莫阿武手中。

    “服毒自杀?”

    唐修眼底一寒,他实在是难以想象,在当今社会是谁有那么厉害的能耐,竟然能培养出一批死士。

    “混蛋,你们是什么人?”

    站在唐修对面的黑衣男子,手里拿着一把长刀沉声喝问道。

    唐修眯起双眼,冷哼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面青城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衣男子打量了唐修一眼,森然说道:“阁下既然不是青城派的人,就别多管闲事。今日我们首领血洗青城派,任何胆敢参与进来的人,都要给青城派陪葬。”

    血洗……

    青城派?

    唐修面色一变,身影一晃便出现在那名黑衣男子面前,随着他的手掐住对方的面颊,那把长剑瞬间释放,洞穿其它两人的胸口。

    “阿武,取下他口中的毒囊。”

    “是!”

    莫阿武快速按照唐修的吩咐,从黑衣男子最里侧牙齿内拉出一条纤细的丝线,一个只有米粒大小的墨绿色毒囊,被丝线拉扯出来。

    唐修随手封住这名黑衣男子的穴位,冷酷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你们的身份,还有为何要血洗青城派?”

    黑衣男子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尽管他想要发力,却连弹动手指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不过,他脸上的畏惧神色只是一闪而逝,随即便森然说道:“想要从我嘴里知道答案,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们首领是什么人,稍后你们便能知晓,只不过,到时候便是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刻。”

    唐修翻手把一股气流打入黑衣男子体内,更是掐动法决同时送入,这才说道:“那我先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黑衣男子口中传出。他失去控制能力的身体,都在那份做梦都不敢想象的疼痛中颤抖起来。

    唐修冷笑道:“我精懂炼药,哪怕是一个将死之人,我都能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曾经我算过,在这种痛苦中让一个人死去,最起码需要七天时间。而我炼制的药物,还能再让你多活三天,加起来就是十天。所以,只要你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接下来十天便是你最难熬的时候。”

    十天?

    黑衣男子连一秒钟都不愿意承受,因为这份仿佛来自灵魂的巨大痛苦,让他的意识都差点崩溃。

    什么叫痛苦?

    什么叫生不如死?

    黑衣男子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

    唐修下意识的摸出香烟,想了想又把那根烟弹射到金狮手里,这才说道:“如果你想通了,愿意告诉我答案,就眨几下眼睛。哟……你这眼睛眨得挺快,看来意志不怎么强啊!”

    说着。

    他伸手在黑衣男子身上敲打了几下,在对方身躯颤抖幅度减退,脸上痛苦神色减轻的时刻,淡然说道:“说吧!否则下次给你机会的时间,便是半个小时之后。”

    黑衣男子急促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你能不能立即杀了我?”

    唐修点头说道:“一心求死的死士?真是有趣。好,我答应给你个痛快。”

    黑衣男子精神一松,快速说道:“我们首领是修道者,师承何处我不清楚,但擅长用毒。他们这次带着我们来到青城山,是找青城派报仇的。听说青城派的人曾经杀死了我们两位首领的四个兄弟。”

    报仇?

    唐修皱起眉头,他没想到为了一朵花红,先是在金樽帝罗别墅区开盘午宴上遇到下毒事件,现在竟然又遇到青城派被人寻仇的事情

    “得保青城派,最重要的是要保住王韬的大伯。否则,花红万一落在别的修道者手里,自己想要在近期突破修为,恐怕就很困难了。”

    唐修深吸一口气,一掌把黑衣男子击毙,随即沉声说道:“血鲨,黑熊,你们留在这里保护他们两个的安全,我们赶过去看看情况。”

    “我不要留下,我要跟着你。”

    张馨月面色一变,立即大声叫道。

    王韬也急促说道:“唐大哥,我大伯和我堂哥都在青城派,我也要跟着过去。”

    唐修摇头说道:“你们都是普通人,不适合掺和进这种危险之中。刚刚你们也看到了,这四个人就被我们轻易杀死,所以在这种危险中,死个人比死只鸡都要正常。”

    张馨月骇然叫到:“你说什么?你……你把他们都杀了?”

    夜色太黑,张馨月这是看到四人倒下,却不知道他们都已经死了。

    唐修说道:“别忘了你之前对我的许诺,在青城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离开后都必须忘记,而且要守口如瓶。”

    说完。

    他带着莫阿武,金狮,血鲨三人风驰电逝般朝着青城派冲去,在离开张馨月和王韬的视线后,四人更是腾空而起,短短一分钟后,便距离熊熊燃烧的青城派外围道馆不足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