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家有贤妻,安置不下床位
    余红对于唐修的话嗤鼻一笑,她在昌锡市生活了那么多年,虽然她余家在昌锡市不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最起码可以排在中等,自然了解家族子弟们的想法。

    这场闹剧,可是关乎着两家人的脸面,就算季木骨子里充满傲气,恐怕也不会做出令两家都丢人现眼的事情。

    起初。

    她对唐修倒是有点好感,毕竟他是自己好姐妹喜欢的男人。但现在看来,这家伙就是一个摸不清状况,却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最重要的,他竟然还敢跟自己打赌,简直就是自找羞辱。

    酒楼门口。

    任冉冉脸上挂着期待表情,心里却认定季木不会拒绝自己。她在好姐妹的怂恿下,这算是兵行险招。她喜欢季木,甚至对季木的感情很深。但她也清楚,季木以前对她应该只是有点好感,还没上升到喜欢和爱这种感情上面。

    “季木,我的性格你知道,曾经最讨厌的便是家族联姻这种把戏。但自从三年前的夏天,你把生病的我送到医院,我就发现自己喜欢了上你。时间越久,这份感情也就越深。我对你的感情很纯粹,不夹杂任何你的身份因素,我任冉冉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哪怕你一无所有,我都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答应我,嫁给……不对,娶我吧!”

    季木眉头紧锁,看着任冉冉的眼神充满恼怒。

    孩子?

    算是筹码吗?

    用自己和她的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逼迫自己?

    季木心底冷笑一声,众目睽睽之下掏出香烟点燃,他不想伤害任冉冉,但他也不愿意被逼迫。如果是在几天前,他或许会因为双方身份压力,暂时答应下来,但现在……

    “任冉冉,曾经我以为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最起码经过那次的事情,你没有缠着我。甚至,如果咱们之间能按部就班,和以往一样交往下去,我也会喜欢上你。但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很愚蠢,你在用孩子要挟我?在用咱们两家在昌锡市的地位威胁我。”

    “我季木不是对待感情如儿戏的人,如果咱们之间真的有感情,不用你亲自逼我,我也会主动求爱,承诺你一生幸福。”

    “但此刻……”

    “我拒绝。”

    任冉冉傻眼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季木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甚至对自己的行为如此的……痛恨。

    错了吗?

    自己爱他错了吗?

    自己的身子交给了他,自己真的坏了他的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连两家的脸面都能不顾,就这么无情的拒绝自己?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滴落,任冉冉拼命摇头,拿着话筒的那只手都在颤抖,大声说道:“季木,我没有逼你,也没有威胁你。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我任冉冉为了你,可以不要女孩子的矜持,不要那份名誉。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抱歉。”

    季木冷漠摇头。

    二楼窗口。

    余红膛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脑容量本来很大的她,此刻却有些运转不起来。甚至艰难转头看向唐修的时候,都是难以置信神色。

    “怎么可能?”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唐修淡然一笑,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如果季木没有从自己这里得到修仙功法,他或许还没有这份底气拒绝,最起码会照顾季家和任家的脸面。但现在嘛……他就算是拒绝,季家的长辈们恐怕也不会怪他,甚至……不敢怪他。

    “我最近一个月都有事,恐怕没办法享用你请的大餐了。不过韩老师时间很多,如果你愿意完成诺言的话,大餐就请她吧!”

    余红张了张嘴,那张脸上有些尴尬,还有些潮红。想想刚才打赌时候自己心里对唐修的鄙夷,她反而觉得自己更可笑。

    “唐修,你认识季木?”

    余红心里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顿时开口问道。

    唐修也不隐瞒,点头说道:“认识,见过几面。”

    余红哑口无言,本来她还认为唐修不了解情况就胡乱吹嘘,大放厥词,没想到人家竟然连季大少都认识。看来他跟自己打赌,并不是吹牛,而是真的有自信啊!自己倒好,没弄清楚状况,反而还傻乎乎的鄙夷人家。

    想到这里。

    余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真是没脸见人了。

    唐修看着下面泪流满面的任冉冉,忽然神色一动,再次看向余红笑道:“敢不敢再打个赌?”

    余红没好气的白了唐修一眼,满脸苦笑着说道:“都被你给算计了,还有什么好打赌的?”

    唐修淡笑道:“我赌季木会反悔,接受那个任冉冉,信不信?”

    余红一呆,随即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说你没事吧?季木都已经严词拒绝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再反悔?”

    唐修笑问道:“那你愿不愿意赌?”

    余红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赌就赌。如果你赢了,我请两个月的大餐,如果你输了,咱们之间算扯平。”

    “成交。”

    唐修嘿嘿一笑,站起身双手按在窗口上,看着下面大声叫道:“季大少,当一个女人放下尊严,向心爱的人倾诉衷肠的时候,说明那个男人真的赚到了。再者说,人家都有了你的孩子,怎么着也得有点男人的担当吧?听说不负责任的男人,会落下坏名声。对了,有人曾经跟我说过:砍柴不误磨刀工。哪怕你有其它不少重要的事情,但家庭早晚都要有的嘛!”

    下面。

    季木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当他抬头看到唐修后,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唐修。随后,那份尴尬便让他暗暗苦笑,自己当主角的这种桥段,竟然都被唐修看到,简直是……丢人到家了。

    不过。

    他想了想,忽然觉得唐修说的有道理,任冉冉既然连女人的矜持都不要,连尊严都放下,说明她把自己的后路全都封死,说明她对自己的感情是真挚的。

    砍柴不误磨刀工!

    唐修说的“其它”事情,应该指的是修炼。修炼的同时也有了家庭,的确不会有什么影响。

    担当?

    责任?

    季木的面色不断变幻,拳头也慢慢紧攥起来。

    而泪如雨下的任冉冉,听到唐修的那一番话,心中充满了感激,她不认识唐修,但心里却暗暗决定,不管季木最终会不会接受自己,自己都要对他表达谢意。

    此刻。

    人群中一名身穿黑色皮衣,抱着头盔的女子,忽然撩拨了下额前鬓发,抬头对着唐修大声说道:“帅哥,你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说明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请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的话,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原本笑嘻嘻看热闹的唐修,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他挠了挠后脑勺,哭笑不得的说道:“抱歉,家有贤妻,安置不下床位。”

    说完!

    他直接缩回脑袋,带着几分尴尬端起茶杯。

    韩轻舞一直没有说话,但她嘴角的笑意就没褪去过,此刻看到唐修略带尴尬的表情,还有他端茶掩饰的窘态,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唐修刚刚虽说是和好姐妹余红打赌,但毕竟是成人之美的好事,这让她打心眼里觉得唐修做的不错。

    余红则不同,听到唐修那番话,她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此刻看到好姐妹韩轻舞看着唐修的眼神,简直都快放光了,顿时忍不住说道:“唐修,季木可是昌锡市季家大少,向来眼高于顶,就凭你刚刚说的那番不痛不痒的话,他就知道会改变主意?别做梦了。”

    “他会不会改变主意,谁知道呢!”

    唐修放下茶杯,耸了耸肩淡笑着说道。

    酒楼大门口。

    季木的表情不断变化,他深深看着泪流满面,还带着期待神色的任冉冉。终于暗暗叹了口气,超前走了几步,来到任冉冉面前后,轻轻拭去她脸庞上的泪水,说道:“轰轰烈烈的爱情,我真的没办法给你。但如果你愿意,给我三天时间,然后我让家里的长辈去任家提亲,就算暂时先不结婚,也可以先给咱们订婚。感情不是儿戏,给我点时间,慢慢来培养。”

    任冉冉眨了眨眼睛,泪水再次夺眶而出,这次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喜悦的泪珠。带着那份激动神色重重点了点头后,她用力拥抱了下季木,然后送开始,快速说道:“你等我一下。”

    说完!

    她的双手提着婚纱裙摆,快步冲进酒楼,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二楼,来到靠窗的唐修面前,带着满脸真挚的感激表情,深深鞠躬后说道:“先生,真是谢谢您。我是任家任冉冉,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你那番话,我恐怕就要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将来的幸福。您这份恩情,我任冉冉牢记于心,以后如果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去做。”

    “这女孩不错。”

    唐修心底暗暗点头。